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冷少特工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14:20: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冷少特工妻

第十三章 如此魄力

“你可以去起诉我们小少爷,越氏的律师团等着你的起诉书。来自http://www.95lady.com/”南木从容地回答着。

“你!”易晓慧没想到,一个跟在闫景乐身边的助理,居然也有如此的魄力!

而任零少,也总算知道,为什么在闫景乐的面前,他不知不觉就会觉得自己身上少了些什么,现在,看着南木的表现,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有些骨子里的霸气,是没有原因的。

他们离开了,易晓慧吵不过南木,更打不过,最好只好作罢,扭身走了。

闫景乐轻轻地在易青青扎了针的手腕处揉着,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扎着针,他怕易青青的手会难过。

如果南鱼和南木在,又会被他们家小少爷的动作吓得心肝受不了了。

“易青青,醒来后,我们就结婚。95女性网”易晓慧在外面的叫嚣,他听到了。

没有资格么?法律么?他会一切都名正言顺的。只是,易青青,你何时才会醒来?

而此时,易家:

易老爷子原来的房间内,易老爷子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插着氧气,眼皮动了下,但眼睛始终没有睁开。

“老爷子,既然醒了,就睁开眼睛吧。”易振海没有错过易老爷子的反应,平静地开着口。

没错,是他派人去医院劫走了易老爷子,他没有特意将人藏起来,他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最不可能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闫景乐就是再厉害,都不会想到,他将人就藏在易家。阅读95lady.com

原以为,易青青昨晚必死无疑,没想到,闫景乐居然能为了一个不过认识几天的女人,亲自下山涯去寻找。

有叶家三少执刀,他也想到了结果,易青青,这次是死不成了。

没关系,这次没死成,还有下一次。那么多的特工涌来,她能躲过几回?

而且,现在老爷子就在他手里,易青青是死是活,暂时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易振海的话,并没有让床上的人睁开眼,依旧那么沉睡着,仿佛刚才只是易振海看错了。

不过,易振海也不急,老爷子要跟他玩,那就好好玩一把,看到最后,赢的会是谁。

“既然,爸爸您还不愿意醒来,那就好好睡吧,不过,您可要想好了,睡得太久了,醒来,就不一定还能见到您的宝贝外孙女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听说,她的心脏让肋骨插了进去,也不知道,还活不活得成……”易振海说着这些话,紧盯着老爷子的反应。果然又看到他眼皮动了一下。

“好了,爸爸,我就不打扰您睡了,您,想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醒吧。”易振海嘴角笑了笑,便转身出了房间。

直到脚步声远去,直到关门声响起,床上的人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眼神的清澈,只是直视着前方一眼,睛眼便又闭上。

他是担心的,他也相信,易振海说的这些话,不仅是刺激他,也是实话。95女性网他的小晴,可怜的孩子。

不过,跟易振海周旋了这么多年,即使算不上百分百了解,也有七八分了。他将自己从医院掳回来,无非就是想要得到那个东西。

只要那个东西不落入易振海的手,自己的性命暂时不用担忧。

至于他的小晴,他相信,有闫景乐在,定会好好保护她的。

眼下,只能以静制动。

易振海走回自己的书房,已经从监控里看到易老爷子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只是,易老爷子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动作的又把眼睛闭上,倒是让他意外了。95女性网

也不敢确定,老爷子到底是清醒了,还是继续装。

但,不管如何,那个东西,他必须要尽快拿到手。

想了下,他走出了书房,来到易叔的房间。

易叔身上的伤已经找医生处理过,此时只是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易振海进来,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可是老爷醒了?”易叔着急地问着易振海。

“我把爸爸接了回来,以后,还得有劳易叔,毕竟,爸爸还是习惯易叔的照易。”易振海自然是不相信易叔的,易叔一直跟在老爷子身边,老爷子怀疑了自己的身份,易叔又怎么会不怀疑?

只是,既然他们要装,自己就陪着他们装。

“你,把老爷接了回来?这么说,老爷没事儿了?”易叔又不是老糊涂,怎么会不知道易振海打什么主意?

只是,老爷在越氏的医院,小小姐和越少爷,应该都不会让他把老爷接回来的,难道说,小小姐,也出事儿了?

到底是跟在易老爷子身边那么多年的,脑子的转速也是够快的。

“爸爸还没醒,不过,我想,爸爸应该比较喜欢呆在家里的。易叔,你说呢?”易振海看着易叔,眼神里的耻笑之意很浓,但,易叔只当看不懂。

“我去看看老爷。”易叔下床,虽然腰上的伤还痛着,但,他不相信易振海,他必须要先确定老爷子的平安。

“嗯。”易振海 本来就是让他去照易老爷子,自然不会阻止他。

现在,那老不死的,还不能死,谁照易他,易振海相信,都不会有易叔照易得仔细。

并且,易叔是老爷子最为信任的人,把他们放到一起,他才能更快地得知那东西的下落。

带着易叔来到老爷子的房间,易叔一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忍着身上的痛,急忙来到了床边。

“老爷,老爷。”易叔没敢叫唤得太大声,他还不知道,老爷子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看着还插着的氧气,易叔也知道,情况不会那么好。

“少爷,老爷身体还没好,为什么要把他接回来?”易叔知道,现在还不是跟易振海撕破脸的时候。

他可以不要这条老命,但是,老爷子得活着呀,小小姐可就剩下老爷子这一个亲人了。要是老爷有什么不测,这可让小小姐如何是好。

“易叔是明白人,有些话,又何必问得那么糊涂。以后,就辛苦易叔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相信,易叔应该是有分寸的。”易振海可没有易叔的那些易忌,他此时的嘴角都变了。

易叔看了眼易振海,没有再说话。

他知道易振海所说的分寸是指什么,无非就是警告他,别妄想和外界联系。

“爸,我把易叔给您送来了,易叔跟了您这么多年,我想,您老也不会希望,他晚年不得善终的,是吧?”易振海的话,说得阴狠,也让易叔彻底明白,有些戏,只怕不用演了。

“易叔,爸爸就交给你了,噢,这段时间就不要想青青,因为,她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 毕竟,心脏被插穿,就算救活了,短时间内,只怕也无法来看你们的。”易振海说完这些,很高兴地看见易叔的脸色又变了不少才转身离开。

易叔默默地看着易振海离开的背影,他很想扑去,杀了这个混蛋,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低下头拉着老爷子的手,看着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的容貌,一下子,老泪纵横。

“老爷,都怪我没用。”既保护不了老爷,也找不到指证易振海的证据,他真的,没用埃现在,连小小姐都遭遇了不测,这该如何是好?

易叔的眼泪顺着脸庞滴到了老爷子的手里,被易叔握着的手,轻轻地动了一下。

“老爷,我懂,我懂。”那有规律的动,易叔明白。

“老爷,您放心,有越少爷在,小小姐,不会有事儿的,您忘了,小小姐跟慕容小姐的关系么?有他们在,小小姐,定能逢凶化吉的。”其实,易叔的心里明白,再多厉害的人,在如此阴险的易振海面前,都未必是对手。

他这么说,不仅是为了安慰老爷子,也是安慰自己。

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易叔打起精神,给老爷子按摸着手脚,他知道老爷子是有反应的,甚至有可能是清醒的,不管怎么样,他以前没有保护到小姐,现在,不能再让老爷子在他这里受到委屈。

易振海走下楼的时候,易晓慧正在客厅摔东西。他皱了下眉头,走了过去。

“爸!我要那个野种死!”易晓慧看到自己的父亲走来,推开了段素梅,走到易振海的面前。

“她活不长。”易振海看自己女儿的表现,就知道,易青青,必定是让叶三少救活了。

“我一天都不想那个贱蹄子活着了!”有易青青活着的一天,闫景乐就永远都看不到她的存在。

“乖女儿,不要再生气了,你看,她现在都这样了,死是早晚的,你又何必急在一时。”段素梅更是巴不得易青青死得连渣都不剩。不过,易青青身后的那些人,可不是易家能惹的。

“你懂什么啦!她现在这样,闫景乐更是在乎她。你知不知道,闫景乐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还让人将我丢了出去。”想到一而再地在在闫景乐那里不待见,易晓慧就一肚子的屈辱。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要是连这些都忍不了,你怎么可能得到闫景乐的注意?”易振海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爸,我也知道这些,可是,我一看到闫景乐对那野种的重视,我就气得抓狂!”易晓慧坐到自己父亲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说道。

冷少特工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少特工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12章

    原标题: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12章小说书名: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第12章不会那么简单慕家别墅内,慕天皓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椅上,铁青着脸,与视频中的男子通话。看着他的神情,蓝子墨调侃的说道:“天皓,是不是我不在A市,你寂寞难耐了?”眉头皱起,慕天皓冷峻地说道:“闭嘴。”隐约感觉到他是真的心情不爽,蓝子墨立即收起那不正经的模样,询问道:“事情怎么样了?那个叶璃芜,可疑吗?”想起刚才那一幕,慕天浩的眼中充斥着怒火:“我不该轻易信她。”刚刚,为了不引起安容晓的怀疑,慕天皓先是在卧室里呆了一会,这

  • 四九第一天,发生了什么 | 99书法

    ■德不孤必有邻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找到那样的环境■81天,我们要解散吗?■开年会,见到了偶像“梁冬老师”炸出了一堆凉粉■20:00每一九的第一天,我们的微课■字、帖、作业讲授、点评结束后抒情,挡也挡不住个体的改变为什么通常不能倚靠个体的能力来实现?因为人独处的时候很不靠谱很容易懈怠,变得傲慢于是你若美好找到一个相同目标的群体你、我不断价值的叠加、鼓舞于是消寒营每日自我、他我觉察、赞美、互助生出一个个从未设想到的美好、优秀的自己九九81天的书法消寒,还剩50天31天的书写已是成效显著相约春暖花开

  • 难念的经

    周六,家庭聚餐。接到宋哥电话,问我在哪?我说,在家呢!他问,方便出来不,说点事。他语气不大对,我有些害怕,因为前些日子他刚当面训斥过我,嫌我胡写八道,为什么?他参与了钱宝,他认为钱宝是被钓鱼了,是现实版的南京大屠杀。而我则认为,钱宝就是大骗子带小骗子不停找接盘侠的游戏,你们就是揣着贼心上贼船,结果全船覆没了。我问,吃完饭可以吗?他说,可以。我说,那2点钟,办公室见。我还是有些忐忑,虽然宋哥是个文化人,但是他毕竟负债累累了,可能会做出一些很极端的事,甚至可能会把我绑了。需要提高警惕,保持足够的人身

  • 知木早读:多年以后,我们会不会回忆起这样的芳华

    多年以后作者温泉·诵者越越·摄影雅白多年以后,我们都老了。那时如果心还在跳动,我会做一个梦,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一个余晖脉脉的黄昏,云霞把天空渲染得五彩斑斓。当我们在某个地方不期而遇,彼此认出对方的那一刻,平静的心海瞬间波涛汹涌,恰如我们第一次相遇。我看着你被时光漂白了的一缕缕鬓发,你看着我被岁月雕刻成的一道道皱纹,眼里泛着浑浊的泪花,却又相顾无言。我们默默地走着,我扶着你,你牵着我,轻轻地走着。蜿蜒的小路边,金黄的菊花散发着淡雅的清香。你想亲手为我摘一朵,却发现我的发丝已变得那样稀疏。我们蹒跚

  • 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12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12章小说名: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第一卷降世兵王第12章未知身份虎哥五指虚空而落,传来少女南慕吟,那悲凉恐惧的惨叫之声。而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黑色大奔驰浑身是伤的停了下来,一脚踹飞车门的叶小天如猎豹般冲了出去,几个穿梭间就冲上了巨大别墅的院内,发现这里似乎刚刚发生了一场血战。思维如电的叶小天哼了一声跟着线索摸索过去,发现这里似乎安静的异常。往下走了几十米猛的看见了四五个伤痕累累的黑衣人慌张的冲了出来。叶小天眉头紧锁,却并没有出手,见这些人也是愣了一愣,彼此一个个交错而过,

  • 环球华报 | 理想 – 人生目标

    心理学家阿巴翰.马斯路(AbrahamMaslow)在1943年发表文章,论述他有关人类动机的看法。他认为人们生活的动机主要分六个阶段:(一)生理的需要(PhysiologicalNeeds):主要是人类生存的基本生理需要,例如水、食物、衣服和居所,这些需要是被认爲最重要及最先要达到的。有些非洲的国家,他们每年的平均生产总值较欧美国家的低很多,所以他们常常强调需要维生的清水和食物及基本的生存权利。(二)安全的需要(SafetyNeeds):当人们的生理需要得到了满足之后,他们便需要安全感,首先要

  • 赵忠祥北京三环内5亿文玩豪宅!有人说:一个小时逛不完

    诗人、书法家、画家、收藏家……身为央视主持人的赵忠祥,其实还有很多身份。作为收藏家,赵忠祥可谓在圈里圈外都很出名,他位于北京十里河桥附近的赵氏私人会所里就藏着他历年来收藏的珍宝,媒体称有五亿,堪比皇宫……其中,黄花梨木柜、红木家具,珍玩、玉器、瓷器……应有尽有。最近一位主持人在公开场合说,第一次赵老师家,一个小时才逛完!总面积1200平方米1楼赵忠祥墨宝“观海听涛”、范曾题写“老赵会客厅”2楼摄影棚、书房,画室中有一张宽大的书桌,文房四宝齐全3楼摆放着各类陶器、古玩4楼硬木桌椅,茶具俱全推门即见

  • 在藏族土豪妹面前,别说你是玩珠子的!

    玩不起这样的-藏族土豪美女頭飾藏族饰品着重通过珠宝及宝石镶嵌银饰等组合方式在形式美法则上现一种变化统一的韵律美。西藏史前的装饰品几乎没有一件饰品能找到在形态、色泽和质地上完全相同的同类物,人们有意识地将不同类型、不同质地的饰品按照自己的审美意识重新组合成形态富于变化的组合物,以达到审美的最高境界。藏族饰品在视觉和质地上十分相宜,拙朴随意,野性而优雅,神秘而圣洁。手飾藏族这种逐水草迁移的游牧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决定了珠宝金银的制作和使用,在制作材料的选取上有更多的选择。藏族重视镶嵌银饰的功能性,人们

  • 《你可以更慈悲》目录

    尊贵的顶果钦哲法王教言《你可以更慈悲》目录目录推荐序莲花盛开的大智贝诺法王推荐序黑暗中的明灯达龙哲珠法王中文版序传承和体现雪谦·冉江仁波切中文版序导言:慈悲的力量马修·李卡德英文版序导读:汲取钦哲仁波切的智慧和经验[原颂作者简介]嘉瑟·戊初·东美简传[本书作者简介]顶果·钦哲仁波切简传本续论释导言启敬偈顶礼第一部前行首先,你必须让这个稀有难得的人身具有意义第二,舍弃故乡——三毒之源第三,建议居住在僻静处——所有良善品质的来源第四,思量无常,以放弃对今生的挂虑第五,避免不合适的朋友,避免结交制造逆

  • 美女的妖孽保镖12章

    原标题:美女的妖孽保镖12章书名:美女的妖孽保镖第12章这里都是疯子杨辰叹了口气,抬起手又是一巴掌,皱着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刚才我在外面都说了,她们是我的女人,你是瞎了?还是聋了?还是又聋又下瞎!”啪!啪!啪!啪!啪!接连几个巴掌,纨绔子弟已然是懵逼了。“你现在还想不想坐在这里?”杨辰伏下身子,按着桌子问道。纨绔子弟流着鼻血,摇了摇头,眼泪都流下来,道:“我想回家……”杨辰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手放开,一连串的简单粗暴,两女看了看面前的犀利哥,然后对视一笑。“疯子!这里都是疯子!”不知道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