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你的故事,导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2:45: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你的故事,导游

009:第一次

索道能赚点钱,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具体能赚多少,我就不清楚了。版权95lady.com看覃娟的脸色,应该是嫌赚得少了。我心里还想着,只要能赚一点,给我分一点也行,我的机票钱这里凑一点,那里凑一点,应该能够凑出来。

而且,她让刘勇去带其他客人爬山,我正好可以和她交流一下。

“夏仁,你不是来过这里好多次吗?给你个实践的机会,你带其他人爬山,我和覃导坐缆车上去。”谁料,我的小算盘还没开算,就被刘勇这孙子给搅合了。

“我不是很熟悉,还是你爬山吧。”我回了句。95女性网妈蛋,什么脏活累活都给我做,你倒是享清闲,老子才不干。而且我还得亲自讲解,说实在的,我的心里有压力,毕竟我从来都没给客人讲解过。

“你还想不想跟了?不想跟了就早点滚蛋。”刘勇眼珠子一瞪,怒道。

我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骂了句你大爷的,差点没和他打起来。一旁的覃娟出来打圆场了,她说小夏你去爬山,正好锻炼一下,将来你独立带团的时候,心里也有底。

我心里一想,她说的也对,虽然爬山是累了点,但确实是我学习的好机会,毕竟以后我也得独挡一面的。95女性网只是我不能跟覃娟一起,跟她学习一些经验。

妈蛋,爬山就爬山好了。我也瞪了刘勇一眼,招呼了一下那些爬山的客人,顺着山道往山上走。

还好爬山的客人之中,有王丽娜。从见面到此刻,我和她还没有过任何的交流。我对她的印象不错,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交流。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泡上她。原文http://www.95lady.com/

头一次要给客人讲解景点,我心里一点底都没,也很紧张,我甚至怀疑我说话都会结巴。幸运的是,爬山的人并不少,也还有其他的导游在。

这些导游都带着扩音喇叭,到一个景点就噼里啪啦的一顿说,我和游客都挤在一起,听得清清楚楚。这样一来,我就只要带着客人跟着走就行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松了口气。跟着爬了一段之后,我觉得这样跟着别的导游走有点太混了,我迟早都得走出第一步,要面对客人讲解,我得克服自己的紧张。

所以,等走在前面的导游介绍完几个景点之后,在下一个景点处,我也开始尝试给客人讲解,就像是聊天一样,我都不敢大声说话。95女性网

凡事都有第一次,一路聊天过去,我越来越放松,讲解也越来越顺畅。我讲解的除了前面导游说过的之外,还会说一些典故,景点名称的由来,和客人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

“你是实习导游?”王丽娜走到了我的旁边,看了我一眼道。

“是啊!”我点了点头,心里还有点小意外,她居然会主动找我搭讪,原本我还想找机会和她聊天的。

“看不出你是实习导游,我听你的讲解,比前面那个导游要生动。”王丽娜喘了口气道。

我笑了笑,我所讲的那些东西无外乎是我读书和实习的时候,听人讲的,也有我自己在图书馆翻阅各种资料记下的。来自95lady.com我虽然对其他的课本不怎么感兴趣,但对于当地的县志,典籍故事之类很感兴趣。

所以,我讲起来就会显得生动一些。

看得出来,她平时运动得不多,才爬这么一会就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不过,就是她这个娇弱的样子,把我看得心痒痒的,有种想抱着她的冲动。

我冲她笑了笑,看她爬得有些吃力,我想伸出手拉她一把,但我又怕她拒绝,迟迟不敢出手。而且当着其他人的面,我也不大好意思。

爬到一个叫“天书宝匣”的景点时,我看其他人爬得也有些吃力,就提出来让大家都休息一会。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刘勇打过来的。

这货突然打我电话,指定没什么好事。我本来是不想接的,但考虑到万一有什么要紧的事,不接不太好。所以,我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们到哪里了?”接通之后,刘勇劈头就问。

“怎么了?到天书宝匣了。”我回道。

“怎么那么慢?带他们走快点,早点上山来会合。”

“那么急干嘛?”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说你是傻鸟,一点都没说错。不早点走完景点,你怎么赚钱?你最好是快点,下午多去几个购物店。”

我正要回话,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的心里有些怨气,这孙子居然每次都骂我傻鸟,总有一天我得好好修理修理他。不过我也明白过来,覃娟让客人早起,就是为了早点把景点走完,好去购物店消费。

客人消费了,就有钱赚。我的心里还记挂着要赚回飞机票钱,不想配合都不行。我看了看那些团友,一个个额头上都流着汗,尤其是王丽娜,现在都还在大喘气,心中有些不忍。

我只好尽量帮客人拿他们手中装水之类的袋子,减轻他们的负担,好让他们爬起来不那么吃力。

爬到山顶的时候,我就看到其他客人正在围在一个楼阁旁看热闹,看来他们已经在山顶逛了一圈了。刘勇和覃娟正坐在一旁说笑。

我也准备去看看热闹的时候,一个脑袋有点微秃的中年团友脸色不悦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来到覃娟面前道:“覃导,那里面太坑了,不是说让做新郎么?新娘子的手我都没牵一下,非得让我给钱才让我出来。”

“那个就是让你体验一下当地的婚俗,当新郎给点彩礼钱图个吉利。”旁边的刘勇笑嘻嘻的安慰道。

“我给五十他们还嫌少,非得让我给一百,什么玩意。覃导你也不事先给我说清楚,这事得怪你。”这团友气呼呼的道。

这事我知道,是当地人搞的一个婚俗节目,让游客体验一下做土家族的新郎。只不过送入洞房之后,体验新郎的游客得给点彩礼钱才能出来。

做新郎是个人自愿,不会强行拉人。这个团友看上去像个猥琐大叔,应该是想占点什么便宜,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便宜没占到,反而破了点财。

010:上当

“这种傻缺货还怪人要钱多,我只是说可以看看热闹,又没逼他去,是他自己起了色心。他们玩得差不多了,你先把客人集合一下,我去拿钱。”等那人走后,覃娟小声的冲着刘勇道。

听到她这么说,我的心里有些气愤,如果她一开始就告诫客人,不要去做新郎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我听得出来,这种事,她是可以拿回扣的。

她肯定是想赚点,所以才没有把话说得特别明白,以至于让客人上了当。虽然我没有和她一起上山,没有看到她怎么带客人过来的。但我也能够想象到,她应该是鼓吹了一番,引得客人去围观的。

我看那团友虽然形象有点猥琐,但毕竟也是上了当,心里有些同情他。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只能跟着导游走,导游不把事说明白了,上当自然是少不了的。

而且这些地方的赚钱门道层出不穷,如果我是客人的话,也是防不胜防。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同情也没有什么卵用。

“这个算不算我一份?”我小声的问刘勇,我天真的以为,我能从中得到点。

刘勇当即就白了我一眼,冷笑道:“你想太多了。”

瞧他那眼神,我就知道,这事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我的心里很不平衡,我累死累活的带着客人爬山上来,他们有钱拿,我毛都分不到一根。

可我又不能和他们闹,闹翻了对大家都没好处。我只能咽下这口气,看后面能不能逮到机会赚到一些。

下山的时候,爬山上来的这一批客人也累了,不再爬下去,都坐了索道,我也能跟着轻松一下。索道下山很快,两三分钟就到底下了。

“吃完中饭走金鞭溪,出去后先进足浴店。要不把明天的十里画廊也走了,看看明天能不能多加几个景点。”吃中午饭的时候,覃娟和刘勇在商量。

“等走完金鞭溪,你跟客人说说,要是能把十里画廊走了是最好的。要是不行的话,就先去足浴店。几公里的金鞭溪走下来,他们都累了,泡脚的话肯定没问题,能买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刘勇点了点头道。

“主要是有个老婆婆,走得慢,太拖时间了。”覃娟皱了皱眉头道,她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正在用餐的客人。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了那个我帮着搬过行礼的老奶奶。

“夏仁,该你出力的时候了,我看那老太婆对你不错。一会走金鞭溪,你和她走一起,她要是走不动了你就背她,反正不能拖大家的时间。”

刘勇用手指着我道。

我一听就火大,真的是什么累活都摊我身上来了,我看着他没好气的道:“要背你自己背,我爬山都爬吃亏了,还一毛钱都没得。”

刘勇眼睛一眯,阴笑道:“你要是做好了,下午如果购物点出了大单,少不了你的。覃导,你说对吧。”

说话间,他冲着覃娟使了个眼色。

“对!教师团的钱不好赚,我还得给旅行社交人头费,几十块一个人呢,就算是榨也得榨干他们。你要是配合好了,姐亏待不了你。”覃娟也笑道。

从餐费的事,我就知道这娘们心黑,她都这么说了,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游客。我虽然有些不耻她的行为,但这一刻我还是犹豫了,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我如果不配合他们,赚不到机票钱,我就得卷铺盖滚蛋。

滚蛋,还是狠下心配合他们?我的内心倍受煎熬,好一会我才说,行。

金鞭溪,全长七点五公里,是沿着山脚下的一条溪流,溪水清澈透底,电视剧《西游记》里的花果山就是在这里取的外景。溪水两旁各种奇形怪状的奇峰拔地而起,景点丰富,丝毫都不亚于黄石寨的景色。

金鞭溪基本上都是平坦的路,只有少数几处有些台阶,不过走起来时间长了,也会有些吃力。

我按照和刘勇他们约定的,陪着那老奶奶走在最后面。她确实走得慢,毕竟是年纪大了,从和她聊天当中我得知,她今年都七十三岁了。

这么大的年纪,身体还算硬朗,不像有些老人颤颤巍巍的。

覃娟他们走得比较快,没多久我就和老奶奶有些跟不上了。我和老奶奶边走边聊,好几次都说要背她走,但她坚持不肯,要自己走,我也没办法,只得搀扶着她走。

不过,我也有了个意外的收获。这群团友都是深圳一所中学的老师,而这位老奶奶则是那中学的前校长。也就是说,她在这群人之中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如果把她给服侍好了,对于后面的行程来说,我想是很有帮助的。

老人家虽然走得慢,但一直都没有提出来要歇息,而且人也确实和蔼,走到有小店的地方,硬是买了瓶水塞给了我。我也卖力的给她讲起了沿途的景点趣事,给我们聊天增添了不少新的话题。

快到水绕四门的时候,老人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块钱,说我人好,要给我小费,我慌忙推脱了。说实在的,我是有点想要,但我看她这么大年纪,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伸手去接。

到集合地方的时候,刘勇好像等得不耐烦了,阴沉着脸把我拉到了一边。

“你们怎么这么慢,不是让你背她么?”他给我甩脸道。

“她不让我背,我有什么办法,反正也没有耽误多少时间的。”我看着他道。

“一个老太婆都应付不了,还说是大学生呢,这么蠢。你们耽误了去一个购物点的时间。”他气势汹汹的道。

我实在忍不住发火了,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没看到她多大年纪?她都七十三岁了,坚持自己走完这短路,难道不值得尊敬?你就想着赚钱,你还是不是人?”

他被我骂得愣了下,默默的点了根烟之后看着我冷冰冰的道:“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导游不是游客。”

我也愣了,站在原地十多秒没动,我点了根烟,郁闷的抽了起来。

011:冤大头

游客们都在水绕四门集合,这里像是个山谷,四面环山,山脚下有不少小店铺,有卖各种纪念品和土特产的。我和刘勇去和覃娟会合的时候,游客中又有人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女客人在一家卖野味的店里,想买条蛇弄着吃。店家让他挑好之后,说是把蛇头给切了称。客人也同意了,可后来称出来的重量明显不对,客人不要了。店家拉着他不让他走,说要不就给钱,要不就把蛇头给他还回去。

切了的蛇头怎么还得回去?这应该是那客人贪小便宜,以为切了蛇头会轻一点,不想反而上了店家的当。不过这店家也确实太坑人了,两人当场就吵起来,我过去的时候,那女客人正被店家拽着了手。

这客人戴着个眼镜,看起来四十多岁,不像个惹事的人,上了当,又被凶狠的店老板抓着手不让走,她急的直抹眼泪。覃娟在一旁用本地话协商,我听不太懂,不知道说的什么。但我看那店家的神色很冷,想来覃娟也说服不了他。

覃娟又跟那客人说,出少点钱,给三百块钱就算了。那女的看上去胆小怕事,但又死活不肯给那么多钱。

“我一个单亲妈妈带大两个孩子,还供他们上大学我容易么,头一回出来旅游就碰上这种倒霉事,一条蛇要三百块钱,我还不如撞死算了。”那女的哭哭啼啼的道。

好多的客人都围着了那店老板,斥责他太欺负人,要投诉。但那店老板似乎一点都不怕事,凶神恶煞的拿着菜刀说这是他们两人都点头答应了的事,告到哪里去都不怕。

我看那女的哭得可怜,眼神很畏惧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冲着那老板道:“老板,放开她,你赚一点就得了,别太过分。”

他斜眼看着了我,目光停在了我胸前的导游证上面,冷笑道:“你懂什么,我逼她了吗?蛇是她选中的,切掉蛇头她也同意,她想反悔不要,没门。”

我之前才和刘勇吵了一次,心情本就不爽,此时更加来气。我看了看那条被切掉了蛇头的蛇,估摸着也就一斤左右,店家说这条蛇有三斤,摆明了是欺负外地游客。

“你这摆明是欺诈。”我冲着他怒道。

“你给我说话小心点。”店家眼睛一横,拿着菜刀在我眼前晃了晃,狠狠的瞪着了我。他的个头也不小,一脸的横肉,凶神恶煞的道:“我做买卖是你情我愿,说到哪里去我都有理,识相的就滚一边去,要不你替她给钱。”

他将菜刀狠狠的砍在了砧板上道:“没得三百块,休想走人。”

我一看他那架势,完全一个土霸王,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真闹起来,我得吃亏。尽管我的心里气不过,但我毕竟是外地人。

他是钻了空档,但那客人也是同意了的,怪只怪店家太过奸诈。那客人看起来怪可怜的,让她上这个当,我良心上过意不去。如果让她掏三百块钱出来,我也于心不忍。

我捏紧了口袋里所剩不多的几百块钱,我才刚上班,就指着这点钱生活。如果我替那客人把这钱给了,事倒是可以了,但我的生活就变得更拮据了。

我把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覃娟,希望她帮忙,可她却将目光看向了另一边,根本就没有理我。

“把蛇给我装好,这钱我出了。”我傻逼的把钱掏了出来,数出三百块钱,甩给了店家,我心中憋着一股气,就算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让客人上这种当。钱我赔了就赔了,大不了我多吃一段时间的馒头。

店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捡起了那三百块钱,把蛇装进袋子里,递给了我。

“你傻不傻?替客人出钱,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导游。”出来后,覃娟对我呲之以鼻。

“老子花钱买个心安,怎么了?”我当即斜眼看着了她道。

说实话,这钱我是出得心痛,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就看不惯他们这种作为。克扣客人餐费也就算了,要去进购物店也算了,带着客人来上当,这种事反正我是做不出来。

“傻缺!”覃娟当即白了我一眼,随后招呼客人去了。

我提着蛇,咬了咬牙,买了也不能浪费,晚上让餐厅厨师给做个蛇羹,老子吃了也能补补身体。虽然我连飞机票钱都没赚到,反倒搭了三百块钱进去,但我心里痛快了不少。

“小夏,你不该出这钱的,那黑心老板摆明是坑人。”见我提着蛇出来,那戴眼镜的女客人走到了我的面前道。

我笑了笑道:“没事,晚上一起吃蛇羹。”

“小夏,你人是好人,可就是太年轻,太容易冲动上当,以后不能再这么轻易上当了。”她摇了摇头,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

我当场就蒙圈了,这到底是谁上当?我替你出钱消灾,你却在事后说风凉话,一句谢谢都没有,真特么的什么人埃早知道是这样,老子就不当这冤大头了。

我算是明白了,覃娟和刘勇为什么不喜欢教师团,尼玛,自己做了错事,还要在事后摆出一副教训人的臭架子。这种人大概是在学校里教学生养成了习惯,把什么人都当成她的学生。可真遇上事了,她又不敢吱声。

若不是一开始我瞧她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怪可怜的,我才不会淌这趟浑水,只怪我太年轻。

从水绕四门坐车往天子山方向的途中,我坐在了车子的最后一排,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事,有些闷闷不乐。

“喏,这个送给你。”王丽娜从前面的位置挪到了我的旁边,递给我一个卷筒。

“什么东西?”我很意外,心想她居然会送我礼物,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点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示意我打开。

我打开了卷筒,里面居然是一幅素描画,画的竟然是我提着蛇从店里走出来的样子。我有些受宠若惊,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刚才在店里太帅了,刚好旁边有家给人作画的店,我就买了纸笔,给你画了一张。”王丽娜微笑着道。

“是你画的埃”我开心的笑了笑,心里的不快一下子都烟消云散。我看了看画,画工挺好的,和我本人很像。

她点了点头道:“画画是我的业余爱好,还不错吧。”

012:好感

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王丽娜的这个业余爱好简直不比专业的差了。当然,这是在我这个门外汉看来了。我从小连画条直线都画不出来,更别说要画出个什么像样的东西。

“不过你这画的我有点怂啊,不怎么帅。”我指着画上的我,开玩笑的道。

“你是有点怂啊,看人家拿菜刀你就乖乖的掏钱了。”王丽娜咯咯笑道,她的声音不大,可能是怕坐在前面的人听到。

我也觉得自己是很怂,长这么大个却不敢跟店老板干架。不过后来仔细想想,如果我真和店老板打起来了,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怂就怂点呗,反正我怂都怂得很帅的。”我自嘲的笑道。

王丽娜好像认可我的话,点了点头道:“是很帅,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导游,争着替游客买单,不让游客上当,良心导游埃”

听到她这么夸我,我的心里很受用,看来她对我的印象还不错,我就趁机和她聊了起来。她虽然看上去有点柔弱,但很健谈,条理清晰,说话抑扬顿挫的,可能是因为她妈妈是教师,从小受了熏陶的缘故吧。

她这次本来是不想和她妈妈一起出来的,只是前段时间和男友分手了,心情不好。难怪我刚见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她有心事。这趟出来,她是来散心的。

她在外地的一所卫校念书,工作的地点她家里都已经替她安排好了,一旦毕业之后,就会进入深圳的大医院做护士。

说起来,我有些羡慕她,有个好爸妈,毕业之后都不用像我一样到处去找工作。不过,我也不会埋怨我爸妈,他们生我养我不容易,感恩都来不及的。

“我们都在深圳,不如这样,你留个电话给我,我什么时候想去哪里旅游,就找你,你做我的导游。”聊到尽兴处,王丽娜提出要我的手机号码。

我突然想起来,在爬黄石寨的时候,她让我给她拍照,我偷偷的留了她的手机号码。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如果我告诉她号码,她肯定会发现,她的手机里有拨出记录。

但我傻逼的觉得不能骗她,所以我就说,我的号码你已经有了。

“有了?我怎么不知道?”她有些愕然。

我笑了笑,然后直接跟她说,其实我早就注意你了,让我拍照的时候,我就已经偷偷的留了你的号码。我以为我这么说出来,她会很生气,我也做好了她生气的准备。

哪知,她并没有生气,只是佯装生气的用拳头捶了我一下道:“之前还说你怂,原来你一点都不怂,挺会耍小心眼的埃”

看她这个样子,我就知道有戏。我当即就开玩笑的跟她道:“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怂帅怂帅的?”

“一边去!你只有怂,没有帅。”她板着脸撅嘴道,不过我看到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我很清楚,她是对我有好感的,当然这只是好感而已,如果我要追她,还得花点时间。只是我也不急,反正这几天都会在一起,而且就算回去了,她家在深圳,有的是时间了解。

我不知道覃娟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说通了客人,今天就把原本属于明天的行程,十里画廊给走了。可能是在走金鞭溪的时候,她就开始游说了。

十里画廊和金鞭溪差不多,也是山脚下的一条溪流,两旁都是一座座的山峰,只不过十里画廊这边溪水是干涸的,路也是很平坦,还有小电轨车可以坐。如果不想走的,就可以坐电轨车往返。

也许是因为爬了黄石寨,又走了金鞭溪,大家都累了,所有客人都坐了电轨车。

我还是和王丽娜坐在了一排,继续我们在车上没有聊完的话题。她已经没有像我们刚见面时的那种忧郁,好像是回归了本性,每看到一个景点就笑得很开心,拉着我让我给她讲些典故。

幸好我在这方面的存货很充足,一个景点我都能扯好久,她听得很痴迷,坐在电轨车上将手肘放在腿上,撑着下巴,偏着头认真的看着我。也不知道她是在认真听我说,还是在关注我的帅气。

这一刻,我都觉得我真的很帅。其实我长得也很普通,皮肤还有点黑。我也很享受她这么认真的看着我,感觉我自己好像是她的偶像一样。

我记得我以前一个同学说过一句话,一旦一个女人开始崇拜你,基本上离上床就不远了。这句话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科学依据,是不是他的经验之谈,反正我以前是不大相信的,但我这一刻似乎有点相信。

“怂帅的夏仁,来帮我拍照。”等电轨车停下之后,王丽娜像只兔子一样的跳了下去,拿出了手机冲我笑道。

“美女,我帮你拍吧,我的技术比他好。”我正准备下车去接她的手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勇挡在了我的前面。

王丽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笑道:“也好。”

我的心里很不爽,刘勇这货处处打压我不说,还想跟我抢女人?只是在王丽娜的面前,我得忍着,得表现出大度一点。不然的话,我真想照着刘勇的臀部一脚踢过去。

他们拍照也没拍多久,只是随便拍了几张,刘勇就说要上车往回走了。我当即就醒悟过来,这货是怕我给王丽娜拍照拍个没完,耽误了进购物店的时间。所以,他才抢过来,把时间给卡好。

从十里画廊出来,旅游车直接把我们拉到了景区外的一家足浴店。在车上的时候,覃娟倒是说的漂亮,说大家爬山幸苦了,请大家泡个脚。

这些客人怕是求之不得,正愁脚走得酸痛了,正想找个泡脚的地方。而且一听说是请泡脚,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

“你上午爬了黄石寨,你也跟着去泡个脚,别怪我不照顾你。”进店的时候,刘勇拉着我道。

我看了他一眼,心里知道他是没有这么好心的,肯定在打什么歪主意。不过我也确实有些脚痛,毕竟也有好长时间没有爬过山了。

013:进店

我把导游证从脖子上取了下来,跟客人一起进了泡脚的房间。这里是有规矩的,导游不能和客人一起泡脚。具体原因我那时还不知道,反正进去的时候,刘勇一再要求让我不要带导游证进去。

这个房间很大,我看了看,这个房间可以容纳三十多人一起泡脚。一些穿着土家族服装的年轻妹子,每个人都端着一个盆子走了进来,盆子里装着黄褐色的水,里面还带着一股药味。妹子说,这里面放的都是些中药,有利于血液循环,活血散瘀,通筋止痛之类的功效。

反正在她们的嘴里,这泡脚药水就是全能的一样。

我也懒得去问东问西,反正我也没钱买,只是来免费泡个脚而已。倒是有些客人似乎对这个感兴趣,拉着泡脚的妹子在一旁问个不停。

泡脚的水温刚好合适,我把脚放进去之后,给我泡脚的妹子就开始帮我按摩。舒服是舒服,我躺在沙发上都差点要睡着了。

没过多久,房间里就来了一个穿得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挺着个大肚子,走路都一颤一颤的。我估摸着这货至少有两百斤重,脸上的肉把他那双眼睛都给胀得要看不见了。

这货一进来就说是这家店的经理,然后不经意的和客人拉家常,听客人说是从深圳来的,这货一脸喜色,说是遇到老乡了,然后就说起了粤语。

后面这货就开始推销泡脚药,他把每种药水里每种中药的功效都给说得天花乱坠,我都有种错觉,以为这货是个老中医。对于不懂的人来说,会感觉他说的头头是道,完全能够把人唬祝

我都有了这种感觉,那些客人估计也差不多。我看了看他们,一个个都好像听得很仔细,似乎也被这货给忽悠住了。

这货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之后,还说什么好不容易在这里遇到了老乡,可以买一送一之类的。我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做导游出身的,嘴皮子溜得没边了,比刘勇和覃娟都要溜得多。

我在一旁听着,都几乎要相信他就是我的老乡了。

客人中有人准备买一些,有的人在摇头不想买,也有的人还在犹豫。那自称经理的货,一双小到只有一条缝的眼睛,在不停的溜来溜去,观察着每个人的反应,找准机会又添盐加醋的说上一通。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客人中还是有不少人买了,当然这价格也不便宜。这些东西,我也说不好到底是有效还是没效,该不该买,毕竟我也不懂。大学的时候,我学的就是旅游专业,上面讲旅游包括吃住行游购娱六大要素,所以我觉得购物也在旅游的范围之内,这很正常的,至于有没有上当受骗我还不知道。

泡脚也泡完了,我就跟着客人一起出了房间。

我刚出来找个地方抽根烟的时候,覃娟就神秘兮兮的跑过来了,拉着我低声问道:“有好多人买,买了多少?”

我愣了愣,明白过来,原来刘勇让我不戴导游证跟着客人进去,是想让我当卧底一样的,弄清楚客人的消费状况。因为我是生面孔,足浴店的人都不认识我,所以对我不会有什么戒备心。

他们也是怕足浴店的人少给回扣,所以才来了这么一招。

“我有份没?”我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先问了一句。今天我累了一天,啥都没得到,我的飞机票钱也就指着购物店能够分一点点了。

“有,你快点说。”覃娟有些着急。

我一听说有,便把看到的都说了出来。覃娟听完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往里面跑去。

我上车的时候,客人都已经上了车了,看到我上来,便问我覃导怎么还没来。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厕所去了吧。当然,我也是瞎说,这个时候覃娟应该是正在和足浴店的人算回扣。

这个回扣钱我也想得一点,所以是不会把真相告诉客人。

过了一会,覃娟和刘勇就上来了,我看他们俩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估计这里他们赚的不算少。我的心里想着,教师团的钱也不如他们说的那么难赚,至少这些客人也买了些东西的。

覃娟上车之后,清点了下人数,然后拿起话筒,问大家泡脚泡得舒服不舒服之类的,还说这么大热的天在山上爬来爬去,口也渴了,要请大家去喝茶。

大家一听,有了刚才足浴店的经验,就有不少人表示反对,不想去了。有的客人说覃导你尽忽悠人,名义上是请我们,其实是让我们去买东西,不再上这个当了之类的云云。

见大家都不想去,覃娟脸上的笑容也开始退了些,说不买东西也可以,就去坐坐,尝一尝本地的茶。她说这些茶都是长在高峰上,吸收天地灵气之类的,喝了对身体有各种好处。

反正也不管客人愿意不愿意,旅游车司机直接就把车开到了一家茶店。

客人都坐在车上,不想下车,司机就把空调给关了,自个儿先下了车。覃娟在车上好说歹说,刘勇也跟在一旁搭腔,好不容易,才把客人说动,都下了车。

“真特么的难伺候,喝个茶都这么难,下一个珠宝店怎么弄?”等客人都进去后,覃娟摆着一副苦瓜脸,瞅着刘勇道。

“今天时间赶得早,三个店都不进肯定不行,让他们回酒店也没事做。”刘勇点了根烟道。

“你这不等于没说?我问的是下一个店怎么弄。”覃娟白了他一眼,从他的手里抢过点燃的芙蓉王道。

“这里我估计出不了什么单,再去珠宝店也悬,实在不行就让他们进去待半个小时也行,就拿停车费。”刘勇又点了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后道。

“真特么太抠了,出来旅游一点钱都不舍得花,不知道他们出来干嘛,在家里睡大觉不舒服些吗?”覃娟也抽了一口,抱怨道。

我在一旁听着,这才知道,教师团的钱是真不好赚。足浴店是出了点单,我还以为有赚头,没想到第二店就这么难了。

014:加餐

从之前游客的反应,我就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店想出单,是不大可能的。只是我还不明白,这些人出来旅游不是都有合同的吗?为什么非得进店呢?

“早点回去休息也行啊,你们这样弄,客人情绪也不高,不如别进店了。”我当即插嘴道。

“你个白痴能闭嘴吗?你以为是纯玩品质团?我们旅行社团费那么低,合同上也标明了会有购物点的,不进购物点你赔钱?”刘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冲着我吐了口烟。

“就是,这些人想不进店可以啊,多交团费参加纯玩团,我也不用这么辛苦了。”覃娟也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

后来我才知道,团费中是有差别的,纯玩和低团费的团是两种不同的待遇。旅行社压低团费吸引客流,就得在其他地方把钱给赚到,除了补充里面的差价之外,还得盈利。

难怪之前覃娟说还得给旅行社交人头费,这部分人头费就是旅行社要赚的,至于她这边旅行社和我那边的旅行社之间还有什么协议,就不是我这时能够知道的了。

对于这一点,我没法反驳。 毕竟都是按着合同走的,而且替旅行社赔钱,我哪里赔得起?

我也意识到,覃娟想方设法赚钱,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带一个团赚不到钱的话,就得自己掏钱把人头费补给旅行社,毕竟谁都不愿意做亏本的买卖。

“既然购物店赚不到钱,那明天必须得加几个景点,明天就一个天子山,时间赶早一点,如果都坐索道用不了多久就能走完。”这时,覃娟和刘勇商量道。

“可以,该加的都加上。”刘勇点了点头道。

“现在的天气正好漂流,这个必须得加上才能赚得多。晚上你好好动员动员,争取全部都拉过去。”覃娟将烟蒂扔在了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道。

好!刘勇也将烟蒂一扔,答应下来。

对于他们的安排,我已经提不出什么异议,也不好再提。 毕竟我懂的不多,这方面还得靠他们才行。至于覃娟说的漂流,我玩过,确实还不错。

这边有个猛洞河漂流和茅岩河漂流,不知道她会安排哪个。猛洞河漂流在古丈,路程有点远,茅岩河漂流相对要近一点。话说到这,你们以后有机会去,一定要去玩玩,这两个漂流都挺有意思的。

就在我们谈论这些的时候,令人出乎意料的事出现了。茶店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出单,等到客人出来,我看到有些客人都提了好几袋茶叶。我也没有想到会出单,毕竟这些客人下车的时候,情绪都不高。不过广东人爱喝茶,买了些茶叶也算正常。

这里的茶叶我说不上好还是不好,不过张家界这边都是大山,大山里的茶叶应该还是不错的。

“我滴个亲娘呢,想不到这里也能出点单。”覃娟喜出望外,撒腿就往茶店里面奔去。

从茶叶店出来,司机二话不说,开着车子就往珠宝店的方向跑。覃娟在车上拿着话筒开始给客人讲一些笑话,调剂一下气氛。原本显得有些累的客人,也许是泡了个脚,喝了茶,现在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怂帅,这些店里的人好有意思,来一个经理就能和我们攀上老乡,粤语说得特别标准,是不是都经过了特殊培训的?”王丽娜坐在了我的旁边,小声的跟我说道。

我笑而不语,我哪里知道他们是经过特殊培训的还是真的从广东那边过来的,这两种都有可能。攀老乡应该就是这些店的一种营销方式,可以更快的和客人熟络起来。

珠宝店里没有什么意外,一个单都没有出。覃娟也没有说什么,她怕是早就料到了会是这种结果。倒是我的心里有些许的失落,我还想着,如果这里出了大单,或许覃娟到时候分给我的钱可以抵消我的机票了。

这些地方不赚钱的话,我也想不到有什么地方能够凑齐我的机票钱。

这个时候,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车子开到了武陵源的一家酒店。

吃完饭的时候,客人对晚饭很不满意,对着覃娟吵了起来。我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覃娟克扣了餐费,客人迟早会感觉到的。

而且这一天下来,大家都累了,也确实有点饿,晚上肯定会想吃好点的。

“大家不要急,我们这里是小地方,比不了深圳那样的大城市,吃的是比深圳要差点。大家交的餐费,就是这个标准,大家如果想吃好点的,可以花钱加菜。小覃也知道大家这一天很幸苦,和大家相聚在一起不容易。这样,我出钱送大家一个菜,如果大家还觉得不够的话,那就只能你们自己加了。”

覃娟一番话,说得这些客人也不好再说什么。我心里想,覃娟这么心黑的人,会舍得自己花钱给客人加菜?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我们三个导游加上司机是和客人分开吃的,覃娟走过来,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不是买了条蛇嘛,在哪里,我拿去让厨房做好点给客人送过去。”

想要我的蛇,我立刻就不乐意了。

果不其然,覃娟是没有那么好心自己花钱给客人加菜的,她竟然是打上我买的蛇的主意了。妈蛋,这条蛇可是我当冤大头,花了三百块钱买的,我还准备等晚饭后找厨房做了,找个地方和王丽娜一起当夜宵吃的。

“我花了天价买的,凭什么给你拿去做人情?”我当即一脸不悦的看着她道。

“瞧你那小气样,你配合好了,我能少你的好处?快拿来。”覃娟用手指戳了我的脑门一下道。

“夏仁,你不是还得赚飞机票钱么?想赚回来,就听她的。”一边的刘勇帮衬道。

我怎么都不答应,坚决不给。这条蛇对我来说,意义不同,我不能就这么给出去。覃娟亲口答应自己花钱给客人加餐的,那就让她自己去花钱好了。

“我拿三百块钱买的,想要的话,你也给三百块来。”我直接拒绝道。

你的故事,导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的故事 或 导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8章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8章小说书名: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第18章:我就吃了你两人出门,刚走到门边,男人高冷的站在那。裴若若站旁边,莫名的盯着他。“开门,这么脏的东西,你要我亲自动手。”他理所当然的说。“……”难道她开门,就不会弄脏她吗?裴若若深呼吸,忍了。她往公交站走,霍夜寒顿住脚步,冷眼瞧着她,剑眉紧拧,“你要去哪?”“坐公交呀。”裴若若坦然的说,以为他是担心没有零钱,“零钱我够的,走吧。”“你竟敢让我和那么多人一起乘一辆车,女人,你找死吗!”阴沉的脸色,简直能把她吃了。“

  • 男神老公,请指教!18章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18章小说:男神老公,请指教!第18章你还喜欢我吗?易释唯转身,狠狠的踹了一脚沙发。唐深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抬头看了一眼被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忍住了心底的骇异,声音低沉的开口。“太子,还是没找到南小姐。”“新闻社的人说,她是最后一个离开新闻社的,可是去了她家里面也没人。”易释唯咬牙,冷冰冰的笑开:“很好,居然敢躲我!”他一撇头,看见床上放着的那套女仆转,神思一转,眼眸忽然黯淡了一秒:“派人,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告诉薄浅,把宫廷集团的人都嫁给我,还有,让老三给道上的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8章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8章小说名字: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第18章不介意亲自去接你冯心芬拉住她,“东方少爷的脾气若是能说服,也不见得这么多年来还抵抗这门婚事,依我看,来直接的吧。”“直接?”“嗯,直接。”——当天下午五点,东方家传出东方夫人生病晕倒的消息。冯心芬第一时间便让夜夕夕打扮好,要带她过去。夜夕夕知道明面上她去看望东方夫人是理所应当的,因此她也没有多想,按照冯心芬的要求打扮好后,便跟着她一起下楼。走出大门时,正巧碰到夜锦深进屋。他一身倨傲、冰冷,清贵的并没有要和她们打招呼的意思

  • 蹲在坟前戏鬼夫18章

    原标题:蹲在坟前戏鬼夫18章书名:蹲在坟前戏鬼夫第018章不要脸的儿子“娘子……”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上。我被冻的一个激灵。定神看去,入目的是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此刻这张脸上正带着讨好的笑,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繁星。正是君龙麒。我向旁边退了两步。此刻,和他挨的太近还会让我感觉到不舒服。甚至有一些害怕。不是对于鬼魂的恐惧,而是对于君龙麒本身的恐惧。下身的那撕裂般的痛在他触碰到我的那一瞬间再次传来,我不由打了个哆嗦。“娘子,你在想什么?”君龙麒像是没有看到我的反应,厚着脸又向前凑了凑,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8章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8章小说书名: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第18章反正你逃不了可事实结果很残酷地告诉,我的想法太过天真,因为我道高一尺,玉安肯定会魔高一丈。平安度过一夜后,玉安来接我回去,路上我跟他说完捡钱的事后,他皱紧眉头,很严肃地给我说:“总是给我添麻烦,捡到的钱全部充公。”我听完一额汗,他前一句说的话是没错,但他的重点是后一句吧。“那钱可是我卖命捡来的,用来抵债才是吧。”“那点钱用来抵债,也减轻不了多少。”玉安这话说得很是残酷,因为他接下来给我说:“这次帮你解决麻烦,两万阴钱。”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8章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8章小说名字: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7章:带上户口本来找我“当然是……”厉陌年故意吊胃口似的,瞥了凌傲晴好奇的表情,正色道:“是我要娶你,他哪能管得着。”这么说来,厉温言是持反对意见了?“是不是有了受挫感?”厉陌年双眼平视前方,棱角分明的轮廓流露着迷人的味道。是有那么一点点,但凌傲晴嘴硬的否认,“怎么会呢?我要嫁的人是你,又不是你爸!”现炒现卖的本领在无形中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级别,也难怪厉陌年会说她伶牙俐齿。突然,厉陌年一个急刹车,凌傲晴的身体惯性的向前

  • 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8章

    原标题: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8章小说名称: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018:谁也别想欺负她“我不是哑巴,先生,请你放尊重点。”季小黎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人,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悦,她的面色白了白,如今也顾不得徐之墨是不是会生气,一心只想着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说我不尊重你,之前不回答我的话,你这就是尊重人的表现了?”那男人站起身,显然并不打算就此作罢。季小黎知道,这里的人平日都高高在上惯了,所以脾气难免有些火爆。“我不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我是和徐之墨来的。”季小黎的视线落在会场里扫视一圈,忽然发现徐之

  • 君主的神秘私宠18章

    原标题:君主的神秘私宠18章小说名字: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8章承欢暴虐如他,邪恶如他,君夜寒此时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小五的痛苦上。君夜寒从小就肩负着君家未来君主的神圣使命,所有成长的过程都是在学习一个君主必须要学习的一切生存技能。终于技能加身,老君主荣誉退位,他成了新任的君主。然后所有活的目的又是给君家赚钱,养活数以万计姓君的人,还要保护他们的平安和荣辱,这日子真的是太孤单,太枯燥,太无聊了。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玩具,他自然是要不遗余力的榨干这玩具的所有价值。小五即使低着头,也能感觉到头顶那两道

  • 神秘老公,慢点撩18章

    原标题:神秘老公,慢点撩18章小说名称: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8章你交了男朋友?“立行!!”季小白尖叫一声醒了过来。一睁眼就对上一双阴鸷的眼,季小白吓了一跳。下巴随即被对方捏住,季小白无畏地迎上对方的眼神,笑了:“骁爷这是想要捏死我?好呀,来,我等着。”徐战骁拂袖而去,这一走,整整两天都没有再出现在她面前。天气越来越炎热,连季小白这个极度畏寒之人也镇日窝在屋里吹空调喝冷饮,日子过得散漫又舒服。难怪红楼的女孩子没有一个想要走的,这种生活真的很享受。傍晚,徐战骁一来就把她推倒,“你交了男朋友?!你竟敢

  • 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8章

    原标题: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8章小说名称: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第十八章霍少,求放过赵素瑶依旧安稳地躺着,丝毫不知道,身边有某只色狼正盯着她。瞧着她穿得清凉,霍亦宸忍着心中的异样,替她将被子盖上,却见某人直接一脚踹开。“再踢,我吃了你。”靠在她的耳边,霍亦宸低沉地说道。像是听到这威胁,赵素瑶顿时变得安分。见状,霍亦宸的唇角微微地扬起。鼻尖嗅了下,霍亦宸的眉心拧着:“晚上喝了多少?”瞧着她的状态,霍亦宸坐起身,双手抱着她,朝着浴室走去。动作轻柔地放在浴缸里,直接掠过那丰润的身材,霍亦宸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