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时光从来很温柔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8 5:44:08 来源:网络 []

书名:时光从来很温柔

第5章 莫苏航,我忍你许久了!

男人没有说话,沉默的瞪着眼睛看着她。95女性网

倒是另一边的女人听着这边的动静,不禁扭着她的杨柳腰的走了过来。

蹲下身着挽着莫少的胳膊,娇滴滴的说道:“莫少,这种活要不还是让我来吧!怎么说今儿这事都有我的一份责任在里面,哪里好意思让您来替我道歉谢罪!”

“噗!看过脸皮厚的还真没看过脸皮这么厚的,丑女,你这脸上的粉是用的涂料吗?刷的这么厚!”

秦天浩本来是想去找这女人的。

走到一半,却被江暖这边的动静给吸引了,就干脆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两个夫妻不像夫妻的人闹别扭。

呃,他是不会承认他只是想要看见江暖发飙踹那僵尸脸的。

她踹的越狠,他就越高兴,要不是江暖拦着,他早就上去凑他一顿了。

娘的,敢欺负她的人,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可惜,陷入爱情里的姑娘说,他是打在他身,疼在她心。网站http://www.95lady.com/

那一刻,他是深深的觉得,江暖的脑袋可能不是进了水,而是进了屎!!!

被屎黄屎黄的屎给糊住了脑袋,蒙蔽住了眼睛,甘愿在这场只有她一个人的爱情与婚姻里挣扎!!!

还不让他出手帮她,让他这些年憋了一肚子的气,差点给他憋出内伤来!!!

“喂,你这个男人的嘴怎么这么臭!”

陈琳脸色一僵,见莫少和江暖同时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顿时不自在起来,背对着他们冲着秦天浩吼道。

秦天浩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微倾着身子,张着嘴对着她哈了口气。

清爽的口气,冲着她铺面而来,顿时有种化身绿箭口香糖的广告拍摄的感觉。

对上他那张硬朗的俊脸时,陈琳脸上诡异的露出一抹红晕,甚是尴尬的转过头。

下巴冷不丁的被他擒住,被迫和他的眼睛对视,只见他眉梢微挑,“有没有被我口中清爽给迷住?开玩笑,我这嘴可是要留着和我家Honey么么哒的,怎么能臭呢?要是臭了她不要我,怎么办?”

“噗!”

看着他一脸贱兮兮的模样,江暖实在没忍住,顿时笑出了声,“秦天浩,大庭广之下,你能别这么丢我的脸吗?”

“你的脸还没我的脸值钱,丢不丢的都无所谓,反正都已经丢到太平洋去了!顺带着连同我的脸一起丢了,我还没找你麻烦,嫌弃你,你还好意思嫌弃我?”

秦天浩斜睨着眼瞪着她一眼。

却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正在替江暖清理伤口的男人又“一不小心”狠狠的戳了她一下。

这一次的下手之重,直接让江暖将手臂从他的手里挣脱了出来。说明95lady.com

整个人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吓得秦天浩还以为是她要找他算账,连忙一下掐住陈琳的脖子。

“你,你,你别乱动,再乱动我可是真的会掐死她的!”

江暖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抬起没受伤的手臂,擦了下被戳的眼泪哗哗的眼睛,冲着面前的男人吼道:“莫苏航,我忍你很久了!”

第6章:你懂什么是杀人未遂吗

“你要是不愿意替我处理伤口就滚一边,没有求着你给我弄,别他妈没事就拿根棉签在我伤口戳!”

这一次是真的把江暖疼残了,眼泪都给她疼出来。

一向不爱说脏话的她,直接拍着桌子,一连串的脏话从她的口中冒出:“戳戳戳!戳你老妹戳!擦!滚!”

吼完面前的男人,还觉得憋屈的她,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转过头冲着一旁的秦天浩吼道:“你还傻愣的跟个粉刷墙玩什么玩,你就不怕跟她玩久了,跟她一样变脑残吗?到时可别老娘不叼你,妈蛋,你们这群臭男人就没一个安好心的!”

秦天浩愣了一下,随手甩了个漂亮的响指。

忽然间,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对,连忙变了脸色,毫不示弱给她吼了回去。

“靠,江暖,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你再把你从你男人那里受得气,发到我身上试试,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有本事,你倒是掐死我呀!”

江暖冷哼一声,猛地将手臂冲着他抬了起来,吩咐道:“还不赶紧给你家皇太后把手臂给绑扎好!”

“比起掐死你,我更乐意……你懂得。”

秦天浩见莫苏航黑着脸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拿眼睛瞪他。

他就跟那变脸的人一样,脸色陡然一变,贼兮兮的看着江暖,冲着她挤眉弄眼的示意着她。原文95lady.com

要不是考虑到手臂还在他手中,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他给踹飞到天涯,在拉回来,再踹,再拉,再踹!

“我不懂,不过,我想问问你懂不懂我这会在想什么?”江暖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懂,也不想懂,你千万别告诉我,我怕我会有心理负担,万一,手一哆嗦,又跟某人一样戳到你伤口就不好了!”

秦天浩回以同样的笑容看着她。

毫无芥蒂的用着莫苏航的错,来替自己做防护。

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人,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的莫苏航,脸色已黑的堪比锅底。

这会,躲在一旁默默围观了许久的警察,突然走上前,看着莫苏航小心翼翼的问道:“莫少,你是来替陈琳小姐保释的吗?调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她暂时可能不能走!”

“调查结果就是她故意开车去撞江暖的吧!”秦天浩头也没抬的问道。

倒是让一旁的警察脸色略微的有些尴尬起来。

“我说,你们这些警察就应该把这些三天两头没事就拿车撞人的人给抓起来。95女性网

顺面的审问一下,他们的幕后指使人是谁。

而不是隔三差五的就将受害者往你们警察局里跑。

就算她真的是属于猫的,也经不起她们这么个撞法。

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就已经被撞进警察局六次了。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少,我说,我们好歹也是纳税人,不论多少,你们总归是得对我们的生命负责吧?

她们这样的举动往深里说,就是杀人未遂!

你懂什么是杀人未遂吗?”

“秦先生说笑了,我们是警察,怎么可能会不懂什么是杀人未遂?”

第7章:这会知道害怕了?

一连串的质问,让警察局里的警察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他们何尝不知道江暖是无辜的。

只是,每次将她撞进来的那些女人后台都比她大,他们得罪不起呀!

“那你们既然懂得什么是杀人未遂,为何次次都将嫌疑犯给放了?我记得我说过,我要找她们算账的!”

秦天浩动作麻利的替她包扎好伤口。时光从来很温柔全文在线阅读

忽然站起来,脸色格外严厉的看着那些警察,步步紧逼。

“好了,天浩,你就别为难他们了,放不放人都是他们上面决定的,一个普通的警察决定不了这些事情,你没必要为难他们!”

包扎好伤口的江暖,见那些警察都是一脸的尴尬与为难,不由得开口出言劝阻道。

“我说正事的时候,你别插嘴!从此刻起,剥夺你说话的权利,对于一个不爱惜身体,三天两头被撞进医院的人来说,她的信任已经完全从我这里消失,没有了说话的权利!”

脱去纨绔外表的秦天浩,气势异常的慑人。

他的长相原本就是俊朗中透着丝丝的军人的硬朗气概。

平日里,被他隐匿在纨绔的外表之下,倒是让人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单纯会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很爷们。

可是,一旦脱去他虚假的外衣,他就会显得特别的强势。

就连平时对他不是吼就是骂,丝毫没有好脸色给他看的江暖,也不敢在他的面前造势。

“我会将这个月的六起杀人未遂事件的相关资料提交给法院,对于这一连串的事件,我们坚决追究到底!”

“不知道秦先生是以什么身份来插手管这事的呢?”

许久没有说话的莫苏航,突然转过头对上秦天浩冷漠的目光。

四目相对。

火光四溅。

江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眼看着秦天浩的脸色不是太好,不由得伸手偷偷的拉了拉莫苏航的衣服。

示意他别和秦天浩对着干。

犯起混来的的他,可真就是六亲不认,逮谁都是一通打!

呃!

打,算是轻的……

“天浩,我手臂疼,你还是先带我去医院做个检查吧!这些事情稍后再说也不迟,正好,莫少也还要留下来替这位陈小姐处理善后事宜,我们暂时就别再耽搁他们的时间了!”

由于失血过多,江暖的脸色本来就不太好看,装起可怜来,更是楚楚动人。

不过,秦天浩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呢?

只不过是见她面露乞求之色,心生不忍,不想让她为难罢了。

他冷哼一声,脱下外套,套在她的肩膀,一把将莫苏航撞开,头也没回的就带着她走出去警察局。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莫苏航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转过头眼神极为危险的看了一旁的陈琳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他刚走了两步,就被陈琳给抓去了。

“莫,莫少,我,我知道错了, 你,你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警察局,我,我害怕!”

“这会你知道什么是害怕?之前撞她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害怕过呢?”

第8章:江暖和我都是可怜鬼

莫苏航一挥手就将陈琳给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在背后的办公桌上,砍得她后背疼的直往外冒眼泪。

“莫,莫少……”

陈琳强忍着剧痛,眼泪巴巴的看着莫苏航,很是委屈的解释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要伤她的,我只是想让她离你远一点……”

“她是我老婆,你让她离我远点?”

莫苏航微眯着眼睛,憋了一晚上的火气,终于地方撒了!

难怪,那女人这段时间老是对他不冷不热的!

原来都是这群人在背后搞的鬼,一个月六次被撞进警察局!

这记录一般的女人怕是都破不了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她就是莫太太,我只是,只是……”

陈琳脸色惨白的看着莫苏航,心里无端的升起一抹恐惧。

她很想将躲在背后挑拨她的人供出来。

可是,看着莫苏航那神色似乎压根就心里有数,而且根本就没有打算去问她,到底是谁指使她的!

“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以后就乖乖的在里面过完后半辈子吧!”

莫苏航冷哼一声,甩袖就打算离开。

陈琳却紧抓着他的衣袖不肯撒手。

被吓得惊魂失魄的她,吧唧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莫,莫少,我知道,开车去撞莫夫人是我的不对,可是,就算你真的将我关在里面,之后还是会有人去撞她的,我是无辜的,我也不想这么做,我只是想在你的身边多留一段时间!”

莫苏航眼眸微闪,一把将她掀开,“我对你的这些理由不敢兴趣,还有……”

他突然微倾着身体,小声的在她耳边警告着她道:“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惹怒我对你可没有任何的好处!”

“你,你,你……”

陈琳瞪大眼睛,很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张犹如鬼斧神刀雕刻而成的脸,脸上的神色很是古怪。

突然,一阵讥讽的爆笑声从她的口中溢出。

“哈哈哈……看来江暖跟我一样都不过是个可怜鬼罢了!也是,像你这种冷血动物,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是爱?”

莫苏航的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眼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二话没说,转身就离开了警察局。

等到他出去的时候,江暖和秦天浩早就没有了任何的踪迹。

“哥,你为什么每次遇见他都装成一副是我的追求者,你这样会让他误会的?”

江暖坐在副驾驶上,微瞥了眼手臂上的伤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好奇的看着一脸的秦天浩。

“我警告你,不许将我是哥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你哥江灏已经在多年前就死了,现在我跟你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秦天浩目视着前方,炯炯有神的眼中露出慑人的光芒,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地收紧,关节泛白。

“哥,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其实你没必要……”

江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秦天浩厉声给打断了,“闭嘴!”

“滋……”

一阵猛烈的刹车响起,急速行驶的车被秦天浩停在了一边。

第9章:我不想用恩情换爱情

“小暖,没经过我的允许,你要是将我的消息泄露出去的话,我不介意在消失几年,反正,我隔三差五总会消失一段时间,我想,你应该也习惯了。”

秦天浩双手搁在方向盘上,微偏着头看着江暖。

冷厉的眼神在微暗的车厢中闪闪发光,他的语气极为的温和,但是,江暖还是从其中听出了威胁。

“我知道,你是怕他会误会你和我之前的关系,不过,他要是连这点信任都不能给你的话,你要我怎么放心的将你的后半辈子交给他呢?虽然我并不是太同意你们在一起,但谁让我这个傻妹妹就喜欢他呢?”

秦天浩伸出手摸了摸江暖的脸,一脸的疼惜,满眼的无奈,要是可以,他是真想带着她离开,只是……

“哥,要是我能舍弃这里的一切,跟你离开,你是不是能放下一切跟我走,包括……”

看着秦天浩这样,江暖的心中满是苦涩与心疼,眼眶微微泛红,偏过头不肯去看他的眼睛。

其实,她知道,秦天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是她自私的想要抓住自己的幸福,一门心思的栽倒在她和莫苏航的婚姻中。

即使他从来都不屑于她所做的一切,她还是舍不得放手离开。

“傻丫头,以后这种话就别说了,我知道你放不下他,要是真的扛不住,太累的话,不如就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吧!我想,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再像现在这么对你。”

秦天浩伸出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珠,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替她顺着背。

“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他,上学那会就一直偷偷的跟在他的后面,做着他的小尾巴,既然你都已经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事了,为什么不去尝试一把呢?说不定……”

“我不想用恩情换爱情,那样的爱,看起来虽然很圆满,却不是我想要的。哥,我真的不想看你活的这么累,其实,我一个人在这边真的挺好的,至少那边的人……”

江暖略带哽咽的声音在秦天浩的怀里响起。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

她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那会他们生活的很幸福,妈妈还在,哥哥也在,他……也在,他们相处的很是和谐。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一切都已经变得物是人非了。

家不再是家,疼爱他们的妈妈不在了,哥哥不在是哥哥,他也不再是他,好像一切的一切再也都回不去了。

“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搞定你爱的男人,其他的什么事都不用管,一切有我,但是……”

秦天浩的语气忽然加重,一把将她从怀里拉了出来,眼神极为严厉的看着她。

“你要清楚作为一个优秀的画家和设计师,你的手意味着什么?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你的手更重要,它不仅是属于你的,还是属于妈妈和我的!你已经伤害过它一次了,要是再不注意,你的右手就会彻底的废了!”

“哥,就算我右手废了,我还有左手,我会将左手训练得和右手一样的厉害!”

第10章:他们夫妻这是在玩哪招?

江暖心底泛起阵阵的暖意。

她从小就喜欢绘画,一直想要成为出色的画家和珠宝设计师。

为了让她能够早日实现梦想,家里的人从来都不要她干任何的家务活,将她的手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只是再嫁给莫苏航以后,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竟然学会了煮饭,收拾家务。

只是她的手曾经被伤过,医生说,不能干太过重的活,怕会再次伤到她的手!

“我要的是一个四肢健全的妹妹,不是缺胳膊少腿的妹妹,你最好是给我长点心,还有我的事情,你别管,也别插手,有事,我自然会跟你联系,其他的人要是想通过你找我的话,你不用理会!”

秦天浩看了她一眼,替她戴好安全带,这才直接开车到了医院。

“哥,要不我们换家医院吧?”

江暖抬头看了眼这家医院,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家永南医院应该属于郁家的产业,郁子安恰好是这家医院的负责人。

而他则是莫苏航的发小,两人关系一直就很铁,她要是在这家医院做检查的话,病情肯定是瞒不过莫苏航的。

“这里是附近最近的医院,你要是不怕回去太晚被骂的话,我是不介意带你换家医院的,不过,只是简单的身体检查应该是出不了问题!”

秦天浩何尝不知道这家医院的负责人和莫苏航的关系。

他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法,告诉莫苏航,她的手出了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让他真正的重视起来。

他的妹妹是替他受的伤,他有责任和义务知道有这么一件事的存在。

至于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就要看他到底有没有能力能够查的清来龙去脉了。

江暖是他的老婆,他这个做哥哥总归还是希望自己妹妹幸福的。

更何况,他有很多时候,根本就保护不了江暖。

江暖迟疑了一下,想了想觉得秦天浩说的有一定道理,还是跟着他下了车,挽着他的手并肩进了医院。

刚才这会下班想要离开的郁子安,一回头正好看见他们挽着手,举止极为亲密的走了医院。

看着一向为人处世很是淡然的江暖突然来了这么一招,惊得他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二话没说,一个电话就给莫苏航给打了过去。

“莫,我刚从医院出来,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咱们家的冰山美人江暖童鞋竟然挽着个男人的手进了我们家的医院,看他们的举止,好像很是亲密,你,要不要过来及时将试图翻墙的小嫂子抓回去呀?”

“我知道,江暖的胳膊受伤了,你去替她好好的做个全身检查,特别是她的右手,听说她的右手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至于那个男人……你,不用理会!”

莫苏航略微的沉默了一会,低沉悦耳的声音透过电话那端响起。

“啊?”

郁子安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清楚他们夫妻俩到底在玩哪招?

“那你还过来不?”

“在路上!”

莫苏航丢下三个字,就很是帅气的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时光从来很温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时光从来很温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年初三为啥不拜年?原来是怕这个

    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三,在传统年俗中,是人们回娘家,烧门神纸,谷日忌食米饭的日子。大年初三通常不会外出拜年,因赤口,所以希望避免容易与人发生口角争执,一些农村和城市,有大年初一至初三不动刀或剪刀的习俗。小年朝小年朝即天庆节。宋代宫廷节日,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因传有天书下降人间,真宗下诏书,定正月初三日为天庆节,官员等休假五日。后来称小年朝,不扫地、不乞火,不汲水,与岁朝相同。烧门神纸旧时初三日夜把年节时的松柏枝及节期所挂门神门笺等一并焚化,以示年已过完,又要开始营生。俗谚有“烧了门神纸,个人寻生理”

  • 【送万福 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系列:周珍义

    【送万福,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是丁酉年腊月里由书法名家联手安庆名企而开展的为迎接戊戌新年而举行的义务为市民写春联大型活动。这一集为朋友们介绍的是周珍义先生。周珍义,别署熙湖散人,安徽太湖人。现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书法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学书四十余年,师从冯仲华先生,并曾在胡寄樵先生门下学书求艺。早年习楷,尤对《颜勤礼碑》情有独钟,勤于临习研学,后主攻隶书和行草,隶书致力于《礼器》丶《张迁》,行草喜二王俊朗风骨,一直研习不断。先后三十多次参加

  • 上海博物馆藏丨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钱榖的信,交流古玩字画信息

    「品味生活私享艺术」书画丨文房丨拍卖丨展览丨藏家丨空间丨器物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文彭致钱榖札》,上海博物馆藏。作为文徵明的长子,文彭能画,工书,善于治印,精通鉴赏,堪称全才。这一通写给好友钱榖的信札里,前面略说了朋友之间的近况琐事,其后都是与钱榖讨论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因为钱榖喜欢收藏书籍,也告知他一些稀有的图书的讯息。---END---私享出品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收藏投稿、合作请加主编——热文推荐——罗中立丨潘玉良丨张伯驹丨傅抱石丨梁楷丨齐白石丨郑板桥丨黄永玉丨吴湖帆丨张大千丨何海霞

  • 新春特辑|如何获得新时代的幸福?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高树伟︱楝亭旧事:张伯驹、启功、周汝昌与《楝亭图》

    《楝亭图》文︱高树伟上次来恭王府,已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忙里偷闲,又匆匆赶来,为了看“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回想两年前,恭王府举办周汝昌文献展时,曾展出不少周汝昌收藏的碑帖、信札,也有《红楼梦新证》(下称《新证》)的手稿,琳琅满目。而今年,又恰逢周汝昌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冥冥中,某些说不清的东西似乎在时空交错中互相牵引、映照,不时就会邂逅。是书法,还是《红楼梦》,或兼而有之,我自己也不清楚,更说不明白。但我知道,的确有一件实在的东西,曾把周汝昌与启功联系起来,那就是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下称国

  • 舌尖上的春节:“年味”没有变,真情亦不变

    01现在很多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过年了:不喜欢过年老套的“仪式感”不喜欢家长亲戚对自己的私事问这问那不喜欢各路熊孩子调皮捣蛋……以致对过年的花式吐槽屡见不鲜,甚至好多热心群众还不忘支招出攻略,教人如何对付过年的“烦心事”。但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吃!尤其对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想重温自己熟悉的口味,过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哪怕高举着“过年莫要胖三斤”旗帜大喊“我要减肥”,在各色家乡美食面前,他们还是败下阵来,忍不住多赚一口。毕竟舌头和胃,是最诚实的。02相传在清末扬州城,有一户富人家,特别喜欢吃甜食

  • 古诗词里的美酒,醉了俗身,醒了初心!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唐寅《桃花庵歌》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望江南》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刘过《唐多令》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欧阳修《浪淘沙》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浣溪沙》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苏轼《行香子》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高翥《清明日对酒》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陆游《钗头凤》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赵

  • 十二生肖,入诗成画,妙不可言!

    作为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农历戊戌年,是狗年。在这辞旧迎新之日,欣赏十二生肖诗词,入诗成画,妙不可言!狗1、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2、渔家开户相迎接,稚子争窥犬吠声。——李中3、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白居易猪1、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木兰诗2、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陆游鼠1、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诗经2、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辛弃疾牛1、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

  • 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

    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20字小诗《苔》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孩子小梁在《经典咏流传》舞台重新唤醒孩子们最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唱哭了庾澄庆和曾宝仪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老师给了孩子们希望的种子于是,种子种在每一个孩子心里在他们的生命中开了花说是乡村教师梁俊选择了

  • 春晚最佳金句出炉!

    虽然嘴上说着春晚越来越没看点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准时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年一度的春晚属于我们的春晚狗年央视春晚落幕,这些金句、画面刷屏了!春晚金句出炉!01爱情保鲜靠表白爱TA就要说出来!02妻子蔡明:每次见他(丈夫潘长江)我心里砰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教练:这不是爱呀,这是瞎呀!03男人的情商是12分都扣光了吗?04狂躁,太狂躁!05老板:累不累啊?员工:......(无论说啥)老板:开了他!06炊事班的,都几点了,还出不出菜了?菜是出不来了,我们炊事员在后厨集体出书呢...07如果我们大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