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阴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9:09: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阴妻

第9章 白小茜

  也就是这时候门被推开了,瞎老头拿着一把米扔过来,我就看见大黄的那只眼睛开始冒出黑烟,没一会儿就掉到了地上。95女性网

  我惊魂未定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上的眼睛,这才敢大口呼吸起来。

  瞎老头走过来把眼睛捡起来,又拿到了鼻子下面嗅了好一会儿。

  我光是看着都觉得恶心。

  只见瞎老头皱了皱眉头,居然把伸出舌头在那只眼睛上面舔了一下!

  这次我真的忍不住了,直接在旁边干呕起来。

  而瞎老头忽的也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般跌倒在地,不停自言自语道“居然是她?居然是这样!”

  我有些纳闷,走过去拍了拍瞎老头的肩膀。

  “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

  他却猛地又站起身来把我吓一跳。

  “不行,事已至此,我必须去做个了断!”

  说完他就往外面走,我急急追过去拉住他,问怎么回事。95女性网

  他皱紧眉头看上去十分不妙:“没办法了,这个女鬼道行已经……哎,这件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现在必须去后山那边,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我这边还没摸清他的意思他就又要走,不过走了几步又停下来。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交代你,在村西头旧屋里,里面还有一个人,你一定要把她接到你家里来。”

  接着就又潇洒的离开了,我看着他独自离开,心里又不禁有些担心。

  最后在原地纠结了半天,我还是打算安安心心的去接他说的那个人,反正我也不能帮其他的忙了。

  因为最近的事情,我变的特别神经质,一路上一直紧紧拿着他原来给我的符纸。

  谁知到天有不测风云,我才走到半路就开始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说明http://www.95lady.com/

  闪电一闪一闪,周围一明一暗的,着实吓人,我不敢停留冒着雨快步跑向了那个旧屋。

  好一会儿之后我才终于看到了孤狐屹立在那头的一个旧屋。

  我走到门口大声开口:“里面有人吗?有个瞎老头叫我来接你!”

  谁知道换来的只是惊雷声,我吓的一抖,走过去把门推开,因为年久失修,有着特别大的“吱呀”声。

  而里面我透过时不时的闪电看到简单的家具,就只有一张床一个灶头,而且上面布满了灰尘锈迹,就连屋顶都在漏雨。

  我心中惊讶,这里居然还能有人住吗?

  “那个,这里面真的有……”

  闪电又是一闪,而一个披头散发看不见脸的女人也忽的就冒了出来。

  我吓的直接就往后腿,结果被门槛绊住,我狠狠的摔了一跤。

  我刚坐好,就听见屋内传来女人的笑声,混合着雷电声,下雨声,尤其耳边雨水不停哗啦啦,叫我感觉真个大地上面就只剩下我和眼前的这个女人了。95女性网

  “你……你是人吗?”我惊疑不定的提问。

  她缓缓走出来,只见她自己开了一个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脸。

  “是不是人自己看。”

  我吞了吞口水,爬起来凑近看了一眼,又快速拿手摸了她一下,这才放心的拍了拍胸脯。

  还好,是热的!的确是人!

  “你是谁?既然胆子这么小干嘛来这么荒凉的地方,要撞鬼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几乎都可以听出她语气里对我的鄙视了。

  有些不服气的回应:“那个,我是因为最近真的撞鬼了,所以有些担心罢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

  我捂了捂嘴,自己居然不小心就说漏了,现在谁还会相信撞鬼。

  谁知道这个女人却是不以为意的点点头。

  “这么看来,我爸是又在帮你驱鬼了。”

  我惊讶的看着她:“你……你是那个瞎老头的女儿啊?!”

  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瞎老头居然会有女儿。

  “是,我是他的养女,我叫白小茜。”

  我这才明白过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听后进屋里收拾一下就背着个包爽快的表示可以跟我走。

  看了眼外面不像是一时半会儿会停下来的雨,还有那个旧屋。说明http://www.95lady.com/

  “我们就冒雨跑一会儿吧,待会儿到了我家之后你再换衣服吧,你这里这个房子反正也跟没有差不多。”

  她没多说就跟着我走了,我对于她这种随性倒是比较欣赏,一个一点也不麻烦的女人。

  到了家里我换好衣服,看着外面的大雨,开始担心起去后山的瞎老头,我记得后山虽然不高,但是一到下雨就挺滑的,现在先不提那个女鬼,光是这样打雷闪电就够危险的。

  正好这时候白小茜也换好衣服出来,因为她的衣服都淋湿了所以穿的是我的衣服,衣服裤子明显都过于宽大了,不过倒是有种别样的感觉。

  不过一会儿,我就移开了视线,因为我现在没心思啊!

  “那个,现在这么大的雨,你知道你爸干嘛去了吗?”

  她点头:“我知道,应该是抓鬼去了,他平常也经常会去,不管什么环境下,以前我也常常都会担心他,可是久而久之习惯了,反正他肯定会回来的。”

  我看着她这么笃定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可是,听他说这次的女鬼好像不太一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百小茜看一眼窗外的雨,又盯着我家里摆的符阵看了几眼。

  “你放心吧,我跟着我爸,也知道不少这方面的事情,看你们家这个符阵,虽然厉害,但我爸应该可以对付的。”

  我看着她,倒是觉得这个养女对那个瞎老头倒也的确是足够信任的。

  这么看来那个瞎老头一定也是有着自己的功夫,这次的女鬼也一定没有什么问题才对的。

  我这么想着便也就安心的等待着。

  于是我和白小茜便也都一直坐在房间里面等着瞎老头的到来。

  一直等到了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大雨终于停下来了,不过还是有着风,拂过窗户,发出颤抖的声音,寂静的深夜就只剩下水滴的声音了,透过窗户就只能看见漆黑的小路。

  可是,瞎老头还是没有回来!

第10章 风吹草动

  白小茜一直站着不说话,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哪里像我,真是急死了!

  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于是便好奇地问了问白小茜。

  “咳~那个,你说你是瞎老头的养女,我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现在都这么着急,你就算是很信任你爹你也不应该这么淡定吧?难道就没有一丝什么想法吗?”

  显然,我已经按捺不住了。

  我打开了这扇门大声对她吼着:“那个...白小茜,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去找找瞎老头。”

  见白小茜并无波动,于是我也不指望她了,一个人说完转身就准备走。可没想到这风一吹,白小茜忽的一下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吓死我了!

  “你干什么?”我很不客气地对她说,因为她的行为实在令我不解。

  白小茜脸上很干净,五官也长得还算行,身材也不错,可是就是给人一种太平淡无奇的感觉,就好像这世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刘军,你以后别叫瞎老头了。”

  我一听这话,哟呵,这还生气了?

  “不叫瞎老头那我叫什么啊,难不成叫他老爷子,再说了我现在真的很着急,你别拦着我,我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

  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即使刚才白小茜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让我感到一丝丝害怕,我也不能忘了瞎老头还在帮我除鬼呢!

  我二话不说推开了白小茜,自己大步跑了出去。

  刚刚下过雨,村里的路不好走,更何况后山的路了,我脚上的鞋子还没过一会儿便已经浸湿了。

  那个瞎老头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有一副老道样儿,可是这么久没有回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加快了脚步。

  可是走着走着,我越发觉得,自己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似的。

  猛的一回头又什么也没有,这大半夜的后山的路不太平啊!

  “喀呮——”瞬间,这一连串的声音夹杂着我脚踩在泥泞道路上的声音混在了一起,虽然声音细微,可我还是听见了。

  这声音太熟悉了,就在不久前,在哥的坟墓旁也听到了类似的声音,难道......

  “喂!”我的本能反应使得我大叫一声,再次回过头来却还是什么也没有,于是我便也不怎么管了,仍然继续向前跑。

  “你就真的不打算把我一起带上了?”忽然之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这...不是白小茜的声音吗?

  “我的天哪!你跟过来了也说一声,我还以为你还待在我家呢,你不是不担心你爹吗?”我没好气地对她说,白小茜就站在我的身后。

  “刘军,我不是担心我爹,我是担心你呢。”

  我心一颤,她担心我?都不担心她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白小茜笑了笑,只是嘴角轻微一动,便让我感觉到一股阴凉的寒气涌上心头,她不会被那女鬼给附身了吧?

  “刘军,你在想什么呢?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下,你爹娘现在在家不安全,刚才在屋子里我就想明白了,你爹娘在家里实在不安全,既然想要你和我爹在后山能够成功杀掉女鬼,那么后方就必须得十足的安全,以免女鬼趁你们不备......”

  原来她一直在考虑这个啊!

  “那你把我爹娘都怎么了?”

  “我在他们睡觉的房间外面布满了狗血和一些朱砂,那些都是我亲自制的,我还不能确定我爹现在的状况,所以只好先安置你爹娘了,赶紧赶路吧,天都快亮了。”

  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刚才只顾着瞎老头竟把自己的亲爹娘都给忘了,实在是该打!

  我们两个人开始快速赶路,只不到这座山头的一半处,便感觉到了和以往不一样的东西。

  双目相对,看来白小茜也已经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你说,你感觉到了什么?”我问她。

  白小茜看了一眼四处的草地和泥泞的土地,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难道和我想的一样?”我继续问。

  “刘军,我爹可能出事儿了!”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这下过雨的山路,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很难走的,再加上刚下过雨,地上是根本不可能会出现人的脚印的,就算是有人来了,也只会被大雨冲刷掉留存下来的脚印。

  而现在,也就是我和白小茜所站在的这个地方的前方,留着一长串深深的脚印,至少是可以证明两点的,第一是这个脚印是在雨停了之后有人踩在这里留下的,第二点,看看前面的路指的方向就知道了,前面正是后山埋着我哥尸体的那个地方,大晚上的从这里过去的也就会有瞎老头了。

  “你看啊刘军!这脚印一深一浅,我爹腿受伤了!”

  我们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带着白小茜立马就赶到了我哥的坟前,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便是那个上吊自杀的女人被埋着的地方。

  周围一片荒芜,草也枯了,又干又硬,即便下过雨踩着也不舒服。

  “老头子!老道!你在哪儿?快出来吧!我来找你了!”

  我宠着四周一阵大喊,却没有人回应。

  我继续向前走着,突然便又听到了“喀呮”的骨头摩擦般的声音,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在白小茜跟过来之前我就觉得有人在跟着我,只是后来白小茜的出现让我忘了这个声音了。

  “这声音,不是你身上发出来的,那一定是那女鬼!小心了!”

  白小茜虽说看过了很多的冤魂和屈鬼,但却也并不是胆子特别大的那种,总有一种感觉让我觉得白小茜这个人有一点不对劲儿......

  “白小茜!你听!”

  我示意她去听那声音,她却又没在听我说话,只是痴痴地看着我哥坟下面的几米宽的小地儿愣着发呆。

  我朝着她眼神看过去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瞎老头正躺在那块几米不到的小地儿上,身上尤其是腿上沾满了鲜血!

  “爹!是你吗?”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风吹草动的声音。

第11章 老道着道

  我赶紧跑过去看了看,果然是他!

  我把瞎老头扶了起来,却发现老头子好像已经奄奄一息。

  “老道,你醒醒!我是刘军呐!”

  任凭我怎么大声喊叫,老道都没有反应。

  于是我便把目光投向了站着的白小茜,她此刻倒是没什么反应,奇了怪了。

  “让我来。”

  白小茜一把抱住老道,按了按他的人中然后居然在老道的额头上吐了吐自己的口水!我一看都惊呆了。

  “你这是...这是在干啥?”

  “我爹已经没救了,不过暂时还可以清醒一下,即便那样,也只是回光返照。”白小茜站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他们养父女俩的关系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过了不久,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旁边的环境,暂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才放心起来走到老道身前,恰巧老道还剩最后一口气。

  “老道儿,你可不能死啊,你还没帮我铲除掉那只厉鬼呢!还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瞎老头,噢不,应该叫老道了,毕竟他是因为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刘军...你...你快走,别管我,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活不了多久了,你赶紧带着我女儿还有你爹娘离开这个地方,走的越远...越好——”老道看不见我,只是在空中乱摸,摸了好久才摸到了我的双手。

  他紧紧握住我的双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没有力气。

  我看着老道身上的伤,不免好奇了起来:“白小茜,你这吐了一把口水就让你爹清醒过来了,你爹都成这样了,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可以救他吗?还有,他身上的伤......”

  “都是那厉鬼害的,我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厉害,并且......出乎我的意料啊!”老道忽然插嘴说道。

  我心里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老道可是有备而来的啊,这个女鬼真的这么穷追不舍吗?那么既然连老道都对付不了她,那我一家,岂不是完了?

  “老道,你说清楚,你这些伤是哪儿来的!”

  在我的苦苦追问下,老道终于说出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尾。

  我和老道在我家分别,我去村西头破屋子里找白小茜去了,而老道则是准备去后山守着那女鬼出来然后沉趁机干掉她。

  按照一般都道理来说,老道应该是有十足的把握的,因为他平时干这种事情都多了,没什么害怕和难以对付的,可是没想到今晚竟下起了大雨!

  我们旧槐村本来就穷,政府都差不多抛弃我们了,所以后山这边一只很少人来,交通不发达,又加上是我们村这边比较偏僻的山头,估计村子里的人都有不知道这个地方的......

  老道一开始选择走的路是从我家后门直穿后山的那条,因为那一条是最近的,可是走着走着,一个瞎老头,又加上天气的原因,他迷路了,于是老道又按照原路走了回来。

  就在他走回来的路途中,他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是一块很大的东西,软软的,又有硬硬的部分,踩上去还会流出一些浓汁来,这让他的第一反应便是——踩到了尸体。

  而在这种情况下踩到尸体,也就意味着,那个女鬼已经找上门来了,这时候老道二话不说掏出所有自己准备好了的家伙,可是没想到忽然之间一阵比刚才更加阴森的阴气冲了出来,并且之前自己踩到的尸体好像开始动了起来,这一切就是那个女鬼自己安排好了的。

  尸体动了起来之后便一下子将老道扑倒,之后老道在他身上贴住符篆,那符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只是老道的腿已经被那个不明尸体给咬了一口,他意识到不能在这个地方逗留下去了,因为自己感觉到自己已经中了那女鬼的计了,随后传来的便是一阵邪恶的笑声。

  过了很久,被咬的老道醒过来之后发现周围布满了阴气,这些大大小小的阴气都好像是来自一个共同的地方,这个地方他也不知道,但是离他却很近,为了不让我担心,老道便在雨停了之后咬着牙齿走到了原来计划好的我哥的坟前等我的到来,可是老道被咬了之后才发现,那具尸体绝对是有毒气的!

  “刘军,你快跑,赶紧的,这个女鬼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几百倍,并且我怀疑...那个女鬼不是始作俑者,一定还有幕后推手,我......”

  老道一口气没上来,居然就死了!

  我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为什么总是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死掉呢?还有,我身边的人,就因为插手这个女鬼的这件事情,一个个疯的疯死的死,差点爹娘的命都搭进去了,现在能够帮助我的瞎老头也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守着老道的尸体蹲坐在我哥的坟前,许久没有吭声。

  “刘军,我爹死之前要你带着我和你爹娘赶紧离开这里,你听到了吗?”

  白小茜冷冰冰的一句话瞬间点醒了我,同时也让我感觉到她的不可思议之处。

  “你爹都死了,难道你一点也不伤心吗?虽然他是你的养父,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他啊!毕竟他把你养大了啊!”我对白小茜怒吼着。

  “你现在不应该管这么多,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你的爹娘,他们呢还在家里,我爹死了不要紧,他这一生就是为了铲除鬼怪而活,我也如他所愿,继承了他的一些法术和功夫,他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

  “你和老道,到底是什么关系?真的是父女关系?”

  她一连串说出的这些话让我不禁有点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刘军,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很感激我爹给我的一切,我也很伤心,可是现在他死了,你能有什么办法让他复活?现在我仅仅能够做的,就是帮助你,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比我还糊涂。”

  活了这么久,我真的还是头一次见这么理性的人,不过我也没管那么多,她说的也有道理,我还是先回家看看再说。

  于是我便带上了老道的尸体和白小茜一起回了家,这一切的怀疑,反正以后迟早要弄明白。

第12章 坚守还是离开

  我把老道的尸体用麻袋装着,那麻袋是从后山上随便捡的一块已经被人丢弃了的麻袋,为了掩人耳目,我和白小茜都加快了脚步。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这边山上的路因为昨天夜里下了雨所以也变得不好走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把老道的尸体扛回了家。

  家里一切都是老样子,只是我进门的时候看到了娘正在厨房捣鼓着什么东西。

  我心里一紧,生怕娘又被那厉鬼给附身了,于是便招呼着白小茜先将她爹的尸体安置好,再做打算。

  我先是在厨房外面瞅了一眼,只见娘正拿着菜刀在菜板上剁着芹菜,很香很刺鼻的一股味道扑面而来,紧接着娘咳嗽了一声,瞬间就坐在了地上。

  看到这个情景,我立马冲了进去。“娘,你怎么了啊?我爹呢?”

  娘坐在地上的脸色十分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看上去十分恐怖,只是眼神里多了一份亲切感,让我确定了娘现在是安全的。

  “军子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一早起来就觉得身体不对劲,总感觉浑身没劲儿。”娘一边说着,我一边看着外面白小茜经过了我家厨房。

  “欸!对了军子,那个女孩子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她?”娘看到了白小茜之后便好奇地问我。

  我告诉她白小茜的身份,并告诉娘她是可以帮助咱们家驱邪的大人物,因为只有这样娘才会放心让白小茜到我们家长住,以后也会相信她。

  “娘,可能是家里发生了太多事儿,所以你最近身体肯定吃不消,对了我爹呢?你们去堂屋吧,我待会儿有事儿要跟你们商量。”

  其实我爹的脾气我猜也能猜到,要是我跟他说我们一家子搬走离开这个地方,他肯定是第一个不同意的,我家虽然很穷,但是这房子却是我爹的心血,无论如何他绝对不同意,但尽管是这样,我还是要跟他们说一说,毕竟这件事,本就是因为他而起的。

  白小茜把她爹的尸体放在了堂屋,这主意是我出的,虽然对老道有点大不敬,但是为了说服我爹,我也只能这样了。

  不一会儿我爹和我娘都来到了堂屋,而我和白小茜也早就已经在堂屋准备好了。

  “爹,这是白小茜,一个很厉害的人,能够帮助我们家的人。”经过一番介绍之后我开始跟我爹娘谈起了正事儿。

  我告诉了我爹躺在我们家堂屋的这个尸体正是以前帮助我们驱邪的老道,把事情的起因都告诉了他,爹听了以后被吓到了,甚至连讲话都不利索了,却还是想着争辩不休。

  “军子,你说了这么多,这个白小茜是这个老道的女儿,就连他老爹都救不了我们,那他女儿还能救得了我们?况且,我一开始也本来就是一片好心......”

  爹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表达他不想走的意思,其实我也不想走,因为走了之后我们一家根本就不知道去哪儿,但是现在的形势我们也都看到了,不走只会死越来越多的人。

  “咚咚咚——”就在我们谈话间,我家院子的门忽然响了。

  我打开一看,来的人正是刘大根。

  大根怎么来了?

  “军子我跟你说啊,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跟你说。”大根估计是跑着过来的,这气喘吁吁的样子,说话都不清楚了。

  “你说。”

  “我爹他,他中邪了!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拜访那个神婆,神婆说的话吗?”

  大根说话的时候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

  “你爹中邪了?”

  大根告诉我,他爹今天早上一起来便暴躁得不得了,见到了人就骂,甚至还打,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见到大根之后却又突然笑嘻嘻的,好像只看的管大根一样。

  然而那眼神却又十分吓人,空洞无神,嘴却是笑的。

  大根描述的这个场景不禁让我瑟瑟发抖,因为这种场景我很熟悉,大根的爹很有可能就是被厉鬼缠身了,这下糟了!

  “你先进来再说。”

  我告诉了大根我发生的一切事情以后,大根看到了那老道的尸体,吓得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了。

  到了中午十分,我看了看外头的形势,还是决定让大根先回家一趟,我这边再收拾收拾,最终的决定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大根却死活不肯离开,刘大根这人啊,从小就倔,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虽然对待朋友的确是很仗义,但是这一点,我还是有些看不顺眼的。

  大根扭扭捏捏站在我家大门前,又不离开,搞得我爹我娘都急得站了出来拉住我让我还是去大根家里看看情况再说,爹娘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

  毕竟那个神婆上次也说了,大根被我拉扯进了这件事里,所以大根要想脱离这个危险还是得离我远远的,如今他爹又因为我们家这桩子事儿而中了邪......

  走的时候我让白小茜先将老道的尸体下葬,之后的事情便稍作打算,白小茜递给了我一些符纸,她说这些可以用来防身,以防不测。

  我来到大根家里,他家就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地方,很宽敞很开阔,一进门还是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爹是做药材生意的,但可别误会了,他家其实也和我家一样最穷的时候已经到了揭不开锅的程度了。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再不会做生意的人也多多少少有一点头脑,大根他爹就是典型的这种人。

  我记得小时候去大根家玩,总闻到一些不喜欢的中药味,因此导致以后我都不喜欢去他家找他玩,每每都是带着大根出来玩或者是来我家玩,所以现在刚踏入他家门口,我反倒是特别陌生。

  “军子,你先到这里来,要说我爹他中邪了,其实好像也没那么严重,只是......”

  大根拉住我支支吾吾地说了一阵。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爹好像也是因为最近和那屠户有一笔买卖,所以才会被牵扯进来,大根怀疑就是那女鬼作祟想要报复他爹。

  我问大根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大根说就仅仅是因为在张屠户发疯了之后他爹去他家看过一次他,然后准备卖给张屠户一个什么偏方。

第13章 中邪的刘大叔

  原来这事情的起因便是大根他爹看着张屠户疯了,一开始只是觉得好奇,所以就去看看他,毕竟平时来往也比较多,大根他家经常买他家的肉,到底日子比我们这些人家要好过些。

  “大根,那你爹到底在哪儿?”我急了,说了这么久我还是没有见到他爹。

  “就在那儿!”

  大根指了指他爹站的方向。

  我一眼看过去,感觉也没什么,只是不像我印象中的那么好客罢了。

  “刘大叔,我是军子啊!”

  大根他爹看见我却一直没有反应,所以我便叫了一声。

  只见刘大叔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然后让我去里屋喝点水,让大根好好招呼我,看上去却是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就在我放松了警惕的时候,忽的一下,他爹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我立马慌了起来,并且感到很奇怪,前一秒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忽然一下就变了?

  “他今天早上比现在更加奇怪,你是没有瞧见,不过现在忽然晕倒,真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军子,你说不会真的是女鬼来索命来了吧?”

  大根很害怕,从小胆子就不大,现在老爹变成了这样,心里能不害怕吗?

  我让大根先把他爹扶起来再说。

  等过了几分钟,他爹居然又在床上醒了过来,我感到特别好奇,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醒来之后从刘大叔的眼神中看到了我之前熟悉的样子,应该差不多好了。只是我心中很疑惑,刚才也就是在今天早上大根口中所说的那种奇怪的行为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军子,你看看,这下倒是正常了,可是之前那个行为解释不通啊,除非就是那厉鬼干的!怎么办,我爹可千万不要被厉鬼给盯上啊!”

  大根苦苦哀求我,但我其实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把白小茜给我的几张符纸暂时给大根,让他们一家暂时渡过一下难关。

  我回到家中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小茜,此时她的脸上终于让我看到了一丝紧张和急迫了。

  “怎么现在紧张起来了?你爹死的时候我都没看见你这么紧张?”我有点不客气地对白小茜说。

  白小茜告诉我,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一般的情况了,现在这种程度已经达到一种难以挽回的地步了,除非......

  “除非什么?”我问。

  “除非,你现在就跟我走,带上你的家人。”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还不简单吗?你看看现在不止是张屠户疯了,就连和他接触过的刘大叔也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现在已无大碍,但是你又知道下一个出事儿的会是你身边哪个朋友或者亲戚呢?”

  “那如果我走了,又能解决什么?”

  白小茜没有再说话。

  “刘军,我爹都已经为你们家的事儿搭上性命了,我知道昨天晚上我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惨遭厉鬼屠杀的,现在你们如果一直待在这个地方,厉鬼就不会放过你们,到时候你们家里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小茜的一番话我也不是完全不赞同,只是现在,青天白日的,厉鬼肯定不会找上门来。

  “东西我都已经收拾好了,你看看,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她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拒绝的,我现在爹娘照顾不好,哥哥也死了,我自己反正也是穷光蛋一个娶不到老婆,跟着白小茜至少可以抱住我爹娘的命......

  正当白小茜说着话的时候,我们家门外忽然就热闹了起来。

  我手里汗都急出来了,难道是乡里人都已经发现我爹买女人的那件事了?所以才会围绕在我家喋喋不休?

  走出家门一看,我一眼便看到了张屠户在那里手里拿着菜刀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家的家门看来看去,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旁边的街坊邻居一定是以为我们家和张屠户发生了什么过节,所以才都围在一旁凑热闹的。

  刚踏出门,只见张屠户不止带了一个人,就连平日里他手下帮他做事的喽啰都被叫了过来,我一看,一长条桌凳,上面沾满了血,很明显是刚刚杀过猪的桌子和凳子。

  不仅如此张屠户手下一个个那都是拿着刀的人,刀上面也是沾满了血,也是那种刚宰过猪的刀。

  “我说张屠户,你这光天化日之下堵在我家门口是几个意思?”

  我一出来便很没好气地跟他说话,尽管他有钱,但是我们家这件事情,也有张屠户的一些责任在里头。

  “刘...刘军!给我出来,别...别想..逃!你给我出来!”

  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现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忽然之间,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张屠户的眼神出卖了他自己。

  只见此刻他的眼睛发红,嘴角上扬,一副坏人嘴脸,这种狰狞的样子好像在哪儿见过,噢我想起来了,正是那个吊死的女人对我做过的表情!

  我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白小茜上前扶住了我,见形势不对,看了看张屠户,立马就咬破了手指将血洒在了张屠户的脸上。

  这一下可是厉害了,顿时张屠户就安静了,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手下则一个个疑惑地看着他。

  “这是被厉鬼附身了,我们要小心了!这鬼敢白天跑出来,那就证明他是真的在挑衅你。”

  白小茜说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张屠户这边不说,突然间心头一颤,回想起之前那几个夜晚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实在是形成了一种阴影了。

  白小茜准备将我扶进去,可是忽然,街坊邻居又开始嚷嚷了起来,好像在谈论着什么......

  我回头一看,有一个身影十分熟悉,穿梭在人海中,最终挤了出来。

  只见之前那个神婆正朝我走了过来。

第14章 发难

  只见神婆围着我绕了一圈,有往我家里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不停变换着,嘴巴里还不停的在说些什么,仿佛是在算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

  村民们看着神婆不自觉的都安静了下来,而我也是静静的看着她。

  这个神婆实在奇怪,当初我自己上门找她帮忙,她自己把我赶走了可是现在却自己出现,明显是想插手这件事情。

  想起那次对我那样疾言厉色,我心里不自觉都对神婆没有什么好感。

  神婆忽然不知道算到了什么,表情一凛,一个劲儿的摇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极为不好的事情。

  村民们见她这样也是纷纷流露出担心的神色,都是一副好奇而又不敢打扰的样子。

  人群中终究有人忍不住出来发问了:“王半仙,到底怎么了?你这样叫我们都很担心啊!”

  神婆面色十分严肃,叹气:“我原本也是不想管刘军他们家这件事情的,因为我一直都能感觉到缠上他们家的女鬼非常厉害,就算是我自己也不想牵扯进来,可是现在……”

  说着她顿了顿,看了一眼众人大声说道:“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越闹越大了,已经危及到我村子里了,所以我才不得不管这件事情!”

  她这话一出,人群立即骚动了起来,我的心里也不住的紧张,虽然原本就是我自己打算带着大家走,可这件事情说到底也是怪我们家。

  身为一村之长的柳叔走了出来,暂时叫人群安静下来,走到神婆的面前,有些紧张。

  “那王半仙,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光是听刘军说,我们都没理清楚,刚刚你又说的那么严重,总得先告诉我们缘由才行。”

  神婆敛下刚刚严肃的表情,恢复到平常的和蔼可亲,面上的担忧是充满善意的。

  “你们也知道,最近刘军大哥原本是要娶媳妇儿的,那个姑娘怎么来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你们不知道那姑娘最后不从死了,刘军大哥也死的稀奇,胡屠户疯了,他家爹妈都疯了一段时间,你们就不能猜到点什么吗?”

  “半仙……你的意思是……那个姑娘含冤死去,心里不服就化成厉鬼了!可是就算这样也不管我们的事!明明就只有刘军他们家逼死人家姑娘而已!”

  不少村民听了,都表示赞同!

  这一瞬间我心都寒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乡亲居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说抛弃我们就这样抛弃!

  神婆的表情看上去很微妙,她煞有其事的缓缓开口:“其实你只是说对了一小部分,那个姑娘只是一个引子,其实在村子的后山里面一直都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女鬼沉睡着,这次因为刘军家里出现了冤死的姑娘就把那个女鬼给唤醒了,在这么下去就怕全村人都会变成胡屠户那样然后无知无觉都就死了!”

  我在一旁听的心惊,原来竟是这么一回事,照这么说来,瞎老头也就应该是后山沉睡的那个女鬼杀害的了!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白小茜,发现她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听见这件事情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大家一听也都很恐慌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就都看向看我们一家人,眼中隐隐带着责怪和怨恨。

  这样身处人群的中心,叫我心里都不安稳,平时一向好强的父亲此时也是脸色难看的说不出话来。

  尤其母亲因为太过害怕了,身体在发抖,脸色有些苍白,一直低着头。

  我走上前大声说道:“这件事情虽然我们家有责任,可是说到底也是因为后山本就有女鬼了,而且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我们应该快点跑,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这样我们才能有救啊大家!”

  我原本以为大家会被我说服的,可是没有想到却有不少人冷笑讥讽。

  “你说跑就跑,被鬼盯上了能跑的了吗?!”

  “就是说,你们惹出来的事情,现在说不追究就不追究了吗!”

  “对呀!”

  不少人都开始出来应和,我张张嘴刚准备说话,神婆却伸出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她等着人群安静下来之后才开口:“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刘军家的人愿意帮忙,那么女鬼就不会被完全唤醒了,之后我们也就可以得救。”

  众人都是眼前一亮,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边。

  我点点头:“事情终究是我们引出来的,,如果说王半仙真的有什么办法的话,我们当然会尽量配合了。”

  神婆看着我这样说明显是松了一口气,面上表都放松了不少。

  可是这样却叫我心里有些担心,她的表情总叫我觉得不会是让我们配合轻松的事情。

  就算是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听到神婆接下来都话时,我还是大吃了一惊。

  “说到底都是那个冤死的姑娘引出来的,只要解了她的怨气,一切就都没事了,只要刘军他们把他哥的尸体翻出来在大家面前进行鞭尸,然后所有的当事人再自杀,那么女鬼的怨气一消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这话完全掀起了轩然大波,虽然大家平时偶尔会干点私底下的勾当,可是谁都没有想过要害自己村里的人,一时间我就察觉到了村民们的迟疑。

  而我也是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明明只是想为大哥娶一个妻子罢了,为什么后面会发生这么多的,一连串不幸的事情!

  我觉得自己大脑都一片空白了,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往围着的村民看过去忽然觉得特别害怕,我心里不停的希望大家可以拒绝,不要接受这种方式。

  明明大家都还在摇摆不定的边缘,神婆却在这时候继续添加火候了。

  “大家要仔细想好了,只要按照这个方法,以后大家就都没事了,虽然有些残忍,可是这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就必定要受到惩罚才行,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阴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总裁的蜜爱新妻14章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14章书名:总裁的蜜爱新妻第14章初吻说完之后她得意的看着陆蔓。陆蔓心里一紧,她跟郁远的关系实在不能推敲,真问起来她肯定是一问三不知。郁远突然笑着撑起下巴,“蔓蔓,你妹妹说我是你租的。”他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眸光温柔又带着几分宠溺,嗓音低沉迷人,再加上他那极好看的脸。陆蔓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心动的意思。她配合地笑了笑,“那你是还是不是呢?”“你说呢?”他这语气是撒娇吗?陆蔓不自觉的勾起手刮了他鼻子一下,“你觉得呢。”郁远有些得寸进尺,就像一只大猫一般贴着她的身子,“我要你说。”

  • 你我皆薄情14章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14章小说名称:你我皆薄情第14章周远琦没有签离婚协议书苏彩凤把这个新闻一语带过,说明她的心里有几分把握,公司会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来,我们吃饭。”苏彩凤关电视,站起来。苏彩凤问沈亚柠,“跟周远琦还适应婚姻生活吗?”抬头看沈亚柠一眼。他!周远琦。沈亚柠几乎把丢在家里的周远琦忘了。她吸口气,脸上笑说,“就那样。”不想详细细述,有什么可说,他们今天就要离婚。“怎么?吵架了?”苏彩凤听出沈亚柠语气的不自然。提不起劲,但沈亚柠仍端起牛奶喝了口,一边强笑,“新婚夫妻吵架也正常。”对老妈

  • 【SOFUN生活】美国遗嘱法Wills中的Devise

    遗赠的财产有四种,分别是specificdevise,generaldevise,demonstrativedevise,andresiduarydevise。Specificdevise指的是特殊的遗赠,比如立遗嘱人在遗嘱里面说有一张桌子或者一臺车给某人,但是立遗嘱人过世后,大家发现车子不见了,但是在一个特定的银行账户有一笔卖车的存款,那也是可以作为Specificdevise给受益人。Generaldevise就是普通的遗赠,比如“我所有的财产给某某”之类的。Demonstrativedev

  • 史上第一个用飞机宣传卖字润格的书法家!

    唐驼(1871-1938),原名成烈,字孜权,号曲人,江苏武进人。民国著名书法家,我国近代印刷业的开拓者。唐驼书法秀美遒劲,含蓄朴茂,时称唐体,与沈尹默、马公遇、天台山人并称题额写匾四大圣手。代表作有《武进唐驼习字帖》、《孝悌祠记》、《育合堂记》等。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1901年,唐驼为上海澄衷学堂缮写课本《字课图书》8册,3000多字正楷书写,清晰优美,从而名扬沪上。文明书局、商务印书馆争相以高薪聘他缮写教科书。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唐驼缮

  • 越简单,生活就越好

    有好多人喜欢讲生活品质,他们认为花的钱多、花得起钱就是生活品质了。于是,有愈来愈多的人,在吃饭时一掷万金,在买衣时一掷万金,拼命的挥霍金钱。当我们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的答案是理直气壮的——“为了追求生活品质!为了讲究生活品质!”生活?品质?这两样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如果说有钱能满足许多的物质条件就叫生活品质,是不是所有的富人都有生活品质,而穷人就没有生活品质呢?如果说受教育就会有生活品质,是不是所有的大学生都有生活品质,没受教育的人就没有生活品质呢?如果说都市才有生活品质,是不是乡下人就没有生

  • 英国有感,该怎么用一句话去概括

    同学们注意啦!!!2018启铭换新的公众号咯~还有机会把iPhoneX领回家哦英国留学是一种潮流也是一种选择不管这种选择是对是错经历的总归是另一片天空如果要你用一句话来概括英国留学所感你会说些什么呢?还记得刚来英国时的样子吗?完全没想到热水和冷水龙头是分开的,不是烫死就是冷死。每天都在跟妈妈打电话学做菜,很后悔…走之前应该多跟妈妈学几个家常菜的。看到街边的鸽子超激动,都会去便利店专门给买面包喂鸽子。现在觉得哪哪儿都是鸽子,看到它们就觉得可讨厌了,哈哈。来的时候有点怵,雅思口语分儿不高,我就以为自

  • 农家小娇媳14章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14章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14章闹翻天周琳琅那是目瞪口呆啊,好一场精彩绝伦的泼妇大剧目,抢不过扁担就直接坐地上去了?说不过理就赖皮哭上了?周琳琅好想说,地上脏,哦不对,是,婶子,你别坐我家院子的地上啊,会把地上坐赃的!看着方氏撒泼的坐在地上又哭又喊,周琳琅是傻眼了,她自认是做不到这个地步,毕竟,她还要脸。“我还是周胖虎他姐呢,他凭什么打我?他疼,我就不疼了?我头上还肿着,碰一下都疼着呢!”周琳琅指着自己头上的包,“你可怜?我就不可怜?娘啊,你在天之灵可怜可怜你闺女啊,被后娘和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14章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14章小说名称: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14章心虚无奈以百里妃叶对南屿翔的了解,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南屿翔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的。“进来吧。”听到声音,南屿翔这才推门而入,礼仪十分到位,并没有因为这是自己的院子而有任何的逾越。“妃叶,中门传来消息,明日便会抵达南门,接你回去。”果然是重要的消息呢,只是这种消息怎么会现在才传到南门?仿佛看出了百里妃叶眼中的疑惑,南屿翔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半响之后,才开口解释道:“中门压下了消息,南门本来是可以早些天知道的,但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14章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14章书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14章真实身份叶念苏的话一出口,在她体内的紫目噬晶狼,已经紧紧的缩在一起了。弱弱的说道:“都杀了。”“额。”叶念苏整个人都不好了,看来这琳琅宗已经被她给灭门了。苏爷一直都是很低调的,这样真的好吗,这特么穿越到九州大陆才一天。看来她以后的日子不会平静了,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身体里面正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肆意的束缚着她。叶念苏柳眉都要皱在一起了,紫目噬晶狼这家伙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会突然痛的这么厉害,不过她现在还应该感谢

  • 仙武至尊14章

    原标题:仙武至尊14章书名:仙武至尊第14章心有不甘青宁镇怎么会有武宗强者?还是九重天武宗,就算是青元城城主也不一定有这个实力吧?难道是刘家隐藏的某个老怪物?秦云警惕的看着白衣男子,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只要此人有一丝敌意,他就算是死也要和他拼个同归于尽。“收起你的剑,我并没有敌意,再说我要是动手,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白衣男子冷傲的说道。秦云松开握住软剑的手,确实如男子所说,对方如果要是想要动手,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过秦云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仔细打量着一番白衣男子。男子中年模样,大概四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