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前夫要乖在线阅读

2017/11/15 18:19:41 来源:网络 []
小说:前夫要乖
第3章 我们离婚吧

薛芷夏闭上眼睛。说明http://www.95lady.com/

前世的悲剧一一在脑海中浮现。

嫁给傅凉旭的欢喜,失去母亲的痛苦,为讨好傅家人的卑微,被迫与孩子分离的悲痛,孩子被溺亡时的绝望……

这一切的一切,不禁令她自问,她最后得到了什么?

那样的未来,真的是她坚持年少青涩时的暗恋,所得到的回报?

她还在细细思索,耳边传来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有人站在了床前。

薛芷夏不知道对方站在床前想什么,这一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傅凉旭,我们离婚吧。”

她的话音落地,周围霎时一静。

薛芷夏闭着眼睛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傅凉旭的回答。她慢慢睁开眼睛,面色一怔。

傅凉旭就站在床边,脸上没有诧异,没有厌恶,也没有不屑,唯有那双微阖着的眼眸静静看着她。推荐95lady.com

似上位者觑着互斗争宠的臣子,似无情浪子看着争风吃醋的歌姬。

“哦?怎么不继续说了?”

薛芷夏张了张嘴,失了语言。明白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他一直是这样看她的。为了嫁给他费尽心思,怎么可能突然说出离婚的话?

傅凉旭见她怔住无语,眸子掠过一丝了然,身子倾了下去。

他刚刚洗过澡,身上只裹件浴袍,散乱的系着腰带,露出条理分明的腹肌,迷人而魅惑。

薛芷夏心里一紧,就要起身移开。说明95lady.com

一只手伸过来,像是凛冬的冰块,紧紧掐住她的下巴,用力往床上一摁!

“嘭!”薛芷夏狠狠跌撞在床上。

她轻哼一声,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上盖着的被子滑落下去,露出雪白与红紫的交替肌肤,玉臂与细腰相衬的窈窕。

傅凉旭目光无意间一触,眸中一紧,迸出危险的光芒。

薛芷夏不管晕眩的头脑,急匆匆找回语言:“与其如此厌恶地生活在一起,离婚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如此厌恶?”傅凉旭眯了下眼睛。“你厌恶和我生活在一起?呵,昨天是谁爬上我的床,求我上你来着?”

“你!”薛芷夏羞愧难当,却又无可辩解。

“怎么,是我昨晚的表现没满足你?令你生出了厌恶?”傅凉旭倾轧上来,整个人覆盖在薛芷夏身上,声音似地狱而来:“那现在重新满足你。95女性网

“不要……”薛芷夏惊恐地别过头。

两人面孔挨得太近,这一侧首,嘴唇便无意地掠过对方的脸颊。

凉凉的,有些柔软。

两人同时一震。

薛芷夏很快回神,咬了下内唇,开口继续道:“我只是突然发现我们不适合!强扭的瓜不甜,即使一起生活下去,也不过是相看两厌!”

“你如今倒是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了,可之前是谁死活要嫁给我?相看两厌,那就让你更厌恶!”

他说着,扯开浴袍的腰带,迅速撑起身子,将挡在两人之间的被子丢开。

刹那间,两人接近赤诚重叠,肌肤贴着肌肤。

“不要!”薛芷夏面上爆红,想要推开他。95女性网

第4章 渣男贱女

可她不动还好,这一动,也不知哪儿惹着了傅凉旭,立即感觉到对方那蠢蠢欲动的东西,就抵在大腿根部。

她又羞又怒,既怕又慌,“傅凉旭,上一个被迫娶的女人,你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傅凉旭神色冷得可怕,呼出的气息却热得灼人,“早就已经被你恶心过了……”

说着,一手捂住她的嘴,顶开她的膝盖,就要和她融为一体。

可就在这时,房门“哐”的一声被人推开,有急切的声音响起:“凉旭哥,凉沁醒了!”

只差临门一脚的两人同时一震。

薛芷夏听到这个声音,脸上的惶恐骤然变了,眼中迸出浓浓的恨意!

柳欣瑜!这是柳欣瑜的声音!

傅凉旭被这突来的推门打扰到,面上划过一丝戾气,扭头一见是柳欣瑜,那股子戾气又降了下去。

“凉旭哥……”柳欣瑜顿住了动作见他们如此暧昧的姿势,面色刷的白了。好在傅凉旭的浴袍够大,从门口的角度看不到泄露的春光,

薛芷夏却乘着傅凉旭分神,张嘴对捂住自己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她将自己对柳欣瑜的恨意,全部释放在牙齿间,咬得太阳穴都微微鼓胀。

很快,傅凉旭的手掌涌出鲜血,顺着滴落在床上。小说:前夫要乖在线阅读

“嘶……”傅凉旭疼极,用力甩开她的牙齿,忍不住骂了句:“薛芷夏你是狗吗!”

“凉旭!”柳欣瑜原本愣在门口,见此突然冲了进来,仿佛没有发觉两人亲密的姿势,一把夺过傅凉旭的手。

手掌边的齿印没入肉里,正往外汩汩冒着血。

她显出心疼的神色,瞪向薛芷夏正要呵斥。

傅凉旭却猛地收回手,扯过被被子盖住光溜溜的薛芷夏,不悦地吐出两个字:“出去!”

柳欣瑜呆了呆,像是被吓到般,愣愣唤道:“凉旭哥……”

“你先出去等着。”傅凉旭的声音还是淡淡的凉,但到底是缓和了下来。

薛芷夏被被子盖住,只露出一个脑袋,听到傅凉旭缓下来的语气,心里没有刺疼,只有寒意。

一个成年女性,突然闯入两人的新房,而且是在那样的关头,他竟然还能如此温和的与之说话?

果真是情深意切的青梅竹马!渣男贱女!

她压下心中的恶寒,忍住冲上去宰了柳欣瑜的冲动。被子里的手紧了又紧,面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柳大小姐还真是好、性致!这般兴奋地冲进来是怕错过活春宫吗?”

“你胡说什么!”柳欣瑜开口怒斥,秀眉一蹙,就待反驳。

“我胡说?呵,睁眼说着瞎说,也不怕被雷劈!”薛芷夏目光凛凛,似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般:“难道你家的家教,就是教你如何勇闯他人新房,观摩他人耳鬓厮磨?”

“住嘴,薛芷夏,搬弄是非也要有个限度!”柳欣瑜冷声呵斥,面色鄙夷:“明明是你伤了凉旭哥,我担心才进来的。”

“搬弄是非?说的是你自己吧?我们夫妻间的情趣你有什么资格过问!你他妈的是忘了我是傅少夫人,还是你以为傅凉旭是你老公?这新房你想进就进、想看就看?小三也没你这般不知廉耻吧?”

第5章 装过头就假了

“你!”柳欣瑜没料到薛芷夏如此利齿。

她之前不是战战兢兢,只会看人脸色讨好他人吗?

柳欣瑜压下心中愤怒,轻咬住下唇,满是委屈地转向傅凉旭,柔声换道:“凉旭哥,她……”

“出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傅凉旭语气微凉。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句话,就将柳欣瑜准备的说辞、表露的委屈通通打碎。

她张大嘴巴,一时愣住了。

“柳大小姐还不出去,是想要我老公亲自请你出去?”薛芷夏盈盈笑了起来。老实说,她也没想到傅凉旭会站在自己这边,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地爽。

她笑着,目光一瞥,就对上傅凉旭那深邃的眼眸。

薛芷夏心里一凛,原本的快感骤然冻结,匆忙别过头,错开视线。

“可你的手……”柳欣瑜说到一半,蓦然想起薛芷夏说的“夫妻间的情趣”,心里咒骂了声,低眉顺眼表示歉意:“对不起,我不该闯进来的,我去找药箱。”

她转身要走,出门时,警告般盯向薛芷夏。

却见薛芷夏躺在床上,歪头遥遥回望她,那眼里,有着铺天盖地的恨意!

柳欣瑜身子一滞,嘭地关上了门,隔绝了那视线。

屋子里又只剩下薛芷夏两人,窗帘被偷进来的风吹起,房间陷入奇怪的静谧中。

傅凉旭的目光薄凉,看得薛芷夏颇为不自在,有种恨不得缩进被窝里的冲动。

“呵……”就在薛芷夏快要控制不住时,头顶突然传来笑声,凉凉的,有着说不出的冷意。

“是不是发现装小白花吸引不了我的眼球,就改成霸王花了?这伶牙俐齿的,到确实比以往要有趣。”傅凉旭伸手,用那只淌着血的手掌扳住她的下颌。

他依旧是那高高在上的神色,微阖着眼帘,仿佛看着鱼塘里争食的小金鱼:“现在这样的你,到有几分傅少夫人的气势。”

傅少夫人的气势?

薛芷夏怔了下,然后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怪异:“傅凉旭,你不会以为我刚刚骂柳欣瑜,是故意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吧?”

“难道不是?”

“要是早知道这样会让你注意到,我一定天天逮到柳欣瑜就骂一顿!但现在……我说了,我要和你离婚!”她将“离婚”两字咬得很重,眸光不在躲避,就这样凛凛直视。

她恨柳欣瑜,因为柳欣瑜杀了她儿子。但对于眼前这个人……她恨不下去,但也不会再爱了。

傅凉旭沉默了会儿,凉声开口:“装过头就显得假了!别到时候我答应了,你又哭着喊着求我娶你,甚至再要你妈来要挟!”

“不会,我从不二进不喜欢的店。”

傅凉旭眯了下眼,迸出一丝寒意。

薛芷夏没有认输,任由那只淌血的手渐渐缩紧,下颌骨像是要被捏碎般。

许久,傅凉旭松开她的下颌,起身哼了声,“你想离婚,那便如你所愿!”

“谢谢。”薛芷夏松了口气,从床上起来。“那你尽快弄好离婚协议,最好在这个月内给我,然后我们去登记离婚。”

傅凉旭挑了下眉,扭过头,只见到她钻入浴室的背影。

第6章 被狗咬了

等薛芷夏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卧房内已经没了人。正在这时,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薛芷夏回过神来,想着傅凉旭应该去看他妹妹了。

“少夫人,少爷要我给您带句话,如果您准备好了的话,就赶快下去。”佣人的声音隔着房门传进来。

“知道了。”薛芷夏应了声,在镜子前看了下自己的打扮。确定没遗漏后,出了门。

傅家大宅还是老样子,前世她在这儿住到孩子出生,对这里也算十分熟悉。

傅家的主人应该都在傅凉旭妹妹的房里,大厅没人。她轻车熟路到了门口,傅凉旭还没过来。

薛芷夏便等在旁边,没有去小姑子房里遭嫌弃。

傅家一家四口,每个人都厌恶她和她母亲趁火打劫,强迫傅凉旭娶她。

前世,无论她付出多少,无论她花费怎样的精力和心血,傅家的人从始至终都对她极其冷淡。

“呵!”想到前世自己嫁人后的卑微,薛芷夏笑了下,抬头迎上初升的晨光,微阖眼帘。

淡金色的阳光笼罩着门前的女子,将她白皙的容貌衬得愈发清秀,与她那清辉朗月般的清爽气质交辉相印,构成一道唯美的风景。

刚出来的傅凉旭一眼就看到这样的景色,神色晃了晃,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淡。

“站在这里做什么?上车!”

薛芷夏扭头,傅凉旭没有再看她一眼,先一步上了车。

路上,两人没有交谈,轿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薛芷夏还没下车,就看到她的父亲周光耀带着继母和妹妹周倩颖迎了上来。

当然,不是迎她,而是迎接傅凉旭。

她这边的车门外,只有薛母一人。

已经上了年纪的妇人,纵使曾经拥有美丽绝伦的容颜,依旧逃不过时光的摧残。只是薛母出身名家,即使容貌已老,身上仍旧有着淡雅的贵气。

薛芷夏坐在车里,看到她的刹那,眼睛突然红了,解开安全带,开门扑了出来:“妈!”

薛母赶忙扶住女儿,二十一年的朝夕相处,立即感觉到女儿的不对劲,吃惊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边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另外一边的注意。

傅凉旭看了眼,漠然撇开围上来套近乎的周家三人,抬步走了过来。

薛芷夏将头供在母亲怀里,闷声道:“我就是想你了。”

自那场车祸后开始,她以为再也见不到母亲了。

“是不是凉旭欺负你了?”薛母嗔怪地看向傅凉旭。

傅凉旭也没料她见到薛母就这般表现,眉头一皱,以为她又想提什么要求。

“不是。我就是想您了,明明才几天不见,可我却觉得分离了一辈子。”薛芷夏抬首,对薛母笑了笑。

重生到七年之前,于她而言可不就是一辈子吗?

这一次,她绝不让旧事重演!

“你这孩子……”薛母牵着女儿,目光扫到傅凉旭手上缠着的纱布,面色变了下:“咦?你手怎么了?”

薛芷夏跟着看了眼,就听傅凉旭平淡道:“没事,不小心被小狗给咬了。”

第7章 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薛芷夏一听,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偏偏薛母还很关心:“那是谁家的狗啊,打了狂犬疫苗没?严不严重?”

傅凉旭斜睨了眼薛芷夏,见她鼓着腮帮子瞪他。

那凶狠的模样,倒真有几分像想咬人的小狗。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傅凉旭有些惊讶,口吻依旧淡淡的:“家养的小狗,不严重。”

薛芷夏很想咆哮骂回去:你才是小狗,你全家都是小狗!

但这事不能在母亲面前捅破。

她想了想,冷冷哼了声,“那是他活该,即使再乖巧的小狗,也有她自己的脾气!莫非以为是刚抱来的就好欺负!”

“要是我家养的狗咬人,一定要拿棍子打死!”薛芷夏的声音刚刚落下,另一个女声接了上来。

薛芷夏听到这个声音,面色更寒了几分。

周倩影,她的异母妹妹。

虽然两人有同一个父亲,却不同姓。薛芷夏是跟着母亲姓薛,周倩影跟着父亲姓周。

薛母和周光耀在薛芷夏五岁时,就离婚了。

这周倩影跟她同岁,大学还是同校同班,表面上跟她相处得很好,实际却到处给她使绊子,甚至还将她的设计稿偷走,占为己用!

薛芷夏清楚记得,前世周倩影偷了她的珠宝设计稿后,一举在珠宝界成名。而她车祸毁了握笔的右手,见到自己的作品被他人占取,也只能暗自气恼,却毫无办法。

但这一次……

薛芷夏觑了眼:“打狗也要看主人,就凭你?”

周倩影听出她话语中的不屑,面色变了变。“姐姐这话什么意思?难道那狗咬了姐夫,你还要护着不成?”

“姐姐?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你算是我哪门子的妹妹?”

薛芷夏一眼瞥过,眸中尽显冰寒,说话毫不留情:“你姓周,我姓薛,别逮着一个人就叫姐姐,我丢不起这个人!”

“薛芷夏,你……”

周倩影话到一半,又想起旁边的傅凉旭,连忙止了声,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她长得不错,是那种五官精致,皮肤细腻的美女,得知傅凉旭要来,又精心打扮过,原本以为傅凉旭即使不被她惊艳住,也会看上几眼。

谁料人家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她,就朝薛芷夏走了过去。

此刻听着薛芷夏的话,她强压愤怒,转向傅凉旭道:“姐夫,你看姐姐这说的什么话?我不过是说那狗咬了你该死,她竟然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难道一条狗,比亲人,比姐夫您还重要吗?”

傅凉旭没有理会周倩影,反而抬眼打量起薛芷夏来。

从早上醒来,她就表现得很不对劲,就像……内里换了个人般?

这个想法一掠而过,立即被否决。

傅凉旭盯着薛芷夏,眼底晦暗不明。

她不过是一直在装罢了!他到要看看,这霸王花,她又能装到什么时候!

薛芷夏发觉了他的打量,心底莫名地涌上一阵寒意,拉着薛母正要开口,又有声音先传了过来。

“芷夏,你怎么说话的呢?一只宠物狗能让你连妹妹都不认?”

前夫要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前夫要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