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傲娇总裁:前妻不好惹在线阅读

2017/11/15 17:28: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傲娇总裁:前妻不好惹

第3章 把她丢在山上

  “白少爷有匪君子,是我配不上他。95女性网”苏璃在白家这么多年,自然知道白爷爷最看重什么。

  他眼神高的很,最喜欢被别人夸。

  果然,白老爷子听到苏璃的话,哈哈一笑,“小泽是我白家的子孙,自然是非常人可比。小璃啊,你很有福气。”

  “小泽,我这次叫你回来,就是让你和小璃成婚的。你也知道,小璃这门亲事是从小就定下了。既然你们两个年龄已到,就近日找个吉日成婚吧。阅读http://www.95lady.com/

  白老爷子年龄大了,自然是希望孙子快快成婚,他好抱上重孙子。

  白沐泽看着苏璃,她低着头的样子怯懦极了,像只受惊的小鸟,这幅柔柔弱弱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烦。

  苏璃想着白沐泽一定是会拒绝的,他心中有人,那人叫什么来着?

  哦,对了,秋水!

  “我会好好对待,爷爷送给我的新娘。”白沐泽开口,“至于吉日,全凭爷爷做主。”

  苏璃怀疑自己听错了,惊讶的抬头望着白沐泽,却掉进了他漆黑的眼眸之中。

  那是一张极其好看的脸,净值的五官,慑人的眼神。苏璃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心慌意乱,急忙忙的低了头。小说:傲娇总裁:前妻不好惹在线阅读

  这一切看在白老爷子眼里,都是小两口在打情骂俏。

  “好了,餐厅里给你们剩了早餐了,快去吃吧。”白老爷子说完,两人都没有动作。白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白沐泽一眼,

  “小泽,小璃害羞了。你一个男人,带着她去吃。”

  随之他又嘱咐苏璃,“小璃啊,小泽刚回来,一会儿吃了早餐带他出去逛逛,熟悉熟悉A市。”

  他啊,真是操不完的心。网站http://www.95lady.com/

  没办法,谁让自己这么想抱重孙子呢?

  吃过了早餐,苏璃想要回房间,白沐泽站在背后说,“爷爷不是让你带我出去逛逛?”

  苏璃浑身难受的厉害,但是白老爷子的话她不能不听,而且她似乎有些怕白沐泽,“你想去哪里?商场,餐厅,游乐场,我带你去。”

  “安静一点的地方。”

  苏璃带白沐泽来的地方,是一处水塘。这里因为地处偏僻,连个公交车都没有,平时很少有人来,这还是朋友带她来的。

  这里山清水秀的,是个安静的地方。

  白沐泽走到水塘边,身后两米处。,那个女人离他远远地。阅读95lady.com

  他只是说安静一点的地方,这个女人就把他带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一路走来就他们这一辆车。

  水塘里有过一条小鱼,摇了摇尾巴走了。

  既然这样,就别怪他了。

  呆了没多久,白沐泽就说要离开。苏璃心想你真是无聊,开车一个小时来到这里,呆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了,真是吃饱了撑的。

  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是不敢说出来的。

  悄悄地跟着他上了车,把身体靠在车门上,尽可能和白沐泽保持距离。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苏璃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回去的路上,没多久睡意再次袭来。

  她正在那里打瞌睡呢,突然身体一个猛扎,头就撞在了前面的架子上。

  白沐泽毫无征兆的踩了刹车,车子停稳,白沐泽冷言开口,“下车。”

  “什么?”

  苏璃迷迷糊糊的,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下车。”白沐泽再次重复了一边,苏璃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白沐泽摇下车窗,微微一笑,笑容邪魅雅痞,“我看你困得不行,你就走回去吧,顺便醒醒觉。”

  “我没……”苏璃的话刚说一半,白沐泽一脚油门踩到底,扬尘而去。

  什么找个安静的地方,白沐泽就是故意把自己带出来,让她走回去的。这个臭男人,玩她的!

  现在十一点多,正是日头最晒的时候。

  苏璃刚站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晒得不行了,可是有什么办法,现在除了走路,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第4章 没有新郎的婚礼

  斯杰特酒店是A市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今日,这里车市马龙,酒店所在的接到全部封锁戒严,只有有请柬的人才能进入。

  白家世子的新婚典礼,在A市是着实轰动了一把的。凭白家在A市的身份和地位,媒体都是争相报道的。

  只是白家只发出了两百多张请柬,请的都是些达官显贵,还有和白家交好的人。

  苏璃坐在新娘休息室,任由四五个化妆师和造型师摆弄着。

  “苏小姐你刚出医院,我给你多上点腮红,让你看起来脸色红润一点。”化妆师拿着化妆刷在苏璃的脸上摆弄着。

  “嗯。”

  在日头最毒的时间走了四五个小时,回到家她毫不稀奇的住进了医院。

  也不过是昨天刚出院,今天就被拉来了婚礼现场。

  “苏小姐,白老爷子说您没时间试婚纱,所以让设计师做了几件送来让你挑。您看看,挑哪一件?”

  苏璃转头,随手指了一件婚纱。

  “苏小姐,您的父母和朋友还需要化一下妆,您把电话叫他们来吧。”另一个化妆师说道。

  “不用了,我没有父母朋友,就我一个人。”

  “啊,这个……”

  苏璃随意的一句话,哪知竟是这场婚礼的真实写照。

  眼看着典礼还有十分钟进行,白沐泽的化妆师突然跑来说,“少爷说他有事先走了,苏小姐,这该怎么办啊?”

  苏璃眼神微动,原来今日的不安是这件事情的发生。

  “……”

  化妆师看苏璃不说话,想着苏璃也是吓傻了。急忙跑出去去找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一听立刻火冒三丈,打电话叫白沐泽立刻回来。白沐泽却说自己有急事,要出国。

  白老爷子下令封锁机场的时候,白沐泽已经做了最快的一班飞机离开了。

  没有新郎的婚礼,不仅让苏璃丢尽了脸面,更是让白家的脸面摔得稀烂。婚礼不欢而散,白老爷子气的心脏病都复发了,抢救了三个小时才抢救过来。

  整整一天,苏璃都没有说一句话。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苏璃炖了补汤去医院看望白老爷子。白老爷子的情绪很不好,看到苏璃来了更是脸色铁青。

  “小璃啊,爷爷对不起你,没想到小泽他这么大胆,竟然在婚礼当日……”似是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白老爷子摇了摇头,“哎……家门不幸啊!”

  “爷爷,他去做什么了?”

  苏璃并不关心白沐泽去做什么,他能把自己放在几十公里外的山上让她走回来,婚礼当日缺席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只是想证实自己的想法。

  “小泽他,哎……”白老爷子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竟然在美国有一个女人。他昨天因为那个女人出车祸,所以才……”

  这件事情对于白老爷子打击很大。

  自己的孙子明知自己有婚约,还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竟然不知所谓的在婚礼当日弃婚而逃,做出此等有辱家门的行径。

  “小璃你放心,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等这个逆子回来,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苏璃把汤倒出来,喂给白老爷子,“算了爷爷,他这么久没回来,有一个人照顾也是人之常情。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以后的时间还多着呢。您不要为了这件事情气怀了身子。”

  “只是委屈了小璃你啊!”

  白老爷子甚是欣慰,在他白家长大的女孩就是不一样。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给他台阶下。

  两个星期之后,白沐泽终于回到了A市,白老爷子也只是不痛不痒的责骂了两句,最后让他去给苏璃道歉。

第5章 这不是你的前女友吗

  苏璃正在房间里写毛笔字,白沐泽突然进来,下了苏璃一跳,辛苦几天写的毛笔字在最后一笔没写好,整张纸报废。

  “百寿图?写给爷爷的?”白沐泽拿起来一看,嗤笑一声,字写得倒不错。

  苏璃乖乖回答,“是,马上就是爷爷生日了。我打算写一副百寿图给爷爷做寿礼。”

  白沐泽把纸扔在一边,“倒是会讨爷爷欢心。爷爷让我来和你道歉,这个给你,算作道歉礼物了。”

  白沐泽把一张支票放在桌上。

  “不必了,我不需要这些。”苏璃把支票给他推回去,“我只希望你给我最起码的尊重。不要把我的尊严放在脚下践踏。”

  她虽然和白沐泽是娃娃亲,但是却从来没有利用白家做过什么。她的姓还是自己的信,他凭什么看不起自己?

  “你在要求我?你有资格吗?”白沐泽伸手描绘着她脸颊的形状。

  冰冷的手指划在苏璃的脸上,她只感觉一条冰冷的蛇在她脸上游离,她退后一步,“请你放尊重一点。”

  “我做什么了?”白沐泽一把拉过苏璃,让她的身体紧贴着自己。

  这样近距离感受白沐泽,苏璃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炸了。那股子槐花的清冷香味又萦绕在自己的鼻尖,她讨厌这样的味道。

  “放开我!”

  白沐泽居高临下,嘴唇轻抿,“你心虚什么?”

  “我没有。”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否认。

  白沐泽嗤笑一声放开苏璃,“我是来告诉你,爷爷生日宴会之时,我们重新准备婚礼。”

  苏璃只是愣怔了一秒,便点头,乖巧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准备的。”

  白家一向重视脸面,上次婚礼把白家的脸面狠狠地摔在地上,白老爷是一定要夺回来的。

  如果苏璃没有猜错的话,这次的婚礼一定会比上次的隆重得多。

  “心机婊。”

  白沐泽看到苏璃这幅样子就来气,一副柔柔弱弱乖乖巧巧的样子给谁看啊?当真以为装乖巧就会讨他欢心吗?

  这个样子,他看了更是厌恶!

  苏璃垂眸,不在意白沐泽的侮辱性言辞。

  白沐泽再次逼近苏璃,一步一步把她逼到墙角,没有退路之时,他伸手按在墙壁上,“你这个样子,真让人有一种把你撕碎的冲动。”

  他这样冰冷严肃的语气,惹得苏璃打了一个机灵,惊恐的看着白沐泽。

  白老爷子的生日宴会就在一个星期之后。结婚的所有东西和上次的没有一个重样,全不知换成了新的。

  婚礼场面更是由室内搬到了市外,A市最大的花园今日姓白。

  婚礼邀请的人更是由最开始的二百人,上升到了五百人。媒体记者扩充了三倍,整个公园人满为患。

  这一次为了防止白沐泽再次逃跑,白老爷子在暗地安排课很多的保镖,在白沐泽的身边也安排着保镖。

  “这就是今天的新娘子啊,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啊?”

  娇滴滴的女声在自己背后出现,苏璃一听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她还没有转身去看来人是谁呢,那人倒是先钻到苏璃的面前了,看清此人之后,苏璃眉头微蹙,眼神闪过一丝厌恶。

  “威宁,这不是你的前女友吗?”

  宓言一把拉过了走在后面的路威宁,一瞬间,苏璃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鄙视,睥睨,轻蔑和幸灾乐祸。

第6章 你和他两次结婚

  路威宁?

  他也来了?

  今日的婚礼本已经让苏璃的心情糟到极点,婚礼现场出现的这两个渣男小三更是让她有一种掉进茅坑的感觉。

  “谁请你们来的?”苏璃质问他们。

  宓言亲昵的挽着路威宁的胳膊,脸上虽是笑着,眼神却充满挑衅和占有欲,

  “自然是白老爷子请我来的。怎么,你不欢迎?还是怕我看你的笑话,毕竟婚礼上老公跑了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上次婚礼的事情再次被提及,苏璃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嘴上说着不在意,但心里不在意是假的。

  而且现在提起这件事情的人,是抢了她男朋友的女人。她明显,就是来看自己笑话的。

  “今日是我的婚礼,你们若是来祝贺我的,我自然欢迎。可你们要是来捣乱的,也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

  苏璃不想与他们多做纠缠,转身就要走。

  手腕,却被路威宁在大庭广众之下抓住!

  “你和白沐泽什么时候开始的?”路威宁的语气有些激动,抓着苏璃的手腕也很用力。

  苏璃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和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我们分手也不过短短的一个月,你竟然和白沐泽结婚两次,你和他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你说啊!”

  路威宁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也难免大些。

  这样,就是人们不关注都难了。周围的人都把目光转移在苏璃的身上,还有那只被男人紧握的手。

  “你神经病啊,放开我。”苏璃面红耳赤。

  今日是他们的第二次婚礼,若是再出什么叉子,爷爷非得气死不可。苏璃害怕出事,偏偏事情就是她引起的。

  白沐泽也发现了这里的闹剧,端着杯酒走了过来,眉峰微挑,语气清冽,“好热闹啊!”

  他的出现,让苏璃更是紧张。

  白沐泽一向对自己看不惯,若是他误会了她和路威宁,岂不是更加……,若是他借这个借口不参加婚礼,苏璃就真的成了罪人了。

  “放开她。”白沐泽淡淡的说道,举起酒杯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他的语气不急不缓,却不容忽视,如同一种力量,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足以让人东摇西晃。

  路威宁情不自禁的放开苏璃的手。

  “典礼马上就开始了,你不好好准备,来外面瞎晃什么?”白沐泽训斥着苏璃,如同上司对下属一般。

  宓言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白沐泽对苏璃,没有感情。

  “白少爷,您还不知道新娘子和威宁的关系吧?需不需要我向您介绍一下。”

  宓言笑的像朵向日葵,瓜子仁都快挤出来了,还朝着白沐泽抛了个媚眼,一股子的风尘味。

  也对,她本来就是酒吧的侍应生。

  “关系?”白沐泽挑眉,显得很有兴趣,问苏璃,“你和他有什么关系?”

  苏璃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希望白沐泽不要再问下去了。

  但是白沐泽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她没有办法不回答,“不管以前是什么关系,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哦,这样。”白沐泽了然点头。

  路威宁却不依不饶,“苏璃,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一个月以前还是情侣关系的。”

  一个月的情侣,分手不过一个月,就成为了别人的新娘。这样的女人,能是什么好女人?

  路威宁是打定了主意你不让你给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他今天,就是来搅婚的!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看苏璃的眼神都变了味。

  白沐泽却是一副如有所思的样子,不多久他便说道,“我说这位公子这么眼熟,两个月前我还看到你和身边的美女从酒店出来。怎么你说一个月前,你和她……”

第7章 小三,滚出去

  白沐泽睿智绝顶,三言两语就把所有的焦点和问题都推给了路威宁。

  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现在最常见的出轨男和小三啊!都已经分手了,还要来搅乱人家的婚礼,简直是太无良了。

  底下的围观群众很给力的把指责和鄙视的语气,目光和手势全部给了路威宁和宓言。

  “真不要脸,已经抢了人家的男朋友,还要来搅人家的婚礼?现在的小三都这么嚣张吗?”

  “小三,滚出去!”

  周围的人有一个带头其他的就跟着助起威来,路威宁和宓言再也没有脸面呆在这里,灰溜溜的离开了公园。

  “真是不好意思,出了一点小意外打扰了大家的兴致,我在这里深表歉意。婚礼典礼马上开始,请各位就坐。”

  白老爷子上台打圆场,白沐泽则带着苏璃去休息室补妆。

  “刚才,谢谢你。”苏璃小声的说道。

  刚才要不是白沐泽替她解围,今天她一定会出丑的。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是以后再敢发生,那就家法伺候。”

  他白沐泽是巴不得她出丑,今日解围只不过是为了白家不落人话柄罢了。

  况且,既然已经是他的妻子,那就不允许别的男人纠缠,别说碰,就是看一眼都不行。

  “哦。”

  原来如此,她还以为……

  婚礼典礼很快就开始,这一次的婚礼举行的城成功,甚至可以说近乎完美,只是男女在整个婚礼过程中全程黑脸,很让人尴尬。

  不管怎样,这场婚礼算是举行了。

  白沐泽和苏璃,从今天开始,也就成为了夫妻。

  搬出了白家主宅,住进了市中心的一处高层,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上千万的价格。即使苏璃见识管了白家的大牌场,这价格也让她接受不了。

  如今走进这连细微灰尘都带着金钱味的房子,她连走一步都战战兢兢。

  “会做饭吗?”白沐泽坐在沙发上,一脸疲惫的闭着眼,食指中指揉着眉心。

  “去做吧,清淡一点,我不喜欢吃米饭。”白沐泽的语气,太像是命令佣人了。

  不,就连对待佣人,语气都比现在缓和。

  苏璃不在乎他现在的语气,她已经见识到了白沐泽对她的厌恶和恨意,不想惹麻烦的她,对白沐泽的话,照做就是了。

  井水不犯河水,也不错!

  苏璃下了一碗面,只放了几颗青菜,连油都很少,很清淡,白沐泽吃完了,就回房间去睡了。

  苏璃收拾完了回房间的时候,才发现房门已经从里面锁住了。

  没关系,这房子里还有很多的房子,她睡别间就可以了。

  “小璃,出来玩啊,我在百货大楼等你。”

  接到闺蜜李静的电话,苏璃输了个头发就从出门了,坐公交车到了百货大楼,老远就看到李静在和自己招手。

  “我说,你这结了婚比不结婚还自由啊,每天叫你都有空。”李静拉着她往百货大楼里走。

  苏璃微微一笑,“家庭主妇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他们已经结婚二十多天了,白沐泽除了结婚那天在家过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换言之,她已经二十多天都没有见过白沐泽了。

  “早知道结婚这么好,我就答应见见那个男的了。”她昨天可是刚刚拒绝了一个男人的邀请,看照片那男的还挺帅的呢。

  真可惜。

  “就算不结婚,你也可以见见啊。现在先找着,等你想结婚再找合适的,那就迟了。”

  李静摇头,“你别忘了,我是不婚主义者。过过嘴瘾还行,真要我去,还是算了吧。”

  “你啊,真是……”苏璃无奈的摇了摇头,哪有女人不结婚的道理?

  她从小就被定了娃娃亲,十六岁,她住到了白家,以白家儿媳妇的身份。

傲娇总裁:前妻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傲娇总裁 或 前妻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红楼梦里最可怜的小姐,家族没落月钱不及丫鬟一半

    文/夕四少红楼梦里写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彼此联络有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扶持遮饰,俱有照应。既然是当时豪奢一时的天下望族,其今日之富贵荣华自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其败落自然也不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红楼梦一开篇就交代了四大家族中的贾府已不比先时的光景,开始走下坡路了,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及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这就是俗语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说明了贵族的没落是一个由外而内的漫长过程,但这里并没有说其他三大家族如何,不过按照“一荣俱荣,一

  • 袭人才是真正的狐媚子,晴雯死的太冤枉!

    文/夕四少袭人是宝玉身边的大丫鬟,一直以来,关于袭人是温柔和顺,还是内藏奸心,红学家乃至红迷之间都有很大争议。晴雯也是宝玉身边的大丫鬟,虽然牙尖嘴利,但也心灵手巧,最后却被安了个狐狸精的罪名赶出了大观园,结局悲惨。她们是宝玉身边最得力的丫鬟,但命运结局却大不相同。今天我们来分析下,袭人和晴雯,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狐狸精?红楼一开篇,说到的第一件关于男女之事的情节,就跟袭人有关,原文第五回,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与警幻仙子之妹可卿有了云雨之情,醒来后就把此事尽数告诉了袭人,到第六回回目即点明:贾宝玉初试云

  • 红楼梦里,薛宝钗为何一再劝宝玉读书?

    文/夕四少虽然红楼梦未完,但根据脂批,我们都知道,最后宝玉与宝钗是成了婚的,但宝玉却“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他心里仍旧对黛玉念念不忘。宝玉不忘黛玉,是有着深层原因的,这其中就有宝玉最为欣赏的一点,即黛玉从来不全他读书走仕途,而品格端方,随分从时的宝钗,则总是忍不住借机劝谏宝玉,因此宝玉在心里总远着宝钗,即便二人最后结为夫妻,宝玉最终还是悬崖撒手,出家为僧。今天我们来分析下,宝钗为什么要劝宝玉走仕途?这里面又有着什么样的隐情?湘云第二次进贾府时,正好碰到贾雨村来访,要见宝玉

  • 这是我读过的对《红楼梦》最好的解读,没有之一!

    文/夕四少我读《红楼梦》比较晚,第一遍并没有读懂,很多生僻字,后来看到网上有人说《红楼梦》位列打死都读不下去的古典名著榜首,我心有戚戚,多读几遍,就会爱不释手。很多人读不懂红楼,不仅仅是因为生僻字词,更重要的是红楼未完,这一方面既成了许多文人雅士的人生一大憾事,却也因此缺憾,成就了后世红学一派,目前光是研究红楼的就是分为五大派,有考证派、评论派、评点派、索隐派、题咏派等。我读过一些红学家写的红楼专著,有些是有真功夫的,比如张爱玲的《红楼梦魇》,她对红楼各抄本都非常熟悉,提出的论点和见解也发人深省

  • 红楼梦里晴雯被逐出大观园,袭人有没有告密?

    文/夕四少今天来讨论另一个红楼热点:晴雯等人被逐出大观园时,袭人有没有告密?关于袭人,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就存在着巨大的争议,有说袭人是温柔和顺的,有说袭人是笑里藏刀的,几百年来都没有定论,袭人是奸是贤常常成为红学家乃至红迷之间,争的面红耳赤的话题,今天我们不妨来梳理一下晴雯等人被撵的前后都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晴雯、芳官、司棋、四儿等人被赶出大观园,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贾母的粗使丫头傻大姐,在园子里捡到了一个香囊,结果被邢夫人碰到,让自己的陪房王善保家的送到了王夫人那里,王善保家的借机告倒晴雯,

  • 天价名画的买主,他没有疯狂,而是为爱痴狂!

    《拿烟斗的男孩》创作于1905年,是毕加索“玫瑰色时期”的代表作之一。时年毕加索24岁,刚刚在法国巴黎附近的蒙马特尔定居不久。画中年轻的巴黎男孩被毕加索称为“小路易”,他常到毕加索的画室消磨时光,毕加索以他为模特创作了这幅《拿烟斗的男孩》。画中的“小路易”穿着蓝色的工作服,左手拿着烟斗,头戴花环,背景是两大束花,看上去颇有几分中国画的味道。“小路易”头上戴着个花环,专家们认为这是画作将完成时,毕加索临时决定加上去的,不过看起来也挺和谐增色。《拿烟斗的男孩》2004年11月20日,《拿烟斗的男孩》

  • 当中国诗词遇上日语句子,这笑点大概只有学日语的才能看懂..

    古诗词是我国的文化瑰宝很多诗句都流传千古历经千百年依然余韵无穷当中国古诗词遇上日语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下面的这些梗估计只有学日语的才会懂...图片by村长其他整理自网络不得不跪服于网友们的创造力啊这工整且一个比一个押韵的对仗真的会让人想不起来原句啊...はははははは-END-

  • V策划:不忘初心、奋勇前行

    201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是全球华人隆重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之年,也是十九大开局之年。太多太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努力实现,初七是我自己也是我的团队向目标出发的起点,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这个伟大的国家,感谢所有的朋友,共商、共赢、共发展!不是世界选择了我,是我选择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至少有两个东西不能嘲笑,一个是出身,一个是梦想。当一人小心翼翼和你分享他梦想时,事实上,他对你完全没有防备。梦想无所谓大小、高贵或卑微。船停在码头最安全,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人呆在家里最舒服,但那不是人生的意义。最美好的

  • 出轨都是小三的错吗?

    01你不能阻挡别人喜欢你老公,但是你老公可以阻挡别人不要来喜欢他。这篇文章是以女性的角度来写,当然第三者不分男女,男人也会遇到在这个劈腿不稀奇的时代,很多人都说:为什么有这么多第三者?我常听到很多网友骂第三者,责怪那些抢了老公的人:我不懂,为什么他们那么不要脸?说起第三者,我也会讨厌他们,但是我更同情他们。我觉得要用这种不光彩的方法获得爱情的人很可怜,所以我对他们的同情胜过讨厌。如果你的老公够好、够帅、够优秀,当然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你不能阻挡别人来喜欢、欣赏,甚至来抢夺你的男友,残酷的现实就是

  • 石花膏、海蛎煎、土笋冻亮相《舌尖上的中国》 一大拨吃货泉州寻美味

    四果汤石花膏、面线糊、海蛎煎、土笋冻上《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啦!前晚,泉州人的朋友圈被《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第二集里的泉州片段刷屏了。片段刚刚播完游客连夜寻泉州味道“你们店还在营业吗?”前晚,《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第二集刚刚播完,就有来泉过年的游客打电话到丁秉正的店里,想要吃上一份清凉可口的石花膏。丁秉正告诉记者,有不少游客慕名前来,有些游客还要求和他合影留念。去年国庆前,《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剧组来到泉州,经过挑选后“看上”了石花膏、海蛎煎和面线糊。“在店里拍摄了一周,正好是泉州最热的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