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集]《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全文免费阅读果粒橙

2017/11/13 10:38: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

作者:果粒橙

第七章  提上裤子不认账

宁绮不断地自我心理暗示,眼神却焦躁地盯着浴室门的位置,心跳越来越快。版权http://www.95lady.com/

就在她苦苦思考对策的时候,浴室的门咔一声打开了。

宁绮的眼睛被定住,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口。

聂惟靳围着简单的浴巾出来,完美比例的健硕身材在灯光下几乎要亮瞎她的眼。

宁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缓步走出来,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只能愣愣地傻站着,连目光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你——”聂惟靳微微皱了皱英挺的眉,眉间满满都是不耐烦。

宁绮实在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总之一言不合就动手,她默默给自己打了气两步作一步上前,径直抱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就亲了上去。

后来的事情实在太过水到渠成了,就连传说中撕裂般的疼痛,宁绮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感觉,这得归功于聂总的技术太好。[全集]《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全文免费阅读果粒橙

是的,技术太好,就连喝醉都不能影响他的正常发挥。

宁绮次日醒来的时候,身上连一块好肉都没有,所以穿衣服的时候,她整个人内心都是崩溃的。

然而,聂总却已经早她一步起来了,正在系领带,衣冠楚楚的模样,端的一副妥妥的禁欲范。

“聂总,我们家的贷款,可以给我批了吗?”宁绮实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想别的,随意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径直从包里掏出相应文件,递给了聂惟靳。

聂惟靳伸手接过来,一双深邃的眼眸定在上面的时间不过三秒。他随即便将冷凝的目光从A4纸上移到了宁绮满是痕迹的优雅脖子上。

“宁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又低又沉,带着一丝纵欲过后的嘶哑,分分钟诱惑得宁绮想再来一次。95女性网

然而,这个不愉快的早晨,实在不适合想入非非。

“就是字面的意思,聂总,牙齿当金使,你说过,我爬上你的床,就能谈贷款的事了。”宁绮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着牙说出来的。

尼玛的,这个王八蛋摆明就是一副不认帐的态度。她真是高估了他的人品了!

“是吗?我有说过?我只记得我说过的是,等你爬上我的床,可以再谈谈。”聂惟靳凉薄的春唇瓣勾出一丝淡漠的笑意,声音不紧不慢,却如同一根细小的丝线勒紧了宁绮的心脏。

宁绮觉得自己几乎要被刺激得背过气去了。95女性网千算万算,独独漏算了这一点, 她就是再精明,也不够聂惟靳一个手指头捏的埃

“聂总,提上裤子就不认帐,这样好吗?”宁绮白着一张脸勉强地挤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强硬克制着自己想一鞋板砸过去的冲动。

聂惟靳倾绝人寰的俊脸浮起一丝耐人寻味的深长笑意。

“不好。”他声音清淡,说出的话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肯定意味。

宁绮实在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脸色很不好,斟酌着词句道:“既然聂总这么自觉,麻烦你帮我把这份合约签了吧,我等着救命。”

聂惟靳此刻已经穿戴整齐,一丝不苟的正装衬得他整个人特别的正经,有种禁欲而冷贵的韵味。

“宁小姐,不是我要签你的合约,是你要签我的合约。来自95lady.com”他淡淡地说到,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宁绮。

“未经同意进了我家门,涉嫌盗窃,趁我酒醉强迫我发生关系,涉嫌诱——奸。你说,你是要走法律程序,还是私了?”聂惟靳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冷凝,不疾不徐地陈述道。

宁绮的脸色一下子就转白了,惨白惨白的。

“聂惟靳,你——”她气得不行,直接从床上起来,一把跳到了聂惟靳的跟前拽住了他的领带。

“你怎么这么无耻呢!你信不信我把这段录下来给曝到媒体上去,让大家看看聂总的无耻面目?”宁绮气得咬牙,一字一顿地威胁道。

聂惟靳不为所动,凉薄的唇扯出一丝笑意,本来一成不变的声音此刻竟带了一丝揶揄的味道。网站http://www.95lady.com/

“好啊,刚巧我房间里有摄像头,昨晚的事情也录了下来,我想众位网友更希望欣赏宁小姐的精彩表演吧?”

宁绮的脸色由白转红,完全是被气的,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委屈。她气得浑身都发颤,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这巴掌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扇的,聂惟靳白净英俊的如玉脸庞上顿时就起了印子。

“宁绮!”聂惟靳这一下显然也是被气得不轻,又是给他灌助兴药又是扇耳光的,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宁绮她到底有没有弄清楚状况?

“我在!”宁绮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意,连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两个调,“聂先生,你可以再状告我多一条,故意伤害罪,我等着法院的传票。”

她咬牙切齿地说完话,随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摔门离去,关门的时候把门摔得震天响,几乎连房子都要抖上几下。

聂惟靳看着余颤不断的名贵木门,英挺的眉毛几乎要皱成一团了。

现在的女孩子,脾气真是差!说也不能说了,玩笑也开不起了!

第八章 你以为自己很高贵?

宁绮是带着一身伤痕回来的,不仅浑身酸痛发软,最重要的,心都碎成渣渣了。

她这么大的一个人,还是名牌大学优等生,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她居然被骗色了!

是的!她被骗色了!尼玛的,想想都觉得生无可恋,守了二十五年的清白身子,居然让聂惟靳那个无耻小人这样轻易就骗去了。

宁绮将自己的身子泡在浴缸的热水里,烦躁不已地抓了抓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绮绮,你在里面吗?”门外忽然传来宁母的声音。

自从她哥出事,她就没听过她妈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跟她说过话了,宁绮下意识的,心里就觉得莫名的慌。

她随意披了件厚实的浴袍,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推开了浴室的门。

“妈,有事吗?”宁绮有些诧异地看着宁母,这几天都疯疯癫癫的人,今天怎么忽然穿戴整齐了,还化了淡妆。

“绮绮,你赶紧收拾一下,跟你爸去见个客户。”宁母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宁绮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沉静:“我去见什么客户?你不是一向不准我插手公司的事情吗?”

害怕她会从公司得到一星半点的利益,连去做个见习文员都不肯,家里那么大一间公司,她却要去外面的商场实习。

“现在是非常时期,要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还不快去收拾?”宁母不悦地拧起了眉,声音带着不耐烦。

“收拾什么?我就这样,再收拾也漂亮不到哪里去。”宁绮自嘲地笑了笑,只觉得讽刺无比。

“你这是什么话?要是张行长能看上你,这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份!”宁母不满地催促道,“赶紧的,你哥能不能还上钱就看你的了!”

张行长,跟她爸差不多大的那个!他老婆才得病死了还不到两个月,就这么心急娶新人了?

宁绮只觉得一种不可言说的悲哀在心里弥漫开来,她眨了眨眼睛,逼退了眼里的泪意,僵着一张脸道:“我不去!”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狠狠挨上了一个耳光。

宁母双目猩红,狰狞道:“你不去?你凭什么不去?你以为自己很高贵?”

她说话间,忽然上前一把撕开了宁绮裹着的浴袍,宁绮满身的痕迹顿时暴露在凉飕飕的空气里。

宁母的双目顿时就能喷出火来了,她恶狠狠地瞪着宁绮身上的暧昧痕迹,好像要将她的身子切开一样。

“这是哪里弄的?你不会又跟姓齐的搅合在一起了吧?宁绮,你怎么那么贱!放着好好的聂家大少不要,跟了个穷得叮当响的小子,结果还给人家踹了,要是你没有退婚,现在我们家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宁母恨铁不成钢,呲目欲裂,说出的话越来越难听。

宁绮一张脸已经完全僵掉了,不知道作何反应才是合适。

她沉默了半响,扯出一丝僵硬的冷笑,沉静异常地说道:“我们家怎么样了?落到什么地步了?这是我害的吗?是因为我吗?这是你宝贝儿子种的恶果,就该让他尝尝苦滋味。”

她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脸上就挨了宁母一巴掌。

宁母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她满脸的不耐和愤怒,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几个调,尖利嘶哑:“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话?你赶紧打扮打扮去见张行长,聂总你拿不下,不要说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也看不上你!赔钱货!”

宁绮被宁母的话气得几乎要喘不过去来,她激动得直冷笑,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厌恶:“我说了我不去!”

话刚说出口,啪的一声,另一张脸又挨了一巴掌。

宁母用手指着她,恶狠狠地威胁道:“去不去,你说了不算,我可以将你砸晕直接送到张行长的床上你信不信,宁绮,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闹得太难看了,否则,吃亏的仍然是你。”

宁绮站着不动,只觉得一阵苦涩从喉间蔓延开来,直抵心尖。

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深深的,长久的,无声的,悲哀。

晚上五点半,西海餐厅,宁绮穿了一身最衬身材的高领旗袍,玲珑有致的身段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带着一种刻意又露骨的诱惑。

张行长色迷迷的小眼睛,几乎要黏在她身上移不开了。

“宁总,不是我不帮你,而是1.3亿的数额实在太大了,我真的无能为力埃”张行长妆模作样地为难道,油腻的目光停顿在宁绮鼓起的胸口上,一脸的难耐。

宁绮面无表情地从包里掏出贷款合约,声音清冷:“我们宁家的公司,别墅加上我作抵押,张行长,这笔生意不值吗?”

第九章 我是你亲生的吗

张行长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竟然一时间被噎着,想不到现在的小姑娘都开放成这样了,连欲迎还拒半推半就这些招数都省掉了,一上来就直入主题,真他妈的太对他的胃口了!

“就冲着宁小姐这爽脆的劲儿,这合约我签了!”张行长一拍桌子,当即决定。

“宁小姐,这份合约到底是给我签还是给张行长签?聂某真是好生为难。”张行长正要动笔,手里的合同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抽走,头顶响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好听嗓音。

宁绮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了起来,口干舌燥,呼吸困难,心乱如麻。

倒是旁边的宁父一脸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神情。

“聂总,原来是聂总啊,请坐请坐。”宁父亲自拉开了宁绮旁边的椅子。

聂惟靳也不客气,径直坐了下来,清凉淡漠的目光扫了扫穿着妖娆旗袍的宁绮,将手里的合约扔到桌面上,沉声道:“宁小姐,昨晚不是说好了我出面给你贷款吗?怎么,看不起聂某?”

这人睁眼说瞎话的本领真是令人自叹不如。

他们昨晚有说上话吗?

宁绮淡淡地扫了一脸深沉的某人一眼,声音带着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决绝。

“我怕昨晚伺候不好聂总,所以不敢劳烦聂总。”

此时张行长已经非常有眼色地给聂惟靳斟了一杯茶,聂惟靳修长均匀的手指有力而散漫地在桌面上叩了几下,以示客气,举止投足间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矜贵味道。

他目光落在宁绮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疾不徐地开口道:“连我都伺候不好,你还敢找张行长?你不知道张行长阅女无数口味独特吗?”

宁绮料不到看起来高冷淡漠的聂总裁居然当着别人的面给她开黄腔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有些呐呐地看着聂惟靳。

聂惟靳见她模样有趣,兴起了捉摸她的心思,俯首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张行长,他有病的,而且还不喜欢做安全措施。

他呼出的气息滚烫,悉数落在了她的耳蜗,宁绮的颈后不由得起了一阵细细的鸡皮疙瘩。

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僵硬这些层面的词语来形容了。

“宁老,你是要跟张行长贷款呢,还是跟我贷呢?”聂惟靳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心情好像很是不错,抿了一口茶,带着淡淡的笑意问道。

宁父简直是受宠若惊,正要开口,那边张行长已经极有眼色地起身了:“聂总说笑了,我哪敢跟聂总你相提并论啊,我有事先走,你们谈,你们谈——”

宁绮:“……”她十分无语地瞥了聂惟靳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聂总,有失远迎,真的有失远迎。”宁父已经高兴得见牙不见眼,将合同推到了聂惟靳跟前,一副奴颜媚骨的模样,“聂总能够在我宁家困窘之时伸出援手,宁某真的感激不尽,感激不荆”

聂惟靳一脸的冷淡,扯出一个不咸不淡的笑容,声音带着情绪莫测的深沉:“宁总这个感激不尽说早了,我可没有说,要给你贷款。”

宁父顿时僵在了那里,双目的神色精彩纷呈,最后冷冷地定格在正优哉游哉喝茶的宁绮身上。

“聂总,不要说笑了,宁某真的急需这笔钱,聂总就不要为难宁某了。”他额上直冒冷汗,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

“我本来就没有兴致给你贷款了,只不过是心情不好,见不得人卖女儿。”他声音不紧不慢,唇齿间仿佛带着一种淡淡的,又高高在上的讽刺。

宁父闻言眼色一僵,正要辩解两句,聂惟靳却没有给他机会,径直起身,淡淡地摞下一句:“聂某还有事情,就不打扰宁总了。”

看这翻脸不认人的态度是有多快,本来还是宁老来着,一转眼就是宁总了。

他话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挺拔的背影清俊硬朗,给人一种骄矜冷漠的感觉。

整个过程中,聂惟靳都不曾再正眼看过宁绮,甚至一丝余光都没有给她。

聂惟靳的身子还没有出餐厅门口,宁父已经忍不住发作,径直扬手就甩了宁绮一巴掌将宁绮的唇边都打出血来。

“都怪你!要不是你贸然退婚,怎么会得罪了这樽大佛!现在好了!你哥等着坐牢了!”宁父语气怨恨,目光如炬。

宁绮慢条斯理地抽出桌面的纸巾将嘴角的血渍擦干净,扬起一丝淡薄而苍白的笑意:“是吗?让他长长教训不好吗?”

宁父气得几乎吐血,一双眼瞪得老大,满含愤怒地等着宁绮,说话激动得连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她的脸上,一字一句道:“你马上去给我追聂总,你要是不贷来钱,宁家,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宁绮脸上依旧没有什么神色,淡漠地瞥了情绪激动的宁父一眼,不疾不徐道:“我求之不得,你以为我很稀罕回去吗?”

第十章 你满意了吗

话还没有说完,宁父的另一个巴掌又扇到了脸上,还是扇在同一个地方,宁绮的嘴角当即就肿了,还冒出一丝血丝来。

她呵呵一笑,双目依旧毫无神采,声音却带着一丝从来没有过的阴寒冷意:“宁之起,我是你亲生的吗?”

宁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被愤怒所取代。

“宁绮,我告诉你,马山去跟聂总道歉,将贷款拿到手,不然——你那个小公司也不用做下去了,要是你哥真的坐牢,我保证,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宁绮最后还是慢条斯理地将杯子中的茶饮完,随后搁下杯子,淡漠地道:“要我去求聂惟靳,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宁父气得不行,重重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最后还是忍耐道:“你说。”

“贷款下来,我要离开宁家。”宁绮语气平淡,神色疏离地说道。

宁父又动怒了,再一巴掌拍到了桌面上,怒目而视道:“混账,你这是什么话,除非你出嫁,不然你想都别想,我是短你吃了,还是短你穿了!”

宁绮目光中闪过一丝寒意,板起了脸:“那你自己去搞掂贷款的事吧,我无能为力。”

宁父用目光将她狠狠地从头到脚凌迟了一遍,最终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好!”

宁绮得到了应允,没有再看他一眼,径直站了起来,往门口的方向走。

聂惟靳的黑色迈巴赫很显眼,她一眼就能看到。

宁绮步伐稳健地走过去,聂惟靳坐在后座,很悠然地摇下了车窗,唇角挂着一丝淡淡地笑意:“不知道宁小姐找聂某,有何贵干呢?”

宁绮将头俯下来,囧囧有神的双目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眸,一字一顿道:“看见我这样,你满意了吗?出气了吗?”

聂惟靳注意道她脸上的红肿,神色冷凝道:“宁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恕聂某愚钝。”

宁绮扯出一抹冷淡的笑容,笑得有些凄凉的意味,自顾自地说道:“不就是记恨我上门退婚让你失了颜面吗?你说,你要怎样才能解气?”

聂惟靳脸色幽冷,沉默了一会,才淡淡地说道:“是,又怎样?”

宁绮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攥成了拳头,真想对着那张俊美异常的妖孽脸蛋就砸过去。

冷静,冷静,宁绮,你现在需要冷静。

想想离开宁家以后的快乐日子,是你有求于人,控制一下,控制一下——深呼吸——深呼吸——

“聂先生,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是我年少无知一时冲动,令聂先生颜面受损,我可以公开道歉,求聂先生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宁绮上一秒还是带着冷讽,这番话说出来却诚意十足,还有模有样地对着聂惟靳鞠了一躬。

她脸上本来就被打得红肿,神色无奈而委屈,聂惟靳甚至可以看到她好看的双眼里,有微微的湿意。

楚楚可怜的味道顿时就跃上心间。他居然不可抑制地心软了。

聂惟靳从车窗里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抚上了宁绮红肿的脸颊,动作亲昵而温柔。

“既然知道错了,就应该好好弥补。说不定,我高兴了,砸给你一两亿,也不是不可能的。”他嗓音低沉,语调温情,如同对着自己挚爱的情人呢喃一样。

宁绮目光里闪过一丝难言的悲哀。

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想要离开令她窒息的宁家,可是却要依靠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说不定自己会是才出狼窝又进虎穴。

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宁绮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僵硬掩饰住自己生无可恋的表情,一字一顿,极尽卑微道:“那聂总,你想要我怎么补偿?”

聂惟靳精致的眉眼浮现起淡淡的愉悦。

他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得意:“自然是要尽宁小姐的全力来补偿。”

宁绮的唇角又习惯性地勾起一丝淡漠的讽笑,声音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凄凉和哀伤:“是吗,我倒不知道原来我还有这个能力呢。”

聂惟靳好像不是那么喜欢她现在脸上的神情, 失魂落魄的,好想跟他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一般。

他怎么说也是本市有名的的钻石王老五,还是八卦杂志趋之若鹜的对象,有那么委屈吗?

宁绮自然不知道聂总心里这一番腹诽,所以她很是不明所以地看着聂总上一秒还带着淡淡笑意的双眸,在几秒钟里莫名其妙就暗沉了下来。

“上车。”聂惟靳声音冷冽地吩咐了一句便合上眼睛,正襟危坐地闭目养神。

宁绮也没有推拒矫情,径直推开车门自己爬上了车子。

车子很快就打着了,缓缓开上了大路,宁绮的脸紧紧贴着车窗,双目无神地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

第十一章  真是天要亡她

这种委屈已经受过千百遍了,她早就麻木了。

然而,她今天却忽然,不可抑制地想念起齐斐来。

“坐那么远,我会吃了你?”她正神游,聂惟靳幽冷的声音便从一侧传来。

宁绮心里颤粟了下,缓缓抬起头对着他笑了笑,声音又低又凉:“聂总要吃我,我不是求之不得吗?怎么会怕?”

聂惟靳眼底一片深谙,唇角微微牵扯出一个极浅的弧度来。

“是吗?那你坐那么远,干什么?”他声音压的极低,有种刻意的暧昧。

“我这不是怕这个样子吓着聂总吗?”宁绮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他,低眉垂目,一派温顺。

聂惟靳凛冽的目光凝视了她片刻,忽然伸手讲她扯进怀里。

宁绮一惊,猝不及防地抬起头要问他干什么, 他却早一步用行动堵住了她的问话。

他直接印上了了她的唇。

这个吻来势汹汹,粗暴,激烈,沉默。

宁绮不做回应,却也被逼着承受。

她眼眶发酸,委屈得想掉眼泪,却拼命抑制住泪意,只能任由他托着自己的后脑,肆意抢夺自己的呼吸,所做的只能是大口的喘着气。

良久良久,聂惟靳才松开她,她头发凌乱,衣衫半开,僵硬地愣在那儿,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怎么?回味无穷?”聂惟靳淡淡地揶揄了她一句。

宁绮望着他精致如画,入骨三分的清贵面容,垂在裙子边上的两只手默默握成了拳头。她用力地,指甲深深扎进了掌心,带来舒缓混沌的疼痛。

“昨晚我喝醉了,今晚要是令我满意,我就将你哥捞出来。”聂惟靳忽然又凑近她,在她耳边暧昧地吹着气,声音低沉嘶哑,却又滚烫炽热。

宁绮的耳根几乎被烧熟,僵硬着身子挺直腰板,几乎一动也不敢动。

宁绮预料到今天晚上不会那么容易躲过,但想不到聂总会是这么猴急的人。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热情得她招架不祝

车子在他的别墅停住以后,聂总一言不合就将她半拖半拽弄下了车子。

宁绮总觉得自己的手腕被拽得生痛,她额上都隐隐冒出了汗珠,但她一声都不敢吭,只能忍着痛,加快自己的脚步跟上他的节奏。

然而,聂总的节奏实在是太快了。

宁绮才踉踉跄跄地被他拖上了房间,脚步还没有站稳就被他狠力一甩,扔上了昨天晚上才躺过的那张大床。

宁绮只觉得头晕目眩,耳朵发出了嗡嗡的响声,还没有缓过劲儿来,聂惟靳就已经压了上来。

宁绮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身上的男人。

说好的风度呢?说好的优雅呢?说好的对她没性致呢?

“聂,聂惟靳!”宁绮心慌之下也顾不得奴颜媚骨那一套了,出声喊住了他的动作。

聂惟靳深邃幽暗的双目里有淡淡的火光一闪而过,神色冷峻,语调低沉:“怎么?后悔了?”

宁绮只能使劲儿摇头,然后在这间隙中斟酌语言,欲言又止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先去洗个澡会不会比较好一点?”

聂惟靳眸里一片深谙,看不懂他是什么神色,不过唇角倒是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不用,我就喜欢你这身。”声音是意想不到的,炽热和沙哑。

宁绮直觉有什么不对,可还没有缓过劲来,就听得撕拉一声刺耳的声响。

然后,她觉得一阵凉飕飕的感觉从脚底直钻脖子。

尼玛,这是多大的手劲,能将她一件定制的旗袍生生从头撕到脚!!就他这样还敢说别人有病?有病的是他吧!

“昨晚我喝了酒,下手重了点,疼不疼?”聂惟靳俯视着她身上青紫斑驳的痕迹,忽然又换上了面具,深情脉脉地问道,声音简直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然而,宁绮的思维显然跟他不在一个频道里面,她蓦地狠狠剜了他一眼,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你昨晚没醉!”

聂惟靳俯首在她耳边低笑,声音动听愉悦:“谁说我没醉,醉在温柔乡里,简直销魂——”

宁绮脸上迅速染上了滚烫的红晕,一种被戏弄的羞耻感窜上心头,化作一股浓浓的怒火直烧脑门。

她忽然觉得忍无可忍,狠狠地用力推开了聂惟靳,在聂惟靳怔愣的片刻,她还觉得不解气,直接往他最脆弱的地方狠狠就是一脚。

然而,她走出房门的时候,就觉得尴尬了。

她衣服破了,肿么办?

第十二章 被聂总拒之门外

她思索了半响,又折回房里,聂惟靳还没有回过神,痛得呲牙咧嘴的,风度全失。

宁绮火速拉开他的衣柜门,挑了一件看起来最长的衬衫,三下五除二穿上了身。

虽然只是堪堪遮住了臀部,但聊胜于无埃

她正要迈脚走人,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拉近了一个火热的胸膛。

“宁绮,你敢穿这样出去?你信不信我将整个宁家都玩残给你看!”

宁绮脾气上来,已经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她倔着性子回敬他:“聂总还是先看看你自己残了没有吧!”

话音刚落,抱着她腰身的手臂就收紧了些,聂惟靳在她身后咬牙切齿道:“你马上给我叫医生过来!特么的,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宁绮才不鸟他,回应他的是狠狠的一脚,然后飞快地夺门而去。

她一口气跑出了院子,然后在花园的大铁门外浑身颤抖地喘着粗气。

气,很气,很气很气。

聂惟靳这个小气吧啦小肚鸡肠小人得志的乌龟王八蛋!居然这样耍她!

然而更多的,是深深的悲哀。

她何至于落到这样的境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做错了什么!

宁绮忽然很想抱着头痛哭一场,但从小到大一直伪装麻木,早就已经习惯了。

她正想掏出自己的手机交个出租车,却悲催的发现,包还在——

哦,还在聂惟靳的车上呢。

真是天要亡她。

正悲哀着,忽然一道刺眼的光照了过来,她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睁开的时候后,只见门口缓缓停下了一辆银色的宾利。

车上走下金童玉女一般的两个人。

宁绮揉了揉自己涩痛的眼睛,看清来人的时候,只觉得天雷滚滚狗血滂沱埃

来人正是她的前男友齐斐与他的未婚妻丁彩莉。

“宁小姐这是——被聂总拒之门外了吗?”丁彩莉踩着九厘米的高跟鞋优哉游哉地走近宁绮,语气里满满的幸灾乐祸。

宁绮淡淡地晲了她一眼,声音冷淡:“我看丁小姐眼神不是那么好,我身上穿着他的衬衫呢,我这样子,像是被赶出来的吗?”

丁彩莉扫了她一眼,双目明显有些吃惊,倒是齐斐,瞬间脸色惨白。

“既然如此,请宁小姐去通报一声聂总,就说我们夫妻来访。”丁彩莉语气倨傲,眼底有淡淡的得意和不屑。

宁绮不悦地皱起了眉,用同样讽刺的目光扫了脸上妆容精致的丁彩莉一眼,语气有些怠慢和懒散:“不好意思,今晚聂总的所有时间都是我的,我不希望有无关人士打扰。”

“这样蔼—”丁彩莉拉长语调,有些无奈地搂着齐斐的腰,撒娇道,“老公,你说怎么办?那我们这结婚请柬,怎么送给聂总呢?”

齐斐清俊的脸庞在昏暗路灯下镀成黯然的晦暗颜色。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着好听:“既然如此,那我们改日再来拜访。”

丁彩莉却不依,继续撒娇似的摇晃着齐斐的手臂,语气不悦:“不行!怎么能改日呢!好不容易聂总在家,还有几天就是婚礼了,要是宴请不及时,耽搁了怎么办?”

宁绮清亮凉薄的双眼微微抬起,淡淡地瞥了齐斐一眼。

一样的眉,一样的目,一样的清隽沉稳。

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和不悦,同样的温和耐心。

原来,不是单单对她。这份情意和呵护,对别人,也是一样。

宁绮不言不语,在夜风中撩起了自己散乱的头发。

“老公,你跟宁小姐不是老朋友吗?你去求求情吧——”丁彩莉不依不饶。

齐斐向前一步,靠近了宁绮,高大的身躯给宁绮的视线蒙上一层阴影。

“宁小姐——你看,行个方便可以吗?”他淡淡地阐述着请求,字里行间,一点温度都没有。

“呵——”宁绮自嘲一笑,不疾不徐地回道,“凭我跟齐先生的情分,这个忙肯定是要帮的,如果两位不介意,就将东西给我吧,我也要回去了。”

齐斐清隽的眉目依旧淡静,只是原本温润的眼神此刻深得犹如不见底的深渊。

“小莉,把请柬给宁小姐吧。”他握成拳的双手插在西装裤子的口袋里,声音紧绷。

宁绮接过丁彩莉心不甘情不愿递过来的请柬,包装精美却缺乏内涵,果然符合丁家暴发户的气质。

她淡淡一笑,声音清媚:“如此,我先回去陪惟靳了,祝两位百年好合,新婚快乐。”

丁彩莉和齐斐的脸色都不是那么好看,连敷衍道别都显得仓促,宁绮还没有将老式别墅的铁门拉上,他们的车子,已经没了踪影。

她慢慢往回走,走向刚刚才逃出来的别墅——

她的手掌攥紧手里的请柬,毫无预兆地,掉下两颗泪珠来。

她输入了密码,蹬蹬几步就上了楼,聂惟靳那厮居然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看表情就知道是很痛。

他听到脚步声,抬起眼扫了一眼去而复返的宁绮,目光冷得简直就如同冷飕飕的刀子。

就算隔着几米的距离,宁绮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杀气和寒意。

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路漫漫 或 老婆嫁我可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校花美女】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校花美女】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校花美女目录预览:第9章欲擒故纵第10章大言不惭第9章欲擒故纵杨紫薇与徐凯在“金伯利”门口分手之后,并没有走远,待徐凯驾驶丰田轿车离开,她又折回店里。当杨紫薇看见马建阳正在帮那个妖艳女子买项链,便不露声色地从里面走出来,堵到房门口。不久,马建阳便挽着那个妖艳女子的手,有说有笑地从“金伯利”里面走出来。杨紫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冲上前去站在两人跟前,指着身边那个妖艳女子,问:“她是谁?”马建阳见杨紫薇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顿时傻眼了,结结巴巴地

  • 完整版【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目录预览:第9章追她第10章发现第9章追她伍妍儿的小脸云淡风清般的一笑,却让那男子立刻就来了劲,也早把某人的警告忘记在脑后了,原本是要做戏来着,可此刻,看到这么清纯模样的小女生,狗改不了吃屎,不调戏调戏那不是可惜了这么一个粉嫩嫩的小美人了。“就凭你吗?”“哥会很疼你的。”男子的手轻佻的就移了过来,他想要在伍妍儿的粉嫩小脸上揩一把油,而一双眼睛已经下移向了她的胸前。那眼神让伍妍儿的眸光抽搐了,这臭男人居然敢淫视她

  • 完整版【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目录预览:第9章总裁救美第10章带她回公寓第9章总裁救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打斗声停了下来,她还在哭,抽噎着,长这么大,第一次吓成这样。身子被人轻轻一抱就抱了起来,嘴里的破布一摘下去,她“哇”的就大声的哭起来,紧接着,手也解放了,手背一抹眼睛,她终于看清楚了抱着她的男人,居然是夏轩哲,恨呀,手一掐他的手臂,“都是你,都是你,不然,我从不惹事的。”夏轩哲一笑,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天她踢起的小石子打到的人,还说不惹事,那人

  • 完整版【我的妖孽狼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的妖孽狼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我的妖孽狼君目录预览:第9章命定的劫缘]第10章酒宴]第9章命定的劫缘]我心下一紧,九夫人的家人难道竟是蒙古的一方霸主,竟是一位居高位的大汗?我微低着头,不敢作声。一串脚步声漫进殿里,我头低得更低了,巴不得所有的人只当我未见。坐在那方凳上,仿佛如针毡一般,很不自在,我听着皇帝与这些人的客套话。一句一句的竟如书里的话一般,也没什么新鲜。倒是那大汗声如钟,每一次说话,都让你不得不听进耳中。我偷偷瞄着殿下的人,清一色异族的装扮,都是蒙古的服饰,

  • 完整版【霸道邪少的小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霸道邪少的小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霸道邪少的小娇妻目录预览:第9章逃的渴望]第10章悔之已晚]第9章逃的渴望]时间在一分一秒走过,莫晓竹悄悄直起了身体,背靠着车门,被绑的手在慢慢的蹭向车的把手,一边蹭一边听着自己的心跳,其实,心有多害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前面是个转弯,司机不疾不徐的开着车,身旁的男人呼噜声越来越大。不能再等了,只希望自己一跳下车就遇到个贵人,这样,她就有救了。闭上眼睛,莫晓竹背后的手用力的一扳,刹那间车外一股清新的空气飘进鼻间,深呼吸了一口,莫晓竹猝不及防的

  • 完整版【婚色撩人:腹黑老公,难伺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婚色撩人:腹黑老公,难伺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婚色撩人:腹黑老公,难伺候目录预览:第9章给她十万块]第10章是她错了]第9章给她十万块]一股淡淡的古龙水的香飘溢在她的鼻间,让她心神一荡,昨夜里的一切又模糊的闪烁在脑海里,想起床单上的血迹,仲晚秋再也忍不住了,做了还不敢承认的男人真的让她看不起,背对着身后的男人,她想也不想的大声道:“冷慕洵,我鄙视你,做了还不敢承认,根本就是一个小人。”说完,她也走,就当她是被狗咬了。可她才迈出了一步,身子就被一带,然后被硬生生的转过了身体,

  • 完整版【邪王霸爱:溺宠狂野小兽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邪王霸爱:溺宠狂野小兽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邪王霸爱:溺宠狂野小兽妃目录预览:第9章再见第10章不识第9章再见一枚银镯子放在了之若的手中。“之若,快拿着这个去向大夫人道个歉,多说些好话,不然,娘怕……”“怕什么?”之若的眉头一皱,难不成那大夫人还敢打她骂她不成。可刚刚,大夫人可是没有追过来的。“之若,娘怕你晚上又没的吃了。”原来是这样,想来,从前的娘与秦三小姐是没少挨饿了。扶着娘坐在了小屋前的一块顽石上,“娘,镯子我收着,晚上,一定有吃的,你放心吧。”“之若,娘发现你回

  • 完整版【我曾深深爱过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曾深深爱过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我曾深深爱过你目录预览:第九章该坦白的时候必须坦白第十章不让她好过第九章该坦白的时候必须坦白酒杯里的酒已经喝得差不多,慕安正想再要一杯,却听到包里的手机发出熟悉的声音,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本来不想理会,但是她却不敢得罪叶子言,现在她是他的暖床情人她必须得伺候好他。掏出手机,屏幕上面出现两个字,“过来!”叶子言竟然没有和他的新欢在一起过夜?真是见鬼了!慕安在心里叹了口气,结账起身离开了蓝月亮。看见她起身离开李云琛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聪明的酒

  • 完整版【梦中情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梦中情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梦中情人目录预览:第九章家庭纠纷第十章耐心开导第九章家庭纠纷吃过饭,我们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聊天,不一会儿,肖军去了卫生间。何美芳用一双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问:“马东,你老实告诉我,肖军昨天晚上真的住在你家吗?”“老同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努力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相信你的老公啊?”“我就是对他的话一百个不放心才问你的,你知道吗,他现在变了,变得连我都不认识他了。”“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他

  • 完整版【冤孽人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冤孽人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冤孽人生目录预览:第九章过去的事情第十章敲诈勒索第九章过去的事情钟丽娜和衣躺在房间里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粉红色的墙壁灯将她红彤彤的脸蛋映射得一片火红,刺鼻的啤酒味从她一张一合的鼻孔中散发出来,急促的呼吸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呼噜声,她高高隆起的胸部有节律的颤动,一股莫名其妙的燥热感向她袭来,她感到口干舌燥,头晕目眩,她努力睁开眼睛,发现壁灯、墙壁、天花板、电视、桌椅和梳妆镜不停地旋转,她试图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想将束缚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