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13:29: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
第十三章 收买不成反被打脸

又是一下,砸到他的头上,不留一点余地,这下把他砸的够呛。说明http://www.95lady.com/

“你?你?你居然敢砸本少爷,不想活了!”何东大声叫着,还要一边躲开陆阳的追击,显得十分狼狈,但是他打不过陆阳只能边跑边喊,威胁陆阳。

你知不知道老子能用钱砸死你,你个土包子。

用钱砸死我?哈哈你我也可以用钱砸死你。说着陆阳把手上的包打开,里面露出一叠一叠鲜红色的东西,那是一大包华夏币,现在装在一个包里,用来打何东。

这一幕让何东诧异不已,那一袋子钱整整有一百多万,而此时却被陆阳用来打人,要是放在平常人家里,岂不是要好好保管着,这么多钱完全可以改变命运埃

下一幕更让何东瞪大了眼睛,陆阳把那些钱全部取出来倒在何东面前,好家伙这些钱居然全部不要了。

有钱任性的何东也不敢把这么多钱倒在地上,虽然他自己经常吹嘘自己可以拿钱砸死什么人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做过。

而眼前,陆阳这个家伙就做了,还是一个穿着土气的乡下佬。95女性网

何东傻眼了,但是他也不是真的白痴,能够这么一扔千金的人想必是个有钱人。

不!是非常有钱的人?

不知道是哪位公子,我何东刚才说话得罪了,你怎么能够和那些乡下佬比呢?何东一脸的笑容,看起来让人恶心。

陆阳忍住了自己内心的恶心,开始摆起架子来,“你刚才不是说用钱可以砸死我们吗?”

何东苦笑,没想到自己遇见了真正的大款,自己的父亲是个爆发户,有了点小钱够他挥霍的,但是他也知道比他有钱的人大有人在,此时遇见了这么一个有钱人他当人不肯放松,赶紧承认了刚才的错误,“是我何东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两位小妞已经被你看上了,如果你正的喜欢,我自然让给你,我还免费给你们开房,钱算在我身上。”

陆阳听完笑了,想到这是个脑残吗,这个时候还想着巴结自己。马浩脸上的表情就不同了,这是自己的妹妹,被人随随便便地讨论开房,像是商品一样被交易来交易去的,现在没有爆发就算不错了。

柔柔还有芊芊两姐妹见事情有转机便松了一口气,只是没想到这个陆阳平时和自己哥哥厮混在一起,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平时还做微商,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埃

“对他们两个,我没兴趣,不过倒是你?”陆阳话里有话,让何东心神不宁。

陆阳换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你要记住,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们何家的煤矿全部关闭。来自http://www.95lady.com/

何东大惊,自己的父亲就是做煤矿才发家的,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现在这么一个有钱人在他面前威胁自己家的产业他当人担心,那家产以后都是自己的,他这不是在拿自己的家产开玩笑嘛。

何东赶紧摆出笑脸再次认错:“还望少爷宽宏大量,改天我登门道谢就是了。”

登门道谢当然不用,陆阳马上说出了自己的意思:“那她们两个还能不能在学校混下去?”

“能,当然能,刚才都是玩笑话,怎么当真了呢?”何东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这是打脸啊!

赤裸裸地打脸!

但是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有对方有钱,这个世道,有钱才是硬道理。有钱他就可以像刚才那样威胁马柔柔,有钱也可以像刚才陆阳那样威胁他一样。

“既然如此,那么我刚才说的也都当成玩笑吧。”陆阳别有一番意思的笑道,二人对此话都心知肚明,也都不当面点破。说明95lady.com

“这样的话我现在要走了。”陆阳缓缓地说道。

“走吧,还看什么,还不嫌丢人。”陆阳对着两个小姑娘说道,马芊芊害羞地跑到了马浩后面。

马柔柔则是霸气地边上的一瓶酒给踢到,还不忘说一句“这种酒,我这辈子都不要再喝了。”

何东恭恭敬敬地把三人送到门口,还准备帮陆阳叫专车接送,但是被陆阳拒绝了。

这小子没安好心,上了他的车说不定就是上了贼船,虽然这家伙现在对他恭恭敬敬的,但是没准会在暗地里对他使出什么绊子。95女性网

几人都十分好奇,陆阳不就是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吗,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准确地来说,连上班族都不算,因为他还没有被公司正式录用呢,这样那些钱的来历都变得神秘起来,难道他也是富二代?

但是这更不可能了,陆阳和马浩从小玩到到,对对方的家里都知根知底的,发点什么小财,欠了什么债,大家都清清楚楚,按道理来说不会是富二代埃

那么就是陆阳最近发了大财,马浩先前还钱的钱都是从陆阳这里拿的,他最清楚,陆阳也是一个穷屌丝,这些钱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

面对大家的疑问,陆阳只是淡淡地说道:“我不是在做微商吗,那些钱都是假的,只是你们没看出来。”

这些钱的来历当然不能告诉他们,不然不被当成神经病也要把人吓得够呛。

在何东与马柔柔争论的时候,陆阳就决定要好好报复下这个嚣张的家伙。

他发了条微信给黑无常,让对方借自己点钱,黑无常也没多说,他对上面的事情非常了解,当然也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就立马发了一个袋子的照片给陆阳。

几人都在同何东争吵,两个小姑娘更是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哥哥马浩,当然不会发现陆阳手里平白无故地多了一袋钱,只是误以为他原先就带在身上。

走到门口,马柔柔突然停住,对着陆阳一脸娇羞地说道:“陆阳哥哥。95女性网

陆阳转过身来,看见马柔柔的模样,心里顿时一软,“什么事?”

马柔柔细步款款地向他走来,她个子太矮只到陆阳的肩膀,“你你头底下来一点嘛。”

一个美女对着自己卖萌,陆阳当然不好推辞,缓缓地低下头却发现马柔柔的香艳的唇贴在自己额头上。

马柔柔娇羞地说道:“谢谢你啦,你最好了。”然后红着脸跑开了。

陆阳反应不及,在原地愣了半天:“这个丫头。”

就在他回味马柔柔的那个吻得时候,边上的马芊芊则低着头,“怎么你不要谢谢我吗?”

马芊芊被他这样一说,又想到刚才马柔柔亲吻陆阳的那一幕,脸顿时红了,躲在马浩后面不说话。

这两个孪生姐妹的性格还真是不同,但是一个个都别有一番风情。

怪不得那个何东能够看上他们两个,有钱人身边的美女那是数不清的,可是何东却单独钟情这两姐妹,说明有些东西确实是钱买不到的,但是陆阳今天都得到了。

在酒吧外面,陆阳把一张照片发给了黑无常,那是他刚才扔在地上的钱,如果不还给别人,那么这些钱够自己十辈子赚的。

黑无常利落地发了回信:收到。

陆阳心情大好,对着几人说:“走,我们去烧烤街买点东西去吃,反正已经出来了,这么早回去岂不是浪费。”

马浩附声说道:“好。”

最高兴的要数马柔柔了,一路蹦蹦跳跳的跟在陆阳的后面。马芊芊还是像开始那样默默无闻地跟在他们后面。

到了烧烤街的时候,陆阳对着马柔柔说:“这些钱你拿去买点烧烤,多买点,这里人多,我们打包去我的住处吃。”

马柔柔高兴地接了钱,拉着马芊芊走向人群深处,还不忘喊一句,“在这里集合哈。”然后她对着陆阳一记飞吻,简直要把陆阳的心都给融化了。

“我们哥俩去买两瓶好酒,已经好酒没有单独喝酒聚聚了。”陆阳向买酒的地方走去。

马浩跟在后面。“是啊,已经好久都没有单独聚聚了,今天月亮不错,去哪那个地方赏赏月也不错。”

“怎么拿这么贵的酒?”马浩对着买酒付钱的陆阳问道,这瓶酒就要三百多块钱,平时过年他也难得能买一回,而陆阳此时还拿了两瓶。

“诶,怎么能这样说,钱没了可以再赚,你我兄弟二人,喝点好酒怎么了。”其实陆阳也是一个穷屌丝,要不是从黑无常那赚了不少钱,他现在也不敢买这种酒,要不然只能吃一个月泡面了。

现在既然能赚钱了,那就不要吝啬,能花钱的人才能赚钱,现在那个大富豪花钱不是和流水一样,养的二奶都够凑成一个排了。

马浩默许了陆阳的做法,付完钱之后二人开始站在原先的地点,等着马芊芊还有马柔柔。

等了半天还是不见二人的踪影,马浩待不住了,这是自己的亲妹妹,可不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事情。

“这么长时间了,不会是遇见什么麻烦了吧,我去看看。”马浩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陆阳跟在他的后面,“等等我,我也去。”

二人在一处烧烤摊见到了马柔柔还有马芊芊,原来是因为买的东西太多了,而自己带的钱不够,被烧烤摊的老板给留下了。

马柔柔见到陆阳和马浩,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欢呼雀跃,一蹦一跳地招呼着陆阳过去。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买个东西这么久。”马浩质问道。

“不怪我们嘛,都怪你给我的钱太少了。”马柔柔把眼神抛到陆阳身上,那眼神像是兴奋剂一样,盯得陆阳浑身不自在,一个燥热在身体内蔓延。

被这样一个惹火的美女用暧昧的眼神看着,谁都不能说自己可以把持祝

几人很快买好了好酒好菜,打的准备回到陆阳的住处。

这个司机居然又是刚才送他们到酒吧的那个老头,老头见到几人要下车窗打趣地问道:“偶遇啊?怎么办完事了?”老头嘿嘿地笑着,但是在陆阳看来却可恶无比。

奈何天太黑了,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车,为了避免麻烦,几人还是不情愿地上了车。

陆阳报了地址,司机说了句,“好嘞。”

汽车使出了光怪陆离的城市。

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