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在线阅读

2017/11/15 17:10:2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

第3章 丈夫出轨逼离婚

  离婚……

  乔宝儿目光空洞,紧咬唇溢出了血。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在线阅读

  “易司宸,你不仅出轨包养情妇,为了跟我离婚,还要设计我陪男人睡!你这个人渣败类!”

  乔宝儿突然的声音让床上的男人身体猛地顿住。

  易司宸转头朝房门看去,看见乔宝儿时眼底闪过惊讶和心虚。

  不过很快恢复一脸冷漠,“你给我滚出去!”

  “要滚也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滚!”乔宝儿气地胸膛起伏,对着床那边大骂。

  “你说什么狗男女,你别想伤害茜茜。”

  易司宸像是害怕乔宝儿伤害他的情人,立即扯着被单包裹着身下的女人,呵护搂抱在怀里。

  “乔宝儿,你聪明点就主动离婚净身出户,否则我拿今晚你陪男人睡的照片出来,我看你还有什么脸在易家呆下去,想霸占着易家少夫人的位置,你不配。”

  “易司宸,你简直猪狗不如!”

  乔宝儿从未这样恨,憎恨的目光直视着大床上男人,她丈夫居然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在线阅读

  通红眼眶,溢满了泪,强忍着心底苦涩。

  她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她痛恨这里,痛恨易司宸这人渣。

  离婚,她也不稀罕这桩冰冷的婚姻!

  愤然转身,假装坚强,抽泣着不想让眼泪掉落。

  右手擦去眼角的湿润,愤然朝房门走出去,凌乱的脚步透出她的狼狈和心痛。

  “啊——”

  突然一声童稚的叫喊,一个三岁左右女孩与乔宝儿在门口相撞,女孩摔倒在地板上。

  乔宝儿微怔地低头,这才看清眼前的女孩。

  “心心……”房间内,一道女人身影急着跑了出来。95女性网

  女人一把护在女孩身前,一脸警惕对视着乔宝儿,“你有什么气就冲着我来,别欺负我女儿!”

  女儿……

  乔宝儿乍见眼前这女人,她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

  “叶茜!”

  乔宝儿眼睛睁大,不敢置信看着老公小三,居然是个老熟人。

  “叶茜,是你,原来是你勾引我老公……”

  乔宝儿声音挤在喉咙处,曾经的痛彻心扉让她眼睛充斥血丝。

  啪——

  乔宝儿朝眼前的女人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

  “叶茜你这贱人!你姐爬上我爸的床,你就来勾引我老公,你们两姐妹都不得好死啊——”乔宝儿起伏胸膛,想起曾经绝恨的往事。

  嘭然一声。

  乔宝儿被人猛地推了一把,脑袋重重地磕到墙壁上。95女性网

  “乔宝儿,你敢打她!”

  易司宸换好了睡袍冲出来,保护着叶茜。

  眼眶里的眼泪不争气地打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看着自己老公护着自己仇人,这个小三,这个贱女人毁了她曾经的家。

  “发生什么事了!”楼梯口,君清雅脸色凝重,大步走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这是……”易司宸支支吾吾开口。

  易司宸向来害怕他母亲君清雅,当初就是君清雅让他追求乔宝儿,他才娶乔宝儿……

  “我,我要离婚……”

  乔宝儿扶着墙壁,站起身,哽咽的嗓音,语气坚决。

  “宝儿,这发生什么事了……”君清雅走到乔宝儿身边温声劝说着,抬眸目光犀利朝易司宸瞪了一眼,“司宸,你又干了什么糊涂事。”

  易司宸黑着脸开口,“妈,我跟乔宝儿没感情,我讨厌她,明天我就跟她办离婚……”

  “不准离婚!”

第4章 不准离婚

  君清雅目光看向易司宸身后浑身光裸的女人,朝身后的管家命令,“哪里来的野女人,赶出去……”

  “妈,她是叶茜……”易司宸一把护着身后女人。推荐95lady.com

  而这时,突然孩子委屈大声哭泣。

  听到孩子的声音,君清雅也是一脸惊讶,易司宸立即抱着三岁大女孩,“妈,这是你亲孙女。”

  乔宝儿听到这里,面如死灰。

  君清雅一直念叨着他们结婚三年,为什么乔宝儿一直没怀孕,突然出现可爱孙女,她心底惊喜。

  叶茜突然跪在地上,流着两行泪哀求,“伯母,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心心是您的亲孙女,她刚刚被乔宝儿推了一把,小手骨折了,我求你送她去医院,孩子是无辜的,你们要骂要打我一个人,别伤我的孩子……”

  孩子骨折了……

  易司宸立即紧张地捋起女孩衣服,见右手一大片淤青紫,孩子哇哇地大哭不停。

  “乔宝儿你够狠,居然对我女儿下手。”

  乔宝儿气得眼眶通红,“我只是撞了她一下,怎么可能骨折!”

  “司宸,带我们女儿去医院,否则孩子的手就废了……”叶茜拽着他手臂,委屈地哭泣。网站http://www.95lady.com/

  易家一阵慌乱,易司宸和叶茜抱着那女孩开车飞奔去了医院,君清雅也跟了过去。

  凌晨静夜,十二月的严冬,夜风冰寒入骨,乔宝儿目光迷茫环视四周。

  这里并不是她的家,乔宝儿浑身肌肤冰冷,脚步虚浮,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离婚!我一定要跟易司宸离婚!

  “离婚?”

  “我说过了,不准你们离婚!”

  医院儿童科室走廊处。

  君清雅脸色严肃警告易司宸,“司宸,你到底知不知道乔宝儿的父亲是谁……”

  “妈,我对乔宝儿没兴趣,她那些穷亲戚破事与我无关,”易司宸第一次冷着脸朝君清雅反驳,目光朝右手边儿童病房看去。

  “妈,我爱的人是叶茜,叶茜为我受了委屈,一个人在美国抚养孩子,她现在和孩子一起回来了,我不能不管,这婚离定了!”

  啪的一声!

  君清雅气愤地直接朝对面易司宸甩了一巴掌,打得易司宸表情错愕。

  “你要是敢跟乔宝儿离婚,我立即撒掉IP&G集团给你的项目——”君清雅严厉地警告着。

  正因为有君家作为后盾,易司宸的公司才能一路无阻,事业节节高升,如果没有了君家的支持,他的事业会大受打击。

  易司宸成年以来第一次被他母亲如此严厉教训,他捂着左脸庞巴掌印。

  愤愤不平,“妈,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

  “司宸,你喜欢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妈都可以不管不问,但离婚的事我绝对不同意!我都是为你好……”

  君清雅打断了他的话,不再理会他,直接吩咐着,“下个月君家举办一场隆重酒会,酒会那天带着乔宝儿一起出席,在你外公面前别给我丢脸子,记住你表哥刚从美国回来了,千万别得罪他。”

  表哥……

  易司宸听到表哥两字,表情顿时微怔住。

  “君之牧……”

  君清雅想起自己那个外甥,脸色阴沉地难看。

第5章 刚回国的君家少爷

  君清雅没有多逗留,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易司宸看着母亲身影,表情变得若有所思。

  “司宸,你妈她是不是不肯接受我和孩子……”叶茜一直躲在角落偷听他们说话,心情焦虑了起来。

  撒娇地挽着易司宸手臂,一脸委屈低泣,“司宸,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不应该回国打扰你,但是女儿从小没有爸爸,她一直被人嘲笑是野种……”

  “谁敢说我女儿是野种!”易司宸安慰性地搂着她肩膀。

  “我一定会跟乔宝儿离婚,给我一些时间……”

  易司宸对叶茜温声细语之后,便一起进儿童病房看望孩子,孩子并没有骨折,只是手臂淤青一片,但叶茜说担心想让孩子留院一夜。

  “司宸,你明天还要上班,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留下来看着女儿就行了。”叶茜一副贤妻的模样劝他离开。

  易司宸看向她,眼底多了一份柔情。

  “茜茜,你这么善良,这些年你带着孩子在国外吃苦了,城东那边我买了一套公寓给你,找了一位保姆,明天我陪你和孩子一起过去……”

  叶茜听他说给自己买了一套公寓,脸颊微红,“司宸,我们终于可以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了,我不想再偷偷摸摸当第三者……”

  易司宸见她这娇羞模样,目光落在她敞开丰满胸前,俯下头朝她深吻下去。

  诱哄着,“别吃醋,乔宝儿那女人,我连碰她都觉得恶心,我很快就跟她离婚了。”

  当男人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总会说出甜言蜜语,易司宸在医院走廊与她缠绵热吻一番之后,这才离开回去了。

  叶茜脸上带着笑意目送着他离去。

  直到易司宸消失在视线之内,她却突然变了脸色。

  叶茜立即掏出包包里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压低声音吩咐,“跟乔宝儿上床那视频转发给我!”

  “废物,我给你们这么多钱,睡一个女人你都办不到!”

  叶茜握着手机朝空旷的阳台那边走去,脸色阴鸷难看,对着手机喝斥。

  “你说套房被别人占用了,这怎么可能,我已经跟会所的经理打了招呼,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抢我预订的套房……”

  手机那头的人解释一番,“叶茜,对方带了八位保镖过来,会所总经理亲自出来招呼他,这样的人我可不敢招惹……”

  “他到底是谁!”叶茜气得大吼。

  原本录下乔宝儿跟男人厮混的视频,那么就让乔宝儿身败名裂滚出易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会所的人不敢透露,不过我查到了,那男人姓君的……”

  叶茜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的话,倏地脸色大惊。

  姓君的……

  “君之牧!”

  “君之牧,你这个混账东西,现在才知道回来!”

  宽大的客厅沙发中央坐着一位脸色威严的老人,他一身黑色绣金线唐装,柱着拐杖,气愤吼着他孙儿。

  清晨五点左右,君之牧刚从会所赶回君家。

  他朝沙发那边多年没见的爷爷瞥了一眼,像是不太搭理老人,迈着长腿,直接朝二楼书房走去。

  “孽账,给我站住听到没有!”君老爷子气得脸色都黑了。

  “少爷,老爷子听说你昨晚回国了,一直在家里等你呢。”

  站在一旁的老管家缓声开口,脸上带着笑,“少爷,这么多年没见,你长得愈发英俊帅气……”

  君之牧朝老管家轻嗯一声,转眸,打量着沙发那边的爷爷。

  他爷爷精神抖擞,只是现在脸色黑成了锅底。

  “我有要事……”他淡淡地开口,说着,直接迈脚朝楼梯那边走去。

  有要事,所以不搭理自己家爷爷了。

  君老爷子瞪着他气极了,不过也深知他那冷性子,只好对着背影大吼,“明天晚上七点到戈登酒店去相亲……”

  “不去。”

第6章 你这女人真不要脸!

  君老爷子见他大步朝书房去了,完全不搭理自己,气得想拿拐杖去砸君之牧这不肖子孙。

  “你看!你看这孽账东西!!”

  “老爷子,少爷刚从美国回来,你别这么急着逼他相亲……”老管家失笑劝说着。

  君老爷子老眉一瞪,“我能不急吗,我君家就他一个亲孙儿,混账东西都快30了,女朋友也没一个,我什么时候能指望他给我生个重孙!”

  客厅桌面还摆放了一堆名媛千金资料照片,君老爷子早安排好了,让君之牧回国相亲,相他中意为止,赶紧给他生了个重孙。

  “少爷自小就不大喜欢女人……”老管家表情也有些担忧。

  他们偌大的君家,冷冷清清,家里有上百名佣人,却只有君老爷子和他们少爷两位主子,对于他们少爷的婚姻大事,可是操碎了心。

  君老爷子老脸黑沉,气哼一声,“那孽账整天只会跟我作对,在国外呆这么多年不知道学了什么歪风邪气,他要敢玩同性恋,我肯定废了他!”

  老管家看向君老爷子,失笑摇头。

  他们少爷虽然对女人很冷漠,但也不至于喜欢男人吧。

  “老爷子,下个月的君家办酒会,到时圈里肯定很多名媛都会慕名而来,让少爷挑个喜欢的……”

  君老爷子想起酒会的事,老眉微挑,苍老的嗓音严厉地吩咐。

  “酒会办隆重些,通知下去,谁家的女儿能搞掂君之牧这孽账,无论出身,我都认她当我君家孙媳妇……”

  不知不觉已经一月底了,正值严冬,还有半个月就是新年了。

  大红灯笼,街道彩灯闪烁,四处都洋溢着新年的喜庆气氛。

  乔宝儿则心情沉沉地坐在一家咖啡厅,她神色惆怅,右手一下下搅拌着已经凉掉的咖啡。

  自从那天撞见易司宸与叶茜在易家鬼混之后,她回去了自己以前的公寓,躲在这小公寓里浑浑噩噩过日子,对比街景喜庆,她的心凉透了。

  乔宝儿右手揉着太阳穴,可能感冒了,身体发烫有些头痛。

  叫了服务员结账,想着回公寓睡一会儿,可翻动包包的时候,乔宝儿秀眉微蹙,表情有些复杂。

  突然记起了,上次在会所跟那陌生男人的一夜,她仓促离开,落下衣服包包,包包里有她的驾照和身份证件。

  “可恶!”

  可能是现在身体低烧不适,想起丈夫出轨,自己还陪陌生男人睡,愈发觉得委屈,气恼低咒一句,眼眶有些湿润。

  “装什么可怜,乔宝儿你到底用了什么诡计让我妈不同意我们离婚,你死缠着我,你这女人真不要脸!”

  突然咖啡厅自动大门打开,易司宸像看仇人瞪着柜台前结账的她,冰冷的声音带着嘲笑。

  乔宝儿听到这把声音,眼底闪过一丝受伤。

  她紧抿唇,扬起一脸假装坚强,转身直接大步越过他。

  易司宸表情吃惊,看着她居然这样无视自己,心底莫名生起一股恼怒,伸手拽住了她胳膊。

  “放手!”乔宝儿厌恶地甩开他。

  易司宸看着她对自己表情厌恶,心情更加烦躁,不屑地冷笑,“乔宝儿,你别自作多情以为我过来哄你,只是我妈让你过去君家的酒会。”

  “没兴趣。”

  乔宝儿身体不舒服,头痛欲裂。

  这一个多月,她想离婚,可是都被君清雅一句话给回拒,只叫她别闹,而易司宸也听从她母亲的话,不敢再提离婚的事。

  “易司宸,你别来恶心我,你要去酒会就带那狐狸精过去,我跟你没关系!”

  “你以为我想过来接你,赶紧上车!”

  易司宸黑着脸,硬拖拽着她上了车,乔宝儿抵不过他,最后只好不情不愿地随着一起去了君家大宅。

第7章 笑话她不会生孩子

  车子一路前行,车内的两人脸色阴沉难看,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当车子停下,易司宸快速地拉开车门,嫌弃朝她吼了一声,“下车!”

  乔宝儿被他赶下车,气瞪着他。

  “乔宝儿,你最好躲到角落去,君家的酒会你原本就没资格参加。”

  易司宸冷冷的声音警告一句,将她一个人留下,自己转身头也不回,大步就离开。

  乔宝儿隐忍着怒意,不一会儿,君家的佣人领着她进入君家主宅大厅。

  酒会盛宴,一派富丽堂皇,八米高的欧洲水晶吊灯在头顶熠熠生辉。

  这感觉像是一场隆重的相亲宴,到处都是盛妆惊艳的美女,她们谈笑举杯,表情都非常激动。

  虽然钢琴小提琴合奏悠扬动听,但乔宝儿身体不太舒服,就觉得这里很吵闹。

  她朝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走去,正想找个位置坐下。

  然而这时,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地跟随着她身影,她却浑然不知。

  “之牧,你认识那女人吗?”

  君家二楼护栏倚靠着两位身姿不凡的男人,其中一人好奇地问了一句。

  君之牧目光沉沉地盯着乔宝儿那方向,冷峻的脸庞,没有回答。

  莫名地,乔宝儿感觉一道目光灼灼看着自己……

  她猛地一转身,却顿时脸色沉了下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茜与她对视着,率先扬起尖锐的声音,不满地质问。

  乔宝儿咬牙冷笑,“小三狐狸精大白天冒出来,不怕被天收吗!”

  叶茜右手牵着一个三岁大的女孩,阴鸷的目光瞪着她。

  “乔宝儿,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很快就会被赶出易家,你别想占着易家少夫人的位置……”

  说着,叶茜大声嘲笑了起来,“乔宝儿,说真的,我挺可怜你,你老公为了跟你离婚,把你送到别的男人床上,那一夜怎么样,是不是很销魂……”

  “闭嘴!”

  乔宝儿听到她提起那晚上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睡了,情绪有些失控尖叫。

  叶茜笑得更加得意嚣张,“……啧啧,恼羞成怒了,我听司宸说,你们结婚三年,他连碰都不愿意碰你。乔宝儿,当女人做到你这份上真是失败,现在圈里的人都说你是个不会生蛋的母鸡……”

  “今天司宸带着我和女儿一起过来参加君家酒会,他说呀,要向圈子里的名门富商介绍我和女儿的身份,我劝你赶紧滚,省得丢脸。”

  “好!那就看看到底是谁丢脸!”乔宝儿气地咬牙怒瞪着她。

  “叶茜,我告诉你,只要我跟易司宸一天不离婚,你跟你女儿就是见不得光的情妇野种……”

  叶茜听到情妇野种这些字眼,顿时面目狰狞了起来。

  她咬牙,阴森的嗓音从齿间蹦出,“乔宝儿,我在国外独自养大我女儿忍了三年,就是为了易家少夫人这位置,你敢跟我作对,我要你后悔!”

  就在叶茜话音刚落下时,她突然弯下腰,扬起手,狠狠地朝自己女儿小脸蛋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

  打得那女孩脸蛋红肿,小身子不稳踉跄向后摔了下去。

  女孩身子正好撞到后面桌子脚,桌面摆放的几个自助餐瓷碟子乒乒乓乓地打落一地,瓷片碎裂四溅。

  女孩摔倒手臂硌着碎裂瓷片,顿时流出鲜血……

  孩子痛得哇然大哭。

  而乔宝儿看着这一幕,整个人惊愕着,没反应过来。

  叶茜居然打她自己女儿……

  下一秒,叶茜大喊大叫,“你别打我女儿,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女们,孩子是无辜的,别打她……”

  叶茜那高扬的嗓音很快引来四周的人注目。

  叶茜抱着受伤流血的女孩,一脸委屈哭诉,“乔宝儿,当年我跟司宸真心相爱,你逼我出国,我知道我不应该回来打扰你的家庭,但是我女儿只是想见她爸爸一面,我不敢跟你抢,别打我们……”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第一宠婚 或 总裁的心肝宝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英国女画家用十多年光阴,记录下清末民初的中国

    这些原汁原味的昔日中国风貌,竟然出自一位英国女画家之手。(来源:私房艺术)大雪,北京:那一年鹅毛大雪,路人撑着油纸伞走在归家的路上。春天,苏州:小桥,流水,人家,熙熙攘攘的街道。万家灯火通明,照亮渔船归家的路。这些都是英国女画家ElizabethKeith(伊丽莎白·基思)画笔下清末民初的中国。她用木版画记录下那个时期生动的风土人情,那些寻常市井、街头百姓、玩耍的儿童,还有写字的先生和时髦女郎等等。这组中国主题绘画作品实属罕见。图为:京城前门外,1925年玩耍中她让我们看到了原汁原味的昔日中国风

  • 日本女画家笔下的丰乳肥臀 东方尤物极致的美感

    每一个独立自由的灵魂都是生活的艺术家每一位画者都是孤独爱好者,绘画就像一场自嗨的独角戏。画者只有在精神世界中才有伴侣,因为只有在涂抹的孤独中,才能继续享受天真烂漫,肆意宣泄不安情绪,大胆坦露真实欲望。喜欢听摇滚,就把音乐画出来,想表现欲望,就把欲望画出来,要发泄不爽,就把黑暗画出来。就像日本女艺术家ONEQ那样,将欲望画出了极致的美感,烈焰红唇,黑亮的大卷发,丰乳肥臀的火辣身材,生猛不羁,十分撩人。她对于女人性感特质的描摹,可谓达到了极致。她的女人们,可以不美,但必须是性感的。她用圆滑的笔触和浓

  • 宏圆法师:信愿持名就是善根深厚

    我们今天能够深信极乐世界,深信只要信愿持名就能往生净土,也是曾于佛法中种了很深的善根。我们见过好多老太太老菩萨们,临终的时候闻到了佛法,一念求生净土,所以大家都怀疑这个是真的吗,为什么我天天念佛,不一定能往生极乐世界,他临终闻到了,一辈子没做什么好事,临终闻到佛法了,他就能往生,这就因为什么?曾于无量佛所种诸善根,于净土法门有大因缘,一念临终他生起实信,他就往生,就是这样,人的善根深厚,你不能只看眼前的,否则他不会生起深信切愿的。你们今天能够受种种的考验磨难,师父说这都是锻炼,能够深信极乐世界,

  • 医生爱劝烟,彭宇悔扶老

    河南郑州医生电梯劝阻吸烟致死案二审得以改判,由一审时判当事人医生赔付一万五千元改为医生无需担责,一时舆论热议,专家点赞。姑且不论此案改判的法律意义,但从道义上,倒是符合社会公众的心理预期。这让人想起了2006年的南京彭宇车站扶人赔偿案。彭宇案已成为中国司法史上一起经典案例,民众认为彭宇案是社会道德的标靶,认为彭宇案的判决让社会道德水平倒退了50年,其影响之大,远非当事法官及双方当事人所能想象,直接解读是“好事不能做”,致使多年以来,有老人倒地而无人敢扶,再到后来,就算扶人也要拍照拍视频或是求人作

  • 长城文艺|读罗新《从大都到上都》散记|张依萌

    糟篇熬人死,好书不禁读。罗新教授的《从大都到上都》,彻底打乱了我的阅读计划。此前我正在读一部有关边疆史的汉译新著,风评不错,但由于是专业书籍,又是译著,读起来难免枯燥头疼。啃了一个月,翻了不到一章。本想换换脑筋吧,抢了太太新入手的《从大都到上都》来翻,没想到却一发不可收拾。18万字,一天半的时间从序读到跋。几年没有如此酣畅淋漓且心无旁骛的阅读体验了。哦,除了沈博士的畅销书《纽约无人是客》。我不是个爱读书的人,最近几年更是以工作忙,养娃累为借口,很少用整段的时间阅读。然而这可能不完全是我的错。20

  • 谁说它污了?新娘“吊带袜”原来是未婚男士的幸运符 IMC中尧文化传播

    在婚礼上,除了婚纱、珠宝、婚鞋等等必备单品外,新娘的大腿上自然也少不了这条性感的吊袜带,它可不是新娘用来调情的,而有自己的使命——带给未婚男性好运,要知道它的重要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婚纱哦!新娘吊带袜(图片来源于thegartergirl)“情色”的吊带袜(图片来源于pinterest)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腿上绑“吊带袜”(BridalGarter)充满了诱惑和挑逗,分分钟让人想犯罪。电影《史密斯夫妇》(图片来源于007JBB)还记得电影《史密斯夫妇》里安吉丽娜·朱莉吗?她用吊带袜在大腿上绑了一把枪,

  • 现代金银币走红,收藏几枚很不错的!

    由于资金的关系,除特别喜欢的外我很少收藏现代金银币。而自从福字小银币发行后,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巧玲珑的藏品,一来它属于热门的民俗题材,二来福字的寓意也好,符合国人的向往。再者发行量也适中,15年发行量是60万,16年是190万,今年虽然到了270万,但参与的人也在逐年增加。从发行量就可以看出,贺岁福字小银币喜欢的人还是不少!今年更有了新的变化,原本在12月十几号人行就应该公告贺岁福字小银币的发行情况,不料一推再推直到12月22日下午才发了发行公告。而这次的公告更有特点,那就是将贺岁福字小银币和贺

  • 大赛倒计时2天(目前可获奖人数54位)|926号和934号作品点评,“好墨品”点评连载14

    “从现在开始,从我做起,爱上写字,写好字,真正提高写字水平,弘扬书法传统文化”是举行这次“好墨品”第二届全国书画艺术大赛的初衷和目的。林泉博士继续对参赛作品做点评,并同时回顾当前点赞排名情况,对于点赞能获得哪些奖励可点击以下超链接了解或者直接在报名页面点击活动详情查看更加详细的说明。从现在开始,从我做起,爱上写字,书画大赛正在火热报名中本次“好墨品”大赛特色:专家评委对参赛作品做专业点评;第一名奖励现金2000元、第二名、第三名分别奖励现金1000元;报名就奖24G高清书法资料,另外还可以赢得金

  • 如果书法老师这样教你,就等于骗子!

    很多家长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书法,还想着若孩子能够快速的把字写好,那就更好了。不光家长,还有许多的年轻人从小没好好练字,大学毕业进入社会找工作,也发现自己的字简直丑得不行,羞于见人,也想着能走捷径把字写好。现在的社会,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林林总总的“书法速成班”应运而生了。“书法速成班”一般都是这样宣传的:我们这有一种独特的方法,保证你21天、15天、10天、5天、一个礼拜、24小时等等就能快速写出一笔好字!那么,我们就要问了,书法能“速成”吗?其实这个问题非常非常简单,比1+1=2还简单。如果一

  • 学会建立摄影后期思路 系统的学习处理照片

    今天来系统的谈谈后期的学习与方法。摄影分前期与后期,后期是摄影必不可少的步骤,后期是对前期拍摄的有效增强,但不等于改的面目全非,后期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不留痕迹,即让观众一眼看不出你后期的痕迹,一切都是符合视觉和光学效果的后期作品才是佳作。所以,在这里我们不做是否照片应该后期的探讨,直接开门见山,系统谈谈如何建立后期思路。第一步:扎实技术基础很多同学把后期与PS技术混淆,不能混为一谈。如果你打算学习摄影后期,第一步是去选一个软件,无论是PS还是Lightroom之类,共同需要做的就是你要学会正确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