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16章

2017/11/13 21:17: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狼性总裁撩妻有道

第十六章 你就那么下贱?

听到女人松口,男人脸上的神色这才渐渐舒展,转身离开厨房。来自http://www.95lady.com/

夏安好从冰箱里取出食材,脑海中却又是秦崇左那日说的那句话。

“夏安好,我希望你不会后悔。”

便当虽然是给上班族或者学生吃的,却格外的花费心思,无论是里面的小菜还是米饭,都需要摆出好看的造型,这样才有食欲,所以花费了夏安好很长一段时间。

吃完饭以后,夏安好便来到霍祈尊的卧室。

男人的卧室在三楼,并不是像夏安好想象中的那样但独占一间房,而是整个三楼都是他的卧室,一上楼梯就能看到男人那张足以容纳七八个人的kingsize大床。

纵使是夏安好,望着这件大的离谱的卧室,都觉得有些夸张。

最重要的,男人的卧室外间是全透明的玻璃,外面的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卧室里面的景象。狼性总裁撩妻有道16章

夏安好环视这间卧室,冷冷地从牙缝中挤出两字:“变态——”

“怎么,看来你对我们的卧室不是很满意?”

带着戏谑的男声在身后响起,夏安好转过身,就看到霍祈尊依靠着楼梯栏杆,眼眸中带着餍足的笑意,正凝望着她。

她冷声纠正:“霍祈尊,请你把我跟你分开。”

“安好,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早就合二为一了?”

“滚开——”

霍祈尊俊脸上的笑意未变,步步逼近,将女人无意中赶向那张大床:“我不喜欢比人对我说这个词。”

“既然你不喜欢听,我不说便是。”夏安好往后倒退几次,“你先离我远一点,我要工作。”

眼瞅着男人的胸膛里自己不过三公分,夏安好匆忙用手中的扫帚挡在身前,想要用来间隔两个人的距离,却不想霍祈尊直接将扫帚夺过来,扔向身后。

“砰——”

扫帚落到玻璃墙上发出碰撞的响声,夏安好惊惶的扭过头,还没来得及细看,身子就被男人沉重的身躯压制在床上。版权95lady.com

霍祈尊含住她敏感的耳垂,声线夹杂着丝不易察觉的魅惑:“安好,早这样多好,省的你受这么多累。•”

“你滚开——”

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霸道的袭来,夏安好睁大眼眸,刚想要推开男人,双手却被利落的反折于头顶,根本无法动弹。

“真不听话。”男人的指尖在她脸上轻轻敲打,“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惩罚你?”

自从夏安好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无时无刻不想要她。

霍祈尊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面颊,绕是夏安好平时再怎么淡定,此刻也抑制不住的心慌意乱。

男人的薄唇凑上来,精准地封住她的唇瓣,带着铺天盖地的凶猛掠夺。

“唔唔——”

夏安好拧紧眉头,望着霍祈尊微微合起的狭长眼眸,想都没有想,就咬了下去。95女性网

血腥在口腔中蔓延开来,男人闷哼一声,松开对女人的桎梏:“嘶——”

他修长干净的手指拭了拭唇角,见有猩红的血渍沾染上,肯定是破裂了。

夏安好趁着男人分身的时候,眼疾手快的从床上逃离,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满是戒备的瞪着他:“你要是再敢胡来,我就砸破你的脑袋!”

本以为霍祈尊不会趁人之危,但她道到底还是高估这男人了——

“呵——”

男人伸出舌尖轻舔嘴角,带着丝不经意的蛊惑:“我不相信你敢砸。”

“你可以试试——”

霍祈尊挑起眉:“好,你砸吧——”

夏安好的心狠手辣谁都知道,可他就是想看看,这女人到底狠不狠得下这个心。

沉甸甸的台灯握在手中,夏安好望着男人眸底的挑衅,紧咬着牙关,将手中的台灯像男人砸去。

霍祈尊完全没有料到女人真的敢下手,眼瞅着台灯飞过来,他黑眸闪过冷光,闪身躲过,台灯砸在他脑袋上方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望着被砸得四分五裂的台灯残骸,男人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愠怒气场,怒吼道:“夏安好,你还真下得去手?!”

“对一个想要非礼我的禽兽,我为什么下不去手?”夏安好抬起下巴,冷冷地反问。

“很好——”霍祈尊冷笑着颔首,“夏安好,你就这样一直倔强,看看我们谁能赢过谁!”

比财力和权势,夏安好说什么都不会比过霍祈尊,但是比耐心和狠辣,夏安好绝对不输这个撒旦般阴沉的男人。推荐95lady.com

她点点头:“那你就等着瞧——”

霍祈尊阴鸷的眼眸轻抬,望着女人顺着楼梯向下的背影,气得额头青筋绽出。

本以为就算没有了幼时的回忆,这些日子为女人做的一切也可以撼动她,却不想,夏安好一点也不领情!

唇角扬起狠戾的弧度,很好,那就看看究竟谁输谁赢!

离开了霍祈尊的住处,夏安好走在路上,脑海中闪过男人的脸,依旧觉得余怒未消。

真是该死,早就知道那个男人没有什么好心思,她竟然还主动送上门!

夏安好啊夏安好,你可真是蠢——

夏安好拧起眉,却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她拿起来,却发现是以前出租房里房东打来的电话。

夏安好接起,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喂——”

“夏安好,如果房子你不租住的话,就赶紧过来将东西收拾回去,不要妨碍我们租给下一个租客——”

倘若不是房东提醒,夏安好都差点忘了不少东西还在出租房里。

搬进公寓的时候吴妈高兴的冲昏了头脑,将那间出租房抛在脑后,连带着连里面的东西也忘记收拾了。

夏安好环顾四周,发现这条街离出租房不远,便想着反正隔得近,自己先过去收拾:“我这就过去收拾东西。原文95lady.com

“成,那你快点啊——”

回到出租房,夏安好将衣柜里面的衣物都收拾好,一件件整齐的收纳进行李箱里,又把护照,身份证等必备的东西给收拾好,费了不少功夫。

夏安好望着家徒四壁的出租屋,不由得想起自己刚刚搬进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呆上很久,却不想,这么快就搬到了公寓里面。

她慢慢弯起红唇,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正沉思着,门口忽然传来脚步声。

她抬起小脸,却意外地发现身材修长的男人站在门口,眸光深沉的打量着出租屋内的环境,身上的纯白色休闲装纤尘不染,将本就俊美温润的男人衬托得更是出尘。

这样身份尊贵脸上却挂着讽刺的男人,除了秦崇左,还有谁?

夏安好冷下脸,今儿也不知道什么日子,竟然碰上的两个男人都是她最厌恶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她出言讥讽道,“秦总不在办公室里享受位高权重的生活,竟然还屈尊来这种地方?”

夏安好今日的状态看起来很好,容颜未变,姿态依旧是那帮高傲孤冷。

秦崇左来到她面前,眼眸深沉似海,令人看不透他的情绪:“我是想来看看,现在千金散尽的你,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

他本以为夏安好沦落到这种地步,自己会开心。

但实际上,他并不好受,心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轻松。

反而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挖去了什么,心脏里面空荡荡的。

心脏传来钝痛,夏安好扬起秀眉:“那你现在都看到了,我过着这种生活,秦总可满意?”

女人疏离讥讽的语调令秦崇左不悦的蹙起眉,他声音渐渐冷下:“夏安好,你一定要跟我这么说话?”

“不然呢?难道我应该对一个害得我失去一切的人感恩戴德么?”

“你又何必自讨苦吃?”男人沉言道,“夏安好,只要你服个软,我立刻就会给你准备最好的环境,让你回到当初的风光。”

“呵——”

夏安好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话,冷笑着勾起红唇,眸光中带着讽刺,“秦崇左,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请先看看自己的姿态!”

“你把我害到这种地步,又堂而皇之地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很可笑吗?”

“或许我会依靠人来夺回曾经的一切,但是。”她抬头仰望着男人,眼神冰冷,“那个人一定不是你!”

最后一句话,夏安好说的无比坚决,顿时让男人的眼眸危险的眯起。

他攥住夏安好的手腕,力道极大,仿佛要攥碎她的腕骨一般,夏安好隐忍着,丝毫不喊疼。

“夏安好,难道为了报复我你就那么下贱,宁愿出卖自己?”

出卖?

夏安好心头阵阵发冷,原来这么多年,秦崇左一直将她当成那种女人?

本以为被伤得血肉模糊的心脏已经刀枪不入,但是夏安好这一刻才明白,并不是自己已经百毒不侵,而是伤她的人她并不在乎罢了。

“对——”

夏安好冷笑着迎上男人冷冽的眸光,嘴角的笑容冷艳无比:“我就是愿意出卖自己,怎么样?”

男人的眸光瞬间闪过痛惜,而后转变成了抑制不住的愤怒:“夏安好,你怪我恨我都可以,你凭什么这么糟践自己?!”

该死的,明明夏安好变成如今的这副样子他应该高兴,可是他偏偏记挂于心,将夏安好每日的动态都掌控在手中不说,每日隐忍不住对这女人的思念,还来这地方找她!

本以为可以听到女人服个软,却不想得到的是夏安好的出口讥讽。

他知道这女人一向手段狠辣,但是夏安好从来没有想过高傲如她,竟然会为了夺回夏氏而做到这个地步!

秦崇左眸中几乎要喷出怒火,他的大掌狠狠的掐住夏安好的脖颈,用力收紧,愤怒的低吼道:“夏安好,你就非要这样跟我作对,甚至不惜作践自己?!”

她怎么能将自己拱手送给其他男人,怎么能?!

夏安好瞪视着秦崇左,呼吸渐渐变得困难,却还是不肯服软:“是……我,我觉是要跟你作对!”

男人那俊美的面容因为愤怒而有些许扭曲,看在夏安好眼中,却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两个人初见时的模样。

那时候的秦崇左面容依旧这般温润如玉,穿着白衬衫,修长纤瘦的身影站在人群当中永远都那么显眼。

夏安好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决定了:这个男人,她一定要拥有!

后来两个人认识的很顺理成章,秦崇左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进了夏氏,他们订婚了,日子过得很恩爱。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看起来永远都那么清冷的男人黑眸里却带着征服,他的目标是夏氏高层的那个位置。

而为了登上最高层,给父母双亲报仇,秦崇左选择了伤害夏安好。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这个看起来冰冷的女人开始渐渐了解,满满的上心。

空气渐渐被从鼻腔中抽离,夏安好的脸颊渐渐涨红,紧抓着男人双手的手慢慢松开,留下一道道血红的抓痕。

“你好大的胆子——”

忽然,强大的拖力拽着秦崇左的脖颈将他拖拽开来,夏安好被松开,立刻倒在地上蹙着眉强烈咳嗽起来:“咳咳咳——”

奶奶的,她差点就要被秦崇左给掐死了——

秦崇左面容冰冷的瞥向身后,便看到浑身戾气的霍祈尊站在面前,他扯起冷笑:“难怪夏安好说话这么硬气,原来是有你做靠山——”

霍祈尊抿紧唇瓣,并未说话,铁拳却狠狠的砸到男人的脸颊,当即就将秦崇左给掀倒在地。

“呵——”

秦崇左啐出口血,唇角被砸的破裂,他眸中闪过怒意,二话不说便翻身冲了上去。

两个男人当即扭打在一起,霍祈尊自小便学习格斗术和擒拿,秦崇左自然是奈何不了他,不过片刻就挂了彩。

夏安好脑袋顿时感觉嗡嗡的疼,低吼道:“别打了——”

她到底是招惹了哪路神仙,竟然让这两个疯子跟她纠缠不清!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14章

    原标题: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14章小说名: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第14章绝不会喜欢你萧云笑靥如花,却是一字一句道:“就是请滚出我的地盘!”她一个茶盘丢了出去,景桓猝不及防,连连后退,可是却还是被茶水溅湿乐白色锦服的下摆,顿时一片茶渍色现了出来。“你!”他好心好意来看她,竟是被这般对待,景桓原本就有些动怒,又是被萧云伤了颜面,此时怒意已然是八九分了。“我怎么了?”萧云冷笑,“这世间若是女子纠缠男人,女子就会被人说淫荡无耻。可若是这男子纠缠女子,却又该说什么?”景桓闻言脸色满是嘲弄,“萧云,你是说我纠

  • 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14章

    原标题: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14章小说名: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14章首长大人,肿了赤小月见他已经准备好,提脚就狠狠地往他腰间的死穴踹过去。帝御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主儿,锐利的眼神一闪,长臂一伸,右手紧紧地扣着她踢过来的脚踝,那个狠、准、快,让赤小月丝毫不能动弹。赤小月冷哼一声,挥着拳头就往帝御的脸上砸去,不料脚踝却被对方猛地一抬,上半身一个重心不稳,狠狠地摔进被子里。她不甘心,另一只腿使劲地往后一踹,终于挣脱了帝御的禁锢,整个人蓦然弹起,反身扑了过去。赤小月这等身手,在普通

  •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4章

    原标题: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4章小说名: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第14章吓唬楚梓芸走到衣柜旁,伸手摸了摸,又拍了几拍,被子蓬松,被面柔滑,凑近一闻被子上并无异味,她转身看向两个婆子,笑眯眯道:“这就是你们口中说的你们这些做奴才的盖的被子比我的差,今日倒是叫我涨了见识。”两个婆子心中一虚不过只是一瞬,下一刻两人便挺直了腰板,她们可是府上的老嬷嬷了,况且夫人身边的红人姚嬷嬷可是特意来叮嘱过她们要好好招待这位新来的主子,这姑娘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庶女,她们倒要看看她能怎么办。瘦脸婆子眯了眯眼,有恃无

  •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4章

    原标题: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4章书名: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第14章首富还跟她要钱陆御铖的怀抱里,又是那股熟悉的香水味道,哪怕很淡,但是顾浅依旧觉得要呛出眼泪似的。顾浅抽了抽鼻子,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贝齿咬着下唇,一双美眸狠狠瞪着他。陆御铖似笑非笑:“不谢我,就想走?你觉得我就这么好说话?”“那陆少想怎样?”“换个称呼。”“呵,知道,姐夫……”顾浅拖长了声音,不加掩饰的讽刺意味。陆御铖面色微沉,他突然逼近,把顾浅按在墙上,低着头,凝视顾浅。“我和你姐没订婚,不是你姐夫。”顾浅忍不住冷笑。

  •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14章

    原标题: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14章小说名: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第14章心疼前女友了厉哲西跟莫小陶恋爱那会儿,也跟很多情侣一样各种甜蜜。他们在一起,那是一种非常纯纯的感情,很难得,也让人回味。他曾经让她喊他老公,她不肯答应,说以后嫁给他了再喊。如今听到小丫头喊其他人老公,厉哲西感觉很不是滋味。罗依一听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呀,心疼前女友了?”“不是心疼,今天是咱们订婚的日子,能不出幺蛾子吗?”厉哲西很烦躁。“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好啦,我知道啦,不跟她计较。”罗依甜蜜的把肩膀靠在了厉哲西的肩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14章

    原标题: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14章书名: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第14章舔一舔就知道了这一笑就笑出了满眼的泪水。唉呀妈呀,要不要这么搞笑?这是哪门子的毒药,这是巧克力好嘛,被您老人家捏得太紧化掉了。在苏傲宸满含威胁的眼神中,赫云舒好不容易才憋住了笑,道:“你舔舔。”“什么?”苏傲宸一头雾水,舔舔,这算是什么话。“我是说,你手上的东西不是什么毒药,我也没有对你下毒。不信的话,你舔舔就是了。”苏傲宸看了一眼手上那褐色的东西,冷声道:“赫小姐这是把我当三岁的顽童戏耍吗?”赫云舒懒得解释,一把抓过苏

  • 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14章

    原标题: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14章小说: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第14章我结婚了“明明是他刚才叫我上来的,结果都是我在说事情,那他叫我上来到底要说什么?”叶星辰低声的嘀咕着。她在犹豫要不要回头去问他一声,可是这个想法仅仅出现了几秒钟,就被她否决了。她不能再去碰枪口了。要知道,她现在是跟传说中的大魔头一起住,再没有摸清楚他的脾气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她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所以一定得好好的。这么想着,叶星辰心里舒服多了。她选了一间主卧隔壁的客房。或许是因为别墅太大了,她总觉得有些冷清,不敢距离那么

  • 爱在向阳处,等你14章

    原标题:爱在向阳处,等你14章小说名称:爱在向阳处,等你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14章客人,您真是秀色可餐到底,为什么,她会选择中式烧烤,而且,还是路边摊!凌忍穿着一身高定的手工西装,他能感觉到有油烟正顺着风扑面而来,他一身高级面料上的每一个针脚都在流泪!油烟钻进织物里,是很难清洗掉的。高级成衣和路边摊油烟气的组合,凌忍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今天。陶陶望着凌忍笑起来说:“您赔给我的裙子比原先那条贵太多啦,我也不好意思就这么收下了,根本没办法觉得理所当然,所以我就一直等在您的办公室里,想请您吃顿饭,这样才

  •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14章

    原标题: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14章小说名: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第一卷初显身手第14章情难自抑香梅看到夏静月的动作,惊讶得微张着嘴巴:敢情大小姐懂医术?可她从未曾听老太太说过呀。良久,夏静月放开手指,沉思不语。老太太的脉像有气血两虚之症,又因长时间没有睡好,有虚火之象。大毛病没有,小毛病却不少,如果不好好地调理调理,长此下去,便会这个病刚治好了,那个病又染上了。夏静月轻手轻脚地将老太太的手塞回被窝里,饶是如此,还是惊醒了睡得不踏实的老太太。老太太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床前坐着一人,身量不似身边伺

  • 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14章

    原标题: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14章小说名: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第14章乱喊姐夫“沈少爷,我想休假!”苏小南站在沈浩川面前,大声说道。现在只有一个地方,能让她放松心神。苏小南需要休息一下,哪怕只是一小会,也比待在沈氏庄园要好得多。“不准。”沈浩川头也不抬地说道。他正在案头忙碌,身为沈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沈浩川肩上的担子不轻。“为什么?”苏小南惊讶道。她在沈氏庄园不过是个女仆,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为什么连请个假都不被批准?沈浩川仍未抬头,他两眼盯着手里的文件,口中却道:“你走了,谁来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