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鬼夫别闹在线阅读

2017/11/15 20:58:45 来源:网络 []

书名:鬼夫别闹

第3章 招魂

后来我兜转了一番,还是回去找樊生的父母,毕竟现在只能找他们了。95女性网半夜我敲响了门,敲了很长时间,他们才醒,但看是我,死活不让我进来,似乎有点害怕我一般,让我赶紧回老头家,我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呢,他们不让我进去,我又不敢回老头家,就在村子外面找了空地呆了一晚。

第二天大清早,老头子死的事情村民全都知道了,这事情闹出来后,我就跟一个扫把星一样,在村里特别不受待见,甚至被人指指点点,就连小孩也骂我是灾星,还骂我滚远点。

之后老头下葬后,我一个人住在他家,日子过的特别辛苦,度日如年。

但中间我听闻了一些关于红汤的秘密,让我更加不寒而栗,也是从村民口中打听得来的,其实红汤根本就不是汤,也不是我想的提升性.欲的药,而是祠堂里供奉的一具干尸身上的肉,经熬煮后所成的血水。樊生爸妈给我喝这个,也是听从村里慈婆(算命的婆婆)的意思,说给我喝了就会对他儿子服服帖帖的。

我知道这事后,一想着自己喝下去的是干尸的肉水,差点把胃都给吐了出来,恶心得无法形容。网站http://www.95lady.com/然而奇怪的事却没有因为樊生与老头而结束,而是接踵而来。

这天夜里我一个人洗澡结束,躺在床上刚睡了没多久,突然隐约感觉自己身上被什么给压住,动弹不得,心里正慌乱一团,不知所以然。

衣服好像被人拉了下去,想叫又叫不出来,好像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制压着,毫无反抗之力。衣服被拉下去不久,下面就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我好像情不自禁地呻呤了一声,又好像没有,正疑惑着,浑身突然上下打了一个机灵,紧接着一个湿滑阴冷的软物便进入了我的身子。

那是什么?

我心里惊恐万分,虽然无力反抗,身体上的感觉却是无比地清楚。

努力想睁开眼睛,但怎么也睁不开,浑身奋力地挣扎了几下,隐约感觉被一双粗暴的手给按住,然后我身子猛地颤了几下,先是痛苦,但慢慢的居然变得舒服起来,那种感觉是我前所未有的,竟让我有一点无法自拨的陶醉。

好像整个人变得充盈,身体深处生出一种异样的满足感。95女性网那种满足感让我放弃了反抗,像一朵云泥般躺着。

这样的过程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随着空气中一声闷哼,那感觉逐渐褪去,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处无人,就在我以为这是一场春梦的时候,突然发现床单上的一抹抹粉红。

因为我是第一次,看着这一抹红色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被破身了?

怎么可能?我环顾四周,心想这里可什么人也没有,怎么可能会这样?突然一股让人窒息的感觉跟胆怯朝我汹涌袭来。

这事情发生后,我总觉得不妙,特别害怕,于是第二天我就去村子里找了慈婆,想让她帮我算命解惑,我把半夜发生的事情都跟慈婆说了,她掐指算了两下,突然脸色一变,眼珠子瞪得老大,就跟吃人一样,我问她咋了?

她表情很紧张,刚开始没回我,到后面稳了稳情绪后,说我是做梦,让我别想多。

后来我回了家,傍晚我正在厨房做饭,突然七八个村民破门而入,一把将我给围住,我惊愕的望着他们,问他们想干嘛?

但他们不论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我给绑了,我极力反抗,一男的捂着我的嘴,手上一抹药味,我就昏迷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破旧的小屋里,屋子外面围满了村民,慈婆跟村长樊亮居然也在现场,后来她吩咐人把我弄到床上,把我的四肢给困住,她上前,掀开我的衣服,用手在我的肚皮上摸了几番,嘴里还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完事后,到樊亮跟前嘀咕着说什么招魂成功了,村长点了点头,就让慈婆先去了门口。

紧接着他走到我这边,脸色特别诡,慈婆带着几个妇女从外面进来,把我拉到里屋,我被按在一个床榻上,我问他们要干什么?慈婆面色惨白,说:给你穿新衣……

新衣?我瞅着一妇女捧上好布料的衣服过来,上面还有非常精美的花纹,特别艳丽,但让我没浑身恶寒的是,这些衣服居然全是纯白色的,我第一感觉大事不妙,这分明就是寿衣!!!

他们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我挣扎着说不要穿,但他们根本不听我的叫唤,特别是慈婆,一脸的凶相,我就跟一个玩偶一样,被这帮可恶的妇女给摆弄着,最后把寿衣给我强行穿上后,我肯定死活不愿意啊,拼命我扯下寿衣,最后慈婆上来把我给弄晕了过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血红的棺材里面,棺材外面包裹着大红的棉被,我很害怕,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跳特别厉害,外面轰隆几声锣鼓声传来,接着听见慈婆的声音:良辰吉日,阴婚开始!

阴婚?

听到这两个字,我浑身发麻,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这帮村民对我做了什么,我打了个寒颤,脑子一片空白,接着外面传来脚步散开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整个祠堂一片寂静。

我稳了情绪,想着自己可不要跟鬼成亲,我吓得急忙伸出手推棺材板,棺材板没有打钉,我推了几下,就推开了棺材板,从里面探出了头。

我看着祠堂一片暗红,四周都点满蜡烛,祠堂正中间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特别鲜艳。而在我的棺材边上,还摆放着一具红木的棺材,在祠堂正中间的柜台上,摆放着一个灵牌,上面写着:穆云飞之灵位。

穆云飞是谁?怎么不是姓樊,这可是樊家村的祠堂,怎么会供奉一个外姓的灵牌?

第4章 阴缘

这个念头煞那间划过,我没敢多想,只想着一心从这里逃出去,这个祠堂太诡异,这个村子也太诡异了……

我转身从棺材里出来,准备跑出祠堂,突然这时候外面一阵寒风迎面吹拂过来,我打了个寒颤,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接着我听见在祠堂里面传出棺材板的挪动声,我吓得半死,想着这祠堂里可就我一个活人啊,难道是?我旁边的那个棺材?

我曹!一想到这里,我心都快蹦了出来。

当我停下脚步,传来一阵古老的戏曲:王上到,黄泉路上活人禁,凤霞花轿一路颠,牛鬼蛇神来相见……

我吓得尖叫了一声,整个祠堂回荡着我的声音。我心跳都到嗓子眼了,心想我一定要离开这个村子,于是我拼了命,没有方向的朝着村口的方向跑。95女性网

村子里寂静如水,一抹寒风吹拂在湖面,波荡起阵阵涟漪,整个村子似乎被什么压抑了一般,显得格外阴森。

我围绕着村子跑了很久,但一直都找不到路径,最后在一片黑压压的森林里,突然一个人影出现,一把拽着我的胳膊,我吓得猛回头,只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出现在我跟前,我吓得尖叫,还以为她是抓我回去的。

但她看上去很面善,还捂着我的嘴,让我不要出声。接着从身上掏出一张地图,神色特别紧张,然后指着地图上我的位置,告诉我沿着地图走,就能离开。我当时问她为什么要帮我,她也没说,只是让我快点走,这个地方不宜久留。

我那时真的走投无路,拿着地图,我头也不回的按照老婆婆指引的路子,一直往前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看见了一条宽阔的马路,边上有一个卖早点的小店,店主正在外面蒸包子,那一刻我才确信自己已经跑出来了。

但当我拿着地图,回头看的时候,我从樊家村逃离出来的那条路居然消失不见了……我不敢多想,摸了口袋,还有一百多块的零钱,够坐车回家了,看着门口有家早餐店,刚好肚子饿了,就去早餐店买了包子啃。小说:鬼夫别闹在线阅读

早餐店老板人还不错,见我第一眼感觉还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买了包子后,脑子里还在想着樊家村的遭遇,我就上前问了他一句,老板,你知道樊家村吗?

老板一听樊家村三个字,脸上表情一下就变了,看上去特别的疑惑,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赶紧把我拉到店铺里面,估摸看我是个姑娘,而且面生,以为我是到这边来旅游什么来的,他让我赶紧回家,这个地方不是我想去就去的。

我奇怪啊,就问他为什么啊?

他说以前这里确实有个樊家村,这还是听他们父辈提起的,不过现在那个村子已经被公安封锁了,之前进去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出来过。

我听了浑身直发抖,就问他详情。

他说这事情还要追溯到几十年前,一夜之间,整个樊家村的人全部都死了,而且死的原因特别诡异,后来警察得到消息后,还去现场查探,发现每家每户门口都放着几具棺材,无论男女老少,死的时候都躺在棺材里,而且身上没有半点死伤的痕迹,办案民警去查的民警,也没一个能活着回来,有一个跑出来的时候,也已经疯了……

我越听越觉得恐怖,因为我可是刚从那个鬼地方跑出来啊!我就问他那后来呢?

早餐店老板说后来因为这事情,公安也束手无策,只能把周边都封锁起来,禁止任何人进入。

我听老板说完,身上直发抖,难道我被拐卖去的樊家村是个鬼村?

我脸色苍白,老板跟我说了这些就让我赶紧走,那地方我碰都不要碰,会死人的,我点头,啃了几口包子,就赶紧拦了一辆车,去了火车站坐车准备回安徽。

我当时真的好想家,想我外婆,因为我没爸妈,从我出生那天起,我外婆也没跟我提起过,我是跟我外婆长大的,想着我失踪这么长时间,她肯定担心死了。

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想着终于摆脱这个鬼地方了……

凌晨一点,铁皮火车上,歪歪扭扭的倒着,睡着一片,我眯了会儿,有点渴就想去弄点热水来喝。

但我对面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白天还喊我姐姐,跟我聊得可开心了,突然脸色一变,唱起了一曲非常古老的清戏,“王上到,黄泉路上活人禁,凤霞花轿一路颠,牛鬼蛇神来相见……”

那声音特别的诡,听起来就跟在樊家祠堂的曲录一模一样,我说了他一句,小弟弟,大半夜的你唱这个干什么?

他一句话没说,脸色僵硬,突然咧着嘴,头扭到一边,对我歪牙咧嘴的邪笑……

这个笑跟白天里他天真无邪的笑实在是天差地别,阴阴沉沉,诡异无比,看得我后背一阵发凉,生生说不出话来。

“你、你到底是谁?”我艰难地开了口。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地看着我,瞳孔也似乎变得越大越大,连眼白都看不见了。

我好像联想到了什么一般,连连后退,站起来就想往后跑去。

第5章 火车上的恶梦

他一句话没说,脸色僵硬,突然咧着嘴,头扭到一边,对我歪牙咧嘴的邪笑……

这个笑跟白天里他天真无邪的笑实在是天差地别,阴阴沉沉,诡异无比,看得我后背一阵发凉,生生说不出话来。

“你、你到底是谁?”我艰难地开了口。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地看着我,瞳孔也似乎变得越大越大,连眼白都看不见了,两只眼睛黑呼呼的像两个黑色玻璃球。

我好像联想到了什么一般,连连后退,站起来就想往后跑去。

可是刚抬起腿,脚下就被什么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这地上我刚才看得很清楚,是没有什么的,可刚才的感觉却像是被人用手使劲地拽了一下,便慌忙往脚裸的地方看去,发现右脚正被一只苍白的手紧紧地抓着,那手抓得很用力,上面的筋都突出来了。

我本能地尖叫了一声,用另一条腿使劲地踹那只手,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起来。

刚起来,一个中年人突然从刚才那位置的座椅上探出头来,脸上带着僵硬的笑看着我,“不好意思,刚才我儿子又调皮了。”

原来是个恶作剧,真是可恶!不过,知道是人为的,反倒舒了口气。

可是,不对劲啊,刚才那只手明明不是小孩子的手,想到这儿,我的心又咯噔咯噔地跳了起来。

那个男人说完了话,他的儿子便从另一边探了出来,带着一脸傻笑看着我,脸上的脓包还是三三两两在脸上分布着,格外地恶心。

我一看,这人竟然是樊生!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才站稳,却是动也不敢动了。不过,过了一会儿,樊生便低下头去了,再一抬头,那张脸却已经不是他。

我这才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刚才是太害怕,才出现的幻觉。看来最近经历的奇怪的事实在太多,神经也变得越来越脆弱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忘记刚才的那一首清曲。飞快地转过身往刚才那男孩坐着的地方看去,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只有那座位的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呼呼地往里灌着风。

我呆呆地看着那黑色的窗户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不断地安慰自己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回到了座位上,拿了纸巾擦着脸上的汗。可是刚把纸巾摊开放到了脸上,耳边便又响起那一句戏词,“王上到,黄泉路上活人禁,凤霞花轿一路颠,牛鬼蛇神来相见……”莫视……”

我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可是左右回顾,身边根本就没有人。真是邪门了,我也不敢再把纸巾蒙在脸上,或者闭上眼。

因为只要一闭眼,那首曲便好像在耳朵旁悠悠地唱了起来,无比地刺耳。

我拉住一个路过的乘务员,问她没有听到什么人在唱戏。那乘务员一脸冷漠,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看来,只有我自己能听到那戏曲?

心下更是害怕,大气也不敢出,只盼快火车能开得更快点,回到我熟悉的地方,摆脱这些日子以来的恐怖经历。

随着夜越来越深,窗外的风也越来越大。

火车上坐满了人,可是车厢中却是与这人数格格不入的安静。

根据以前坐火车的经验,我觉得这样的安静有些异常,便站起来打量车厢里的人。发现他们好像都睡着了,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任凭火车怎么摆动,一点反应都没有。

整个车厢更是安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本来还想找个人说说话,驱散一下心里的紧张,可是没有想到所有人都睡死过去了一般。我心里无比地奇怪,刚想坐回去,便见有一个乘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笔直地向我走来。

我之所以知道他是向我走来,因为他的眼睛从他站起来开始就一直在看着我,一动也不动,看起来有些僵硬。可我也不认识他啊,这个人要过来做什么?

我慌忙坐了下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希望他快点从我身边走过去。可是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座位旁边。我不敢抬头,只看到地上有一双黑色的擦得光亮的皮鞋,此时那双皮鞋就在我脚的旁边。

他好像在盯着我看,身体也是一动不动的。我大气也不敢喘,装作趴在桌上睡着了。

可是接下来,我却再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了,因为这个男人开始用跟刚才那个男孩一样的声音在我耳边悠悠地唱了起来,“王上到,黄泉路上活人禁,凤霞花轿一路颠,牛鬼蛇神来相见……”莫视……”

“啊!!!”

我全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几乎是大叫着跳起来,拼命地喊着救命,可是车上的那些人睡得死死的,没有人醒来,也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连刚才的乘务员也不知所踪了。

我恐惧到了极点,怎么也不明白,已经离樊家村已经这么远了,那首戏曲还会阴魂不散。

可是那个男人就在那里唱着,一遍又遍,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其地诡异。我站在座位上,叫得嗓子都快哑了,他也不走。

与此同时,在樊家村这些日子遭遇到的东西也突然一幕幕地在眼前浮现,好像重新经历一次一般。

我先是看到樊生的父母邪笑着向我走来,然后樊生也出现了,他们把我关进了一间房子里,樊生趴在我身上又啃又亲,但是不一会儿他就笔直地从我身上倒了下去。

黑暗中,我挣扎着爬起,那个老头又出现了,用绳子把我绑得结结实实,粗暴地扯着我的衣服,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就像樊生一样倒下去了,而且死得更加地惨。

这些东西不断地在我面前上演,无比地逼真,我疯了一般地大叫,最后终于筋疲力尽动弹不得,如车上的其他人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梦中,我感觉好像有人坐到我的身旁,有点霸道地亲吻着我的脸,一路往下。

第6章 返校

我在火车到站了的时候才从沉重的睡眠中醒来。

外面的阳光似乎很明媚,暖阳阳地从窗口照进来,落在我的身上。车上的乘客不知道时候已经醒来了,陆续拿着行李下车,熙熙攘攘,好像跟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怔怔地看着那一个个下车的人,想开口问些什么,可是喉咙却是一阵地发痛。感受到喉咙上的疼痛,我便不知道不用再问什么了,因为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是真实的,我的喉咙因此叫破也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一车的人,一点动静也听不到?

我不敢再想太多,匆匆地下了车,找了一辆出租车,便往我的学校DF医科大学赶去。

车上,也许那司机是见到我一脸的风尘仆仆,便开口问道,“妹子,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吧?”

这一段时间岂止是麻烦事那么简单呢,说句不好听的,我都差点死在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也不说话,只催他把车开快点。

在我心里,只有回到熟悉的学校,熟悉的寝室,才是安全的地方。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樊家村的一切,只不过是个开始罢了。而那些奇怪而恐怖的事像个阴魂般跟上了我,再也无法摆脱。

不多时,在我的催促下,车子停在了DF医科大的门口。我掏出了口袋剩下的钱塞给了那个司机,便飞也似地往寝室跑去。

宿舍里的人都在,见到我像个疯子似的跑回来都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诺兰,你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们都急死了!”

我看到寝室的熟悉的这几个人,还有她们熟悉的声音,一时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我周诺兰总算是逃回来了!

我歇了好久,又吃了些她们打包回来的东西,才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在那个老头家被奇怪地“落红”的事便没有提,免得她们笑话。

宿舍的这几个女生一向也挺大胆的,不过听到我说的事都不怎么相信,觉得我一定是被拐到那个地方吓坏了,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那些幻觉。

可是我心里明白,那绝对不是幻觉,最起码我喉咙上的疼痛与身体上的感觉是非常清晰的。

她们把重心都放在了那些拐卖人口的贩子上,“真是太没有人性了,这种事一定要报警。”

说完,她们就手忙脚乱地开始帮我报警。

不过,派出所的电话刚打通不久,听到我说是樊家村的事,那边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怪怪的,说会帮我们调查便匆匆地挂了。

宿舍的人气呼呼地骂道,“现在的公务人员都怎么办事的,居然这样敷衍,还没有问是那条村的什么人呢,就挂了!”

我逃出来的时候也听过那条村被警察封过的事,自然也知道那个地方是连他们也不敢去的了。

很明显,报警也不能改变什么。不过,眼下已经回到了学校,我的心也渐渐地安落下来,一直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了些。

是落后的鸟不拉屎的村落也好,鬼村也好,到底是没有被困在里面误一辈子,让我有一种劫后重生的解脱感。

宿舍里的这几个女生,平时跟我关系都挺好的,这下见我失踪这么久才回来,都很开心,围着我说了好多话,安慰了一番,才各自忙去了。

除了平时话很少的陈枫丽,她一直沉默地看着我。

也许她也被吓到了吧,我这么想。

经过一番波折,我也是十分地疲累了,洗了个澡,便准备躺到床上休息一会儿。

正躺下,一直沉默着的陈枫丽便突然走过来拉过我的手有些神神秘秘地说,“诺兰,我相信你是遇到那些东西了。”

我看她这么相信我说的,忙点头,又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也听过樊家村的事。”陈枫丽的表情有些害怕。

“你在哪儿听过的?”听她这么说,我坐直了身体,睡意也没有了。看来,我刚才说了那么多,所有人都不信,只有她信了。

陈枫丽看我认真了起来,坐到我的床边细细地说了起来。原来她在上大学之前,也就是上高中的时候就听到那个诡异的村子的事,因为她外婆就是那边附近的人。

接下来,我听陈枫丽说的跟那个早餐店老板说的差不多,心里又发起寒来,难道我真真去了一个鬼村?看到的那些人都是鬼?

可是,我记得外婆跟我说过我这一辈子都是见不了鬼的啊,当时我问了外婆什么原因,她并没有跟我细说。

外婆是不会骗我的,只是现在如果真的见到了鬼了的话,不知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想来,樊家村的事历历在目,真是把我吓得不轻,心理再脆弱一些,可能也跟那些进过樊家村的警察一样疯了。还好的是,一切都过去了,我又这样安慰起自己。

没想到陈枫丽又幽幽地来了一句,“听说从那个村子里出来的人,是再也跑不了的。”

我心里正害怕呢,听她这么说了一句,不免有些生气的道:“我这不是跑出来了吗?”

陈枫丽也没有再理我,有些可惜地看着我然后摇着头离开了,接下来的几天也没有跟我说话。

高伟江知道我回来后,当天晚上便来找了我,说他快要担心坏了,这段时间联系不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宿舍的见他一脸着急的样子,以为我们要开始秀恩爱,便把我们“赶”了出去,说,“人家可是急死了!”

我拿她们没有办法,便跟高伟江出了宿舍,到外面说起了话。

高伟江跟我交往了一年,对我一直都很好,也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我平时缺点什么,想要点什么,他都会在最快的时间给我送来,也算是关怀备至。

不过,因为没有得到我的同意,我们也一直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他问我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我便把被人拐卖然后苦苦地才逃了出来的这一段经历又说了一遍。

当然,有些“暧昧”的情节,我也省了去。

第7章 纵欢无度

“你受苦了!”他有些心疼地看着我,继而把我温柔地抱在了怀里。

感受到他的关心与淡淡的温暖体温,我也有些感动,轻轻地回抱着他,但我们始终没有再下一步的动作,就跟往常的一样。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竟然有些小小失望,很想他再亲密一些,哪怕只是亲一下也好。

可是,他只是抱着我,任风从两个人的身上呼呼吹过,没有再多余的动作。

我刚想说高伟江,你可是比那个哑巴还要老实,他手上的力气就突然大了起来,像是快要把我勒进他的身体一般。

我惊呼一声,不知道他怎么变得这样粗暴,刚抬起脸要看他,他的唇便吻了下来,带着浓浓的霸道与侵略。

我觉得他有些反常,想要推开,可是他却把我抱得更紧,令我动弹不得。他的吻也越来越炽热,眼中是我不熟悉的邪魅,“今晚陪我好不好。”

虽然是询问,可是却不容我商量的口气。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变得这样热情,但是一想到在樊家村的时候都可以接受那个哑巴,虽然没有做什么,心里对他这个男友了是亏欠的,便有些犹豫地答应了。

我们开了一间房,我还怕高伟江是想试探我们什么,刚想开口问他今晚为什么要,他便扑了上来,把我紧紧地压在了床上,疯狂而细密的吻也随之铺天盖地下来,夺去了我说话的机会。

一开始我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慢慢地我被他的热情感染,也开始回应他,双手轻轻地搂上了他的腰……

这是我跟高伟江的第一次。

我抱着一些侥幸的心理望向床单,可是上面除了两人的汗渍,并没有什么“红色”。

心里不免得又咯噔一声,难道我在樊家村的时候,真的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丢了?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又慌乱又有点害怕,便往高伟江看去。可是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大手把我搂了过去,紧紧地抱着,又细细地吻了起来……

第二天回到宿舍,那几个人都向我投来了带着坏笑的目光,仿佛昨晚她们昨晚都在场观战了的一般。

我脸上红了一片,“怎么,我脸上长疙瘩了?”

和我关系最好的林玉莹笑嘻嘻地说,“我看不是长疙瘩,是长出了“性”福之花!”

江平平也上来附和着说,“之前我们都以为高伟江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今个儿也知道开窍了呢!”

因为她们基本上都是有男朋友的人,说话也越来越没有边了。我被她们说得脸上红得像火烧云,无法接下去,便也没有再理,赶紧收拾东西上课去了。

不过,我心里倒也是有些奇怪的,昨晚的高伟江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但做的事有别于以前,就连他看着我的眼神,还有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同,特别是我离开酒店时他还要依依不舍地和我缠绵,说今晚再见。

以前高伟江虽然对我很好,可是从来没有像这样把爱意表露得这样明显,这样地赤裸裸。而且,还带着一种不容我拒绝的霸道神气。

虽然他突然的转变让我尝试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受,但是这变化也是大了些,让我有点不习惯。我安慰自己道,也许是因为见我失踪了这么久受了刺激然后又思念过度吧?

想着想着,心里生种一种奇怪的甜蜜,便非常“不要脸”地给他发了条信息,“昨天差点就累死在你面前了!!!”

不一会儿,他就回了信息,可是他只字不提昨晚半丝的汹涌爱意,而是问我,“你在说什么?”

看到他的回复,我的心一凉,继而生气地想到高伟江,不会想玩完了装不知道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便气冲冲地给他打了电话过去,没想到他竟然不接电话,只回了一条信息,“我有些困,晚点找你,乖。”

再打,便是忙音。

也许他刚才是跟我开的一个玩笑吧,昨晚两个人都没有怎么休息,他现在要休息也不奇怪,这么想着我才安下了心去。

天刚黑了不久,我正吃完东西回宿舍,便接到了高伟江的电话,他的声音依旧有些奇怪的,听起来要更磁性些,“我在酒店等你。”

我的脸一红,想起他今天中午说的话,微微有些生气,“你不是说什么都不知道吗?”

“怎么会?”

他的声音很是低沉,带着一些命令地说道,“你现在过来吧,想你了。”

没想到他说话还真是越来越什么了,但是想到他自己一个人在那儿,我又有些不忍,便回酒店找他。

其实昨晚折腾了那几番,我是有些累的,心想他也是有些累了的吧,可是没有想到刚进到房间里,他便一脸精神地把我抱了过去,又摸又亲的。

我心里有些奇怪,“高伟江,你怎么了?”

他把我按到床上,双眼微红地看着我,“只是想你。”说完,便俯身咬住了我的唇。

由于昨晚在这个房间滚了几次,我也了些经验,居然在他的带领下慢慢地回应起来。不过,跟昨晚一样,高伟江的身体是有些凉的,我抱着他也有着发寒。

还有另外一件事让我有些不明白的就是,高伟江跟我讲过他之前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可是我再没有经验也能察觉出他的“技术”是非一般的,而我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那个……”可是我只要一想开口,便被他的吻所吞没,而我总是会在他这种有些霸道的温柔里渐渐地沉迷,如坠梦中。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几乎天天如此。

每次我有想要拒绝的念头,高伟江都会想办法找到我。

由于我每天的夜不归宿,宿舍里的那几个女生又开始笑话起我来了,“周诺兰,虽然你们恩爱无比,但也不用急着把高伟江给榨干了吧?”

她们哪里知道其中原由,我也没有精神去解释什么,只是觉得这几高伟江确实不同以前了。

加上经过她们的“提醒”,我发现高伟江的身体的确变得越来越瘦……

鬼夫别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夫别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最后不说我爱你7章(第7章 回忆如刀)

    原标题:最后不说我爱你7章(第7章回忆如刀)书名:最后不说我爱你第7章回忆如刀“不,不是的,我愿意生,我真的愿意生。”贯穿的疼痛比癌症发作让人难受一万倍,只一下便击溃宁晓夕所有的意志,“冷霆遇,我错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伤害孩子。他是你的孩子啊!”疼得浑身湿透,她没流一滴眼泪;孤零零的去求医,她没流一滴眼泪;药物作用生不如死,她没流一滴眼泪。可现在她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啪啪的往下掉。她为他豁出性命,他却不肯相信她一次。“贱人,像你这样肮脏的身体,根本不配孕育我的孩子。”冷霆遇握

  • 谁囚了我们的爱7章(第7章车祸)

    原标题:谁囚了我们的爱7章(第7章车祸)书名:谁囚了我们的爱第7章车祸天浩医院。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令人窒息。手术室门上刺眼的红灯,亮了三天三夜,刺得叶无双眼睛疼。她想躲避光芒,微闭眼睛,身体失控倾斜。“无双,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好不好?”墨夜寒守眼疾手快,小心扶着她,坐到长椅上。“不,我要在这里等,我要等爸爸,妈妈和哥哥醒来,我要陪着他们。”他知道,她的犟,他拗不过。于是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挺直的背影,隐隐心疼。他是她的未婚夫,可她从没想过依靠他。冷霆枭在办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7章(第7章利器)

    原标题:那场风花雪月的事7章(第7章利器)小说名:那场风花雪月的事第7章利器苏小棠醒来,是在医院。病房里没有留恋她的人,空荡荡的灌着冷风,就像她此刻的心。苏心儿气势凌人地站在病床前,睨着病床上的苏小棠,冷笑,“苏小棠,你可真恶毒,明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还好心的把肾给我,是想让我感激你一辈子?告诉你,没门!”苏小棠的手盖在平坦的小腹上,无意识的收紧,那里还有痉挛后的余痛。不知道她的孩子,怎么样了。苏小棠有些疲惫,却不愿在敌人面前示弱。“你可以不要。”“为什么不要?”苏心儿阴测测地笑,“你不知道

  • 他曾爱我若生命7章(第7章 不可能)

    原标题:他曾爱我若生命7章(第7章不可能)小说:他曾爱我若生命第7章不可能裴斯承疾步走了进来,目光迅速在宋霏霏周身一转,确认她没事。宋霏霏无助地望向裴斯承,脸色发白,“斯承,姐姐她就那么恨我吗?竟然在鸡汤里吐口水。”裴斯承犀利阴鸷的眸子落在宋知微端着的汤里,胸口剧烈起伏。他端起鸡汤,狠狠摔在地上。滚烫的鸡汁飞溅,宋知微的小腿一片灼热,她下意识的蹲下。可还不等她看,裴斯承骤然攥住了她的手,语气骇人,“给霏霏道歉!”裴斯承越是在乎宋霏霏,宋知微越是倔强不肯低头,“你就那么相信宋霏霏吗?我说没有,你信

  • 旧时光里怎寻他7章(第7章 想威胁我 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原标题:旧时光里怎寻他7章(第7章想威胁我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书名:旧时光里怎寻他第7章想威胁我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好好说?在她那样高高在的顾董事长眼里,她恐怕连街边的一个乞丐,一条流浪狗都不如吧。“老公,你说惜惜这安的是什么心啊,明着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背地里却耍手段,我们小颖哪里得罪她了,她竟这么卑鄙的把我们小颖给刷下来,她凭什么,她凭什么把我们小颖从薇林的应聘名额里刷下来啊!”顾惜一走进顾宅客厅,就听见继母林婉气愤的声音。“妈,你别说了,可能是我技不如人吧,要不然姐姐不会把我给刷下来的,姐姐

  • 情深不归人7章(第七章 告诉我 我是谁)

    原标题:情深不归人7章(第七章告诉我我是谁)小说:情深不归人第七章告诉我我是谁酒店地下停车场里,封闭着的黑色豪车,此时的苏念已经意识模糊,整个人只是本能的伸出双臂,死死地缠着封墨的身体。“你就这么想要吗?”身上的封墨喘着粗气,整个人还保持着理智,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复杂的深色。“想要的话,你就求我啊。”每天摆出一副被人强迫心不甘情不愿的脸色,给谁看?封墨一边说着,温热的大手一边轻轻摸着苏念的脸,这张脸,真的很诱人。苏念的身体下意识的拱起,无意识的想要更加贴近他的身体。真的好难受,身体里的渴望,让她不

  • 你见爱情放过谁7章(第07章 做完滚出我视线)

    原标题:你见爱情放过谁7章(第07章做完滚出我视线)小说:你见爱情放过谁第07章做完滚出我视线阮靳声还没有说话,宋汐瑶就抢着开口:“事情的确是发生在姐姐的生日宴上,但和靳声过夜的人明明是我!”“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感觉头有点晕,就在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靳声,你还记得吗?是你突然闯进来,我一直在挣扎,但是你力气太大,我推不开你……”她说到这儿竟然还煞有其事地脸红了!我正惊叹她的演技,她忽然话锋一转质问我:“姐,你说那天晚上的人是你,那你和靳声认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说?”明知故问!“在今天之前,我根本

  • 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7章(第7章渣男)

    原标题: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7章(第7章渣男)小说名称: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第7章渣男男子不语,姿势慵懒地拖着下巴,暖炉里的火光明明灭灭地打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清其相貌,只是那双手骨节分明,动静皆宜,亮晶晶的火光底下,连指尖都在莹莹地发着芒,好似能将整个乾坤都握在掌中。他漫不经心地换了只手,撑着木榻的扶臂,趁着茶烟袅袅的当口,隔着朦胧雾色,若有若无地看了轿外一眼……“阿嚏!”走进闺房的梅开芍重重地打了喷嚏,她揉了揉鼻尖,躺在床上开始修养生息。她身上的伤不轻,可见在此之前被梅府的人欺负的有多惨。不

  • 因为你,意乱情迷7章(第七章 忍耐不住)

    原标题:因为你,意乱情迷7章(第七章忍耐不住)小说名称:因为你,意乱情迷第七章忍耐不住原来不仅仅是对我,欧景逸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样,他本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我在之类胡思乱想什么呢?“美女,一起跳个舞吧。”突然,我的腰肢被人用力的一捏,紧接着一个满是烟酒气味的男人贴了上来。他对着我下流的笑,我看向欧景逸,欧景逸附身对着美女不知道在说什么,他只给了我一个侧脸,在光影着忽隐忽现。我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他,就连身边的这个男人对我上下其手都没注意。我的视线那么的焦急的追寻着他,透过层层人群,从间隙里偷窥者他,他

  • 阴夫缠人7章(第7章 解剖刀拿习惯了)

    原标题:阴夫缠人7章(第7章解剖刀拿习惯了)小说:阴夫缠人第7章解剖刀拿习惯了晚上,我自然是留在这里,不过想着之前宿舍出现了苏小妹之流,我有些担忧宋晓静。躺在床上的时候给她发消息,想要问问那边的情况。不过好半天,手机也没有回信。我犹豫着问黎轩,“这是你阳间的落脚地吗?”他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我的头发,“对,不过也算是你的落脚点。”“什么意思?”“我们是夫妻,自然要住在一起。”“谁和你是夫妻?”我有些急了,让我整日和一个古尸生活在一起还是有些可怕的,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像最初遇见我的时候要我的血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