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听说你想毁灭世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5 11:58: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听说你想毁灭世界

第008章 嘿,帅哥

林慕孜倚在飞行器旁,无聊地抛着手里的启动器,懒洋洋的模样异常地欠扁。小说听说你想毁灭世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赛亚愁眉苦脸地盖上了飞行器的油箱,重重地叹了口气:“没油了。”

“将飞行器备用油箱装满难道不是常识?”林慕孜故作讶异道。

“你还好意思说?备用油箱里的燃料在你进行高难度升空的时候就被用完了!”赛亚一脸气愤瞪着她。

“啊~哦~”林慕孜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一脸“纯良”道:“抱歉。”

赛亚看她这幅模样,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十分无奈地嘟囔:“现在可怎么办?”

林慕孜放下微缩望远镜,戳了戳赛亚的肩膀,幽幽道:“我饿了。”

“哈?”赛亚十分抓狂,“这都什么时候了,万一被追上咱们就完蛋了,你还想去吃东西!”

林慕孜听了也不恼,笑眯眯道:“沿着这条小巷走出去,向左拐三个路口,再直走两条街,有家蛋糕店,我想吃蓝果味的。”

赛亚一脸无语:“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导航地图。来自http://www.95lady.com/”林慕孜挑了挑眉,推了他一把,笑道:“快去快回,他们一时半会追不上来,我想办法找燃料。”

“可是……”赛亚有些犹豫,林慕孜不耐烦地摆摆手,嫌弃道:“你赶紧的,饿死了。”

赛亚只好皱着眉走出了小巷。

林慕孜看着赛亚的身影消失在小巷的尽头,才拿起拿起望远镜,朝空中看去。

果然是冲她来的。

她微微一哂,利落地爬上了旁边的楼层,顺着管道一路向上,溜进了旁边开着的一扇窗户。

“啊!”短促而尖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林慕孜有些尴尬地看着正在接吻的男女,无辜地眨眨眼睛。小说听说你想毁灭世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啊,抱歉,请继续。”

说完,她一脚踹开了门,进入了楼道。

房间里的两人看着被一脚踹烂的密码门锁,相顾无言。

所以说他们辛辛苦苦装个能被女人一脚踹烂的密码门有什么用?

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看到一个男子同样利落地从他们的窗户外跳了进来。

男子穿着黑色的风衣,厚重的军靴踩在地板上却没有发出一丝动静,那双锐利的眸子冷冷地盯着那两个人,无形之中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人呢?”那声音像是一把利刃,贴着他们的喉管而过,冰冷无味。

“出,出去了……”夫妻两个结结巴巴道。小说听说你想毁灭世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一直到男人离开,两人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亲爱的,刚刚那个男人可真帅……”

“噢别做梦了,他都没看你一眼……”

林慕孜飞快地从楼道中穿梭而过,然而刚刚苏醒不久的身体并无法支撑如此高强度的剧烈运动,她现在腿肚已经开始打软了。

她单臂撑在窗户杠上,腰间一个用力,翻上了楼顶,那双冷静的眸子扫了一眼楼顶的情况,几个助跑过后,她从楼边一跃而起,略过两楼之间的十几米高的空地,险险地落在了另一栋楼的楼顶上。

“啧。”林慕孜十分嫌弃地抓了一把扰人的长发,等有空一定要剪了它!

林慕孜刚站起身,小腿肚一个痉挛差点让她直接跪在地上,她身形微微晃了一下,才继续向前走。

然而没走几步她就停了下来,她抿了抿唇,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隐藏在暗处的人慢慢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网站95lady.com

那人有一张极其棱角分明的脸,五官乍一看有着俄罗斯裔的特色,细看却更像亚洲裔人种。

林慕孜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冷淡到可怕,不带有一丝感情,她却能感觉到这人浓烈的杀意。

这是从鲜血中走出来的人。林慕孜最终定下了结论,因为没有人会比同类更加了解同类。

林慕孜勾起唇,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阵锋利的劲风从她喉管出掠过,她堪堪维持着弯成了弓形的腰,一手撑地,一个回旋踢朝着那人的腰侧攻去,却被那人擒住了脚腕。

林慕孜眉间一皱,顺着那人的力道整个身体扭曲了一百八十度,另一只脚直踢太阳穴。95女性网

那人毫不费力地一偏头,带着劲风的靴子擦着他的耳根而过。

林慕孜迅速用脚一勾他的脖子,下手一撑地,抱住那人的脚腕,借势将他整个人都放倒在了地上,膝盖趁此狠狠地击中了他的腹部。

那人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讶异的表情。

林慕孜趁机就地一滚,远离了那人。

从交手的那一瞬间林慕孜就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不仅仅是因为她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也不是因为男人和女人之间天生的差距,而是一种近乎兽类的直觉。

这人会要了她的命。

刺骨的疼痛从脚腕处传来,林慕孜觉得她的腕骨被那人硬生生地捏碎了。

混蛋!林慕孜狠狠地磨了磨牙,翻拳成肘直冲他的心脏而去。

龙冶眸子微微一眯,用胳膊一挡,顺势擒住她的胳膊向后一折,林慕孜一惊,妈的,要是被这么一折她的胳膊就废了!当即身体顺着他的力度一转,整个人的制衡点一变,直直地砸在了那人的身上。

身下那人似乎闷·哼了一下。

林慕孜舔了舔干裂的唇,冲那人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笑道:“呀,真不好意思。”

龙冶冷厉的眸子盯着她,仿佛在看一个死物。

这真是令人不爽。林慕孜嗤笑一声,她没有这个家伙这么自负,身上竟然一点武器都没带,连一把激光枪都没有,就不能怪她使阴招了。

咔嚓!

还没等林慕孜脸上的笑容退去,一声脆响就在她耳边响起。

卧……槽!

林慕孜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和肩膀分了家,而罪魁祸首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她皱了皱眉,对那人露出了一个懒洋洋的笑容,“嘿,帅哥,杀我之前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龙冶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一脸平静地,用十分利落的手法将她另一个胳膊也卸了。

林慕孜:……

过了一会,龙冶锐利的眸子倏然眯了起来,声音像是冷刃划过冰面,“你给我下药?”

“啧,能不能别把我说的这么猥琐?”林慕孜挑了挑眉,用仅剩地一条腿将人放倒,临了还在那人的胸口上狠狠地碾了几下。

“要不是我就剩下这一个好用的零件,我一定弄死你。”林慕孜笑眯眯地,话语中却满是杀意,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说完,她一瘸一拐地走向了楼梯口,那双眼睛瞄了一眼楼梯口的锁,然后十分粗暴地用脚踹烂了那门,潇洒地走了进去。

咦,既然能踹开门干嘛不踹断那人的脖子?

呵呵,林慕孜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那栋楼,她趁机给那人下的药是三组特制,瞬间能麻痹人体的神经,但是那是一百年前的药啊!!

谁知道有没有过期,万一还不等她开踹那人就恢复了被断脖子的就是她了。

她趁着在那人胸口上碾的那几脚在他身上装了一个追踪器,已经是难得了。

林慕孜不敢再回到最初的那个小巷子,她估摸了一下时间,赛亚应该还没有回来,当即便决定在半路等他。

她的衣服早就被雨水淋透,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十分狼狈地蹲在街边的角落里,幸好半夜街上几乎没有人,不然这脸算是丢尽了。

“长官,那里好像有人!”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街上响起,林慕孜被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打出个喷嚏。

林慕孜想要起身离开,然而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疼的,尤其是被卸掉的两只胳膊,伤口处被雨水浸湿,简直要了她半条命。

她试着动了一下,却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好不狼狈。

现在这身体真是差得可以。

“嗯?真的有人?”有些漫不经心的陌生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林慕孜抬头,却撞进了一双黑沉沉的眸子里。

“齐……”齐什么来着?林慕孜眨了眨眼睛,睫毛上的水珠落在了苍白的脸上,在雨中那张脸怎么看怎么觉得脆弱可怜。

齐天河黑色的军装在雨水中看起来有些模糊,他冲林慕孜伸出手,声音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能……吗?”

林慕孜再次眨了眨眼睛,依旧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她看着齐天河转头对旁边的人说了什么话,那人着急忙慌地离开了,而齐天河又俯身下来,手碰到了她的肩膀。

她疼得向后退了退,朦胧中好像被人抱了起来,然后一片嘈杂中,她好像又听到了赛亚的喊声,最终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第009章 救命之恩哈

“老大!”斯蒂文一头长发被高高的扎起,长长的马尾一甩,直接呼到了身后胖子的脸上。

胖子:虽然很生气,可是仍然要保持微笑。

龙冶撑着胳膊站起身来,身体还有些摇晃,雨水顺着他湿漉漉的头发淌了下来,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溢满了杀气。

斯蒂文见惯了龙冶“狂炫酷霸拽”的模样,这么狼狈的样子让他有些惊讶,还有点想笑。

龙冶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斯蒂文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老大,你没事吧?”胖子走过来,笑眯眯问道,顺便分散了龙冶那恐怖的视线。

龙冶淡淡地摇了摇头,却也没说什么。

“哎,老大你好厉害,竟然一点武器都没拿!”斯蒂文看着龙冶浑身上下一点科技产品都没有,不由惊呼。

胖子默默地捂脸退到一边,有些人自己找死,上帝也帮不了他。

“忘了。”龙冶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与两人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斯蒂文:“胖儿,老大是不是——”

“没有,就是。”胖子眯溜着小眼睛,同情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老大很生气,马尾你节哀顺变吧。”

老大健忘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人好像被老大传染了似的,动不动就戳老大痛脚,犯贱啊犯贱。

斯蒂文一手打掉那只肥爪,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斯蒂文,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胖子一脸惊悚地瞪着他。

“哈哈,哪里忘——噢不!”斯蒂文手脚并用地往下跑,大声喊道:“老大,命令更改了啊啊啊啊——”

然而终究为时已晚,斯蒂文一脸痛不欲生地看着已经升空的飞行器,拽着胖子道:“快,快给老大发信息!”

“老大从来不带智能终端……”

“给飞行器发信息!”

“老大飞行器根本不联星网……”

“卧槽这特么什么人啊!”

“你以前还说老大是咱们队里的一股清流来着……”

“……”

斯迪兰夫边防驻军司令部。

“长官,我想您可以跟我详细解释一下那个女人的来历。”乔伊脸上严肃一本正经地对齐天河说道。

“小乔。”

“长官请你闭嘴,请叫我乔伊·马尔尼·埃利奥特·伊维鲁莫。”乔伊伸手,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

齐天河抽了抽嘴角,英俊地不像话的脸全是痛不欲生,“乔伊,我真的不知道,她就突然出现在大街上……”

齐天河看着乔伊渐渐变黑的脸色,伸出手将额前的碎发捋到了后面,语气微微有些烦躁,“我前几天带人公开巡防的时候偶然瞥见过她一次。”

那双延伸着淡蓝色的眸子还有那懒洋洋的笑声,确实。

“所以这就是您将一个没有户籍的陌生女子公然带进边防司令部的理由?”乔伊脸上保持着近乎完美的微笑,就是那笑容下面全是咬牙切齿罢了。

“这不符合规定吗?”齐天河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双腿自然而然地搭在了办公桌边上。

“咳。”乔伊淡淡地咳了一声,幽幽地盯着他放在办公桌上的脚。

齐天河默默地将脚收了回去。

“这当然不符合规定。”乔伊严肃道:“作为您的副官,我有责任提醒您,一个星球上的司令部是严禁不明人员进入的,这严重违返了人类联盟军事法规定第890765号规定。”

齐天河对于一个如此呆板苛刻一丝不苟的副官已经无可奈何了,他摊了摊手,语气随意道:“哦。”

“请您务必在——”乔伊正说着,就感觉一阵风从自己跟前掠过,办公室里已经不见了齐天河的身影。

乔伊:……

“你叫林慕孜……林慕孜……阿慕乖!”

“三叔……”

赛亚看着躺在床上死死皱着眉头的女子,疲惫的眼睛中已经熬出了血丝。

这个可恶的女人,说什么要吃蓝果蛋糕,结果却是想把他支开自己一个人去对付追兵,最后还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

什么三叔,赛亚蹙了蹙眉,林慕孜不断地喊着这个两个字,但是她说的是C国的语言,他根本就听不懂。

他只能听出那股绝望的意味。

明明是那副懒洋洋万事不在乎的样子,为什么会有这种绝望的感情?

“她怎么样了?”齐天河轻轻地推开了门,恰好听见那声“三叔”,挑了挑眉。

赛亚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医生虽然将她两只胳膊接上了,但是脚腕腕骨骨折,她又淋了那么长时间的雨。”

而且她才醒过来不到一个星期,前两天才刚能下床走动。

赛亚抿了抿唇,到底是那个混蛋对个女人下这么重的手!

似是看出了赛亚的不忿,齐天河勾唇笑道:“伤她的人手法狠厉,不过她能只受这些伤已经不错了。”

赛亚失声道:“你知道是谁伤的她?”

“并不。”齐天河耸了耸肩,那双黑沉沉的眸子泛起丝兴味,“不过应该是军队里出来的,而且很有可能是特种部队。”

赛亚扯了扯嘴角,又坐了回去。“谢谢你救了她。”

齐天河眯了眯眼睛,弯腰凑到了林慕孜跟前,在鼻尖都快碰到她的脸的时候停了下来,赛亚一惊,刚想拽开他,就见这人直起了身子,笑着摸了摸鼻尖。

“齐天河长官,我想你知道这是一种很失礼的行为。”赛亚黑着脸说道。

“啊抱歉。”齐天河脸上浮现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就是觉得她有点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呢。”

“不过也可能是记错了。”他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便与那双延伸着淡蓝色的眸子撞了个正着。

林慕孜好不容易将涣散的目光聚焦,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双黑沉沉的眼睛,以及那张帅的有些过分的脸。

“醒了?”齐天河低低的笑声有着极为吸引人的磁性,听上去很悦耳。

林慕孜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齐天河看到那灿烂的笑容微微一愣,就听她道:“谢谢你救了我们。”

不是“我”而是“我们”,齐天河微微眯了眯眼,看来她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

“应该的,保护斯迪兰夫的每一名居民是我的职责。”他笑道:“你刚醒来,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林慕孜点了点头,目送齐天河走了出去。

“赛亚。”人一走,林慕孜立刻恢复了那懒洋洋的十分欠扁的样子。

赛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没说话。

林慕孜无奈地笑了笑,用可怜巴巴的语气道:“抱歉啦,我也是没有办法——”

“我知道。”赛亚忽然打断了她,只是他背对着林慕孜,林慕孜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但是——”

他忽然转过身,恶狠狠道:“我没那么没用,我也是可以保护你的!”

林慕孜看到了他熬出血丝的眼睛,还有下面浓浓的黑眼圈,然后十分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你这是扮熊猫呢~”

赛亚气闷,瞪着眼睛看了她半晌,扭头转身就走。

身后林慕孜还好死不死地嘟囔:“我的蓝果蛋糕呢?”

去他妈的蓝果蛋糕!

当时看到林慕孜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来得及管什么蓝果蛋糕!

林慕孜看到赛亚被气得离开,脸上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笑容,只是眼睛里不见丝毫笑意。

“唔,人居然被你气走了。”

林慕孜看着去而复返的齐天河推门而入,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齐长官怎么又回来了?”

听说你想毁灭世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听说你想毁灭世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五月,真情相惜

    有些工作无须故意去记,就像你我的相识。我不曾记住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你走进我的视野?可是却深深铭记那些初相识的夸姣,“真实的友谊不是一株瓜蔓,会在一夜之间蹿将起来,一天之内干枯下去。”喜爱和仁慈真挚的人做朋友,没有心计,简略,夸姣,亦师亦友。就像贾岛诗中有云:正人忌苟合,择交如求师。朋友易得,知音难觅,能亦师亦友的人,更是九牛一毛。这样的情,是洁净和朴实的,难能可贵。朴实的友谊无利害,只有彼此尊重。最高兴的工作,不是遇到你,而是在时刻流逝的长河里,没有带走那些真挚的过往,没有把真情带走,你来

  • 唱得多么深情好听的一曲《不做你的红颜》音美动听

    唱得多么深情好听的一曲《不做你的红颜》音美动听

  • 你是我遏制不住的思念

    歼陌红尘,走过风风雨雨,唯你最好。不管从前生命里经过了多少的人,但都注定仅仅仓促的过客,历来不觉得惋惜。自从那次遇到你,才知道怀念的滋味,甜美又苦涩。人生的爱,总有停靠的港湾,遇到你,注定是我梦的停留,是我斑斓的打扮。用酒精麻醉着自己,用静默填充牵挂。冰冷的夜色,那个温暖的你,是多么决绝的不言不语。眼中的伤感,略带苦涩和不甘。夜越安静,心就越孑立,梦就越无法。留下一个人,一盏灯,望着如墨的天空,却遏止不住明澈的怀念。想起你,我不可思议的笑了,想起你,我成了痴人相同,不能言语。夜雨轻敲,窗台滴答着

  • 赵孟頫字画拍卖价格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道人。诗文清远,书画复唐宋古风,为后世所宗。图绘子贡见原宪于其居所,桑木为门轴,破瓮为窗口之陋室,以昭示君子以德乐道之理,故事出于《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端木赐,字子贡,卫人。少孔子三十一岁,经商相鲁致富。原宪,宋人,少孔子二十六岁,乐道隐居而贫。在绘画上,赵孟頫是元代的泰斗。人物、马牛、山水、花木、竹石、禽鸟,各种题材,下笔皆成妙品。犹如学习书法一样,他学画亦是在复古的精神下博釆众长,而后自成一格。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册页(五开)水墨纸本赵孟頫的山水画,

  •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论语·述而》中写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祖先的经历,后人的总结。记住开始爱上文字的时分,喜爱的榜首本书就是《论语》,尽管许多语句看不懂,但都是浓缩的精华,深远而意幽,包含了无边的人生道理。即使几年过去了,我仍旧没有读到通透,可是所读到每一句话,都给我以向上的鼓动。这么大一本国粹,倘若知悉一二,这人生也就不会走太多的弯路了。有些道理,咱们都懂,却还要故意违背;有些事,明知不得为,而为之,终了损人不利己。经常赞赏圣人之巨大,感叹他们对日子通透的解悟。古人做学识,

  • 《有你陪伴的夏天》在线阅读

    连心死了,被海誓山盟的未婚夫,以及比她小两岁的继母注射了新型毒品后活埋,在厚土层底下压得五脏具碎,窒息而亡。可是她又活了过来,睁开眼睛时,变成了一个名叫玉连心的女人。此时她就坐在医院床上,通过电视观摩自己的葬礼,“锦城第一天才少女,连山珠宝集团女太子连心于昨日身亡,经权威机构通报,是吸毒致幻后自杀。”连心感觉胸口被狠狠刺了一刀,她在锦城苦心经营多年的人脉网,到最后竟成了那两个人的帮凶,连她的死,也要被按上永远洗不干净的污名。闭上眼睛,脑海中闪过临死前最后的画面——林澈怀抱着温宁,“跟你在一起四年

  • 光阴如禅,淡然于心

    不忘初心,且行且惜。时光的窗台,总有美丽的梦想,点缀着你的国际。生命里的花红柳绿,总是需要用真情来灌溉和呵护,每一缕阳光,每一朵云,每一株花草,都是美的暗射。总是喜爱在心里揣着一个愿望,这样人生路上才会有向上攀登的动力。人活着,时间要有斗争的精神头儿,活出自傲,活出自我。自傲的人,犹如一支铿锵玫瑰,美丽精彩。于年月里行走,每一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一个方针,然后跟从方针的指引,寻找自我。做一个头脑清澈,清醒的人。或许某一天,所有的美丽,都将退却,它也会干枯在生命的时光里,搁浅在时光沙滩;或许某一天咱们

  • 农历二十四节气之夏至:日至长而影至短,夏至有雨三伏热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灿烂文化,中国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农业社会,有着悠久的农业生产历史。而农业生产活动,受气候、地形、土壤和水源等自然区位条件的制约,特别是受气候条件的制约,在农业生产过程中需要不违农时,为此,我们的祖先发明了中国的传统历法,也就是俗称的农历。二十四节气之夏至农历是根据月相的变化周期,每一次月相朔望变化为一月,参考太阳回归年为一年的长度,并且通过设置二十四节气以及闰月以使平均历年与回归年相适应。农历中的二十四节气,是根据地球在黄道上的不同位置来确定的,反映

  • 普洱生茶和熟茶哪个能马上喝?

    今天发现了一个小问题,看起来很小,但是大部分茶友还是迷茫。大部分人认为生茶要放了喝,而普洱熟茶可以马上喝。先说第一个问题,普洱生茶。在很多人的认识里生茶要放,而且愈陈愈香。这个是完全没错的。但也让人认为生茶是不能喝的。特别是邹家驹先生说了以后。也让更多的人迷茫和不解了。经过深入的学习和研究请教。我说说我的认识:从整个制作过程来看,普洱新生茶可以看做是晒青绿茶。绿茶能喝它也就能喝了。而且还非常的好喝!。然后慢慢后发酵向熟成转化,由绿茶转似白茶,由白茶转似黄茶。由黄茶转似青茶,熟成即为普洱茶。而其实

  • 春,花意绵

    春天,是必定要走出去看的。站在窗口看春天,看到的只能似嵌在相框一样的一幅画。这样,关于春光委实太淡。钱钟书说。“春天是该镶嵌在窗子里看的,好比划配了框子。”但是,不是每个人的窗前的春光都是繁花似锦的。就像我的窗前,只要一株梅,而梅也只要在冬日才开的清冽。进了春,便失去了它的风景。由于,春天要开的花儿太多,容不得你情愿不情愿,这些花儿跳跃着就进入你的视野。经历了一个冬的萧杀。春天,是让人心存惦念的。好在,春是不必邀约便会踏着新气而来,来时,一缕缕新气,拂开萧杀了一冬的大自然。转眼间,各种花儿争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