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集]《重生贵女:摄政皇妃》全文免费阅读忆紫嫣

2017/11/13 12:00:15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贵女:摄政皇妃

作者:忆紫嫣

第七章 堂而皇之的戏耍

春日阳光,满园芬芳。95女性网正是让人享受的季节,该来的事情抵挡不住,那就只能够是顺其自然,顺应天命了。

  灵薇在想通了这些事情之后,也就带上莲香来到这纤凝湖的亭子之中观赏美景和享受阳光的沐浴,这样惬意的日子可是不多的。

  只是在每一件美好事情发生的时候,总是会有不美好的事情在伴随着。这不,孔灵珊带着她的贴身丫鬟莲吉朝着亭子走了过来,那耀武扬威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汗颜。

  莲香看着孔灵珊主仆二人走过来,这心中就害怕着,当日灵薇落入纤凝湖的景象可还在她脑海之中盘旋着,担忧的上前了一步:“小姐,还是回去吧,这二小姐来了,怕是一会儿又要使用诡计了。”

  灵薇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在摇椅上轻轻的闭上了双目,神情淡然:“怕什么?难不成今日你还担心她会再一次的推我落下纤凝湖吗?放心好了,今日就算是给了她一百个胆子,她也是不会了。”

  见灵薇如此的胸有成竹的模样,莲香心中也稍微的安心了一分,深深的喘息了一口气站定在了原地,静静的等候着孔灵珊的走近。推荐95lady.com

  “哟,我当是谁在这里享受春日的美景呢,原来是姐姐啊,这多日不见,姐姐的起色可是要比以前好多了,也不知是不是这落入纤凝湖的关系。”

  孔灵珊走进亭子,一边不阴不阳的开口,一边自顾自的入座,一点儿都没有将灵薇这个府中大小姐给放在眼里,更别说是让她行礼了。

  灵薇并没有睁开双眼,就已经是知道了她的举动,轻启薄唇:“看见本小姐也不知道行礼,这娘亲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真不知道这二夫人是如何教导你的,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会,真是丢人。”

  孔灵珊闻言脸颊上的笑容微微的呆愣了一分,随后冷冷的勾了一下唇角:“说你天真还真是抬举你了,在这府中爹爹昨日可是说了,我可以免去一切的礼节,这爹爹疼我,你能够奈我何呢?”

  孔灵薇嘴角含笑的睁开了双眼,脑袋在摇椅上轻轻的移动了一下,可笑的看着孔灵珊:“爹爹是免去了你府中的礼节不错,可是别忘记了,本小姐可不是府中的人,而是皇室的人,你看见皇室的人不行礼,那可是死罪。”

  孔灵珊没有想到灵薇会这么快就用她皇家的身份来压制自己,心中的那一股怒火无法压制,气氛着颤抖的抬起自己的手臂指着她:“放肆,爹爹都舍不得我劳累行礼,你算个什么东西?你难道想要凌驾在爹爹的头上吗?”

  看着情绪激动的孔灵珊,灵薇不急不慢的在莲香的搀扶下起身,踱步在亭子之中:“本小姐如今乃是皇家之人,自然是在爹爹之上的,这不正是拜你们母女二人所赐吗?怎么现在是不是有了一种后悔的感觉了?”

  孔灵珊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之中的怒火,从椅子上起身,双眼恶狠狠的看着灵薇:“这还没有嫁人呢,皇上的旨意也还没有下达,就自称是皇家的人了,你还真是不要脸。”

  灵薇轻轻的侧过身子,抬眸看着已经是被自己气得面目狰狞的孔灵珊:“本小姐至少都还有资格自称皇家之人,不似某人,一辈子只能够是庶出的份儿,还妄想成为嫡出之女,真是可笑。”

  一声落下,灵薇已经是没有心思再去跟孔灵珊纠缠什么了。[全集]《重生贵女:摄政皇妃》全文免费阅读忆紫嫣轻轻的抬起手臂,示意着莲香搀扶自己离开。

  一步一步的朝着亭子外走去,轻声的开口:“难道这么好的风景和阳光,却被一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狗给扰了兴致,真是没趣儿的很。”

  孔灵珊从小到大还从来都没有承受过这样的委屈,居然被孔灵薇如此的堂而皇之的戏耍和侮辱,这事情要是传扬了出去,她怎能见人?

  人家绝对不会说孔灵薇的不是,毕竟她是嫡出之女,这嫡出之女教训庶出之女,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到时候怕是会有更多的人说她不懂规矩,妄想成为嫡出之女,才会被人给戏弄的,这样她的颜面全然无存了。

  孔灵珊越想越气,心中的怒火也就没有办法压制,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那长长的指甲也陷入了肉掌之中,她却浑然不知。

  莲吉见自家小姐承受了委屈,她心中自然也是不好受的,上前搀扶着她:“小姐,我们没有办法收拾大小姐,为何不将这事情告诉夫人呢?夫人定是会为小姐做主的。”

  经过莲吉的提醒之后,孔灵珊恍然大悟了起来,笑容重新在脸颊上浮现出来,得意洋洋着:“对,我们现在就去找娘亲,让她给我做主,让那小蹄子没有好日子过,让她知道这府中真正的女主人是谁。95女性网

  主仆二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就朝着张茹芳的庭院而去,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在不远处的灵薇和莲香。

  莲香看着已经远去的孔灵珊和莲吉,惊恐而又担忧的着:“小姐,你猜测得一点儿都没有错,这二小姐还真是要去找二夫人来报这羞辱之仇,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啊?”

  孔灵薇并没有一点儿惧意,轻轻的转身朝着府中正殿而去:“什么都不用做,去正殿等候着她们母女即可,今日我就要让她们母女懂得什么叫做收敛锋芒,别以为能够在这府中一世称雄。”

  今日她就是故意将孔灵珊给激怒的,不然也就不能够在府中立威,今后就算是她进宫去了,自己的娘亲也是会在府中被欺负的。

  索性她就将这事情给处理了,让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今后这府中应该是由谁来做主,让他们都能够清楚的明白府中最为重要的人是谁。

  同时也能够给孔岳知一个警告,如若自己的娘亲在府中出现了什么意外,她必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入宫之命已经是没有办法改变了,她自然是要想办法在入宫之前就将自己唯一的牵挂给安排好,不然这入宫之后,山高皇帝远的,她也终究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的。

  莲香跟随在孔灵薇的身后,双目之中依旧是有着浓浓的担忧之情:“小姐,一会儿要如何的对付二夫人啊?她们要是状告了老爷,奴婢担心老爷会对小姐动用家法。95女性网

  孔灵薇知道莲香放心不下自己,虽然这样的问题懒得去解释,但是在面对真心关心自己的人时,她也不觉得这劳累。

  “如今我是皇家之人,他就算是想要偏袒二夫人和孔灵珊,也不能够拿我怎样。再说了,是她自己说的,今后会让我娘亲在府中过上好日子,他堂堂尚书府大人,如果敢出尔反尔,那他今后也无脸见人了。”

  听了灵薇的解释之后,莲香心中也算是放心了下来,深深的喘息了一口气,稳定住了自己担忧的心:“既然小姐有如此的把握,那奴婢就安心了。那是不是要请福晋过来呢?”

  灵薇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脑袋:“不用了,娘亲可不是傻子,一会儿这正殿之中有动静,她自然是会闻风赶来的,到时候更加能够压制住二夫人母女。”

  “娘亲,那小蹄子说女儿是狗,那可就是在侮辱娘亲你啊,娘亲要给女儿做主呢,这小蹄子现在越来越不把女儿放在眼里了。”

  孔灵珊一边梨花带雨的将纤凝湖亭子里所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给二夫人张茹芳说了一遍,一边不停的用话语刺激着她,想要让自己的娘亲去给她报这侮辱之仇。来自95lady.com

  张茹芳此刻脸色铁青的听完了孔灵珊的话语之后,愤怒的从椅子上起身,双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丝帕,双眸恶狠狠的看着前方:“这小贱人,真是放肆。原本本夫人以为送她入宫去,那就没事儿了,没有想到反而让她学会了仗势欺人。敢如此的侮辱我,看本夫人今日不修理了你。”

  看着怒气冲冲走出庭院的张茹芳,孔灵珊就已经知道自己成功了,暗中冷笑了一声:“孔灵薇,今日本小姐不削了你那妩媚的脸,本小姐就不叫孔灵珊。”

  每当看见比自己美丽千百倍的孔灵薇,她心中都嫉妒得不行。那一张脸庞,不论是哪一个男子看见都会移不开双眼的。

  从小到大不管是谁走进这尚书府,只要是有她孔灵薇在的地方,她的光芒都会被抢走,这一口恶气,她可是压制了很多年的时间了,今日终究是能够释放出来了。

  想想一会儿孔灵薇那血肉模糊的脸庞,孔灵珊心中就解气,那笑容也开始不知不觉的扬了起来。

  收回笑容,一边赶紧的跟随上张茹芳的脚步,一边侧头谨慎的看着莲吉:“一会儿要是父亲也在场了,你就看我眼神行事,将所有的不对,和她对我的侮辱都给说出来,求爹爹为我做主。”

  莲吉明白的点了点头,邪笑着:“小姐放心好了,奴婢自然是会见机行事的,绝对不会让小姐失望。今日定会帮小姐出了这一口恶气,让那小蹄子知道小姐的厉害。”

  孔灵珊高傲的点了点头,狠戾着道:“好,只要你做好了,本小姐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的,回来之后本小姐会让娘亲好好的赏赐你一些金银珠宝。”

  听见有赏赐,莲吉高兴得嘴角都合不拢了,快速的点了点头:“是,奴婢一定竭尽所能的帮助小姐,绝不会让小姐失望的。”

  主仆二人商量好后,很快的时间就跟上了张茹芳的脚步,来到了正殿的大门前,一行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去。

第八章 府中大权重归位

这才刚踏进正殿的大门,张茹芳直接快步的走到了坐在正位上的灵薇面前,抬手就想要一巴掌扇去,那双眸之中全都是仇恨的神色。

  莲香看见这举动可是被吓得不轻,差一点儿就尖叫出声了。只见灵薇没有任何的害怕和惊恐,而是缓缓的将手中的茶杯远离了自己的唇瓣,不急不慢的开口:“二夫人最好想清楚这一巴掌下来之后的后果的是什么,殴打皇家之人可是要灭九族的。”

  张茹芳在听见这话语后,手臂停止在了半空之中,那眼神有着不甘心。她没有想到,自己想出来的招数,让她们母女痛苦,却导致自己承受这般的委屈不说,还必须得对她恭敬。

  早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当初就应该另外想一个计谋,直接让这小蹄子给死去,才是最好的结局。

  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她后悔都是没有用的,这皇上都已经是开口了,她可没有胆子,敢拿自己的九族开玩笑。

  看见二夫人的手臂停在了半空之中,灵薇嘴角轻轻的勾起了笑容:“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们母女二人呢,如果不是你们的算计,今日怕是我又要被爹爹给惩罚了,你这一巴掌或许也落下来了。”

  这话语将张茹芳给气得不行,胸口不停的起起伏伏着,手臂也颤抖的指着她:“小蹄子,别太放肆了,本夫人既然能够将你弄进宫去,就有本事让你一辈子都入不了宫。”

  灵薇眉头紧蹙了起来,对于她的咒骂很是不喜欢,嘴角处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放肆?如今放肆的人似乎是你吧,即使本小姐不是皇家之人,那也是这府中的嫡出大小姐,你一个小小的妾室有什么资格对本小姐大呼小叫?”

  这妾室的身份可是张茹芳一辈子的痛,自从进入这尚书府之后,她虽然身份是妾室,可是有着孔岳知的宠爱,做的可都是正妻才能够做的事情。

  敢如此冠冕堂皇的说她是妾室,在这府中已经是很久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她自然是无法承受这样的委屈。

  只是她还没有开始反攻,这正殿大门前就被一道身影给挡住了阳光,很是严肃的开口:“如此闹腾像什么样子?府中还有规矩没有?”

  孔岳知刚回府就有人禀告他,这二夫人母女跟二小姐还有大小姐在正殿里争吵不已,就差没有动手了。

  如今这灵薇的身份不同了,换做是以前,他就任由着二夫人去闹腾了,可是如今却是不行的。

  见孔岳知现身了,张茹芳赶紧的收回了自己嚣张跋扈的脸庞和气势,立刻就变得小鸟依人,楚楚可怜了起来。

  那眼泪瞬间就滑落了下来,梨花带雨的走到了孔岳知的身旁,哽咽着嗓音:“老爷,这大小姐欺人太甚了,妾身是无法忍受才跟她辩解的。小姐辱骂珊儿是狗,这不是间接性的在辱骂妾身吗?身为府中大小姐,也不能够这样欺负人啊。”

  孔岳知眉头紧皱,这几天朝中边关吃紧,所有的人都在帮助皇上想办法,他哪里还有时间来理会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呢。

  抬眸看了一眼坐在正位上的灵薇,随后低头看着依附在自己身旁的张茹芳,还没有待他开口,就听见笑声了。

  灵薇大声的笑了出来,斜眼看着张茹芳:“本小姐方才是说了狗,可是本小姐有点名道姓的说谁了吗?孔灵珊自己蠢得对号入座,难不成还要怪罪在本小姐身上?”

  被如此的辱骂,孔灵珊怒火的看着灵薇:“你说谁蠢呢?孔灵薇,别以为本小姐不敢拿你怎样,今日本小姐不让你见血,不会罢休。”

  灵薇一点儿都没有将这样的威胁给放在眼里,也不去看孔灵珊的叫嚣,自顾自的品茶,等着孔岳知自己开口处理。

  张茹芳见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这刚想要撒娇告状,就被孔岳知狠狠的从自己的怀中抽出了手臂。

  那大力得差一点儿将她给推倒了,这样的举动而是孔岳知从未对她做过的,当场就被惊愣在了原地。

  “本老爷日理万机,你们给本老爷在府中上演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成天没事儿做了?”孔岳知在朝中已经是够头疼的了,回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自然是怒火的。

  “妹妹这上演的又是什么戏份啊?本福晋也多久没有看戏了,今日也过来凑凑热闹,不知妹妹是不是愿意呢?”福晋在婉娆的搀扶下走进了正殿,那脸颊上的笑容可是深不见底的。

  见萧碧曼来了,灵薇眉头微微的抬起:“爹爹,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不会就这样忘记了吧?今日人都已经是到齐了,你也应该宣布了。”

  孔岳知眉头紧皱,怒火的看着灵薇。他一直都以为这件事情她不会再一次的插手了,可是没有想到她却是想要在进宫前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处理好。

  见孔岳知不开口说话,灵薇面色不好看了起来,全身隐隐约约的散发着强悍的气势,从正位上缓缓的起身,扫视了一眼孔岳知:“既然爹爹不愿意宣布,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事情,爹爹可是要有心理准备了。”

  说着灵薇就抬腿朝着正殿外走去,只是这才刚走了两步,孔岳知就急急忙忙的开口:“答应你的事情本老爷没有忘记过。”

  灵薇停止了脚步,含笑的转身看着他:“既然没有忘记过,那就赶紧的宣布,我可是没有什么时间继续跟你浪费了。”

  孔岳知深深的看了灵薇一眼,自己的女儿一直都很害怕自己的,可自从落入纤凝湖之后,整个人似乎都改变了,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造就的这样,但是此刻他却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暗中叹息了一声:“今后府中所有事物大小,都由福晋处理,二夫人不许在触碰一下,违令者,赶出府中。”

  这命令可是将众人都给惊吓住了,福晋萧碧曼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心中也同样的是一惊。

  不过最为惊讶的还是要数张茹芳跟孔灵珊了,府中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张茹芳处理的,就算是有些事情福晋在中间处理了,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突然之间将府中的大权重新落入福晋的手中。

  那就证明着,这么多年的努力,都已经是不复存在了。这样的打击和结果,张茹芳必定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吓得已经是面容失色的张茹芳,不可置信的抬眸看着孔岳知:“老爷,是妾身做错了什么吗?为何要给妾身这般的惩罚?妾身这么多年在你的身边,处处为你考虑,处处为了尚书府着想,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孔岳知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去看张茹芳一眼,很是平静的开口:“府中不能够没有规矩,这就是理由。你只是妾室,让你掌管府中大权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外面早就已经是沸沸扬扬的了。”

  张茹芳知道这并不是理由,只不过是孔岳知临时想来搪塞自己的话语罢了,如果这是理由,在流言四起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收回了自己的权利了,怎会任由自己掌权这么多年呢。

  孔岳知不想继续纠缠这件事情了,转身朝着书房走去,他还有很多的朝中事情需要处理的。

  见孔岳知离开,灵薇侧头定睛的看着张茹芳:“你最好是在这两天的时间就将府中的大权还给娘亲,不然爹爹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听见灵薇的话语,张茹芳双眸微微的眯了起来,恶狠狠的开口:“原来是你扇动老爷的,敢如此的算计本夫人,小蹄子,本夫人是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福晋闻言,上前一步,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下去,那响亮的巴掌声传遍了正殿的每一个角落。

  “二夫人,今后最好是注意你的言辞,这一次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你再敢以下犯上,本福晋必定用家法伺候你。”多年以来的一口怨气,今日总算是出了,福晋脸颊上的笑容也展现了出来。

  捂住自己的脸庞,张茹芳不甘心的大吼:“来人,给本夫人把福晋拿下,敢对本夫人动手,老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如若换成是以前,这一声怒吼之后早就有人冲进来了,但是今日却没有一人敢走进这正殿,也没有一人敢听从张茹芳的命令了。

  见没人进来,张茹芳转身朝着大门外怒吼:“你们没有听见本夫人的话吗?赶紧给本夫人拿下福晋。”

  依旧是空空荡荡的大门,这让张茹芳不得不接受现实,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全身都在颤抖着。

  福晋冷笑了一声,缓步的朝着门外走去,一边笑着道:“还真是树倒猢狲散啊,今日本福晋算是明白了。”

  这奚落的话语不停的刺激着张茹芳的心,她双眸之中流淌出了不甘心的神色,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妥协的。

  这府中的人可都是见惯了勾心斗角的,如今孔岳知亲自下了命令府中大权移交给福晋,并且这大小姐马上就要入宫为妃了,下人们自然是风吹两边倒,自然是不会将张茹发给放在眼里了。

  灵薇见事情已经是处理好了,她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跟张茹芳母女二人纠缠了,今日她也算是累了,朝着自己的庭院而去。

  人心的薄凉从今日的事情就已经是能够看出了,这小小的尚书府且都是如此,更何况这后宫了。

  这今后的路将会是如何的,灵薇自己也是看不透的,只愿自己能够平安一生就足够了。

第九章 要让她臭名远播

张茹芳不甘心自己的权利就这样被收走,侧头看着孔灵珊:“走,跟为娘的去找你的爹爹,府中大权绝不能够落入福晋手中,不然今后我们母女二人绝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孔灵珊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跟随在了张茹芳的身后朝着孔岳知的书房而去。她万万没有想到,今日的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没有让孔灵薇得到惩罚,反而是害了自己的娘亲失去了府中的大权,这让她恨得牙根儿痒痒了。

  两人见书房的大门紧闭着,张茹芳深呼吸了一口,正要开始上演楚楚可怜的模样,就被大门前的方平给阻止了,快速的走下三节阶梯,站定在张茹芳的身边。

  “二夫人,老爷正在书房里头疼着呢。这边关吃紧,皇上今日早朝下旨,让所有的人都想办法解决此事,此刻可不能够打扰了老爷,不然吃不得兜着走。”

  这二夫人平日里待方平可是很不错的,并且私底下也给了他不少的好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面,他提点一二也是属于正常的。

  听了方平的话语后,二夫人赶紧的收回了自己的表情,皱紧着眉头,伸手在婉絮的眼前,随后手中就多了一包重重的银子。

  二夫人笑意浓浓的将手中的银子放在了方平的手中,含笑着:“方平啊,你可知老爷为何要收回我的府中大权吗?这老爷平日里可是最疼爱我的,从来都不曾今日这般凶我。”

  方平呵呵一笑,将手中的银子给颠了颠,那重量足以让他满意了,嬉笑着将银子收了起来:“二夫人,这大小姐马上就要入宫去了,她如今是皇家的人,她在府中提出什么要求来那都是正常的,老爷要靠着大小姐飞黄腾达,那也只能够是听从大小姐的了。”

  原来如此,这小蹄子居然如此的利用自己的身份,看来这送她入宫为妃的一招还真是用错了,一步错步步错,如今连自己在府中的大权都没有了,这今后可该怎么办才好?

  张茹芳皱紧着眉头思考着这些事情,心中的怒火虽然是熊熊燃烧着的,但是她却不敢轻易的发泄出来了,毕竟如今的形势可是大不同了。

  方平见张茹芳不开口说话了,缓缓的上前一步,压低了自己的嗓音:“二夫人,你是聪明之人,目前的形势对你不利,那就只能够是忍,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大小姐在宫中一命呜呼了,那这府中到时候还不是你说了算吗?”

  话毕,方平朝着二夫人笑了两声,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立好,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他也从未离开过自己的位置一般。

  二夫人想了想方平的话,深呼吸了一口气,定睛的看了紧闭的书房大门一眼,随后气冲冲的带着自己的女儿和下人离开了。

  刚走进二夫人的庭院,孔灵珊就很是不解的看着张茹芳:“娘亲,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算了吗?您的权利被收走,我们母女还被如此的侮辱,这一口恶气如何能够咽得下去啊?”

  张茹芳停止脚步,气喘吁吁的在庭院之中踱步,深呼吸一口,瞪大了双眸:“小蹄子,萧碧曼,本夫人绝不会让你们就这样有好日子过的。即使要忍,本夫人也绝不会轻易忍下去。”

  孔灵珊闻言快速的走到了张茹芳的身边,嘴角冷笑着:“娘亲,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计谋?”

  张茹芳含笑的挑眉:“婉絮,你附耳过来。”

  微微的低头在婉絮的耳边讲诉,从婉絮的神情上看来,这张茹芳的计谋可是很漂亮的。

  躬身行礼:“奴婢明白了,立刻就让人去做,定不会让夫人失望的,必定会助夫人重握府中大权。”

  张茹芳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含笑着:“去吧,事情办妥了之后,本夫人绝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记住了,事情必须得小心谨慎,不可有一丝丝的纰漏。”

  婉絮坚定的点了点头应声的退了出去,这孔灵珊见此很是不解的抬眸看着张茹芳:“娘亲,你让婉絮去做什么事情啊?为何如此的神神秘秘?”

  张茹芳一边转身朝着自己庭院的正殿而去,一边淡淡的道:“你不必知道,好好的做好的尚书府二小姐就好了。”

  自己的女儿有多大的本事张茹芳可是最为清楚的,什么事情应该让她知道,什么事情不应该让她知道,她也是分得清清楚楚,绝不会让自己这边出现什么问题的。

  张茹芳处理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不让孔灵珊知道了,她也早就已经是习惯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跟随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

  不过她依旧是好奇的询问着:“娘亲,到底是什么计谋啊?你就透露一点点给女儿吧,不然女儿总是心里痒痒的。”

  张茹芳知道孔灵珊的性子,如若是不让她知晓一点,今日她是没得安宁的,很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既然本夫人暂时动不了她们母女,那本夫人也得让那小蹄子臭名远播,看她还有怎样的颜面入宫为妃。”

  孔灵珊依旧是听不明白张茹芳话语之中的意思,但是她很是聪明的没有继续询问,因为她心中很是明白,这是她娘亲唯一能够透露给自己的话语了。

  看着张茹芳那狠毒的面容,孔灵珊心中就很是痛快,在她的印象之中,只要是她娘亲出手了,那么自己心中的这一口恶气就是能够发泄出来的了。

  这从小到大可都一直是这个样子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意外,这一次在她的眼中也必定是会成功的。

  萧碧曼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定睛看着婉娆:“这么多年来,这心中的怒火和委屈今日总算是发泄出来了,刚才看着张茹芳那脸,我心中就痛快。”

  婉娆笑容满面的看着萧碧曼:“可不是吗,奴婢也很长时间没有如此的痛快过了,老爷这么多年来总算是想起福晋了。”

  萧碧曼闻言,冷笑一声摇晃了一下脑袋:“他想起我什么啊,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灵儿给我争取的,她如今的身份不同了,老爷要依靠她飞黄腾达,他才不得已将这府中大权给我的。”

  婉娆见萧碧曼的脸色变化了,那笑容也僵硬在了脸颊上,呆愣了一分:“这也没有什么啊,只要大小姐入宫后争气,老爷跟二夫人从此就无法奈何福晋了。”

  想到灵薇今后在宫中的日子,萧碧曼心中就疼痛不已,轻声叹息:“这宫中的日子谁都说不准,只愿灵儿能够在宫中平安就好。”

  婉娆却不是如此想的,眉头微微的一簇:“如今皇上还没有立下中宫皇后,凭借小姐的容貌,想要俘获帝心,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萧碧曼心疼的摇了摇头:“这伴君如伴虎,今后的事情谁都不好说,我不愿女儿能够坐上那凤位,只愿她能够在宫中平安一世就足以了。我在府中承受一点儿委屈并没有什么,只愿这傻孩子别因为为娘的,而在宫中失去了本心。”

  谁都不想看见自己的女儿变成恶毒的人,萧碧曼也是如此。这后宫的是是非非不会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她只想要让自己的女儿平凡,可是这灵薇从一生下来就不平凡,让她很是担忧。

  婉娆听见这话语,也不知道应该要如何的劝解萧碧曼宽心了,只能够是站定在一旁静静的陪伴着她。

  莲香站定在庭院外抬手擦拭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珠,这才走进了萧碧曼的庭院之中,禀告了福晋身边的人,静静的站定在原地等候着福晋的通传。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看见婉娆亲自走了出来迎接莲香走进正殿去。

  规矩的行礼低头站定在正殿的中央:“莲香见过福晋,小姐命莲香来提醒福晋,这二夫人跟二小姐今日吃了大亏,怕是不会就这般善罢甘休,还请福晋最近几日多加小心,庭院里的一切也要多加防范。”

  萧碧曼闻言含笑的点了点头:“恩,灵儿有心了,回去告诉灵儿,娘亲会命人多加防范的,定不会让她们母女有机可趁,你回去也要多提醒小姐,让她多加小心,要是院中缺少什么,你就直接跟婉娆说就好。”

  莲香一边点头,一边行礼:“是,奴婢记下了,一会儿定会转告小姐的,奴婢先行告退。”

  看着莲香走出了正殿,萧碧曼侧头很是严肃的看着婉娆:“灵儿提醒得没有错,我们不能够得到了甜枣吃,就忘记了二夫人的手段,这几日你一定要小心监察着庭院的一切,绝不能够出现任何的纰漏。”

  婉娆点点头:“是,奴婢立刻将福晋身边贴身服侍的人换成自己人,这庭院的各个角落奴婢也会命人小心观察,绝不会让二夫人有机会动手脚的。”

  这婉娆做事情萧碧曼可是放心的,点了点头:“好,你一会儿挑选一名侍女去灵儿的身边,她身边就只有莲香一人,本就不够用,如今又出现了这等事情,不得不防。”

  婉娆闻言,眼珠子一转:“是,奴婢就将莲翠这丫头派过去吧,莲翠聪明伶俐,正是小姐需要的人,今后也能够带入宫中,身边多几个自己能够信赖的人,今后小姐在宫中也方便。”

  萧碧曼双眼微微一眯,点了点头:“莲翠?恩,这丫头不错,本福晋见过一两次,是一个机灵的人,就她了吧,让她一会儿就过去,小心伺候小姐。”

第十章 这是贼喊捉贼吗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你去岁送给珊儿的天理玛瑙琉璃镯子不见了,妾身跟珊儿找遍了庭院都不见。”张茹芳急急忙忙的冲进了书房之中,直接打断了孔岳知的思路。

  这天理玛瑙琉璃镯子可是十分罕见的东西,去岁送给孔灵珊也是对她的一种荣宠了,如今镯子不见了,自然是需要给出一个交代来的。

  皱紧着眉头,很是不高兴张茹芳将他的思路给打断,但是如今事情都已经是发生了,奈何他还要暂时依靠宾部侍郎张高溢,只能够是叹息了一声:“可有寻遍府中各个角落吗?”

  张茹芳着急的抬眸看着孔岳知点了点头:“回禀老爷,妾身已经是命人寻遍了,可是就不见镯子,怕是被有心人给拿了去,还请老爷做主啊,这可是给珊儿保平安的。”

  孔岳知有些心烦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皱紧着眉头:“那就命人去各个屋殿寻,这种事情就不要来找本老爷了,本老爷还在思考朝中重要的事情。”

  张茹芳嘴角暗中得意的笑了一下:“是,妾身这就尊奉老爷的命令,好好的搜寻一下府中,定要找出那镯子。”

  转身朝着书房外走了出去,只是还未踏出房间,就看见福晋萧碧曼领着众人含笑的站定在外面。

  “二夫人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这府中不见的东西,不先来禀告本福晋,却越矩的来找老爷,难道你是当本福晋已经死了吗?”

  踏入书房,萧碧曼抬眸看着孔岳知,似乎是在等候着他处理这件事情,这府中大权刚回到她的手中,绝不能够被人无视,不然她定不能够立威了。

  看着萧碧曼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靠近,张茹芳有些心虚的朝着身后退去,那脸颊上也出现了慌乱的神情。

  孔岳知虽然是不喜萧碧曼的态度,但是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楚的,蹙了一下眉头:“这事情就由福晋处理好了,本老爷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来打扰本老爷了。”

  张茹芳闻言,快速的转身泪眼朦胧的看着孔岳知:“老爷,你刚才可是答应妾身,把这件事情交给妾身来处理的,你可不能够出尔反尔。”

  孔岳知眉头更加皱紧了一分,脸色也开始不好看了起来:“府中有福晋,这些事情为何还要来烦本老爷?福晋要如何处理,那都是福晋的权利,你听从就好了。”

  张茹芳自然是不会就这样妥协的,蠕动了一下嘴角,刚想要开口,就听见萧碧曼嬉笑了一声:“看来二夫人是想要在老爷面前处理此事。二夫人放心好了,本福晋在听说府中有人丢了东西后,就已经是下达了命令命人去寻了,这会儿子也应该是有消息了。”

  张茹芳不知萧碧曼这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可是她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这绝对是对自己不好的事情。

  撒娇的看着孔岳知:“老爷,你可是答应了妾身的,再说了,你可是我们珊儿的平安符,你可不能够大意啊。”

  萧碧曼没有给孔岳知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接开口:“二夫人着什么急啊,这东西不见了,只要二小姐没有走出这府中,自然是能够寻得的,二夫人等着就好了。正好本福晋的灵儿也有些东西不见了,本福晋也正在命人寻呢。”

  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视了一眼张茹芳,那眼神深邃得让张茹芳有些害怕,她深知事情已经不能够受自己的控制了,想要离开这里去处理,但是萧碧曼是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离开的,她也只能够是干着急了。

  这孔岳知可不是什么傻子,在听了萧碧曼的话语之后,就已经知道今日的事情是张茹芳给弄出来的,这心中的怒火自然也就燃烧了起来。

  如若是平日里她这般无中生有也就算了,他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如今这前方战事吃紧,国库空虚,朝中所有的大臣都在想办法帮助皇上排忧解难,他恨不得自己变成两个人来处理朝中事物。

  可这家中还不能够安宁,让他心中很是愤怒不已,侧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张茹芳,随后抬眸看着萧碧曼:“把事情处理好了直接向本老爷禀告就成了,现在你们都出去吧。”

  萧碧曼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微微的上前一步:“老爷,既然二夫人想要当着老爷的面来处理这件事情,那还请老爷做一下这个见证人,以免今后有人数本福晋寻思偏袒。”

  这萧碧曼处处都是按照规矩来的,孔岳知也奈何不了她,只能够是含着怒气的点头同意了。

  “回禀福晋,奴婢奉福晋之命在府中各处搜寻,已出结果。”一个长相清丽,双眸炯炯有神的女子在门外行礼禀报,看那服侍是府中的下人,此人正是莲翠。

  萧碧曼朝着张茹芳冷冷一笑,转身看着门外的莲翠:“查出何事,速速禀报上来吧,如今老爷也在场,也算是有一个人证了。”

  莲翠踏入书房行礼,眼观鼻,鼻观心的开口:“是,福晋。奴婢奉福晋之命查明大小姐所丢失的东西,结果在二小姐的琉璃梳妆台上发现了大小姐的碧绿翡翠簪,还有大小姐的金玛瑙翡翠镯子,奴婢已经命人请二小姐过来了。”

  “你胡说,珊儿怎会做出这等事情来?是你陷害二小姐,你这贱人胆敢做出这等恶毒的事情来,本夫人今日非让你付出代价不可。”张茹芳大声的怒吼着,抬手就要朝着莲翠打去。

  莲翠朝着身后躲闪,恭敬的跪在了地上:“老爷,跟随奴婢检查的人还有老爷的贴身奴才方平,并且还有二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莲吉,他们二人皆能为奴婢作证,并非奴婢陷害。至于二夫人要对奴婢动手,那也请二夫人先禀明了大小姐,奴婢如今是大小姐的人,即便要被责罚,那也是大小姐说了算。”

  张茹芳闻言顿时慌乱了手脚,抬手颤抖的指着莲翠,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好你个伶牙俐齿的贱人。”

  萧碧曼侧身抬眸看着张茹芳,冷冷的笑着,嘴里询问着莲翠:“方才听闻二夫人在说二小姐的天理玛瑙琉璃镯子,你在搜寻的时候可有看见吗?”

  莲翠跪在地上低了低自己的脑袋:“回禀福晋,天理玛瑙琉璃镯子被二小姐藏于她的床榻下。”

  张茹芳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那镯子她明明是命婉絮偷偷的放入了灵薇的闺阁之中的,为何会在自己的女儿床榻下呢?

  这虽然摆明了是被人给陷害的,但是这人绝不可能是婉絮。可事情都已经是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如今可不是该她去思绪前因后果的时候。

  萧碧曼嘴角含笑的转身看着张茹芳:“二夫人,你这是在贼喊捉贼吗?二小姐做出这等事情,这还未出阁呢,今后哪户人家敢要她呢?真是将老爷的脸都给丢尽了。”

  张茹芳怒火的抬眸看着萧碧曼:“珊儿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必定是有人陷害,你休要胡说八道诋毁珊儿。”

  萧碧曼嘴角冷笑着:“诋毁?这人证,物证可都在,本福晋怎么就是诋毁了?这件事情要如何的处置还请老爷做主吧,别到时候说本福晋处理严重,那可就不好了。”

  孔岳知不是糊涂的人,明知道是她们二人所上演的戏码,他虽然是有心想要帮助张茹芳,可是奈何萧碧曼的手段更加的高明,这物证,人证可都有,他要是不秉公处理,怕是传扬出去之后,他颜面无光啊。

  暗中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让珊儿自己房中闭门思过,没有本老爷的命令不许出房门一步。”

  张茹芳含泪侧头看着孔岳知:“老爷,珊儿为人是怎样的,难道你心中还不够清楚吗?这明明就是有人陷害,你这是要毁了我们的珊儿啊。”

  那泪珠不停的滑落,此刻心中虽然是怒火不已,但是她也希望孔岳知能够收回命令,因为这命令一旦下了,那可就是让孔灵珊将这偷盗的罪名给坐实了。

  该得到的东西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看见的事情也都已经是发生了,萧碧曼恭敬的行礼含笑着:“老爷英明,既然老爷已经做出了这决断,那事情也告了一段落了,今日妹妹承受了不小的打击,老爷还是好好的宽慰一下妹妹吧。”

  转身走出房间,萧碧曼带着胜利的笑容离开了书房,这心中的畅快自然是不用说了,这种被人给诬陷的味道,也总算是让张茹芳给尝试了一次,她心中舒畅不已。

  走出庭院,萧碧曼停下了脚步,侧头看着莲翠:“做得不错,去回禀大小姐吧,今后你就在大小姐身边好生的伺候着,至于你家里的事情就无需担心了,本福晋今日已经派婉娆去你家解决了。”

  莲翠急急的跪地谢恩:“奴婢谢福晋大恩大德,奴婢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福晋的恩惠,今生必定对大小姐尽忠。”

  萧碧曼轻轻的将自己的手臂从婉娆的手中放下,抬眸微微的朝着她使了一个眼神。婉娆聪慧的上前躬身将莲翠给搀扶了起来。

  萧碧曼上前一小步,深深叹息一口,语重心长的道:“莲翠啊,今后小姐在宫中你可是要多费心了,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要跟莲香商量着办,本福晋在这里算是拜托你了。”

  莲翠急急的跪地:“奴婢不敢,奴婢定不会让福晋失望的,还请福晋安心便是。”

  婉娆又一次的将莲翠给搀扶了起来,萧碧曼朝着她点了点头,莲翠行礼后便朝着灵薇的庭院而去了。

第十一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

灵薇本是不想让莲翠跟随在身边的,但是想想不久之后要入宫的事情,也就只能够是留下她了,不过她的办事能力倒是让她有些吃惊,还真是滴水不漏。

  看着站定在自己眼前的莲翠,灵薇轻轻的扬起了自己的嘴角:“既然这件事情是你一手策划,也是你首先发现二小姐跟二夫人的阴谋,那你且说说,这接下来她们会如何的应对呢?”

  莲翠低着脑袋,眉心微微的蹙了一下:“如果不出奴婢所想,这个时候二夫人应该是选择隐忍了下来,不过这二小姐的脾气,怕是正在发怒,不一会儿她身边的莲吉应该是会怂恿二小姐来此的。”

  灵薇闻言嘴角边的笑容就更加的灿烂了起来,坐在椅子上轻轻的点了点头,侧头看着窗户外急冲冲的身影笑道:“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慧。”

  ‘嘭’大门被人狠狠的一脚给踹开了,这粗鲁的行为一点儿都不似一个大家闺秀能够做出来的,可它却偏偏发生在了孔灵珊的身上。

  满脸通红的走进房间,气喘吁吁的低头看着悠闲自在的灵薇:“好你个小蹄子,居然使用这般见不到人的手段,如此的毒害本小姐,今日本小姐必定不会放过你。”

  一点儿都没有被孔灵珊的怒火给惊吓着,反而是一脸淡然的回头看着她:“刚才爹爹似乎已经是对你做出了惩罚,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庭院里闭门思过吗?看来你是根本就没有将爹爹的话放在眼里呢。”

  孔灵珊冷冷一笑:“爹爹才舍不得处罚我呢,他刚才说那样的话只不过是做给福晋看的。小蹄子,你胆敢陷害于我,本小姐今日要让你知道后悔。”

  抬起手臂就想要教训灵薇,可这手臂还没有来得及落下,就在半空之中被莲翠给阻止了,死死的握紧孔灵珊的手臂,不论她如何的挣脱都没有作用。

  莲吉见自家小姐被欺负了,上前一步抬手就想要教训莲翠。莲翠狠狠的拽了一下孔灵珊的手臂,让她的身子抵挡在了自己的跟前,好在是莲吉的收手得及时,不然她那一巴掌可是会扇在孔灵珊的背上的。

  见莲吉停止了举动,莲翠这才抬眸冷冷的看着孔灵珊:“二小姐,这以下犯上的后果你可是承受不起的,大小姐是皇家之人,老爷都不能够动弹一分,你有什么资格对大小姐动手?”

  孔灵珊怒火的瞪大了自己的双眼看着莲翠:“贱人,主子说话,有你开口的份儿吗?胆敢对本小姐动手,本小姐看你今日是不想活了,来人啊,给本小姐将这贱人拖出去砍了。”

  大门前一个人影都没有闪烁进来,静悄悄的场景让孔灵珊很是难看,胸口因为怒火而一直起起伏伏的。

  灵薇含着笑意品尝了一口茶水,轻声着道:“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啊。本小姐这庭院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主仆二人下达命令了?”

  孔灵珊见灵薇总算是开口了,狠狠的用力将自己的手臂给放了下来,这力度差一点儿甩得莲翠没能够站稳。

  冷哼一声转身低头看着灵薇,恶狠狠的道:“小蹄子,这府中何时能让你说话了?今日本小姐不教训你,这尚书府二小姐就是白做的。”

  莲香见孔灵珊想要靠近,快速的挡在了灵薇的身前,规规矩矩的行礼之后抬眸看着她:“小姐,方才莲翠已经说了,如今大小姐是皇家的人,你没有资格对大小姐动手,还请二小姐自重。”

  自从有记忆起,孔灵珊就没有在府中承受过这样的委屈和冤枉,此刻做一些事情还被下人处处阻拦,这心中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起来。

  猛然的冲刺了上来,抬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在了莲香的脸颊上,这可是用了十足十的力气,莲香的脸颊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一巴掌下去,虽然打的不是孔灵薇,但是她心中的怒火也消除了不少,含着冷笑的看着莲香:“贱人,本小姐跟你主子说话,有你什么事情?不懂规矩的东西,本小姐今日教训你,是你的福气。”

  这莲香的反应能力自然是没有莲翠好的,这被打了一巴掌也只能够是自己承受着了,只是她心中已然是明白着的,自己今日绝不能够让二小姐动了自家的小姐。

  忍受着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莲香抬眸看着孔灵珊:“二小姐,你今日闹也闹过了,打也打过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小姐不喜欢你在这里。”

  双手环胸,高傲的看着莲香:“本小姐可是这府中的二小姐,爹爹最为疼爱的女儿,想要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说一个字。怎么,刚才那一巴掌还没有教会你吗?”

  ‘啪’的一声,小木桌上的茶杯都颤抖了起来,香气沁心的茶水都晃荡了两三滴出来,可见这一巴掌的力度是有多大。

  灵薇从椅子上含着温怒的起身,冰冷的看着孔灵珊:“给本小姐滚出去,再敢放肆,今日本小姐让你见血。”

  她没有想到孔灵珊还真敢动手,事情都已经是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她不收敛自己的锋芒也就算了,还真敢跑来兴师问罪,这让她彻底的明白了这孔灵珊的白痴一面。

  孔灵珊被灵薇的怒火给震慑了一分,不过也只仅仅是呆愣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冷笑着摇了摇身子:“你能够有多大的本事,本校级难道还不知道吗?就你这样的,还想让本小姐见血,你有这能耐吗?”

  灵薇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从莲香的身后饶了出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孔灵珊靠近,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悍气息是孔灵珊从未见识过的,一时之间被这气息给震慑住了,一步也不敢动弹。

  走近了孔灵珊,灵薇从衣袖之中滑出匕首,在手中把玩了一下,冷眼看着她额头上所散发出来的冷汗。

  嘴角轻轻的上扬起来,匕首的刀尖在十指和拇指之间轻轻的转动着,眉头一挑:“人家都说这穿鞋的怕光脚的,你认为本小姐这不要命的会怕你这要命的人吗?”

  孔灵珊瞪大了瞳孔,颤抖着身子:“你你想要你想要做什么?我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我,爹爹是不会放过你的。”

  嘴角灿烂的笑容扬起,轻轻的将匕首放在了孔灵珊的眼前晃悠了两下:“本小姐今日既然敢算计于你,那就是有着全身而退的计划。如果你不信大可以试试看,本小姐保证你会很享受的。”

  并没有狠戾的语气,也并没有狰狞的面容,反而是一脸的含笑而又温柔的说出这一番话语来,让孔灵珊的心灵更加不能够接受。

  双腿已经开始发软了起来,她已经没有胆量继续支持自己站立了,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颤抖着全身,不敢抬眸去看灵薇一眼。

  见此情况灵薇倒是有些呆愣了起来,她这还没有开始动手呢,这人就已经是在地上了,她可是还没有尽兴的。

  蹲下身子,将手中的匕首架在了孔灵珊美丽的脖子上,冷声道:“这人最不好的一点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曾经的种种本小姐也就不与你追究了,但是今后你再敢对本小姐不敬,这匕首下一次可就是直接割下你那美丽的脑袋了。”

  看着孔灵珊已经惨白的脸色,灵薇心中也稍微的满意了起来,起身收回手中的匕首:“你们两人给本小姐记住了,今后谁要是再敢动手打你们,都给本小姐十倍奉还回去,本小姐身边不养没用的人。”

  莲香和莲翠对视了一眼,恭敬的行礼:“是,奴婢谨遵大小姐教诲。”

  见两人都已经是明白了自己的用意,抬脚朝着庭院之中走去,心中的怒火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

  她还是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发怒,这孔灵珊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如若不是她先挑起事端,她也没有心思去跟她一般见识,如今她自己自作自受,反而还要发狂打自己的人,她自然是咽不下这一口气的。

  这一次给她一个教训也是逼不得已,在接下来这段时间,想要有清净的日子过,那就必须让孔灵珊害怕自己。

  莲香有些惊恐的站立在灵薇的身后,心中一阵阵的发憷,刚才在房间所发生的一切,她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是自家小姐所做的。

  她从小就伺候的小姐,可一直都是温柔的性子,从来都不敢有一丝丝的反抗,更是一个顺应天命的人,这般手段让她有些不认识了。

  见莲香一个人冷冷的发呆,莲翠压低着嗓音:“莲香姐姐,你发什么呆啊?一会儿小姐要是有什么吩咐你没有听见,那可就完了。”

  听见莲翠的提醒,莲香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之中反应了过来,赶紧的侧头看去,眉头紧皱着:“我总是感觉如今的小姐跟以前的小姐不一样,可什么地方不一样,我又说不上来。”

  莲翠闻言低头细想了一会儿,含笑着:“自从小姐落入纤凝湖之后,的确是变了一个模样,但是这也是被二小姐和二夫人给逼迫的,她这样变化也是迫不得已,我们应该要理解小姐才是。”

  叹息一声,很是心疼的开口:“可不是吗,那一次小姐差一点儿连命都没有了,如今变化也是属于正常的,看来是我多心了。”

  两人在身后窃窃私语,灵薇一直都竖起耳朵听着的,她不开口去回答莲香的疑问,就是想要借莲翠的口去告诉她,不然自己必定是越说越错的。

第十二章 登门寻事不讲理

这张茹芳跟孔灵珊在府中承受了委屈,心中自然是不服气的,虽然二夫人知道如今是应该要忍受的时候,但是多年以来的宠爱,已经是让她恃宠而骄了起来。

  一纸书信送回了兵部尚书府,恳求着张高溢来给她做主。她虽然是府中的庶出小姐,但是因为嘴上会哄人,时常哄得张高溢很是开心,因此对这个女儿也是相当的宠爱。

  如今得知自己的女儿跟外孙女被欺辱,他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下了朝就直接朝着尚书府而来。

  下了马车,怒气冲冲的站定在大门前,扫视了一眼方平冷哼一声:“去让孔岳知给我出来,胆敢欺辱我女儿,今日看他如何给我交代。”

  方平颤颤巍巍的躬身行礼,满脸堆笑的抬眸看着张高溢:“是,奴才这就命人去请老爷过来,还请张大人随奴才到正殿稍等片刻。”

  张高溢含怒的抬脚跟随在方平的身后,在正殿之中安顿好了张高溢,方平赶紧的找来了自己的心腹,抬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虚汗:“快去告诉老爷,就说张大人过来了。”

  “是。”

  看着一溜烟不见人影的心腹,方平这才心中稍微的安定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眉头轻轻的紧皱了起来。

  这二夫人也真是的,这个节骨眼儿上非要争一个你死我活的做什么啊?安安静静的等待才会让老爷心中喜欢,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心中责怪了张茹芳一番,方平含笑的走进正殿之中,恭敬的伺候着张高溢,如今这尚书府还要靠着他才能够在朝廷上立足,绝对是不能够得罪的。

  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孔岳知就已经是出现在了正殿之中,躬身行礼:“小婿见过岳父大人,不知岳父大人突然驾临,还请饶恕没能迎接之罪。”

  见孔岳知这态度很是谦和卑微,张高溢也算是满意了,端过茶桌上的茶杯,轻轻的啄了一口茶水:“岳知啊,你府中近日可好?”

  如此的开门见山,就算是孔岳知之前不明白是因为何事,如今也能够明白过来这张高溢此次前来的目的了。

  暗中皱了一下眉头,嘴角轻轻的上扬了起来,轻声的叹息了一下:“回禀岳父大人,府中今日有些动静,不过这都是为了今后能够在朝中有更好的位置,还请岳父大人能够谅解。”

  ‘噼啪’

  茶杯斜斜的倒在了茶桌上,那香气迷人的茶水也流淌了出来。张高溢斜眼看着孔岳知怒吼:“混蛋,你说的是什么话?朝中之事我自有安排,你居然为了这事情让茹芳受委屈,还敢收回她府中之权,你对得起我吗?”

  孔岳知见张高溢如此怒火,眉头紧皱着,有些为难的开口:“岳父大人,你这是做什么呢?小婿如此做,也是为了你我两家在朝中有着更好的发展,如今灵薇已经被皇上所看上,就等着圣旨而来了,忍受一下委屈算不得什么。”

  张高溢闻言气冲冲的从椅子上起身,抬手指着孔岳知的鼻子:“我将女儿嫁给你,那是看得起你,不是让女儿过来受委屈的,别忘了你有今日都是因为我的关系,立刻将府中之权交还给茹芳,不然后果你自负。”

  “哟,这谁在这里乱吠啊?有什么资格胆敢来管尚书府的事情了?这府中做主的人到底是谁啊?”

  从张高溢进府之后,灵薇就已经得知消息了,她明白这张高溢过来是做什么的,自然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看着倾国倾城的灵薇走进殿中,张高溢有些晃眼,这等美色他在官场这么长的时间,也是从未见识过的。

  久久都无法反应过来,直到灵薇在那正殿正位上足足坐了一刻钟的时间,有些不耐烦了才微微的蹙着眉头:“张大人,你这般模样要是今后本小姐禀告给了皇上,怕是你张府都会上断头台的吧。”

  张高溢闻言总算是有了反应,轻声的咳嗽了两声,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冷哼着:“放肆,本大人正在跟你父亲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进来?还不赶紧给本老爷出去?”

  灵薇嘴角轻轻的扬起:“放肆?如今放肆的可是你张高溢,本小姐乃是皇家之人,你看见本小姐不行礼也就算了,还敢对本小姐大呼小叫,是谁给你的权利?再有,这尚书府中什么时候轮到张大人下达命令了?”

  孔岳知站定在一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看见,什么话语都没有听见。他本就不知道应该要如何的应付张高溢,这灵薇来了正好,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处理再好不过了。

  张高溢被灵薇的话语给堵得喘息不过来,深深的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就算是皇上看上你了,可你如今还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尚书府小姐,你有什么资格对本大人如此不敬?”

  灵薇嘴角含笑的抬眸看着张高溢:“张大人也说了,本小姐是这府中的嫡出大小姐,自然是能够管得这府中之事的。反而是张大人所教导出来的二夫人,在这府中横行霸道多年,一点儿教养都没有。好在是本小姐娘亲生性善良,不予计较,不然早就被赶出这尚书府了。”

  张高溢也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些年在尚书府的所作所为,此刻被人抓住把柄反抗,他自然是没有话说的。

  可是就这样妥协孔灵薇,他这老脸也是没有地方放的,只能够是将矛头转向了一直不说话的孔岳知:“你这府中之主倒是说句话啊,这府中之权你到底是给不给茹芳?”

  孔岳知见张高溢跟自己说话,抬眸皱紧着眉头,很是为难的看着他:“岳父大人,这”

  “本小姐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府中的大权是交给妾室掌管的,你张大人身为朝中重臣,难道连这小小的府中规矩都不懂了吗?”还没有等孔岳知将话给说完,灵薇就直接截断了他的话语。

  张高溢深呼吸一口气,刚想要还击灵薇的话语。一道身影从正殿外闪烁了进来,哭哭啼啼的扑进了他的怀中:“爹爹,爹爹,女儿好苦啊,你要为女儿做主啊,爹爹。”

  那一声声的凄惨呼喊,宛如张茹芳在这尚书府之中受尽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让不知情的人听了,怕是真的要心疼死她了。

  冷眼的看着张茹芳上演着凄惨的悲凉的委屈戏,连眼角都没有施舍给她,自顾自的悠闲品茶,等待着张高溢下一轮的攻击。

  看见自己女儿如此的凄惨,张高溢心中自然是心疼着的,狠狠的剜了孔岳知一眼,怒吼着:“孔岳知,你怎能如此待我女儿,她可从未如此哭泣过。”

  孔岳知心中有着怒火,他好歹也是堂堂的尚书大人,却被张高溢如此的不放在眼里,这颜面上他自然是过不去的。

  可是他不得不依靠在张高溢的身上,这所有的怒火和委屈也都只能够是咽在肚子里,满脸笑意的抬眸看着他:“岳父大人,小婿可是从来都没有做出这对不起茹芳的事情来,至于这府中之权也是破不得已而为之的。”

  张茹芳是一个聪慧之人,这哭戏上演过了,她自然是见好就收了,通红的双眼抽泣着楚楚可怜的看着张高溢。

  茶水已经是开始见凉了起来,灵薇的耐心也要用完了,放手了下手的茶杯,起身走到了张茹芳和张高溢的身边,定睛的看着两人:“本小姐没有耐心继续看你们演戏了,今日将话给说明白了,府中之权必须交换给娘亲,不然明日朝中正殿上,这御状本小姐告定了。”

  张高溢倒吸一口冷气,他万万没有想到灵薇居然能够想到这个办法来对付他,眉头紧皱着不知应该如何去回应她的话语。

  见张高溢那表情,灵薇很是满意,转身朝着殿外走去,不再去理会众人。她相信张高溢没有那魄力再敢闹腾了,毕竟他心中明白孰轻孰重。

  眼看着灵薇趾高气昂的离开,张茹芳心中无法咽下这一口恶气,抬眸撒娇的看着张高溢:“爹爹,你看看她,女儿在府中就这样被她一直给欺凌着,你可要给女儿做主啊。”

  孔岳知见此情况,冷下了颜面:“岳父大人,依小婿之见这件事情还是就此作罢的好,不然灵薇还真的能够做出告御状的事情来,到时候怕是会出大事的。”

  张茹芳见孔岳知都已经是开口了,她的眼角也看见了他脸颊上那不好看的神情,知道自己这一次过分了,赶紧的收回了自己的气势,一声不吭的站立在张高溢的身旁。

  张高溢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茹芳啊,这段时间你就忍受一下好了,为了今后的大局着想,可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情来。”

  孔岳知见张高溢已经是妥协了,躬身行礼之后就离开了正殿之中,他心中此刻是有着怒火的,自然是不待见张茹芳了。

  莲香走在灵薇的身后,眉头紧皱着很是担心:“小姐,这张大人真的不会再逼迫老爷了吗?奴婢心中还是不放心,要不奴婢去打听一下吧。”

  莲翠见莲香说着就要转身离去,赶紧的将她给拉住,笑着解释:“莲香姐姐你不用去了,这张大人为了今后的大局着想,他是绝对不会逼迫老爷交出府中的大权了,你就放心好了。”

  莲香闻言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为何你就如此的肯定呢?这张大人可是跟二夫人一样,都是狡猾卑鄙之人呢,万一他还是不讲理的逼迫老爷怎么办?”

  灵薇侧头看着莲香询问出这问题,也只能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重生贵女:摄政皇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贵女 或 摄政皇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

    1000年......去年年会,我曾经提到,我在思考如何让李锦记家族经营1000年。年会之后,我们听到很多业务伙伴的声音,进一步提出: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我觉得这个提得非常好。经营1000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建立文化!没有人能够永生,但只有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所以永续经营的灵魂不应该是任何个人,而是文化。我们要建立永远创业的文化,不断求变,不断应变,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建立文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和团队!文化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是透过人才和团队的行为

  • 王阳明:送你4个不生气的智慧

    授权图片向维摄面对别人的过错,不生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和朋友、亲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他们的错误,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和他人的交往中,我们若是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很容易击起对方的反击,双方你一句我一句,事情就算毁了。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相交为友。俩人一起去做生意,管仲出的钱少,年底分红却每次都拿大头,有人就说管仲贪财忘义,不能交。鲍叔牙也不生气,反而为管仲辩解,说他要赡养老人,多拿点钱是应该的。俩人一起出去打仗,管仲每次冲锋在后,

  • 成熟和淡定,才是中年之美

    人到中年,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成熟,实力变得稳定,财力变得殷实。中年之美,在于其成熟和淡定。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迷茫,没有年老时的颓废和消极。于天地之间,睿智豁达,享受人生。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水,多了,厚积薄发,成就一生伟业。水,深了,满腹经纶,不再为世俗所惑。水,宽了,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真正睿智的中年是这样一种境界——深水静流。中年,善于反思。“吾日三省吾身”、“我思故我在”……中年,常常感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青年时,常常觉得社会应该给予自己。中年时,常常觉得自

  • 交到这5种人,你的人生基本毁一半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好的朋友能够提高自己,让自己获益匪浅。一个坏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一踏糊涂,万劫不复。选择朋友,其实是在选择自己的命运。亲情淡漠的人春秋时期,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管仲通过改革,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齐桓公37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到病榻探望,询问国事。管仲说:“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个人不能信任。”齐桓公不解,说,易牙的亲生儿子都舍得烹了给我,竖貂不惜阉割自己进宫侍候我,开方在我手下称臣,父母死了也不回去奔丧,他们三个都爱我胜过他们的家人,为什么

  • 终于知道关羽雕像都是闭着眼了!原因还挺吓人的!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那么,关公雕像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的?有一种说法,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三国时期关羽温酒斩华雄,睁着眼喝了酒,回来时就眯着眼了。所以祭拜关公最好还是用闭眼的关公。关公的雕塑形象面部亦以美髯、虎眉、凤眼为特色。其服饰却因庙宇称谓不同而各异。称关帝庙、关王庙、关圣庙、关圣帝君

  • 无法左右的,随缘(深度好文)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很茂盛,一棵已经枯萎了。禅师问弟子:你们说是枯萎的好,还是茂盛的好?一个弟子说:“当然是茂盛的好。”另一个弟子说,“繁华终将消失,我看是枯萎的好。”谁知禅师摇摇头,“枯萎也终将消失”。后来一个机灵的小沙弥道出了答案“枯萎的让它枯萎,茂盛的让它茂盛。”万物各有规律,不要追逐外界的风景,而要关注自己内心的风景。心里若能随缘而观,随缘而喜,任他树荣树枯,都是绝好风景。“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佛家有言,随缘自适,烦恼即去。随缘是我们摆脱烦恼的第一秒法。苦乐随缘,得失随缘。

  • 做人两个字,善良;做事两个字,坚持

    做人,就两个字:善良。善良的人,永远都受人尊重,也许会吃亏上当,也许会流泪受伤,可是,善良是种美德,幸福会回应,上天会眷顾。做事,就两个字:坚持。一腔热血未必能成功,坚持到底必定有收获,如果轻易放弃,只会和成功失之交臂,多坚持一会,多忍耐一次,也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做人,要干干净净。别想着占谁便宜,把人暗算,对朋友,真诚点,对伴侣,忠诚点,简单善良不吃亏,阴险狡诈遭人厌。做事,要有始有终。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累再苦,也得坚持,再痛再疼,也要忍住,吃不了苦的人,永远不会成功。人活一世,实属不易,

  • 生活不要攀比,适合自己,就是幸福

    点我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点我摔跤了,不要哭,再爬起来,站直一笑,拍拍尘灰,继续奔跑。正视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适应人生的每一回起伏,吸取人生的每一场失败,利用人生的每一个坎坷。努力给自己一个最美好的心情,平衡住自己的气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急于成功之事,就算摔了再大

  • 一个穴位疏通全身气血!

    中医认为经络决定人体健康一旦经络出现堵塞人体就会出现诸多疾病因此,想要养生,保持经络畅通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春季大家很重视养生进补,但是如果经络堵塞,补什么都没有用!当然,人体是非常敏感的,如果经络不通,就会发出很多不舒服的信号来求救!各种不通的信号代表着不同的情况,可以根据自己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方法和穴位来调理。经络不通的首要感觉疼痛还是那句话: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经络不通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疼痛,比如有时候我们会有莫名的疼痛,那说明的是此处经络不通。疼痛气血不通冷疼痛说明经络不通,继而导致气血不

  • 《论语》精华60句,只读一遍,获益终生

    《论语》是孔子思想的集大成之作,在如今社会,仍具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慢慢感悟,细细品味。1、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个人没有长远的考虑,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智者却是能不为眼前得失所羁绊,目光长远,判断敏锐。2、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的快乐,就像水一样,悠然安详,永远是活泼泼的。仁者之乐,像山一样,崇高、伟大、宁静。3、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愿承受的事,也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这句话所揭晓的是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原则。孔子所言是指人应当以对待自身的行为为参照物来对待他人。人应该有宽广的胸怀,待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