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魂武至尊在线阅读

2017/11/15 14:34: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魂武至尊

第三章 老天玩我啊

“三少爷,醒醒,你醒醒啊。原文95lady.com”一个幼稚的女声在李天耳畔响起。

“难道我没死?”李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泪眼朦胧的望着自己,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可是这小丫头很面生,我不认识她啊。

李天眼神空洞的望着这个小丫头,完全搞不清楚这是咋回事。

“三少爷,你醒了?啊,三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小丫头见李天艰难的睁开了双眼,但是眼神却是那么的空洞,顿时关切的询问起来。

“三少爷?她这是叫我吗?”李天茫然的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四周,发现这是一间面积不大,装饰简单的房间,而且房间的布置有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就连自己睡着的这张床都是老古董似的暗红色枣梨木制作而成。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小丫头身上竟然穿着“戏服”,就像是那种古代电视连续剧里面女子所穿的衣服一样。

“天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自杀了吗?难道这里是地府?这个丫头是什么人呢?”李天的脑子一片混乱,一时三刻间理不清头绪,只是茫然的盯着那个满脸关切之色的小丫头,暗暗的思索着。来自http://www.95lady.com/

“宇儿醒了吗?”就在李天搞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传来,很快,一个衣着简朴的宫装丽人来到了床边,三十二三岁样子,脸上略施胭脂,容貌美丽,想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

“夫人,三少爷醒了,可是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直不说话。”小丫头焦急的向宫装丽人倾述着,语气中极为苦恼。

“芙儿,不要紧张,可能是宇儿刚醒过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把,我陪他说说话。”宫装丽人来到床边,一脸慈祥的盯着李天。

“宇儿,身体是不是还不舒服?”宫装丽人关切的问道,从她的眼中,李天发现了以前只有母亲眼中才有的神色。

李天没有回答,脑子开始慢慢的转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了一些陌生的记忆,经过筛选,李天终于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擦擦的,自己竟然穿越了,现在自己俯身的这个倒霉蛋是李家三少爷李天宇的身子,名字只是比自己多了一个字,也算是机缘巧合把,不过姓氏倒是没变,要是这家伙不姓李的话,那自己以后就不能用自己祖宗的姓氏了。阅读95lady.com

“娘……我现在还很累,你和小芙先出去把,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李天从那个俯身的倒霉蛋的记忆中得知这个宫装丽人是自己的母亲,而旁边那个小丫头名叫李芙,乃是老管家李夏的孙女,自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小丫头和自己的关系颇为亲密,是李天宇最要好的朋友。

宫装丽人,也就是李天宇之母胡翠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交代了一句,便和小丫头李芙一起出了房间,留下李天一个人躺在床上。

“擦擦的,自己竟然穿越了,看来老天待我不薄,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状况,自己到底穿越到鸟地方了呢?”李天喃喃自语着,脑子迅速转了起来,开始搜索倒霉蛋李天宇留下的记忆。

“卧槽,这家伙也太软蛋了把?竟然是被他的二姐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晕死过去了,老子刚好在这个时候俯身在他身上。”李天弄明白了情况,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自己俯身的倒霉蛋李天宇,乃是李家三少爷,她母亲胡翠兰是李家家主李广的小妾,李广的正妻杨湘生了两个娃,一男一女,大儿子名为李天鸿,二女儿名李天香,李天宇这个小妾生的娃在李家没什么地位,经常被同父异母的大哥李天鸿和二姐李天香欺负。

倒霉蛋李天宇就是被二姐李天香欺负,一巴掌给拍晕了过去,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版权95lady.com

现在的李天宇只有十四岁,可以这样说把,以前生活在李家的十四年里,李天宇就是大哥和大姐的出气筒,软弱无比,被欺负了还不敢喘气,就是十足的一个软蛋。

“麻痹的,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那我一定要好好珍惜,我发誓,重生之后,我李天宇,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欺负,神挡杀神,佛阻杀佛,美女统统的推倒,男的犯贱就打断他的第三条腿。”李天在心底暗暗的发誓,自己重生了,这条命相当于是捡来的,卧槽,以后自己绝不会再受别人欺负了。

李天的高傲是与生俱来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讨个说法而干掉李大伟和李混金了,而且在警局门口,李天毫不犹豫的用刀插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被那些警员杀死,他们没资格杀老子,要死,老子也要死在自己的手上,这份高傲,已经深入到李天的骨子里,既然上天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自己绝不会再忍受别人的欺负了。

“李天宇是个软蛋?他已经死了,以后我用李天宇这个名字,一定要活出个精彩来,也算是对得起倒霉蛋李天宇了。”李天暗暗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李天总算是理清了李天宇留下的记忆,对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大陆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个大陆名为魂武大陆,强者林立,修炼之风盛行,等级制度森严,分为武者和魂者。原文http://www.95lady.com/

武者炼体,修炼等级划分为武士,武师,武灵,武将,武王,武皇,武尊,武神,武破虚空。九个等级,其中每个等级又划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境界。

九个等级修为之人发出的玄气,对应的颜色分别是白色、红色、黄色、蓝色、绿色、棕色、紫色、橙色、黑色、无色。比如武士初期的修为发出玄气的颜色是浅白色,中期为中白色,后期为浓郁的乳白色。

魂者练魂,修炼等级划分为魂士,魂师,魂灵,魂将,魂王,魂皇,魂尊,魂神,魂融天地。每一级也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魂者主要是靠召唤魂兽参加战斗,最低级的魂士只能召唤最低级的魂兽。小说:魂武至尊在线阅读

魂兽等级从低到高,划分为九阶,一阶魂兽,二阶魂兽……九阶魂兽。其中九阶魂兽相当于武破虚空的实力,强悍无比。

修炼功法和战技从低到高,划分为日、月、地、天四阶。其中每一阶又划分为上、中、下三等。

李家坐落在魂武大陆西北边陲的流云镇,乃是流云镇两大家族之一,财力雄厚,是流云镇说一不二的土财主,李家也有不少的武者和魂者,而且武者和魂者修炼必须是李家的直系子弟,像大哥李天鸿就是一名武者,修为达到了武师中期境界,二姐李天香是一名魂者,也能够召唤出二阶的魂兽了。

最后李天悲哀的发现,李天宇那小子既不是武者,也不是魂者,因为他是小妾的儿子,不被家主李广所喜,没资格修炼李家的武者秘籍,所以李天宇那小子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哎,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麻痹的,自己已经发誓,不再受人欺负,可是李天宇那小子没法修炼,到时候完全没有实力自保啊,更别谈去推倒美女了,没有实力,美女会跟着你?那真是痴心妄想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魂武大陆,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有被欺压的份。

李天,现在应该称之为李天宇了,想到了这点,顿时极为失望,擦擦的,以前他在地球的时候,也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别的主角穿越的时候都带着个牛叉的戒指或者神器之类的,而且穿越到了异界之后,俯身的倒霉蛋身份极为显赫,不是皇帝之子就是将军的儿子,可是自己呢?也真是够衰的,自己根本就没带着什么戒指和神器穿越,而且俯身的这个倒霉蛋李天宇在李家身份低下,我日他个仙人板板的,老天啊,你这不是在玩我吗?

第四章 变强势了

“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伴随着小丫头李芙的叫声:“三少爷,我给你送吃的来了,你来开下门啊。”

李天宇从床上爬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发现这具身体实在是非常的虚弱,刚才下床的时候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擦擦的,还是李家三少爷呢,真是没法说了。

李天宇苦笑着把门打开,只见李芙手里托着个盘子,上面放着几样小菜,还有一碗粥,正冒着热气。

“咕咚”李天宇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起来,惹得小丫头李芙咯咯的娇笑不停。

李天宇目瞪口呆的盯着李芙,他到现在才看清楚,原来这小丫头还挺漂亮的,十足一个未长成的小~萝~莉,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笑起来微现腼腆,甚是清秀绝,高挑的身上穿着翠绿色的连衣长裙,虽然只有十三四岁,可是却有一米五几的身高了,胸前的小蓓蕾已经能够看出规模,开始茁壮成长了。

“三少爷,你看什么呢?”见李天宇紧盯着自己瞧个不停,小丫头害羞的脸红了,娇羞的小声问道。

“哦,没什么,我饿坏了,快把东西端进来。”李天宇尴尬的一笑,在心底暗暗的鄙夷了自己一番,自己怎么能够这样呢,要是拿到地球上,这小丫头还未成年呢。自己可不能对这小丫头起什么不良之心。

“三少爷,快来吃吧,这可是我亲手为你熬制的粥。”李芙心里美滋滋的把盘子放在桌上,笑着对李天宇说道,虽然李家人都瞧不起这个软蛋似的三少爷,可是李芙却是知道的,三少爷除了性子懦弱一些,本性却是十分善良的,而且还文采出众,在李家书院读书的时候,极为勤奋努力,李芙认为,三少爷以后一定能够出人头地的。

对于李天宇刚才有些痴迷的目光,李芙心里像是涂了蜜一样,其实在魂武大陆,到了十四岁的年龄就算是成年了,她实岁十三岁,现在虚岁也有十四岁了,大陆上一部分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子,都嫁出去了,李芙这丫头正是春心动荡的时候,那里不明白李天宇眼神饱含的意义?只是以前李天宇性子懦弱,从来都不敢正视李芙,今日太阳打西北出来了,三少爷竟然迷恋的望着她,李芙对李天宇也极有好感,所以对于李天宇的目光,不怒反喜。

李天宇走到桌子前,端起碗就狼吞虎咽起来,说实话,他现在的肚子还真是饿了,李天宇那倒霉蛋被他的二姐一巴掌拍晕后,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天没进食,怎能不饿?

很快,一碗粥就下了肚,连带着那几个小菜也被李天宇一扫而空。

“三少爷,好吃吗?”李芙喜滋滋的问道。

“好吃,小芙,还有粥没?”李天宇笑着举起空碗问道。

“恩,还有的,三少爷,我去帮你盛来。”李李芙接过碗,很快去厨房再次盛了一碗粥来,李天宇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终于感觉到肚子不饿了。

“对了,我娘那里去了?”李天宇突然想起了那个倒霉蛋的母亲。

“哦,夫人去找老爷去了,告诉老爷你已经醒来的消息,免得老爷担心。”李芙闻言笑着答道。

“哼,他会担心?鬼扯把。”李天宇闻言冷哼一声,在倒霉蛋的记忆中,李家家主李广对李天宇极为不好,态度冷漠,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那里有丝毫的亲情可言?李天宇相信,就算是倒霉蛋现在死了,李广也不会流半滴眼泪的。

“三少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老爷呢,他毕竟是你父亲啊。”李芙听了李天宇的冷嘲热讽,顿时有些诺怪的说道。

“算了,我们不说他了,小芙,你也坐下把,陪我说说话。”李天宇不想谈那个冷漠的李广,笑着对李芙说道。

李芙正准备坐下,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李天宇,你还没死把?”

李天宇闻言顿时大怒,擦擦的,这个鸟女人是谁,说话怎么这么恶毒呢?竟然敢诅老子死?

李天宇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女子从院子里走了过来,女子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弯弯的柳叶眉,小巧红润的嘴巴,五官精致美观,身上穿的也是一身漂亮的翠绿色连衣裙,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小包,在手里甩来甩去的,此时正傲慢无礼的盯着屋里的李天宇。

“二小姐。”李芙见到这个女子,立刻起身行礼。

“恩。”李天宇的二姐李天香闻言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对李芙视而不见的直接走到李天宇面前,对他说道:“李天宇,没事了的话就随我去书院把,来,把我的书包拿着。”说完,李天香把手里的黑色小包丢到桌子上。

李天宇闻言顿时大怒,以前的倒霉蛋李天宇虽然是李家三少爷,和大少爷,二小姐一起去李家书院念书,可就像是两人的跟班一样,每次去书院都帮着他们拿书包,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跟屁虫一样。

“不去。”李天宇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断然拒绝了,擦擦的,老子现在可不是原来的李天宇了,你还想像以前那样使唤我?没门。

“咦,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是不是皮痒了?”李天香见状顿时玉面含霜,这个软蛋的李天宇,竟然敢对自己这么不客气了,李天香扬起玉手,飞快的向着李天宇的脸上扇去。

李天宇顿时一个侧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巴掌,冷冷的说道:“李天香,我也是李家三少爷,是有尊严的,你不要太过份了。”

“这家伙是不是被我那一巴掌打傻了?他竟敢这么和我说话?”李天香顿时愣住了,因为以前的李天宇可是不敢放半个屁的软蛋,今日竟然公然反驳自己,使得她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二小姐,三少爷的病还没有完全痊愈,他是胡言乱语的,你可不要生气啊。”李芙见李天宇和二小姐扛上了,连忙闪身挡在两人之间,打起了圆场。

“李天宇,看在你病还没好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了,如果下次你还敢跟我这样说话,小心我一巴掌拍死你。”李天香清醒过来,俏脸羞红的怒道。

“李天香,我告诉你,以后你如果再欺负我,后果自负。”李天宇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麻痹的,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女人,竟然也敢在自己面前这般嚣张,还真是反了天了。

“你说什么?有种的再说一遍。”李天香闻言像是斗败的母鸡,伸出玉手指着李天宇喝道。

“再说一遍又怎么了,我告诉你,以后你如果……”李天宇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李芙的玉手掩住了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要不然骄横的李天香发飙了,受苦的还是这个苦命的三少爷。

“二小姐,对不起,三少爷的病还没好,老是喜欢胡言乱语,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了,你不是要去书院吗?不要迟到了啊。”李芙掩住李天宇的嘴巴,苦苦的对着李天香哀求起来。

“哼,要不是急着去书院,我一定饶不了你。”李天香闻言气呼呼的抓起桌上的书包,冷傲的瞄了李天宇一眼,转身走了,临出门的时候,还恨恨的一脚踢在房门上。

等李天香走远了,李芙才把按住李天宇嘴巴的小手拿开。

“小芙,你按住我嘴巴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说?李天香就是个没有家教的臭丫头,下次我非得撕烂她的嘴巴不可。”李天宇吸了口气,生气的说道。

“三少爷,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你要知道,如果得罪了二小姐,你可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就算是闹到老爷那里去,吃亏的还是你,三少爷,你听我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李芙连忙劝说起来,心里还暗暗的震惊不已,三少爷从昏迷中醒来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性子不但一点都不懦弱了,而且还很强势,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了。

第五章 老乞丐

李天香离开后,李天宇并没有半点的开心,反倒俊眉深深的皱起。

李天宇不是傻子,非但不傻,反而极为聪明,开玩笑,前世在地球的时候,他可是二百多的智商,一般人谁有他聪明?

李天宇看的出来,李天香绝不是一个大度的女子,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小鸡肚肠,高傲自负,自己现在把她得罪狠了,指不定她什么时候就会找回场子,把自己狠揍一顿,到时候她若是来找麻烦的话,自己可只有被虐的份了,就算自己想要反抗,也全然不是她的对手,在倒霉蛋的记忆中,李天香乃是修为达到魂师境界的强者,而自己却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痛苦啊,麻痹的,老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修炼,增加自己的实力,可是自己的父亲李广很不喜欢自己,并且严厉禁止自己修炼李家的功法,自己要到哪里去找到修炼的功法呢?”李天宇苦恼的摇了摇头,他虽然很是自信自己的智商,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修炼功法,他智商再高有个毛用啊?

“三少爷,你在想什么呢?”李芙在旁边看到李天宇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一痛,连忙关切的问道。

“小芙,我想问你个事情,你可知道哪里有修炼的功法?”李天宇紧盯着李芙问道。

“三少爷,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打打杀杀的吗,我记着你和我说过,你不喜欢修炼,现在为什么又要问修炼功法呢?”李芙疑惑的问道。

“小芙,你也看到了,今天我把李天香得罪狠了,要是她想要对我不利的话,我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绝对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我现在突然对修炼有了兴趣,我要增强实力,把那些欺负我的人全都踩在脚下,我要他们一个个跪在我唱征服。”李天宇豪情万丈的说道。

“啊?三少爷,你变了。”李芙闻言震惊的望着李天宇。

“呵呵,是吗?那我是变好还是变坏了?”李天宇邪笑着调侃道。

“变得很有男人味了……”话没说完,李芙突然发现自己这样说很不好,于是连忙住嘴,羞涩的深深低下了头。

“小芙,我刚才问你,你可知道哪里有修炼的功法?”李天宇本来想调戏一下这个漂亮的小萝莉,但是想起自己的处境实在不妙,于是赶紧把话题转到正题上来,没有足够的实力,以后自己就连保护这个漂亮的小萝莉都办不到,更别谈把那些欺负自己的人踩在脚下了,所以嘛,当务之急是找到修炼功法。

“这个嘛,三少爷,你可以去求老爷啊,让他准许你修炼,到时候不就能得到修炼功法了吗?”李芙歪着脑袋想了会,突然双眼一亮,出了个馊主意。

“小芙,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去求他的,算了,我自己慢慢想办法。”李天宇知道李芙见识少,和自己一样,很少离开李家大院,除了知道李家有着修炼功法外,那里还知道其他的?

不过若是为了增强实力,让李天宇去求李广,那是绝不可能的,一看到李广那张冷漠的脸,李天宇就反胃,自从得到了倒霉蛋的所有记忆后,李天宇就对李广极为不爽,而且可以说有着一股恨意,自己也是他的儿子,为何他对自己这么坏呢?

“小芙,你陪我出去走走把,我想出去散散心。”李天宇突然兴起了出去逛逛的念头,穿越到这个大陆了,自然要先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虽然李天宇得到了倒霉蛋的记忆,可是很可笑的是,倒霉蛋很少去逛流云镇,每日过着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一个点是李家后院,一个点是李家书院,两个点连成一条直线,把这个十足的宅男连在了一起,所以在倒霉蛋的记忆中,竟然找不到有关流云镇的详细记忆,也不知道流云镇到底有多大。

“三少爷,你没事把?你真的要我陪你出去逛街?”李芙闻言顿时不可思议的盯着李天宇,要知道,三少爷以前可是从不出去的,自己以前也约过他几次,都被他拒绝了,现在竟然主动要出去,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李天宇笑着问道。

“没问题,三少爷,我陪你去。”难得李天宇想通了,李芙当然不会拒绝,她也怕李天宇在家憋坏了呢。

“你这丫头,不就是出去逛街吗,用得着开心成这样?”李天宇见李芙喜笑颜开,像吃了五百斤棉花糖似的,于是打趣着说道。

“那里啊,三少爷,我这是为你高兴呢,我发现你自从清醒后,整个人都变得开朗多了,我真的为你高兴,三少爷,我们走吧。”李芙真诚的说完,率先走出房间,迅速向着后院的大门走去。

李天宇听了李芙一席话,心中也是一片温暖,李芙对自己的真心关怀,他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跟在李芙的身后,两人跨出李家后院的大门,见到这个一向不出门的三少爷竟然出去逛街了,两个守护在后门的下人差点眼珠子都掉落在地。

流云镇面积很大,但是整个镇子只有三万多人,这里可不像地球,寸土寸金,在这里,土地是非常多的,所以出了李家后院大门,从一条小巷子转出去,便来到了一条阔绰的大街上,青石大街上十分繁华,车水马龙,古色古香的各色店铺林立,做生意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看着眼前这些身穿“戏服”的人,李天宇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拍电影一样,走进了拍片现场。

李芙这丫头也经常和爷爷李夏出门,所以对流云镇挺熟悉的,李芙像是一只开心的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在前面带路,给李天宇介绍着大街上的事物。

看到李芙这样开心,李天宇也被感染了,心中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和李芙一起,穿梭在人~流汹涌的大街上,时不时的买点好玩的玩意儿。

两人逛逛玩玩,到了中午时分,李天宇的肚子又是不争气的“咕咚”一声叫了起来,他从昏迷中醒来后,可只是喝了两碗粥,吃了点小菜,逛了半天,不饿才怪呢。

“咯咯,三少爷,我们去吃点东西把,我饿了。”李芙突然掩嘴轻笑着说道,这丫头很是聪明机灵,她说自己饿了,想去吃饭,免得李天宇尴尬,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萝~莉啊。

“恩,我看前面那家酒楼就不错,咱们就去那里吃把。”李天宇指着不远处的那家小酒楼说道,两人已经来到了流云镇大街的尽头,这座竹木结构的酒楼建在山脚下,周围风光无限,景色优美,鸟语花香,倒是个吃饭的好去处。

这里已经是流云镇的尽头,接近郊区了,所以这座酒楼的生意不是太好,只有寥寥无几的两桌客人在那里吃饭,酒楼的小二无聊的依在店门口打瞌睡。

被一阵脚步声惊醒过来,店小二睁开双眼,见到李天宇两人,连忙喜笑颜开的把他们迎进酒楼。

“客官,吃点什么?本店最拿手的菜式是红烧三鲜,豆瓣牛蛙……”等李天宇两人坐定,店小二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还别说,这伙计挺敬业的,一口气说出了十几道菜式。

“行了,随便给我们来两个小菜,一壶小酒就行。”李天宇打断了小二的话,要是不及时阻止,这家伙非得说到日落西山不可,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好的,客官。”店小二有些失望的离开点菜去了,哎,这两人看起来穿着不错,可吃起来咋这么小气呢?店小二这可是误会李天宇了,不是李天宇小气,而是李家对李天宇实在很不厚道,每个月的月例银子只有三两,和那些下人的工钱差不多,他那里有钱出来大吃大喝的?

就在李天宇两人等着上菜的当口,酒楼外蹬蹬蹬的进来一个浑身布条条装的老者,长长的头发掩盖了整张脸,腰间还别着个酒葫芦,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个老乞丐。

看到老乞丐进入酒楼,酒楼的掌柜嚯的从柜台后站起来,冲到老乞丐前面,大喝一声:“老东西,滚出去,你又想来白吃白喝啊?”听他的语气,看来这个老乞丐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酒楼打秋风了。

“掌柜的,我不是来白吃白喝的,你能不能赊点酒给我,我已经三天没喝酒了,这次我没带钱,下次等有钱了再给你,怎么样?”老乞丐的声音沙哑无比。

“我呸,你没带钱?你是没钱把?还下次,滚吧你,上次的钱都没给呢,快滚,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掌柜的闻言火冒三丈,这家伙来混吃的也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简直是岂有此理。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公德心呢?不就是一点酒吗?”老乞丐闻言摇了摇头,长长的头发摇摆不定,掩盖在长发中的双眼中两缕精芒瞬间射出,只不过稍纵即逝,没人看见罢了。

“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非得我打你才走是把?小六子,快来,把这老乞丐轰出去。”掌柜的怒了,大声叫来那个迎客的店小二。

小六子随手在墙角拿起一个大扫把,气势汹汹的向着老乞丐冲去,准备把这老东西赶出去。

“住手。”李天宇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阻止了小六子去打老乞丐,在地球的时候,李天宇每次看到那些老来无依的乞丐,就会给些钱,这已经形成习惯了。

李天宇走到掌柜的面前问道:“他上次欠你多少钱?这次的酒钱需要多少?”

掌柜的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看来这位公子哥是准备给老乞丐付钱了,于是笑着说道:“公子,他上次白吃了我一顿,欠了四十个铜钱,这次要是打一葫芦酒的话,得十个铜钱。”

李天宇闻言二话不说,从怀里拿出半两银子,相当于五十个铜钱,给了掌柜的。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公子,你每个月的月例银子都只有三两,你一下子就给出了半两啊?”李芙见李天宇这败家行为,顿时有些不解的问道。

“千金散尽还复来。”李天宇淡淡的道。

“千金散尽还复来?”李芙闻言开心的笑了,三少爷是真的变了,变得很有男子气概了。

第六章 一巴掌

李天宇在帮老乞丐给完钱后,再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和李芙在那里说着话,倒是那个老乞丐,在得到一葫芦酒后,站在酒楼门口盯着李天宇看了半天,似乎想要把李天宇的模样记清楚,最后还是店小二把他赶走的。

吃完饭,李天宇两人出了酒楼,开始在酒楼周边转了起来,欣赏着流云镇郊区的美丽风景,还别说,这里的风景都是原生态的,十分优美。

两人一直逛到日落西山,已经快要走出郊区范围了,这里人烟稀少,晚间还有强盗土匪出没,绝不是安全之地。

“三少爷,我们出来很久了,夫人会担心的,我们还是回去把。”李芙停止前进,对李天宇说道。

“恩,好的,我们回去。”逛了大半天,李天宇对流云镇也基本上熟悉了,于是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拉起李芙的玉手,转身向着李家的方向走去。

李芙的玉手猝然被李天宇拉着,俏脸便立刻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可是她却没有反抗,乖乖的任由李天宇拉着,一起往回走。

“吆,这不是李家的那个软蛋三少爷吗?”就在此时,前面突然迎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公子哥,锦衣玉带,神色傲慢,他后面还跟着四个下人打扮的跟班。

李天宇认出这个家伙是王家的六少爷王威,想必这家伙也是来郊区踏青的,以前在李家书院读书的时候,李天宇见过这个家伙一次,当时还被这家伙狠狠的嘲讽了一顿,不过那时候的倒霉蛋是出了名的软蛋,根本不敢反抗。

“王威,你说话小心点,谁是软蛋了?”李天宇厌恶的扫了王威一眼,喝问道。

“咦,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出毛病了,竟然还发威了。”王威闻言就是一顿冷嘲热讽,然后转身和身旁的四个下人议论起来:“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是啊,王少爷英明。”

“王少爷说得对,这小子绝对是哪根筋搭错了。”

“王少爷,这小子对你不敬,要不要小的上去教训他一顿?”四个下人纷纷在主子面前拍马屁、献殷勤。

“啪”就在王威无所顾忌的和下人们讥讽李天宇之时,突然感觉到右脸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痛。

“你,你竟敢打我?”王威转头望去,发现李天宇这个出了名的软蛋竟然不屑的冷笑着望着自己,刚才就是他出手打了自己一巴掌的。

“王威,我早说过了,让你说话小心点,谁知道你嘴巴还是那么臭,我这一巴掌是帮你父亲打的,教你以后学会尊重别人。”李天宇说完,拉起李芙的玉手。“我们走。”大踏步而去。

李芙被李天宇拉着,脑子还处于短路状态,三少爷刚才的举动太牛叉了,太拉风了,他竟然毫不犹豫的打了王家六少爷一巴掌,而且还说出那么大义凛然的话,我这不是做梦把?

李芙用空闲的左手狠狠的掐了李天宇的手臂一下。

“啊?小芙,你干嘛掐我?”李天宇痛苦的大叫一声。

“三少爷,我是想弄清楚,是不是在做梦。”李芙闻言得意的格格娇笑起来。

“你这丫头,想要知道是不是做梦,也不要掐我啊,掐你自己不行吗?”李天宇哭笑不得的翻了个白眼。

“我怕痛嘛。”李芙的理由让李天宇差点摔倒在地。

“李天宇,你他娘的给老子站住,打了老子还想跑?你们四个,把那小子给本少爷抓住,本少爷今日非得把这小子打成残废,麻痹的,敢打我。”王威反应过来后,便捂着火辣辣的右脸大叫起来,让手下的四人去抓住李天宇。

王威乃是王家家主王富贵在五十二岁的时候老树逢春得到的小儿子,对这个儿子宝贝得紧,平日里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来没有打过他,对他溺爱得很,所以也养成了王威目中无人、骄横跋扈的性子。

再说了,李家和王家的实力相当,并列为流云镇的两大家族,他王威是王家家主的宝贝,而李天宇只不过是李家小妾的儿子,身份卑微,就算是他王威今天把李天宇打成残废,李家也绝不会为了李天宇和王家闹翻,王威可谓是有恃无恐。

“三少爷,我们快跑。”李芙本来还沉醉在李天宇的威风中,闻言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紧紧的抓住李天宇的右手,拉着他撒腿就跑。

李天宇被李芙拉着往前跑,并没有拒绝,因为他虽然很高傲,但是却知道凭着现在这副身板,是绝对干不过王威手下的那四个牛高马大的下人的,要是留在这里,非得被那四个下人打成残废不可,擦擦的,老子现在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以后有实力了,再来狠狠的把王威揍一顿。

“站住,娘的,打了我们少爷还想跑?”王家的四个下人撒开双腿就追。

四个下人都是比普通人强一点点的,他们也跟着王家的护院修炼了一些最低级的武者功法,跑起来呼呼带风,很快,李天宇和李芙就被四人团团包围住了。

“娘的,怎么不跑了?小子,你倒是跑啊?”其中一个贼眉鼠眼的下人歪着头,气喘吁吁的盯着李天宇喝骂道。

“你们嚣张什么?不就是个下人吗?我警告你,今天你们如果敢动我们三少爷一根毫毛,我们老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李芙闻言大声的喝斥道。

“李家三少爷?哈哈。”四个下人闻言顿时嚣张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李芙大声问道。

“我笑你太幼稚了,小丫头,你们李家三少爷是出了名的软蛋,而且是小妾的儿子,在李家身份卑微,今天竟敢打我们六少爷,你想想啊,就算我们今天把他给打成残废,李家家主会为他出头吗?”贼眉鼠眼的下人倒是个聪明人,说出来的话也很有道理。

“麻痹的,你们和这个软蛋废话什么?大家一起上,把这小子的手脚打断。”就在众人说话的当口,王威在后面也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恶毒的盯着被四个下人包围的李天宇喝道。

“王威,你记住了,如果今天你不能弄死我,下次我一定弄死你。”李天宇站在那里,挺胸喝道。就算是被王威他们包围住了,李天宇还能保持着那份傲气,怪只怪自己没机会接触到修炼秘籍,要是给自己机会修炼,那里还会受这个败家子王威的气?

“卧槽,你小子死到临头了还在嘴硬?上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小子的四肢打断,记住,把他的舌头也割了,吗的,竟敢威胁本少爷,简直是找死。”王威骄横跋扈惯了,那里能忍受李天宇的那番话?

四个下人得到王威的命令,一个个脸色狰狞的向着李天宇欺来,李天宇随手一拉,把李芙拉到了身后,单薄的身子像是一堵厚实的城墙般挡在了李芙前面。

李芙望着三少爷那单薄的身子骨,鼻子一酸,两颗晶莹的泪水沿着脸颊落下,三少爷明知道打不过他们,还挺身而出的挡在自己面前。

那瘦弱的身影,孤傲的站立在那里,微微仰着的头,轻轻眯着的眼,没把所有人放在眼中的不可一世。他仿佛站在了整个世界的对立面,却又挺直了脊梁敢于与整个世界为敌!真是太有男人味了,感动啊。

第七章 处理垃圾

就在李芙为李天宇担忧之际,身子骨单薄的李天宇动了,他是没有修炼任何的功法,但这不代表着血性的李天宇就没有反抗之力。

在那个贼眉鼠眼的下人冲到面前的时候,李天宇扬起右脚,狠狠的一脚踢向了那家伙的裆部,聪明的李天宇知道,自己要是硬拼的话,绝对没有本事打过这四人,但是在被打之前,一定要拉上几个垫背的。而且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最为讨厌,先把他废了再说,“男的犯贱就打断他的第三条腿。”李天宇正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澎”的一声,那个贼眉鼠眼的下人及时闪了一闪,李天宇一脚踢在那家伙的右腿上,要不是他闪得快,估计就得成为一名皇宫工作者了。

“啊?小子,你找死啊。”贼眉鼠眼的下人痛得嗷嗷大叫,他也只是和王家护院学了些皮毛的武者炼气功夫,被李天宇一脚踢中大腿,也是非常的痛,凶性大发之下,身子迅速前冲,一把就抓住了李天宇的衣领,用力一扭,顿时把李天宇按在了地上。

其余的三个下人也迅速冲了上来,死死的按住了李天宇,李天宇拼命的挣扎起来,可惜他的身子太虚弱了,那里能够挣脱半分?

“你们放开三少爷。”李芙见李天宇被四个家伙抓住了,顿时跑上来,拼命的拉扯着那些下人,想要把他们的手从李天宇的身上拿开。

“一边玩蛋去把。”那个贼眉鼠眼的下人狠狠的一挥手,把李芙推倒在地。然后扬起拳头,狠狠向着李天宇的右腿砸落,这家伙睚眦必报,刚才李天宇把他的右腿踢痛了,他就要把李天宇的右腿砸断。

“住手。”站在一旁的王威突然大声叫道,阻止了那个下人行凶。

“六少爷,您不是让我们废了这小子的四肢吗?为何又阻止我下手啊?”贼眉鼠眼的下人疑惑的问道。

“哈哈,本少爷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玩法,本少爷觉得呢,就这么把这小子的四肢打断,太便宜他了,本少爷要慢慢的玩才过瘾嘛。”王威摇头晃脑的来到李天宇面前,俯下身用手托着李天宇的下巴阴笑道:“李天宇,你这个软蛋,竟敢打本少爷,本少爷现在给你个机会,如果你从本少爷的裆部钻过去的话,本少爷可以格外开恩,只打断你的双腿,留双手给你吃饭,怎么样?很划算把?”

王威一直以来在流云镇横行无忌,为所欲为,作恶多端,把所有人都当做了自己的玩物,现在李天宇被自己的四个手下制服了,王威一时兴起,就想好好的玩玩他,以报刚才那一巴掌之仇。

记得上次有个家伙走路不长眼,一不小心撞到了自己,不但跪在自己面前苦苦求饶,钻过了自己的裆部,而且还被自己打了个半身不遂,一辈子都只有躺在床上的命了,而且那家伙的老婆还长得非常的漂亮,被自己玩完后,赏给了四个下人,把那个女人活活给玩死了,最后父亲出面,只是赔了那家人几十两银子就没事了。

王威想到这里,邪恶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李芙,嘿嘿,等老子把李天宇打成残废后,再好好的玩玩这个漂亮的李芙,今晚就在这流云镇的郊区打野~战了,想必更是舒服把?

“王威,我还是那句话,这次你最好玩死我,要是我侥幸不死,我一定会玩死你。”李天宇狠狠的说道,说完,一口唾液唰的飞出,正中王威的脸上。

“啊?狗日的,你们给本少爷狠狠的打,打得他四肢残废,割了他的舌头,本少爷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嚣张。”王威怒了,麻痹的,自己本想好好玩玩李天宇,谁料却被这小子玩了,打了一巴掌不说,还吐了一脸。

四个下人得令,再也不会客气了,好留情的扬起拳头,对准李天宇的四肢砸去,刚好四个人,四只拳头,分别落向李天宇的四肢,如果被这四个力气生猛的下人砸中,李天宇绝对难逃残废的命运。

“少爷。”李芙见状悲戚的大叫起来,不要命的从地上爬起,向着李天宇冲来。

“啪啪……”四声细微的声音响起,那四个下人突然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傻傻的呆住了,巨大的拳头还扬在半空中,没有来得及落下去。

“是谁?娘的,给本少爷滚出来。”王威见状顿时知道了,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出手制住了自己的四个手下,立刻大声的叫了起来。

“噼里啪啦”王威的两边脸顿时高高的肿起,像是两个超大号的山东大馒头一般。

“小子,年纪轻轻不学好,嘴巴也不干净,老夫代你家人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唰的一下子,王威面前出现一个穿着布条条装的老乞丐,长长的头发垂着,遮盖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两只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威。

“我的妈啊,鬼啊。”王威猝然见到这个老乞丐,吓得大叫一声,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这老乞丐出现得太诡异了,像是鬼魂一样神出鬼没的,而且刚才打自己的脸之时,这个老乞丐并没有现身,不是鬼的话,怎么能够悄无声息的打自己耳刮子?当然这些全都是王威晕倒前的所想。

“真是个没出息的软蛋。”老乞丐见状摇了摇头,然后潇洒的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对着嘴巴大喝了几口。

“啧啧,好酒。”老乞丐赞叹了一句,迈开大步,迅速向着流云镇郊区的那处树林走去。

“前辈,请留步。”那四个王家的下人已经被老乞丐悄无声息的制住了穴道,李天宇也挣扎出了他们的手掌,站了起来,见老乞丐要走,连忙大叫起来。

“叫我什么事?”李天宇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花,老乞丐竟然诡异的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

“啊?”李天宇吓得蹬蹬蹬的连退三步,这老乞丐太厉害了,刚才他还离着自己五百多米,竟然一眨眼就到了自己面前,这也太吓人了把?

“小子,怕了?”老乞丐调侃的问道,浑浊的双眼盯着李天宇瞧个不停。

“不……不是,前辈,多谢您刚才的救命之恩。”李天宇压下心头的震惊,感觉道谢。

“道谢就不必了,老夫还有点事,先走了。”老乞丐说完,转身就走。

“前辈,等等。”李天宇连忙一把抓住老乞丐的肩膀,可是却被一股若有若无的弹力给震开了。

“小娃娃,你还想干什么?”老乞丐没有回头,继续迈开大步向前走着。

“前辈,请收我为徒把。”李天宇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刚才老乞丐出手不凡,李天宇早就看出这老乞丐是一个强者,一心想要增强实力的李天宇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老夫不收徒,刚才我救了你一命,就当是还了你的酒钱把,走了。”老乞丐说完,唰的一下子没影了,留下李天宇犹自震惊的站在那里,嘴巴长得老大。

“三少爷,前辈已经走了。”李芙此时也走到了李天宇身旁,见他还在发愣,于是连忙叫了起来。

“高人啊,高人,可惜他不收徒。”李天宇慢慢的清醒过来,喃喃的自语着说道,要是能拜这个厉害的老乞丐为师的话,那么自己不就能学到厉害的本事了吗?可惜他不收徒。

“三少爷,我们回去把。”李芙见天色慢慢晚了,感觉有些害怕。

“等等,你先转过身去。”李天宇转身望着晕倒在地的王威和他身旁的四个被制住穴道的下人,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精芒。

“三少爷,你要干什么?”李芙眨巴着双眼,疑惑的问道。

“我要处理垃圾了,听话,转过身去,无论听到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回头。”

“恩。”李芙听话的转过身。

李天宇走到路边,弯腰捡起地上一块砖头大的石块,来到王威面前,狠狠的一砖头砸在了王威的脑袋上,“啪”的一声大响,红的白的四散飞扬。王威双腿一抖,没气了。

李天宇一不做二不休,来到四个王家下人面前,手中的石块毫不留情的给了这四个家伙每人一下,解决了他们。

李天宇丢下手中的石块,强忍着恶心得想吐的感觉,拍拍手,来到李芙身旁,“走吧。”大踏步向着流云镇走去。

李芙好奇的转过头一看,顿时看到一地死尸,吓得花容失色,“啊”的大叫起来。

“三……三少爷,你……你杀了他们?”李芙吓得双腿发软,完全迈不动脚步了。

“没错,他们不死,就一定会报复我,到时候死的就是我。”李天宇淡淡的说了声,拉着李芙的手,迅速向着镇子走去。

魂武至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魂武至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蒲松龄:最美的爱情,就是见了鬼

    成龙最近拍的3D大片“神探蒲松龄”刚刚杀青;11年邓超、孙俪夫妻档携手演出“画壁”;08年周迅、赵薇、陈坤主演“画皮”;87、90、91年轰动一时的“倩女幽魂”三部曲;上述电影全部改编自同一本书《聊斋志异》,这个作者“专注鬼魂六十年”;可以说是“鬼魂专业户”——他就是蒲松龄。先看看世人怎么评价他的:纪晓岚自己写《阅微草堂笔记》,却说自己“留仙之才,余诚莫逮其万一”;鲁迅说自己从12岁开始读这本书,“用传奇法,而以志怪”;郭沫若评价他,“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老舍评价他,“鬼狐有性

  • 廖云新作品丨那年那事儿 那时兄弟没有钱

    “谁不爱自己的家,谁愿意浪迹天涯,只因要走自己的路,只因种子要发芽……”。正如这首曾流传甚广的歌词所吟唱,当年,我的朋友汪健就是怀揣梦想,用热血祭旗,开始了他北上京城的逐梦之旅!(1)汪健原在内地一家市级党报做记者,天生是块新闻料。他釆写的新闻两次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国外的一些通讯社也转发过他的稿件,成绩卓然,号称“汪头条”、“汪首席”,长期“霸占”报纸的头版头条,是当地家喻户晓的名记。当时的市委书记曾说,全市科级以上的干部没有几个不知道汪健的大名。有一年暑假,还在武汉大学新闻系就读的我,被安

  • 改变容貌 秘法

    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说自己最好喝。互相不服,所以分别作了街头实验。两家卖可乐的企业,实验结果都显示自己的产品好。谁撒谎了?都没有。百事做消费者测试,蒙着测试者眼,只能通过口感来判断那个好,大部分都选了百事。可口可乐是老品牌,没有蒙眼,正常测试,大多数人都认为可口可乐好喝。原因是老品牌附加了人的情感,靠谱、熟悉、信任...可口可乐作为老品牌,激活了大脑有关回忆的区域,所以只要看到可口可乐LOGO的人,都认为这才是最好的。实验规则不同,激活了大脑的不同区域,所以造成结果不同。先入为主的观念,会影响后

  • 雪藏5年《无问西东》,人生没有最坏的选择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无问西东雪藏了5年的《无问西东》终于上映了,豆瓣评分也从最初的6.7,涨到了如今的7.4。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四个不同的时空,描写了四段不同的人生,如果是你,你会何去何从?1选择理,选择文?1923年的北平,自由包容、大师云集,人们张口就是莎士比亚,闭口就是泰戈尔。吴岭澜是当时清华学子的代表,风度翩翩、安静儒雅。他文科成绩极好,国文和英语回回都是第一名,但他却因为深信实业兴国,把所有精力都用来学了物理。努力用错了方向,再多刻苦的都是无用的,成绩出来的时候,他的理科依然垫底

  • 每一张画都很有趣,好有爱的画面!

    OurWalkintheWoods/JeffreyEbbeler

  • 学老子做人,心中有道;学孙子做事,胸中有术

    中国文化概括为两个字,就是道和术。老子是道的最高代表之一,孙子是术的最高代表之一。老子做人之道1.顺其自然,随缘而安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只是自然,不刻意存在,无目的运转。这种自然,就是自然而然。人也应该依从自然的状态,顺其自然,随缘而安,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事情临到了,人自会知道怎么做;事情还不明朗,也别杞人忧天、庸人自扰。这就是顺其自然、随缘而安。不强求,能知足。如此,内心才会安然,外在才会和谐。2.独立思考,做人适度老子说:“大

  • 说道│记忆深处的那一碗酸溜溜汁

    说起酸溜溜,外地人第一感觉就是类似醋这种东西,只有大同人才明白这是什么。酸溜溜:学名沙棘,每年春季开小黄花,花落后长叶,秋季结果。沙棘果实中维生素C含量高,素有维生素C之王的美称。沙棘是植物和其果实的统称。在大同左云、新荣区、天镇等地生长着大量的沙棘。酸溜溜都是在冬季采摘,因为其果实小且易破,在冬季凛冽的寒风中,果实都被冻硬之后,用钳子剪下小枝吃。由于枝上都是小刺,手上常常被扎,但也阻挡不了那颗吃货的心。喜欢,不仅仅是因为酸,更多的则是它承载了多少我儿时的梦。小时候,每到秋末,漫山的沙棘,黄的,

  • 弘一法师:50年的做人心得

    弘一法师李叔同(1880—1942),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余五十年来改过迁善之事,其事甚多,不可胜举。今且举十条为常人所不甚注意者,先与诸君言之。1、虚心常人不解善恶,不畏因果,决不承认自己有过,更何论改?但古圣贤则不然。今举数例:孔子曰:“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又曰:“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蘧伯玉为当时之贤人,彼使人于孔

  • 制作什么样的mg动画广告片才更具有商业价值

    众说周知,现在是“内容为王”的时代,创意则显得弥足珍贵。对于一部极具商业价值的mg动画广告片作品来说,文案创意就是一个核心要素。因为创意可以让广告片独树一帜和具有差异性,而这种就产生了潜在的商业价值。mg动画广告片是当下企业宣传的主流,代表了企业的形象,有很广的受众面和传播性。每一个宣传片都是根据企业情况进行个性定制的,在制作之前,需要了解企业对整部片子主题的要求,制作出来的效果,以及制作的内容和展现方式等等,根据最想要表现的中心不同来制作不同的宣传片。凌智动画在mg动画广告片制作每一部宣传片之

  • 想买好的翡翠,要学会看翡翠的“色”!

    在翡翠界流传一句话“内行看种水,外行看颜色”,在购买或收藏翡翠时,真正的行家先看翡翠的种水,再看翡翠的颜色。如果你是刚入行或入行不久的小白,没关系,在这里你可能学到很多翡翠知识。今天我要讲的是如何正确看翡翠的色。在学“如何正确看翡翠的色”之前,大家先了解一下翡翠的价值是怎么构成的,翡翠的价值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它有很多制约的因素,因为绿色及其它条件变化无穷。如:(1)翡翠的新种老种;(2)绿的水头;(3)翡翠绿色的偏正;(4)绿色的浓淡均匀程度;(5)绿内杂质及干净程度;(6)绿内裂柳白棉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