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闪婚甜妻:总裁无限宠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3 22:03: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闪婚甜妻:总裁无限宠

第11章 这是我老婆

韩可在精神病院早锻炼出一副应对打人的机灵反应,比起那些护工来,萧嫣然打人的速度根本算不上号。小说闪婚甜妻:总裁无限宠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韩可只是一下就避开,并且反手一巴掌摔了回去,只听啪的一声响,萧嫣然脸上留下了五个通红的手指印。

“你还想打我,我在精神病院受的,全还给你!”韩可活动了下手腕,恶狠狠的看着对方。

“……”萧嫣然被抽得有些懵,一时间也有些怕,韩可跟以前真不一样了,感觉跟精神病没两样。

“还有,别以为所有男人都跟林子浩一样品位低下,不要我这种大美女,选你这个整容货色,薛洗墨就算甩了我,你不会多看你一眼。”韩可小嘴碎骂。

“韩可,我跟你没完!”萧嫣然拿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叫人。

“说得不错。网站95lady.com我这人口味虽然重点,但对萧小姐这种,还下不去嘴。”这时,薛洗墨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

韩可看去,就见薛洗墨缓缓走近。

“薛二少……”萧嫣然差点没哭,手机也下意识放下了,这时候还能找谁呢,找谁都没用了。

就在这时安静的走廊突然想起一阵响亮的鼓掌声。

韩可皱眉,就看到从不远处缓缓走来的身影,身体微微一滞,她怎么都没想到薛洗墨会出现在这里。

“走,回家。95女性网”薛洗墨说完后,脑袋微微一偏,让韩可走人,似乎一秒钟都不愿意与萧嫣然共处。

然而对韩可的态度,却是暧昧至极。

回家?

萧嫣然愣了。

豪门公子哥,谁会对女人说出这种亲昵的话,难道韩可在薛洗墨的心目中,竟有如此之重的地位?

莫名的,萧嫣然觉得有些不妙了。

……

上了车,韩可才感到纳闷,开口询问,“怎么不是孟特助过来?”

“嗯?老婆,你在说什么?”薛洗墨脑袋凑近些,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韩可还以为他真没听清,“我以为会是孟特助过来。”

“呵呵。推荐http://www.95lady.com/你过来点,我告诉你原因。”薛洗墨用手勾了勾。

韩可听话的把头凑了过去。

薛洗墨猛地勾住韩可的脑袋,用力的吻了下去。

炙热的气息喷薄进韩可的口腔,一条舌头更是霸道的冲破了她得牙关,韩可躲避不及,拼命挣扎,可哪里逃脱得开,刚才上车后,她就自己给系上安全带了,毕竟薛洗墨开车总是很快,容易吓出心脏病。

被薛洗墨强吻了一阵,差点窒息,韩可算是服了,也就任由他亲着。

等松开,薛洗墨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可,“这是对你的惩罚。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做错什么了?”韩可警惕的看着薛洗墨,这二少喜怒无常,还是别太惹为妙。

“我们已经领证,可你见面,却没叫我老公。”薛洗墨说。

韩可才想起这回事,“噢,懂了。”

“叫一声听听。”薛洗墨挑挑眉头。

“……”韩可实在叫不出口,感觉跟玩过家家一样,难怪薛洗墨会主动过来接自己,敢情是想玩一玩老公老婆的结婚游戏。来自95lady.com

“看来,我刚才惩罚得还不够。”薛洗墨脸瞬间冷下来。

韩可知道他又要强吻,赶忙说:“我叫,我叫,…老…公。”

“乖。啵!”薛洗墨又强吻了韩可一口。

韩可愣了,“你不是说叫了就不惩罚的吗?”

“我这是奖励。”薛洗墨无耻的说。

韩可无言以对。

轿车很快开动,不多久的工夫,停到了一家造型工作室前,进了店,里面的总监顿时乐呵呵的迎了上来。

随后薛洗墨轻车熟路的找了一件礼服,让造型总监给韩可收拾下。

造型师们自然不敢怠慢,全工作室都动了起来。

接着化妆、造型,整整折腾将近两个小时。

当韩可从试衣间出来,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曾经的韩家大小姐,不缺这样的造型,也不缺这样的衣裳,可是那时候的自己,绝对不会在眉宇之间,有这样的气质。

那双眼睛里,成熟,能应对一切的自信光芒,由内而外的散发着。

“薛二少,如何?”造型总监邀功似的问向一旁漠然等待的薛洗墨。

韩可舔舔唇,其实也期待薛洗墨对自己做一个评价。

为了能更好的展现自己,韩可特意转了个圈,展示自己。

自身的美貌,她并不怀疑,但能得到薛洗墨的肯定,无疑能让她接下来走得更远,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就必须借助薛洗墨的势。

薛洗墨抬眼看了下,目光里闪过一丝亮光,却很快又遮掩了过去,只是随口说道,“一般般,走了,赶时间。”

亲自来接,又在车上心心念念欺负自己,韩可以为薛洗墨会赞赏自己几句。谁知薛洗墨变脸跟翻书似的快。

对此,她有些失落,但脸上没有表现,主动的贴了上去,她知道,今天装扮的目的,不是为了讨薛洗墨开心。

而是薛洗墨别有目的,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

薛家餐厅,家宴已经开始。

薛洗墨总是习惯性迟到,今天也不例外,隔着老远,韩可就听到里头有人在数落薛洗墨。

本以为薛洗墨会生气,谁知他似乎没听到似的。

韩可的心莫名的紧张了起来,从早上见了薛洗墨的妈妈开始,她就知道这一大家子不是特别融洽。

“常姨,麻烦加一副碗筷。”进了门,薛洗墨先是对旁边伺候的佣人说了句,随后拉开椅子,让韩可坐下,自己也挨着坐了。

韩可打量着这一家人,这一家人也都停止了说话冷冷的看着她,紧张得不行。

薛洗墨伸手拿筷子夹起一口青菜,哧溜的吃了进去,仿佛没看见家里人的目光。

“叔叔……阿姨……”韩可坐立不安的冲为首的两名中年男女打声招呼。

“洗墨,你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你都往家里带!”华秀兰眼里喷火的问薛洗墨,直接忽略了韩可。

薛洗墨招呼了下佣人,“常姨,再帮我拿个汤勺,我有点渴了。”

华秀兰顿是尴尬万分。

“阿墨,你女朋友?”楚云笙看着婆婆吃瘪,心里头挺痛快,但又不敢表现,只是停了一会儿,才轻声的问薛洗墨,也算是给华秀兰解围。

她是薛洗墨的大嫂,因为怀孕了段时间,整个人气色非常好,也挺温润。

“对了,忘了介绍。她叫韩可……”薛洗墨搂住韩可的肩膀,“我老婆。”

闪婚甜妻:总裁无限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甜妻 或 总裁无限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微课堂·诗词」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勉为其难作者:林大川火车越开越远我在站台边凝望你远去的脸这一别不知多久再相见如果我值得你思念那就闭上眼一起回忆从前我们就勉为其难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恋以丘比特之名许愿爱你一百年不改变突然在某一天朋友新婚宴你若无其事的出现想当初一别现已事隔多年如果我值得你怀念请别转过脸泪流满面我们就勉为其难做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伴以柏拉图之名问天每一个故事结局都不简单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 「微课堂·哲学」知性的良知

    知性的良知作者:尼采我经常重复同样的经验,而总是要作一番新的努力去抵制它,虽然事实如此,但我着实不愿相信:大多数的人均缺乏知性的良知。真的,我似乎常感觉到,在作此请求时,一个人在大都市里就象在沙漠中一样地狐独。每个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着你,并且用他的尺度来评证这个好、那个坏,而当你说他们的衡量并不十分准确时,没有人会羞愧而脸红,也没有人会对你表示愤怒,他们对你的怀疑也许只是付之一笑。说真的,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相信这个或那个并依以为生。而没有事先去了解赞成和反对的最确实理由,事后这些理由也并没有给他

  • 「微课堂·哲学」存在客体的导师

    存在客体的导师作者:尼采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来看人,总觉得每个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这当然不是出于任何对人类同胞爱的情操,而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比这本能更根深蒂固、更冷酷无情和更不可征服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质。虽然我们早已预备习惯用一般短浅的眼光去严格区别我们的邻人是有益的或有害的,善的或恶的。但当我们来做一个统计,并且多花些时间思考整个问题时,将不敢相信这种界定与区别,最后便只得不了了之。即使是最有害的人,或许也仍会去关心保存人类(包括最有益的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7)

    ——可是,我的先生,倘若您的书不是浪漫主义,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浪漫主义呢?您的艺术家形而上学宁愿相信虚无,宁愿相信魔鬼,而不愿相信现在,对于现代、现实、现代观念的深仇大恨还能表现得比这更过分吗?在您所有的对位音乐和耳官诱惑之中,不是有一种愤怒而又渴望毁灭的隆隆地声,一种反对一切现在事物的勃然大怒,一种与实践的虚无主义相去不远的意志,在发出轰鸣吗?这意志似乎喊道:宁愿无物为真,胜于你们得理,胜于你们的真理成立!我的悲观主义者和神化艺术者先生,您自己听听从您的书中摘出的一些句子,即谈到屠龙之士的那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6)

    自我批评尝试作者:尼采人们可明白我这本书业已大胆着手于一项怎样的任务了吗?……我现在感到多么遗憾:当时我还没有勇气(或骄傲?)处处为如此独特的见解和冒险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我费力地试图用叔本华和康德的公式去表达与他们的精神和趣味截然相反的异样而新颖的价值估价!那么,叔本华对悲剧是怎么想的?他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卷中说:使一切悲剧具有特殊鼓舞力量的是认识的这一提高:世界、生命并不能给人以真正的满足,因而不值得我们依恋。悲剧的精神即在其中。所以它引导我们听天由命。哦,酒神告诉我的是多么

  • 金口首个乡土情“农具博物馆” 让村民回忆历史

    (通讯员:赵彦平)稻谷壳的风柜、一张犁一张耙,石磨,百年收音机……2018年4月17日,走进江夏区金口街三门村的农具展览室,眼前仿佛是农耕时代的场景。原来,这是该村为教育后代而特别设立的一间展览室,让“孩子们”了解祖辈们如何利用简陋的农具来维持生计知道农业历史发展过程。此外,该村还有一批舞龙狮和采莲船的爱好者舞动着,村民业余生活丰富。据“农具博物馆”负责人胡保萍介绍金口街三门村,曾是鱼米之乡,祖辈以务农为主。为教育年轻一代,让他们了解老一辈如何利用简陋的生产工具耕作,维持生计,自己到处走村串户专

  • 一名创业者在湘西州SYB创业师资班学习中的感悟

    SYB创业培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应该是十年前,当时是在吉林省白城市的省畜牧校农大办学点上参加的培训。这一晃而过十来年的光阴就没了,从学校出来了,进国企,进私企,辞职,来湘西学习,在湘西创业,公司在经开区,于是,我也这样开始了角色转换之路,由一名打工者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张晶爽与师傅田兴秀教授在传习所合影)期间,我拜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苗医药代表性传承人田兴秀教授为师学习苗医药技艺。这一次湘西州选拨SYB培训导师,我是无比欣喜报名参加的。我有一腔热血呀!重新走进课堂,真的又是一个全新的开

  • 孙家潭 |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孙家潭图1图1-1图1-2图2图2-1介绍一组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形制圆柱形,内外两个印面,分上下两半印作对合印式,完整成套的多年来于市肆只见此一例,早些年购于无锡古玩市场。印文:银铤形押(上)、火日金、图形鸡(底部印)。图1、1-1为实物照片,图1-2为印蜕。直径2.2厘米,通高1.7厘米。圆形印面,上下对合式符合押印,圆柱形印纽残损,质料青铜。此符合押印对合的上半部为一束腰银铤形外凸作子印,印文为花押,底部印面见有一图形鸡,口衔灵芝草,于背部正中见有汉字“火日”,另

  • 「艺术先锋」大气传神、韵味无穷 冯加新画虎

    冯加新作品《雄风》冯加新的虎画,集众家之长,以书法入画,其形象形神兼备、大气传神、韵味无穷,画面用墨讲究、大胆,墨韵十足。画家冯加新冯加新,号大漠之胡,字寅山,男,出生江苏淮阴,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著名大写意水墨虎画家。83年从师李可染弟子胡运才系统学习传统山水等。1988年赴新疆乌苏古尔图定居并做起职业画家创作大量西部风情作品,并成功举办名为(天山行)个人画展。专山水,花鸟尤其大写意水墨虎独成一派。2011年成立淮阴水墨书画院。作品先后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书画报、山西工人报、江苏商报、淮阴

  •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作者:刘元兵始建于清朝嘉庆中期的四川省金堂县高板镇,河流纵横,浅丘遍布,土地肥沃,田野丰润。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文化底蕴丰富,庙宇遍布。在高板镇东岳村13组的那浅丘岗上,还保留着一座古老的庙宇,那就是方圆百里乡民都知晓的东岳庙。在高板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人行万里路,不如东岳庙走一步”,说明了东岳庙在当地人心中的那份神圣和那份虔诚。怀着这份心情,决定去东岳庙走走。沿金堂大道南下,过了高板镇标牌,左转3公里左右就到了东岳村。蜿蜒的水泥路把我们带入了一片浅丘,路旁不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