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让时光温暖我们的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25:20 来源:网络 []

小说:让时光温暖我们的爱

第九章: 贺灼失踪

下午回到家以后,萧衍一进门就听到李姨忧心忡忡地告诉他,说贺灼回来了一趟就出去了,之后一直没有再回来,看起来怒气冲冲很生气的样子。完整版【让时光温暖我们的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嗯,我知道了,我会去找她的。”萧衍扯下领带,对李姨说道。

“好,好。”李姨点点头答道,她知道萧衍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尤其是关于贺灼的,所以她也不必担心太多。

李姨离开以后,萧衍便起身去了楼上,来到了那间他很少会进入的房间,贺灼的卧室。

贺灼虽然性格刁蛮,但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房间弥漫着粉色的气息,从小到大她都喜欢这些可爱的颜色,一直没有改过。

萧衍走到墙边,墙上贴满了可爱的小花,他忍不住伸手扯了一朵下来,静静地凝视了许久。来自http://www.95lady.com/

“贴上去,贴上去,上面一点啊笨蛋!”那时候的贺灼还小,叉着腰指挥着贺灼给她往墙上贴小红花,人挺小,架势挺大,偏偏萧衍却很听话。

想起那时的情形,萧衍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温柔,似乎卸下了所有的面具。

看了好一会儿,萧衍终于回过神,他现在得想想贺灼去哪里了,她在公司闹了一出之后就赌气走了,现在已经临近晚上,她一个人要是在外面游荡的话不安全。

萧衍拨通了贺灼的电话,却提示已经关机,他的心一沉,然后又陆续拨打了几个电话给贺灼平日里玩得还算好的朋友,但是都说没有见到贺灼。

她到底去哪里了?

萧衍有些心烦意乱,而胃部隐约传来的不适更是火上浇油,他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身边那贴满了贴纸的电脑,和他这个冷峻的形象十分违和。

他忽然发现,这台电脑似乎没有关。微微地移动了一下鼠标,黑色的屏幕果然亮了起来,而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资料,却让萧衍一阵眼眸发冷。95女性网

没有多想,萧衍起身下楼直接驾车离开了家里,他的脚步很快很急,带着一丝怒火。

此时天已经有些黑了,朦胧的夜色正在逐渐笼罩世界,也笼罩住了萧衍微带怒意的脸,在经过一家小超市的时候,他停下了车子,进去买了一包烟。

萧衍平日里并不抽烟,只是此时除了能用香烟来镇定一下自己,已经别无他法。

缭绕的烟雾将萧衍的脸模糊得更加难辨,他一个人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的夜色,眼神晦涩难懂。

B市,是那个叫陆烨的男人所在的城市,贺灼的电脑上没来得及关掉的车票页面暴露了她的去向。

萧衍想到这里,眉头猛地皱了一下,胃部传来的绞痛感让他的脸色苍白了一些,但是他非但没有停车,反而踩下油门加速了前进。

“这个糖是我的,你不能吃!”

“萧衍你不许对着我笑,也不许去我爸那里告状,知道没?”

“我的风筝挂树上了,你帮我去拿下来。网站95lady.com

痛感越来越强烈,可是脑海里那一幕幕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贺灼小时候的模样就像此刻从记忆里跑了出来一样,鲜活地在跳动着。

声音犹在耳边萦绕,蛮横的语气,嚣张的神色,矮矮的个头,看起来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公主。

在漫长的回忆纠缠中,车子渐渐地进入了繁华地带,已经到了B市的市区内了。

B市比起A市来说要更热闹一些,夜晚很热闹,两侧人来人往,路灯闪烁,一阵阵路边小吃的香味顺着微微打开的车窗飘进,萧衍嗅到了以后胃更加难受了起来。

萧衍知道贺灼去了哪里,因为她不但查了车票,还查了不少B市的美食景点。

以贺灼的喜好来说,美食街绝对是第一选择,果然,当萧衍的车缓缓地驶入美食街那一带的时候,很快就在一家韩国料理店里看到了贺灼。

落地窗里,贺灼笑得灿烂而明媚,可是眉眼里小女人的娇羞又那么明显,这是萧衍从未见过的贺灼,她一直在笑着,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欢喜。完整版【让时光温暖我们的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萧衍推开了那家料理店的门,朝着那一桌恩爱的小情侣走了过去。

“贺灼,你笑起来真好看。”陆烨的手轻轻地覆在了贺灼的手上,夸赞道,在他眼里贺灼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贺灼还没来得及回应陆烨的夸奖,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萧衍,她的脸色一僵,手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挣脱了出去,一种尴尬的气氛陡然升起。

“好巧。”萧衍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惊愕的贺灼,和一脸不知情的陆烨,他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冰冷又讽刺:“你好,我是萧衍。”

第十章: 你不过是贺家的一条狗

萧衍,没记错的话就是贺灼的哥哥,陆烨赶紧站了起来,局促又紧张地回应:“你好,我是陆烨,是贺灼的男朋友,请坐请坐。95女性网

“哦。”萧衍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直接坐在了贺灼的身边,贺灼此时已经由惊愕变成了厌烦,萧衍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她好不容易跑出来一次,可以和陆烨一起开心地吃个饭,萧衍的出现让刚才的那种愉悦无法继续。

“你来干什么?”贺灼按捺住心中的火气,在陆烨面前她不能对萧衍太过针锋相对,免得陆烨怀疑些什么。

“路过。”萧衍从容不迫地回答,好像觉得自己的出现是理所当然一样,他叫来了服务员,不再理会贺灼那吃人的眼神,直接点了几支烈酒。

贺灼盯着萧衍的一举一动,她有点忌惮萧衍会不会在陆烨面前乱说,比如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

萧衍倒了两杯酒,随意地递了一杯给坐立难安的陆烨,陆烨知道贺灼的这个哥哥十分严厉,而且霸道,他生怕自己会不经意间得罪了萧衍,导致以后他和贺灼在一起产生阻碍。

他接过酒,一股呛鼻的酒味冲进了鼻子里,他有些不安。

“初次见面,算是认识了。”萧衍狭长而略带阴冷的眼眸在陆烨的身上扫视一眼,语气不冷不淡,听了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陆烨仰头将那杯烈酒喝下,几乎是几秒钟的事情,他白净的脸庞就通红了起来,额头上已经有汗水冒出。

而萧衍则是神态自然,仿佛一点事都没有,他常年要应酬交际,虽不怎么抽烟,但是酒量却是极佳的,不等陆烨缓一缓,他又给陆烨满上了一杯酒:“继续。”

陆烨看了一眼贺灼,贺灼正担心地看着他,他轻轻摇头示意贺灼不要担心,可是这细微的动作也无法逃过萧衍锐利的双眸。

他握着酒杯的手暗暗收紧,一股无名的妒火在胸腔随着酒精燃烧,在他第三次替陆烨满上酒的时候,贺灼终于忍不住了!

“够了!”贺灼猛地站了起来,语气愤怒又烦躁,她知道陆烨不能再喝下去了,再喝下去会出事的。

“什么够了?”萧衍抬头,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心却微微一痛,从来都不是向着他的吧,从来他都是个外人。

“陆烨你先回去吧,我先带我哥离开。”贺灼匆忙地对陆烨说道,她不能容忍萧衍再这样故意针对陆烨。

她一把抓住了萧衍的手,明明比萧衍矮小那么多的她,却能轻易地将萧衍拉出了店子,不是她力气大,而是萧衍一直都在配合着她。

贺灼一出店门就甩开了萧衍的手,气冲冲地走到了一处僻静小巷子时,停了下来转身想要质问萧衍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才刚转身,一道高大的身影就朝着她压了下去,将她困在了温热的怀抱与围墙之间,昏暗的路灯下她看不清萧衍的脸,却能清楚地看见他那双眼睛,正盯在她身上,如一头危险的狼。

“你干什么?”贺灼的心跳猛地剧烈了起来,她的声音竟然在颤抖。

萧衍没有回答贺灼,反正他不管说什么贺灼都会选择性耳聋。

他刚才喝了不少酒,浑身都在发烫,仿佛在催化着他心中的那股嫉妒,贺灼的话音刚落,萧衍已经狠狠地吻了下去,咬住了她柔软的双唇。

贺灼感觉那一秒整个人都傻了似的,反应过来以后萧衍已经开始粗鲁地沿着她的耳朵后面往下吻去,她的衣服被扯乱了许多,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萧衍!”贺灼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这一声带着厌恶的叫喊,让萧衍顿了一下,而贺灼则立马趁着这个机会将萧衍推开。

随着一声清脆的“啪”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萧衍的脸颊上,打得火辣辣地生疼。

贺灼气得浑身发抖,她从来没想过萧衍会对她这样,或者说是敢对她这样。

因为萧衍虽然喜欢干涉她的生活,可是平时对于她却一直都不敢动她,刚才萧衍的举动让她也险些失去了理智。

“你欺人太甚了萧衍!”贺灼努力地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嘴里的话却依旧刻保

“你不过是我们贺家的一条狗,凭什么痴心妄想?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再动我一根汗毛,我这一辈子都会憎恨你!”

萧衍眼里浓烈的情欲,在那一霎忽然就黯淡了下去,一条狗而已,养来看家的宠物吗?

第十一章: 冰淇淋

这一个耳光,似乎打破了两人之间最后的一点克制。

贺灼的手还在隐隐发麻,等到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又莫名地害怕了起来,萧衍站在她面前,一直看不清神情,像一尊雕塑一样矗立着,阴沉而可怕。

贺灼对萧衍虽然一直都很任性刁蛮,但是还从未对萧衍动过手,刚才也是恼羞成怒失去了理智,不过,她还是觉得这是萧衍活该。

“你干什么?”贺灼看着萧衍抓起了自己的手,以为他又要发神经,但是萧衍却没有说话,只是拽着她往不远处停放的车子走去。

一阵微冷的风吹过,夜晚陷入了潮湿的寒冷中,萧衍将贺灼塞进了车子里,然后将车门锁住,这才沉沉地看了一眼天色,然后往料理店走去。

陆烨站在店门口,眼神不安地看着那辆车,贺灼就坐在车里面,眼神焦急地和他对视着,他却只能暂时收回视线先应付走过来的萧衍。

他在跟陆烨说什么?

贺灼摇下车窗,想要听清楚萧衍在跟陆烨说什么,但是距离实在是有些远了,什么都听不到,很快萧衍就转身回来了,而陆烨则是站在那儿冲她微微摇头,示意她放心。

贺灼很想下车去找陆烨,他刚才喝了那么多酒,现在一定很难受,但是她又不敢再开口,刚才给萧衍的一个耳光,和被萧衍“捉奸”的事情,让她多少有点觉得过意不去。

她和萧衍在法律上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一纸婚书还没解除,所以于情于理都是她有错在先。

于是贺灼只能忍着一肚子火气,随着萧衍开车回A市,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等回到A市估计都大半夜了,这个萧衍真是有病,这么晚了还过来找她干什么?

这时,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了车窗前,不出一分钟就急切地变成了瓢泼大雨,夜景被击碎,窗户已经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贺灼看了看手机,这才离开不到十分钟,陆烨一定还没有回到宿舍,不知道淋雨了没有。

就在贺灼担心的时候,陆烨心有灵犀一般地打来了电话,贺灼的心激动了一下,她看着前面正在开车的男人,干脆就打开了免提:“陆烨,你回到宿舍了没有?”

“还没有,在躲雨呢,你们到哪里了?”陆烨语气温柔,他对贺灼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的态度,比起萧衍那个冷冰冰模样可要好多了。

可是贺灼却没有想起,曾经的萧衍对她更温柔。

“你小心点不要淋雨了,今晚有点冷,回去了记得洗个热水澡。”贺灼细心地交代着,她也不是故意咬气萧衍,而是她确实很担心陆烨而已。

萧衍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起来,骨节泛白显示出他此时的恼火心情。

他听着后座传来的温情话声,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熊熊的怒火和嫉妒在燃烧,贺灼对那个男人可真是用心!

聊了一会儿,贺灼总算挂了电话,和陆烨通了电话以后明显心情要舒畅了许多。

她还没有从喜悦中醒过神,就只听到了一声急刹声,刺耳地在雨夜中响起,她整个人都朝着前面的椅背撞去,虽然系了安全带,额头却还是狠狠地撞在了上面。

“啊!”贺灼在撞上的那一刻,忍不住痛呼了起来,等车子停稳了之后,她忍不住愤懑地挑眉:“萧衍你干嘛啊!想死了是不是?”

听着贺灼声音里的惊恐和害怕,萧衍这才发现自己太冲动了,拿着两个人的生命在开玩笑。

他缓缓松开了方向盘,望着外面的雨幕,眼眸黯淡,而胃部传来的绞痛已经是越来越厉害,他不过是强撑着而已。

回头看了看贺灼,贺灼的额头一片通红,嘴里还在碎碎念地骂着萧衍。

萧衍有些心疼,他并不想要贺灼受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会那样失控,也许是因为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痛苦,才让他一时间犯错。

萧衍打开车门,也没管外面下着大雨,直接朝着不远处的一家小超市走去,贺灼不可思议地看着就这样离开的萧衍,外面狂风暴雨,他这是疯了吗?

疯了就疯了吧,反正大家都要疯了!贺灼揉着额头,心里的火气一直没有降下来过。

不一会儿萧衍便回来了,带着浑身的雨水,他坐在驾驶座上,头发湿漉漉地往下滴水,脸色苍白,却一直没有回头去看贺灼,只是将手往后面僵硬地伸了一下。

一个粉色的冰淇淋出现在了贺灼面前,贺灼有些没好气地问:“干嘛?”

第十二章: 你别再装了

“先用这个敷一敷额头,没有其他的了。”萧衍说。

“不要!”贺灼一把抢过那冰淇淋,然后打开车窗扔了出去,外面是倾盆大雨,谁也不知道那个萧衍冒雨买回来的冰淇淋被她扔在了哪个位置。

萧衍的脸色在那一霎无比的冰冷,他本来还担心贺灼有洁癖,所以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用衣服遮住冰淇淋免得被打湿,但是没想到他的一片苦心,贺灼连看一眼都不愿意。

明明是萧衍更加应该恼火的时刻,贺灼却更先一步发怒了起来。

她好像被萧衍刚才的举动给刺激到了一样,她讨厌萧衍这种虚伪的好,为了她冒雨去买冰淇淋,怕她撞到额头会疼,这一切都只会让贺灼更加觉得讨厌。

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宠溺着,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萧衍,你就不用再在我面前装了,咱们明人不说暗暗话,相安无事地度过这两年就好,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让你继续过着富裕的生活,怎么样?”

贺灼的话既讽刺,又带着莫名的诚恳,她看不到此时萧衍的脸色是多么难看。

“我没有装。”萧衍许久才回了一句,外面是噼里啪啦的雨声,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穿透这些杂音传入贺灼的耳中。

没有装,贺灼忽然有点想笑,萧衍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直接地为自己辩解,真是太有意思了。

她讽刺地笑了笑:“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当初我们两个结婚,也不过是因为我爸的原因,我不愿意让他死不瞑目而已,至于你,你不就是冲着贺家的钱?”

萧衍听着那些讽刺的话,他想回头看看贺灼此时是什么神情,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模样,他又生生地压制住了那种冲动,只是平静地问:“所以,在你的眼里这只是一场交易吗?”

“否则?”贺灼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夸张地说道:“难不成我会和一个比我大了这么多的男人在一起?我们之间没有共同的语言,也没有任何共同的兴趣,代沟多着呢,要不是我爸非要我嫁给你,我打死都不会答应的!”

想起当初的那一幕幕,贺灼还有隐隐有些不甘心,她从小到大都讨厌萧衍,要她嫁给萧衍简直就是要她去死差不多。

当父亲提出要她和萧衍签署那份婚约的时候,她本来就是拒绝的,只是那一双失望和渐渐失去光芒的眼睛,让她无法再硬下心肠,她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父亲到死都不会瞑目。

五年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了,贺灼觉得自己真是生不如死,有了喜欢的人也无法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有想要去做的工作也被萧衍刻意破坏。

她觉得自己更像是萧衍养的一只金丝鸟,看起来舒适无比,实际上一点自由都没有。

在她的心里,果然一点点的舍不得都没有,对于结束这段婚姻,她似乎迫不及待。

这几年,萧衍为了贺家的公司几乎付出了所有的心血。

除了公司的事情,他操心的最多的就只有贺灼了,曾以为守着她,陪着她,照顾着她,总有一天她会感动,会发现真正对她好的人一直就是他萧衍,

“我不想在公司上班了,我要来B市,那个什么工作一年的约定我反悔了,我们可以再多忍受一年,反正不在你身边就行。”

贺灼可能觉得刚才说的话还不够表达她自己对萧衍的厌恶,她又补充了几句。

虽然没能在B市过夜,但是今天和陆烨在一起开心地呆了一个下午,去吃了不少美食,看了不少风景,贺灼的心思已经彻底地放在了陆烨身上。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陆烨生活在一起,每天都过得这么简单而幸福就好。

萧衍没有回答,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自认为极好的自控力此时已经濒临崩溃 边缘。

贺灼的话每一句都是在逼他,他这些年一直都耐心地等着贺灼长大,没想到他等到了这一天,却是贺灼往其他男人怀里奔去的时候。

见萧衍不说话,贺灼又开始发脾气了:“总之你答不答应都没关系,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也不可能将这段婚姻继续下去,这不过是一个交易而已,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要仗着以前我爸看重你,就真把自己当贺家人了!”

说完,贺灼气呼呼地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休息了,她不想再和萧衍多说,许久,萧衍才低低地苦笑了一声:“是吗?我应该早就料到的。”

第十三章: 难得的愧疚

胃一直都在绞痛,但是萧衍却一声不吭,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路上,在雨渐渐停下来时到达了家门口,他才刚下车,就看到贺灼已经打开车门看都没看他一眼,气呼呼地跑进门去了。

眉头拧了拧,头有些胀痛的感觉让萧衍觉得疲 惫。

“去冲个澡再睡觉。”萧衍看到贺灼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盘葡萄已经开吃了,刚才在料理店贺灼似乎也喝了一点酒,身上有着淡淡的酒味,他有些沉闷地提醒贺灼。

“你烦不烦?我洗不洗澡你都要说!”

贺灼一听到萧衍的话就心烦,想起这些天萧衍的独裁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放下手中的葡萄二话不说就上楼去了,才懒得和这个人啰嗦。

贺灼没有对萧衍有一丝的注意,自然也就没看到萧衍脸上的苍白,她只觉得萧衍有些消沉的感觉,应该是被自己在车上的话给打击到了。

也好,最好打击得重一点,好让他彻底地死心,贺灼心想。

看着贺灼上楼了,萧衍看了一下时间,然后疲 惫地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

李姨看萧衍的情况不对,过去想问问是不是不舒服,但是萧衍却只是淡淡地说:“我没事,你们去休息吧,我等会儿就上楼去休息了。”

“那……萧先生你有事就叫我们。”李姨知道萧衍虽然对她们态度好,但是不是一个能轻易被说服的人。

哪怕是这样的小事,似乎也没人能改变萧衍的心意,除非那个人是贺灼,可是贺灼是不可能下来照顾萧衍的。

李姨叹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

萧衍躺在那儿,只觉得浑身烫得厉害,他脑海里回响着贺灼说过的那些话,心情低落,原本记着要上楼去休息的,渐渐地却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一觉从梦中醒来,贺灼神清气爽地换了一套衣服,虽然昨天晚上被萧衍给抓了回来,但是在萧衍到之前,她和陆烨一起过得很开心,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足够她甜蜜蜜好几天了。

她哼着小曲在房间里整理一下自己衣服,昨天走得匆忙,房间里翻得乱七八糟的还没整理呢。

忽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是李姨。

“小姐,你去看看萧先生吧!”李姨看着打开门的贺灼,脸上满是担忧,语气却又小心翼翼。

“看他干什么?”贺灼不以为然地问。

“他好像人不舒服,现在在沙发上躺着。”李姨一早起来就看到萧衍躺在沙发上,似乎根本就没有上过楼休息。

她叫了几声,可是萧衍也没回应她,她担心出了什么事,赶紧上来通知贺灼。

贺灼愣了愣,他人不舒服吗?迟疑了几秒钟之后,贺灼还是决定下去看看萧衍到底怎么回事,看李姨的模样有些严肃。

贺灼到了楼下以后果然看到萧衍睡在沙发上,穿着昨晚的衣服也没有换,似乎还湿湿的贴在身上,一直都没有干。

她心一惊,试着叫了一声萧衍的名字,可是萧衍的双眼却一直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合在一起,没有丝毫要睁开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

贺灼小心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萧衍的额头,结果烫得她立马缩回了手,这简直就像个火炉!

她看着沙发上的水痕,和萧衍凌乱的衣服,就知道这个人肯定在这里睡了一晚上,昨天他为了给她买冰淇淋,所以才冒着雨……

就是那样所以才生病的,贺灼心里有一丝愧疚,她后来还将那冰淇淋直接给扔出了窗外,没有时间再多想,贺灼立马叫了司机将萧衍送去了医院。

医院里,贺灼听着医生说检查结果。

“他的胃病有点严重,应该有段时间了,而且又有感冒引起的急性肺炎,所以才会高烧不退,先住院吧。”

“好。”贺灼的心情沉重。

回到病房里,萧衍正吊着点滴,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似乎睡着的他才能褪去身上那锐利的锋芒。

他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但是在贺灼身边时,却如同一个保姆一样总是要督促她很多事情,大到工作出门,小到洗澡吃饭。

贺灼看着萧衍睡梦中都不曾松开的眉头,忽然想,他梦到什么?为什么总是要皱着眉头?

记得萧衍刚到贺家的时候,还不爱这样皱着眉头,反而总是笑得温暖阳光。

贺父将萧衍带到贺灼面前时,贺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萧衍一定是父亲在外面和小三生的私生子,回来跟她抢爸爸的……

第十四章: 我不需要人照顾

她一声不吭地看着萧衍,等贺父上楼去书房处理公务时,她才露出了本来面貌:“喂,你干嘛来我家,你不是我哥哥!”

“你要是敢在别人面前说你是我的哥哥,我就把你赶出去!”

“你的零食是我的,不许吃!”

小时候的贺灼任性又凶巴巴,萧衍总是微微惊讶地看着小小个头的她蹦跶着,抢走他手中无数的东西,可是萧衍却不会生气,反而很顺从地把东西让给她,然后笑起来眉眼里阳光灿烂。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在贺灼小小的心灵里,就已经吃定了这个少年是可以欺负的。

这一欺负,就欺负了十多年。

贺灼没想过曾经那么温暖的大男孩,会一步一步地变得越来越冷峻而严厉。

尤其是在接管了贺氏公司以后,雷厉风行的手段,几乎都让贺灼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初那个在她面前从不反抗的萧衍了,但是越是这样,她忽然越讨厌他。

他开始干涉她的生活,开始侵犯她的权利,这让贺灼感到很苦恼。

所以直到后来,即使她深知自己只是在故意刁难萧衍,故意对萧衍有偏见,却也不想改变,萧衍的纵容也给了她一错再错的资本。

可是如今,看到这个喜欢管着自己,为自己处理一切事情的男人,因为她的任性而病倒在了眼前,还有那胃病,肯定也是为了公司的事情太操心,没有办法按时吃饭才导致的。

贺灼的眼里第一次浮现出懊恼和愧疚,心中有一丝微微的心疼,她站在病床边,缓缓地伸手想去摸摸萧衍的额头,看看他好些了没有。

萧衍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触摸他的额头,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对上了一双有些微微湿润的眼眸,是贺灼。

贺灼一愣,手还僵硬地放在萧衍的额头上。

她在哭?萧衍看到贺灼眼眶发红的模样,眉头下意识地皱得更深了,他还是喜欢看她凶巴巴的模样。

“你醒了,你好些没有?”贺灼看到萧衍醒了以后,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她都没发现自己刚才差点掉眼泪了,还不等萧衍回答,她干脆就自己跑出了病房:“我去叫医生!”

萧衍愣在那儿,看着个性格毛躁的小女人跑了出去,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笑意,她刚才是担心自己才哭的么?

医生来了以后,替萧衍检查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多了,应该是昨晚你淋了雨才导致感冒,有胃病就不要喝那么多酒,差点就胃穿孔了。”

贺灼有些不悦地附和着点头:“就是就是。”

有胃病还敢和陆烨喝那么多酒,真是找死。

不过说起来好像也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才导致萧衍胃病发作,又淋雨感冒引起急性肺炎,她的气势低了下去,站在医生旁边低着头不去看萧衍的脸,略微感到惭愧。

其实萧衍自己也没有想到会病得这么严重,他听着医生的叮嘱,视线却一直都在看那个低头不语的贺灼,等到医生离开以后,贺灼才尴尬地抬头,和萧衍大眼瞪小眼。

看着贺灼那副有点愧疚又故意装不在乎的模样,萧衍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他干咳两声,贺灼茫然地看着他。

“咳咳咳。”萧衍又干咳了两声,贺灼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所以……这是要吃药了吗?

“我要喝水。”萧衍无奈地提醒,这么明显地表示都看不出来?

有时候贺灼真是蠢得让他忍不住想笑,贺灼翻了个白眼,心里嘀咕着,要喝水就直说啊,咳嗽什么呢,但是手里头还是非常麻利地去给萧衍倒水去了。

此时的贺灼没了之前对萧衍的针锋相对,萧衍心里很欣慰,也很享受这样和品共处的时光,一分一秒都让他心情舒畅。

贺灼倒了水一回头就看到了萧衍那面带微笑的样子,她暗暗想,这意思是不追究她去找陆烨的事情了吗?

既然如此,那么……

“那什么,医生说要住院几天,得有个人照顾你才行。”贺灼看着萧衍喝水,有些讨好似的说道,眼珠滴溜溜地转着。

“所以?”萧衍看着贺灼,难道她想留下来照顾他?

“所以,要不我把孟钰叫来吧!”贺灼欢快地说道,这一句话就叫萧衍的脸色冷淡了下来,叫孟钰来?叫别的女人来照顾自己住院的丈夫,这也就贺灼能想得出来吧!

萧衍的心情一下子又糟了起来,他冷冷地说:“你要是嫌麻烦就先走,我不需要人照顾。”

让时光温暖我们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让时光温暖我们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

  • 高建平:艺术怎样才能通向道德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既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变迁,两者的关系呈现出不同面貌。回顾中外历史,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会有积极的启示。在西方美学中,有一个影响巨大的传统,认为在艺术中美与道德是分离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从形式和信仰的角度论述美,但从认识论和道德论的角度反对艺术。他认为:艺术家摹仿人性的低下部分,以刺激欲望,不利于城邦公民的教育;艺术是一件太严肃重大的事,不能只交给艺术家;私人的喜好要让位于共同的善。欧洲中世纪早期的神学美学,也具有艺术与道德分离的倾向:

  • 夜深人静时,想一个人到流泪

    文/昕月蓝殇你说,天涯海角,再不能陪着你一起走,花开花落,谁是谁故事的主角,谁又是谁永恒的依恋,你若懂得,自是最好,你若不懂,便是一个人的孤独。往事不留痕迹,思念在诉说,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你的世界亮着,我便心安。再没有你的消息,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还一直爱着你。时光老去了容颜,一颗爱的心永远年轻。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无奈,再也走不到你身边,我在想念你,还在痴痴的等待着你的归期。有一份感情,在我心中日夜守护,哪怕注定不能圆满,日记本中散落的字句,泛着清冷的光,一滴泪零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