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近身兵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5 13:20:37 来源:网络 []

小说:近身兵王

第1章 来世再做兄弟!

“混账,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座椅上,老者怒目横眉,声如雷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的肩上,赫然披着三颗闪耀的金星。推荐95lady.com

“我知道,开除军籍,然后判处终生监禁。”

老将军的对面,站着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他脸面无表情,挺拔的身躯纹丝不动,如同一座山峰厚重。

“知道你还这么做?为了一个毒枭,值得断送你的军人生涯么?”老将军的声音在颤抖。

年轻人沉默!

值得么?

他是华夏国一名特种兵,而且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他所在的部队没有番号,乃是绝对机密的部队,整个部队只有八个人,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天赋领域,所执行的任务全是最危险级别,可以说,他们是华夏国百万雄狮中,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军人,甚至是全世界。

“我别无选择!”良久后,年轻人开口说道,他目光如电,一如既往地坚定。

他的确别无选择,当时那名纵横西南边境的大毒枭已经逃出华夏国的国界,如果他不开枪,后患将无穷无尽,因为那是西南边境乃至金三角区域最大的毒枭,他手中掌管的毒品,足以让整个世界疯狂。

老将军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声音微颤说道:“这是上面下来的文件,秦渊,代号凶兽,经军事法庭判定,开除军籍,抹除其在军队一切档案资料,即日执行。版权http://www.95lady.com/

老将军说完,无力地往后仰坐,秦渊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特种兵,他的作用,有时候甚至比一个万人军队还要强大,可没想到最后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开除军籍,那是军人一生最大的耻辱!

秦渊的眼睛红了,对于他这样一个铁血军人,经历过无数次战火洗礼的军人,可以流汗流血,但绝不会流泪。

这是他在军队六年来第一次流下眼泪。

“首长,秦渊给您丢脸了!”秦渊带着嘶哑的声音说道,随后朝着老将军九十度鞠躬。

越过国界开枪,那可是侵犯他国的主权,一个不小心甚至会引起国际纠纷,身为军人,就算秦渊获得功勋再多,个人能力再强,面对铁一般的军纪,他依然得受到严厉处分。

如果是普通军人,最多也就开除军籍,可秦渊不同,他乃是华夏国最为神秘的特种部队的军人,他所掌控的秘密,所拥有的力量,如果让他离开军队,将有着无法估计的威胁与破坏力。

秦渊流泪,不是因为他被开除军籍,而是因为他知道,为了保下他不被囚禁在军事监狱内,老将军作出何等大的牺牲与努力。阅读http://www.95lady.com/

“你给我涨了那么多次脸,丢一次算什么,记住,你是我老何的兵,如果你今后敢走上歧途,无论动用多大的力量,老子都要一枪崩了你。”老将军的声音也开始嘶哑起来,不过他的目光确如刀锋般锐利,紧紧盯着秦渊。

“是,首长!”

“滚蛋,赶紧滚蛋,有多远滚多远!”老将军摆摆手,转动椅子背对着秦渊,眼泪从他那苍老的脸无声落下。

秦渊心如刀绞,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对着老将军行了一个标准军礼,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老将军了。

“首长保重!”

话落,秦渊踏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出门外。

墓碑排山而上,足有三四十个,临走之际,秦渊来到了这里。

埋葬在这里的,都是在任务中牺牲的军人,他们的墓碑上有没歌功颂德的墓志铭,只有一个卑微的名字,苍凉,悲戚!

“兄弟们,我秦渊要离开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看你们。95女性网”秦渊挺直身躯,对着墓碑群行着军礼。

由近及远,秦渊的目光扫过每一座墓碑,将他们的名字都牢牢印刻在心里,或许这是他唯一能从这带走的东西,他们之中,有秦渊曾经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也有他未曾谋面的前辈军人。

“今生缘分已尽,来世我还要和你们做兄弟,一起上战场杀敌。”

砰!砰!砰!

秦渊双膝跪下,在地上狠狠磕了三个响头,声音震动大地,放佛在唤醒那些铁与血的回忆。

良久过后,秦渊才缓缓起身,“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一转身,一道雪白的人影静静伫立在秦渊身后,在阴冷的山风吹拂下,白衣飘飘,仿若冰山中盛开的雪莲花,高洁,冷傲。

“你回来了!”秦渊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笑容说道。

第2章 色狼,你的手对哪摸呢?

“我回来了!”

声音很轻,却放佛蕴含着无比幽怨,再不回来,恐怕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推荐95lady.com

来人是一个女子,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面如白玉,颜若朝华。

柳叶双眉间隐隐藏着一股英气,琼鼻微微上翘,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一身雪白衣裙,腰不盈一握,她的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美得如此无暇,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苏倾月,代号曼陀罗,八人小队的军师,也是八人小队中唯一一个女人。

“结果如何?”苏倾月声音有些冰冷问道。

为了得知军队对秦渊的最终判处,她连续奔波数日不眠不休,总算让她赶上了!

“开除军籍,抹除一切档案资料。”秦渊淡淡说道,放佛说着一件无关要紧的事。小说近身兵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苏倾月默然,墨玉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庆幸,但同时也有失落,开除军籍,意味着秦渊将从军队的世界中彻底消失。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苏倾月轻拂被微风吹乱的秀发,露出一张精致到完美的脸庞,饶是跟她相处五六年的秦渊,依然有些目眩神迷。

“回家!”秦渊难得露出笑容,目光中流露出向往神色。

秦渊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两兄妹打小就在他外公家长大,一直到十八岁那年,秦渊才突然决定要去参军,他口中的家就是他外公的家。

唰……

一阵风声呼啸而来,未等秦渊反应过来,苏倾月那娇柔曼妙的身躯突然扑进他的怀里。

霎时间,苏倾月那香艳温润的玉唇凑了上去,未尽的言语淹没在这满是情意的香吻之中。

秦渊的脑袋一片空白,这些年来,两人的关系一直处于微妙状态,谁也没有踏出最后一步,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他们是军人,一个永远不知道明天是否还会活着的军人。

感受着苏倾月那笨拙生硬的玉唇,秦渊回神过来,微冷的舌尖瞬间滑入她的口中,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双手下意识地用力探索每一个曾经他不敢碰触的部位,从香肩滑落到后背,然后顺势而上,停留在那双圣洁柔软的酥胸上。

两人的身体明显一颤,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得彼此忘记周围的一切。

“嘤……”

苏倾月嘤咛一声,秦渊赶紧松手,身体微微后退几步,看着苏倾月那羞涩潮红的小脸,尴尬地摸着后脑勺,不知所措。

“色狼!”苏倾月佯装愤怒地瞪了一眼秦渊,她的身体,可从来没被男人这么碰过,特别是那敏感的双峰,被秦渊的双手握住,顿时让她有种痴迷的羞愧感。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秦渊苦笑说道,同时继续往后退,他可比谁都清楚,苏倾月的身手有多么恐怖,特别是她浑身上下都藏有剧毒,发起疯来就算是秦渊也得退避三舍。

曼陀罗,花虽艳美,却拥有着让人畏惧的剧毒!

“什么时候走?”苏倾月带点幽怨说道,也不知是因为秦渊将要离开还是因为他刚才这么冒犯自己。

“等一下就走,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离开的样子,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秦渊脸色微微一沉说道。

苏倾月清楚,秦渊口中的“他们”,就是八人小队中其余六人。

“是不是我赶不回来,你也不会等我了?”

秦渊沉默,他的确是这样想,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承受那无法言喻的沉重离别。

“替我转告他们,给我安安分分呆着,谁若擅自来找我,就不是我秦渊的兄弟。”秦渊目光一凝,很是认真说道。

他知道,凭借他们的手段,想要找到自己很简单,可是这样做就会违反军纪,严重者还可能像他一样被开除军籍,这绝对是秦渊所不愿看到的。

苏倾月点头,说道:“我会阻止他们,谁敢去我就打断谁的腿。”

秦渊咧嘴一笑,他相信苏倾月有这个能耐,八人小队中,苏倾月的实力稳排第二,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压得过她。

“不过我会去找你,一定会!”苏倾月话锋一转说道。

“不行!”秦渊急忙拒绝道,他已经离开了,如果苏倾月再因他而离开,恐怕老将军真的会一怒之下一枪崩了他。

“你阻止不了我,我不是你的兄弟,我是你的女人。”苏倾月扬起脸,笑容如同兰花绽放,纯净无暇。

秦渊一怔,嘴角渐渐翘起一道弧度,大步跨前,强势将苏倾月搂入怀中,一吻,无言!

第2章 色狼,你的手对哪摸呢?

“我回来了!”

声音很轻,却放佛蕴含着无比幽怨,再不回来,恐怕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来人是一个女子,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面如白玉,颜若朝华。

柳叶双眉间隐隐藏着一股英气,琼鼻微微上翘,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一身雪白衣裙,腰不盈一握,她的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美得如此无暇,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苏倾月,代号曼陀罗,八人小队的军师,也是八人小队中唯一一个女人。

“结果如何?”苏倾月声音有些冰冷问道。

为了得知军队对秦渊的最终判处,她连续奔波数日不眠不休,总算让她赶上了!

“开除军籍,抹除一切档案资料。”秦渊淡淡说道,放佛说着一件无关要紧的事。

苏倾月默然,墨玉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庆幸,但同时也有失落,开除军籍,意味着秦渊将从军队的世界中彻底消失。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苏倾月轻拂被微风吹乱的秀发,露出一张精致到完美的脸庞,饶是跟她相处五六年的秦渊,依然有些目眩神迷。

“回家!”秦渊难得露出笑容,目光中流露出向往神色。

秦渊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两兄妹打小就在他外公家长大,一直到十八岁那年,秦渊才突然决定要去参军,他口中的家就是他外公的家。

唰……

一阵风声呼啸而来,未等秦渊反应过来,苏倾月那娇柔曼妙的身躯突然扑进他的怀里。

霎时间,苏倾月那香艳温润的玉唇凑了上去,未尽的言语淹没在这满是情意的香吻之中。

秦渊的脑袋一片空白,这些年来,两人的关系一直处于微妙状态,谁也没有踏出最后一步,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他们是军人,一个永远不知道明天是否还会活着的军人。

感受着苏倾月那笨拙生硬的玉唇,秦渊回神过来,微冷的舌尖瞬间滑入她的口中,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双手下意识地用力探索每一个曾经他不敢碰触的部位,从香肩滑落到后背,然后顺势而上,停留在那双圣洁柔软的酥胸上。

两人的身体明显一颤,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得彼此忘记周围的一切。

“嘤……”

苏倾月嘤咛一声,秦渊赶紧松手,身体微微后退几步,看着苏倾月那羞涩潮红的小脸,尴尬地摸着后脑勺,不知所措。

“色狼!”苏倾月佯装愤怒地瞪了一眼秦渊,她的身体,可从来没被男人这么碰过,特别是那敏感的双峰,被秦渊的双手握住,顿时让她有种痴迷的羞愧感。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秦渊苦笑说道,同时继续往后退,他可比谁都清楚,苏倾月的身手有多么恐怖,特别是她浑身上下都藏有剧毒,发起疯来就算是秦渊也得退避三舍。

曼陀罗,花虽艳美,却拥有着让人畏惧的剧毒!

“什么时候走?”苏倾月带点幽怨说道,也不知是因为秦渊将要离开还是因为他刚才这么冒犯自己。

“等一下就走,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离开的样子,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秦渊脸色微微一沉说道。

苏倾月清楚,秦渊口中的“他们”,就是八人小队中其余六人。

“是不是我赶不回来,你也不会等我了?”

秦渊沉默,他的确是这样想,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承受那无法言喻的沉重离别。

“替我转告他们,给我安安分分呆着,谁若擅自来找我,就不是我秦渊的兄弟。”秦渊目光一凝,很是认真说道。

他知道,凭借他们的手段,想要找到自己很简单,可是这样做就会违反军纪,严重者还可能像他一样被开除军籍,这绝对是秦渊所不愿看到的。

苏倾月点头,说道:“我会阻止他们,谁敢去我就打断谁的腿。”

秦渊咧嘴一笑,他相信苏倾月有这个能耐,八人小队中,苏倾月的实力稳排第二,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压得过她。

“不过我会去找你,一定会!”苏倾月话锋一转说道。

“不行!”秦渊急忙拒绝道,他已经离开了,如果苏倾月再因他而离开,恐怕老将军真的会一怒之下一枪崩了他。

“你阻止不了我,我不是你的兄弟,我是你的女人。”苏倾月扬起脸,笑容如同兰花绽放,纯净无暇。

秦渊一怔,嘴角渐渐翘起一道弧度,大步跨前,强势将苏倾月搂入怀中,一吻,无言!

近身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近身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人生就是一场海选 时间荏苒 定格童真

    时光如流溪般不变,当我们觉得时光急速流逝之时,我们那颗心也变得躁动不安。如何定格心中那思童真,又会有哪一帧的童年回忆唤醒你往顾的初心?时间终会流逝而过,童年的那丝期许,与其说变成另一种关爱放在了下一代的身上。不如说,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如今身份转变,为人父人母,作为过来人的你们理应知道,时下大潮流的变迁,已经超越了年龄的侵袭。我们一辈子都在不停的比赛,时时处处都有人在给你“打分”。为何有人可以顺利晋级,为何有人却提前出局?如何登顶“成功”这座金字塔的顶端,就必须懂得如何赢得每一场“战役”。不输在起

  • 肃竹: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

    夏天的旋律(肃竹长篇爱情散文诗连载98)486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风越大,乡愁越乱。487“匆匆归去的鸟儿啊,为何每一次归巢都会那样兴奋地欢唱呢?”“因为永远不会厌倦的是家,永远不会衰竭的是爱!”488“这个世界如此平淡,为何你却将它看的如此美好呢?”“如若爱它,平淡也会无限美好。如若不爱,一切都是索然无味。”489向晚的天空中,那些缓慢飞翔的鸟儿,不是放弃了翱翔的激越,而是在享受比翼的柔肠。490我仰望的天空在阴云中沉默,它静寂如咆哮的江水。我沉思的大地在步履中高歌,它激昂如轻盈的

  • 从旅游管理到自媒体,青年作家曲玮玮的“焦虑”与“不畏惧”

    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每个人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情绪,过于严重的焦虑会影响个体的社会功能,形成焦虑障碍。国家卫计委今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焦虑障碍患病率为4.98%,也就是说每二十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焦虑障碍。近日,壹心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生而真实·焦虑时代的意义》),青年作家、同时也是知名自媒体人的曲玮玮以“职业焦虑”为题,分享了她的职业历程与感悟。一上台,这位年轻的演讲者直言自己此刻就非常焦虑,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给了她极大的肯定。尽管年仅二十出头,但她的职业经历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加丰富精

  • 张强教授的裸体书法,是艺术还是炒作?

    张教授何许人也?或许有人对其不甚了解我们先来看一张图▽张教授首创的人体“踪迹学”这张早在多年前风靡网络的图片曾被各大网络平台疯狂转载许多人只见其图,未知其人继续看图▽张教授的女体水墨舞蹈早在2006年此图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有人夸:“应该是大写的!大写的就是优秀的”当然,更多人骂:“老流氓,老Yin棍”据说张教授以行为艺术为由专找女大学生作为模特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她们能看懂此艺术吗?面对铺天盖地的唾沫星子张教授摆出一副:“你们懂个屁!”沉寂多年后有些憋于公元2018年5月张强与比利时艺术家Li

  • DEPAPEPE 2018巡回音乐会拉开帷幕

    HIFIVE合作艺人DEPAPEPE,是德冈庆也和三浦拓也于2002年建立的日本二人吉他组合。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组合,来自优雅浪漫的港都神户,创造当地街头传奇的双吉他组合DEPAPEPE,仅用2把空心吉他,就能表现出变化多端的心象风景以及喜怒哀乐,以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轻快曲风旋律,弹奏出舒缓人心的音乐空间,如此以吉他歌唱的效应正在迅速蔓延扩散中!从神户到大阪、京都以及东京,随着街头表演的经验累积,DEPAPEPE瞬间开启了知名度及人气。在他们正式发布自己的专辑之前,曾发行过3张小制作的独立专辑,总

  • 莱西喜获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团体亚军、女单季军

    2018世界杯落下帷幕了不少足球迷都大呼看的过瘾只是这足球赛虽然精彩但少了中国队对中国球迷来说多少都带着遗憾不过提到这个“球”中国人绝对是自信满满↓↓↓乒乓球说起乒乓球运动员咱大莱西的小运动员也很棒哟7月17日,由青岛市文明办、青岛市教育局、青岛市体育局联合举办的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在全民健身中心举行,来自莱西的九名中小学生参加了本次比赛。此次活动为期1天,共有5支代表队、49名学生参加。男单比赛进行中男子组选手于淼比赛掠影经过激烈角逐,我市参赛选手取得了团体比赛亚军、女

  • 亲戚成本价卖给你翡翠,到底应不应该买?

    翡翠商想赚钱,却很少愿意卖翡翠给亲人,即便亲人不还价也不太愿意卖,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卖翡翠会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价钱。这个价钱不仅仅指销售价格,还包括成本以及浮动的差价,而翡翠作为玉石之王,它的价格不仅和多种现实因素有关,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价格也会有很大的浮动。那么问题来了,翡翠商该以什么样的价格将翡翠卖给亲戚呢?成本价:很多翡翠商顾及到面子问题,一般会以成本价将翡翠卖给亲戚,但这样一来,可能会惹得两方都不开心。为什么呢?其一:翡翠作为首饰,属于奢

  • 他娶了绝世美女为妻,面对各种绿帽,他的回击方式很特别

    作者:M·辰#希腊篇-82#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火神赫淮斯托斯》)上篇说到:长相丑陋且腿有残疾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娶了绝世美女爱神维纳斯。一个是风华绝代、风情万种,一个是老实憨厚、风情不解,这样两个容貌、秉性如此悬殊的人结为夫妻,他们的日子过得怎样?相亲相爱?还是同床异梦?今天,咱们接着说火神赫淮斯托

  • 齐派画家、齐白石书画院-汤发周谈:画作滴上墨汁怎么办?看齐白石怎么处理!

    齐白石绘画中很多人在学习画画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将墨汁洒在纸上,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无奈,毕竟一个小小的目的,往往会成为一幅画作的污点,从而影响整幅画的美观,不过对大师而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小菜一碟,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反倒可以成就一个奇迹,齐白石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处理的!有一次齐白石画牡丹醉春图《牡丹醉春图》,在即将完成这幅画作的时候,齐白石却不小心把墨点滴在了画上,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觉得太可惜了,一副好好的画,被一个小墨点给毁了,但是齐白石

  • 王进玉:书画的真传统是什么

    当今书画界,几乎人人都在谈传统、标榜传统,甚至肆意地、过度地消费传统,那么书画的真传统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去更好地学习、继承和发扬它呢?一本古帖、一幅古画就完全代表真传统了吗?临摹得像就算得到传统的真经了吗?显然不是这么简单。首先务必要清楚,传统不是死的,它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是我们在书画用笔用墨过程中自觉体现的,是在整个研习、创作时自然流露出的那股真正契合古人的精神,而非仅仅只是最后所呈现的那个简单图像,更非做作出来的虚假样式。当今有很多所谓的传统派书画家,在创作时总是喜欢对着古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