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王师逆天在线阅读

2017/11/15 14:47: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王师逆天

第3章 血染满门

六年后,十五岁的天明穿着一袭青衫,站在怪人的面前。95女性网一晃花开花落不知不觉过去了六个春秋,天明从一个瘦弱的孩子,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身体清瘦,却显得健壮无比,而眼前的怪人依然是衣衫褴褛,但是却显得气宇不凡。

这些年来,天明很少能见到自己的父亲,而怪人却成了他最亲的人,而他的身体也被怪人调理的差不多了,而且九阳之体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并且怪人还跟他说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仙,比如道,魔等。

这些特殊的知识让天明对怪人更是敬佩,却更觉得神秘了。

怪人看着天明,眼中露出一丝的欢喜,轻声道:“这几年,你没有让我失望,很了不起,我想你该去历练一下自己了。”

天明轻声道:“师傅我还想多跟您学几年,还有哦,您还没告诉过我你到底是谁?”

怪人呵呵笑道:“我的身份你不用太在意,将来该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的,天明切记,你现在对于道来说,可是连入门都没有,千万不要放松啊,来来来,师傅在你走之前走你一个礼物。”

说完怪人从宽大的破袍子中取出一个玉盒,慢慢打开,顿时一阵芳香传了出来。

“这枚千年朱果就送给你吧!服下吧!我帮你把他炼化。说明http://www.95lady.com/

天明开心的把果子拿了过来直接服下,身体立即发出淡黄色的光晕,怪人把手掌伸向天明的额头,天明直接进入到了一种玄秘的境界,一股力量向自己融入,仿佛他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他也沉醉在这个世界里了。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已经落下,怪人早就离开了,天明看着远方的山洞,眼泪缓缓地流下,重重的跪在地上扣了三个头,同时喊道。

“多谢师父教诲,天明今后会更加努力的修炼,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回到家中,还是有些激动,终于要回京,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不过他发现自己的管家山劲麟却离开了。

“小贵!山爷爷呢?”

“少爷,山管家回京城了。“

听到这些今荆天明却有些担心了,山管家以前回京城也会提前跟自己说的,这才几天,居然什么都没说,就自己离开了?

荆天明本想明天再出发,这样一想,就赶紧出门了,火云山离京城并不近,不过这几年他已经学会了御剑飞行,虽然怪人老师说元婴期的修炼者才可以,不过他因为修炼比较特殊,也掌握了。

一夜之间的奔袭,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赶到了京城地界,但他体内的真元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时隔十二年,天明又回到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无心欣赏大变的京城,赶到了家门前,只见大门紧闭,二座威武的石狮子庄严的站着,而天明却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血腥味。版权95lady.com

“不好!”

推开大门,血红色的景象映入了荆天明的眼睛里,天明脑中完全一片空白,一阵窒息的感觉让他一阵眩晕,为什么会这样?满地都是尸体,他发了疯一样穿过庭院跑进了内堂。

第4章 两个超美少女

大堂内。

山劲麟倒在一片血泊里,身上刀口无数,灰色的袍子在血的浸染下早就变了颜色。

“山爷爷,山爷爷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山爷爷,山爷爷。”荆天明急忙跑上去。

听到天明的声音,山管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天明看到山劲麟转醒过来,刚才还是狂躁的心,稍微的平静下来一点,“山爷爷,你怎么样,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我父亲呢?”

山劲麟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当看到天明的时候却有些惊讶,“二,二公子,你,怎么,来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山劲麟看着眼前的天明露出了一副慈祥,但说出几个字却像耗费出了全身力气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山爷爷你不要说了,我先带您去看大夫,您一定会好起来的。”说着就要走出门去。

可是山劲麟一把抓住了荆天明的胳膊

却摇摇头,轻声道:“少爷我不行了,家里只所以这样是因为慕容傲,他派了杀手来的,还有,还有啊少爷老爷当年把你送走,就是为了保,保护……你……”山劲麟大口的喘着气,但是想说的话却没有说完,身体一摊就倒在了荆天明的怀里。

“山爷爷!山爷爷!慕容傲!我要你偿命!”此时一股气,直冲而袭,荆天明愤恨的看着天空,山爷爷从小就陪伴自己,在自己的身边比自己父亲还多,而如今就在自己修炼有成的时候却惨死。

就在此时,火云山山洞,怪人撩开了自己的长发,一双深邃无比的眼睛看着京城方向,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天明啊,我可以为你引路,而路如何走,就只能靠你了。”语落,山洞里只剩下了一道残影。说明95lady.com

一日后。

穿流不息的大街上,两个娇俏的身影从一家客栈走了出来,两个少女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因为实在太甜美了,吸引了路上无数的目光。

“师姐,咱们下山历练这么久了,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呀,看着这些男人的目光我就感觉好恶心。”绿衣女孩鄙夷的看着周围的男人,低声对蓝衣女孩说道。

蓝衣女孩开口道:“嗯,就这几日吧,这次在外历练,我们倒是经历了许多人间凡事,回去后定能突破。”说完径直向前方走去。

就在两个少女交谈之时,一个落魄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中,空洞的眼神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说明95lady.com

碰,只见他没有注意直接撞到一个衣衫华丽的中年胖子,胖子随即一怒,挥手就准备让跟随的家丁出手,一顿飞拳,那人便倒在了地上。

雨点般的拳头落在那人身上,可就这时,一道蓝色的身影闪了过来,踹飞了一个家丁,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挡在了前面。

“咦,哪来的小娘子,真漂亮,跟老爷我走吧。”

可就在胖子说完期间,另一少女,一记手刀,胖子直接晕了过去,当年那些家丁早被解决在地。

少女看着地上的人,满眼的空洞,但是却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她好奇这个人,说道:”我看你也饿了,一起吃饭吧。”

第5章 午时斩首

走进一家饭馆,店小二见客人上门,便上前热情的招呼着,可看到两位漂亮美女和一个脏兮兮的乞丐一起走进来,还是不禁的皱皱眉,但还是没说什么,依然热情的招呼着三个人。

“三位里面请,想吃点什么?”店小二流利的介绍着小店的特色,绘声绘色的解释更加让顾客食欲大增。

蓝衣女孩走到窗口的一张桌子位置坐了下来,绿衣女孩静儿和落寞的男子也一起落座,蓝衣女孩对着站在身旁的店小二道:“把你们家的好菜多上一些,要快点。”

小二应了声“好咧!”

蓝衣女孩点点头,表示同意,小二一看客人同意,便屁颠屁颠的去张罗饭菜了。

绿衣静儿坐在一旁,她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清秀的脸上显得十分落寞,可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就显得炯炯有神,到底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什么事情了呢?

短暂的沉寂被蓝衣女孩打破了,“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如果可以说说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帮到你。”蓝衣女孩落落大方的说道。

落寞男子听完,没有丝毫的表示,但没多久还是摇摇头,道了句:“谢谢,不用了!”

“哎,你这人也太不识好歹了吧!我师姐可不是随便帮人的!”绿衣女孩刁蛮的说道,说完还不忘轻哼一声,在她的眼里是看不起眼前这个男人的,她很奇怪自己的师姐为什么今天会如此帮他。

“静儿,不得无理,你要在是如此的话,以后我再也不带你出来了。”蓝衣女孩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错了师姐,你下次可不要不带静儿出来呀,我再也不敢了。”绿衣女孩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刚才还是刁蛮任性,现在却是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落寞的男子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看不出一丝的表情,没多久店小二便把菜食都上齐了,而压轴菜式红烧锦鲤也是色香味俱全,而陈年的桂花香也是香醇绵绵。

蓝衣女孩把杯子斟满,对着落寞男子道:“饿坏了吧!快吃吧!”她笑了笑,犹如一朵青莲,让人久久回味,难以忘记。

落寞男子点点头,没说什么,而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别看落寞男子面相沉默,但吃起桌上的菜却像风卷残云一样,蓝衣女孩和绿衣静儿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久久无语。

蓝衣女孩轻抿一口杯中的桂花香,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静儿倒是气鼓鼓的和落寞男人抢着盘子里的菜。两个人都是谁也没让着谁。

没多久一桌子的菜都被落寞男人和绿衣静儿扫进了肚子,当然大多数都是落寞男子吃下去的。

落寞男子刚要放下筷子,就听到邻桌的两个中年男人聊天说道:“哎,听说没有,荆政荆太傅明天午时就要在法场斩首了,唉,可怜了荆大人了,多么好的一个官啊,只可怜得罪了慕容王爷。”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摇头叹息道。

另一个中年男人也叹道:“谁说不是呢?荆大人那么好,可偏偏被慕容傲那个败类给陷害了。”说着两个人无奈的对饮了一杯。

落寞男子听到邻桌的两个男人的话猛地一阵,瞬间起身抓起邻桌的一个男人的手喝道:“你说明天在哪里处决荆政。”落寞男人红着眼睛问道。

蓝衣女孩两人也被突然起身抓起邻桌客人的落寞男人搞得是一头雾水,难道他和荆政有着什么关系吗?

被抓着手的男人也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了一跳,他结巴的回答道:“明日午时……午门斩首荆大人……”

第6章 慕容密谋

中年食客被落寞男子抓住的手腕连连吃痛,不禁的叫出声来,整个饭馆里的所有客人都看向了这里,柜台里的胖掌柜也露出急色,叫着身旁的小二上前劝架,小二不大情愿的点点头。

听中年客人说完,落寞男子便一把撒开了他的手,对着身边的蓝衣女孩道:“谢谢招待,有机会一定回报你的恩情。”说完头也不回,急匆匆的走出了饭馆。

中年食客看落寞男子走出了饭馆,骂了一阵后,和同桌的中年男子道了一声晦气。也没在吃什么,结了账出了饭馆。

绿衣静儿见落寞男子走出去之后撇撇嘴,嘀咕说道:“真是个怪人。”说完看了一眼波澜不惊依然还在喝酒的师姐。

“师姐,你今天为什么管他这闲事啊。”静儿疑惑的看向师姐,她不明白一向冷漠的师姐今天为什么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么热情。

蓝衣女孩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人群,抬手又轻饮了一杯,之后对静儿道:“他是个让人感到好奇的人。”

“好奇?为什么师姐,她不就是一个落魄的乞丐吗?”静儿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师姐,她实在是想不通,那个落寞的乞丐什么地方会让自己这个天之骄子的师姐产生好奇呢?

蓝衣女孩笑了笑,想了一会说道:“其实帮他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正是因为我说的,师傅教导过我们,别人遇到困难时,如果可以帮助的话,那就不要吝啬援手。”

“那第二点呢?”绿衣静儿好奇的问道,第一点她是明白的,正如师姐说的那样,师傅时常教导弟子在外历练时,见别人需要帮助时,一定要施之援手。

“第二点嘛,我感觉他不是普通人,也是修真之人,而且修为还在你我之上。”蓝衣女孩想了想,之后随即说道,她那张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疑惑。

绿衣静儿听后诧异的问道:“这不可能吧师姐,他要是真的那么厉害,还至于被那几个凡人打成那个样子吗?”静儿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说什么也不会接受那个落寞的男人会是一个修真者,虽然她很信任自己的师姐,可这还是让她难以相信。

蓝衣女孩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又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但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的笑意。

入夜,慕容王府的一处会客厅内,坐满了穿戴整齐的各类官员,左边一排椅子坐着五位身穿铠甲的武官,右面一排坐着三位身着官袍的文官,而中堂之下坐着的是一位身着蟒袍的中年男人,男人身旁站着两个男人,一个书生摸样,手拿一柄黑色的折扇,安静的站在蟒袍男人身后,另一个人身穿一身黑袍,宽大的袍子遮住了整个人的身体。

蟒袍男子喝着手中杯子里的浓茶,听着左右两边的官员的议论,其中左边身穿铠甲的一位武官说道:“王爷,我左路人马已经集结在京城郊外五十里,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随时可以攻城。”

随后,左边第三和第四位武官,也抱拳想向为首蟒袍男子说道:“王爷我右路军和中路军已经合兵一处,驻扎在京城南河处,随时听候王爷差遣。

三位将军汇报完毕,右手边为首的一个文官道:“王爷,荆政三人明天必死无疑,我已命令加强了法场的戒严工作,就算只蚊子也别想飞进来。而且我和张大人刘大人已经策反了御林军的副统领,只待王爷大军攻进皇城,他就可以里应外合直捣皇帝寝宫。”说完略带有一丝得意之色。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这蟒袍男子的身份,没错他就是慕容王爷,慕容傲,那个一直想要置荆政于死地的男人,更是杀了荆家几十口的罪魁祸首。

慕容傲放下手里的茶杯,站了起来,见慕容傲站起来,官员们也纷纷站了起来。

慕容傲看了一眼身边的众人,朗声说道:“皇帝昏庸无能,百姓苦不堪言,今天蒙各位信任,我们便推翻现在的朝廷,建立自己的政权,等大事已成,在座的各位都会论功行赏,都是开国功臣。在此慕容傲先谢过大家了。”慕容傲说完对着众人躬身行了一礼,但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左右两边的文官和武官纷纷像慕容傲还礼道,“我等瑾听王爷差遣。”

第7章 劫法场

翌日,天气阴沉沉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一样,空气中又显得比较闷热,街道上的行人,也显得比往日要少了许多。大概也是因为受不了这闷热的天气吧!

暴风雨前的宁静,往日树上的蝉鸣,和空中的鸟儿也失去了踪影,看来动物们察觉到了即将有大雨将会来临。

刑部大牢,一个牢头打开一处牢门,提声喊道:“荆政、荆天晴、吕不凡到时间了,赶紧出来。”牢头用手里的皮鞭抽打着牢房的大门。

牢里三个身穿白色囚服的人,站了起来,看着那个趾高气昂的牢头,其中一个年轻人对牢头骂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那牢头。

“嘿,你当你还是荆家大少爷,御林军禁卫统领呢?我呸,你如今就是一个阶下之囚,今天就是你们被处决的日子。”说完,牢头嘿嘿一笑,看了眼牢里的三人。

荆天晴对着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倒地一拜,“爹,您一生为官清廉,却遭奸人陷害,今孩儿和爹一起赴死也算值了。如有来生天晴愿意在做您的儿子。”说完,深深的在荆政的面前叩了三个响头。

荆政扶起地上的荆天晴道:”孩子,是爹连累了你,爹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大哥啊。”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吕不凡,满怀愧疚之色。此时的荆政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华贵,似乎一下苍老了很多。

吕不凡则摇头说道:“大人,我们相识二十年,自从我决定追随你开始,我就没有后悔过。所以就不要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了。”

看着几个人的对话,牢头不耐烦的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赶紧上路,来啊!把他们三个绑上囚车。”说着,几名狱卒压着荆政三人出了刑部大牢。

上了囚车,大批官兵押解荆政三人前往行刑地点。

本来早上没有几个人的京城街道,如今已经挤满了平民百姓。老百姓们都为荆政喊冤,都为荆政遭到如此对待感到愤慨,百姓怨声载道,可依然阻止不了前往行刑地点的囚车。

路越走越远,人心也越走越凉,囚车里的三人都静静的站着,但看到满城的百姓都出来送别三人,这却让荆政三人的心里暖洋洋。有些人死的重于泰山,有的人却死的轻如鸿毛,荆政见百姓们如此,即使马上身死也死而无憾了。

站在人群里,一个毫不起眼的落魄身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当看到囚车上三个人的时候,他的心猛的就怔了一下,那一双通红的双眼紧紧的注视着三个人。

没多久便到了行刑地点,此时,昨日在慕容傲王府的三个文官身影已在行刑的文案之前落座,坐在正中间的一个文官看了眼香炉里的燃香,见已经烧到了末端,便对着台下刑台的刽子手道:“时辰已到,行刑。”

见监斩官已经下令,刽子手抬起寒光闪闪的唐刀,刚要落斩的千钧一发之际,一颗颗铁珠子,嗖嗖的打在了三个刽子手的手腕上,毫无例外,三个刽子手的刀都掉在了地上,而刽子手的手腕都汩汩的冒出了红色的鲜血,疼的三个刽子手都“哇哇”的叫了出来。

“什么人?快来人,有人要劫法场。”坐在中间的文官对着身旁的兵士喊道。见刽子手都倒在地上,文官和身边的两个官员都意识到了有人会劫法场。

兵士们拿着兵器赶紧到了刑台附近戒备了起来。兵士们都提高了警惕,但还是被飞来的铁珠子射穿了身体,射来的铁珠子犹如不会间断一般,“嗖嗖”一口气的射出了几十发,每颗都会打到兵士的身上,犹如当了活靶子一般。

荆政三人面面相觑,知道此时有人来营救他们了,但之前从几个狱卒的聊天中得知,自己一家都已经被慕容傲残杀殆尽,如今又会是谁前来搭救呢?荆政看了一眼吕不凡,吕不凡则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没有多久,兵士便倒在地上一大片,血顺着邢台流到了地面,而本来将要被斩首的三个人却毫发无损的仍在刑台上。监斩案前正中的那个文官恨的牙根直痒痒,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好事,正要下令再派人过去的时候,两个人走了过来,文官一看到这两个人,便点点头,献媚似的说道:“那就辛苦二位仙师了。”

王师逆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王师逆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一不小心爱上你10章

    原标题:一不小心爱上你10章小说书名:一不小心爱上你第十章萧然的担忧连心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萧然紧紧地握住连心的手,而宋瑶则站在他们的面前。看着萧然这样的担心着连心,宋瑶真的觉得好幸福,有什么比这样更加让人羡慕呀!心儿,你应该感到满足不是吗/“萧然,连心已经没事啦!你先回去吧!”宋瑶看着萧然说。“还是你先回去吧!我不放心连心,就让我在这里守着她可以吗?”萧然无助的说。宋瑶看着萧然,心里想,我可以说不吗?萧然,我愿意成全你,至于你和连心能不能走在一起,就要看你的努力够不够啦!当宋瑶准备转身离开的

  • 火影之忍术天才10章

    原标题:火影之忍术天才10章小说:火影之忍术天才第十章神龙一族(二)神龙一族的族长亲自接待了我们一行人,他的儿子也就是那位银龙少年是神龙一族的王子,未来神龙一族的继承人,他的名字叫利伊,以龙族的年龄来说刚满200岁,不过还未成年,神龙一族的王位是在继承人年满500岁时正式继承,不过在继承前要外出游离一番,增长见识。在神龙一族的第一天晚上,族长为我们安排了盛大的晚宴,参加晚宴的大都是神龙一族的长老、战功显赫的将军和谋篇布局的军师。在晚宴上,利伊和我正式成了朋友,他说:“在神龙一族的聚居地我已经呆腻

  • 骗子10章

    原标题:骗子10章小说名:骗子12.脑电波局限化傻傻呆呆“嘿,野子”“嗯?”“你,有没有想过成个家啥的••••••我是说•••额,呵呵•••”“成家?罗南你哪里来的oldfashion神经?”“••••••没有oldfashion,你知道我不喜欢老东西的”“偶偶偶,说得好像某个千年的老妖跟新长出来的似的••••••”“你还比我大的了吧喂,你户口本上都二十五了,我的才二十四••••••”“偶偶偶,好的好的,绿漆老黄瓜~”“••••••扯皮没够是不,赶紧的,说准了,就,就刚才那事儿”“你真的想知道?

  • 绝世风华:妖娆女将10章

    原标题:绝世风华:妖娆女将10章小说名字:绝世风华:妖娆女将第十章疼惜我被茹芳拉回了房内,茹芳骂着我,:“小姐,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就直言顶撞梅员外和姑爷啊!!”“跟我出去。”我平静的说完这句话,茹芳很不理解现在的我怎么做的事情都与从前格格不入。“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呀!!你现在惹得老爷和姑爷都对你不太待见了,怎么还要出去啊!!!”“我说出去就出去!”我几乎是一字一顿对茹芳说,也是第一次对茹芳发脾气,茹芳不吭声了,默默的点头答应。我未顾脸上的那个巴掌印,就这样带着茹芳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容府。

  • 调教大唐10章

    原标题:调教大唐10章小说:调教大唐第九章互相学习这次丢人丢大发了,老神仙走后,魏叔玉捂着脸跑回了屋里,门一关不敢见人。不识字,不会写毛笔字。这一直都是魏叔玉这个穿越人士永远的痛,当做小秘密深藏在内心深处,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前几天差点在玉珠跟前漏泄,还总没当回事。也是因为太懒,不想从新学习。到了今天可好,估计八成让老神仙起了怀疑了。虽然最后按手印蒙混过去,但这事已经让魏叔玉产生了危机感。连字都不会写还教人学问?魏叔玉可丢不起这人。这事放以前还好说,打今起会经常跟老神仙相处,迟早会露馅的……不行!

  • 虐殇:恶魔的囚宠10章

    原标题:虐殇:恶魔的囚宠10章小说名称:虐殇:恶魔的囚宠第9章屈辱的沦陷“我算过了,一百万英磅,可以让你父亲到美国最好的医院,换一个新的肾,从此摆脱肾癌的烦恼,而且呢,还可以让你上高中的妹妹,去巴黎最有名的美术学院进修……唔,这个姐姐是不是太优秀了呢!这笔钱,是你打工十辈子也赚不来的。”亚瑟恶意地笑着,像魔鬼的诱惑。“像你这种女人,没有学历也没有特长,连英文都讲不清楚。不出一年,如果没有被移民局谴返的话,也会在这座城市里沦为娼妓。而且我很遗撼的告诉你,以你这种身材,可能十英磅一次也没有人愿意上,

  • 重生之狂潮10章

    原标题:重生之狂潮10章小说名称:重生之狂潮第10章小人书今天是国际六一儿童节,同样也是弟弟和妹妹们的节日,下午一家人都去了动物园,看到各种奇怪的动物时,弟弟妹妹这两个好动的小家伙兴奋的不得了,劲道十足的四处乱跑,一边好奇的看着,一边还一个劲的问着身边的大哥这个动物是什么,那个动物又是什么,还有狗狗为什么也在动物园里呢?郑翼翔看着被关在铁笼里已经没有多少野性的狼,只能为弟弟妹妹慢慢的解释那不是狗狗是狼,专门吃不听话的小朋友的,俩个小家伙立马表示自己是乖孩子,并且躲藏在父母的身后偷偷的探出头,怕怕

  • 傻子王爷:追妻上上计10章

    原标题:傻子王爷:追妻上上计10章小说名称:傻子王爷:追妻上上计第十章去乡下吧第十章下乡关于白梓默是克星的流言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顾家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固然不乏背信弃义的意思,但是为了自己家族的未来,谁愿意娶一个克星呢。“既然如此,那为了两个人的以后,就把这婚约取消了吧。把梓默的婚约书拿来,今日里一并销毁了。老身在这里祝你顾家少爷早日觅得良缘。”老夫人强自抑下心中涌起的几分怒意,毕竟退婚已成定局,多说无益。听到管家提出退婚,二夫人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心中暗暗快意不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

  • 辣妻难惹10章

    原标题:辣妻难惹10章小说名:辣妻难惹第十章被爹算计“你别忘了,在有绝技这个前提下,还有让他看着既不顺眼也不讨厌。”梁以欢思忖了半晌,笑的别有深意道,“恐怕这神医是想以这种方法来考验对方,以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娘,不如我们去看看吧,如果这个神医真的可以治好爷爷,那就不用你亲自出马了,自然也不会违背你跟北唐王族撇清关系的初衷。”嗨宝的话令梁以欢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无论如何,她与北唐王族是永远不可能撇清关系的,也罢,谁让嗨宝是他们北唐王族的血脉呢!思虑及此,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想要将脑中混乱的情绪

  • 不败神帝10章

    原标题:不败神帝10章小说:不败神帝第10章楚天空之恨扑哧!众人就算是离得有些距离,却仍能听得皮肉被利物穿扎之声。好狠的手段,众人估计这一剑下去,楚家少年一辈第二人很有可能真的被罗浩破了丹田,从此成为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是比死还要残酷千倍万倍之事。这楚天空此生算是完了,即使活着,也是生不如死。身为当事人的楚天空,空有着养魂境三重的实力,可事发突然,加上没有与人实战的经验,无法做出应的快速反应,看着白晃晃的剑递过来,满是不甘的脸露惊骇之色,眼睁睁地看着罗浩手中之剑刺于体内,被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