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道长请留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7 9:27:00 来源:网络 []

书名:道长请留步

第一章 恐怖死尸

河南向来被称作中原,历史底蕴十分深厚,历来多奇人。《道长请留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专注于修行的道士,行走于世间的高僧,看风水定阴阳的术士,当然也不乏样样精通的大师。但是这种奇人一般生性孤傲,极少与常人打交道。所以日常生活中,那些婚丧嫁娶、乔迁动土、看日子、跳大神、迎娶送丧的便大部分都是骗子了。

我的行当也很讲究,怎么说呢?我是出身名门正派的道教嫡系传人,昆仑山字脉。道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入门不分先后,但凡修习的是山字脉,便视为大师兄。

大多数人应该只是听说过茅山道士,或者全真七子所在的终南山,以及金庸老爷子书里多次提及过的武当。茅山与终南山确属道教无疑,但是武当其实更应该归属少林支脉,算是佛教。《道长请留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还有三处道教圣地,想来大家也许有所耳闻,却知之甚少。这三处便是昆仑、蓬莱以及大雪山。昆仑自古传说颇多,天下龙脉均出自昆仑。而龙脉一词也是出自道教,风水堪舆跟寻龙定穴的体现。

大家只知道有关昆仑的传说,却不知昆仑乃是道教之首。这事说来话长,要从道教三清说起。而道教三清,玉清原始天尊手持混元珠、上清灵宝天尊手持玉如意、太清道德天尊手持阴阳八卦扇。原文95lady.com这三件至宝,在三清得道之后,便留在了昆仑。

而这一切的故事,就要从这三件至宝上说起了。

我叫杨九郎,河南人,原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但是自从遇见了我那不靠谱的师父后,我的人生便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超人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话大抵没错。

我大学毕业后在郑州古玩市场开了一家古董店,但是这年头大家都很聪明。古玩店里琳琅满目的珍玩字画,数不胜数,却十有八九都是赝品。原文95lady.com

所以生意自然是不好做的,不过话说回来,古董这一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所以虽然一直入不敷出,都快交不上水电费了,但是我仍然坚持着。一来实在是无所事事不知道要做什么,二来这年头大学生这三个字分文不值。

我如同往常一样,早上九点钟起床,喝了一碗胡辣汤吃了几个包子。左转进了古董店,但是刚一进去,吴向佐就惊慌失措的迎面而来。

我猝不及防,被吴向佐撞个正着,一时火气上来,口不择言的便喝骂道:“干嘛呢!大早上的赶着投胎啊!”

吴向佐是我大学同学外加师弟,因为没事做便也在我的古董店里帮忙。他抬头一看是我,顿时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指着古董店的里间哆哆嗦嗦的说道:“里面有两个年轻人,说是来找你的,但是。网站http://www.95lady.com/。。。。。但是。。来自95lady.com。。。。”

我看吴向佐结结巴巴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把推开他,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但是个屁啊!找我就找我嘛,你好歹也算是个道士,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但是当我推开门帘,走进去一看,顿时吓得面无血色,转身就冲了出来,几欲作呕。里间那两个人的惨状,实在是让我不敢再多看一眼。

我甚至没认出来这两个人是谁,所以自然也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要来找我,从哪里来的。

我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抓着吴向佐的衣领就问到:“他们是谁?找我干嘛?”

吴向佐估计也吓得够呛,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我见吴向佐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松开他的衣领,温和的问到:“你报警了吗?”

吴向佐摇了摇头,我暗骂了一句“真他娘的晦气!”

掏出手机来,这种事情我肯定处理不了,就算可以处理也要报警。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里面那两个人,不对,应该说那两具尸体实在是让我烦闷不已。

那两具尸体的死状太过恐怖,怒目圆睁,似乎是曾经看到过无比恐怖的事情一样。让我第一眼看上去,感觉这两个人是活生生被吓死的。他们面色铁青,口水流了一肚子。而肚子像是孕妇一般高高耸起,连衬衣都被撑破了。关键是,那鼓胀胀的肚子还特么在动!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破肚而出一般,可是这两个人都是男性。

报完警,我仍旧沉浸在恐惧感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警笛声传来,稍后便有四个人从警车上面下来了。

三个警察,一个法医。领头的那名警察大概四十来岁,带着其余三个人径直朝着我走来,来到面前就问到:“尸体呢?”

我用手指了指里间,朝着吴向佐打了个眼色。吴向佐便带着四个人朝着里面走去,反正我是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多再多看一眼的。

十秒钟不到,就有两个较为年轻的警察面色极为难看的冲了出来,蹲在门口就吐了起来。我十分想笑,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剩下那个四十来岁的警察跟那个法医才相继走了出来。

他们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那警察把我拉到一边盘问起来,但是问的问题我一概不知,只能指了指吴向佐说道:“我也是刚来的,是他先发现的,我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你们要是想知道的更多,不妨去问他吧!”

领头警察脸色颇为沉重,转过头问吴向佐到:“这两个人从哪来的?叫什么?来这里干嘛?”

吴向佐经过这么久的时间,稍微镇定了一点,又看见警察在场,终于指着我说出话来:“他们自称是从龙角山来的,一个叫龙大一个叫龙二,说是来找他的,至于来这里他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把他们引进了里间,端茶进去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警察一脸狐疑的看着吴向佐,呵斥道:“你讲三侠五义呢?我可告诉你,虚报警情可是犯法的!”

“警察同志,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没有半句谎言啊!”吴向佐哭丧着脸说道。警察正待说什么,但就在这时,法医不经意的拉了拉警察的衣袖,朝着警察点了点头。这动作虽然很不明显,但是仍然被我捕捉到了。我见那警察摇了摇头,这才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等等!”听到这里我突然惊慌起来,警察见到我的异常反应也一脸狐疑的看着我,我怕引起误会,赶忙解释道:“先前我问过吴向佐,他那时候估计惊吓过度说不出话来,我也是才听到这些信息,吴向佐说的这两个人我都认识。”

这两个人我确实认识,小时候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刚才进去我没细看,一来是死状太恐怖,二来很久没见了加之现在的模样实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模样,所以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这两个人是我老家的发小,我老家在信阳市一个叫做龙角山的村子里。那里极为偏僻,山高路远,加之我父母早就去世了,我现在孤身一人了无牵挂,所以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但是我不知道这两个人来找我干嘛?龙大龙二的父亲可是我们村子的村支书,有什么事情能麻烦到我的头上?医保社保什么的电话里就能解决的事情,也不至于让两人一起来郑州找我啊?何况我没钱没权没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实在是想不出来他们俩为何而来。

第二章 迷雾重重

警察同志似乎总觉得我知道些什么,但是我确实是一无所知啊!我只能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这两个人我确实认识,可是我确实不知道他们来找我干嘛!而且看样子,他们俩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吓死了,可是我这古董店里没什么吓人的东西啊?还有那肚子,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啊?”

领头警察白了我一眼,呵斥道:“不知道的别乱说,跟我们回警察局录个口供吧!”

我虽然觉得很麻烦,但是碰倒这种倒霉事也无计可施。于是只能跟吴向佐随着警察去警察局里录口供,一番忙碌下来,等我回到古董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吴向佐愁眉苦脸,我也一肚子闷气。龙大龙二的尸体早就被法医给运走了,但是屋子里的气味仍旧非常难闻。

吴向佐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便催促到:“有屁就放,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憋着闷着。”

吴向佐见我这样说了,才终于透露实情告诉我:“龙大龙二来的时候,似乎提起过他们家的老宅子什么的,说是想请你跟你师父过去看看。”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无奈的说道:“刚才你怎么不说?”

吴向佐嘟囔到:“刚才警察在场,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我本来就不信,所以觉得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就没有说了。”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要说出来呢?”

“我看到龙大龙二的死状,实在是蹊跷,所以觉得也许真的跟他们家的老宅子有所关联,这才告诉你的。”

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电话是从我老家龙角村打过来的,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龙大跟龙二的二叔龙有富。龙有富告诉我,龙大跟龙二的父亲龙有财已经发疯了,龙大龙二也早就死掉了。

我挂完电话,久久不能平静。如果龙有富说的是事实的话,那么死在我的古董店里这两具尸体是谁的?龙有财一家三口为何会相继发疯?真的跟他们家的老宅子有关?

我师父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别说是龙大龙二了,就是连我都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说来不怕大家笑话,就连我这间古董店都是我师父出钱给我开的。否则我一个举目无亲的大学狗,哪有钱开古董店。

只是这一系列的疑问,让我脑袋发胀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我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已经不单单是一起悬疑事件了。

假设龙大龙二早就死掉了,龙有财也早就发疯了,这一切都跟他们家的老宅子有关,那么为何这件事情会牵扯到我头上来?我跟那个老宅子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的,顶多小时候经常去那老宅子里面玩罢了。难道因为我是龙角村的人?

龙角村是我的老家,那个村子四面环山。讲的好听点叫世外桃源,空气那叫一个新鲜,绝对没有半点雾霾。说的直白一点,那里就是一个偏僻落后的穷乡僻壤。

龙大龙二家的老宅子是以前龙角村老地主的房子,后来解放的时候,老地主因为叛国被处死,全家上下老小一同自杀殉葬了。这老宅子经过几十年的拆迁翻修,龙有财一家便住了进去。

这事情就出在地主家的老宅里,按照龙有富在电话里的说辞,龙有财的两个儿子先后相继发疯死去,龙有财现在也处于一种疯癫状态。整天说胡话,一旦有人插嘴,扑上去就咬。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电话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至于我那不靠谱的师父,我已经无话可说,早已习以为常了。

我挂了电话,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出发了。一来我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二来这事情既然牵扯到我的头上来了,我恐怕是无法脱身的。走之前,我思虑良久还是没有报警,毕竟现在已经很麻烦了,再让警察牵扯进来事情会进一步的无法控制。

只是吴向佐死乞白赖,非要跟着我一起去,美其名曰自己一个人担惊受怕,不如跟我一起弄个水落石出,这样才能安心。

我跟吴向佐驾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了两个多小时,盘山公路上左拐右弯十分颠簸,我脑袋都快被震晕了的时候,才终于赶到了龙角村。

我大学毕业后还是第一次回来这个地方,一下车我就看到了有个人在向我们招手。不用想我就知道,这人定是龙有富无疑了。

吴向佐跳下车,第一时间就是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对着龙有富就催促道:“快走!快走!,带我去看看,凶宅长什么样子。”

龙有富点了点脑袋,说道:“很近,马上就到。”

我心有疑惑,便开口问到:“二叔,龙大龙二什么时候死的?”

龙有富看了我一眼,随口说道:“死了一个多月了,前段时间我大哥还没事,所以也就没跟你说。”

我听到这个答案,仔细的盯着龙有富的脸,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是既然龙大龙二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那为何会出现我的古董店里?吴向佐显然也被吓到了,脸色铁青,再也不吵着要去见识凶宅了。

我怕节外生枝,况且这种事情说出来,龙有富也给不出答案,于是朝着吴向佐使了使眼色,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龙有富一边走一边说,直接带着我们就奔向了地主家老宅子那里。一来去看看宅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二来去看看他大哥龙有财。

第三章 阴木汇聚

地主家老宅子在龙角村的正中央,可谓是整个村子的腹地。虽然占地面积与村里其他村民的房屋比起来,算是巨大的了。不过也不知道是老地主刻意为之,还是村民刻意为之,整个宅子虽然处于村里中央位置,但是四周竟然没有一所临近的房屋。远远看去,孤零零的,透露着无边的萧索与冷清。

还没到老宅子前面,我就看见一个熟悉的猥琐身影。背着双手,站在宅子面前。

我走过去一看,那果然是我失踪已久的不靠谱的师父。感到十分意外,既然师父在这里为何龙有富会给我打电话?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我疑惑的问到。

“我怕你搞不定,只好亲自前来。”师父老神在在的说道。

对此我只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没曾想这个白眼没能躲过师父锐利的眼光。随后只觉得屁股一痛,一阵大力传来,我整个人就摔了个狗吃屎。吴向佐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大笑,我爬了起来没好气的朝着他也是一脚。这才心理稍微平衡了点。

“不许胡闹,赶紧干正事。”师父踢完我,立马一反常态,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训斥到。

我不敢顶嘴,毕竟他的无影脚向来没有落空的时候,逞一时口舌之快,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这么多年我早就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现实。

我随着师父走近那老宅子,老宅子虽然经过拆迁翻修,但是所用材料仍旧是老地主以前用的那种。青砖黑瓦,整个宅子呈现出一种长方形。东西向十分狭长,南北向却又极为短促。而且这座宅子的大门楼,竟然开在西方,这在中国的古建筑里面,是极为少见的。

虽然现如今大家住的都是小区筒子楼,大门朝向已经变得可有可无几乎无人再去关注了。但是按照这所老宅子的建筑年代来说,必定是请过风水先生看过的。要知道,住宅大门的朝向,可是极为重要的。

风水学上,以门的前方有明堂为吉,如果前方有绿茵,平地,水池,停车场等,以开中门为首选。如前方无明堂,则以开左门较佳,因为左方为“青龙位”,青龙为吉。而右方属白、、虎,一般以白、、虎为劣位,在右方开门就不佳。而开西门更是不吉,国外称之为鬼门,所以家居要慎开西门。

我看见这个门楼,心里就一阵疑惑,何人设计的这种朝向开门?小时候一无所知,自是不懂。现在看起来,处处都透露着一股怪异的感觉。心里虽然想了很多,但是我并没有说出来。

顺着门楼看过去,门楼前面种了几棵树,门楼里面的天井里也种了几棵树,院子里面也有好几棵树。

我正在打量着这老宅子,却听见师父在一边惊诧到:“五大、阴木!”

我们几个被师父突如其来的声音都吓了一大跳,龙有富更是差点吓趴到地上。我仔细一看,这里所种的树木可不都是阴木吗?

师父见我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赞许到:“九郎,你也看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师父。师父却指了指龙有富跟吴向佐,说道:“那你来给他们解释解释什么叫做阴木。”

我看了看旁边的两人,随后才说道:“在风水学里面,宅子里一般都不会种树。如果要种也要极为讲究所种之树的科属与排布的格局。而这宅子里面所种的树,无论是科属还是格局,几乎都犯了大忌。所谓的阴木,一般有六种,即松,槐,柏,桑,柳,杨。你们看这座宅子,六种阴木就占了五种,所以我师父才说五大、阴木。”

“这宅子背靠丘陵,处于山下,四周又无人居住,只有你大哥龙有财一家在此居住。可谓是孤零零独处此处,原本就缺乏阳气,又种上五大、阴木,堪比养阴之地了。阴气聚而不散,长期淤积在此,住在这里面的人不出事才怪。”我见龙有富仍旧听得云里雾里,只好进一步解释道。

第四章 凶宅险地

其实阴木一般情况下就是我上面所说的六种,但是还有一些寿命极长,容易招惹蛇鼠虫蚁的树木,比如榆树之类的也算得上是阴木。这类树木容易汇聚阴气,招惹喜阴的生物,所以很少见人种在阳宅里面。

这宅子里面虽然汇聚了大部分的阴木,但是也不至于让一家三口两死一疯啊?我虽然有点不解,但是看见龙有富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脑袋,也暗自觉得好笑。不知道他是听懂了,还是不相信。

我转过头去看师父,师父还在观察这宅子的外形。嘴里神神叨叨的也听不清楚他究竟在说些什么,只见他眉头紧锁,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我顺着师父的目光看过去,突然灵光一闪,这才意识到,死了两个人疯了一个人原来已经算是轻的了。忍不住脱口而出到:“果然是凶宅啊!”

“哦?”师父转过头,赞许的看了我一眼,鼓励道:“说说看。”

“这宅子竟然犯了两个大忌,一是形凶之宅。”我说到这里,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

吴向佐插嘴到:“怎么还有房子能行凶的?这房子莫非也能成精?”

“听我说完行吗?叫你没事多看点书不听,现在跟着我跑出来丢人现眼。”我一顿埋汰后,解释道:“这形凶之宅里的形是外形的形,不是行动的行。所谓形凶之宅,就是说房屋建造的不规则。呈多角形或狭长形的住宅,这是住宅风水学上的重要大忌之一。风水学讲究顺应自然,以“天圆地方”为法则,房屋方正有利居住人吸纳四方之土气,而房屋形态不规则,会影响到居住人的健康与气运。”

吴向佐犯了个白眼,问到:“那这所宅子犯的另外一个大忌是什么呢?”

我没搭理他,接着说道:“你们看看,这宅子背后的靠山,地势低矮,寸草不生。风水讲究的是形峦配合。山管丁,水管财。根据所值的元运和坐向选择旺山旺向格局,加上合理的布局,才算得上是完美。如果房屋坐向适应坐实面空,背后有山,向方有水,则会丁财两旺;如果适合坐空面实,却背后有山,那就会丁财两败。这宅子原本独处此处,不易背靠丘陵,更何况这丘陵如此形势,真可谓是恶上加恶啊。”

不过有一点我实在是想不通,这房子建程这样,处处都是与风水学反着来,怎么犯忌讳怎么建。难道当初这地主的脑子进水了?或者他请的风水师父脑子进水了?或者是得罪了什么人,别人为了报复故意这样做的?

想来想去,也只有最后一点才是最为合理的解释了。否则我真想不通,哪有人这样建房子的。现在的人虽然不太注重风水,但是在农村尤其是那个年代的人,别说建房子了,就是搬个家那也是一定会请人掐日子的。

我不解,于是转过头问龙有富到:“但凡懂一丁点风水的人,也不会这么造房子,你们当初是怎么想的?”

龙有富打了个寒蝉,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也记不太清,那时候我还小。记得当初这宅子是南北朝向的,后来被拆了又拆,我爹在原有的基础上就这么造了。当初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所以风水里怎么说,我爹就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对着干,于是这宅子就成了现在这模样了。”

他想了想接着说道:“原本地主家是有很多辟邪的东西的,铜镜啊宅神之类的,都被我爹给毁了。”

“你爹还真是个人才啊!”吴向佐感叹道。

龙有富接着说道:“我们谁也不懂,而且那时候谁也不敢跟爹说反话,谁说他就批斗谁。之前有个风水师父说这样造不行,我爹直接拉着那个风水师父去街上批斗,后来就再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好了。我大哥那脾气跟我爹一模一样,为此我嫂子才回了娘家,直到现如今也没回来住过。”

“嗯,我很佩服你爹,也很佩服你大哥,都是不要命的主啊!”吴向佐揶揄到。

龙有富战战兢兢的问到:“我大哥就是因为这个宅子的问题,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很有可能,你爹当年是怎么丢的?”我严肃的问到。我突然想起来,龙有财似乎是失踪了,但是那时候我还小,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第五章 邪魅阴物

龙有富回答到:“这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爹是在山上丢的,反正整个村子的人把山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着。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硬是消失了。这么多年了,从那以后,天黑之后山上再也没有人敢待了,大家都说我爹是得罪了山神,被山神给收了。”

在中国,有关山神的传说源远流长。《太平广记》里收录了大禹囚禁商章氏、兜庐氏等山神的故事。我只看过这些有关的记载,不知道山神是不是真的吃人。从没见过山神,也不想见到山神。

我笑着对龙有富说道:“你们不要一遇见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就扯到鬼神身上,你见过山神?”

龙有富两只手笼在袖子里,缩着脖子说道:“我哪里有那个胆子去见山神,我要是见过山神,现在哪里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

吴向佐看着我问到:“老杨,现在怎么办?”

我白了他一眼说到:“还能怎么办?只能把这房子扒了重新建啊!”

龙有富不情愿的嘀咕到:“这可是要花钱的啊!”

师父眯着眼睛,看也没看龙有富,直接说道:“你要是不怕死,也可以当我们没说。”

龙有富立马摇着脑袋,说道:“我哪里敢不听,扒了就扒了,可是几位先生看,什么时候扒了重建合适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依我看,明天就可以。你大哥在宅子里面吗?我们先进去看看你大哥吧。”

龙有富点头到:“行,那我明天就找人来扒了。我大哥就在这宅子里面,我每天都进去给他送饭的。平日里想带他出来晒晒太阳,但是谁动他他就咬谁,所以一直就待在宅子里面,从来也没出来过。”

我们几个人顺势走进了宅子,宅子里面十分寂静。这种寂静有点不同寻常,一股冷清夹杂这死气的寂静,走进来后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与外面暖洋洋的天气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不是为了要救人,我肯定会直接掉头就走的,因为这种气氛让我实在太压抑太难受了。

走了不到三步,耳边突然就传来一阵让人汗毛倒竖的声音。这声音像是刚走出牢房的人,看见了美味的烤鸡,流着哈喇子舌头极为快速的舔着嘴唇的声音。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人类可以发出来的声音。

我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头皮发麻,整个人瞬间就愣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院子里面,西方的墙角里,赫然昂立着一条十分巨大怪异的白蛇。巨蛇的脑袋上,隐隐约约能看见左右各分布着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鼓包。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金黄色的纹路,隐隐约约似乎有什么规律存在。

那巨蛇似乎察觉到我们的到来,睁开猩红的巨眼,看了看我们。那巨眼透露出一股让人胆寒的气息,丝毫不带情感的冰冷。

我两腿一软,这特么算是什么?蛇妖?这里盘着这么大一条蛇妖,难道就没人发现过?还是说这蛇妖只是因为我们来了,所以才出来的?可是看样子,它只是怒视着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攻击啊!

蛇这玩意我见过不少,可是白色的蛇我却是第一次看见。别说看见了,听也只听说过一次,那就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这个小混混,斩白蛇起义的典故。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玩意杜撰成分太多,但凡那个开国皇帝出世,总会伴随着一些十分灵异的事件发生。

不对,还有一个白蛇传。许仙与白蛇的爱情故事,感动了我整个童年。但是后来知道那许仙竟然是个女人演的,从此我的爱情观就此坍塌。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但是一阵透骨寒气直逼过来,我顿时清醒过来。定睛一看,那货像是我欠了它五百万似的,仍旧怒视着我。我以为我自己产生了幻觉,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这一切都是真的,仿佛我不立马还它五百万,它就要咬死我似的。

我努力的镇静下来,试着往左稍微挪动了一下脚步。没想到那白蛇居然也跟着脑袋朝着左边偏移,嘴里的蛇信子“窸窸窣窣”朝着我狂吐。

我顿时一阵无语,心想我特么又不是许仙,长这么大也从来没吃过蛇肉。你丫一直这么盯着我是几个意思啊?

第六章 拯救世界

我差点没吓趴,朝着师父那边就喊道:“师父,快过来,有条好大的白蛇!”

喊完我就直接朝着师父所在的地方飞奔过去,脚步一动,眼角的余光就发现那白蛇竟然特么的腾跳起来,朝着我后背就直奔过来。

我顿时一惊,心想我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不过我特么从来没招惹过蛇啊,我最恶心的就是蛇这种生物了。长得贼丑不说,还特么一身腥臭味,身上疙疙瘩瘩全特么寄生虫。脑袋里一阵胡思乱想,腥臭味却扑鼻而来,最后一刻我闭上了眼睛。心想,我这便宜师父应该会救下我的,因为他曾经说过,还需要我来拯救这个世界。貌似我是什么九世纯阳之体,是什么什么大能转世之身,所以他才来收我为徒的。

他对我说的话我从来不会怀疑,唯独这件事,我总觉得是他编造出来的。虽然他从来没有骗过我,但是没办法,转世投胎这种事太玄乎了,搁谁身上也不会相信啊。何况这世界好好的,我又不是超人,既不需要我来拯救我也没那个本事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已经绝望的时候。我感觉一阵风从我身边刮了过去,虽后听见一声怪异的声响,然后一切又归于寂静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处于一种奔跑中的姿势。要不是大块头的吴向佐在我前面拦住我,我恐怕早就一头撞在墙上了。

我在吴向佐的搀扶下,慢慢的站了起来。这时才来得及回头看一眼,只见那白蛇早就成了两半。没错,是两半,从头到尾被劈成了两半。

师父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拍了拍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道:“我怎么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徒弟?不就是一条大点的蛇吗?鬼喊鬼叫的干什么?”

吴向佐立马落井下石对着师父说道:“大师,厉害了。”

我翻了个白眼,一番惊吓之后,也没有心思跟他斗嘴了。龙有富跑到那白色的尸体旁边,诧异的嘀咕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蛇?还是白色的?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

就在这时,一个女村民探头探脑畏畏缩缩走了进来。

我在好奇,这人怎么敢来这里,来这里干嘛的时候,只听见龙有富对着那村妇问到:“媳妇,你来干什么?”

原来那村妇是龙有富的老婆,我很多年没回来过了,村子里的人几乎有一半我都不认识了。只听见他老婆说道:“你说我干什么,你不在,只有我来给你哥送饭啊!”

龙有富从他老婆手里拿过来饭说道:“我去送吧,你快回去。”

她老婆把饭递给龙有富,好奇的看了看我们,随后问到:“这就是你请过来的先生啊?看过了没有啊?准备怎么。。。。。。”

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地上白蛇的尸体,吓了一跳,尖着嗓子就叫到:“啊!怎么有这么大的蛇?还是白色的?谁杀的?这是要遭报应的啊!”

我看龙有富他老婆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这应该是人的正常反应,十分惊恐的模样,就跟看见了鬼似的。

我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师父杀的。”

“你们怎么杀白蛇呢?”他老婆一脸不解,仍旧带着惊恐的表情问到。

“没办法,它要咬我,只能杀了。”我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

至于说什么要遭报应的话,我们几个自是不在乎的。开玩笑,我们要是怕杀了一条蛇就遭报应的话,也不会来这里了。

龙有富的老婆看见我无所谓的模样,急的直跺脚,埋怨到“这么大的白蛇,怕是早就成了精了,你们把它杀了,肯定会遭报复的。”

吴向佐呵呵一笑,说道:“成了精还不是被宰了,成了精的蛇都被宰了,那些小蛇来了还不是一样送死?”

龙有富的老婆似乎仍旧很着急,急不可耐的说道:“你们别不信啊!这天底下白色的蛇你们见过多少?我反正是第一次看见,这白色的蛇听说是最有灵性的,你们肯定是得罪了它,所以它才会咬你们,你们刚才干嘛了?”

龙有富嘀咕到:“我们什么都没干,我们一直在商量着怎么拆掉这宅子啊!几位先生都说,这宅子风水不好,是处凶宅。”

道长请留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道长请留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豪门弃妇的春天19章(第19章:毒女,少奶奶)

    原标题:豪门弃妇的春天19章(第19章:毒女,少奶奶)小说名:豪门弃妇的春天第19章:毒女,少奶奶“邢少爷,您也在啊?”回过身,冷冷的望着打破他们父子时光的医生以及保姆,说实话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恼火。“煜城的病怎么样了?”“哦。小少爷手术后恢复的非常好,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的,请少爷您放心吧。但是……”语锋一转,医生的脸上露出了难为之神。“但是什么?”不难看出,邢天岩的情绪变得紧张了起来。“嘶……”深吸一口气,医生扫了眼身旁的保姆,吞吐道:“按照小少爷的年龄应该分8次摄取共h0毫升左右的奶水,但

  • 凤皇的绝品宠后19章(第19章)

    原标题:凤皇的绝品宠后19章(第19章)小说:凤皇的绝品宠后第19章晚菊被打此事还没有结束,娟小妾气不过便让她跪在外面两个时辰。可怜晚菊为了帮助自己的主子身子被抢了清白,如今却又被自己的小姐误会,自己算是百口莫辩。但她熟知娟小妾的脾性,如果不照做自己只会更加惨。想着,拖着疲倦的身子跪在了院内,雏菊伺候娟小妾安寝后走到外面看着晚菊。“姐姐,你的脸色不大好,怎么了?”“姐姐没事,你快回去伺候吧!别让夫人逮着把柄把你教训了一顿……”晚菊忙强笑着对着雏菊说。雏菊低着头看着她,咬了咬红唇,最后还是离开。外

  • 年少不知深爱苦19章(第19章 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沈安安)

    原标题:年少不知深爱苦19章(第19章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沈安安)小说:年少不知深爱苦第19章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沈安安“阿轩……”陆靖轩皱起眉头,压下心中的烦躁,淡漠的说道,“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陆靖轩从未有过的冷淡让沈昕昕心中越发的不安,同时更恨沈安安,人都已经死了,还想挡她的青云路。不过,沈昕昕更明白现在绝对不是纠缠的时机,她柔顺的应下,“那我先回家,阿轩你也早点回来。”陆靖轩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注视着江面。沈昕昕带着不甘离开之后,刘助理走了过来,“boss。”“调查结果。”“从监控来看,林佩欣

  • 午夜货车19章(第019章 红色高跟鞋)

    原标题:午夜货车19章(第019章红色高跟鞋)小说名称:午夜货车第019章红色高跟鞋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货运站宿舍的床上,手心里还攥着那枚铜钱。我摸了一把额头,全都是冷汗,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之前不是被各种鬼缠住了吗?难道这只是一场噩梦?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通讯记录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许芸打给我的。我怕她着急,急忙给她打了回去。“阿永!你不是说你昼伏夜出吗?怎么晚上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呀?”电话那边的许芸显然有些生气了。要说这事儿也不能怪她

  • 诡师19章(第十九章 行阴人)

    原标题:诡师19章(第十九章行阴人)小说书名:诡师第十九章行阴人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家里没有人,我痛苦的摸着脑门,感觉脑袋要炸掉一样。昨晚的事情回想了一遍,不住的遍体发寒。我穿好衣服走出家门,呗太阳辐照的感觉,真的很美好。这个点,大家都在祠堂忙活。祭祖大典马虎不得,再加上小气的突然死去,在每个人的心理上,无形的增添一份阴影。来到祠堂的时候,老爸正在张罗着一帮人往里面抬东西。他看到我,没有说话。我压住心里的秘密,一起帮忙收拾。弄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祠堂布置的七七八八。我看到周姬正抱着一大

  • 开鬼眼19章(第19章 玉坠)

    原标题:开鬼眼19章(第19章玉坠)书名:开鬼眼第19章玉坠浦江医院,蒲江市最好的医院。我赶到医院时,仇万里已经被安排进了一间单人病房里,仇万里面颊凹陷,颧骨高耸,一脸的死灰,很难想象昨天还神采奕奕的仇万里竟然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孙倩坐在床边,紧握着仇万里的手满眼的惊慌。见到我来了才站了起来,眼泪就掉了下来。“姐你别哭,仇总怎么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病?”“就因为不知道得了什么病才着急。根本查不出来!”看来仇万里十之八九是中邪了。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原因。我搀扶着孙倩让她坐

  • 一世孽情还付谁19章(第十九章 值得吗?)

    原标题:一世孽情还付谁19章(第十九章值得吗?)书名:一世孽情还付谁第十九章值得吗?整个8层,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夫妻,有的还推着育儿车,车里的婴儿安静的睡着,顾易明将林烟护在怀里,二人开始在育婴专区逛了起来。从宝宝的浴盆浴巾,到衣服围嘴,两个人买的停不下来,只要是林烟看上觉得喜欢的,顾易明都放进购物车了。直到购物车都满了,林烟才有些不舍的停下手,“买的好像有点太多了。”顾易明将林烟搂进怀里,亲了亲鬓角,笑道:“咱们的孩子,可是世上除了你之外最宝贝的人,怎么疼她都不为过,买点东西怎么了。”林烟没忍

  • 鬼妻撩人19章(第十九章 背后的女鬼)

    原标题:鬼妻撩人19章(第十九章背后的女鬼)小说名字:鬼妻撩人第十九章背后的女鬼没过一会儿,风辰逸身后出现了一团黑气,最开始是若隐若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黑气变成了黑雾,不安分地在风辰逸身后舞来舞去,看样子,是想要往我这个方向来。可是,无形中像是有一根线牵着它、控制着它,它想扑过来,却每每在即将接触到我的时候,又被那条线拉了回去。一阵之后,风辰逸明显地放松下来。只见他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神色,而那团黑雾仍然在他身后左窜右拱。风辰逸朝我走过来,我刚才的确被吓怕了,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看了我

  • 嘿,宝贝靠近点19章(第十九章 明天就给我离开)

    原标题:嘿,宝贝靠近点19章(第十九章明天就给我离开)小说名字:嘿,宝贝靠近点第十九章明天就给我离开“我不管你怎么做,我要你明天就离开!”霍无吟打开房门,看到的刘欣悦感觉跟以往不太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只是觉得她身上有些浓郁的戾气。“你热吗?”霍无吟有些无脑的蹦出了一句,好像根本就没听到刘欣悦所说的话。刘欣悦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扯了扯丝巾,随后再次警告霍无吟,“我热不热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记住我说的话,你明天必须离开!”霍无吟低下了头,并不是很想答应,明天,那就意味着只

  • 缘来是你早注定19章(第十八章 杀害易母的凶手)

    原标题:缘来是你早注定19章(第十八章杀害易母的凶手)小说名字:缘来是你早注定第十八章杀害易母的凶手看着易晨东没有伸手接,陈燕也没有变脸色,“钱我有了,公司我也想要。”易晨东嗤笑一声,“陈燕,你未免野心太大了。”“这个交易很划算不是吗?”陈燕笑吟吟的说:“萧千雅的弟弟值不值一个公司,是你说的算。”“陈燕,你别太过分!”“你能拿我怎么样?只要你爸在一天你就拿我没办法。”陈燕得意的看着易晨东。易晨东沉着脸盯着陈燕看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我要看到人。”陈燕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抬手打了个手势,没一会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