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我的老婆是丧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7:53: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的老婆是丧尸

第8章 套路!全都是套路!

“呯!”

艾玛——宁老爷子顿时感觉好似被奔跑着的犀牛给顶了一下,眯着的老眼陡然睁大,身不由己的往后倒飞出去。原文http://www.95lady.com/

“爷爷!”宁玉碎吓了一跳,她本来是漫不经心的在等游戏结束,却没想到她爷爷竟然被一拳打飞了!

这怎么可能?宁玉碎震惊得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目瞪口呆的看着老爷子“biu”的一下飞出去之后又瞬间“biu”的一下飞了回来,去得快,回来得更快!

吓死宝宝了!宁玉碎松了口气,看来爷爷是在耍那个妖男玩呢,真是的,平时怎么没发现爷爷还有这么童心未泯的一面呢?

“骚年,在你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实力,已经是很难得了。”宁老爷子轻飘飘的又落回原地,一手捻着胡须笑眯眯的看着潘小闲。

见潘小闲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宁老爷子的心里简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你麻痹啊,扮猪吃老虎是吧?

先假装自己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在欺骗到对方之后再突然发威这种套路,明明我以前都是玩得666,怎么今天还会让这小子给套路了呢?

“你……”潘小闲沉默了片刻之后缓缓的道。

“骚年,虽然不知道你是何门何派的天骄,但是假以时日,定然能在江湖上大放异彩!”宁老爷子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潘小闲,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占了便宜还卖乖!

“我……”潘小闲还想说什么,但是再次被宁老爷子打断:“你什么都不用说,大家都是武道中人,不需要婆婆妈妈。萍水相逢,就此别过,骚年,继续勤修苦练吧,我看好你哦!”

“不……”潘小闲又想说什么,宁老爷子却是豪迈的大笑道:“好了,言尽于此,告辞!”

以一位成名已久的武林名宿身份大大方方的鼓励了一番一个后辈末学,之后宁老爷子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带着一脸懵逼的宁玉碎大步离开了这里。

装逼的我走了,正如我装逼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爷爷!”宁玉碎一路小跑的紧追着宁老爷子的脚步,直到追出了树林时,宁玉碎终于忍不住快跑几步一把抓住了宁老爷子的手腕:“爷爷,你先等一下!听我说——”

尼玛又来……宁老爷子瞬间又冒出一茬冷汗,人家都是坑爹,你这是坑爷啊!再让你这么抓几把,我这手腕怕是也接不回去了……

“爷爷,你又出汗了!”宁玉碎瞪圆了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猜测道:“爷爷,你该不会是受伤了吧?”

“受什么伤?我能受什么伤!真是笑话!”宁老爷子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两下,豪迈的仰天大笑起来:“你爷爷我纵横天下三十载,这天下能让我受伤的人,有,但绝不会是在这小小的山城!”

“也是啊,爷爷最厉害了!”宁玉碎想想也觉得自己多心了,不过也不知道是不少错觉,为什么总感觉爷爷的手好像在微微颤抖?

“好了碎碎,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宿舍休息吧。网站http://www.95lady.com/”宁老爷子伸手想把宁玉碎的小手扒拉开,平时那雪白粉嫩好像雪团似的小手此时此刻简直就像是个老虎钳!

“啊?”宁玉碎愣了一下,刚刚被扒拉开的小手再次抓住了宁老爷子的手腕:“爷爷,您不是说今晚一定帮我找个适合练功的场地吗?”

“碎碎啊……”宁老爷子的心里在流泪,语重心长的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反正爷爷也不着急走……”

“可是爷爷您不是常常教育我说今日事今日毕吗?”宁玉碎下意识的反驳,她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或许是被爷爷、父亲影响了性格,她虽然年纪轻轻的,但有时候却是个小古板。

“是吗,不过爷爷决定给你上一课,越是着急的事情就越不能着急,乖,快回宿舍休息,我先走了,再联络。”宁老爷子狠心再次扒拉开孙女的小手,毫不犹豫的离开了,甚至还施展了轻功。

“爷爷!”宁玉碎贝齿咬着樱唇,郁闷的看着黑暗中消失的苍老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背影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意思呢?

不可能的!我的爷爷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爷爷!宁玉碎的盲目崇拜让她很容易就想通了,这是爷爷对我的考验,我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

回头望了一眼树林中那其实根本看不见的绝世妖男,宁玉碎其实挺好奇的,爷爷在临走之前对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可是他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啊……

不会的!爷爷的眼光不会错,或许他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天骄呢?

宁玉碎虽然对潘小闲充满了好奇,但想到爷爷的考验,宁玉碎还是决定战胜好奇心,立刻回宿舍休息去。

宁玉碎不知道的是,她最崇拜的爷爷施展轻功飞出了华晨大学校园围墙之后,便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噗哧”喷出一口老血。

妈蛋,要不是怕碎碎发现而硬挺着,也不至于憋出这么大一口血……

宁老爷子真心憋屈,因为怕自己的强大护体真气把潘小闲给反震死了,他散去护体真气只以肉身去承受潘小闲的拳头,却没想到潘小闲这一拳竟然蕴含了难以想象的狂暴力量。原文95lady.com

心好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宁老爷子忍痛为自己接驳脱臼的手腕,就算他是武道高人,手腕脱臼了也一样疼啊!

仔细回想起来,那小子虽然装得就好像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样,但还是能看出蛛丝马迹来的。

比如说他那融于自然、空无一物的入定,比如说面对我的摘心手却无动于衷的气度,比如说他那空洞、冷漠、无视一切的眼神,比如说他那始终淡淡然稳如泰山的言行,比如说他那看似毫无章法实际简单直接粗暴的拳头……

之前自己怎么就大意了呢?现在看来明明他浑身都是破绽,偏偏我还配合的让他装逼成功了!

套路!

全都是套路!

宁老爷子默默地用泥土掩盖了他吐在地上的血迹,带着淡淡的忧桑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等……”潘小闲眼巴巴的看着宁家祖孙飞速离去了,一着急,本来就又粗又大又硬的舌头更是不听使唤了。

等一下!我刚刚是不是看花眼了?那个精神病好像“biu”的一下飞走又“biu”的一下飞回来了似的,我没看清楚,能不能再来一遍?

唔……想太多,不过就是个看武侠小说看魔症了的精神病而已,最近看来真是撸多了,眼睛都花了。

正常来说,不跳崖想碰上绝世高手的概率几乎为零吧?潘小闲自嘲的摇了摇头,艾玛好吃力!

我还是抓紧时间喝西北风吧,眼瞅着这天都快亮了,白天还得去上课呢……潘小闲垂下了头,双眼微合,放开身心,精神几乎是瞬间就进入了虚无的状态。

所以说凡事都是双刃剑,有利有弊,他脑子确实是变得不太好使了,但对于别人而言难如登天的入定,他却是如同呼吸般简单,完全自然而然的就入定了,就好像练别的武功都很笨的郭靖却能轻易练成左右互搏一样,也算是意外的福利了。

潘小闲爽爽的吸收着纯净的灵气,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一不留神天就亮了。95女性网

“呼……”潘小闲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爽!

就好像疲惫的人泡了温泉一样浑身舒坦,只是在小树林里喝西北风站了一宿太**了。虽然潘小闲没看时间,但是这天色怎么看都是早上,昨晚出去网吧包宿的三个牲口应该要回来了,还是先回宿舍吧。

潘小闲耷拉着脑袋,脸色苍白,顶着黑眼圈,两眼布满血丝,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摇三晃的走在校园里,他兴奋的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那些在网吧里撸了通宵的牲口们个个都是如此,一个个像孤魂野鬼似的游荡回来。

不经意间的目光接触时,即便是不认识的牲口,也会露出心照不宣的默契笑容。

都是同道中人啊!

潘小闲也假装着跟别人会心一笑,换来的却是牲口们充满怨念的目光——最讨厌这种帅到没朋友的小白脸了!

晃晃荡荡回了宿舍,潘小闲发现宿舍门是开着的,里面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三个牲口在闹腾什么。

潘小闲刚刚一出现在宿舍门口,吵闹声顿时停歇下来,看清了是他之后,轮胎以跟自身体型完全不匹配的敏捷一下跳到潘小闲面前,揪着潘小闲脖领子使劲的摇:“进贼了!潘驴儿你特么去哪儿浪了啊!咱们宿舍里进贼了你知道不知道?”

说着轮胎放开潘小闲冲到自己的柜子前,指着连锁头都被拽下来的柜门和满地打开的零食尖叫着:“我的粮草全特么被祸害了啊!这个杀千刀的!放着你们的便携光脑不偷,偷我的粮草!你们说他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大头和贱人决定原谅轮胎的口不择言,谁让受害者只有他一个人呢。

“啊啊啊!我的马扎!我的杯子!我的镜子!我的粮草……”轮胎泪流满面:“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

第9章 啊多么痛的领悟

轮胎终究是个战五渣,哪怕这么沉重的打击,他在痛苦的发泄了几分钟之后就“轰隆”一下跟山塌了似的倒在床上。说明http://www.95lady.com/

大家都以为他是想要一个人静静,却没想到最多不过一分钟呼噜声已经响起来了。

虽然宿舍遭了贼,但是大家也都没怪潘小闲的意思,毕竟从被破坏了的门锁来看,潘小闲出门前肯定是锁了门的,锁了门就不能怪他了,只能是大家自认倒霉。

没人往潘小闲身上去想,包括潘小闲自己,脑子不好使的潘小闲已经把这事儿给忘了,要不是嘴皮子不利索,潘小闲肯定还得和大家一起声讨下那个杀千刀的贼。

“潘驴儿,这是我们给你带的早点,赶紧趁热吃,吃完也该上课了。”大头指了指桌子上的包装袋,打着哈欠流着眼泪跟犯了大烟瘾似的瘫在了床上。撸了通宵精神劲儿过去了,现在他只想睡到地老天荒。

“别忘了帮我们点名……”贱人已经是钻进了被窝,跟梦呓似的喃喃了一句,话还没说完眼睛都睁不开了。完整版【我的老婆是丧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知……道。”潘小闲完全是依照身体惯性的回答,回答完了之后才算想明白怎么回事儿。

潘小闲走到桌前翻看了下还冒着热气的包装袋,一杯豆浆一袋包子,属于学生早餐的标配。

伸手拿起包子来往嘴里一塞,顿时潘小闲就犯恶心了,这特么是从哪儿买的黑暗料理,简直是要毒死朕啊!

“呸!”潘小闲吐了包子,拿起豆浆来喝了一口,又“噗”的一口喷了,这特么都是人吃的?

桌子上的水是崂山白花蛇草水就不提了,轮胎柜子里的零食都是过期的也就罢了,连给我带的早点都是馊的――你们三个碧池给我适可而止啊!

等一下!潘小闲忽然想起来了,貌似轮胎柜子里的零食……是我吃的啊?对了,好像,那个水杯也是被我捏碎的……唔,马扎也是我坐坏的……还有镜子,也是我……

好吧,我是杀千刀的,可是你们也不能给我买馊了的豆浆包子啊!

还有,说好的老鳖汤呢?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

好在老子喝了一晚上西北风,一点儿都不饿……潘小闲耷拉着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宿舍,就好像是个忧郁颓废的浪子,在萧瑟的秋风下、在飞舞的落叶中,孤独的向着远方蹒跚前行。

不过走在校园里他也并不显眼,大学里多的是通宵奋战之后第二天还顶着熊猫眼照常上课的大牛,无非就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

惯性是很强大的,潘小闲甚至不需要动脑子,跟着惯性就走到了教学楼。

“潘小闲!”

突然有人在潘小闲的身后喊他,潘小闲听到愣了下,下意识的便想要回头去看看是谁。

“噗通――”

他又一次华丽丽的扑街了,趴在地上潘小闲泪流满面,原来我现在的身体协调性已经不足以做出行进中回头看人这种高难度动作了吗?

啊――多么痛的领污无五……

“君君,你看他这个衰样,衣服又旧又脏,比乞丐都好不了多少,以后还是躲他远点儿吧!”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孩声音响起来,这个声音潘小闲有点耳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刘华你别这么说,毕竟都是同班同学。”另外一个悦耳的女孩声音道,虽然声音悦耳,可却是带着明显的疏离感,这个声音潘小闲就更耳熟了,不过,还是没想起来是谁。

潘小闲现在也分不出心去想,事实上两个女孩说的什么他都没工夫去听――你当爬起来是那么容易的?

僵硬的身体让他只能是分解动作的去完成,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好似是花光了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重新站了起来。

现在正是上课之前教学楼人流量最大的时候,潘小闲的扑街自然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年头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吃瓜群众。

潘小闲站起来之后脑子有点儿乱,刚才什么情况?哦,想起来了,好像是有人喊我?

这么想着潘小闲缓缓地抬起了头,斜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潘小闲习惯性的一甩刘海。

“喀!”

尼玛……潘小闲歪着脖子,这一下用力过猛,差点儿颈椎骨都给甩断了。

这是逼着老子装逼啊……潘小闲幽幽的叹了口气,伸出一根僵硬的手指,缓缓地撩了下刘海。

就如同电视广告慢放效果似的露出了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暗红色的瞳孔、充满细细血色的眼白还有自带烟熏妆效果的黑眼圈,搭配着苍白的脸颊和不健康的暗青色唇瓣,散发出浓浓的妖异、邪魅气质!

他眼中自然流露的空洞、冷漠、无视一切的凌冽目光,就好像一颗冰冷的子弹,瞬间就穿透了无数少女火热的心。

“哇!他是哪个班的啊?好帅啊!”

“是啊是啊,为什么以前没发现咱们学校还藏着个这么极品的妖孽美男?”

“他的眼神好性感,好迷人……”

“烟熏妆和他的冷酷颓废气质真的好搭!竟然还自带平地摔属性!好萌好萌!”

女生们兴奋的窃窃私语着,一个个两眼放光的样子让站在潘小闲面前的两个女孩很是不自在。

这两个女孩和潘小闲是同班同学,漂亮的那个就是班花张丽君,前一天晚上潘小闲被五短身材他们拦路就是因为她,而另一个女孩是张丽君形影不离的闺蜜,长着一脸的雀斑,名叫刘华。

听到女孩们的窃窃私语,张丽君有点儿后悔,以前潘小闲确实是挺帅的,但也就是校草级别而已,可是今天的潘小闲看起来简直就是让人惊艳。

虽然衣服是又旧又脏,但搭配上潘小闲今天的“烟熏妆”就给人一种颓废、慵懒的感觉,反而看着很舒服很自然。

我是不是决定的有点儿草率了……就在张丽君犹豫的时候,忽然又听有女孩惋惜的说:“可惜他只是个吊丝,一身衣服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一百星元,要不然我肯定会倒追他的……”

一句话瞬间就让张丽君坚定了信心,张丽君咬了咬唇,斩钉截铁的对潘小闲道:“潘小闲,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了?”

什么情况?

潘小闲整个人都懵了,本来就脑子不太好使,反应还慢,这会儿就更是转不过弯来了。

张丽君说完之后就感觉到全场肃静了,周围瞬间鸦雀无声,这一刻仿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从来没有过的高光时刻啊!张丽君觉得倍儿有面子,哼,羡慕嫉妒恨吧?你们心目中的男神,是我挑剩下的辣鸡!

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短暂的安静之后,顿时爆发出了一波让她意想不到的嘲讽。

“不可能!我的男神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也不自己撒泡尿照照!”

“应该是真的,要不然男神怎么不说话了呢……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

“她是傻13吧?这么完美的男神,她都不知道珍惜,竟然还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天,男神那无助麻木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疼,伦家真想把他搂在怀里好好怜惜……”

女生们掀起了新一轮的窃窃私语,不过这次伴随着的还有投向张丽君的轻蔑、鄙视、不屑的目光。

张丽君如果真是美若天仙也就罢了,但实际上她虽然漂亮,却也就是班花的水准。

她在普通男生面前当然是需要追捧的女神,可是跟潘小闲这样的妖孽美男站在一起,瞬间就黯然失色,仿佛野鸡站在凤凰面前瞎得瑟,实在是让人见了觉得可笑。

张丽君一句话就把仇恨给拉满了,但事情演变却是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这让张丽君小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却又找不到对手,毕竟这里所有人都在嘲笑她,不过这时候她的好闺蜜刘华及时挺身而出了。

刘华毫不犹豫的把目标指向沉默不语的潘小闲,在她看来潘小闲连话都不敢说就是个软柿子,于是她充分发挥尖酸刻薄属性,冷笑着道:“潘小闲,昨天晚上,梁家满已经向我们君君表白了,现在我们君君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你最好离她远点儿,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潘小闲这会儿终于是把之前张丽君的话给消化了,于是他一字一顿的回答刚好跟刘华无缝衔接:

“不,要,碧,莲!”

谁特么缠着你了?我跟你前后桌那是老师安排的好不好!而且哪次不是你先找我说话的?

你找了个高富帅当男朋友那是你的事,跑过来跟我划清界限算什么?能不能要点儿碧莲了?

他其实是回答之前张丽君的话,但是这个时候送给刘华也算是应景。这个回答真是简单直接粗暴,瞬间让张丽君和刘华脸色大变,周围吃瓜群众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

“怎么说话呢你?恼羞成怒了是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吧?不是你每天缠着我们君君的时候了?

“告诉你,我们君君根本就看不上你!别以为长得帅就了不起,现在什么时代了?就你这样的穷吊丝,哪个女孩愿意跟你在一起?”刘华的嘴巴可不饶人,不但尖酸刻薄而且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嘴皮子更是利索得好像机关枪。

欺负残疾人是吧?潘小闲很悲愤,麻痹要搁以前我一根三寸不烂之舌就能让你跪下唱《征服》你信不信?

我的老婆是丧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婆是丧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7章(第007章 怅然若失)

    原标题: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7章(第007章怅然若失)小说名字: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007章怅然若失等那女人捂着脸跑开,围观群众也很快散开了。陈钰掏出一块帕子给她,“擦一擦,那边有椅子,你去坐一会儿,我去给你买药。”“不,不用了,刚刚谢谢你。”刚刚打人的那气势去的一干二净,又变回之前的那个小白兔。陈钰瞅着竟觉有些好笑,他忍不住在她头顶揉了揉,“乖,嗯?”林妍也想起了自己母亲,想着还是点点头:“谢谢。”陈钰去了药店,买了不少她能用得上的药,正要给她上药的时候林妍拒绝道:“上药我可以来的,

  • 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7章(第7章 看不懂)

    原标题: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7章(第7章看不懂)小说名: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第7章看不懂“贱人!贱人!”闻声看去,只见何咏欢狠狠砸着枕头,一口一个贱人的骂,样子非常的骇人。趁着他还没有注意到,我一下子就跳下了床往次卧那边跑,而他也听见动静追了过来。我吓得呼吸都不畅,取下门口的钥匙就把门给反锁了!力气仿佛在这一刻被抽干,我瘫软地靠在门后面,耳边还传来何咏欢砸门的巨响。我吓得连忙爬上床用被子罩住头,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要嫁给这个神经病!!不敢去想,刚刚他差点就把

  • 奴本妖娆:世子在上我在下7章(第七章 遭人嫉妒(一))

    原标题:奴本妖娆:世子在上我在下7章(第七章遭人嫉妒(一))小说:奴本妖娆:世子在上我在下第七章遭人嫉妒(一)南雎刚回到柴房,只见门前站着两个人,南雎看了一眼便往里走,谁知身后那人恶狠狠的说道:“哼,说是给我们打水,找着找着可爬到荀钰世子的床上去了。”另一个女孩接道:“还不是一样被赶了回来吗?才得罪了郡主,可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本就是卑贱的奴婢,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吗?被玩了之后,拖着那个破败的身子给谁看啊!”南雎脸色一下黯淡下来,还不等她反应,林笙月在一旁有些颤巍巍的声音响起:“你们别说的太过

  • 宠妻成瘾,BOSS狠狠爱7章(第七章 只要你答应嘛)

    原标题:宠妻成瘾,BOSS狠狠爱7章(第七章只要你答应嘛)小说:宠妻成瘾,BOSS狠狠爱第七章只要你答应嘛红唇,卷翘的睫毛,还有这一身纯白的长裙,希望这样打扮,能够入沈大明的眼吧。在海城,顾家一向低调,而顾暖也很少出现在人前,所以沈大明并不认得她。一个豪门千金,在夜总会做坐台小姐,在别人看来是落魄吧,但这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于顾暖对顾成岳那个男人深深的仇恨。她开始觉得看不清这个男人,父母的意外离世,而他们两个人在那场车祸当中活了下来,也许从那以后就是与他相依为命,可他却先做出背叛,所以只有离开他。

  • 枕边娇妻:兽性老公太难缠7章(第7章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原标题:枕边娇妻:兽性老公太难缠7章(第7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小说:枕边娇妻:兽性老公太难缠第7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呵,”陆江笙冷笑出声,狭长的眼尾缓缓上挑,“如你所愿。”尾音缱绻,他故意拖长了音调。心里的一颗大石落了地,颜乔苒心满意足地蜷曲着嘴角。放在身侧的手有些无所适从,等到颜乔苒离开,苏瑾余才收回了视线。望向陆江笙的目光里掺杂了些许悲悯,好半晌,她才微微张了张嘴,“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这不关你的事,”陆江笙侧头,苏瑾余的脸已经红肿了起来,眸底迅速闪过一抹悲悯,他起身,

  • 首席难缠:假面娇妻哪里逃7章(第七章 解救)

    原标题:首席难缠:假面娇妻哪里逃7章(第七章解救)小说名:首席难缠:假面娇妻哪里逃第七章解救宋倾心里一惊,姜沂南?大名鼎鼎的沈少?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乔暖愣在当场,徐老板的嚣张气焰一瞬间也四散云消,不规矩的手立马收了回去。苏媛倒是反应快,在一旁打着哈哈:“沈少,你来啦!”姜沂南没说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宋倾立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所有人都等着姜沂南开口。空气似乎凝结了,姜沂南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来,大步流星走到了门口。所有人都以为沈少只是看不下去了,出言制止而已。可临踏出门前,姜沂南突然回

  • 蚀骨宠婚:禁欲总裁太凶猛7章(第7章 另有所图)

    原标题:蚀骨宠婚:禁欲总裁太凶猛7章(第7章另有所图)小说名称:蚀骨宠婚:禁欲总裁太凶猛第7章另有所图刚好碰到红绿灯,车子停下,他气定神闲:“我刚好认识她的父亲。”曾纯家里什么情况我不了解,但绝对是我这种平常人不能相比的,方越也说过,曾纯能在事业上帮助他,而我什么都做不了。那么我身边的这个人,同样不会简单,不过这些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下了车我们就还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车子再次启动,为了跳过刚才的话题,我主动问:“我叫简宁,你的名字是?”“傅钧泽。”刚好就货车经过,声音大的我没有听清楚他的话,于是再

  • 陌路同归 总裁的离婚妻7章(第七章 怀孕)

    原标题:陌路同归总裁的离婚妻7章(第七章怀孕)小说名:陌路同归总裁的离婚妻第七章怀孕回到家以后我便无心再想顾煜城,不论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我都不想因为这个还不确定的孩子去麻烦他,我甚至做好了一辈子都不让他知道的打算。买来的验孕棒全都被我试完了,结果都是一样,可我依旧不甘心,就跑到医院又做了一次检查。医生拿着确诊阳性的单子问我婚否,她看我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大约心中已经有了决断。我说:“我离婚了。”医生点点头,问:“那孩子的父亲呢?”“坐牢了。”“那……这样的话,只能由你自己决定孩子是打掉还

  • 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太腹黑7章(第7章 婚房被抢)

    原标题: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太腹黑7章(第7章婚房被抢)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太腹黑第7章婚房被抢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方久久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复杂的情绪是什么。震惊?失望?好像又都不是,这一耳光彻底打醒了她,这个家似乎已经不属于她了……但她又做错了什么?!破坏别人家庭的分明不是她,出轨的也不是她,她更不可能作出抢别人未婚夫这种事!而且她根本没想过真的要让方雅跪下求她,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自己的父亲,却不分青红皂白得站在了方雅那边,护着方雅。左颊火辣辣得疼,疼得她有些麻木,看,自己多像个外人啊

  • 我在终点等你7章((7)原来我这么失败)

    原标题:我在终点等你7章((7)原来我这么失败)小说名称:我在终点等你(7)原来我这么失败我蹙了蹙眉宇,回过头看向了一旁的暮雨泽,而他却面不改色淡然处之着。“看我干嘛,需要我向你老公联系,让他给赎金吗?”我……忽然暮雨泽撇了撇嘴,“看来你老公是真着急啊,一发现你失踪就急忙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全世界宣告你被绑架的事情,急得居然连报警都忘记了。”我蹙了蹙眉宇,疑惑的看向他。“你没看到吗,现场一个警察都没有。而且如果真报警了,警方应该不会让他这么大张旗鼓的开什么发布会吧?毕竟,如果你不是被绑架,而是私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