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我帮爹地追妈咪在线阅读

2017/11/15 20:51:31 来源:网络 []

小说:我帮爹地追妈咪

第三章  医院检查

医生给秦小漓的伤处拍了片,确实有轻微脑震荡,伤口上了药,嘱咐她多休息,两人才从医院出来。95女性网

没想到还没走到医院门口,就接到沈淅铭的电话,“喂,大少爷,你今天这么想我碍…啊,你在医院门口……好吧,我们马上就出来了。”

挂了电话,看着秦小漓疑惑的小脸,他解释道:“沈淅铭认识吧?”

说着又自问自答道:“哎,你连我都差点不记得了,不记得他也正常,淅铭从小跟姑姑姑父生活在英国,很少回国内。”

秦小漓张了张嘴,准备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干脆也没去辩驳,跟着他朝门口走去。

其实正好相反,对于这个沈淅铭,虽然从小在罗爷爷家见到他的次数不多,但给她的印象,却是很深刻的。

罗爷爷家里的孙子辈,小时候常常都在罗爷爷家住着,那时候罗爷爷家里很热闹。而小时候的秦小漓,经常跟着父亲去罗爷爷家,自然也就经常见到他们。

叶诚慕是孩子王,秦小漓经常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而叶诚慕也总像大哥哥一样,不管去哪儿,还是哪儿有什么好吃的,都带着她。说明http://www.95lady.com/

沈淅铭却不一样,他从不跟他们一起胡闹。秦小漓常常看见,他要么一个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静静的看着他们玩闹。要么就呆在罗爷爷的书房里,看着那些她完全看不懂的书。

印象里,他只和她说过一次话。

不记得是几岁的时候,一次父亲出差,母亲要值晚班,她便被送到罗爷爷家,跟罗家的孩子一起,被保姆照料过夜。

但正巧那天晚上,只有她跟沈淅铭两个在家。

睡到半夜,她口渴得不行,便自己爬起来找水喝。推荐http://www.95lady.com/

那时候她个子小小的,踮着脚去够桌子中间的水壶,就差一点点,她再次抬了抬脚,这时却脚下一歪,她就朝一旁倒去。

“呜呜……”脚下生疼,秦小漓自然反应就哭了起来。

这时,休息室的灯突然亮了,秦小漓一下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下意识的遮住眼睛,竟也忘记哭泣。

不一会儿,脚踝处传来冰凉的触感,秦小漓在指缝间睁开眼睛,便看见半蹲在自己面前的沈淅铭,他的手正放在自己脚踝处。

“沈哥哥。”秦小漓的声音有些怯生生的,毕竟和他的相处并不多,她只是按照父亲之前告诉她的,叫他沈家哥哥。

小沈淅铭微微蹙着眉,都没抬头,盯着她的脚踝,说道:“肿了,我去叫周姨。来自http://www.95lady.com/

正当他起身的时候,听到动静的保姆周姨,已经进来了。

周姨看到坐在地上的秦小漓,也是吓了一跳,“哎呦,小漓啊,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坐地上?”

听到周姨的关心,秦小漓眨巴着大眼睛,委屈得不得了。

“她脚肿了。”倒是一旁的沈淅铭说道。

周姨看着她红肿了一片的小脚丫,“呀,小漓,这脚怎么肿了呀。”

周姨捧起她的小脚丫,一脸的担忧。

反倒是沈淅铭很是冷静地说道:“只是扭到了。95女性网我记得家里有药箱。”

“哦,对对对,我去拿药箱。”经他一提醒,周姨赶紧把小漓抱起来,让她坐到椅子上,再匆匆忙忙的去拿药箱。

沈淅铭看了看桌上的水壶,说道:“你要喝水?”

秦小漓这才想起自己起床的目的,忙不迭的点头,“嗯。”

沈淅铭便倒了杯水递给她,见她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又接着倒了小半杯给她,边说:“周姨在我们房间都放了水壶和杯子。”

第二杯她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我,我不知道。”边说声音边小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

对于周姨在她房里放了水壶,她确实不知道,虽然经常到罗爷爷家来玩,但是过夜却是很少的,自然也就不清楚罗家的一些习惯。

拿了药箱的周姨,在门口正好听见两人的对话,便说道:“是我忘记跟小漓说了,小漓啊,要是需要什么,叫一下周姨就好了,大晚上的,你自己跑出来,多不安全呐。”

秦小漓哪里有想那么多,往常在自己家,晚上渴了也是自己起来倒水喝,只是没想到,这罗家她当然不如自己家熟悉。

“我知道了,周姨。”秦小漓乖巧的答应着。

因为是简单的扭伤,周姨便没惊动罗老爷子,而是给秦小漓擦了药,抱她回房,让她休息一夜,等早上,再带她去医院。

考虑到小漓的脚伤,周姨等她完全睡着之后,才离开。

因为脚伤的缘故,秦小漓睡得不沉,周姨离开后没多久,她突然感觉自己脚伤处凉凉的,立刻便醒了过来。

秦小漓揉揉眼睛,室内没开灯,但就着月光,她还是看清了,坐在床边的,是沈淅铭。他拿着一个冰袋,放在自己脚上。

“沈哥哥。”

见她醒了,沈淅铭转身把灯打开,而后重新坐回床边,继续把冰袋放在她脚踝处。

感觉脚上有点凉,秦小漓下意识的往回缩,沈淅铭却好似看穿她的想法,按住了她的小腿。

“别动,我妈说这样可以消肿。”他边说边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那粉嘟嘟的小脸,此刻却微微皱着,便接着说道:“我妈是医生,我上次脚扭了,她就是这样给我消肿的。”

秦小漓这才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医生,而且跟沈淅铭的母亲还是好朋友。

“哦。”

小沈淅铭抬眼,看见她眼睛还红红的,想起她刚才的哭声,说道:“很疼?”

小漓撇撇嘴,用力的点点头,“嗯,很疼很疼。”

他却笑了一下,没再说话,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上的冰袋。

而小漓却看得有些呆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吧。

秦小漓第二天早上醒来,沈淅铭就趴在她床边,手上还拿着早已不冰的冰袋。而她脚踝处的红肿,却是消得差不多了。

秦小漓跟着叶诚慕刚到医院门口,就看见了马路对面的沈淅铭。

他们几个长大后,就很少见到,特别是沈淅铭,更是常年跟着他父母住在国外,回国的时间屈指可数。

她也有好几年的时间没见过沈淅铭了,现在的他,似乎又长高了些,也消瘦了些,轮廓越加鲜明,也成长得更加沉稳了些。

第四章  儿时玩伴

沈淅铭靠在一辆吉普车上,看见他们出来,便朝他们招了招手。

两人过到马路对面,沈淅铭看了看秦小漓的额头,医生刚刚给她的伤口重新上过药,纱布也换成了创可贴,不仔细看,确实不那么明显了。

叶诚慕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啊?”边说边笑着把胳膊搭在秦小漓肩膀上。

秦小漓听得有些莫名,但也没问出心里的疑问,见沈淅铭看向他,便说道:“沈哥哥,好久不见。”算是跟他打过招呼。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转而对叶诚慕说道:“我爸妈今天正好过来这边开会。”

叶诚慕了然的点点头,“对哦,难怪你开了姑父的车呢,对了,说到车,你那车,我叫人去拖了啊,但是还没修好。”

沈淅铭却并不在意,而是说道:“你看谁来了。”边说边往旁边挪了挪。

一张俏丽的面容从车窗里钻出来,“Surprise,哥哥。”

“研希?你怎么来了,哈哈……”叶诚慕拉开车门,柒研希 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叶诚慕抱着妹子转了两圈,这才放下,大大的笑容展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他敲了敲妹子的额头,那眼中的宠爱简直不能更明显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诶,你一个人过来的?爸妈知道吗?”

“哎呀,我都这么大人了,来看看哥哥还不行埃”

“别转移话题啊,快说,爸妈到底知道吗?”

柒研希吐吐舌头,并没回答,但叶诚慕已然知道了答案。

“哎,你呀。”他无可奈何地说道,“跟我走。”边走边拿出手机,准备跟父母打电话。

柒研希转过身,冲他们招招手,“淅铭哥,谢谢你啊,诶,那个,小漓,我改天找你玩埃”

是的,柒研希也是秦小漓小时候在罗爷爷家的玩伴之一,而且因为她们都是女生,关系还算亲密。尽管这几年各自忙着自己的学业,没怎么见面,但关系并没疏远。

秦小漓看着这对兄妹还跟小时候一样,吵归吵,闹也闹,但是亲密也是真亲密。她不禁笑了笑,而看到旁边的沈淅铭,依然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她便悄然收了脸上的笑。

沈淅铭低头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说道:“伤怎么样?”

话题转得太快,秦小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哦,没事,医生说休息一下就好了,多亏遇到诚慕哥了。”边说边看了看他们俩离开的方向,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沈淅铭微不可察的蹙蹙眉,“走吧。”边说边拉开车门。

“去哪里啊?”

沈淅铭已经绕到驾驶座,“送你回学校。”

“哦。”秦小漓赶紧坐进车里。

沈淅铭将车调了头,兀自朝校区驶去。

她正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学校,沈淅铭像是猜到她的疑惑,说道:“我妈跟外公打电话,听外公说的。”

秦小漓点点头,突然想起,这事不能让父母知道啊,正准备交代他两句,他却接着说道:“我没跟我妈说你受伤的事。”

秦小漓听着这话觉得有些奇怪,但心想着,他跟叶城慕是堂兄弟,关系也很亲近,知道自己怎么受伤,也不奇怪了。

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那个,谢谢你送我过来。”秦小漓正要下车,沈淅铭却说道:“你周末有空没?”

“嗯?”

虽说在异国他乡遇到儿时伙伴让她很高兴,但那仅限于叶诚慕跟柒研希,对于面前的沈淅铭,她却是半点想法也没有。

最主要是因为,过去二十多年,跟他打过照面无数,但说过的话,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可不认为,他会愿意跟自己有过多的交流。

“我妈想见你一面,他们在这边开会有几天时间,下周一才走。”

秦小漓了然的点点头,这就说得通了。

罗敏阿姨跟她这个儿子可不一样,身为医生的她,可是个热心肠。虽然她常年在国外,小漓见她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见面,都觉得很亲切。

“罗敏阿姨,现在也住在伦敦吗?”

“嗯,但是在郊区,离这边有点距离,她开会的地方离这里不远。”

“哦,那到时候再联系吧。”

沈淅铭把手机递给她,“你的电话号码留一下。”

秦小漓赶紧接过电话,对呀,不留电话怎么联系,“哦哦,好。”

她按了拨号键,不一会儿,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这才把手机还给沈淅铭,“这是我的号码。”

沈淅铭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已经存好了名字,“嗯。”

“那我先走咯。”说着拉开车门走下去。

沈淅铭扭头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默默发动汽车离开。

当天晚些时候,正在上课中的秦小漓,接到叶诚慕的电话,是柒研希打来的。

秦小漓急匆匆的跑到教室外头接电话,“喂,诚慕哥。”

“Hello,小漓,是我啦,研希。”

“哦,研希呀。”秦小漓边接电话,边留意着教室里的动静。

“嘿,我说怎么好久没见你了,原来你一声不响跑到伦敦来了,之前都没听你说起埃”

其实这几年,大家各自忙各自的学业,聚头的时间确实不多。

“准备考试什么的,一时太忙,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埃”

“哎呀,跟我客气什么,跟你开玩笑呢。对了,我这次来这边看我哥,还要待个几天,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天,陪我逛逛街什么的。”

“好啊,不过我现在没时间,我还在上课呢。”秦小漓注意到,老师似乎在安排下堂课的分组,便赶紧说道:“周末吧,周末我给你打电话。”

“行,那你去上课吧,我等你电话。”

“好的,那先这样啊,拜拜。”

挂了电话,秦小漓赶紧跑回教室。

而柒研希呢,她挂了电话,转身进屋,看见哥哥在摆弄他的画具。

“我跟小漓约好咯,周末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啊?”

“诶,对了,说到这个,罗敏姑姑和姑父两个人都在附近,我们去看一下他们吧,我也好久没见过姑姑了,你呢,也是好不容易来一次。”

第五章  兄妹谈心

“好哇,姑姑都两年没回国内了,我本来准备专程去看他们的,正好他们在这边,省的我跑一趟了。”柒研希 边说,边走到叶诚慕身后,看着他摆弄颜料。

“哥哥,你这强迫症越来越严重了,放个颜料还要管顺序和分量,真是受不了你。”柒研希笑着说。

叶诚慕敲了敲妹妹的额头,说道:“你知道什么呀,按照我自己的习惯放好,用的时候才方便。”

柒研希笑了笑,不置可否。

“哥哥,什么时候给我画张呗,你都好久没给我画过画像啦。”

“可以呀,想画什么样的?”

柒研希靠近来,“我想画…裸的,可以吗?”

叶诚慕一只画笔敲过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别人画什么裸照。”

柒研希痛得赶紧护住脑袋,“哎呀哥哥,你都把我打傻啦。”

“傻了才好。”

“你这人真是,受西方教育多年,怎么比我这个国内传统教育长大的人,还封建呢,真是,你又不是没给别人画过。”

“那是作业,能一样吗?”叶诚慕真是被他这个妹妹气得不轻埃

柒研希撇撇嘴,知道在哥哥这里是达不到目的了,便拉了拉哥哥的胳膊,“好啦好啦,我知道,瞧你小气的,不画就不画呗。”

叶诚慕怀疑的看着妹妹,“当真不画了?你不会,回头找别人去画吧。”

“哎呀,不会不会,你怎么能不相信你妹妹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啦,真是的。”柒研希撒娇似的说道。

“呵,那可不一定。”

叶诚慕说着,已经整理完了颜料架子,“对了,妈妈最近身体怎么样?”

说到母亲,柒研希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还是老样子,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扶着还可以自己走几步,出门还是要坐轮椅,药一把一把的吃,也没见好转。”

叶诚慕的面色也变得沉重了些,柒研希继续说道:“妈妈经常念叨你,你也不说回家。”

“我不是上个月才回过家嘛。”他自知理亏,声音都小了许多。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爸妈,跟我,都希望你能回国,只是他们不想束缚你,所以才让你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你倒好,就真的跑了这么远,一走就是好些年。”柒研希小声抱怨道。

叶诚慕低头摆弄他的画笔,“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柒研希的眼里,带着希望。

实际上,这次她没告诉家里就跑过来,就是想找哥哥谈一谈。她希望哥哥能跟她回去,跟她一起面对家里的事业。

她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不管她想不想,愿不愿意,她的将来,必然是进入自家的柒电企业,协助父亲。

而父亲的年纪渐渐大了,这几年,她经常听到父亲念叨,等她毕业了,能接手公司业务了,他就不管了。

她知道重担 必将落到自己身上,她期望着,如果哥哥能进柒电,她就不是一个人了。

“研希,再给我一点时间。”

柒研希的眸色黯了黯,其实这结果在她预料之中,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失望。

“哥哥,过几天,我就要进公司了。”

“你不是还没毕业吗?”

“爸爸要我先进公司实习,反正大四也要找单位实习,还不如直接去柒电。”柒研希言语间的失落,很是明显。

对于这个妹妹,叶诚慕是很了解的。她从小就很乖巧懂事,在学校也很努力,她一直努力成为,父亲希望她成为的样子。

虽然她从来没说过,但她知道,这或许,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叶诚慕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无能为力。

“哥哥,你真的想好了,不进柒电吗?”柒研希还是忍不住再三确认。

他看着妹妹期待的眼神,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说道:“研希,你知道我对管理公司没有兴趣,而且,我也不懂管理。”他伸出双手,拿起一只画笔,继续说道:“我这双手,只会画画。”

柒研希点点头,“我知道,你从来没想过进公司,不然,你也不会在大学直接修了美术专业。”

这时,门外响起车鸣声,叶诚慕朝门口走去,边回头说道:“应该是淅铭的车修好了,我去看看。”

到楼下,果然是修车行的人把车送来了。

叶诚慕试了下车子的性能,而后探出头来,对着二楼窗口喊道:“研希,研希,你下来,车修好了,我带你去兜风。”

然而,车还没开出去多远,沈淅铭就来了。

这是条小巷,两车错开有点困难,叶诚慕停下车,看清前面是沈淅铭的车,便熄了火下车,“淅铭你怎么这个点来了,秦小漓呢?”

沈淅铭也下了车,“回学校了。”他看了看已经修好的车,又看了看正从副驾下来的柒研希,说道:“你们要去哪儿?”

“哥哥准备带我去兜风呢,淅铭哥一起去吧。”

沈淅铭微摇了下头,“我想着你们要用车,就把我爸的车送过来,既然现在车已经修好了,那我走了。”

“诶,淅铭哥,一起嘛。”

但沈淅铭已经上了车,把车退出小巷。

叶诚慕看着沈淅铭的车出了小巷,才转身回车上,“咱们走吧。”

“这淅铭哥怎么还是这样,诶,他这么冷冰冰的,我们熟悉还好,不过他这样能交到女朋友嘛?”柒研希 边系安全带边说道。

叶诚慕撇撇嘴,似是想了一下,才说道:“这么多年,他就这样,身边的女孩,我还真没见过。”

“诶,对了,淅铭快回国内了,爷爷准备让他接手罗氏。”

柒研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我听说了,柒电和罗氏在很多地方都有业务往来,最近罗氏内部传得风风火火的,据说是要换当家人了,我猜就是淅铭哥。不过吧,反正也是一家人啊,再说淅铭哥本来就有罗氏的股份,还是爷爷的亲外孙,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别人怎么想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走,哥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第六章  亲自来接

到了跟沈淅铭约好的前两天,秦小漓猛然想起,这个周末同时约了柒研希跟沈淅铭,想着跟沈淅铭说一声,要他到时候叫上研希一起。

出了教室,她便给沈淅铭打电话。

“喂,沈哥哥,那个,我是想跟你说……”

“你在哪儿?”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秦小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我刚从教室出来,准备回住的地方。”

“你到校门口等我,我马上到。”

这下秦小漓是真的愣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得说道:“哦。”

挂了电话,秦小漓加快脚步往校门口走去。但心里却是相当疑惑,他来干什么呢?当然,就算再疑惑,嘴上也是问不出口的,毕竟这学校这么大,谁都可以来吧。咦,或许是来跟自己说周末见面的事?

心里边想着,脚下的步子却是没停。

刚到校门口,沈淅铭的车就停在面前,副驾驶的车窗摇下,“上车。”

秦小漓便拉开车门坐进去。

“系安全带。”

秦小漓扭过身去拉安全带,然而拉了几次都没拉动,这时沈淅铭突然靠过来,拿过她手上的带子,“没解开。”边说边解开中间的扣子,给她重新系上。

他的脸离得好近,突然跟一个男生这么靠近,秦小漓攸的一下,脸就红了,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她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他,才发现他的五官真的很好看,略显削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下,一双深邃的眼睛。

系好安全带,他抬起头来,吓得她赶紧扭头看向前方。

“好了。”

沈淅铭发动了汽车,“住哪里?”

秦小漓说了一个地名,沈淅铭便调转了车头。

“其实,挺近的……”其实她想说的是,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每天都这么晚?”沈淅铭微蹙了下眉,但在视线昏暗的车内,却是不易察觉的。

秦小漓看了看手表,八点一刻,“还好吧。”她想说,今天算早的。

“作业那么多?”

“呃,也不是很多,只是,我自己想多学点东西。”秦小漓深知,因为父母生她比较晚,如今都已到了退休的年纪,而他们一直没退休,就是为了能让她出国留学。

因而,她格外珍惜这个机会,总想利用上所有的时间,学到更多的东西。

沈淅铭沉默了一下,突然一个变道,将车停在路边。

秦小漓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了,“怎,怎么了?”

沈淅铭手握着方向盘,并没看她,“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秦小漓被他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危险?”

“那天晚上的事,还没吸取教训?”

她这才明白,他说的是那晚在工业区遇到抢劫的事情。但是,她看着方向盘上,他泛白的手指节,为什么觉得,他在生气呢?

其实那天晚上,她确实很害怕,以至于,她又做了那个梦。

可是,那是次偶然事件不是么。只身在国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甚至都没有报警。

“我以后不走那条路了,我绕远一点就好了,而且,我会早一点回去,应该就不会遇到他们了。伦敦的治安,其实还不错。”最后一句话,她越说越没底气,因为她总觉得,车内的空气,怎么越来越冷了呢。

沈淅铭黑着张脸,沉声道:“往后,最晚八点之前,必须要回家了。”

“八、八点?”还很早好不好,夏天的八点,天都没黑呢。

“嗯,八点。”沈淅铭说得理所当然。

秦小漓心里却是诧异得不行,话说自己跟他并没有很熟吧,他怎么会突然来管自己几点回家埃

但诧异归诧异,心里也很清楚他是为自己好,而且看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也不好反驳呀,不管了,先答应再说吧。

“哦,知道了。”

见她答应,沈淅铭的脸色才算缓和一些。

重新上路,沈淅铭便没再说话,车内安静得有些诡异。秦小漓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个,我可不可以放音乐?”

“放吧。”

秦小漓摸索着按了一个按钮,猛然间一段超动感的摇滚乐撞进耳朵,吓得她下意识的往后退。

沈淅铭赶紧调小了音量,这才略显尴尬地说道:“这是我爸的车。”边说边按了下一首,出来的依然是同类型的音乐,再按几下,依然如此。

“那个,要不,算了吧。”秦小漓忍不住说道。

“好。”似乎在等着她这句,沈淅铭毫不犹豫的关掉音乐。

车内再次安静下来,由于刚才的音乐失误,秦小漓实在不敢再提什么建议了。她看看窗外,学校跟住的地方,明明离得很近,今天怎么还不到。

“咦,怎么到这边来了。”这并不是她回去的路埃

“那边修路。”

简短的回答,所以,因为那边修路,要绕一段?然后自己走路只需十几分钟的路程,变成开车还要久一些?

当然,尽管心里充满疑惑,但秦小漓啥也没说。

沈淅铭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一个人住?”

“不是,我有室友,她是韩国人,比我早来一个月,她叫朴琳琳,不过,她是学美术的,跟我不同学院。”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似是想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要进罗氏?”

秦小漓心里惊了一下,这的确是父亲的意愿,而自己也并不打算违背。只是,这是自己毕业之后的事,现在还未提上日程。

而且,就算自己将来进罗氏工作,也并没重要到,让现在远在伦敦的沈淅铭都知道了吧。

当然,现在她还不知道,沈淅铭会成为她的顶头上司。

“哦,我爸是很希望我能进罗氏工作,可是,罗氏的门槛,应该挺高的吧。”

沈淅铭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不高,是平的。”

“平、平的?”

“嗯,罗氏大厦的正门没有门槛,是平的,一抬脚就进去了,我试过。”

秦小漓看着他一脸正经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而后又赶紧捂住嘴,他这是在开玩笑?

第七章  粉色意外

好不容易忍住不笑,车已经停在她住处的楼下。秦小漓下了车,抬头看向自己房间的那方窗户,没亮灯,朴琳琳还没回来。

“谢谢你送我回来。诶,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沈淅铭走到她面前,沉默了一下,说道:“没事,你上去吧。”

“嗯,那周末?”

“你跟研希说吧。”

秦小漓点点头,目的达到,“好吧,那我走咯。”

刚转身,从上面斜坡上冲下来一辆自行车,骑着车的金发男孩大声喊道:“Get out of the way,pelease,oh,no no,no……”

秦小漓回头,便看见一辆自行车直冲冲的朝她冲来,眨眼已到眼前,想躲开,身体却是没有那么快反应过来。

眼看着马上就要撞上,突然间身体一轻,人瞬间往后移去,感觉到自己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毫无着陆点的她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他的衣裳。

过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腰间的钳制松了,而后头顶上传来沈淅铭的声音,“好了。”边说,还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鼻子钻进似有若无的薄荷香味,秦小漓抬起头来,看到的是沈淅铭的下巴,实在离得太近,她甚至都看到了几颗刚冒头的胡渣。

再往上,她看到他性感的嘴唇微微勾起,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以一个很暧昧的姿势,紧紧趴在人家怀里,手心被汗水浸湿了,但还抓着人家的衣服没放呢。

瞬间囧得红了脸,秦小漓赶紧缩了出来。

这时,那自行车总算在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骑车的看上去是个高中生,见自己差点撞到人,此刻那白皙的脸庞上也是爬满了红晕,边喘着粗气,边对他们说道:“Sorry,sorry,did you get hurt?”

秦小漓摆摆手,“No,I’m OK.”虽然刚才确实很危险,但见对方还是个少年模样,她并不打算苛责于他。

“Be careful next time.”沈淅铭似乎也并不生气。

那少年似是松了口气,点着头说:“So sorry and thank you.”然后才转身走了。

剩下他们俩,想起自己刚才的窘迫,秦小漓深深呼出一口气,“那个,刚才谢谢你埃”

沈淅铭双手插在裤兜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现在还觉得,伦敦很安全?”

“嗯?”这这这,这也能扯上?

心里一万个问号,但面上她却挤出一个笑来,“呵呵,好像,确实不怎么安全。”

感觉到自己脸上烧得厉害,秦小漓赶紧低下头,祈祷这夜色,能掩盖她那恼人的窘迫吧。

但显然,天不遂人愿。

“小漓?真的是你呀,你不是说在学校查资料么,看这样子,分明是约会去了啊,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啦?”朴琳琳边说边笑着看向沈淅铭。

秦小漓懊恼的闭了闭眼,怎么好巧不巧,这会儿遇上朴琳琳呢。正要开口解释,朴琳琳却已伸出手去,“这位帅哥,你好啊,我叫朴琳琳,是小漓的室友。”

沈淅铭伸出手握了握,“你好,我是沈淅铭。听说朴小姐是韩国人,中文说得很好嘛。”他依然维持着那不急不缓的语速,不冷不热的语气。

“哈哈,那是因为呢,我母亲是中国人,我从小就跟我母亲说中文,所以我也算半个中国人啦。”朴琳琳的性格热情开朗,跟谁都自来熟,面对着面无表情的沈淅铭,竟也能自顾自的哈哈大笑,秦小漓心里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埃

但是,这会儿不是佩服的时候吧。

“那个,沈哥哥,我们先回去了,我回头再跟研希约时间。”

“沈哥哥?哇哦,秦小漓,你不邀请你这沈哥哥到我们家坐坐?”朴琳琳调笑道,而后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咦,小漓,你脸怎么这么红啊?该不会,是做什么坏事了吧。”她笑着看向沈淅铭。

但沈淅铭背靠在车门上,只是微微勾起嘴角,看着秦小漓,那表情,似是没打算解释了。

“风吹的,我们走吧,他还有事。”说着赶紧拉着朴琳琳往楼道里走去,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话来。

“喂喂喂,急什么……”朴琳琳的抗议直接被无视,被她硬拖着上了楼。

沈淅铭嘴角始终微微扬着,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然后看着楼上某一个窗口的灯光亮起,这才转身上了车,驱车前往叶诚慕的住处。

秦小漓到了事先约好的咖啡厅,进门之前,想着等一下要见到沈淅铭,再想起那天晚上的尴尬,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要淡定,别胡思乱想,人家碰巧救了你,仅此而已,不代表什么的。

平复呼吸,走进咖啡厅,一进门就看见柒研希朝她招手。

她的旁边做着叶诚慕,另一边是罗敏阿姨和罗敏阿姨的丈夫凯文。扫视一圈,没见到沈淅铭。

她心下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另一个不经意的角落,却涌现出一丝淡淡的失落。

罗敏阿姨一如既往的热情,拉着她问东问西,家里的情况啦,现在的学业啦,还邀请她假期的时候去她郊区的家里玩。

由于罗敏阿姨太热情,从头至尾,秦小漓跟柒研希兄妹俩都没说上几句话。临别的时候,罗敏夫妇先走了,柒研希颇无奈地说道:“哎呀都没跟你说几句话呢,你下次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去逛街埃我来伦敦这几天,哥哥就知道画画,都没带我好好逛逛。”

她这话说得不假,除了刚来那天,叶诚慕带她去吃了顿饭,往后确实都在赶画稿。没办法,出版社刚谈下来,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秦小漓的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安排表,虽说很忙,但硬要挤出时间来,还是可以的。

正待开口,柒研希却说道:“算了,知道你们都忙,我也要回国了。”这话里淡淡的失落,却是落入了秦小漓的耳里。

秦小漓很是歉疚,这段时间确实是她最忙的时候,对于这个儿时玩伴,她确实觉得内疚。

“研希,你要是想逛街的话,明天晚上行不行啊?不过我可能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帮爹地追妈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帮爹地追妈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情深如曼》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情深如曼》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情深如曼目录预览:第一章死鱼一样没劲第二章江泽,你真是我的毒第三章与其滚蛋,不如霸着江太太的位子第四章她不是不相干的人第五章到死我也是江太太第六章江先生出了车祸第七章深爱一个人的你勇气可嘉第一章死鱼一样没劲夜里,薛曼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撕扯她的衣服,温热的呼吸埋在她的颈肩痒痒的,隐隐还伴着酒气。“轰隆”一道闪电在空中炸开,惊地薛曼一下子睁开了眼,透过一闪而逝的闪雷,她看清了男人的模样,眸子暗了暗,原来不是梦。她猛地抓住男人慢慢划下她小腹的手,四

  • 小说《妻身难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妻身难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妻身难上目录预览:第一章订婚仪式女主逃跑了第二章捡回了一条命第三章你必须相亲第四章这个婚我结定了第五章契约达成第六章履行夫妻义务第七章新婚夜的传闻第一章订婚仪式女主逃跑了一楼的大厅,现代风格的建筑由金色和白色为主调,金色的水晶吊灯闪耀着奢靡的光,来往的宾客三两相聚相谈甚欢。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被围在宾客之间,碎发之下英俊的脸庞带着礼貌的笑,勾起的唇角掩盖不住甜蜜的气息。二楼的化妆间里,隐隐还能听到晚会上的钢琴声。“亦兮,算我求求你了,帮我这一次好吗?

  • 小说《十里红妆不如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十里红妆不如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十里红妆不如你目录预览:第1章:四年的折磨第2章:没有资格决定生死第3章:敢给我戴绿帽子第4章:爱的是你第5章:老娘受够了第6章:倒贴上来的第7章:我会娶沫沫第1章:四年的折磨夜晚那么美,寂静,却在隐约之中透露着男人的怒吼声音,点点喘息里还能听到女人苦涩,干涸的嗓音。简一沫一直都知道何承西不爱自己,甚至把她当作自己一个卑贱,任由他践踏的女人。结婚的四年,一千五百六十三个夜里,每次他喊的名字永远都是那个依依的女人,所有的一切,他都发泄在她的

  • 小说《你好,陌生人》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你好,陌生人》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你好,陌生人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第2章生死一瞬第3章孩子,我的孩子。第4章割腕自杀第5章让她死第6章血腥味道第7章夜还长的很第1章离婚“我们离婚。”苏音将刚才打印出来的两份离婚协议书放在权安和面前,素净的小脸上未施粉黛,却带着一种清丽逼人的漂亮。“我不同意。”权安和眼角淡淡扫过上面的纸张,冷声回到。“为什么?当初结婚本来你就是被设计的不是么?现在既然可以离婚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毕竟你也应该给萧微微一个名分。”苏音半垂眼眸,忘不掉刚才路过的周刊封

  • 小说《余生要定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余生要定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余生要定你!目录预览:第1章你不配!第2章她回来了第3章离婚吧第4章我们已经尽力了第5章付出代价第6章司氏集团第7章怒打小三第1章你不配!夜色如墨,海湾别墅。林相思还在等着司霖宇,她从黄昏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就开始准备晚饭了。直到现在,时针指到九点钟方向,他还是没有回来。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一直等到饭菜都凉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她一直觉得,就算司霖宇一直不把她当司太太,但她确实是他的妻子就够了。但是此刻,她却觉得一直都是自己在自欺欺人。此

  • 小说《暗香》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暗香》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暗香目录预览:第一章阿蝶第二章沦为人妻第三章他第四章逃跑第五章黑色蝴蝶第六章羊入虎口第七章逃离第一章阿蝶阿蝶怀上我的那年,刚刚才过花季。在我们那个黄沙漫地的小镇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纪轻轻就结婚生子。我爸爸沈万财是那一带有名的烂人,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一没钱就会回家找阿蝶。那个时候的阿蝶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听沈万财的话,只要沈万财一瞪她,她就会乖乖地从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钱给沈万财,然后沈万财就会丢一个小纸包给她。得到小纸包的阿蝶双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几年没

  • 小说《晚安,假面老公》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晚安,假面老公》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晚安,假面老公目录预览:第一章他回来了第二章他和他的碰面第三章这只是报复的开始第四章戏看够了就走吧第五章再过几个小时,你就是我的妻子了第六章我们解除婚约吧第七章把一切交给我第一章他回来了第一章他,回来了陆合欢从没有想到五年之后,她和墨云琛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他用五百万买她的子宫,在不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下,帮他生孩子。一场前男女朋友的一场卵子交易手术。墨家别墅的一楼手术室里,陆合欢纤细的身体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手术室里空荡荡的,唯有一排排闪着

  • 小说《婚久必伤身》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婚久必伤身》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婚久必伤身目录预览:第001章:竞拍夜第002章:我要做你的情人第003章:不要命的疯女人第004章:车中强吻第005章:取悦我第006章:一次第007章:会咬人的兔子第001章:竞拍夜沈新月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跟龙城最声名显赫、权豪势要的阎府扯上关系。传言中龙城四大家族之首的阎府,靠见不得光的手腕垄断了龙城近一半的房地产行业,身价上百亿。但据说阎家的独生子阎霆轩怪病缠身,好几任未婚妻都离奇死掉,而且死因都是心脏麻痹。所以他至今单

  • 小说《婚心计,恶少轻点疼》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婚心计,恶少轻点疼》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婚心计,恶少轻点疼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的春宵第二章擦干净嘴巴第三章酥麻的感觉第四章霸道鸭子第五章混乱之地第六章阮家公主第七章富有正义感第一章意外的春宵阮千寻一脸痛苦从噩梦中醒来,费了好大力,才将沉重的眼皮睁开一线。高档的装修,陌生的环境。“哪儿啊?”阮千寻想爬起来,可是下身传来一阵剧痛。阮千寻放弃初衷,闭上眼睛整理一下杂乱无章的思绪。炫彩KTV包间、呛人的烟味、一口闷掉的加冰洋酒、男人们的呼喝,公主们的扭捏。推搡,起哄,拉拽,晕过去。只

  • 小说《向来情浅,奈何婚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向来情浅,奈何婚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向来情浅,奈何婚深目录预览:第1章我只要荣浅浅第2章还记得我吗第3章卖的是一辈子第4章被卖了两次第5章他来收货第6章她值两个亿第7章要听话一点儿第1章我只要荣浅浅“条件很简单,用你女儿来抵债。”锦城已经入夜,这句话卷在滚滚的雷声里,一路碾压过来,闪电率先扯开黑暗,投下一瞬的惨白。荣氏企业的厂房里,荣国兴不敢抬眼,浑身都在颤抖,用近乎祈求的哭腔小声说:“凌,凌少,您大人大量,宽限我几天,千万别封厂子,求……”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