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帝姬策:魅惑江山在线阅读

2017/11/15 16:05:1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帝姬策:魅惑江山

第二章 柳富发难

柳富见他这般风轻云淡的样子,更是气急,“我……我今天就揍死你这小畜生!”说罢便四处巡视这能揍人的物事。95女性网

“老爷,老爷,此乃小姐闺房,得先把这淫贼带出去才是啊!”管家急忙安抚这暴躁的柳富,以他家老爷的性子,若此刻还不收住,恐怕不知得闹成哪样!

淫贼!黑袍男子面色更是阴沉,他长这么大,被人称作淫贼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现在想起来这是你家小姐闺房了?刚刚闯进来怎么就没想到呢!

柳富黑着一张脸,忍下气怒,咬牙道:“来人!将这淫贼给我拿下!”也不管黑袍男子的反应,直接掉头往外走。

那些家丁一拥而上,将黑袍男子上下束缚带出了柳苡晴的闺房。

柳富坐在四方扶手椅上,狠狠盯着安然自若的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不经意间蹙了蹙眉,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正面迎上柳富的目光。

“柳老爷,今日之事,在下确是过于莽撞,还请柳老爷恕罪。”男子淡淡启唇,语气不卑不亢。

“废话少说!事到如今,少给老子来那些虚的!难道你就想这么蒙混过关?”

“那不知柳老爷想如何处置在下?”

“哼!现在是在我柳府,就算是要宰了你,谁敢拦着!”柳富凌厉的眼神射向黑袍男子,脸颊因为生气微微鼓起,平添了几分可爱之气。小说:帝姬策:魅惑江山在线阅读

黑袍男子盯着柳富,幽深双眸深不见底,却毫无怯意,眼睛微微眯起,更显狭长。

许久,开口道:“柳老爷今夜如此兴师动众,小姐清白已毁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柳州城吧!”顿了顿,黑袍男子看着眉心渐蹙的柳富,再道:“在下的性命倒无关要紧,贵府千金尚未出阁,若此消息一出,这以后……”

柳富虽然暴躁,可这道理还是懂的,没有了之前的狠绝气势,可毕竟也是一个粗人,经黑袍男子这么一分析,顿时没了主意。

“那你说!该怎么办!”柳富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态度再次凶狠起来。

“若依在下的说法,不如让在下回去,好好筹备聘金,择日迎娶贵府千金如何?”

黑袍男子说得恳切,柳富的态度不再那么坚决,可转念一想,犀利的问道:“你是个什么身份!”说着眼神中带了丝鄙夷,“再怎么说,我柳州首富千金的夫婿,总不能是一个乡野莽夫罢!再者说来,我怎知你是回去筹备聘金还是借机逃跑了呢!”

黑袍男子抬眸,直视那柳富,眸色暗沉几分,“柳老爷这是何意,莫不是不信任在下?”

“就是不信任,怎么样!我柳家可是首富,你有什么?”

“在下此番被人追杀,身上确是空无一物,若不嫌弃,这玉佩便当作定情信物,等在下回京,便立马遣人来迎了回去,您看如何?”黑袍男子不卑不亢的看着柳富,丝毫不显怯弱。

“仇家追杀?!这么说来,你连性命都保不住,叫我如何把女儿交给你!”黑袍男子话还没说完,便被柳富打断,那大嗓门再现,对黑袍男子怒目而视吼道。

黑袍男子满头黑线,看来这柳富能成为柳州首富果然是如外界所传,乃是一夜暴发,否则以柳富的心计如何能成为柳州首富?

正欲再次开口,门外却传来了柳府家丁的哀嚎声。

“何人在外作祟!”柳富恶狠狠地瞪了黑袍男子一眼,怒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打开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在原地。95女性网

原本守候在外的柳府家丁三三两两的躺在地上,翻滚着呼痛。周围站着一群黑衣人,个个黑纱蒙面,稳若泰山的矗立在旁边。

在柳富开门的一霎,眼神整齐划一的看向柳富,肃杀气势倾泻而出。

柳富被震得不由退后两步,神情瞬间变色,条件反射般的回头望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步履从容的步出书房,接受黑衣人训练有素恭敬有加的跪拜。

“你……你究竟是谁!”纵然再怎么缺心眼,也知道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柳家只想安分守己的过日子,还不想惹火烧身!

“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到柳州,乃身负要事,承蒙柳老爷和令千金不嫌弃,待在下空闲下来,定然备下丰厚聘金来下聘,此番不宜久留,还望柳老爷海涵。”黑袍男子拱手而立,霸道气势不由得人拒绝。来自http://www.95lady.com/

也不待柳富回答,正欲离去,却突然顿住脚步,从腰间取下一枚红色穗带编就的独玉青龙玉佩,交付到柳富手上,“此番匆忙,这玉佩便交于柳小姐做个念想罢。”

柳富捧着那枚青龙玉佩,不复之前的肤浅,意味深长的看着黑袍男子离去的背影,脸上一片肃穆之色。

第三章 奉令入宫

秋日的夜晚,徐徐微风带来些许凉意。

“晴儿……”一个苍凉的声音率先开口,担忧的唤了声。

“富叔,我意已决,你不必多说。”风吹发丝微扬,女子的声音虽然轻柔,但却坚定非常。

循声而忘,借着微亮的星光,依稀可见池边凉亭一男一女相对而坐,女子手上把玩着一枚青龙玉佩。版权95lady.com玉佩周身泛着淡青色的光芒,触手温润,一看便知定非凡物。

“此事非同小可,若不然,咱们再商议商议是不是妥当一些?”女子对面的老者紧蹙的眉心一直未曾放松,极力劝解着。

“好了!富叔,我自有分寸。”女子强硬的截断老者的话,语毕顿觉语气太过生硬,移步至亭边,缓和了些道:“您不必担忧,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盼的不就是这一刻么?这么多年的隐姓埋名忍气吞声也够了!当年他给的痛苦,让我这么多年夜不能寐,没理由再让他如此逍遥下去!”

女子似是忆起往事,拿着玉佩的手慢慢收紧,直至指尖泛白。神情亦是悲愤非常,眼神哀伤而坚定的眺望远方。

“唉……”老者一声沉重叹息,嘴唇微微蠕动,却再也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来。

看着女子的身影,这一副瘦弱的身躯,不知承受了多少的磨难,才到了今日这般坚韧模样。95女性网这样的她,让他心疼,也让他无法阻止她心中的那份执念。

半月后,柳府门前,十里红毯一直延伸至城外。柳州知府为册封使,亲自驾临柳府迎接柳家千金柳苡晴入宫。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柳家人措手不及。柳富心中百般滋味,不能言说。

按说柳苡晴并非以正式的身份入宫,排场无须如此张扬。可柳州知府似乎并不在意柳苡晴是以什么身份入宫,闹得是一个热闹非凡,柳府出了一个金凤凰的消息在柳州城闹得是沸沸扬扬。

三日之后,柳苡晴在柳富的泪眼朦胧中一身大红嫁衣坐上了装潢豪华的马车,柳府至城外的大街小巷被百姓围得个水泄不通,场面之热闹,皇帝出巡也莫不如此。

“柳老爷呀,这入宫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儿,你也无须太过不舍了啊!”柳州知府刑克己拉开趴在车辕上嚎哭不已的柳富,一边使着眼色嘱咐属下启程。

在柳州全城百姓的目送之下,慢慢走出了熟悉的家乡,走向那陌生压抑的地方。

马车在出了城门之后,慢慢的缓了下来,柳苡晴提高警备,却在看到撩开车帘进来的人时暗然松下劲来。

柳苡晴瞪着无辜的双眸,张着小嘴看着本该在半月前就离开柳州的人,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场,让柳苡晴身子不由得向后挪动了些许。

进来的男人正是半月之前大闹柳府的墨瑾之。修长的身姿一袭墨色长袍加身,胸前用金线绣着繁复的团纹,图案一直延伸至袖身,腰间一黑色束带束身,中间镶刻着一颗圆润的黑玉,脚踏一双黑色云纹长靴。

此刻一双炯炯星目也如柳苡晴打量他一般打量着她,乌黑的长发因为进来弯腰的关系垂下片缕,落在颊侧,为那棱角分明的俊颜更添了几分妖魅。

跟随在墨瑾之后面的一个紫影也想随着墨瑾之上车,却被墨瑾之一个凌厉的眼神顿住动作,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讪讪然的转过身去,吩咐车外的随从备马。

看着柳苡晴探究的目光,墨瑾之清咳了声,“柳……姑娘,在下墨瑾之,是奉命护送柳姑娘入宫的。”墨瑾之斟酌着用词,一边观察着柳苡晴的反应。

柳苡晴偷瞄了墨瑾之几眼,垂下眸子点了点头,口中轻轻的应了声,心下却另有一番思量。

车内空间因为墨瑾之的进入变得狭窄起来,柳苡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继续眼观鼻鼻观心端庄的坐着。

马车一直在入夜时分才停了下来,连午宴都是在车内解决。足足一日的舟车劳顿,再者颠簸之中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以至于柳苡晴苍白着脸色只能被从柳府带过来的侍女吹雪的搀扶下才勉强支撑住身子。

第四章 温府中计

马车停顿的地方是一处大宅之前,柳苡晴有气无力的抬眸打量了一番,此宅气派程度丝毫不输与柳府,甚至比柳府更甚。

门前高挂了两个大红灯笼,上书温府二字。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携众家眷站在廊前阶梯之下,见到墨瑾之和柳苡晴的到来,齐齐低身跪拜。

之前想要跟随墨瑾之上车的紫衣男子上前一步,截住那群人繁琐的礼仪,挥手道:“我等护送柳姑娘进京,今日柳姑娘过于劳累,尔等无须太过多礼,即刻准备上房让柳姑娘休息吧!”

闻言,带头的中年男子连声道:“是是是,上房早已备好,请……诸位里边请!”说罢躬身为柳苡晴等人开道。

柳苡晴等人随着中年男子往里走,待柳苡晴等人离开,早有温府家丁帮着安顿随从和车马。

“这是温州知府温青山的府邸,咱们今日就在这里留宿了。”浑厚的低声在柳苡晴耳畔响起,打断了柳苡晴四处巡视的目光。

柳苡晴看向左侧的墨瑾之,见他依然目视前方,昂首阔步往前走,轻轻的‘嗯’了声以作回应。

“今日你也累了,就留在房间休息吧,晚膳我会吩咐人送过去的。”顿了顿,墨瑾之继续道,依然没有回头望柳苡晴。

柳苡晴轻轻点了点头,也没有再看墨瑾之,也不管他有没有看见。

温夫人将柳苡晴引至厢房,又留下了两个使唤丫头,才恭敬的退了出来。

柳苡晴依言在厢房中休息,不一会,晚膳便被呈了上来,虽说只有她一人,却丝毫不含糊。八菜一汤,精致茶点样样俱全。柳苡晴屏退了下人,独留下吹雪一人,却没了用膳的心思。

“咚咚咚。”柳苡晴心不在焉的挑弄着那精致的菜肴,门外却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此时已是夜深时分,想必来人也是温府的内人,柳苡晴并没有过多的询问,眼神示意吹雪过去开门。

“嫂嫂!小弟前来蹭顿饭,不知嫂嫂可介意?”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人绕过前去开门的吹雪,径直入内,仿若入无人之室。

嫂嫂?想必他也是皇宗贵族了。柳苡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来人正是今日打过两次照面的紫衣男子。头上以玉冠束发,面目俊朗,却比墨瑾之多了一分柔和,唯独那双狭长凤眼,好似能将人无法自控的吸进去,像极了墨瑾之,若说墨瑾之是定人生死的阎王,这墨旭之便是那妖魅的黑白无常!好一个俊美公子!

也不等柳苡晴招呼,紫衣公子随和的坐在了柳苡晴旁边,挥开上前劝阻的吹雪,径自对柳苡晴道:“嫂嫂,我是你的五弟墨旭之,跟那帮大古板吃饭实在太过无趣,来嫂嫂这里蹭顿饭吃,嫂嫂不会拒绝小弟吧?”

这墨旭之倒比墨瑾之随和许多,柳苡晴制止了还想再劝阻的吹雪,嘴角带着轻柔笑意,一举一动尽显大家闺秀之风范,点头道:“这个自然。”

有了旁人在侧,柳苡晴自然不能如之前那般随意,端正了身子,口中虽然应和着墨旭之的,心中却不爽至极,却不能表露。

随着心境的改变,柳苡晴自觉心中焦躁异常,没有了以往的平静。眉心自然的蹙紧,一手捂着心口,一手去端桌上的陶瓷茶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却不想饮了那茶之后身子更觉燥热,脸上也浮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本就跟柳苡晴挨的近的墨旭之自然感觉到了柳苡晴的变化,再细看一番,如惊弓之鸟一般弹跳开来,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外奔去。

“主子,主子!你怎么了!”吹雪也顾不上墨旭之的反应,疾步走近柳苡晴,及时搀扶住她。

“水有问题!”柳苡晴半个身子靠在吹雪身上,一手紧抓住桌角,呼吸节奏极为不稳,咬牙吐出几个字,眼神迸射出冷光。

这茶水乃是温府一手准备,别人若想下毒,根本不可能!依墨旭之方才的反应来看,恐怕也应该是不知情。所以,下毒之人,除了温家,别无他人!但若是有人借机陷害温家就另当别论了。

柳苡晴极力维持着理智,头脑快速的运转着,可身上的燥热之感并没有褪去分毫,心中也是焦躁非常。

“吹雪,我记得院中好像有个清池,快带我去!”柳苡晴尽量的平复着呼吸,痛苦的闭上眼睛,口中如是说着,抓住桌角的手却没有松开分毫。

她虽然略通药理,但以她现在的状态也无甚作用,只能期盼着药效不会那么强劲吧!

吹雪送上自己的手,让柳苡晴拽着,一边搀扶着柳苡晴往她所说的清池走去。

当墨瑾之看到墨旭之语无伦次的赶回呼救之时,快步赶向柳苡晴居住的花苑,见到的一幕却是柳苡晴主仆双双站立在池边,下一瞬,柳苡晴奋力推开吹雪,义无反顾的纵身跳入了清池之中。

第五章 半路遇袭

柳苡晴跃入清池之后,一抹黑影紧随而下,拽住柳苡晴的胳膊就要往上拉。

“你这是做什么!”见到柳苡晴不顺从反挣扎开来,墨瑾之言语之中无可抑制的带了些许怒意,眉目也是一片凌厉之色。

“放开我!”柳苡晴拨开墨瑾之的手,将身子沉入清池之中,口中似命令道。

墨瑾之一愣,不知是因为柳苡晴的语气还是因为感受到了柳苡晴身上不寻常的温度。很快,墨瑾之回过神将柳苡晴靠在池边的身子揽了过来,靠在了自己身上。

墨瑾之身上的凉意让柳苡晴有瞬间的清醒,可燥热的身子眷恋着那分凉意,丝毫不想离开。

冰凉的池水之下,身子的燥热慢慢的褪去,院中只剩下了柳苡晴和墨瑾之,吹雪在墨瑾之进来之时早退出了院外守候着。

柳苡晴轻轻推了推墨瑾之,打破许久的宁静。

墨瑾之本放置在柳苡晴腰间以作固定的手在此刻看来很是尴尬,察觉到柳苡晴身子已经渐渐恢复,另一手放在嘴边清咳了声,就着拥着她的姿势将她提到了岸上。

听闻到院内动静的吹雪拿着早备好的衣物进入了屋内,正准备伺候柳苡晴梳洗,却被墨瑾之屏退了下去。

吹雪担忧的看了柳苡晴一眼,将衣物放置在床旁,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浑身湿透的柳苡晴略显不自在的站在墨瑾之的面前,本来顺滑的纱衣已经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那具年轻妙曼的身体上,腰间的丝带也在水中慢慢泡开,脖颈处的衣物已滑落至纤细的锁骨处,若隐若现的雪肌更是显得万分诱人。

柳苡晴慌张的拉住滑下的衣物,似羞似怒般的看着墨瑾之。

墨瑾之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态,清咳一声,扭过头不再看身边人的姿态。拉住柳苡晴的手却没松开,另一只手,从后面覆上了柳苡晴的后背。

柳苡晴感应到墨瑾之的动作,正要挣扎,却感受到一股暖流在周身流动,身上冰冷的感觉也随着这股暖流的运作慢慢的缓解,不由得放弃挣扎,一双桃花眼缓缓闭上,享受着这安逸舒服的感觉。

柳苡晴感觉到身体里一股暖流在流窜,舒服的轻yin声溢出了口,却不想被墨瑾之皆数看在眼里。墨瑾之收回手中的内力,似笑非笑的看着柳苡晴。

柳苡晴似乎是感受到了墨瑾之的目光,似嗔似怒般的看着墨瑾之,“今日多谢墨公子了,只是外衣潮冷,不益于身,烦请墨公子退避片刻。”

“好。”并没有其他的言辞,简短的应了声便步了出去。

看着衣袍上还低着水珠的伟岸背影,柳苡晴瘪了瘪嘴,她一个初次出远门的小女子能与谁结上怨?此事恐怕八成是与这男人有扯不清的关系!

温青山此时正在距柳苡晴院子不远的地方不安的渡来渡去,墨旭之急急忙忙的跑去想墨瑾之求救,他就感觉到出事了,可墨旭之却缄口不言,他也只能在这焦急等待着!

远远的看到墨瑾之从柳苡晴的院子中出来,浑身还是湿透的,温青山脑中闪过一抹不详的预感,难道,事没成?

还未等温青山琢磨出一二来,却见到墨瑾之稳步朝着自己走来,温青山脸色一白,强撑着颤抖发软的双腿,向前迎接。

“噗通”一声,强撑着走近的温青山还未说话,便在距墨瑾之两米远的地方跪了下来,头伏着地,身躯颤抖着,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更不敢去看墨瑾之的神色。

低沉的气压在两人之间旋着,墨瑾之冷冷的盯着伏地不起的温青山。

“温大人,可是忘了自己的本分。”良久,墨瑾之终于开口,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温青山更是冷汗涔涔直流而下。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下官再也不敢了!”温青山口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头似是无知觉般高频率的磕在小石子上,身上的内衫早已汗湿。

墨瑾之甩袍转身离去,并没有发落了温青山,只是这样的沉默却更叫人害怕。温青山在墨瑾之离去之后,瘫软在地,再没一丝气力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一处隐秘的竹林之中,隐约可见两个人影伫立在林中,映着透过来的月光,将身子拖得很长。

“此番可有试出什么?”其中一个抬头看向那轮弯月,神色晦深莫测。

“如此短暂的时间能试探出些什么来!谁能料到她会突然中了药,真真吓住了我!”另一人有些埋怨的吐槽道,没有前者的严肃,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林中的两人正是墨瑾之和墨旭之两人,此刻墨瑾之早已换上了一身干爽衣袍,唯独不变的还是那幽深的墨色。

墨瑾之轻睨了墨旭之一眼,看着月色陷入了沉思。

墨旭之看着墨瑾之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一手掐上下巴,学着墨瑾之的神色道:“不过,我倒觉得这女子不简单!无甚依据,只是直觉!”

墨瑾之似是鄙夷的看了墨旭之一眼,随后抬步往回走,再不理会后面大嚷的墨旭之。

第六章 双双受伤

第二日一大早,柳苡晴一行人辞别温州知府踏上了新途。

车内,柳苡晴低眉敛目坐在一侧,心中却另有打算。抬眸看向另一侧的墨瑾之,却发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柳苡晴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眨眨星眸无辜且疑惑的看着墨瑾之。

墨瑾之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一手握拳放在唇边稍加掩饰,“昨夜,柳姑娘睡得可好?”

柳苡晴一愣,随即恍然领悟般清醒过来,脸上却突然染上一抹红晕,口中却状若淡然的应了一声。

“昨日,多谢墨公子。”许久,柳苡晴带着些不自然的道,唯有脸上的那抹红晕暴露了她此刻的心境。

“无碍。”气氛再次陷入一片静默,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马车突然停顿下来,柳苡晴身子不自觉的往前倾去,被墨瑾之一把拉了回来,顺手将柳苡晴的红唇封住。

“来者何人!”莫一走上前去,腰间佩剑早已出鞘,直至前方。

墨瑾之轻挑车帘,顺着那一丝空隙,柳苡晴也得以看清楚前方的状况。马车的正前方,立着三匹高头大马,其中正中间的,正是墨旭之,左侧便是刚刚那出声的男子,右侧男子神色微冷,柳苡晴一路以来,也不见他开口说过话。

而挡住她们去路的,乃是一群黑衣人。这群人,皆以黑纱蒙面,从头到脚,除了一双眼睛外,其他尽数隐藏在黑布之下。这群人,人数足足比他们多出了一倍之多,手持刚冷武器,肃杀之气毕现。

随从的队伍瞬间慌乱了起来,他们只不过是充当热闹的队伍,何曾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来取尔等性命的人!”对方带头的黑衣人冰冷的说出这句话,随后带着一众黑衣人冲了过来。

“那就要看你够不够格!”莫一神色一冷,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毫不畏惧的迎向那些黑衣人。

“莫怕。”一个坚定且浑厚的声音从柳苡晴头上传来,柳苡晴条件反射般抬起头,却见到墨瑾之那张刚毅的脸上散发着无情和狠绝,直盯着那些黑衣人,大掌却一直握住她的手。

柳苡晴瘪瘪嘴,想把手挣脱出来,既然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又敢在这里耍流氓了?可墨瑾之的力道却超乎了她的想象,扭动许久无果,只得作罢,继续观战。

血腥的厮杀在眼前上演,对方的实力不弱,且人数以绝对性的优势压倒他们,虽然墨旭之带领莫一等人奋力抗敌,可还是有不少黑衣人钻到后方的队伍之中,甚至有几个人直逼马车而来,那些随从更是慌张,场面一时混乱无比。

“找死!”墨瑾之看着冲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气,将柳苡晴往车内一推,自己闪身出了马车。

墨瑾之冲出马车的一霎,接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纷纷倒下,一招毙命!

解决了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墨瑾之冲向前方的战场,战况因为墨瑾之的加入而有所转变。而吹雪,在墨瑾之出了马车的一瞬,钻进了马车坐到了柳苡晴身边。

可是下一秒,从上而下的一股剑气将马车劈了个四分五裂,吹雪眼明手快的将柳苡晴带出了马车,才躲开了这当头一劈。

另外两个黑衣人见此一幕,飞身过来缠住吹雪,而另一个,则攻向了柳苡晴!

柳苡晴向后急退几步,可后面就是报废的车架,已是避无可避!

“小姐,快躲开!”吹雪在不远处叫喊道,想脱身过来救柳苡晴却被两个黑衣人缠的死死的。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就被一个黑衣人砍伤,身上见了血。

正当走投无路之时,柳苡晴伏身在马车上,避开要害,准备承受这一剑之时,攻击柳苡晴的黑衣人的手却突然软了下来,那软剑毫无预兆的掉落在柳苡晴背上!

虽然身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却不至于被刺伤那么严重。而那攻击柳苡晴的黑衣人,腕间动脉上赫然盯着一颗铆钉,暗红色的血液喷射而出,征愣了三秒,随后“嘭咚”一声倒在地上。

而使这暗器之人,正是离柳苡晴百步开外的墨瑾之!将铆钉使出之后,周身防备松懈几分,被周身的黑衣人寻了空,一剑刺在墨衣男子的左臂之上。

帝姬策:魅惑江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姬策 或 魅惑江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六界书·淮岚记 最新章节

    原标题:六界书·淮岚记最新章节书名:六界书·淮岚记目录预览:第一章:论路痴的最高境界第二章:论路痴的最高境界(2)第三章:论路痴的最高境界(3)第四章:养喵三十六计第五章:神君无忧第一章:论路痴的最高境界第一章:论路痴的最高境界(1)自从三百年前,仙魔大战之后,三界又逐渐的恢复了平静,可是日子过得太无聊,也是一件很忧桑的事情。于是,三界之中,不知是谁排了一个名人榜,上面记录的是四海八荒里,名声最盛的仙。其中安居在名人榜上首位的居然不是那赫赫有名的司战上神颜淮,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岚书。

  • 爱你,至死方休 最新章节

    原标题:爱你,至死方休最新章节小说:爱你,至死方休目录预览:第一章被迫堕胎第二章我们离婚吧第三章亲人算计第四章我反悔了第五章唐如洁你这个贱人第一章被迫堕胎“不,不要!”浑身的力气被注射的麻药抽走,女人慌乱地望向一旁的男人,声音因焦急而变得颤抖:“庭……庭霄,救我,我不想堕胎!”男人清隽的面容上满是冷漠,站在病床边,斜眼睨着女人:“关我什么事!”唐如洁心沉入坠!她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里的苦涩与剧痛,用尽量平静的声线与墨庭霄对话:“庭霄,我知道你爱的人不是我,可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看在它是你骨血的

  • 如何区分做旧老白茶,除了看外观,更不能忽视香气和汤水!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做旧茶,茶界的一颗毒瘤。老白茶也好,陈年普洱茶也罢,最怕买到年份不真实的茶。做旧老白茶,常见手段是通过渥堆和高温烤干的方式,让当年的白茶从外观上具备了老茶的些许特征。往往容易蒙蔽一些没有买茶经验的新茶友。而老茶友,则能从外观上轻松判断出老白茶的真伪。如,做旧老白茶,颜色统一,发黑。没有五彩色,也没有标志性的黄片,整体看起来没有生机,老茶友一看,就不会再买。从外观只能看出老白茶是否做旧,要具体判断老白茶的品质,还要从香气和口感两个方面

  • 书法传统美学的回归:段俊平书法作品“保利春拍”高价成交

    2018年6月17日,“北京保利2018春季拍卖会”在北京四季酒店正式开槌。一如保利拍卖所带来的艺术盛宴,在拍卖历史上最为密集的北京拍卖季中,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携超过20亿总估价的拍品来袭,涵盖中国书画、现当代艺术、古董珍玩、珠宝等板块,其中中国书画更是占据半壁江山。在6月18日举行的“中国当代水墨”专场中,著名书法家段俊平先生2.8平尺《沈周的题画诗》草书作品一出场便受到各竞拍者的热捧,经过几番激烈的竞争,最终以16万元落槌,创下了本场当代书法作品每平尺价格的新高。据悉,此次段俊平先生作品

  • 瓷器鉴定真知堂-巨鹿巨鹿!磁州窑为西方收藏家喜爱的深度原因

    瓷器鉴定真知堂;宋瓷中,磁州窑是一个另类!我们知道五大名窑,都是以釉色和造型取胜。即使是耀州窑,越窑这样的刻划花瓷器,其根本还是以釉色取胜。刻划花不过是锦上添花之装饰。但宋元时期的磁州窑,仿佛就是一个穿越者!在一片以釉色为美的海洋之中,磁州窑瓷器独创出了白地黑花,白地剔刻花等装饰技法,而这种技法,后来被南宋吉州窑继承,在景德镇得到发扬光大,最后取代了一切装饰技法,成为后世青花瓷,釉上彩瓷的开山之祖。磁州窑还有个奇怪之处,就是西方收藏家对于磁州窑器物好像情有独钟!除了五大名窑以外,西方收藏家最爱的

  • 瓷器鉴定真知堂-2667万,那只被捡漏的黑定盏!

  • 太行崖柏神级陈化樱瘤手串,与君共赏

    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颜色红润,香味甜美,瘤点均匀有序。局部细节图,宛如一副天造山水画。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顶级太行陈化樱子瘤2.0手串,文玩佳品,与君共赏。本文出自搜狐作者奇木文玩(看崖柏加朋友圈:qmyb118),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24岁女演员理发店遇害:女儿,你这一生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

    01.刷朋友圈的时候,就看到前同事发的一条寻人启事,失踪的是她的高中同学,一名叫张遇晴的岳阳籍女孩儿。据悉,该女生是一名演员,目前就职于昆明市民族歌舞剧院。自6月15日下午15时左右,张遇晴在云南艺术学院和未婚夫短暂分别之后,音信全无。分别的时候,女孩说要去洗个头发,之后,家人朋友全部联系不上她。6月16日22时,24岁的女演员张遇晴的遗体在云南艺术学院足球场旁的一条小河里被找到。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他是云南艺术学院内一理发店老板黄某昆,今年才20岁。而他的杀人动机,仅仅是因为被害人到他的

  • 5000元入手的橄榄核雕2年后能卖到3W吗?

    最近有很多朋友问铄源文玩,说现在好多人都说,文玩现在不值钱了,核升桃满大街都是,金刚菩提到处都有,竟还有人说,现在入手什么什么,过几年绝对升值等等……,一般遇到这种问题,老源是不回答的,为什么?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文玩爱好者,这样的问题你压根不会问,你入手的是自己喜欢的,不喜欢的,你会出钱买?请点击输咱今天先说第一种:橄榄核雕橄榄核雕起源比较早,刚开始,那真正的是大户人家才能佩戴的,不是它分阶层,而是那个时候只有大户人家才有哪个能力去购买,因为在古时候,橄榄核雕全部是纯手工雕刻出来的,怎么说呢,相

  • 3个美女曾是郭靖的未婚妻,黄蓉为啥能胜出?原因很现实

    郭靖是《射雕英雄传》当之无愧的男一号,虽然他有些木讷,做事不够灵活,但是他肯吃苦,能坚持的性格,和在家国大义面前的坚定,都是让人敬佩的地方。他的武学造诣,到了小说后期也是登峰造极,《神雕侠侣》里面成为了华山论剑五绝之一。如此英雄人物,却不像杨过和张无忌一般美女环绕,但即便如此,金庸先生也为他安排了三位女子,都属于一等一的美女,而且气质各不相同。她们曾经主动或被动的为郭靖托付过一生,但是最终郭靖还是和桃花岛主的女儿黄蓉在一起了。究竟什么原因让其他两段姻缘结束的?下面马上开始。郭靖第一位红颜知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