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重生之毒妃在线阅读

2017/11/15 15:57: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重生之毒妃
3女儿愿嫁

秦氏夫人见小女儿挨了骂,开口劝安太师道:“锦曲也是为了她姐姐。推荐95lady.com

“慈母多败儿!”安太师冲秦氏夫人说了一句。

秦氏夫人却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老爷也别怨锦曲,就是我也舍不得锦绣,老爷是不是再想想?要报恩,我们这种府第,随他上官将军要什么,我们都给得起的。”

“老夫亲口答应下的亲事,还能再变吗?”安太师变了脸色,语带怒气地说道:“你就不要妇人之见了,儿女亲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还轮得到她们姐妹自己作主?我浔阳安氏的女儿,有这么不知羞的?!”

秦氏夫人抹起了眼泪,“我一个妇道人家,舍不得女儿怎么了?锦绣没托生在我的肚子里,可也是我一手养大的,我就是舍不得!”

看到结发的妻子伤心流泪,安太师重重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桌案,终于不再说话了。

安锦曲跑上前去,拉着秦氏夫人的手,小声安慰起来。

安锦绣却只是冷眼旁观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出戏。没错,只是一出戏,前一世的安锦绣却偏偏看不穿。将自己这个庶女养在身边的嫡母秦氏,是众人口中的贤妻良母,前一世的安锦绣也曾经以为这个嫡母是个好的,一心为她着想,为她下嫁给上官勇一直报着不平,甚至暗许她与白承泽之间的私情。网站http://www.95lady.com/结果呢?安锦绣低下头,自嘲地一笑,想想自己的前一世,好像她就没有做过一件对的事。

“锦绣,”秦氏夫人在上面喊她:“你父亲的一句话,就要苦了你一辈子了!”

“母亲,”安锦绣往前走了几步,往地上一跪,说道:“上官将军救了父亲的性命,锦绣对他也是感激不尽,女儿嫁与他也是报恩,一定会好生伺候上官将军。”

秦氏悲声一止,她有些狐疑地看着安锦绣,这个庶女一向心比天高,这一回就这么认命了?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安太师对于安锦绣的话很满意,也松了一口气。上官勇这个准女婿,太师静下心来想想,其实真配不上他安书界的女儿。上官勇自幼家贫,未读过诗书不说,单就近三十岁的年纪,就让安太师皱眉,安锦绣还在二八年华,配上这样一个老男人,安太师一人独处之时,已经不知叹过多少气了。

秦氏这时突然又说道:“你出嫁之时,我让你大哥送你出门,不管你嫁与何人,我的女儿一定要风风光光出嫁离家的。”

安锦绣看向自己的大哥,只看见安大公子,安元文脸上顿时就有不悦之色。说明http://www.95lady.com/嫡长子送一个庶出的小姐出门,长了安锦绣的脸面,却让安元文这个工部侍郎跌了身份。前一世为了这个,安锦绣对秦氏这个嫡母感激不尽,却没发现自己的这个大哥并不情愿。

“好了,锦绣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安太师对秦氏的决定没说什么,他是亏待了安锦绣这个女儿,让长子送嫁也好,就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种补偿。

家人们都已退下,秦氏夫人却不走,对安太师说道:“锦绣已经愿嫁,老爷你就不要再逼她了。”

安太师对秦氏道:“你也下去吧。”

“你不疼这个女儿,我疼她!”秦氏却坐着不动,对安太师道:“有些话你就不要再对锦绣说了,老爷您真忍心再让锦绣伤心?”

安锦绣低头不语,重活一世的人心里清楚,五皇子白承泽此时已经向她的父亲暗示过,他想迎娶她这个安氏的庶出二小姐。她的父亲最早与秦氏商量时,是想将府中三小姐安锦曲下嫁给上官勇,最后秦氏哭求一夜,总算是“救”了自己的女儿。95女性网秦氏此时不让安太师再说话,无非就是不想安太师向她交底罢了。

“你也退下吧,”安太师终于没再说话,挥手让安锦绣退下去。

安锦绣退出了大房。

“这下你满意了?”安太师在安锦绣走后,问秦氏道。

“手心手背都是肉,”秦氏还是抹着眼泪,“我知道我对不起锦绣。”

“胡说!”安太师被秦氏这么一说,又有些恼了,“你养她长大,怎么待她也不为过,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看着丈夫拂袖而去,秦氏这才面露冷笑,她的女儿自是要在枝头做凤凰的,至于小妾的女儿,有什么可珍惜的?庶出的女儿也想嫁入皇家,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想到府中的那些妾室,秦氏又是一阵气闷。

安锦绣带着紫鸳走在安府曲曲折折的回廊里,正是夏花艳丽时,安府里处处花团锦簇。原文95lady.com安锦绣对身旁的鲜花熟视无睹,她只是想到自己与上官勇很快就要见面,脸上不自觉地就带了笑意。

“小姐,”紫鸳这时看左右无人,小声对安锦绣道:“那五殿下那里,要怎么办?”

安锦绣一愣,重生之后,对这个男人,她一次也没有想念过。

紫鸳一脸的关切,“小姐,你还是伤心吧?”

“没羞!”安锦绣重重地刮了一下紫鸳的鼻子。

紫鸳吃了疼,啊的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说了!”安锦绣假装凶恶道:“我与五殿下怎么了?最多来往过几封书信,紫鸳丫头,你小姐的清白可就在你的这张嘴上了!”

紫鸳吓白了脸,忙要给安锦绣跪下。

安锦绣伸手把紫鸳一扶,认真道:“我与五殿下真的没有什么,以后这个人与我们无关了。”

“嗯,”紫鸳点头,也认真对安锦绣道:“小姐我记下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安锦绣扭头继续往前走着,她与白承泽在太子府的花园不期而遇,她去讨好自己当太子妃的嫡姐,他去讨好自己当太子的嫡兄,都是庶出的人,他出身皇家,她出身权贵,在这个嫡庶分明的年景里,多少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前世被弃之后,安锦绣想了很多她与白承泽的事,她将心给了这个男人,自认为自己的一颗真心是无价之宝,可对于白承泽而言呢?自己只是他与太师府搭上线的棋子,还是一个被他迷了眼的棋子罢了。

“小姐我们要去哪里?”看安锦绣不是往绣阁走,紫鸳在安锦绣身后问道。

“去看看我娘,”安锦绣说道。

“去看夫人要往这里走啊,小姐,”紫鸳给安锦绣指了一个方向。

紫鸳指的是往秦氏的院子去的路,安锦绣一笑,“我去看生我的娘,”她对紫鸳说道。

紫鸳愣了一下,迈步追上了安锦绣,“去看绣姨娘?”

“嗯,”安锦绣应了一声。

“为什么?”紫鸳木愣愣地问道,她家小姐一向不喜欢自己的生母,甚至连绣姨娘这三个字都不想听见,今天怎么想起来亲自去看绣姨娘了?

4母女都是薄命人

安锦绣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低头往前走去。要告诉紫鸳自己是个不孝女吗?一心巴结着大夫人,看不起自己的亲生母亲,这就是前生的安锦绣,这话安锦绣没脸说出口。

“二小姐来了?”伺候绣姨娘的婆子看到安锦绣出现在偏院的门口时,吃惊之下竟叫了起来。

婆子这一叫,院中住着的三位姨太太都出了房来看,其中就有安锦绣的亲生母亲,绣姨娘。

安锦绣客气地跟另两位姨娘打了招呼。

“二小姐今天怎么会来?”两位姨娘,宋氏和冯氏都问安锦绣道。

“来看看我娘,”安锦绣大大方方地说道。

绣姨娘听了安锦绣的话后,却险些哭出声来,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女儿,终于喊了自己一声娘,这种心酸,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

“娘,”安锦绣这时已经走到了绣姨娘的面前,又清清楚楚地喊了一声。

“哎,”绣姨娘愣了半晌后,才想起来应了安锦绣一声。

“我来看看你,”安锦绣真正站在了亲生母亲的面前,笑容真诚,却也尴尬,明明是亲生的母女,她却不知道要与亲生母亲说些什么。

“快进屋吧,我们进屋说话,”绣姨娘失了平日里的稳重,让安锦绣进屋道:“你弟弟也在。”

安锦绣的脚步顿了一下,弟弟?

安元志站在了滴水檐下,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是一副少言寡语的性子。

“元志,”安锦绣望着安元志一笑,“没想到你也来看娘。”

“二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声音冷淡。

“娘,我们进屋说话,”安锦绣拉起了绣姨娘的手。

“好,”安锦绣的动作,让绣姨娘有些受宠若惊,连声应道:“二小姐,五少爷都进屋,我们进屋说话。”

安锦绣为绣姨娘喊她的称呼感到心酸,明明是亲生的儿女,她的这个母亲却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能喊上一声。进了屋后,安锦绣就对绣姨娘道:“娘,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喊女儿一声锦绣,谁还能说你?”

“不能坏了规矩啊,”绣姨娘轻声说道:“你有心来看我,我已经知足了。”

安锦绣眼中酸涩,连低头喝茶,将自己此刻的样子遮掩过去。

“二姐要大婚了,恭喜你了,”安元志这时开口道。

安锦绣看向了自己的同胞弟弟,身为安府的庶子,她的这个弟弟,前世里被自己视而不见,甚至因为嫡母秦氏不喜这个弟弟,而觉得这个弟弟对自己而言是个拖累。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在府中不声不响的弟弟,十四岁时就违了安氏诗书传家的祖训,私自离家从了军,硬是用命为自己拼了一个前程,衣锦还乡之后,用所有的军功跟皇帝换了一个恩典,将他们的母亲接出安府奉养。她的这个弟弟有哪一点比旁人差?自己重活这一世,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弟弟少吃一点苦楚,多些少年人应有的肆意洒脱?

“五少爷!”绣姨娘忙冲安元志摇手,让安元志不要再说了。

“这桩婚事没什么不好,我很满意的,”安锦绣说道:“元志,多谢你的这一声恭喜。”

绣姨娘仔细地端详着安锦绣,从安锦绣的脸上,倒是真看不出半点的不满意来。“我也打听过了,“绣姨娘叹道:“上官将军年纪有些大了,家中还有一对继母所生的弟妹,一个与五少爷一般大,妹妹却只得六岁。二小姐,你过去后,还要抚养他这一对弟妹啊。”

“无非就是过日子,”安锦绣还是一笑,上官勇的那一对弟妹其实都是好的,只是前世里,自己没有照看过他们一天,现在想来,也是她安锦绣亏欠过的人。

“唉!”绣姨娘发愁的叹气,身为母亲,她此刻不会去想上官勇的好,她只是担心安锦绣,她的女儿刚刚十六,花儿一样的年纪却要去伺候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怎么想绣姨娘都觉得,太师给安锦绣定下的这门亲事不好。

“娘放心吧,我会安生过日子的,”安锦绣笑道:“娘,女儿可是要去做将军夫人了,是将军夫人呢。”

安锦绣一句将军夫人,让绣姨娘和安元志都苦笑了起来,上官勇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安氏这样的门第,何时出过一个从五品官的女婿?

“你们正聊着呢?”与绣姨娘同院的冯姨娘这时端着一碟点心走进了屋。

“谢谢冯姐姐了,”绣姨娘忙起身道谢。

安锦绣也起了身,冯姨娘送来的点心一看就是放了几天的,看着自己娘亲向冯姨娘一再道谢,安锦绣又是一阵心酸。安氏大族,外人谁能想的到,做妾的连个小点心,也要正室夫人赏了才有。

“二小姐,”冯姨娘冲安锦绣笑道:“我可是听说了,夫人要让大少爷送你出门呢,这可是好彩头呢。”

安锦绣脸上笑容不变,嘴里却说道:“夫人那是说笑呢,怎么能当真?我出门时,还是要指望元志送呢。”

冯姨娘一脸的讶异,这府里谁不知道安锦绣是个要面子的,这回这个人改性子了?知道自己还有个嫡亲的兄弟了?

“你真想五少爷送你?”绣姨娘也不敢相信安锦绣的话,问道。

“元志不送我,谁送我?”安锦绣望着安元志笑。

安元志的俊脸一红,随即就冲安锦绣挑了挑眉,“二姐这是等不及出门了?”

“五少爷!”绣姨娘忙喊了一嗓子,难得这姐弟二人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了,别说着说着吵起来。

安元志说完这话自己也后悔了,他与这个姐姐这辈子说过的话,一个手掌就数的过来,自己怎么突然就说起这种玩笑话来了?安元志自认为,他与安锦绣一点也不熟。

安锦绣是什么人?除却爱慕虚荣,也是个长就七窍玲珑心的人,当下冲着安元志轻轻一跺脚,装作了害羞的样子,对绣姨娘道:“娘,你看元志,他欺负我!”

绣姨娘和冯姨娘都呆立在当场。

安元志也傻了,望着安锦绣半天说不出话来。

安二小姐向来自持高人一等,人前从来喜欢端着架子,何时这样红着脸撒娇过?

冯姨娘没有生养子女,与绣姨娘向来走得最近,这会儿细看安锦绣,冯姨娘暗自啧舌。安锦绣与绣姨娘的相貌几乎是别无二样,都是倾城的颜色,不然当年夫人身边的端水丫头绣绣,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府里的绣姨娘,还为太师生养了一儿一女?只是,冯姨娘咂舌之后,心中也暗自叹息,貎美到倾城倾国的地步又如何?出身奴籍的小妾,要嫁与白丁莽汉的庶女,想来都只是薄命人罢了。

5上官勇的苦恼

“二小姐去了绣姨娘那里?”大房里,秦氏夫人听了婆子的禀告后,倒没有变了脸色,只是挥手让婆子退下。

“她怎么会去那里?”三小姐安锦曲却一脸的鄙夷,坐着道:“这会儿安锦绣想起来她不是娘生的,是个姨娘生的了?”

“住嘴!”秦氏夫人一沉脸,“谁教的你这种尖酸刻薄气?”

安锦曲把头一低,她对父亲安太师其实不怎么怕,对秦氏这个生母却是怕的。

“好好做你的针线!”秦氏夫人拍了拍桌案,“女儿家要端庄,要大气,这样你未来的夫婿才会爱你敬你!”

“我才多大?”安锦曲害羞道。

“你只比锦绣小了一岁,”秦氏夫人的语调听着生冷,对安锦曲说道:“如果她已经出阁了,这一回你父亲一定会让你嫁去上官家!你当你还小?”

“那他不如杀了我!”安锦曲叫了起来,“我听说那个上官勇还是个破了相的,能生生把人吓死!”

“啪!”的一声,秦氏夫人狠拍了一下桌案,她的这个小女儿跟当太子妃的大女儿简直没办法相比,太子妃安锦颜那是真正的端庄大方,喜怒不形于色,这个小女儿却整天冒冒失失,哪里像是她的女儿。

安锦曲在秦氏夫人的威压下,低头绣起了针线。安锦绣的下场,已经让安锦曲在自己的房中大笑过好几回了,这个自以为自己是安府嫡女的安锦绣,最后竟是被父亲当作谢礼送了出去。长的再漂亮,读了再多的诗书又怎么样?小娘养的就是小娘养的,怎么也翻不过天去!安锦曲绣着手中的寒梅图,想着安锦绣心下还是高兴,就差哼起了小曲。

秦氏夫人看女儿这样,摇了摇头,没再出言训安锦曲。安锦绣竟会跑去看绣姨娘,让秦氏夫人意外,安锦绣生下来后,她就将这个庶女养在了身边,安锦绣一直都被教得看不上这个亲娘,这一次怎么会巴巴地跑去问安了?该不会是这个丫头,知道了这次亲事里面的弯弯绕绕了?

“娘,你看我这朵花绣的如何?”安锦曲将自己绣完工的一朵寒梅拿给秦氏夫人看。

“不错,”秦氏夫人淡淡地说了一句。只一朵梅花都绣得歪歪倒倒,想起安锦绣绣出的花鸟鱼虫,再看亲生女儿的绣品,秦氏夫人满心的不喜。想到安锦绣是绣姨娘生的,秦氏夫人再一次确认,这个贱婢就是生来碍她的眼,堵她的心的。

“娘,你又不高兴了?”安锦曲看母亲这样,便问道:“又是谁招惹你了?”

“没事,”秦氏夫人说:“你绣你的。”她不好与女儿说,她又想起了偏院的那个女人。绣姨娘原是秦氏家养的婢女,秦氏的长女,也就是秦氏夫人出阁时,做为秦氏夫人的陪嫁跟着花轿一起进了安府,那时候绣姨娘年方十岁。秦氏夫人看这个小丫头老实本分,又是娘家家养的仆女,所以就让绣姨娘随身伺候自己。谁能想到,十岁的女孩儿,长大之后,竟是貎美如花,一个端茶递水的丫头,竟将主人勾上了床,还暗结了珠胎。

安氏百年大族,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出身仆女的妾室,秦氏夫人一度是全祈顺朝的笑料,哪里有她这样瞎眼的主妇,将一只勾人的狐狸养在身边五年,竟是庶种要生了,才知道府上又要多一位姨娘了。

秦氏夫人坐着越想越气,每每她想起当年的这段往事,就觉得胸中憋闷,透不过气来。本想叫安锦绣来问个究竟,可是秦氏夫人转念一想,安锦绣一月之后就要嫁给一个武夫了,这个庶女的一辈子就注定上不得台面了,她还要为她费什么心思?这个庶女是她报复绣绣这个贱婢的工具,现在目的达到了,安锦绣以后就是上官家的人,与她毫无关系了。

该想想怎么打发安元志了,秦夫人望着埋头专心剌绣的安锦曲,心思飞出去很远。解决了一个安锦绣,这府里还有很多事等着她操心呢。

安锦绣这天在亲生母亲的房里坐了很久,留给她弥补亲情的时间不长,安锦绣只想尽力而为,不想今生再留什么遗憾了。

与此同时,上官将军府里,上官勇却没有安锦绣对婚事的那种一心期盼。上官将军愁眉苦脸地坐在堂屋里,没想到安太师真就将女儿下嫁于他了,亲事就定在了一月之后。现在媒婆就等在他的面前,可是上官勇却不好意思对这位媒婆大人说,他拿不出多少下聘礼来。

王媒婆耐心等了上官勇半天,茶都喝了三杯下肚,还是等不到上官勇的回话,于是王媒婆在脸上习惯性地堆起了笑容,说:“将军,您还是给我一个回话吧。”

上官勇这才道:“聘礼能不能少些,千两银子,我这房子卖了也换不回千两白银啊。”

王媒婆脸上的假笑一僵,上官勇倒是个老实人,没钱就是说没钱,不跟她七拐八绕,可是,王媒婆对上官勇说:“我的将军啊,您要娶的可是太师府的小姐啊!”

上官勇点头,说:“我知道,”然后这位就愣怔怔地看着王媒婆。

王媒婆又等了上官勇半天,看这位准新郎官又不说话了,只得道:“那将军您给婆子我一个准话,这聘礼您准备出多少银子吧。”

上官勇一咬牙,说:“三百两。”

“三,三百两?!”王媒婆差一点咬伤了自己的舌头。要说在平民百姓家,三百两是个大数目了,可是对方是太师府的小姐啊,虽然是庶出,可是那也是太师的女儿啊,安氏这样的人家区区三百两,就能把人家的小姐娶回家了?这世上还能有这种好事?

上官勇额头都冒了汗,他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俸禄本就有限,他还有一对弟妹要养,三百两已经是他全部家当了,不能为了他娶亲,让弟妹们饿死吧?

“三百两少了。”

“我,我只有这么多了。”

“不能再多了?您要迎娶的可是太师之女啊。”

上官勇顿了顿,还是摇头,“王妈妈,再多我就要卖掉这宅子了。”

王媒婆看看自己身在的这个堂屋,连桌椅都是旧的,还不是半旧,是那种漆全都掉光的旧,也不知道这位上官将军从哪里淘置来的这些物件。王媒婆对这位上官将军也听说过,要说现今祈顺王朝的将军里面,最穷的就是这位上官将军了,好像是为继母治病,这家的家底就这么空了。

“要不,”上官勇又咬了咬牙,“我再加五十两,再多真没有了。”

王媒婆眼角抽着,她真想跟上官勇说实话,再加五十两,也不过是三百五十两,离太师夫人千两聘金的要求也还差着百十里路呢。

6三百五十两的聘礼

安锦绣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嫡母向上官勇开口要千两聘金的事,上一世里她在府里闹得人人不得安生,哪里还顾得上出嫁之前发生的事?

那日从亲母的偏院回到自己的绣阁后,安锦绣就把专为秦氏夫人所绣的团花锦衣扔在了一边,重生之前的那个安锦绣倒也是一片孝心,现在想来自己的这个孝心,她的嫡母怕是看在眼里,讽在心中。府中有的是绣女,安氏的当家主母,哪里还缺她的这一份孝敬?仔细想想,她做出的衣裙,秦氏何曾穿过一件?

在偏院里,看绣姨娘和安元志身上的衣衫都已半旧,特别是安元志,两个袖口甚至都有了毛边。安锦绣看到这些,心里是又难过,又内疚,她这些年为府中人做了多少衣衫,却偏偏忘了这两个应是自己最亲的人。离自己的嫁期还有一月,安锦绣现在是日夜赶工,想为母亲和弟弟赶出一身入冬后的衣物来。

紫鸳坐在旁帮着理线,看着安锦绣熬红的眼,紫鸳懊恼道:“小姐,都怪我的手太笨了,不然紫鸳就能帮你了。”

安锦绣闻言一笑,紫鸳心灵,但是这双手却是笨的可以,连缝出的线都能是歪的。

紫鸳看安锦绣笑,自己就叹气,最近府里笑话自家小姐的人不少,都说未来的姑爷不是良人,紫鸳这些天愁得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如果不是安府的门禁严,不是她这个小丫头能闯过去的,紫鸳真想亲眼去看看小姐的未来夫婿长什么样子。

“再叹气脸上就长皱纹了,”安锦绣看了紫鸳一眼,好笑道:“你又在发什么愁?”

“我听说啊,姑爷打仗的时候把脸打坏了,脸上连鼻子都没有,”紫鸳愁道:“小姐,你说没有鼻子的脸得有多吓人啊?”

安锦绣噗嗤一乐。

“小姐你还笑呢?”紫鸳说:“我可是听说他之前求娶了好几家的姑娘,人家都没答应他。你说他是个武将,发起急来会不会打人?小姐,我们又打不过他,怎么办?是不是得向太师说一声,再带些武艺高强的侍卫大哥过去?”

“真难为你了,”安锦绣冲紫鸳叹了一声。

“那当然,小姐是我的主子嘛,”紫鸳道:“怎么能不为小姐打算?”

“你就是穷操心的命,”安锦绣伸食指戳了一下紫鸳的脑门,“哪有当将军的人会跟女人动手?一个大男人要什么相貌,你当是戏文呢?”

紫鸳还是叹气,戏文没什么不好,戏文里的将军都是白袍的英俊少将军,哪像她们小姐要嫁的,是一个到了三十岁还没娶上媳妇的武夫。

安锦绣也不便在这时为上官勇辩解些什么,上官勇哪有京师里传闻的这么可怕?最多就是左眼角的地方有一道刀疤,从眼角沿到了鼻梁的上方,那疤的颜色长了不少年,早就很浅了。至于动手打人,这个男人上了沙场可能是个凶神,可是在家里,上世里她那样给这个男人冷脸看,这个男人也没跟她说过一句重话。上官勇的脾气其实很好,至少关起门来过日子,这个男人是个没脾气的软面团,任人搓扁捏圆的人。

这一夜安锦绣绣阁里的灯烛又燃了一夜,主仆二人赶着做工,不知不觉就又是一夜熬了过去。

第二天,安锦绣去给太师和秦氏请安,在往大房去的游廊上,安锦绣遇上了安元志。

“二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

“一起走吧,”安锦绣退后了一步,让安元志走自己的前面。

“你的气色看起来不好,”安元志看了安锦绣几眼后,就小声说道。

“是吗?”安锦绣说:“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我,”安元志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下来对安锦绣说道:“我也去打听过了,上官将军没有传闻中的那样不堪,二姐你不必想这么多。”

安锦绣这才明白,这个弟弟为什么说她看起来气色不好了,是觉得她嘴上说愿嫁,心里还是不愿,这才彻夜辗转难眠吧?“我想给你和娘一人赶一身冬衣,”安锦绣笑着道:“时间紧了些,所以夜里就睡得迟了,元志你不用为我担心。”

做冬衣?安元志讶异地看着安锦绣,这个人出嫁之前真的转了性子了?不再去巴结嫡母嫡兄这些人,眼里能看到他这个兄弟和亲娘了?

“走吧,让大房的人等久了不好,”安锦绣说道:“我是没什么,怕你要挨父亲的说了。”

姐弟二人,这才安元志在前,安锦绣在后,走进了大房的院子里。

“二小姐,王婆子这里恭喜你了,”安锦绣刚进大房的院子,就被王媒婆迎面迎上来,笑呵呵地恭喜上了。

“你是?”安锦绣认识这个她前世今生的大媒人,可是这会儿还是装作不认识。

“二小姐,这是为您做媒的王妈妈,”从王媒婆身后走过来的婆子告诉安锦绣道。

安锦绣笑着低头,并不说话,而是站得离安元志又近了一些。

安元志这才有了身为安锦绣弟弟的自觉,开口道:“多谢王妈妈了,”话音硬梆梆的,但是总算是道了谢。

王媒婆笑着走了,虽然她今天来没给安府带来什么好消息,但是脸上笑习惯了,再怎样,都是一副让人看了喜气的笑咪咪的模样。

安锦绣跟着安元志进了大房的堂屋里,还没顾上请安,就听见秦氏抹着泪跟她说:“我的锦绣怎么这么命苦!”

安太师就在一旁面沉似水地道:“你当着孩子们的面胡说些什么?”

安锦绣聪明地不问,只是站着等秦氏哭完。

安元志看安锦绣不开口,便也闭嘴不言语,站在安锦绣前面一点的地方。

安太师看看这姐弟二人,他还没看过安锦绣和安元志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现在一看,这对姐弟还别说,真是一母同胞,这眉眼之间很是相似,但安锦绣不显阳刚,安元志也不显阴柔,绣姨娘的底子是好,生出来的两个孩儿,也都是上等的姿容。

安太师看着安锦绣姐弟只觉得赏心悦目,可是秦氏却是觉得剌眼了,抹了一把眼泪,不哭了。

安锦绣和安元志这才给二老请安。

“锦绣,娘要对不起你了,”等安锦绣姐弟二人请安行礼之后,秦氏开口道:“你要怪,就怪你娘亲没本事吧。”

“母亲怎么会没有本事?”安锦绣说道:“这是谁乱说话,惹了母亲难过?”

“二姐,”安锦曲开口道:“你来之前,娘已经哭过一回了,那个上官武夫啊,只肯出三百五十两的聘礼!三百五十两,他是不是太不拿二姐你当回事了?”

7退婚

安锦绣听了安锦曲的话后,并没有开口,而是看向了安太师。别人不知道,她的父亲应该知道,上官勇的家境不好,这三百五十两怕是这个男人所有的家当了。

“锦曲闭嘴!”安太师喝斥了安锦曲一声,说道:“你姐姐的婚事,岂有你插嘴的份?你给老夫出去!”

安锦曲又挨了训,苦着脸看向了秦氏,她不过就是想让安锦绣没脸一下,又没做什么大的错事,安锦绣夫家穷又不是她的错,还不让人说了?

“这婚事要怎么办?”秦氏夫人却还是一副为安锦绣着想的神情,问安太师道:“聘金的事要是传出去,京师里的人要怎么说锦绣?”

安太师飞快地看了安锦绣一眼,只见这个女儿低着头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安太师叹一口气,又看向了自己夫人。做为一个在官场沉浮多年的老手,安太师岂能看不出秦氏的伎俩,表面上是在为安锦绣抱不平,实际上是当着家人们的面,打着安锦绣的脸。

“老爷!”秦氏见太师不答她的话,便又喊了安太师一声。

“这种话你何必当着孩子们的面说?”安太师对秦氏说道:“上官勇是为了替继母治病,这才散尽的家财,这事你还要我与你说吗?”

秦氏夫人的脸色不好看了,道:“老爷,你这是在怪我多事?锦绣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她没脸,我心里能好受吗?”

“好了!”安太师道:“这话就到这里,我们谁都不要说了!”

“这可怎么好?”秦氏夫人却不想就这么算了,道:“哪有公侯府地的小姐,只得三百五十两聘金出闺阁的?老爷就是要报恩,也该为锦绣想一想啊!”

安锦绣心中冷笑,上一世里她听多了秦氏的这些话,现在细想,当时秦氏的那些话,有哪一句是让她安心与上官勇过日子的?她爱幕虚荣,她别有用心,想来上一世的安锦绣让秦氏看了好一出大戏。

“要不爹你借一点银子给二姐好了,”安锦曲这时又开口道:“就当是为了给二姐长长脸,反正我们家里又不缺钱,二姐什么时候过过苦日子?不行爹你还是养着二姐好了。”

安元志这时冷哼了一声,他就知道大房的人没一个是有好心的,这是当安锦绣是乞丐吗?这些人就这么认定上官勇是个连妻子都养不活的废物?

安锦绣听到了安元志的冷哼,这个时候她可不想自己的弟弟因为自己,与大房的人起什么冲突,安锦绣不得不开口道:“锦曲说的对,安府不缺钱,何必计较聘金的多少?父亲也说了,上官将军是为母治病才散尽了家财,原来上官将军还是个孝子。”

安太师听了安锦绣这话,阴沉似水的脸色才回转了过来,没想到这个一向心比天高的女儿,还是个懂事的。

秦氏却变了脸色,一口气堵在了秦氏的心里,上下去也下不来,没想到她也有被安锦绣堵心的一天。

“父亲,”安锦绣又说:“女儿不在乎给外人看的脸面,锦绣的婚事既然有报恩的意思在里面,这聘金索性就不要了吧。”

安太师问道:“这是你的真心话?”

安锦绣一笑,说:“是,女儿也不求什么贵重的嫁妆,日后只要上官将军好好为朝廷效力,女儿不用愁的。”

安太师点了头,这才是他安氏的女儿。

秦氏气恼着,却不好再说什么了。等屋中只剩下她和安锦曲两个人的时候,秦氏才自言自语了一句:“你日后不要后悔才好!”

安锦曲却哼道:“娘,她那就是在装清高,安锦绣最拿手这个了,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

安太师今天一整天都有些心事重重,还难得不是为了国事。他一向不管内院中事,只是秦氏今天的作为,让安太师不得不为安锦绣多想想了。安锦绣虽是庶女,可毕竟也是自己的女儿,安太师不是那种将庶出子女不放在心上的人。

上官勇也上了这天的早朝,三百五十两的聘金,让他几日都睡不好觉了,那日王媒婆走时,脸上青红交加的神情,让上官勇开始重新审视起了,自己这门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婚事。想了几日,上官勇觉得自己是高攀了安氏这门贵亲。自己是个武夫出身,只是在军中学了几个字,安锦绣却是祈顺朝有名的才女。再想想自己家里还有一对年幼的弟妹,这安二小姐嫁过来,就要长嫂为母,这位在高门大宅里过惯了富贵日子的千金小姐,能做的来吗?

“太师,”上官勇在这天下朝之后,堵在了安太师的轿前,他已经拿定了主意,安府的小姐他还是不要高攀了,省得平白误了安二小姐的终身。

安太师已经上了轿,听到上官勇的声音后,忙又下了轿,喊着上官勇的表字道:“卫朝,你这是有事?”

上官勇说:“还请太师借一步说话。”

安太师以为上官勇要跟他解释聘金的事,便与上官勇站在了一处背人处。在听了上官勇的话后,安太师只气得一个书生人物差一点跟上官勇这个武夫动了手,家伙原来是要退婚!

“太师,”上官勇还站在那里,一脸憨厚地看着安太师。

安太师默了半天才道:“上官卫朝,我女儿与你已经定下婚约,成婚的日子就在下月,你此时退婚,我女儿日后要怎么办?你可为她想过?”

上官勇傻愣了半天,他没想到自己不想误了安锦绣终身,却又损了安锦绣的名声。

“你怎么不说话了?”安太师想着早上安锦绣跟他说的话,再看面前的上官勇,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个女儿是低嫁了,这个上官勇就是一介武夫,什么大道理都不懂的!

“我,”上官勇张口结舌,说:“我只是觉得高配了小姐,没想过别的,不是小姐不好,是我不合适,我家里,我家里穷。”

安太师气白了脸,“那你是说我女儿嫌贫爱富了?”

“不是,我绝没有这个意思,”上官勇更是慌了,连连摆手道:“我只是怕委屈了小姐。”

安太师忍着气道:“那聘金我女儿今日亲口说,她不要了。”

“不要了?”上官勇还是傻着,说:“小姐为何不要,京师里女孩子儿出阁,不是都要夫家聘金的吗?”

这不光是京师人家,祈顺朝的哪户人家嫁女不要聘金的?也就是我的傻女儿啊!安太师这时真的开始担心,这个上官勇到底能不能养活安锦绣了,这人怎么除了骑马打仗,对俗事一点也不通呢?“小女说了,上官将军是为了为继母治病才散尽了家财,是个孝子,她只要好好跟着你过日子,不愁过不来好日子,”安太师向上官勇传了安锦绣的话,按说闺阁女的话,不该让外男知道,只是这个时候,安太师却老谋深算的要让上官勇感念安锦绣的好。

重生之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山月不知我心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山月不知我心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山月不知我心事目录预览:第1章:撞破第2章:怀孕了第1章:撞破“嗯!”销魂蚀骨的声音,带着女人特有的魅惑与风情,从前端半掩的房门传出。沈音站在门外,看着虚掩的门,脸上没有半点情绪,但捏着手提包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泄露了她的情绪。“太太……这……”一旁的助理有些尴尬的开口,沈音抬手打断,挡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过了一会儿,里面的声音渐渐平复,沈音才挺直背脊,一脸淡然的走上前去,推开了那扇半遮掩的门。意料之中的香艳画面没有映入眼帘,却也足够令人遐想。女

  • 流年似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流年似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流年似水目录预览:第001章头上绿了第002章原不原谅第001章头上绿了我躲在绿源宾馆的过道里,注视着404号房间的动静。老婆李倩出轨整仨月,我有证据。我的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但我没勇气闯进去抬脚踹门!我怂,我是个没用的男人。说到底,我还爱我老婆,只要她能知错就改,好好过日子,我能忍的。但这一回,老婆的叫床声有点儿大。好像那野男人玩了一个什么新招式,老婆一会儿哭一会儿喊的,声音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听得我那个揪心啊。我担心老婆被玩SM,滴蜡捆绑什么的,我不放

  • 我的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我的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冰山美人第2章美女还真不少第1章冰山美人“老婆,我最近没钱花了,能不能支援点?”市郊的花园别墅内,一名青年坐在高档的真皮沙发上,叹气道。“沈浪,我希望你能注意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真的很让人恶心!”苏若雪咬着贝齿,秀眉紧紧的拧在一起。“我这也不是刚回国嘛,身上没带钱过来。”沈浪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没底气,因为他还从来没开口向女人要过钱。沈浪对钱的概念很淡薄,突然来到大都市里,没钱还真t寸步难行。眼前这个冰山美人,

  • 葬阴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葬阴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葬阴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挖坟第二章黑猫第一章挖坟我叫李天赐,今年十八岁,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我从小胆子就不大,属于老实孩子的那一种,但是在我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天,我却干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情。挖坟!不是给人家迁坟,而是偷偷摸摸的去挖坟。对于这种损阴德的勾当,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是最终没有抵抗住金钱的诱惑。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开始说起。高考结束之后,我从镇上回到村庄之中,本想着趁着暑假的这两个月的时间出门打个短工,补贴一下家用的时候,有人找上门来了。找我的是我

  • 那天,我上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那天,我上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那天,我上门目录预览:第一章新婚之夜第二章家丑第一章新婚之夜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我穿得齐齐整整的,坐在婚房里,但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明明是人生最大的喜事,明明我娶了一个十分漂亮的老婆,但是我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我是作为人家的上门女婿而坐在这里的。我是个农村人,好不容易上了个三本大学,但是大学毕业之后却找不到工作,没有钱没有背景,在城市里寸步难行。原本我想要随便找一份和专业不搭边的工作,只要给钱我什么都愿意干,然而这时候家乡却传来一个噩耗,身在农村

  • 今夜有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夜有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今夜有约目录预览:第1章卖身第2章新玩法第1章卖身我过了十几年有钱人的生活,享尽了人间繁华,现在却沦落到当男公关的地步。事情从一个月前说起,那时候我爸还是小老板,有点钱,某一天晚上他酒驾,出车祸死了。那时候,我爸刚跟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扯证结婚。那女人很漂亮,身段妖娆,标准的九头身身材,胸前饱满,屁股后翘,尤其是一双勾魂的眼睛,别说我那死鬼老爸,就连我都有些受不了。可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爸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没到五十就签订了遗嘱,而遗嘱的唯一受益人却

  • 极品姐妹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极品姐妹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姐妹花目录预览:第1章上错炕头第2章真出事了第1章上错炕头李毅娶到了郑雅欣做老婆,成了他毕业后在华阳市打拼几年来最大的收获。郑雅欣人白净漂亮身材好,是那种一从男人身边经过,就能激发男性荷尔蒙喷发的女人,而且除了秀色可餐外还特别的贤惠体贴,把李毅和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有这样的女人每天给李毅暖床,真是羡煞无数男人。可唯一让李毅觉得美中不足的,就是妻子思想有些保守,缺少新时代少女的澎湃朝气,尤其体现在两人的夫妻生活方面,尽管会配合李毅的要求,但是气氛沉闷,

  • 医道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医道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医道生香目录预览:第0001章有个萝莉威胁我第0002章妹子,你要对我负责啊第0001章有个萝莉威胁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也配得上我郑妙妙?也不撒泼照照你自己!”“全江湾市的男人都想要我做他们的女人,你要家世没家世,要本事没本事,你也配?”“你不就是说这些年和一个糟老头子学了一点治病救人的本事么,会看病的那么多,凭借这些也想出人头地?”“哈哈,你简直笑死我了,会点医术也想出人头地,有本事你去参加医学大赛!”“有本事你去参加医学大赛!”“有本事你特么的去参加

  • 总裁爹地宠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爹地宠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爹地宠上天目录预览:第1章继母陷害第2章时隔五年再回国第1章继母陷害痛……清晨!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唐悠悠头痛欲裂的睁开双眼。!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个陌生的房间,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眼睛猛的撑大,她一只手扶着后劲的位置,努力回想昨天晚发生的事情。她是被打晕的,昨天晚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此刻,她身一丝没挂,身体隐隐的刺痛灼伤感,刺激着她的神经。哪怕再迟钝的人,也该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唐悠悠强忍着身体的痛楚,扯过被子将自己紧

  • 终极小农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终极小农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终极小农民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偶遇女村姑第一卷第2章舍命相救第一卷第1章偶遇女村姑炎炎夏日,山谷脚下。“十年了,看来陇村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不知道爷爷他们现在好不好。”一个青年看着面前的碎石子路感叹一番,然后整了整身上的布包,大踏步的朝着山谷深处的村子走去。他叫张唯,今年22岁,三岁那年父母出车祸去世,从此吃着村里的百家饭长大,但是祸不单行,12岁时又生了一场大病,几近殒命,幸亏一个道士路过,说有办法救他的命,但条件是给那道士当几年道徒,村长抱着试试看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