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双面弃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5 12:29: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双面弃妃

第三章 神秘凤引笛

等安婉茹再次醒来,已经是后半夜了,殿外漆黑一片,入耳的是风动水波的声音。来自http://www.95lady.com/应该快到十五了,月圆之夜,这未央宫周围的水会有波荡的变化。

满口是一股腥咸的味道,安婉茹知道是她因恨而咬破了嘴唇,因那个口称最爱她的男人杀死了她的全家!

世事无常,变幻莫测,不过转眼间,最爱的就会变成最恨的,爱的越深,恨的越狠!

她伸手就握住了胸的口的银笛,这个从小就挂在身上的东西,是母亲手给她戴上的,她告诉安婉茹,这个笛子名凤引笛,它会在危难时救她的性命,要她一定好好保管,并发誓,平时怎么也不能动它,否则,反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现在这种情况,该是动用它的时候了吧?若要报仇,一直被深锁冷宫,她什么也做不了!

此时,她反倒要感谢君依风将她打入冷宫,这冷宫是前皇后叶水涵的宫殿,是她圣宠一时的见证。因为她喜爱碧莲,是以未央宫被建在了一片水面之上,每到夏日,宫殿周围莲花竞相开放,绿伞依依,亭亭玉立,红莲妖娆,艳丽灼目,是羡煞六宫的美景。

然而,君心难测,魂断红颜!

那个千娇百媚的女子最终的结果却是饿死在寝宫之中,为她单独建造的宫殿成了名副其实的冷宫。

安婉茹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就是帝王家的爱!薄情薄幸,辜负和毁掉了多少怀揣美好梦想的少女啊!可悲的是,她亦是其中一员,她的真心和真情最终被扼杀在这深宫中了。

轻轻将银笛从颈上摘下,借着殿内昏黄的烛光,她低头打量着它,笛身此时发着柔和的白光,在一端雕刻着凤飞九天的纹饰,使它看起来带了一点神秘的色彩。

“芷兰,芷兰!”

安婉茹收了笛子,高声呼唤,她要走,却无法带着这个贴心的丫头,心内尽管有万分的不舍,还是要咬牙断了,此一去九死一生,她不会拿最亲近的人来冒险。来自http://www.95lady.com/

娘娘,奴婢来了,奴婢该死,竟然就睡着了,连您醒了也不知道,您可是口渴了,要水喝么?”

芷兰从一旁忙不迭的跑过来,睡眼惺忪的脸上,满是愧疚。

安婉茹看着心里就是一暖,若是还能再见,她一定会好好的对她,犹如亲生姐妹!

“到十五还有几天?”

安婉茹假作随意的问道,伸手接了芷兰递来的茶,抿了一口。

“还有三天,娘娘,您有事啊?”

不知她的用意,芷兰好奇的问道,不明白这位主子刚刚醒过来问的竟然是日历的问题。

三天,足够了,足够给他的后宫掀起惊天骇浪,将这未央宫彻底淹没!

“对,三日后,午时,你去重华殿,看看能不能替我找一些旧日的衣服来!”

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安婉茹只得给她胡乱找了个任务,打发芷兰离开未央宫。其实,自己已经被贬,所有的珠宝衣物只怕早已被瓜分干净,如何又找的回来!

对于宫中攀高踩低,芷兰非常的明白,自然也知道主子的那些东西会有何下场,只是为了宽慰安婉茹的心,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自此,每到夜半,安婉茹都站到了窗口吹奏那只银笛,她似乎吹的很卖力,但是周围的人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响。

未央宫的水却变得异常动荡起来,到了第二天夜里,便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没有了停歇。95女性网

安婉茹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不时向湖心张望,它就要来了,她的阿蛟要来了!

第四章 水漫未央宫

雨一直下到第三天中午,还没一丝停的意思,北奉国的皇宫完全被陷入一片白茫茫的水泽之中。出来进去的宫人都在纷纷诅咒这百年不见的鬼天气,居然未到盛夏就暴雨连绵,几成汪洋之势。

未央宫内,芷兰在安婉茹吩咐中撑了油伞从宫内走出,踩在没过脚踝的雨水中,芷兰未免心中奇怪,隐约她感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却又说不清到底会发生什么。今天的娘娘很不对劲,若在平时,慢说这么大的雨,即便丝雨飘飞的天气里,娘娘也不会让自己出宫去!她是芷兰进宫来见到的最通情达理的主子,自从跟了茹妃,芷兰再没有受到过什么委屈,主尊仆贵,在暗波汹涌的深宫,跟着这样一位心地善良,又备受皇上宠爱的主子 让芷兰曾经很有些满足。

然而,波云诡秘,宫闱惊变,茹妃竟然受家族所累,打入冷宫,让芷兰在震惊惶恐之余,更多的是对茹妃的同情和不平。不管怎样,她决心要一直侍奉在主子身边,以报答主子对她的恩情,是以尽管茹妃的吩咐不近情理,芷兰还是没有二话的冒雨向旧居重华殿而去。

而这边,未央宫内,安婉茹静静的将自己重新梳洗打扮了一番,光洁的铜镜内映出她半边如芙蓉般的俏脸,明月般的眸子里深深浅浅,看不出是离愁还是怨恨,突显出她满腹的心事。双面弃妃小说txt全文阅读转转了脸,看到右边那条丑陋的伤痕,已经结了痂,狰狞的如暗红色的蚯蚓趴在脸颊上,让人不由心惊。

想不到,圣宠至极的茹妃也会败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说她安家谋反,不过是君依风欲夺父亲的兵权罢了,她没有见到可以让她相信的证据来证明安家心怀叵则,谋逆不道!

就是那日收到父亲的修书,亦未提谋反之事,不过寥寥数言,只是让她尽快离宫,恐皇上对她安家不利。

正巧那几日芷兰捕风捉影的听到一些议论安家藐视皇上,傲慢无礼的传言告知了她,才让她狠狠的回信,指责父亲不该生有二心,对皇上不敬。本来她还想让人传父亲进宫一问,谁知,未等她吩咐,捉拿安家的圣旨便下了。

急匆匆,安婉茹想去找皇上问个清楚,却被皇上堵在了宫门口,赫然间她惊恐的发现,那个柔情蜜意恩爱体贴的夫君不见了,取代的是严肃冰冷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

她不相信,她不愿信,她交付了真心真意的男子会在转眼间变得冷酷无情!然而,事实还是将她一颗单纯的心伤的千疮百孔。她最爱的男子欺骗了她!或许从迎娶她进王府,他对她就只有利用和摆布,她却傻傻的交付了身心,全心全意的侍奉他!

可笑!可悲!可叹!却不可怜!

虽然身为女子,她却读过不少的书籍,也算是兰心惠质心思缜密的人,可是她却输在涉世未深,一片痴情之上,情爱让她迷了双眼,看不到他为她布的局,反倒欢天喜地的踏进去!

自古帝王情如纸,可叹女儿恨不知。一朝恩断绝情去,风中唯闻团扇词!

罢了,罢了,放不下终归要放下,情难绝注定要断绝!安婉茹与君依风注定要成为一对冤家,她的后半生只会为与他争斗而活!

起身,她从容的走向门外的榭台,伸手将银笛塞到口中,忍不住的泪水上涌,她用力逼回!

无声无息的笛音荡漾了开去,唯有她的听懂,脚下的水波越来越动荡,慢慢在湖心形成了一个漩涡。推荐http://www.95lady.com/

紧紧盯住那旋越快的涡口,她的一颗心紧张的要跳出来!

三年不见了,阿蛟还认不认识她?

正忐忑间,忽听一声闷响,那漩涡竟然形成了一个桶粗的水株,高高蹿向半空,接着只见一条黑色的蛟螭猛的钻出水面,看着亭亭玉立的安婉茹,它秃秃的脑袋一摆,很快的随着水柱落了下来。

“阿蛟!”

安婉茹惊喜的高声呼喊,将那只银笛摘下,高高举起。

刹那间四周变得光亮异常,安婉茹被包裹在一片耀眼的白光之中,她的脸上一片安详,宛如圣洁的雪莲。

那条蛟螭围着白光转了一圈,收缩了身形,将安婉茹紧紧缠住,接着便栽向水中!

水面立刻变得沸腾起来,犹如开锅了一般,但听得天地间一声巨响,那未央宫突然四分五裂,径直沉入水中。

不过瞬间,浪收雨住,暴涨的湖面骤然降落,只是那未央宫不复存在,只剩下一片沉寂幽暗的水泽。

“娘娘!”

远处,传来芷兰撕裂般的喊叫,那凄惨的声音终是消散在冷漠的深宫内,再不复听见!

第五章 凤落遇明珠

恍恍惚惚间,安婉茹似乎回到了进入安府的那天,当时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娘亲领着衣着单薄的她来到一所威严肃穆的大宅门前。

安婉茹的小脸被冻的通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好奇的打量着面前陌生的宅子,心里只是奇怪娘亲为何要领自己来这个地方,她不是说富贵人家多欺善吗?

后来,那扇黑漆大门轰的一声大开,吓了小姑娘一跳,接着一个儒雅清瘦的男子出来,一袭白袍,腰系美玉,手执金扇,更让婉茹害怕的是他冷冽的眼神,犹如利刃发出的刺眼光芒,让人不敢直视,她不禁有些胆怯的向娘亲身后躲去。95女性网

而娘亲却是一脸的平和,对男子的冷漠视而不见,反倒一伸手将婉茹拉到男子跟前,静声道:“孩子叫婉茹,已经八岁,你我之事从未曾向她言明,或许对你十分生疏,我已经尽力,希望你能给她一个安稳的未来,将来成人,即便嫁与普通人家,粗茶淡饭,夫妻相守,一生平安,也是好的。”

娘亲说完,清波微漾的眸子里带了几丝期许,她静静的看着男子,不发一言。

“想不到,九年了,你还是这般执拗,还在怪我,惠仙,若不是你……..!”顿了顿,他锐利的寒光扫过婉茹,才又冷然道:“你放心,我安家的骨肉自然是该有我们安家来照顾,个人运数自有天意,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你,走吧!”

说完,他径直过来从娘亲手中将婉茹夺过,拉扯着就向门内走去。

“娘亲,娘亲!我不要跟他走,您不要丢下我,我再也不贪玩了,我一定乖乖听您的话,我会好好练琴,好好写字,我再不惹您生气了,娘亲,不要丢下我,你不要婉茹了吗?我不要跟他走!”

婉茹被离别的恐惧吓的痛哭不止,她使劲回着小脑袋,满脸泪水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亲娘,挣扎着企图脱离那男子的桎梏。只是她小小的力气根本不起一点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家的大门慢慢合拢,留在她记忆深处永远无法磨灭的是娘亲眸幽如泉,晦涩难懂的看着她,饶是痛心亦狠狠压住。

来时,娘亲说,她中了毒,无药可解,只能去天山求她的师傅保命,可是天山路途遥远,无法带着婉茹前去,所以只能暂时交给她的亲生父亲照顾,还许诺一旦毒解,她即刻回来接回婉茹。

聪明乖巧的婉茹知道毒药可以取人性命,如果不解,她就会再也看不到娘亲了,所以她答应随娘亲去找父亲,而对忽然多出来的父亲却没有过多的询问。因为从她记事以来,父亲对于她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文字而已,尽管娘亲说过她有个父亲远在京城,除此外却再无直言片语。

亦或是母亲独自一人带着自己的艰辛,让小小的婉茹敏感的意识到母亲对父亲并不像她看到的别家孩子的父母那般亲爱。娘亲经常半夜一个人起身去院子里看月亮的行径,亦让她朦朦胧胧的感到与父亲有关。所以当娘亲说要送她到父亲那里去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喜悦,只是含着泪问娘亲什么时候来接她。尽管娘亲微笑着对她做了许诺,可是她却隐约感到,娘亲再也不会回来了!

“娘亲!娘亲!”

烟雾缭绕,混沌不明,她的娘亲似乎在前面疾走,走的那样快那样的决然,让安婉茹一路紧追着的心一直下沉,下沉!

“娘亲,不要走,等等我!”

猛的坐起,一头冷汗,安婉茹胸口起伏,惊魂不定。

“姑娘,你醒了,是不是做了噩梦?”

耳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接着一双温暖的纤手伸过来,轻轻扶住她羸弱的身子。

安婉茹这才回过神来,四下观望,她竟然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看屋子里的摆设大气不失精致,文雅透着闲幽,便知此间主人非富即贵,身份不俗。

“我,我是在哪儿?”

轻启朱唇,她抬头问眼前的女子,只见此女子杏眼明仁,粉腮红润,嫣姿俏丽,身着翠绿色衣裙,如水边竹,如月中仙,出尘脱俗,清丽温婉。

见安婉茹问她,女子樱唇初绽,露出光泽烁烁的贝齿,看着安婉茹给她一个友好的微笑。

“姑娘莫怕,这里是东辰的荣城,你被海浪推至岸边,被哥哥所救,带回家宅,已经着大夫看过,姑娘除了身体虚弱,并无大碍,只是,只是姑娘脸上的伤即便痊愈,亦会留下疤痕!”

那女子说着,眼睛里掠过一抹可惜之色,安婉茹深知她意,却并不在乎。

现在,她算是彻底摆脱君依风了,这东辰与北奉相隔虽不足两千里,中间却间隔大海,从水路过来至少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即便北奉有耳目探知自己的行踪也不敢轻易的来追捕!

只是没有想到,阿蛟居然将自己带了这么远,抬手摸摸颈上的凤引笛还在,心下稍安,只要笛在,她和阿蛟就还会有见面的一天。

“多谢姑娘相救,亦不知恩公是何人?”

饶是感到浑身无力,安婉茹还是挣扎着下床,给女子施礼。却被她急忙拦住,重又扶到床上。

“姑娘不用客气,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你是人之根本,你我能相遇相识已是缘分不浅,我叫碧箬,复姓慕容,哥哥名羽,是这荣城之主,现在外巡视未归,晚间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慕容羽!

慕容碧箬!

安婉茹低低轻吟,忽抬头,水眸内已是吃惊不小。

“难道是东辰君主慕容熙的堂弟端王慕容羽么?而你是他的妹妹明珠郡主?”

慕容碧箬没有想到安婉茹会知晓端王和明珠郡主之事,看她一身普通素服,身份不明,心中略有警惕道:“姑娘知道我们?看你着装,你是北奉国臣民吗?”

安婉茹见慕容碧箬的样子,心知已让她起了疑,忙解释道:“是,婢子曾在北奉宫中做过杂役,闲来听过宫人议论过东辰国之事,是以得知郡主誉名,后来因为得罪了管事嬷嬷,才被毁容赶出宫廷,若不是得端王和郡主相救,婢子这条贱命早已不在了!”

“哦,原来如此,你叫什么名字?”慕容碧箬没有因为安婉茹身份低贱而变得轻视,反倒是对她的遭遇唏嘘不止,眼神中尽是同情和怜悯。

什么名字?

安婉茹心内长叹,名字是谁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活着,活着,她就要报仇,为安家的人讨个公道!

“婢子名岳,名妩歆!”

“岳妩歆?!”慕容碧箬轻呼。

“是!”

安婉茹沉声应道,从此,这个世上再无安婉茹其人,活着的是岳妩歆!

岳妩歆,月无心!无心便无爱,无爱便无情,无情便心狠,心狠才能让伤害自己的人万劫不复!

岳妩歆紧握双拳,长长的指甲已经是深陷进肉里,她却感觉不到痛,短短一生,她已经历尽生死离别,至亲之人都已是天上寒星,与她而言,还有比孤独的活在这个世上更痛心的事吗?

“妩歆姑娘,你既然新生,就不要再回忆过去,徒增烦恼,大可放心在端王府修养,待身子调理得当,再做打算!”

看到岳妩歆眼中留露出的怨愤,慕容碧箬温言相劝,可以看得出,妩歆所遭遇的一切,远不是她说的那般简单,实情究竟如何,她不说,碧箬亦不会问,哥哥端王以向睿智远谋,自然会对岳妩歆的出身调查清楚。

这一点碧箬想到,岳妩歆自然也会考虑到,眼下的处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君依风在登基三个月时,东辰国君曾休书欲和北奉连姻,提出的和亲人选既是在东辰才色双绝的慕容碧箬!而西蒙和南越亦有和亲之意。三国君主均欲与国力稍强的北奉成纵横之势,结成联盟。虽然君依风因为刚刚登基,强臣暗室,心怀叵测,急需外力相助,但如何选择盟友,关系到今后的统一大计,更需谨慎,故而,君依风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拖延着,观天下局势再定。

但据岳妩歆分析,西蒙与北奉间隔沙漠,绵延万里,若是联盟,并无大多益处,西蒙看中的是北奉的兵器。北奉兵精将勇,战斗力强,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兵器精锐,是以北奉锻打术天下闻名。而南越是鱼米之乡,国土虽小,却颇为富庶,是历代君王一心侵吞之地。所以若天下大变,北奉第一个要攻打的便是南越。南越君王髙埜懦弱无能,胆小怕事,根本无胆与北奉抗争,若无大将宇文方延守住横江天险,只怕南越城门早被他人攻破了好几回。而东辰虽与北奉远隔大海,但与南越的水路却很近,故此,君依风若心谋天下,必然会联合东辰,他从正面进攻南越,而东辰从水路出兵相助,攻取南越易如反掌。此后天下三分,三国谁也不好先吞并谁,海内暂时都会安定养息,相安无事。

想到此,岳妩歆已然有了打算,若相回北奉,只能留在东辰,留在端王府!

暗下决心,岳妩歆掀被再次从床上下来,冲着慕容碧箬盈盈下拜!

双面弃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双面弃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年初四|要民俗,更要消防安全!

    年初四大年初四又称羊日是恭迎灶神回民间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丰盛的果品以示尊敬。焚香点烛并燃放鞭炮,以示恭迎。消防提醒1、使用炉灶时,严禁用汽油、煤油等易燃液体引火。不要在火炉周围堆放可燃物品,不得在炉笼上烘烤衣物,火炉周围要备有适量的消防用水。火炉的烟囱不要用可燃物质支撑,更不要用纸张、塑料布等易燃物质封堵烟囱接口或缝隙。2、煤、柴炉灶扒出的炉灰,最好放在炉坑内,如急需外倒,要及时用水将余火浇灭,以防余火引着可燃物或“死灰”复燃。3、烹煮食物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随意离开厨房,人不在厨房时

  • 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

    “人生最搞笑的事情大概是你以为自己活得顶天立地,结果你只是爸爸妈妈眼里的傻瓜,恋人眼里的垃圾,大家眼里的人渣。你以为视死如归的你在误解中矢志不逾,在一万次心碎里越挫越勇。你,是脆弱,也是顽强。最后眼泪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吃屎》我突然想到秦雨辰,毫不避讳,她是一个属鼠的上海女孩。这时候,我又想起日本著名摇滚歌手毛皮的鸟语有一首《上海姑娘》,可能是送给她的。但我特意找了曲川话版《谢谢你的爱》,送给昨天晚上哭了的霖。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很畅快,就像我与唐萌萌的第一次通话那般畅快。没什么好惊

  • 王潮歌 | 2017第16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演讲全文

    王潮歌,印象系列总导演、总编剧。代表作有《乘愿再来》原创歌剧《秦始皇》《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岛》《印象大红袍》《印象普陀》《印象武隆》《印象国乐》《又见平遥》《又见五台山》等。今天诸位大老远地来,很期待有一个时间坐在台下听台上的人讲他们如何创业的,如何成功的,他们有什么经验要跟你们分享,他们有什么失败的痛处能让你们避开。我站在这儿,很多人会觉得艺术、文化离创业者,离互联网创业还远了一些,但我个人真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现在恰恰认为王潮歌跟诸位离远的人干不好企业。为什么?是因

  • 团队合作的三个忌讳

    钓过螃蟹的人或许都知道,篓子中放一群螃蟹,不必盖上盖子,螃蟹是爬不出来的。因为只要有一只想往上爬,其他螃蟹便会纷纷攀附在它的身上,把它也拉下来,最后没有一只能够出去。这里面包含了邦尼人力定律:一个人一分钟可以挖一个洞,60个人一秒钟挖不了一个洞。在人与人的合作中,假定每个人的能量都为1,那么10个人的能量可能比10大得多,也可能比1还小。因为人的合作不是静止的,它更像方向各异的能量,互相推动时自然事半功倍,相互抵触时则一事无成。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有旁观者效应,也有社会惰化作用,还有组织内耗现象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