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6 10:11: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

第七章

“殿下……。版权http://www.95lady.com/”冷玥再不犹豫,腰间的衣带如箭般甩了出去,缠住南宫奕的手臂,然后跃到崖边,准备发力把南宫奕提上来。可是有个该死的黑衣人,临死之前居然紧紧地抱着南宫奕的身子不放,令布帛腰带承受不住地绷裂,咝咝咝地发出吓人的声响。

手臂不够长,冷玥急中生智,头一缩,把少了腰带而散开的长衣从下摆褪到前面垂下来:“快一起抓住上来。”

好在今夜没有起风,否则这长衣的下摆随风飘动的话也无法与腰带缠在一起把南宫奕拉上来。

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显得特别黑,对于学了武,而且还有一定内力的人来说,则夜能视物。此时,离冷玥身后不远的石头背后,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裸露的上身,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弓箭。任南宫奕被她一点点拉上来,改变他的计划,改变他的命运,改变他的未来,甚至是一切。95女性网

南宫奕一上来,便受惊般紧紧地抱着冷玥,脸色煞白,过了好一会才完全恢复正常的心跳,在冷玥的耳边语无伦次道:“我以为你不会救我,任我掉下崖去,你就可以自由了,不会呆在我身边再来保护我了。我知道,我就知道冷玥不是这样的人,冷玥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说到最后,他喜而泣之了。

这个终日淡漠无边的女孩子,让他总觉得象一团谜,看不清也看不透其内心的任何情绪和想法。明明还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却有与年龄不相符的行径。他承认自己是看上了她的身手她的倔强才出手救她的,因为他身边缺少各种人才做事,身手好又忠心的心腹更是少之又少。

那晚,初次见她,看到她眼里冷冷的目光,没有恐慌、没有求饶,却有让他钦佩的倔强。原文95lady.com

“真是小孩子,我说过会保护你的,还你的救命之恩。”冷玥的口气难得的温柔。

“是不是现在还了我的救命之恩,以后就再也不保护我了?”南宫奕放开她,着急问。

“不是!好了,我来检查一下你的伤口。”冷玥把缠着南宫奕的死尸手臂掰开,一脚踢下崖。开始边检查伤口边说:“好在伤口不深,没有伤到骨头。我给你包扎一下,等会下了山再找御医上药。说明95lady.com

“先把衣服穿好,天气冷。”南宫奕捂着受伤的手臂,眼睛看着衣服已完全敞开的她,窘道。

“嗯。”冷玥把衣服拢了拢,整理了一番,用断裂的腰带再重新缠上。虽然被看光光,好在现在还只是十岁多的小孩子,还没发育,上身和他们男的也没什么区别。

“我刚才以为你会赶不及来救我,或者不想救我了。”南宫奕经过刚才在死亡线上徘徊了一次,脸上现出十三岁孩子该有的劫后余生后怕。95女性网

“我说过会保护你的,死而后已。”就算真被他说中了不想救他,冷玥也不会承认的。刚才见他被两个黑衣人逼至崖边时,她脑海确实有闪过那种念头。但在听到他掉下去唤她名字时,那是一种被人重视,被人相信,被人当作依靠的奇异感觉突然占了上风,她莫名地好心了。

其实,其实我是在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啦,她是这样分析的。一点不为前一刻的冷血而感到愧疚。她本来就是一名杀手,你想她很有义气很仗义,那是不可能的。推荐http://www.95lady.com/在报答救命之恩的同时,如果有“理所当然”的机会离开,她当然不会放弃。

南宫奕走到黑衣人尸体面前,扯下那些面罩细细察看,全是陌生的面孔,没有一个是活着的。这时候的他,已不再惧怕死尸面目恐怖,令人惊悚。人,总是这样,无论你的年龄有多大,当别人的刀架在你脖子上要取你的性命时,你会忽然醒悟,直面残忍的事实真相,快速成长。

“殿下,不用看了。本来留了一个带伤的活口,但他用自己的刀自裁了。”

“他们全是死士。冷玥,你觉得会是谁派来的?”南宫奕沉吟片刻,若有所思地问。他的心已在不知不觉中把她当成一种依赖。

“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有这个可能。不知道半山还有没有埋伏?殿下,我们现在不能从原路回了,从山崖边缘下山,或者等到山下的护卫找来。”说不定现在的护卫也不可信。这次能调来大批死士假扮护卫刺杀皇子,这胆量、这计划,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岂敢动手?看来以后出行,一定要把所有的装备都带齐才好。她可不想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莫名其妙地把小命栽在宫斗里了。

“冷玥,冷不冷?身上有没有受伤?”从来没有关心过下人的六皇子忽然握住她的手问。

冷玥摇了摇头说:“不冷,也没事。”身上有几处不要紧的小伤口。小小的手被他温暖的掌心包裹着,让她想起了那个雨夜,他说跟他走的那句话,她自己的那种莫名心安。前身做杀手之前,她是个孤儿,夜帝去孤儿院亲自挑选人的时候,也是这么牵着她的手,轻轻地说:“跟我走。”从此她有了一个大家庭,一个名叫“嗜夜”的杀手组织。为了能活着,她不停地接受非人的特训,不停地用身边人来成全自己活着的愿望。

等她成为一名出色的专职杀手而活着的时候,她已经是个毫无感情的杀人工具了。

“冷玥,你好厉害。我从来没有见过武功比你还厉害的人了。你跟谁学的?”南宫奕见十几个黑衣人围攻时,他以为自己将要命丧在断崖边的了。没想到,冷玥的能力超于他想像的强大,但这也引起了他的怀疑。

“嗯,跟我父亲学的。我父亲说我体格天禀异赋,是个练武的好苗子,能举一反三地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招式。反正只要你好好地练,也会有那么厉害的。”好在戴着面具,没人能看到她脸红不害臊的样子。

“真的?”

“嗯!真的!”当然,有些东西她永远也不会教他的。

例如用针灸的长针在任督两脉周边的辅穴辅助融汇贯通,可以打通大部分学武的人一辈子都不能打通的任督两脉,这种行功方式是“嗜夜”最独特的秘诀,只有被选中的杀手才有机会得到。

“那我以后一定好好学,超过你。”

“嗯,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冷玥不以为然。

就这样,撒了个谎,把她的好身手来历掩盖了过去。

下山后,看到沧太子及其他皇子都围在火堆取暖,一天的杀戮,大家都是一身的血色。最小的九皇子第一次面对真实杀人场景,心理一时还无法接受,受到惊吓的脸苍白无血色,一副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样子,估计里面能吐的早已吐空了。

“怎么这么慢?三弟和我找到最后的囚犯,都早早行完刑了,今年拨头筹的依然是我,三弟差一个囚犯。回去之后,也不知道父皇会奖励什么。”沧太子见到他们主仆俩人回来,掩不住得意地说。

“恭喜太子哥哥!”

“恭喜太子。”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随行的御医见他们身上血迹斑斑有伤的样子,赶紧拿了药箱过来给南宫奕上药。

“六弟怎么受的伤?这似乎是刀伤。”沧太子看着南宫奕右胸的刀伤问,目光灼灼。

“囚犯抢了刀,技不如人被伤到了。”南宫奕按照和冷玥两人在路上商量好的说辞讲。因为不知道那些黑衣人的来历,说出来怕引火烧身,被人反咬一口;更重要的是担心别人知道冷玥的身手,追查到她的真实身份。

“怎么这么不小心?”三皇子南宫靖走来,淡淡地说。

“保护六哥的护卫呢?怎么不及时出手射死那些囚犯?”七皇子愤愤不平地说。

“那时候人多,九弟的马又受惊乱跑,所以护卫也没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南宫奕解释道。

“那冷玥也太不称责了,他不是有时不也一起练武吗?他是瞎子啊,看不到自己的主子危险啊?六哥,我觉得你应该换一个侍读,冷玥这奴才太小了,没有能力保护你。”七皇子快言快语地说。

“我这次带他出来是想让他见识一下行刑狩猎,平常陪我读读书就可以了。哪来那么多需要保护的事?而且他平时手脚还挺利索的,做事还行。”南宫奕的伤口终于包扎好了。御医接着要给冷玥看伤,冷玥说只是腿擦破了点皮,不需要上药,衣服上的血是扶六皇子沾到的。

枫林山的皇家行刑狩猎终于结束了。

第八章

奕苑前院的寝室。

华妃脚步有些匆匆地踏进奕苑书房,平常温柔如水的眼睛如今色厉内荏地扫过房内恭迎的人,优雅地屏退其他下人,只留下南宫奕和冷玥。

“昨天狩猎发生了什么事?冷玥,你来说。”华妃坐在软椅上,温婉的丽容,神色复杂地听着冷玥把昨天狩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汇报了。听到最后,华妃的脸已难看之极。

“你是怎么护主的?自己没受一点伤,反倒让奕儿遭了罪。”华妃温和的声音透着一股寒气。

“奴才该死,没有保护好殿下。请华妃娘娘恕罪。”冷玥跪下来求饶,内心毫无波澜。

“你确实是该死。如果奕儿有什么事,你以为你就能活得成了?”

“母妃,这不怪冷玥。没有她舍命相救,儿臣的命已丢在枫顶山了。您不知道,昨晚围攻偷袭我们的一共是十六个死士,十六个啊!”南宫奕见母亲怪罪冷玥,急忙抢着说。

华妃听到死士两字,手一颤,然后又紧紧地相互握着,银牙轻轻地咬着下唇,转过头来望跪在地上的冷玥,眼底的光不由柔软了下来:这奴婢小小年纪,倒是奕儿的福星。

“冷玥,起来吧!你觉得这事会是谁做的?”华妃放柔了声音,主动问及。

“娘娘恕罪,奴才看不出来。”冷玥深深地把头垂下来,不想多事。这后宫的争斗,跟她实则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何必参一脚?其实,能在狩猎的时候,敢这样大胆妄为的,除了那个沧太子,还会有谁?这么明显的事,难道华妃她看不出来?

把死囚犯替换一部分有身手的人员、拖延时间到天黑,再找死士杀死南宫奕,嫁祸到宁妃和三皇子的头上。说不定,在南宫奕受到偷袭时,在另一处的三皇子南宫靖也同样遭到偷袭。她记得昨晚有看到三皇子的贴身护卫腿部走路不自然,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她看那人目露精光,身手应该不低。

这点,可以从走的时候,没有一个护卫上报说发现断崖上有尸体的事。以此看出,幕后人不正是沧太子吗?

华妃也不是真的想要听她说什么。这么胆大妄为,兄弟相残的事,除了鲁相国勾搭沧太子敢为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宁妃那头想必与她这边一样,实力还没到这地步。最近皇上生病,一直在息养殿静心,非重要事不召见大臣。

一直窥视皇位的外戚鲁相国,背后一直支持太子早日执政。本来已是太子的南宫沧,只需保住自己的太子位就可以了。但生怕夜长梦多的鲁相国却希望操纵着太子尽快掌管整个西商国,如果等后面受宠的妃子所生的三皇子和六皇子羽翼渐丰,南宫沧恐怕连太子位都再也不保了。

“好了,刚才本宫错怪你了。嗯,这个玉镯是云番城献给皇上的贡品,虽不如传闻中的绿翠儿有名,但也算是有点价值的东西,本宫把它赐给你,算是护主有功了。”象是很满意冷玥的表现,华妃凤颜大悦。懂进退的奴才,总是特别讨主子欢心的。

“娘娘,您这要折煞奴才了。奴才天生命贱,不配拥有这么贵气的东西,保护殿下乃是奴才的职责,是应该的。能为娘娘和殿下效力,也是奴才的福分。”冷玥奴颜婢膝地说。

华妃笑了笑,更加的温柔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还挺懂事的。好了,这玉镯是本宫赐给你的,你接着就是了。”

“是啊!冷玥,你只管拿就是了。”南宫奕在旁高兴地说。

“那,奴才恭敬不如从命了。谢娘娘,谢殿下。”唉,做奴才说话可真累,冷玥想。就连被人收卖,也是一副诚心诚恐的。

皇宫东面的靖苑。

宁妃把茶桌上的杯子全扫落在地,美艳的脸上严霜密布,一双凤眸隐含滔天的怒火,瞪着面前心爱的皇儿南宫靖。

稍微平息了心口那团火,她才沉声地开口:“为什么不把此事大肆宣扬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太子怎么收拾这场面?以为仗着有鲁相国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了。靖儿,你平时那么聪明,为什么不抓住这机会,反戈一击逼太子败露?让你父皇看看太子背着他对你都做了些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让它错过了。”

“母妃,如果昨晚儿臣把这事宣扬出来,您以为我们还能活着回来吗?枫林山外围全是皇卫兵,带兵的是鲁木,是鲁相国的长子,太子的表哥。他现在要找的就诛杀我们的借口,囚犯攻击没有得手,派出来的死士全假扮成护卫的黑衣人,就连胡平都差点死在死士手里。好在七弟带着一队的护卫找来,他们才快速散去。”南宫靖一一分析道来。

宁妃一下子全明白了,不由暗骂了一句:歹毒。白皙纤细的手扶着光洁的额头慢慢道:“南宫奕受到偷袭也没吭声,看来他也看出是太子设的圈套了。一旦说出来,太子就会用彻查的名义把你们几个全关起来,到时候,就可以随便用莫须有的罪名把你们几个弄死在内惩院里了。即使不这样做,也能引起本宫和华嫣之间的事端,让我们两人先斗个你死我活,他在后头渔人得利。不行,这事一定要想办法让你父皇知道,不能让他这么嚣张下去。”

“母妃,父皇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不能再让他烦心了。这牵一发而全身,外祖父那边还需要时日,各方面都还不足以成事。我们可以暂时不动,让华妃他们先动。再说,经过了枫顶山的事,太子见一时伤不了我们,也探不出我们的深浅,估计会收敛些。”南宫靖阴柔的小脸蛋,虽不及其母亲美艳,但精致俊美的五官已有七八分相似,神情则是淡然沉静,完全不像一个少年郎。

母子俩还侃侃谈了后面即将要面对种种不可测的事。完后,宁妃望着自己的皇儿叹了句:“昆山又来信了,希望靖儿能去再学几年兵书和武功。现在宫里太子势力日渐增长,为了你以后的雄图大业,母妃已答应你师傅了。到时候,你外祖父会以镇守东南边关为由,请求皇上让你随行。你准备准备吧!仲夏就动身!”

“母妃,儿臣不走,儿臣不放心母妃。”南宫靖决然拒绝。

“男儿要成大事,就要绝情弃爱,自古哪个帝王不是如此成事?有了牵绊,有了情爱,必成他人软肋,成为致命伤。这话,你可真正理解?”宁妃声色俱厉,神情绝然。

“儿臣理解,儿臣遵命。”

“好了,你早点回房休息吧!”

南宫靖施礼恭身告退,走到门边,身后的宁妃象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帮南宫奕杀退死士的人是谁?”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他身边有什么奇人异士吗?居然能让他毫发无损地回来。还是说,华妃那边有什么能人我们忽略了的?”

“儿臣会叫人去查的。”南宫靖长长的眼睫毛半垂下来,盖住了眼内的一切情绪。

宁妃望着那抹挺拔如青松的身影消失在门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要隐瞒南宫奕身边的人?听胡平说,那晚与南宫奕形影不离的只有十岁的侍读冷玥。

鲁相国府中的密室。

一盏琉璃灯在八仙桌中央,映照着坐在四方鲁家的首脑人物。

鲁相国的眉宇散发着怒火:“就几个奶臭未干的小孩都没能干掉。鲁木,你做事情真是越来越长进了,越来越有出息。鲁家以后的大业还能靠你成事吗?嗯?!”最后一个嗯字上扬的令人心颤。

鲁木听了,赶紧解释:“爹,依往年安排出行的护卫数目是两百个,没想到中途皇上又增派了一百名,所以没办法明目壮胆在途中将他们干掉。”

“都是饭桶,饭桶。刺杀南宫靖和南宫奕的怎么也失手了?你平时都怎么训练他们的?是不是隔三差五去胭脂巷喝花酒去了?连两个小孩都奈何不了?还是你想解释他们都得到了神助?个个有神功护体?现在不但没有让宁妃和华妃两派起疑互相斗起来,反而损失了几十名死士。”

“爹,反正有沧太子担当一切。”鲁木的意思是事情还没老爸想得那么糟糕。

鲁相国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怒不可遏地骂道:“是可以把所有事都推到沧太子身上了,但你也一样暴露了。你这是在给我们鲁家挖坑来埋自己,蠢货!现在我还不想沧太子出事,他一出事,我们鲁家还凭什么上位?怎么来控制他这个傀儡?朝中掌握京城重兵的不是宁家就是皇家,你在皇卫营能调动的也不过是两千人,这算什么?马上给我好好夹紧尾巴别给我惹事生非。鲁火,最近鲁家的帐上收入越来越少了,这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的是鲁家继续商议的大事。看到鲁家在朝中盘根错节的宠大关系网,鲁相国愈加的满意,想到一点小纰漏正好也可以试试皇上的心思。

过了两天,病重的西商国皇上按枫顶山的行刑狩猎下了一道赏赐:凡是十岁以上参加了行刑狩猎的皇子,都得到了皇上赐王称号,并赏赐的府邸一座,原来苑内侍奉的全部下人奴仆,黄金百两,绸缎锦帛三车。

这一赏赐让五个参加了行刑狩猎的皇子们雀跃不已。只有沧太子从中品出了一丝不寻常,知道枫顶山的事,父皇已有察觉了。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妾本京华 或 邪王招架不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001章浪漫的夜华子建看着眼前这漂浮的淡蓝色的烟雾,在这昏暗灯光中,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迷离和彷徨,明灭不定的空气里充斥着酒吧的暧昧,华子建没去看舞池里形形色色那些妖媚少女不停的,疯狂的晃动,他只是需要关注一个人,一个30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有一张艳丽的面容,她的眼睛大而有神,坚毅挺直的鼻梁,略薄柔软的樱唇,她此刻在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华子建不得不在心中叹息一声,他很少见到秋紫云有这样的举动,华子建是可以理解的,他知道

  • 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第1章把她卖了暗纹在木质大门上泛着冷光,脚步声在门前骤然停了下来。“这里面有很多你父亲熟悉的人,荣家现在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会理解,能帮忙的一定不会推辞。”中年男人转头,开口对着荣依姗温和地道。“谢谢陆叔叔。”荣依姗感激地抬头,瞥了一眼窗口处。窗口反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身上的抹胸晚礼服十分贴合曲线,发丝垂落在脸颊两边,眉眼如画,挺翘的鼻子下是嫣红的唇瓣,将皮肤衬得更加细腻柔滑。荣家一朝没落,从众星捧月落到过街老鼠不

  • 小说甜婚蜜爱:老公再娶我一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婚蜜爱:老公再娶我一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甜婚蜜爱:老公再娶我一次第一章大难临头各自飞荣城国际集团迎来了堪称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原本宽敞的办公间里一片纷乱,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惶然。看着高级会议室里不断进出的人们,大家愈发紧张了起来。冷煜城坐在会议桌前,看着面前摊开的一堆文件。脸色阴沉得都快滴下水来。每一个进来的人带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冷总,咱们最大的合作方四方集团毁约了,之前签的订单取消了。”“冷总,陆氏银行刚才宣布撤资了。”“冷总,财务总监跑路了,公司账面没有任何流转资

  • 小说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章叫个牛郎林菲菲趴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床上,脸上的表情却不是享受,而是犹豫。到底要不要,打电话……叫个牛郎呢?在纠结了十分钟之后,林菲菲忍不住还是按下了记在心里的电话。“你好……”拨通电话之后,林菲菲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电话那边的女人却很温柔直接的道:“您好,这里是夜色俱乐部,很高兴为你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要一个……要……”林菲菲声音发抖,后面的牛郎两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您要牛郎还说织女呢

  • 小说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第1章:说!怀的是谁的种?第1章:说!怀的是谁的种?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哗啦啦——哗啦啦——”传来一阵锁链颤动的声音。简小单躺在一张复古的大床上,手脚被冰冷的锁链拷住。她脸色发白,惊慌的挣扎着,她每动一下,冰冷的锁链就哗啦啦的乱响。这里是哪里?她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自己挺着的大肚子上。顿时头皮发麻,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她,怎么会挺着大肚子被锁在一张床上?“为什么要跑?”黑暗中,一个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男人声音很淡,

  • 小说闪婚总裁别乱动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总裁别乱动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闪婚总裁别乱动第一章我们结束了第一章我们结束了T市最高级夜店“一醉千金”内,萨克斯风音乐悠扬而暧昧。吧台边,才放下空啤酒瓶的郁静曦下一秒就拿起啤酒桶里最后一瓶啤酒:“唔……”又是仰头一饮而尽。啤酒冲过喉,她的眉心这下彻底揪成了结。视线明明是看着渐渐见底的啤酒瓶,眼前却能闪现白佑衡跟郁宁沁缠绵苟合的画面,很辣眼!“静曦,我们不合适,我们到此结束吧!”这句说话在脑子里不断闪现,撞击得她太阳穴发疼。“呵……跟我不合适,跟郁宁沁合适?”想到爱了五年的

  • 小说褚少,离婚请签字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褚少,离婚请签字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褚少,离婚请签字第1章你该交公粮了豪庭酒店束着发盘成团扣在脑后,厚重的黑框眼镜几乎占据了巴掌大小脸的三分之二。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苏乔安看了一眼房间号,1801,确认是跟自己所知道的房间号无疑,她才抬手敲门。“谁啊?”娇媚的女人声音隔着房门传出来。“Housekeeping”沉寂许久,房门应声而开。在房内的女人穿着松垮的酒店浴袍,浴袍下诱人的风景若隐若现。苏乔安看了她一眼后,径直进了房间内。扫视了屋内

  • 小说敬你深情入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敬你深情入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敬你深情入戏第1章路的两边,种满了樱花,大朵大朵的雪白樱花,含羞怒放。车是一辆黑色的布加迪,也就是因为这辆同款车子,被我误上后,我才被厉薄奕给拽上车,一路开到了这个荒凉的郊外。他直接就停在了路中间。路曲折通往正在开发的别墅区,所以车子停在这里,极其不合适。若是后面再有车过来,可能会来不及变道,就会将停在路中间的车子撞个车毁人亡。我僵硬的坐着,一动不动,生怕任何一点声响,惹恼了身边的阎罗,遭来大祸。厉薄奕拿出了一根烟,“啪”一声,将香烟用打火机点

  • 小说痴心有罪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痴心有罪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痴心有罪第01章剖腹产杨城最大的医院妇产科门口,苏小豆拖着沉重的大肚子,被高大的秦谨拉扯拖拽着,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苏小豆挣扎着,怎么也不愿意前进一步。“阿谨,我求求你了,不要让我现在做剖腹产……孩子还没有发育好,他还太小……”苏小豆的眼泪,一颗一颗的顺着脸颊掉了下来。“不行,必须现在做手术。”秦谨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儿的表情。“悦萌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要接受换肾手术……”又是苏悦萌,每当苏小豆从秦谨的嘴里面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都忍不住会嫉妒。苏

  • 小说山海诡录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山海诡录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山海诡录第1章山体裂缝1947年藏区某山下村中小屋内,几个人蹲在破旧的屋门口,屏息凝神看着门外。“那是什么东西?!”突然有人压低声音惊诧到,伴随这句话的还有周围几人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漆黑的夜色下,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东西正匍匐在地上,速度缓慢的往前爬,那种感觉很怪异,像是被埋在地底许久,忽然四肢得到了解放,几近扭曲。“这,这是,是人是鬼?”一个颤抖的女音响起,旁边几人顿时觉得脊背发凉,这样偏僻山村中半夜里爬出的古怪东西,实在很难让人不害怕。季军蹲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