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痞子师长爱萌妻,爱你没商量2章

2017/11/14 18:05: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痞子师长爱萌妻,爱你没商量

第2章 还是结婚了

深邃的眼睛锁定着眼前的村姑,看着村姑身上廉价的裙子,他嘴唇一勾,冷笑着想,这妞儿一看就是与他一样,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心来嘲笑他?

到嘴边的嘲笑硬是咽了下去,一个有趣的想法冒了出来,或许……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男人迈开修长匀称的长腿几步跨到慕珏面前,俯视着她,说:“跟我领证。”

慕珏一脸看神经病的样儿看着眼前的男人,网站95lady.com嗤了一声,说:“不好意思,对你,没兴趣。”

对自己没兴趣?男人紧抿了下薄唇,微皱了下浓眉,怒视着眼前的小村姑,一把扯住她的手,一语中的,“你被放鸽子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跟你有关系么!”

“和你一样!”

男人无视她的怒火,自顾自说着。95女性网

“和我闹一样又怎样?干我什么事?”

慕珏感觉自己遇到一神经病,脑袋缺根弦儿。

“我想,现在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就是和我领证。”

慕珏仰起头,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他顶着板寸头,皮肤可能是经常晒太阳的原因,呈现出小麦色,浓眉下的是一双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95女性网帅!酷!这男人配她太浪费了好么!

和他结婚……这么空前绝后的提议,她是有些怕的。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

想起放自己鸽子的臭男人,她就抓心挠肝儿地难受。

楚祁瞥见他犹豫挣扎的表情,深觉打击,自己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倒贴自己的女人几卡车都装不完,眼前的小女人还挣扎犹豫个什么劲儿!

“我家庭情况不错!肯定比他好!”

前一句慕珏就当没听到,后面那一句倒是踩中了慕珏的痛点。说明95lady.com脑中一抽,决定英勇就义:“走!进去!”

看着工作人员手中的钢印落下,慕珏才看到红本儿上和自己并排的名字——楚祁!我去!又是姓楚的!那货也姓楚!

人领完证儿都是一脸喜庆,唯独他俩儿出来是面无表情。慕珏更是别扭的不行,一个姓!我的天那!

“从今以后你安心当你的楚夫人,该你的,绝不会少!”他冷着表情,淡淡道。

你怎么不去演面瘫!真是!慕珏腹诽,与你的冰冷军装真配。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你不出轨。”

慕珏被带到一辆军车前,刚上车,一枚古朴的玉戒指就递了过来,玉色毫无杂质,一看就只价值不菲,震撼了她的小心灵。95女性网

“干嘛?”

“爷爷辈儿传下来的。”

慕珏一把接过,带在手指上,对着阳光照了照,刚好合适!楚祁眼色复杂地看着慕珏手指上的戒指,不知在想着什么。

“楚祁,你真的是……富二代?”

看着手上的戒指,慕珏想着,自己不会是走了狗屎运了吧,被人放鸽子还能捡到金龟婿?

“放心,养十个你都不成问题。”楚祁淡淡道。

切!你当自己在养猪么!慕珏翻了个白眼。

楚祁驾着军车,朝市中心开去,

慕珏放空视线,心中悠悠地想着,臭男人,最好祈祷姑奶奶别见着你,否则,我一定给你画个纯天然烟熏妆,给你全家来一次灵魂深处的洗礼!楚祁突然感觉背后一冷,有点茫然。

车内空调挺合适的,怎么感觉有点冷?

痞子师长爱萌妻,爱你没商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痞子师长爱萌妻 或 爱你没商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军医老婆,我错了18章

    原标题:军医老婆,我错了18章小说名称:军医老婆,我错了第十八章集训李元昊细碎的吻密密匝匝的落在她的身上,何硕扭动着身子,真的是很痒,不禁笑出声。李元昊紧紧的抱着她,有了冲动。李元昊盯着她看,她红了脸,李元昊吻住她的唇瓣,唇齿相交。她紧紧的抱着李元昊,有些动情了。李元昊却适可而止,他还没有想好,赵晚晚和她,他到底要怎么抉择。李元昊不想伤害她,在最后的理智迷失前,停止。何硕有些诧异,皱皱眉头,李元昊在她的鼻子上轻轻一点,沙哑着声音,只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在何硕看来,这并不是赞许,她尴尬的笑

  • 素手遮天18章

    原标题:素手遮天18章小说书名:素手遮天第018章放下仇恨狂澜挡在穆萨的前面,再次竖起一道水墙,被水流卸了力的毒镖掉落在地上,黑衣人很快放弃了毒镖,拿出袖子中的短刀,在狂澜和穆萨周围围成一个圈,渐渐向他们逼近。这次连老天也没有帮狂澜和穆萨,雨停了,狂澜现在还不能在没有水的情况下使用天权之弦的能力。狂澜握紧弯刀,强迫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因为恐惧而颤抖,他现在必须为了保护穆萨而变得强大起来。“啊啊啊啊!”狂澜两手提着刀,独自一人冲向那些黑衣人。身后的家在火焰中一点一点消逝,迸溅起的火星一闪即逝,穆萨仿

  • 风流乞丐村医18章

    原标题:风流乞丐村医18章小说名字:风流乞丐村医第18章很熟悉的味道齐盖做好了早饭,看秀芝还是没有起来,就弄了个托盘,装着稀饭、咸菜和煮鸡蛋,给秀芝送进了屋里。秀芝又无语了,其实一早齐盖出去跑步秀芝也醒了,齐盖出去以后,秀芝还爬起来把门反锁,才回到床上继续睡觉。谁知道这反锁的门在齐盖的面前似乎一点作用的没有,齐盖伸手一扭就开了。“那个……家里的锁是不是坏了,昨天下午和今天一早我明明都反锁了,你咋一弄就开了?”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秀芝必须搞清楚这件事情。“先别管那个,一会儿我看看,来,先吃饭,当妈

  • 玄定天下18章

    原标题:玄定天下18章小说名字:玄定天下第十八章:蝴蝶步看着唐君泽如此自信的回答,唐梦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虽然这三年来哥哥的修为一直无法长进,甚至还倒退了不少,但是唐梦萱相信眼前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少年。这个少年总是能让自己意想不到,不单单是他的顶级天赋,还包括上次在不使用玄力的情况下打的唐磊毫无还手之力。“那我很期待着哥哥今后的表现!”想到唐君泽和文德书院古院长的两年之约,唐梦萱突然甜甜的一笑,认真的说道,“君泽哥哥一定要加油!”“可恶啊!”看到自己的女神又和唐君泽聊得很开心,唐磊的心都快

  • 我是咸鱼星座的18章

    原标题:我是咸鱼星座的18章书名:我是咸鱼星座的第十八章【神术】宋春秋总算是听懂了,从脑门处滑下三条黑线,眼睛一翻,“没门!”你还真当我宋春秋是傻帽啊?还想打我的主意,想的倒是挺美!“等等等等!”好像察觉到宋春秋就要挂断电话,老头说道,“想不想知道体内的源力如何调控?老夫可以教你!”哦?宋春秋顿时来了兴趣,原来体内的热流叫做源力,三百大洋换取操控源力的方法,怎么想都划得来,要是能够操控透视的话,那岂不是说每天都能看到女生的裙底,不,每天都能通过赌石之类的项目赚钱了?思来想去,这笔买卖做的值,当下

  • 梦仙记18章

    原标题:梦仙记18章小说名:梦仙记第十八章五鬼吞魂咒然后接着说道:“这个方法有一个缺陷,每一次运功的时候,都需要的一个童男,然后发动五鬼吞魂咒去吞噬那个男童的神元,等到五鬼吞噬神元以后,所剩下的命元就结成一颗拳头大小的命元球,也就是元寿球,只要我吞了那命元球后,我的寿元就会增加一些,所以这样的话,我的寿元耗尽之前就可能成一步步的进阶,成为筑基修士。”说着,白鹤上人轻轻拍拍地上石板,嘴里发出一些难懂的咒语来。只见在那咒语发出以后,那五把本来还躺在地上的鬼头刀发出一阵阵的唔鸣之声,也此同时,那五把鬼

  • 步步宠婚:韩少,用力爱18章

    原标题:步步宠婚:韩少,用力爱18章小说名:步步宠婚:韩少,用力爱第18章:过嘴瘾过了有一阵子,见沈悠悠也没什么事,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这才缓缓的放了下来。也许,是他们俩大惊小怪了,那宫暖雅没准就是为了过过嘴瘾,根本没有打算要下药之类的意思。不过,后来整个气氛还是显得不太好,若是把这次见面归为相亲的话,那完全可以说是个极其尴尬的约会了。似乎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因此没过多久大家就要散了。“唐宋,你可不可以送沈悠悠回下家,我住的地方就在这餐厅附近,所以并没有开车过来。你帮下忙呗。”苏寒冰转过头轻轻地对他

  • 星海征途之铁甲咆哮18章

    原标题:星海征途之铁甲咆哮18章小说书名:星海征途之铁甲咆哮第三章:万花筒,碎裂(一)2012年12月24日,周一。晚8点48分。凯南岛东南,明珠港市亿达广场。如果还有人相信某些鬼佬上的胡说八道,认为明珠港是个淤塞的中世纪垃圾湾,那就来这座不夜城开开眼吧。高达80万的市区人口,熙熙攘攘;跨洋而来的列国游客,摩肩擦踵。众多现代智人在夜生活中释放出的能量,即便比起同样以旅游著称的本国三亚,照样不遑多让。——凯南潩水中学高二五班历史课代表东方骏,在心里美滋滋地回放起了作文开头。下午那节语文课上,“铝八

  • 终极神医18章

    原标题:终极神医18章小说名称:终极神医18章:报复的原因小黄听后不解了。“陈医生,这怎么说呢?”他马上问明白道。陈小明想了想,然后才回答说:“关建的问题还是死神,死神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小黄听后明白过来了。“也就是说,她这种情况,死神仍然会随时来索要她的命?”他问清楚道。陈小明点了点头说:“可以这样说吧!”小黄马上睁大眼睛看着陈小明。“哪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他马上问清楚道。陈小明显出无奈的样子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随时观察她的情况,只要她有什么异常情况,我们必须进行施救,不让死神得逞

  • 猛兽横行18章

    原标题:猛兽横行18章小说名字:猛兽横行第十七章我来做个坏人史易拓抬了抬手指,咬咬牙,奋力从床上爬起来,微微喘了几口气。他努力挣扎着从床上滚落,在地上爬了爬,怒目圆瞪,闷喝一声,暗道:“起。”就这样硬生生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靠着石壁往洞口出去。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这洞里,站在洞口他不由得一愣,眼前四个洞口相连,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出路。每一个洞口都在摇曳的火光中静静等候他的选择,仿佛都在诱惑他,仿佛每个洞口都是真正的出路。他咬咬牙,长长吐了一口气,牙齿缝上一缕黑烟缭绕。这一口气似乎让他恢复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