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璇玑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8 13:16: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璇玑

第十节 花花世界眼中有你

黄麒麟走进了套间卧房,里面是一张宽大软床,有台灯、衣架,还摆了几本中英文杂志。95女性网

“这么大的床可以睡两个人啊?”黄麒麟不解。

“可是、可是咱们两个人还没有成亲,怎么能睡一个床上啊?”织云涨红了脸。

“你怎么这么保守啊!”黄麒麟说:“咱们俩都私奔出来了,就算是夫妇了,还在乎那些仪式做什么?”

“当然在乎啊,”织云说:“以后回去后要见家里人,要见村上的熟人和亲戚,还要举行成亲仪式,怎么能不在乎呢?我可、我可不想挺着大肚子回到家里,那样会让人笑话的!”

“谁会笑话呢?”黄麒麟觉得有些问题和织云想法相差很大:“我们因相爱走在了一起,是最光明正大的,怀孕和有小孩都是正常的,怎会怕谁的笑话?就是有些愚昧的人笑话,又何必在乎他们呢!举行仪式也不过是尊重一下乡俗,给那些人看看罢了!”

“可是,如果不在乎别人笑话,为什么要举行仪式,要请那些人来参加呢、让人看呢?”织云反驳说。

黄麒麟倒一时被问得语结。

“麒麟哥,”织云纯净的眼光看着他:“我跟你出来,是因为我心里喜欢你,你是男的无所谓,我是女的如果到时大着肚子回去,真的会有许多人笑话我呢,我会抬不起头来的。所以,如果你尊重我——”

织云说到这里低下了头:“希望能在外面的这段时间里,你不要......碰我,待以后回去成了亲,你要怎样......都可以,那时我也可以体体面面的在人前一辈子了。”

黄麒麟虽然觉得织云的话有些难以理喻,但是她是自己最爱的人,她有自己一套的处世想法,难道只为了自己的想法,就让最爱的人在心里自觉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吗?

黄麒麟微笑说:“织云,我答应你!”

织云抬起头来,笑了:“你发誓!”

黄麒麟举手:“我黄麒麟对着上帝——”

织云叫道:“不行不行,我不知道上帝是什么人啊!”

“好吧好吧,”黄麒麟笑着说:“我黄麒麟对着老天发誓,我和织云在外面的时间里,一定规规矩矩,让她清清白白,回到家乡以后再让她做我的新娘子,若是违背了誓言,就让天打五雷轰!”

他看着织云:“这样该满意了吧?”

织云笑着点了点头,又捂嘴笑道:“可惜现在是冬季,怕你违背了誓言,老天懒得出来打你呢!”

“啊,这样,”黄麒麟狡黠地一笑:“你是暗示我可以违背誓言了?”

“没有没有,”织云忙摇手叫道:“夏天说到也很快就会到的!” 

                           .

 两人奔波了一天,虽有些累但依然有些兴奋,便在华懋饭店里面转了转。95女性网

华懋内里一二层及夹层有洋行、世界各地名牌专店、花店,楼上又有西餐厅、咖啡厅、小舞厅,还有供客人娱乐用的棋牌厅,如果客人愿意,可以带一点儿小彩头,棋牌厅里面多是住在酒店的洋人。

织云这才明白,原来上海的饭店里真有“饭店”,这才去了心中的疑释。

黄麒麟能知道的,就给织云说一说,好多东西他也是没有见过。两人见到有一个自助餐厅,都很好奇。黄麒麟不待织云反应过来便买了票,织云刚要反对,黄麒麟笑着小声说“哲理”,织云只好抿嘴笑笑无奈地摇头作罢。

只在华懋里面转转,便用了几个小时,待黄麒麟掏出怀表看了看,才发现已经夜里十点多了,只是饭店里灯火通明,不易察觉时间的流逝而已。

黄麒麟已经操作了一回“自升梯”,下楼的时候看没人,让织云操作了一回。95女性网 

                        .

 回到了房间,两人的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又无外人,两人坐在外间的沙发上畅所欲言地议论了一会儿。

房内的自鸣钟响了起来,织云叫道:“呀,都十一点了,该睡......觉了。”

想起只有一张床,她不禁又面红耳赤。

黄麒麟站起来说:“该睡了,奔波了一天,又乏又累。卫生房里可以洗澡,我先去冲洗一下,调好了水温,然后你也洗。”

“啊!”织云涨红了脸:“我不!”

黄麒麟明白她误会了,笑道:“是我先洗,然后出来你再洗。”

“噢。推荐95lady.com”织云点了点头。

黄麒麟脱了外衣、先进卫生房,调好了水温。冲了澡,他穿了带进去的睡袍出来了。

“织云,快去冲洗一下,水我开着,温度已经调好了。”

织云进了卫生房,在里面冲洗完毕出来了。

看着织云“衣帽整齐”地走出来,正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的黄麒麟不禁哑然失笑。

他站了起来:“老规矩。95女性网

“什么老规矩啊?”织云问道。

“我先睡,然后你关了灯脱衣上床。”

“嗯。”织云红着脸答应了。

唉,织云,你的脸儿为什么总要红的那么好看,让我忍不住想亲上一亲。黄麒麟在心里叹息。

他进里间躺在了床上,想着两个人要睡一张床,他的心儿也跳个不停。说明http://www.95lady.com/

织云关了灯,脱了外衣,轻轻地上了床。

她虽然动作很轻,然而床很软,上下轻轻地晃动着,就象黄麒麟此刻的心儿一样。

织云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有两个枕头,但只有一床大被子。

她觉得脸上很烧,心儿跳得都感觉不到跳动了。她一咬牙,很快地钻进被子,转身给黄麒麟一个背。

黄麒麟闻到了一股香皂味和少女清幽的体香。

“织云。”黄麒麟轻轻叫。

“嗯,什么?”织云的声音有些变音。

“我期盼马上回昌乐老家。”

织云没明白他的意思。

“回去后马上就和你成亲。”

织云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织云发现自己已经不会说话了。

“织云。”黄麒麟又轻轻叫:“我想亲亲你。”

“不行。”织云叫,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儿沙哑:“你答应我的。”

“只亲你的脸蛋。”黄麒麟的声音有哀求的成分。

织云不忍:“那只能亲脸蛋啊?”

“嗯。”黄麒麟激动的不知如何,欠起了身子,动作过于大,那软床幅度较大的上下晃动起来。

黑暗中看不见,刘织云还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黄麒麟支着身子,将嘴唇轻轻印在了织云的脸蛋上,织云的脸将滚烫的热传到了黄麒麟的唇上......

织云觉得身上没有了力气,她好不容易转身用力将黄麒麟推开:“好了,麒麟,你答应我的,要让我体体面面的......”

麒麟的嘴唇已快到自己的唇边,织云怕自己再不决断,只怕脑子会眩晕的什么也不知道、身子会软的动不了一根手指头。

黄麒麟的嘴唇离开了织云的脸,他轻轻抬头呼出了一口气,脑子里全是眩晕和美妙的冲动,织云的话提醒他要让自己清醒一下。

“咱们说会儿话吧,麒麟。”织云说。发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变音和颤,她轻轻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

“说什么呢?”黄麒麟微笑着问。

“说说以后的打算。”

黄麒麟支着头,望着看不见的天花板,沉思睱想着:“我先找工作,然后咱们在上海找一个小院子租下来,我去工作,你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只在家里种种花、浇浇水、洗洗衣服,等我下班回来......”

“嗯。”织云点点头:“那你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去教书。”黄麒麟说:“我已经想好了,国中恐怕不行,因为我太年轻,小学应该没一点儿问题。”

“嗯,”织云说:“教小学生那对你来说不成一点儿问题。”

她笑着说:“那你以后就要穿长袍了。”

黄麒麟笑道:“难道穿中山装不可以吗?”

织云说:“我也可以去找份工作。”

“不用!”黄麒麟说:“我带的钱够,咱们又不用攒钱,在上海住上一年就回山东了。”

织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

“你......你刚才亲我的时候我很紧张,虽然知道不会那个,但是还是紧张。”

“哪个?”黄麒麟也有些脸红了。

“怀小孩啊,”织云笑着说:“小时候我们傻,都不知道小孩子是哪里来的,有‘懂事’的说,她娘说了,男的和女的一亲嘴,沾了男的口水就会怀上小孩子,我们这下才知道了......”

黄麒麟也忍不住笑了,既是觉得好笑,也是因为自己刚才想“歪”了。

“有一次,两个完小的同学闹别扭,”织云说:“这个将另一个的羊拐骨拿去玩弄丢了,一直赔不上,那个就生气记恨了,就用指头在口里蘸了口水,在这个喝水的碗里搅了搅,我还觉得那个同学做得太过分了,然后过了一些时间,这个同学还不见怀小孩......”

说到这里,织云自己忍不住“吃吃”地笑个不停。

“过了一段时间,我醒悟了,”织云忍了笑继续说:“我告诉那个同学说,我说你真傻,你是女的,她就是吃了你的口水也不会怀小孩的!”

“哈哈哈!”黄麒麟笑得跌倒在床上:“织云,你真聪明啊!”

外间的自鸣钟又敲了起来。

“好了,睡吧。”织云说:“在家里爹怕费灯油,天一黑就让都睡觉了,哪有这么晚睡的。”

“嗯,睡吧。”黄麒麟伸了个懒腰:“我就是比你睡得晚,在学校也不会让这么晚睡的,真的困了。”

黄麒麟已经抵不住睡意了,织云虽闭着眼睛,可她实在不习惯这轻轻动一下就忽闪忽闪的软床,而且她本也“岔铺”,头虽木木的,却怎么也睡不着。

黄麒麟觉察到了:“睡不着?”

他轻笑道:“我哄你睡。”

他轻轻地拍着织云的背。

织云心里很感动,虽然这样并不是很有用。她怕自己再轻轻动影响了麒麟,便一动不动地装做睡着了,感受着麒麟拍她背的手越来越轻、越来越慢......

织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

 第二天两人起得有些晚,织云还有些不好意思。黄麒麟说,怕什么,起得迟起得早谁知道呢。

出了华懋便是南京东路。

已近年关,平日便是人如潮涌的南京路,此时更是摩肩接踵。

两旁的商铺就是不使出浑身解数,也是生意旺旺,更何况此时又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想出了百般的招徕之术。

莫说是外省人,就是本地人,说又敢说他将南京路上的每家商铺都转遍了呢?

前面一座异国建筑风貌的七层大楼是什么?但见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抬头看,大楼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大钟,钟与大楼浑然一体,钟身往上化为尖塔式,直矗天空;钟下楼腰处是弧形的烫金大招牌——先施百货公司。与它面东南路口的门廊配合的相得益彰。

先施百货公司是上海、也就可以说是全中国最大的百货公司,里面从五金、烟草、糖果、罐头、南货、文具到绸缎、中西药、玩具、首饰、钟表、电器、乐器甚至家具,无所不包,只分类别、不分中西。

这时代,人们所见甚少,传统的商铺都是各专其物,这先施百货公司起名百货,人皆以为有夸大之意,就象政府所说的“万国博览会”一样,待见识了以后,才知道确实名副其实,岂止是百货,千货都有,倒是谦虚了。开业那天,偌大的七层先施百货公司挤得是人要挪着走,就是自诩为见过大场面的大上海人,也是啧啧称奇、算是大开了眼界。

织云和黄麒麟走进了先施百货公司大门,自然也是觉得眼花缭乱、目不睱接。最让织云称奇的是这里有许多开放式货架,这是她不能想象的,货物这样可以拿起来观看,这么多的人,招呼的伙计哪顾得全看啊?丢了怎么办?咦,这里的东西竟然都标有价钱,难道就按上面的价钱卖、还不得价吗?

确实是这样,名码标价、概不还价是先施公司在中国又创得一个第一先例。

然而更让她称奇的是竟然看到了几个“女伙计”。

莫说她称奇,半年前先施百货公司新出现了“女伙计”,又一次引发了轰动,惹来观看的人不亚于刚开张的盛况。原因在于在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女子主内,只有风月场中最下等的妓女才会倚门卖笑招徕“顾客”,所以先施百货公司花高月薪想在大上海招几名女售货员,竟然一连几个月无人来聘。这也难怪,就是妓女也是多在外地卖笑,谁会在自家门口做卖笑的事情?最后还是董事长夫人出面了,做通了两名亲戚的思想工作,让她俩先只帮忙再决定,然后自己亲自出马,那两名亲戚其实只是在后面做了陪衬,早窘得不得做什么了。大上海的市民们抓破脑袋都想不通,家财万贯的董事长夫人竟然会做“卖笑”的事情,她的丈夫贵为董事长怎么会同意呢?

黄麒麟毕竟是少年心性,看见这个好玩也想买,看见那个新奇也想买,当然里面大部分都是想买给织云的,但都被织云一一挡住了。织云告诉他,咱们现在还住的是饭店,又不是家里,买那么多东西只是添了行李,哪怕等后面租到了小院,再买也不迟,反正在上海又不是要住一天两天。

黄麒麟一想也对,今天就当开眼界。就这也买了不少小玩意儿。

先施百货公司里面还有一个游艺场,有从西洋引进的一些游艺设备,也有传统的一些游艺项目,里面玩得人自然也很多。

楼顶还有空中花园、茶座,可以坐在这里品着茶,欣赏远处黄浦江的风光或俯看南京路的繁华。

两人提了几个大包小包从先施百货公司出来,黄麒麟吸了一口凉气,说:“出来觉得好凉快!”

织云笑着说:“这季节还凉快?”

她又说:“不过也是,那里面不用加暖,只那么多人就够暖和的了!”

黄麒麟腾出一只手,掏出怀表看了下,问织云:“饿不饿?”

织云笑着说:“好象饿了。”

黄麒麟叫道:“还好象饿了,都下午四点多了!”

“啊?!是吗?”织云扭身抬头看了一下百货公司的大钟:“真的呢!”

黄麒麟忙收了怀表,心想,丢人,明明有大钟,我还腾了手出来去看怀表。

璇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璇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邪王霸爱:溺宠狂野小兽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邪王霸爱:溺宠狂野小兽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邪王霸爱:溺宠狂野小兽妃目录预览:第1章羞辱第2章情药第1章羞辱暗夜,夜色衬着天空迷朦着一团雾气。帝都。一座小小的四合院。疼痛袭来,莫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灼亮的烛光刺得她的眼睛一片刺痛。入目,是几个蒙着面巾的男子,却除了那面上的面巾之外,个个都是赤身露体。那光果的胸膛,还有那毫不掩饰的下半身上的……让她惊惧,可她,却说不出半个字来,她的口中被塞了一块软布。“醒了。”看到她睁开眼睛,一个男子邪笑着说道。“妞,真美呀,让哥先疼疼你。”一只大手说

  • 婚不由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不由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不由己目录预览:第001章拍卖初夜第002章交易而已第001章拍卖初夜“轰——隆——隆”斜斜的一道道银色闪电划破了A市漆黑的夜,暗如泼墨的天空像被撕裂了一般,一瞬间亮如白昼。伴随着响彻大地的滚滚巨雷,暴雨倾盆而下。临海而建的帝豪大饭店是本市唯一的一座六星级超豪华酒店,其极度奢华的程度自然令人叹为观止,处处金碧辉煌灯火通明,更像一座与世隔绝的城堡,丝毫不被外面的狂风暴雨所影响。此刻,帝豪顶层的001总统套房内只灯未开,一片乌黑。借着忽明忽暗的闪电光芒,可

  • 小姨多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姨多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小姨多春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我爹是个大混子,听说以前很风光,可后来蹲了监狱,一判就是十年。我妈生完我就失踪了,听说是被我爸气的,他沾花惹草,没人受得了。我初中三年都是后妈带着,偏偏我后妈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没事就是天南海北的旅游,也不管我。我也是遗传我爹,喜欢混,又没人管,就越混越混蛋。不过,我爹不想让我走他的老路,就让我后妈管我,教我学习。我后妈人长的漂亮,可脑子不漂亮,学历不高,肯定是教不了我。可她又怕我爹,就把我寄养在白姨家。听说白姨是高中老师,

  • 美女老婆是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女老婆是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美女老婆是杀手目录预览:第1章捡了个美女第2章夜宿宾馆第1章捡了个美女星光灿烂,四周显得格外的冷清,伴着凉风阵阵,让人觉得有种阴森的感觉。凤凰山的山顶上,一个男子满脸期待的看着天空。完全不顾周身的鸡皮疙瘩冒起,身旁还有一个已经架好的摄像机。男子叫叶小凡,十八岁,市高中三年级的学生。只因为无意中听到了班上的女神柳思妍说今晚有天蝎座的流星雨,只可惜在市内无法看到,很是失望。这不,我们的叶小凡同学就这么暗地里借了同学的摄像机,骑着自行车,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距

  • 大秦宝藏之龙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大秦宝藏之龙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大秦宝藏之龙杖目录预览:第一章临终遗言第二章龙虎神符第一章临终遗言2007年······龙昊的祖父龙震天已经九十多岁,但因为自幼习武,身体还算硬朗。若不是突发性脑梗塞,没有人会怀疑他会活过百岁。老爷子住院期间,就不断有人来探望,但是老爷子一直没醒,龙昊和肖卓君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守了一天一夜,老爷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肖卓君和龙昊是从小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老爷子对他像亲孙子一样,由于他的性子慢,做事又不想龙昊一样毛手毛脚,所以有时候老爷子就把杨家很多重要的

  • 夜场手记:青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夜场手记:青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夜场手记:青青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1章我叫夏青青,老家是福建潮州的,我们这儿重男轻女是全国闻名的,尤其是我出生的这个小村庄。我一出生,奶奶就说要把我扔马桶里溺死,在此之前她已经溺死两个亲孙女了,我最后没有被扔到马桶里,是因为我妈大出血死了,奶奶怕我爸太穷讨不到老婆了,再把我溺死就彻底绝后了。爸爸在我出生后就出去打工了,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奶奶拉着那个女人,摸着她的肚子,笑得嘴都合不拢,这女人就成了我的后妈。几个月后后妈生了个儿子

  •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目录预览:第1章圣旨到第2章替嫁第1章圣旨到西夏国潮州,夏家。雕梁画栋,典雅大气的宅院,假山流水之间,金碧辉煌的夏家大厅门外。“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夏家嫡女夏瑾,蕙质兰心,淑慎性成,柔顺温良,特赐为世子赫连乾正妃,择日完婚,钦此!”太监尖细的嗓音响彻宅院,鸟语嫣花之间,夏家一干人等跪了一地。“爹爹,我不要做什么世子妃,我不要!”那公公刚一走,这次被赐婚的主角夏瑾,便哭诉起来,她一袭素雅衣裙,容貌姣好,国色天香,满目含泪

  • 心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心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心愿目录预览:第1章抢婚第2章趁我没发火,赶紧滚!第1章抢婚悠扬的钢琴曲响在耳边,我缓步走向花团锦簇的婚礼现场。今天,我是来抢婚的。陆霆深是我ai了三年的男人,他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我!曾经的誓言言犹在耳,可是一转身,他抛弃我向另一个nv人求了婚。那个nv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看着安落雪一脸幸福的挽着陆霆深的胳膊,我的心一chou一chou的疼。陆霆深可以不ai我,可以不娶我,就是不可以和安落雪在一起。她脸上的笑容好像一把刀

  • 重生名门世子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名门世子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重生名门世子妃目录预览:第1章通敌叛国,抄家灭族第2章重生谢卿第1章通敌叛国,抄家灭族潮湿阴暗的大牢里,一女子躺在地上,衣衫褴褛,浑身是血。而她旁边站着的女子却是身着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头戴红翡滴翠金步摇,贵不可言。“云卿姐姐,你还是认罪吧,这刑部的刑具你还想再过一遍吗?”华服女子眼角藏不住得意。李云卿冷笑一声:“云芷絮,你还是别废话了,我父亲没有通敌叛国,我绝不会认。”云芷絮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你这桀骜不驯的性子当真是惹人厌!”“可是有人喜欢啊。”

  • 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目录预览:第一章刚结婚就被赶出来了第二章敌在明他在暗第一章刚结婚就被赶出来了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攘的人声将坐在角落里观望这一切热闹的夏晓敏给淹没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白皙纤瘦的小手覆上饿得扁平的肚子,冷冽的风拂过她的脸颊带来刀割般的刺痛,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消瘦。迷茫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夏晓敏感到孤独而无助,她明明,就什么也没做,竟然就被那不分青红皂白的自己名义上以及法律上的丈夫给赶出来了。他甚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