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集]《医色娇妻:老婆,下手轻点儿》全文免费阅读辉辉小菇凉

2017/11/13 12:51: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医色娇妻:老婆,下手轻点儿

作者:辉辉小菇凉

【06】您是我亲爸

【06】您是我亲爸

没有心情再去找人,拿报告,雅淑丢盔弃甲地回家去了。95女性网

她懒懒地掏出钥匙开门,“咯”的一声,门已经自己从里面打开了。

雅淑吓了一跳,赶紧揉了揉脸,掩饰一下哭得有点红的眼睛,努力撑大了眼睛:“哎呀,爸爸,你回来了啊?”

和爸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中午不和于晨去吃饭?”

雅淑呵呵一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自然:“不去。他有事,放我飞机了。”老爹呀,他哪只放你女儿飞机,他把你女儿满头都插满飞机啊。

爸爸皱了皱眉,让开身子让雅淑进去,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偶尔有自己时间也好,反正也快结婚了,以后天天在一起呢。”

他展开了报纸,翘起腿看了起来,雅淑偷眼瞟了他一下,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赶紧挺腰收腹,冲进了厨房:“爸爸,我来煮午餐!”

“十点半就煮?”父亲发现自己跟不上女儿的思维方式了。

雅淑“嘎”的一声,差点扭到了脖子:“没事,没事。网站95lady.com我……我饿了,我早上没有吃早餐就出去了,太饿了,太饿了,我一定要中午早点吃。”

好吧,她很撑。她刚才还发泄一般地把人家给的牛奶一口气喝光光!

她在想,在那个帅哥眼里,她是不是具备有被拐卖的潜质?或者,她具备让人感兴趣的要素?好吧,来吧,倒霉到不能再霉了,给我下药吧!

很遗憾。喝完牛奶,她除了觉得撑,其他感觉都没有。

她不值得人家帅哥出手……

可是,撑到快吐,她还是得借着煮饭才能避开父亲的询问呀。

可是,摘着菜,父亲还是缓缓说道:“雅淑啊。过几天,让于晨来家一趟。来自95lady.com你不是要嫁了吗?请柬、聘礼的事总得先谈先准备,最好让他家长也过来,好商量商量……”

雅淑“唔唔,呃呃”地答了,肩膀早垮下来了。

“对了,你姑姑她们过阵子从香港来参加你婚礼,我都跟他们说好了。”

爸……爸……您真是我亲爸!

雅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亲爸爸呀,参加婚礼,没有新郎,您要我怎么办?

躺平在床上,即使内心千万只草泥马在呼啸而过,雅淑还是重重闭上了眼睛。她什么都不能想,一想她的头就大,不如,还是睡觉吧!

迷迷糊糊间,她还是睁开了重重的眼皮。

她的心狂跳了一拍。

这……这好像不是她房间的摆设吧?

屋里的一切模模糊糊的,就像蒙了一层纱。95女性网

好吧,她在做梦,她自暴自弃地想着,继续闭上了眼睛。

男人的轻笑声,就响在她耳边。

她的鸡皮疙瘩一下全竖了起来。

她猛地睁开了眼。眼前的人,果然,就是昨夜梦中那个温柔地占有了她的男人。

雅淑哀鸣了一声。这是连续剧?还是重播?

人生无NG,梦境也应该要杜绝NG镜头的!

不过,男人很帅……

算了,NG就NG!雅淑闭上了眼睛,大刺刺地张开了自己的双手双脚,一副就义的模样:“好吧,来吧!我今天失恋了,昨晚NG了,今晚补拍!来!上吧!”

【07】又做梦了

【07】春梦再升级

男人显然愣住了。95女性网雅淑闭上了眼睛,还能感觉到,那温热的手指触到自己脸庞上带来的一丝丝麻痒,她忍不住眼睛偷偷睁开了一条缝,视线却撞进了男人带笑的眼里。

“笑什么笑?”她有些狼狈。她今天这么多倒霉事,是不是拜昨晚那场春梦所赐?那今天又再梦见这个人……是不是代表,她明天会更倒霉?

她皱起了小脸,脱口而出:“你能不能不要再笑了?”

男人好脾气地没有追究,他捏捏她的小脸,亲昵地说道:“谁惹雅淑生气了?”他的声音那么好听,就像……就像今天……她幻想中那个应该给她下药的帅哥医生一样,暖暖的,就像春日的阳光,让人听得太舒坦了。

她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你是不是今天那个……给我下药……”

“下药?”男人诧异了一下,不过很快蛊惑地笑了:“是你给我下了药吧……”他身子一前倾,慢慢地压住了她。

他的长指一挑,她的下巴就被抬了起来,男人已经俯身向前,压住了她的唇瓣。

他半闭上眼睛,控制的力道极好,既不让她逃脱,又不让她疼痛。

她眼睛越睁越大,几乎就要缺氧了!

此时,男人离她更近了。推荐95lady.com

一股淡淡的漂白水的味道蹿入了她的鼻端。

在他放过了她的唇后,她傻傻地问:“你……你是医生?”那味道,她今天,刚刚好像才在医院里闻过……

男人愣了一下,才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地笑出了声:“雅淑,我拜托你,不要那么搞笑好不好?”他想了想,“雅淑居然嫌弃我的衣服有味道,好伤心……”他撒娇地吸了吸鼻子,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模样。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雅淑想为自己辩解一下,自己真的不是那么没有礼貌的人啊,她不是嫌弃……喂,那根本不是的问题好不好?!

不过,很快他爬上了床,她吓得连忙往床里缩了过去。

“我们……我们就不能好好地来谈?”她小声说道。

“不是你说来上吧?”男人假装诧异,动作可毫不含糊。

就像第一晚一般,雅淑娇叫了一声,背着身子被男人逮了个正着。

雅淑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连连摇头:“不要,不要。”

她的长发垂散在背后,男人已经整个人靠了上来,把她半搂到怀里。

她的身体一抖,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阿初……”

男人懒懒的应了一声:“唔。我在这……”

她一边咿咿呀呀地叫着,一边眼里却真的有泪水,慢慢滑落了下来。

这个名字,她是哪里唤过呢?为什么当她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熟悉感?他就像蒙了一层神秘的纱,他到底是谁,凭什么这样对待她……

不是吧,不是吧……

这不是约定好的NG啊。这是,这是,在播连续剧吧!!

老天,谁能来解决她呢?不带这样的啊。

【08】父亲的担忧(加更)

【08】父亲的担忧

雅淑猛地惊醒,她的眼前是自己房间里熟悉的床顶,她呼了口气,不用检查,也知道,自己身上肯定全身衣服都扣得好好的,一丝不乱的。她忍不住朝自己旁边看了过去,手指慢慢地抚过那空空的位置。冰凉的床单,连一丝温度都欠奉。

梦中,欢爱过的那人,就在她隔壁撑着脑袋,微笑着看着她。他的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温柔,丝丝的情意就流转在那眼波之间。

而此刻,他又在何方?

雅淑不由有些失神。再这样下去,她会不会天天做起白日梦?

她晃了晃脑袋,忽然一激灵:糟糕,今天虽然是周日,但是,学校组织了一场公开考试,她是监考老师之一,千万可别迟到了。

她赶紧坐了起来,现在到底几点了?

她抓过手机一按。屏幕依旧一片黑暗。

完蛋!手机没电了吗?她紧张地滚下床,打开了门,冲出了房间。

父亲被她的大动静吓了一跳,雅淑顾不上他的反应,努力地眯眼去看墙上的钟。

“啊,啊,啊!!”她抓狂了!

九点,九点!她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如果不想被肥女主任骂死,她最好提着头去上班!!

她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洗手间,顿时“兵兵帮帮”的声音不绝于耳。父亲皱紧了眉头:“雅淑,你小心一点!”这个女儿,就快嫁人了,还这么冒失!

雅淑随便套上衣服,抓起了包包:“没事没事。爸,我走了!”

她冲出了门,忽然又折回来,在母亲灵位前念念有词:“妈,我回来再请安,我要迟到了,我要没命了!!”

替女儿关上了门,和爸爸摇了摇头。还好,就要嫁人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保险柜,拿出了里面的房屋转让合同,看了又看,才叹了口气。还好雅淑要嫁人了,这样,他卖掉房子才不会怕雅淑没地方住。他已经跟卖家谈好了,这个月底再搬,至于雅淑,就先住到于落辰家里去好了,雅淑想必也能理解的,反正他们也就快结婚的了。

孩子要结婚了,他还没告诉她,自己也准备再婚的事情。雅淑出嫁,自己也找到了人生新的伴侣,想必孩子也会更加放心才对。

他有些不安地想着,客厅的门铃响了。

他赶紧把合同放好,才快步去开门。这个雅淑,整天丢三落四的,又丢了什么?

门一打开,门外却露出了一张男人的脸。

和爸爸诧异了一下,但还是让开了身子,请对方进来:“于晨,你来了啊?雅淑今天要上班喔,不过我也有事要跟你商量……”

落辰右手握拳,掩饰地放在唇边咳了一下:“伯父,我……我今天来……”

雅淑垂头丧气地打开了门,坐在客厅里父亲脸色铁青。

“爸。”雅淑没精打彩地叫了一句,就放下包去给母亲上香。她就迟到了这么一个早上,结果整个月的全勤都被扣没了,倒霉死了。自从她在梦里和那个男人这个那个了之后,倒霉事就一直不断。

“雅淑。”父亲冷着脸,“月底,我就要和你周阿姨举办婚礼了。”

雅淑“喔”了一声,站在母亲灵前,背影有些寂寥,不过,她还是问道:“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也不用做什么。”父亲咳了一声,“到时候我们去酒店摆酒,你可不能缺席。还有……我们之前已经商量好了,去Z市定居。她哥哥在Z市开了一家厂,忙不过来,让我们去那里帮忙,房子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雅淑的心里略过一丝难以言喻的疼痛。父亲什么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是循例知会她一声而已。父亲应该有自己的晚年,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伴,她——和雅淑已经长大,不该再是父亲的羁绊。

只是,母亲去世后相依为命的父女,现在就要两地分隔,Z市离这里,就算坐高铁,也要5、6个小时的车程,父亲去给人帮忙,雅淑又必须坚守工作岗位,以后要想碰面,一年也难得能找到几次机会了。

一想到这,雅淑的心里就像被塞了一大团棉花一样,堵得慌。

父亲的眼神也显得感伤。他何尝不想在女儿身边?只可惜,周晓若虽然答应和自己成婚,但是条件就是,不能和他女儿住在一起。“后妈不好当,我也有自己的儿子在Z市,我也不跟他一块住。雅淑左右要出嫁了,我们到Z市去,既不给她添麻烦,还能自己在晚年攒点钱。这么大一个厂,盈利肯定不少。”

晓若好说歹说,他又卖了自己的房子,把钱汇了过去,投资到厂子里面,也当了一回老老板。

只是,现在,他真的是愁到不行了。

【09】怎么办

【09】怎么办

雅淑看着父亲紧锁的眉,“哎呀”了一声:“爸,你这是怎么了?结婚可是大喜事,再说了,妈妈……也去世好些年了,你也该有个伴的,我支持的爸,我支持的,您别不开心。”

父亲表情还是带着哀愁,他别过脸:“我们日子已经定好了,酒店也订好了。雅淑,你……你和于晨的婚事,到底准备到了什么程度了?”

雅淑四两拨千斤的:“他们家娶媳妇,他们去准备就好啦。爸你就别瞎操心,顾好你月底的摆酒就好。”

父亲失望地摇了摇头:“雅淑,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实话!”他愁得眉心难展,“今天,你刚走,于晨就来了!”

雅淑眼皮一跳:“他……他……”

父亲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他来讨要当时订婚给你的礼金和金饰!他说,他要退婚!”父亲坐在了沙发上,深深地叹息着,“雅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俩之间,还能不能挽回?你说,我就要去Z市了,哎,所有亲朋都知道你就快结婚了,忽然间这样……哎。”

雅淑别开了眼,掩去了满眶的泪水。别说不能挽回,就算能,她也不会在看透了对方后,把自己的终身交到那样的人手里!只是,父亲一心希望她结婚,是为了更安心地能和爱人双宿双飞吧?是为了不要在亲朋面前折了面子吧?

可是,终生的幸福,竟然比不过这些东西吗?

雅淑眨了眨眼睛,回头给父亲露出个释然的微笑:“没事的爸。你放心去结婚好了,其他事情,我来处理啦。又不是说我嫁不出去了,亲戚朋友追问什么时候结婚,就迟一阵咯,反正他们也没见过于晨啊。至于分手的原因……”她表情闪了一下,“爸,我不想说,也没什么好说的。算了吧,爸。”

父亲还想再说,雅淑已经拍了拍脑袋:“都多晚了,我来煮饭了哈,爸。”

她逃似的跑回厨房,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

她翻出了冰箱里的洋葱,磨利了刀就开切。

混蛋,混蛋!至于上门来讨要东西吗?

她抹了一把眼睛,泪水流得满脸都是。

父亲看着她,欲言又止的。该告诉她,自己把房子卖了的事吗?算了,还是等买主来之前,替女儿找一处住所吧。

雅淑转头过来,看见了父亲脸上的哀愁,她哎呀了一声:“爸,我只是在切洋葱啦。没事,没事!”

真的能没事吗?爸爸,就快完全不属于自己了。不过没关系的,他也该有自己新的生活了。一个人而已嘛!没什么的,有手有脚会煮饭,还怕饿坏自己?

只是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真的流泪。

要一个人了啊……

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甚至在暗暗期待,能不能就一直沉溺在梦境中,不要醒过来?

被抛弃的耻辱感,被父亲拆穿的难受,父亲离开的不舍……她剩下什么……似乎,只有一直挂在墙上的母亲画像,还有,那梦里的温柔……

梦境中,那温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她的泪水慢慢地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你是不是真的在?”

“我为什么不在?”那人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吻着她紧闭的眼睛。“你在,我在。”

“我就要一个人了……”她委屈地说道。就连父亲,她也不能袒露半分心事,却在这个梦中人的面前放任着泪水。“我妈妈已经去世了,我一直苦苦支撑着,我把家里所有的活全包了,哪怕我再忙,再马大哈,其实我就是很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爸爸,家里已经不再需要别的女人。可是,爸爸既然觉得不够,觉得他有情感的需要,我作为女儿,肯定不能阻挠他的,只是,他不仅要再婚,他还要离开我们的这个家……我就一个人了……我害怕……”她哭出了声,委屈地窝进那个人的怀里,“如果你真的在,你来,好不好?”

轻轻地,温暖触到了她的发丝。那人,把她更深地揽入了怀中:“我在。我来。等我。”

“阿初,阿初……不要让我一个人……”那种温暖让她内心生出一丝不该有的眷恋。她甚至心里有了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会不会有一天,梦中的这个人,真的能来到她的身边?

【10】婚礼

【10】婚礼

婚礼就在市里最大的酒店举行,满满当当的,坐了十多围。

人,雅淑几乎都是不认识的。

她坐在一个让人最尴尬的角落里。她不来,不合适,她来了,太高调,更加不合适。

周晓若,只比她大了10岁。风韵犹存的女人,在宾客间得体地穿梭着。不管是她自己的亲朋,还是雅淑爸爸这边的兄弟朋友,她一样是周旋得体,招呼周到。雅淑被拉着喊了一轮舅舅阿姨。这些人,她从来没有见过,却要被拉着手,努力寒暄着,其中还包括了周晓若80岁的老母亲。老人的手握着雅淑的,笑容却没有真的到达眼底,她好像很亲热地问道:“雅淑丫头,真的很漂亮,许了人家了是不是?今晚,怎么也不带过来呢?”

晓若满脸是笑:“妈,雅淑下个月也要出嫁了,男方那边讲究,所以今晚就先回避了。到时候,雅淑的婚事操办完,我们就去Z市,孩子也能比较自由。”

雅淑的头不禁往下低去。天呐,能不能别提她订过婚的事了?

和爸爸在后面轻轻咳了一声:“雅淑,跟我去见你的叔叔伯伯们吧?”

雅淑像扯线木偶一样,又被扯向了另一桌。“哎呀,雅淑,都快出嫁了,还老是头低低的。”三姑的声音。

“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这孩子就特别呆……哎呀,不是呆,是会读书,会读书,是吧?现在都是老师了。”二婶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听说未婚夫工作也不错啊。房子好像也买了吧?”四叔也来凑热闹。

“下个月什么时候结婚?酒席定了没有?”

“打算摆几桌?”

“请司仪了吗?”

“男方给了多少聘金?”

“嫁妆不用太好的,她妈妈嫁过来也没嫁多少东西呀……”

雅淑腹诽了一句,她妈妈20多年前嫁的人,能跟现在比?她求助地拉着父亲的衣襟:“爸,我去厕所,你顶着哈?”

今晚又不是她结婚,干嘛一个两个就拿着放大镜来琢磨她的婚事?关他们什么事?哼,本小姐还就退婚了呢!

她几乎可以想象,一旦她退婚的事情被他们这群人其中一人知道,必然整个亲戚圈的人都会绘声绘色地传说着这件事情。她会在传言中被包装成什么样?她不敢想象了。

即使尿遁很逊,她还是扛着上厕所的大旗,跑出了会客厅,来到门外回廊。

回廊那端本来是自助餐厅,现在已经关闭,只剩下空洞洞的玻璃回廊,雨水滴滴声声落在玻璃房顶上,发出单调的声响。

宴会厅里满室喧哗,这里却有种出尘的宁静,尤其打开玻璃窗门,那雨丝带着微微凉意袭来,轻风拂面。

雅淑不由闭上了眼睛。

耳边忽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我知道。我晚点给你打电话吧?我现在在我小姨婚礼会场呢。嗯,晚点回家再说。”

男人的声音温柔而带有淡淡的磁性,就像电台DJ的声音一样,而且,有说不出的耳熟。

雅淑一下猛地睁开了眼睛。她迅速转头,撞进了一双黑色深邃的眼睛里。

【11】梦中人

【11】梦中人

男人诧异了一下:“你……你不就是……”

慕初眼睛眨了几眨。世界有这么小吗?只是来参加一趟婚礼,居然和那天医院里的那个女孩不期而遇?虽然她换了一套衣服,头发也扎了起来,不过,那眼睛给他留下的印象挺深的,应该就是那个被当场抛弃又甩人家巴掌的女孩。

雅淑啊了一声,连连退步,脸已经红得跟什么似的了。

慕初一阵奇怪,不过转念一想,可能女孩并不希望自己的糗事再让亲戚圈的人知道吧?甚至,她可能是跟他参加的同一场婚礼?

于是,他很好心地说道:“好吧,我不曾见过你。”

可是,雅淑并没有露出他意料中的那种如释重负的神情,而是有些惊恐地问道:“你……你是谁?”

慕初不由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难道,今天自己化身怪蜀黍了?不会呀,他穿得很正常的,该穿的都穿了。他疑惑了,小朋友都很喜欢他,怎么这个女孩看到他的表情这么……这么惊悚?“我……我不是坏人……”

“你是……阿初?”雅淑打断了他,唤出了梦中那人的名字。

是真的假的?一样的声线,几乎一模一样的相貌,还有思索的时候微微扬眉的可爱的表情,这个人,难道,就是她梦里面那个索取无度的男人?

慕初的诧异不下于她:“是,我就是阿初。你认识我?”一般不是很熟的人,不会唤他阿初,她脱口而出这么叫他,是之前听说过他吗?

“我……我……我不认识你。”雅淑紧张地说道,赶紧撇清关系。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像自己一样受那场春梦的困扰,更要命的是,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忍不住回想起他在梦里把自己这样那样的情景,让她死了吧!她甚至连看他多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她哀鸣了一声,捧住了脸:“你当我不存在吧,就当没见过我吧……”她垂头丧气地回头走向会客厅。

身边的人,绅士地帮她推开了门。

她诧异地抬头看他,他脸上还挂着很灿烂的笑容:“你也是来参加这场婚礼的?”

心里的不安感进一步扩大了,雅淑不由问道:“难道,你也是?”

慕初肯定地点了点头:“是呀。今天,是我小姨再婚的日子。”

小姨……轰的一声,炸雷在她耳边响起。

眼前这个梦中跟她无数次缠绵的人,居然,居然是自己继母的外甥,如果严格说起来,这人该是自己的……表哥?

让她死了吧!要不要这么狗血啊?

她再次祈祷!

一夜折腾,雅淑回到房间里,紧紧地把门关上了。

今晚是父亲的新婚之夜,自己最好就不要发出任何不合时宜的声音,最好连洗手间都不要上了。

她把自己丢到床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快睡觉!阿初,你给我出来!!

一夜无梦。

那个会把她揽进怀里,无限温存的阿初,彻底,消失在她的梦境之中……

她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忍不住在想,他为什么又忽然消失在她的春梦里面了?难道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已经存在于她的生活之中了?

她按捺不下自己内心的小期待了,怎么办?

医色娇妻:老婆,下手轻点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色娇妻 或 老婆 或 下手轻点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六章 接近真相【7】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六章接近真相【7】小说名:永远再见,慕先生第六章接近真相我没想到,在凯越竟然会遇到江绵绵这个贱人。本来,我只是下午来到凯越会所,布置一下,毕竟,我并不是真想失身给宋成。宋成这个人渣,半年前曾打过交道,我的设计图被他们公司看中,他自见了我便纠缠不休,还试图给我下药。几次我都巧妙的躲过了。我经过顶楼VIP包间,听见里面传来不正常的喘息声。“宋哥,你好厉害呀。”我一惊,这矫揉造作的声音,是江绵绵。“S货,不能再给你了,爷晚上还要好好享用江亦霏。”这声音,我认得,是宋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7章 你也配【7】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7章你也配【7】书名:悬崖上的爱情第7章你也配我再也忍受不了,推开门就跑了。我想不通,为什么相爱那么多年的人说变就变,我几乎无力招架。夜色深了,小雨淅沥沥的落下来,路上的行人匆匆的跑了。我站在大街上,看着来往的人群,我也想跑,我也想躲雨,可是偌大的城市,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终于崩溃,蹲下身子抱着自己,眼泪止不住的掉。原本我以为,夏洛宸是我这辈子的信仰和依靠,为了他,我可以不顾一切。可是,却是他亲手断了我的后路。无力前行。无路可退。头顶上的雨突然停了,我疑惑的抬起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六章 陆子煜【6】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六章陆子煜【6】小说名:花间俏医女第六章陆子煜林谷雨不知道路,跑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树下,忙跑过去问了下路。顺着路人指的路,林谷雨飞快的朝着前面跑去。这个年代,没有车子,代步工具也不是每个人家都能买得起的。听那个人说,来回将近一个时辰。想到这,林谷雨脚下的步子更快了。池航躺在床上,粗喘着气。他好累,好难受。“三哥。”池业将豆沙抱到一旁的小木箱上面的床上,担心的望着池航。抬手放在池航的额头上,池业只觉得他的头热的要命,想到林谷雨说的,连忙用沾着酒精的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6章 他的睿智,我的狼狈【6】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6章他的睿智,我的狼狈【6】小说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6章他的睿智,我的狼狈我缩了缩脖子,心里凄凉得要命。“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什么可以被骗走了。”正在这时,好几辆登山车冲了上来,直接停在了我们面前。打头的那个男人单脚撑车,直起腰看看我,又看看披在我身上的衣服。“我操,度云,你爷的天生犯桃花啊,深更半夜在这鸟不拉屎的山上都能有艳遇。”身旁的男人伸脚踢了一下他的前轮胎。“你眼瞎啊?”听他这么一说,那人才又仔细地将我打量了一遍,看见我双腿的血,目光惊了惊。“这,啥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6章 发火【6】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6章发火【6】小说名字:红妆余毒:栀子香第6章发火“你个死丫头还知道回来?我一天没吃饭了你知不知道?”怒气冲冲抓住时机成功扇了一嘴巴的是我妈,这几年她在家里养的白白胖胖的,但却总是揣着一肚子怨气,时不时的就在我身上宣泄。三年过去了,她依然在为了爸爸的事情,恨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做饭。”出租车到楼下的时候,我下车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半成品,本想着回家安静吃个饭,看样子又只能是奢望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张兰会找我发脾气,甚至动手打人,我都习惯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六章 暗夜遇险【6】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六章暗夜遇险【6】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六章暗夜遇险调酒师把酒放在两人面前,陆少琪端起一杯塞在苏沫手里,跟她的酒杯碰了一下,“来,为我们的重逢干杯。”见陆大小姐一口干了,苏沫摇摇头,喝了一小口就把高脚杯放下。认识这么多年,苏沫几乎是滴酒不沾,就是被她逼得不行了才喝一点,所以陆少琪也不在意,刚才那么说也只是想逗逗她。两人正说说笑笑着,交流着彼此两年的空缺,没看到旁边有个人端着酒杯晃过来。黑影盖在头顶,让陆少琪不满的皱起眉头。本不欲理他,谁知这人太没自觉,靠在吧台摆出一个他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六章:转正【6】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六章:转正【6】书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六章:转正(因为晚上要出去,所以这一更早更了。冰公主继续无耻的求收藏,求票票,求长评!!新书冲榜啊冲榜啊,宝贝们给力些哦!冰冰爱死你们了!)看来军长大人对她的做法,有点抱怀疑态度。名不正则言不顺吗?“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夏凝眨了眨眼睛。易云睿不语,静静的看着她。好吧,在军长大人面前,一切谎话都是徒劳的。“我不想做‘小三’,我想做元配。”夏凝很认真的回答。夏凝的回答,易云睿怔了几秒钟,随后笑道:“嗯,你就是易云睿的元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六章 公开的情妇(下)【6】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六章公开的情妇(下)【6】小说名称:前妻不要逃第六章公开的情妇(下)冷清溪依旧保持着微笑,她从来都没有稀罕什么慕家少奶奶的位置,既然有人要做,她只管上手奉上就好,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慕家大少爷的会议什么时候结束,她的粥快要凉了。慕寻城说完这句话,不自主的开始搜寻冷清溪的身影。想看看她苍白而难过的脸,却见藏在人群后的她依旧一脸的微笑,似乎还在神游,根本就没将他的一番话放在心上,这让慕寻城莫名其妙的恼怒,真想上去将那个女人的笑容撕碎,看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自此,凌菲儿就入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似眼前人【6】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似眼前人【6】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不似眼前人脸上火辣辣地疼,柳絮似是有意为之,两记耳光打得都是她受伤的左脸,一声比一声响,余剩绕梁,听得人心尖儿疼。赵献置若罔闻,负手静默地立在一旁。第二记耳光极重,锋利的指尖在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来,丑妃偏过脸,啐出一口血痰。“柳絮不是故意的,”柳絮柔婉地抚摸那痕迹,“丑妃娘娘不会怪罪妹妹吧?”“自然不会,”献帝笑得冷漠,口吻如刀般凌迟她的心,“她已这般丑陋了,不在意多几分颜色。”好像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像一只被稳妥珍藏了数年的瓷器,沿着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6章 共享【6】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6章共享【6】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6章共享黑漆漆的刑房里散发着恶臭,这里是皇宫最恐怖的地方,若不是还有狱卒时而巡视,应雪桃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地狱。她也不知被关了多久,隐约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低沉冷酷的嗓音响起:“让她清醒一点。”“哗!”夹带着冰块的水迎面浇来,她浑身一个哆嗦,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对上那双黑如墨潭的瞳孔,漩涡般吞噬着她。“现在知道什么是报应了吗?”阎清鸣穿了一身黑色的华服,刑房昏暗不明的烛火,将他映衬得犹如地狱中的阎罗。“我没有害死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