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江湖伏魔录12章

2017/11/18 4:20: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江湖伏魔录
第十二章 不平凡的夜

此时无戒和尚在百花庄大闹了半个时辰,突然跑到厨房把关在笼子里的成百上千只鸡鸭鹅猪,都放跑了,还将它们赶到内院,嘴里说道:“哈哈,就我一人闹实在无趣,你们也去陪他们玩玩。95女性网

只见鸡鸭鹅猪到处乱跑,无戒和尚看后满意的道:“今天就玩到这里,我先走了。”说完身子一掠飞出数丈远,再一纵来到了百花仙子的卧室,朝密室里面喊道:“吴笛,你出来了没有?”

“早就出来了,还以为你不想走了。”无戒和尚抬头一望,只见吴笛背着一个包裹坐在房间的茶桌旁。

无戒和尚笑道:“看来是我玩太久了,走吧。”

吴笛和无戒和尚施展轻功,起身一跃,掠上屋顶,眼看就要出百花庄,只听那乱嘈嘈的庄里有人喊道:“活捉那漂亮女的,杀了那男的,本护法重重有赏。”吴笛听出是熊能武的声音。

接着有人怒骂道:“谁敢动我夫人。说明http://www.95lady.com/

无戒和尚一顿,叹了口气道:“他夫妻两怎么来了?”两人已听出是吴刚的声音。

又听一女的痛呼道:“刚哥小心。”

吴笛和无戒和尚自然听出这是洪英的声音,吴笛道:“看来他们遇到困难了。”

两人相视一眼,便向声音传来处掠去。

这是一个院子,已被许多火把照亮如白昼,打斗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此时几百个赤裸上身的大汉,手持大刀,已将它围得水泄不通。

而他们围的中心便是绝世双侠,吴刚和洪英。他夫妻俩脸上沾了几滴血,吴刚手也负伤,他们脚下躺着十几具尸体,显然刚才战况十分激烈。网站95lady.com

而熊能文和熊能武就站在不远处,指挥着大汉进攻。他们身后还站着百花仙子和一个美颜如花的少女,吴笛看出那人便是凌灵。

只听几声惨呼,又有几个大汉倒下。熊能武怒喝着大汉们上前,大汉们闻声立勇,持刀冲向吴刚和洪英。如此几番冲杀,不断有人负伤或死,吴刚和洪英亦身负刀伤,但是眼前生死攸关之际,岂能让他们有些刻喘息大意之机。

忽听站在一旁的百花仙子一声呵斥:“都住手!”

众大汉停住手,退开丈远,仍将吴刚和洪英团团围住。

这可把绝世双剑吴刚和洪英吓得面露惧色,他俩知道百花仙子的武功可怕,若是她亲自出手,如此情况,两人心里清楚今天只怕必死于此了,此时正立剑于胸,随时准备迎敌。江湖伏魔录12章

岂知站在百花仙子身边的凌灵慢慢走了出来,大声道:“你们便是武林中顶顶有名的绝世双剑?”

吴刚此时手上的伤血流不止,身体不觉虚弱,仍开口骂道:“知道就好,小魔女,只恨今天没能杀了花月夜,替死在你们手上的武林正义之士报仇。”

凌灵道:“顺着昌,逆者亡,谁让他们与圣教作对,如你们愿意归顺本教,便饶你俩一命,如不然,那些人便是你们的下场。”

吴刚道:“不就是死罢,有何足惧哉?”

凌灵道:“看来你们两个是真不怕死。”

洪英道:“我们夫妻已是抱必死之心,快动手吧。”

凌灵无奈,只好命令大汉继续攻击,那些包围住吴刚和洪英的大汉便又动起来,他们齐的挥刀向二人砍去。

吴刚和洪英也不束手待毙,两人背靠背,互相配合,避开四面八方砍来的刀,并一有机会便用剑将身子突出近前的大汉杀死,不一会便又倒下数人,当然他俩身上也多了几处伤口。

躲在暗处的吴笛对无戒和尚道:“你不打算去救他们吗?”

无戒和尚笑道:“虽然我很着急,但可不能救得太早,救早了就不能看他们的使出成名绝技“秋风扫落叶”了。江湖伏魔录12章

吴笛疑惑道:“‘秋风扫落叶’?既然他们还有本事为什么不早使?”

无戒和尚道:“‘秋风扫落叶’是两人将全部内力激发运用于剑,产生最大杀伤力,若不到性命关头,他夫妻两是不会使出来的。”

听他这么一说,吴笛只得耐心细瞧,心里更是期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地上尸体不断增多,两人虽然奋力搏杀,但身心渐渐疲惫,更何况身上伤口越来越多。

洪英道:“刚哥就现在!”

吴刚向她点了点头,两人齐地拔地而起,接着便挥舞手中宝剑,剑光闪过,便幻化出一朵朵剑花,犹如落英缤纷。剑花飘过,剑光四散,血花四溅,地上的尸体也不断增加,不一会儿便多了一百多具尸体。那些大汉见状胆颤心惊,早已乱了阵脚,纷纷撤开。

吴笛看后心里不禁赞道:“好剑法,想不到两人竟能创出如此漂亮而带有杀气的剑法。版权95lady.com

无戒和尚笑道:“本来这套剑法不没有那么重的杀气。”

吴笛道:“你怎么知道?”

无戒和尚道:“因为我知道这剑法的来历。本是吴天大侠自创的一招剑法,叫“随风柳摆”,本是在被敌人包围使用。这招剑法要求一跃之间,便挥出数十剑,像四周之敌刺去,就像风吹柳树,柳枝四处摇晃。”

吴笛暗暗吃惊,想不到是爹自创的。

“那为何他们会使这招剑法?”

“吴刚和洪英的师父是剑神张羽,而张羽与吴天是好友,是以吴天把这一剑招教给了张羽。作为徒弟,吴刚和洪英自然便学会这招剑法。但夫妻二人自觉这套剑法不足以对人产生威慑力,便尝试将人合二为一,产生更大杀伤效果。而他夫妻二人经过五年努力,终于做到了两人在一出招后便击出九九八十一剑。”

吴笛叹道:“一出招便攻出九九八十一剑,而且每招都贯注全部内力,剑剑取人性命,确实是江湖难得一见的绝技。”

无戒和尚道:“他两人非常看重这绝招,因为耗力甚惧,使出后如不能克敌制胜,就只有任人宰割,是以两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出。”

吴笛道:“原来如此,那他们现在岂不是已到要束手就擒的时候了。”

两人聊天之时,吴刚和洪英早已落在地上,以剑支身,气喘不止,似乎连站的力气都没有。

只见百花仙子鼓掌,笑道:“好剑法,在眨眼间便夺走了我莲花教近百个手下的性命,可惜你们也要跟他们陪葬。”

她话一说完,熊能文和熊能武已走向虚弱无力的吴刚和洪英。

他们已看出两人已毫无力气,但刚才亲眼看见他们使出秋风扫落叶,难免在心里留下阴影,是以战战兢兢向他们走近,却也不敢靠近一剑距离,只是围着两人不断转圈。

百花仙子见状,怒容满面,喝道:“亏你们两个还是本教护法,连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不敢杀,还是我来罢!”

她慢慢向吴刚和洪英靠近,待来到两人身前,冷冷道:“本来你们投降便没事了,可惜。”说着举掌拍了下去。

可惜吴笛和无戒和尚不会让她如愿,百花仙子手还未落到一半,但听侧身传来破风声,百花仙子急忙收掌侧身一探,手里便多了一颗珍珠。

又见两道魅影闪过,她还未反应,眼前的洪英和吴刚已被人从眼皮子底下带走。

百花仙子站在原地陷入沉思,然后走到凌灵旁边道:“那两人只怕便是这两天晚上来百花庄闹的怪人。”

凌灵道:“你怎么知道?”

百花仙子摊开手掌,凌灵看着珠子,眉头紧锁。

“只怕他们还去过密室。”

确实有人来过密室,当凌灵和百花仙子来到密室时,发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牛魔王和马屁精。

二人见到有人来,也不禁叫起来道:“教主快帮我们解开穴道。”

熊能文看向桌子,惊道:“他们带走了我们与潇湘馆馆主萧正义的秘密联络书信!”

百花仙子面露杀意。

“连个密室都守不好,还要你们何用。”说着,举掌运气便向马屁精和牛魔王拍下去。

但竟没有想到,她连两个被点穴不能动弹的人都杀不了。因为有人抓住了她要拍下去的手。

百花仙子面露惧色,转身一看,脸上惊恐之色立刻消散,抓住她的手的是凌灵。

百花仙子轻轻一笑道:“教主,难道你觉得此二人不该杀?”

凌灵道:“千刀万剐,此二人都难以抵罪,但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他俩的命还有用。”

凌灵放开了百花仙子的手,并解开了马屁精和牛魔王的穴道。

二人起身拜道:“多谢,多谢教主。”

凌灵冷冷道:“你们俩人到外面等着。”

牛魔王和马屁精如领圣旨,一溜烟消失在密室。

百花仙子面露忧色道:“那些信已被人拿走了,可怎么办?”

凌灵冷冷道:“你们放心,那些信纸经过我特制药水泡过,除了我,谁也不会让它显现出字。”

熊能武脸色转笑道:“如此,那就放心了。”

熊能文道:“看方才救走吴刚和洪英的两人,其中一个便是吴笛,从他的轻功看,似乎功力已恢复的差不多了。”

凌灵点头道:“这我看得出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慕容山庄的计划布置得怎么样?”

百花仙子笑道:“教主放心,薛长笑护法等人都已安排妥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凌灵点头道:“那就好,过了明天,你们也该启程去杭州帮帮忙。”

百花仙子道:“既然那叫吴笛带我小子已经康复,那教主是否还打算利用那人?”

凌灵道:“那是当然。”

百花仙子道:“可是那小子会不会不来找你?”

凌灵嘴角一扬,笑道:“放心,他现在已中我下的神脑丸,想他也不敢不来找我。”

吴笛和无戒和尚两人提着吴刚和洪英疾飞出百花庄,两人找了间已关门的客栈,把客栈门口拍得快要倒下。

客栈老板急忙从睡梦中醒来,急忙起身开门,嘴里骂道:“他奶奶的,三更半夜敲什么敲!”

一打开门便被无戒和尚扇了一记耳光。打得老板门牙掉了几颗,无戒和尚怒道:“你骂谁奶奶的?”

老板见无戒和尚愤怒的模样在黑夜中显得分外狰狞,不禁害怕道:“僧爷饶命,我把店里的钱都给你。”

吴笛笑道:“敢情把我俩当强盗了。你放心,我们不是强盗,而是财神爷,快给我们准备三间上房和一匹好马。”嘴上说着,手已掏出一颗从密室里拿走的珍珠。

客栈老板一接过,顿时喜上眉梢,在前面领路。

无戒和尚道:“想不到看你穿得穷酸,出手那么大方,那颗珍珠足以买下这家客栈了。”

吴笛笑道:“这是我从那密室拿的,里面还有很多珠宝。”

无戒和尚道:“原来如此,可你为什么还叫老板为你准备马,你打算上哪?”

说话间,两人在客栈老板带领下,扶着吴刚和洪英走上了楼梯,开门走进了房间,将两人放在床上。

吴笛道:“明天我要赶路将父亲给各大门派掌门的书信送到,所以便要了一匹马。”

无戒和尚笑道:“你不必急着送去,二十多个门派,只怕分散天南地北,你这么送,莲花教早已一统江湖了罢。”

吴笛觉得有理,叹气道:“那该怎么办?”

无戒和尚笑道:“正好过两天杭州湖畔慕容山庄将要办喜事,而慕容庄主慕容云海早已广发请帖,邀请江湖上各大名门正派掌门前来赴喜宴,你若是也跟着去,说不定能碰到不少门派的掌门,那样倒也少辛苦了不少。”

吴笛点头笑道:“没错,这是个好主意,明天我便去杭州西湖畔慕容庄。”

洪英道:“也给我夫妻俩备两匹马。。”听话声,似乎已恢复不少。

老板答应着离去。

吴笛问道:“难道你们也去?”

无戒和尚笑道:“我一个和尚,最喜欢有酒喝的地方,肯定是要去的。”

吴刚道:“我们受到慕容庄主邀请,也要去参加赴宴。”

吴笛道:“两位可还要抢我的木盒子?”

洪英笑道:“吴笛小兄弟从百花庄救了我夫妻二人的命,不知如何报恩也就罢,又怎会再想从你手中抢东西。既然小兄弟不让我们知道木匣子里的东西,想必有你的考虑。”

吴笛点了点头:“多谢谅解。”

无戒和尚不解道:“你俩为什么会出现在百花庄?”

吴刚道:“我二人得到消息称魔教教主花月夜便在百花庄,本想去百花庄刺杀花月夜,便在黑夜中等待时机。后来便听到庄里乱作一团,还有人喊抓刺客。于是我夫妻便觉得机会来了,我两便趁百花庄大乱,抹黑到花月夜可能住的房间,谁知房里没人,发觉上当,再出来到院子时,早已有几百个卫兵围了上来,就这样我们便被困了。”

无戒和尚笑道:“看来都怪我把百花庄弄乱,你们才会误入百花仙子设好的埋伏,那圈套说不定就是百花仙子为我而设的。”

吴笛这才发现两人身上有许多伤口,便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道:“这是我爹特制的专治外伤的药,你们快敷在伤口上。”

吴刚和洪英欣然接过并敷下。

两人敷药时,吴笛和无戒和尚已出门回避。

吴笛和无戒和尚跟客栈老板要了几坛酒,便跃上房顶,坐着喝酒,两人酒量似乎很大,没过一会儿一坛酒便喝完了。

看着与吴笛形影不离的盒子,无戒和尚笑道:“我与你爹相识一场,不知那木匣子里是否有给和尚我的书信呢?”

吴笛道:“爹写这些信时深受内伤,但是为了不让人误会,他亲自拿笔写了二十多封书信,是以也许没有顾念到大师,但是便有给少林无量方丈的信。”

无戒和尚一听,也不觉冷落,笑道:“给无量师兄的便是给我的,不如拿出来给我看看?”

“不可以。”

“如果我非要打开看一看,你待如何?”

吴笛知道自己内力比无戒和尚强,但论交手经验可不如他,他若要强行打开盒子,恐怕阻拦不住。

“你若逼我打开它,我也没办法。”

无戒和尚眼睛直视着吴笛,见他一脸严肃,大笑道:“我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你不想打开看也罢。”

此时夜已深,凉风骤起,使人忍不住打个寒颤。

“夜晚了,和尚我该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他说完,跃下屋顶,回房间去。

只留下吴笛,他感觉这夜静的难受,便从怀里掏出寒冰玉笛,吹了一曲,笛声悠扬,打破了静寂的夜晚。

吴笛吹完一曲,但觉心情舒畅了很多。但他并没有发现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身后。

“你吹得不错。”黑衣人冷冷道,他的声音如来自地下九幽之地,犹如冬天的冰雪一样冷。

吴笛猛然回头,心里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压抑,他知道眼前这人的武功很强。

“多谢夸赞。”

虽然觉得眼前出现的黑衣人很奇怪,但吴笛能感觉到他并没有恶意。

黑衣人看着他手里的玉笛。

“好精美的一只玉笛子,可否给我看一看?”

吴笛犹豫了一会儿,但不知为何,他还是把玉笛递给了那黑衣人。

黑衣人接过一阵抚摸,似乎很是喜欢。

吴笛把玉笛递给黑衣人只因为玉笛寒气逼人,若是黑衣人没有被冻伤,想必来人是个高手。眼下看黑衣人玩弄着寒冰玉笛,毫无痛苦之意,心知必是江湖高手。

那黑衣人抚摸了一会儿,便把玉笛还给吴笛。

“不愧是寒冰玉笛,果然冰凉如千年寒冰?”

吴笛听后一震。

“你认识这支玉笛子?”

“江湖谁不知道吴天的玉笛独一无二。”

吴笛知道眼前之人定然是认识他的父亲。

“你来此的目的难道就是来看我手中的玉笛子?”

黑衣人道:“没错,我被你的笛声吸引来此,从笛声可知如此美妙的笛声,那笛子定然非一般笛子,而吹笛之人更是非等闲之辈。”

吴笛道:“我看不然,你深夜出现在我面前,身穿夜行衣,定然不是偶然,必是有备来找我。”

黑衣人笑道:“不愧是吴天的儿子,心思缜密,想骗你可不容易。”

吴笛道:“知道就好,知道骗不了我,就开门见山好了。”

黑衣人道:“我要你带我去找你爹。”

吴笛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找我爹有什么事?”

黑衣人道:“我曾与你爹是朋友,久别后甚是思念,是以想请你带我去见他。”

吴笛道:“即是我爹朋友,为何阁下不敢以真是面目相见?”

黑衣人未想到吴笛如此鬼灵精怪,顿时被他问得咋口结舌。

“我说你带我去便带我去,废话少罗嗦。”

吴笛见黑衣人被逼急,心里暗自好笑,脸上轻轻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千里迢迢从漠北来到江南办事,现在要我又千里迢迢带你到漠北见我爹,这份舟车劳顿,我可吃不消。”

黑衣人道:“若我非要你带我去找你爹呢?”

吴笛道:“世上除了我爹还没人能逼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哩。”

黑衣人冷笑道:“那我倒想做第二个人。”

他身子一动,死鬼魅般消失在吴笛眼前。

吴笛四处张望,怎么也看不到黑衣人,连影子也没看到。

“我就在你身后。”

只听身后有声音冷冷传来,如寒冬的冷风,吹进吴笛耳朵,吴笛似乎要冻僵。那人在他身后,但他连气息都没感觉到,这是多么的压抑感觉。

吴笛突然向上跃起,凌空下望,依旧没看到人。

“我在你身后,你太慢了。”

吴笛又疾的落地,抬头向上看依旧没人。

吴笛眼珠一转,忽然躺下,便看见黑衣人站在他旁边。

“这下你没法藏在我身后了吧。”

吴笛想起小时候父亲也这样和他玩过捉迷藏。但是他一躺在地上,他父亲便无处遁形。

吴笛接着笑道:“怎么样?你还打算怎么躲?”他看着黑衣人得意的笑。

黑衣人亦得意笑道:“有本事你就躺着不起身。”

说着,出手如狂风骤雨攻向吴笛。

江湖伏魔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江湖伏魔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3章这女人,跟别人不太一样第4章真是禽兽第5章我亲自去接第3章这女人,跟别人不太一样赫连城起身,慢条斯理地穿衣服。一道非常强烈的视线毫不掩饰地黏在他背后,让他颇有些伤神。他刚穿上上衣,纽扣都还没有系上,就转过身,看着少女,冷酷道:“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少女好看的柳眉拧在一起,决定问出自己的疑问,“先生,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从刚才起,这个男人就一言不发,看起来很冷峻,不容易交谈。“没有。”赫连

  • 时光陪我睡觉觉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时光陪我睡觉觉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时光陪我睡觉觉目录预览:第3章你个狗东西,敢笑话我第4章我会喜欢这样的豆芽菜第5章这个看脸的时代第3章你个狗东西,敢笑话我第二天季青山就打电话给老师,让老师把兄妹俩调一块去了,季南风瞪着眼睛表示不满。夏笙歌默默收拾自己的书桌,顺便趁下课休息的时候把季南风乱七八糟的书也一块整理了。季南风看完课表,发现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哭丧着脸自言自语道:“完了,等下肯定不能按时放学,食堂的油焖排骨肯定吃不上了!”夏笙歌看他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碰了碰他手肘:“

  • 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 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3章你是谁第4章你这个混蛋第5章三个月一百万第3章你是谁“好热。”任曦妍一把抓住后承奕搁在她额头的手,努力的往自己的脸颊上移动,男人冰冷的手掌给了她足够的凉意,但身上的火热却怎么也消散不了。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放置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烤炉里,热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后承奕眯着眼看着她不禁皱眉,俊美的脸上更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转身准备离开。“不要走,张宇,不要走,好不好。”女人眯着眼,眼前的人影不停的晃动,她头

  • 缠情总裁,撩不停!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缠情总裁,撩不停!目录预览:第3章睡了难缠的男人第4章把他当成陪睡的第5章一切都是你害的第3章睡了难缠的男人他萧逸晗虽然冷漠,可也是个正人君子,他本不想乘人之危的,但是顾言馨穿成这样子,还对他‘上下其手’,他到底还是个男人啊!一个荒谬的想法便在他的脑海里面出现了,他立马将顾言馨抱在了床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衬衣。在柔和的灯光下,萧逸晗才发现这女人长得其实挺不错的,满脸的胶原蛋白,关键身材也很好,处处都是致命的诱惑。萧逸晗看着顾言馨诱人的红唇就想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目录预览:第一卷血凤归来第3章以牙还牙第一卷血凤归来第4章报仇开始第一卷血凤归来第5章瓮中捉鳖第一卷血凤归来第3章以牙还牙深夜,房门被轻轻敲响。“好表妹,你在不在房里?”一道猥琐而急色的男子声音在门外响起,光听那声音便可猜测有多急不可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夫人温氏的表侄,侯府嫡三子赖侯勇!庄子里的管家周瑞在一旁谄媚道:“表少爷您尽管放心进去,咱们大小姐一早就在里头等您呢。”赖侯勇一听,眼睛里登时露出一股色光,忙

  • 帝业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帝业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帝业目录预览:第一卷风乍起第3章求我啊,求你第一卷风乍起第4章年轻人,要节制啊第一卷风乍起第5章杀得好,死得好第一卷风乍起第3章求我啊,求你傍晚时分,夕阳渐渐沉入西边的群山之后,茂密的林间疏落着几道金色光柱,自光柱里慢步走来的男子他是个俊俏的人,合身的白袍,标致的丹凤眼,朱红的薄唇,挺拔的身躯,越看,越像个衣冠禽兽。鱼非池不是很爱与这衣冠禽兽说话,他刚在就在树上,却半点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着实算不得是个好人,当然了,鱼非池也不生气,毕竟人家也没有什么义务要帮自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目录预览:第3章你可心安第4章以下犯上第5章鸡飞狗跳第3章你可心安众人都以为是别有用心的政敌想出来的阴谋,但是,陈侯爷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眼眶泛红,虎目含泪,“她……死了?生了什么病?”琳琅的嘴唇紧抿,心口微微酸痛,“忧郁成疾,心病无药可医。”记忆中,那个女人从未展颜,思念刻在骨子里,每每迎风落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支撑不住了。如一道晴天霹雳砸下来,陈侯爷大受刺激,整个人都崩溃了,紧紧握住玉佩,脸色惨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3章当众打脸第4章蠢货快滚第5章娶了她吧第3章当众打脸此时的恭王府门前,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出来。围观的众百姓们不由自主的齐齐后退了一大截,人人屏着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喘,一脸的恐惧。身为天之贵胄的君天翔,今儿个头一遭,竟然被一个丑女人,当着无数百姓的面,指着鼻子骂是公猪,这种羞辱的滋味,他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尝到过!他俊美白皙的脸涨红得像个紫茄子,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盯住柳若水,牙齿咬得咯吱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目录预览:第3章特别帅的男人第4章你这个贱人第5章简家是我们的第3章特别帅的男人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到了晚宴之后,不过是多转了几个圈,坐了一小会,起来的时候屁股那里就破了两个小洞。简烙心到现在才明白,这贾静容和简梦玲是铁了心地将她毁了,想尽了办法要让她难堪。前世的简烙心给人刁蛮暴力、放荡又挥金如土的印象,还不是她从小被培养成这样的?简烙心终于明白,捧杀,才是最残忍的。手里的裙子被拿走时,简梦玲的笑意就僵住了,但是一秒后便恢复了温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3章叫我老公第4章她是我老婆第5章我来接你回家第3章叫我老公“我们结婚?”慕初夏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被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和好姐妹背叛,然后一个陌生人突然跳出来,说要和自己结婚。“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我未娶,你未嫁,你不觉得,我们很登对吗?”男人对她勾唇一笑,脸上的那抹笑意,再次深深地钻入她的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眼前的这个英俊男人,天生有那种慑人心魄的本事。慕初夏再次愣住,男人捏住她的肩膀,在众目睽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