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总裁的情人2章

2017/11/18 0:23:18 来源:网络 []

小说:总裁的情人

第二章     撕逼

“既然你不想,网站95lady.com那为什么要结婚?你要知道你结婚了以后我们两个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经常见面了。”

“如果不是她逼我的,我才不会跟她结婚呢。”

徐嘉良有些口无遮拦的说出这句话,随后一个翻身将秦梦瑶压在了身下。

“亲爱的,你的未婚妻真的来了。”

秦梦瑶双手抵住徐嘉良的胸膛,指了指卧室门的方向。

“怎么可能,我刚刚把她送走,怎么……”徐嘉良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向门口,版权95lady.com“心安,你怎么来了?”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瞬间石化,表情都僵在了脸上。

快速的从秦梦瑶的身上下来,徐嘉良看向我的眼神中带着慌乱。

此刻他身体上的欲望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慌乱之中来不及遮挡自己光裸的身体。

秦梦瑶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一副悠然自得的看着我,嘴角带着讽刺的冷笑。

此刻的我早已经泪流满面,我愤怒,网站http://www.95lady.com/我恨,我想要发泄,真相的背后是那么残忍,我唯有转身离开。

徐嘉良腰间围着浴巾,快速追上我,眼神中带着内疚,“心安,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我刚才看的清清楚楚,你还想怎么狡辩?”

心痛的不能呼吸,其实徐嘉良的解释让我心里涌上一丝希望,95女性网

秦梦瑶将许嘉良的衬衣穿在身上,大波浪卷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肩上,此刻看起来更加的妖媚。

她来到我的面前,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挑衅,“元元是嘉良的孩子。”

元元,秦梦瑶的孩子,三岁,原来是许嘉良的孩子……

刚刚心里用上的一丝希望,因为秦梦瑶的话,我大脑轰的一声,版权95lady.com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天都塌了。

我紧张的看向许嘉凌,期待着他能够给我一句否定的话,但是事情却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

他微微垂下头,眼神中带着愧疚,算是默认了元元是他的孩子的事情。

心像是被刀割一样的痛着,我想打想骂,但是此刻所有的情绪全都堆积在心里,让我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愤怒,我恨!

这对狗男女居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七年来,我把他们一个当成我深爱的男人,另一个是我最好的闺蜜,可他们居然背着我搞在了一起,居然连孩子都有了。

“贱人!”

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与屈辱,我扬起手狠狠的甩了秦梦瑶一个耳光,那力道之大,总裁的情人2章我自己的手都痛的发麻。

“梦瑶!”

许嘉凌的声音传来,语气满满的都是对秦梦瑶的担忧。

秦梦瑶当即被我打的偏过脸去,随后猛地回过头来,一脸愤怒的盯着我。

“梦瑶,你没事吧,疼不疼?”

许嘉良一脸心疼的看着秦梦瑶,那场面再次刺痛了我的心。

我的未婚夫当着我的面,去关心破坏我们感情的小三,这让我心里怎么能不恨!

“嘉良,他打我,我的脸好痛。”

秦梦瑶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挽着许嘉良的胳膊,那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总裁的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原文95lady.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纯禽保镖18章

    原标题:纯禽保镖18章书名:纯禽保镖第19章:黄雀在后躲在暗处观察的燕一鸣把之前的一切尽收眼底,刚要转身离开回去复命,却见不远处来了七八辆摩托车,扬起漫天尘土看着好不壮观,车上人身着黑衣看不清面孔;这群黑骑兵速度奇快,来到别墅侧面停车而下,抓起绑在车后的铁桶就向别墅窗户里丢。正当燕一名疑惑这群人要做什么,直到他们把煤气罐放到窗口才恍然大悟!只听‘嘭’的一声后,那窗口窜出两三米的火苗,里面的人根本没来的及灭火便夺命而逃,呼喊声、叫骂声乱成了一锅粥。黑骑兵看大功告成,抬腿跨上摩托呼啸而去。这伙人肯定

  • 芝麻小村官18章

    原标题:芝麻小村官18章书名:芝麻小村官0018章昨日种种昨日死忽然想起王菲的那首“又见炊烟”,不由自主的浅唱起来: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愿你变作彩霞飞到我梦里…………歌中有一丝淡淡的无奈,也有一抹淡淡的哀愁。当云水的泪水肆意流淌的时候,他听到了门外的哭声。阿娇来了,依然风姿卓越、气度高雅,只是清瘦许多。无语过后,阿娇说话了:“云水!水秀是个好姑娘,你……与她好好过日子吧!我明天就走了,去了美国再给你来信……如果你还在

  • 血夜刀锋18章

    原标题:血夜刀锋18章小说名称:血夜刀锋第十七章没文化的英雄这时,一个略带着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说这位流氓大哥,你想做点事情也得等黑天啊,你说着朗朗乾坤,艳阳高照之下,大街小巷的,就在这里呜呜轩轩的,做这些我都没脸做的事,多么容易影响市容啊!”旁边正看得起劲的青皮听到有人出声阻止,转头看了过去怒声骂道,“哪个王八羔子不想活了?在这里多管闲事?”这时就看见一个长相俊秀面露微笑的男子站在不远处。那名男子体恤上印着一个蜡笔小新,小新正面露讥讽的笑意看着眼前的人群,白色的旅游鞋,白白净净的,好像在

  • 我真是大好人18章

    原标题:我真是大好人18章书名:我真是大好人第十八章:胖女孩陈达兼的双手死死的按住了萧杰波的脖子,就像夹着一个小鸡仔那样,膝盖不停的撞击向他的小腹。这时候,萧杰波的那些马仔也都反应了过去,纷纷上前揪住陈达兼,对这陈达兼的身后拳打脚踢。“曹尼玛的,松手!”“快松手!”但陈达兼死活不松手,打的萧杰波哭天喊地,大呼救命。突然的变故,让校门口的一群人都惊恐了起来,连忙向周围散开,生怕自己也遭受到无妄之灾。看着一群人群殴陈达兼,有人准备上前阻拦,却被一个老生给拉住了。老生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别上去

  • 盛世欢宠:邪王的第一盗妃18章

    原标题:盛世欢宠:邪王的第一盗妃18章小说名:盛世欢宠:邪王的第一盗妃第十八章眼线“王爷,妾身是脚扭到了,并不是脑子。”凤千叶看着面前这个装作关心自己的男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王妃是否对本王那晚没能好好护住你而不满?”夜寒岐温声的问道。“妾身不敢,妾身怎么敢怪罪王爷。”凤千叶两片丹唇吐出一句话,虽说不敢,但还是能从里面听到了冷嘲热讽的意味。“乖。”夜寒岐对着凤千叶温柔的笑了笑,揉乱她的发丝。海安识相的带着众奴婢退了出去。“王爷,这是在你自己家里,还需要这样?”凤千叶又翻了一个白眼问道,打开夜

  • 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18章

    原标题: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18章小说: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第十八章抢救室里,路邵几乎是全部武装,他尽心竭力用尽一切方法去抢救已经闭眼的人儿。“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千伊.......”“快给他擦汗。”一旁的医生立即嘱咐,看着坚持不懈的路医生在抢救中已经失去感知。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病人身患多重癌症,就算这一次好运救活,她也拖不了多少时间。滴滴滴滴.....心电仪终于有了一丝反应,路邵放下电击设备,心情终于有了一丝松懈。可是,接下来呢?其余的医生看了看设备,对于病人的情况,即使他不想说,也必须说了。“传

  • 变身萌娘的男仆18章

    原标题:变身萌娘的男仆18章小说名称:变身萌娘的男仆第018章臭皮匠的坑人风格张鑫很想立马见到瘦梁口中的高人,可是瘦梁却有些为难,对方并不能用常人眼光看待,那人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的具体位置,他也没有固定的居所,像一片落叶,随风而行。瘦梁希望张鑫不要冲动,虽然他也想留下小唯,但是命更重要!张鑫也不为难瘦梁,如果他不想去,可以不去。瘦梁一听这话就火了,他才不是那种让兄弟独自去冒险的人!瘦梁无奈,好吧,反正小唯有超能力,说不定能把那个老头镇住。“老城区的事情,秀才陆应该清楚才对,是不是他让你来找我?

  • 天命凰妃:拜见九殿下18章

    原标题:天命凰妃:拜见九殿下18章书名:天命凰妃:拜见九殿下第18章思儿心切“站住!”慕倾雪刚转身,便被太子妃厉声喝止,疾言谴责道:“慕倾雪,你没看到麟儿在哭吗?你是怎么为人母的,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慕倾雪怔仲住了,他们的儿子这般金贵,难道她的儿子就是棵草吗?想到自己未曾蒙面的儿子,眼眶不觉地泛红,却倔犟地不肯让泪水溢出,微抬头眨了眨眼,平复心绪,淡淡道:“我累了,回去休息了!”说罢便抬步往外走。“你……这是什么态度?有将本宫放在眼里吗?你的教养都哪儿去了?”太子妃愤怒不已,从来没人敢无视她。

  • 帝国大咖18章

    原标题:帝国大咖18章小说名称:帝国大咖第十八章摊上大事了方郑对于楼上的事也始终放心不下,他每隔半小时都要回去看上几眼林相公和沈晴晴,见二人睡的正香才安下心回去守着梁红玉,因此楼上楼下的折腾了一夜!而梁红玉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脸色始终涨的通红,方郑也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怕梁红玉着凉,不停的帮她整理盖在身上的被子,然后牢牢的摁住!梁红玉虽然有些功夫但是此时毕竟酣醉,挣扎了好一会不但没有推开被子外面的方郑她自己反倒出了一身的汗,这下似乎是舒服了些,她终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见梁红玉睡熟方郑总算出

  • 大宋风流18章

    原标题:大宋风流18章小说名字:大宋风流第十八章双双落水情急之下的唐梦璃那里顾得上这些,只见萧明不住的舞动着双手还以为是在水中慌了神,发出的求救信号呢。心急的唐梦璃自然也来不及思索,只是快步的跑到那块生满青苔的青石上,希望能够够得着萧明的手,把他拉上来。“不要......!”萧明一声未毕,唐梦璃就从那块青石上摔下水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萧明还未来得及阻止,唐梦璃便如之预料的一样妥妥的摔了下水。“啊,救命啊!救命啊!”这下子该轮到唐梦璃呼救了,这丫头一看就不懂得水性,两只手不停的拍打着水花,身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