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诡门巷13章(第十三章  自杀的我)

2017/11/18 4:35:59 来源:网络 []

书名:诡门巷

第十三章  自杀的我

我拍拍额头,完全想不起听到了什么声音:“我不是一直在睡觉吗?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匡叔诧异的看着我:“你没有看到有黑巷子出现?”

我巡视了一眼整个房间,并没有看到张子琪和匡叔所说的黑巷子,再看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一十,按理说我应该要看得到有这样一条巷子出现才对。95女性网

“没有看到,也没有看到什么其他的鬼出现,难道我和张子琪看到的会有不同?”我茫然的问着匡叔。

匡叔也是一脸的疑惑:“阴司路我也是听我师父说起过,但是从来还没有遇见过被阴司路盯上的人,今天张子琪和你还是我第一次遇上,本想着从你身上知道一些阴司路更详细的情况,没想到你竟然看不到?难道你没有被阴司路盯上吗?”

猛然间,我和匡叔一起想到了张子琪,顿时立马冲向张子琪的房间,也不管是不是有非礼的误会,我一脚踹开她的房门,闯了进去。

被我们这样踹门的闯进去,就是睡的再熟的人也会被惊醒,张子琪捂着被窝,惊恐的看着我们。

我们在看到她没事的那一刻,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你,你们要干嘛?”张子琪连大气都不敢出,惊慌的问着我们。

“我们以为你还被阴司路给盯着,就过来看看你。”我解释着。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一听我这样说,她这才恢复了正常状态:“你们先出去,在楼下等我。”

我和匡叔这才醒悟自己现在是站在哪里,立马尴尬的走出了她的卧室,我进房拿了一件外衣穿上后,就和匡叔一起来到了一楼,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石高,既然你没有听到声音,也没有看到黑巷子,你怎么会去爬窗子?你有梦游?”匡叔想不明白的问着我。

“我也不知道啊,我不是一直在睡觉吗?”我还真是不明白我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竟然没有一点记忆,也没听说我有梦游症,应该说我根本就没有梦游症。

“这就奇怪了,等会我要去问问我师父。”匡叔说道。

“你师父?在哪儿?”我想着应该是在外地的某个地方。网站http://www.95lady.com/

匡叔伸手指了指我们脚踩的地板:“他老人家早就死了有十年了。”

“啊?”我无比震惊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问道:“匡叔,你是说你能和已经死了的师父通话?”

匡叔点点头:“是啊,这是我们空灵派的独门绝技,每一代的师父死了以后,都能和他的衣钵弟子阴阳通话。”

我听得那叫一个羡慕。

匡叔拿出一条用一根黑色粗绳子挂着一个两面刻有八卦图案的铜镜吊坠项链给我:“这是我按照师父教的方法做出来专门辟邪的一件物什,你戴着。”

“谢谢匡叔。”我接了过来,戴在脖子上,匡叔给的东西我还是挺相信的,不说别的,就那张黄符,就很有威力。

这时候,张子琪穿好衣服走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有匡叔在,所以她穿的是衣服而不是睡衣。95女性网

“石高,你见到黑巷子了?”张子琪一来就问我,满脸的担心。

我摇摇头:“就是因为没有看见,才怕你出事。”

听我这样一说,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她在我的身边坐下,好奇还带着意思喜悦的问道:“你没有看到黑巷子,是不是就说明你没有被阴司路盯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看不到她所说的那条黑巷子,怎么可能呢?

“不能大意,今天石高还是差点着道了,只是不知道着了什么道,或是着了谁的道。”匡叔可没有张子琪那样的喜悦。

我对自己那种想要自杀的行为很是不解,如果今晚没有匡叔在,只怕我就真的自杀了。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后怕,他大爷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起张子琪说的那面电视墙,我不自觉的看了过去,那面墙还是那面墙,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画面,而且耳边和眼前也没有任何人影在晃动,一切都显得那样的正常。

最后我看向了张子琪:“你呢?今晚还正常吗?有没有看到别的影子?”

张子琪摇摇头:“今晚有你们在,我睡的最安心,这几天都不敢睡觉。版权95lady.com

“只要今晚没事了,以后也就恢复正常了,你不要怕。”我安慰着她。

张子琪默默地点着头,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我:“你怎么办?”

“有匡叔在,我们还怕什么。”说归说,其实我的心里也是七上八掉的,万一狂收的师父也没有办法,我就真的死定了。

有了我的这句话,张子琪也就不再问下去了,连连打着哈欠。

“都去睡吧,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应该不会再有事了。”我看了看时间后说道。来自95lady.com

“我那时候是每晚十二点到一点,都能看见黑巷子和听见那个声音,一旦过了一点就没有了,但是我就是害怕,才会通宵不敢睡,要睡也只是白天睡一会。”张子琪说着她的亲身经历。

还有半个小时,不管我是不是真的被阴司路给盯上了,只要熬过着半小时,今晚我也就算是安全了,在我催促张子琪回房睡觉后,我跟着匡叔来到了他的房间。

他坐在床上,双腿盘膝,眼睛微微闭目,慢慢的他就开始了轻声嘀咕着什么,我凑近他的嘴边仔细听听,竟然什么也听不清楚,就像他是在喉咙里说话似的,只有声音而没有句子,估计又是在跟他的师父说话了。

我坐在一边等着他,自从有了我要跳楼自杀的举动,我也就不敢在张子琪说的从十二点到一点这个时间段里单独一个人待着,身边有个人怎么说也要保险一些。

坐在椅子上,看着不断自言自语,又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匡叔,我慢慢的眼睛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就在我的头一歪一斜打着瞌睡时,我仿佛感觉到了有人在我身边晃来晃去,却听不到任何走路的声音。

该不会是匡叔已经和他师父说完了话吧?我抬起头看向了这个晃来晃去的人。

诡门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诡门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 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房间里果真有女人!“旭,你果真把她的孩子做了?”。女人兴奋的声音与我在窃听器里听到的那个放浪的女声是一个人。这声音我觉得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是,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何旭的语气很温柔,很讨好,同先前拿掉我孩子时与我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又来了。我觉得自己真是又蠢又失败,明明在书房里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还是宁愿自欺欺人。可我又实在觉得荒唐,到底是她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 一个人等死【8】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一个人等死【8】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8章一个人等死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血已经干了,血痂糊在脸上感觉很不舒服。我下意识的挠了挠,碰触到额头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传来,疼的我差点再度晕过去。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拿了十万支票的张兰此刻早已不知所踪。我去了她的房间,发现她把衣柜和桌上的东西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的东西,狼狈的躺在地板上。我看着这一切,不由冷笑出声。十万块,张兰就连夜跑了,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等死。看着这一幕,我突然很想哭,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 你没得选【8】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你没得选【8】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八章你没得选萧楠夜脸色铁青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用自己来交/换,我看你这交易做的挺熟练的吗!”没有错过他眼底的厌恶,他打心底里瞧不起她,他,不愿意出手救她。苏沫害怕极了,见他要起身,连忙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冰冷的唇印上他的,含泪的眼一刻不敢松懈的看着他。求你,救救我!被吻住的那一瞬,萧楠夜并非没有反应,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加烦躁。感受到那具身体在自己怀里颤抖,手按在他肩上,却始终没办法将她推开。身体失重,苏沫吓得尖叫一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小说名称: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第二更了哦,求红票票,求评论求收藏!)听到‘欧以轩’三个字,夏凝傻了眼!易大军长想干什么?!“欧主编,我是易云睿,给电话你是帮小凝请几天假……”易云睿顿了顿:“小凝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多谢关心。”易云睿话毕,未等那头说话,果断的挂了电话。夏凝目瞪口呆,易大军长亲自帮她请假?!慢着,易云睿说的是请几天假……那么这几天……夏凝脸上一红!回到雅思山庄,易云睿换下一身正规军服,穿上了军绿色的休闲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八章  小心凌菲儿!【8】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八章小心凌菲儿!【8】小说名:前妻不要逃第八章小心凌菲儿!“那个,我有话要说。”冷清溪径直走到慕寻城面前,男人皱了皱眉头。冷清溪知道他们是两看相厌,所以也就不多废话,直接说道:“上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步也没有出过慕家的院子,但是你总不能软禁我一辈子吧,现在我要去找工作了。”“找工作?怎么你嫌慕家给你的零用钱太少?”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机深沉,才过门没几天就想着用这种方法提高自己的零用钱。冷清溪这才想起,她过门的时候,慕家的管家确实给了她一张卡,并说是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局中局【8】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局中局【8】小说书名:相思君知否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 玉佩【8】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玉佩【8】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 买醉【8】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买醉【8】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 一起搬过来【8】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一起搬过来【8】小说: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