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腾步青云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7:45:03 来源:网络 []

小说:腾步青云

第12章  针尖麦芒正相对

下午四点半左右,安湖县府办主任葛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有气无力的瘫坐在老板椅上。95女性网

早晨从家里出来后,葛强便开始找小舅子李大奎,他几乎找遍了县城里李大奎可能去的每一个地方,但就是不见对方的身影。在安阳宾馆的消防通道里,由于走的太急,还摔了一跤,左脸颊上青紫一片,嘴角还开了一道小口子,这让葛主任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葛强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啪的一声点上了火,阴沉着脸猛抽了两口。李大奎如人间蒸发了一般,遍寻不着,如果还看不出异常的话,这么多年的官场可真是白混了,葛强现在考虑的是他该怎么办,县长大人那儿可还等着他回复呢!

笃笃,笃笃,就在葛强叼着烟埋头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他心头刚刚平息下去的怒火噌的一下又上来了,怒声骂道:“敲什么敲,老子不是让你们去……”

葛强说到这的时候,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当看清门口站着的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曹庆荣后,他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情急之下,硬是挤出一丝笑容来,不过笑的却比哭还要难看。

“曹……曹书记,您怎么来了,我刚才不是说您,您别……别往心里去!”葛强一脸慌乱的解释道。

曹庆荣的脸色一沉,冷声说道:“葛强,你好歹也是县府办主任,正科级干部,怎么如此不注意自身形象和言谈举止?”

葛强虽是县长周广顺跟前的红人,但在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曹庆荣这儿就有点不够看了,再说之前爆粗口又被对方抓了个正着,除了一个劲的点头称是,什么也不敢说。

曹庆荣很是不屑的扫了葛强一眼,沉声说道:“葛强,根据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从现在开始,你被双规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曹庆荣说到这,冲着身后两个工作人员使了一个眼色。网站95lady.com两人见后,齐齐的上前两步,一左一右站在葛强的身体两侧,将其夹在中间,以防他逃走。

葛强看到这一幕后傻眼了,他本以为曹庆荣过来是找周广顺谈事的,顺道过来看看,想不到曹书记竟是冲着他来的,这让其有种手足无措之感。

葛强心里很清楚,他如果跟对方走的话,那可就完了。

官场上的人最怕就是纪委请喝茶,何况曹庆荣一开口就是双规,到了纪委那边,他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意识到这点后,葛强当即大声喊叫起来,“姓曹的,你想干什么,这儿是县政府,不是你们纪委,想要双规我,你知会县政府主要领导了嘛?”

看到葛强的表现后,曹庆荣不由得暗暗的蹙了蹙眉头。葛强只是个科级干部,按说根本不用他这个纪委书记亲自出面,但由于他是县长周广顺的亲信,背靠大树好乘凉。曹庆荣亲自过来,就是怕葛强不肯就范,扯住县长大人的虎皮做大旗,其他人的分量不足,搞不定这货。小说腾步青云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葛强,你想干什么,你也是受党教育多年的领导干部,每个党员都有接受党的纪检机关检查监督的义务,你想公开对抗不成?”曹庆荣怒声斥道。

曹庆荣在安湖县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一般干部别说和他叫板,看到他那严肃的表情就吓得找不着北了。如果换一个时间、地点的话,就算有周广顺的撑腰,葛强也不敢挑战曹书记的权威,但在这要命三关的时刻,他可顾不了那么多了。

曹庆荣的话音刚落,葛强便尖着嗓子叫道:“姓曹的,少来这套,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压根就是在结党营私,排除异己!”

曹庆荣想不到葛强竟然说出如此混账之语来,心里愤怒到了极点,冲着那两名纪委工作人员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葛强带走,他要是再胡言乱语,直接把他的嘴堵上!”

两名纪委的工作人员本来对葛强的嚣张之态就很是不满,顾及对方的身份才没有上手,听到书记的吩咐后,便不再客气了,一左一右走上前去,拿住葛强的手臂,想要强行将他带离。

葛强见此情况,也豁出去了,如泼妇一般大喊大叫起来:“快来人呀,纪委书记在县政府里打人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快来人呀!”

葛强心里很清楚,现在能救他的只有县委副书记、县长周广顺。他只有将动静搞大,才能惊动对方,同时也为周老大过来搭救他赢得时间。

曹庆荣见葛强越说越不像话了,怒声说道:“小赵,替我把他的嘴堵上,立即带走!”

曹庆荣对葛强和周广顺之间的关系再清楚不过了,再耽误下去的话,夜长必然梦多!

纪委的两个工作人员见书记光火了,也不再和葛强客气了,两人一起用力将他的双臂别的背后,架着他便要往外面走去。小说腾步青云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葛强几时吃过这样的苦头,立即大声叫唤起来,刚才是瞎咋呼,这会可是真疼了,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就在这时,众人耳边突然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怒喝声:“你们在干什么,在县政府里搞绑架呀?先把人给我放了!”

葛强见到那又又胖的身影后如见到救星一般,顾不得两只胳膊上的疼痛大声喊叫道:“县长,您看见了吧,他们哪儿是纪委工作人员,简直就是一群土匪,这是想把我们政府这边的人往死里整呀!”

葛强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于是不遗余力的黑曹庆荣等人,能说不能说了,他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曹庆荣不想和周广顺硬碰,但也不见得就怕了他,县长虽说是政府的主管,但再怎么说,他也管不到纪委书记的头上。

听到葛强的话后,曹庆荣当场便发飙了,怒声喝道:“葛强,你说话是要负责任的,就冲你刚才那话,就不配任县府办主任!”

“曹书记,我倒不觉得葛主任的话有什么问题!”周广顺不阴不阳的说道。

周广顺听市府办的工作人员说,纪委曹书记带人来抓葛主任了,他大吃一惊,当即就从县长办公室一路小跑到了县府办。

“周县长,葛强虽然是政府办的主任,很支持你的工作,但你也不能因此没了原则吧?”曹庆荣针锋相对道。

周广顺听到曹庆荣的话微微一笑,沉声说道:“曹书记,葛强的话虽难听了一点,但你看看你们纪委的做派,再看看他脸上的伤,我想旧社会的那些土匪强盗,也不过如此吧?”

曹庆荣冷冷的白了周广顺一眼,不急不躁道:“我们本来是好言好语的请葛主任配合调查的,谁知他根本不领情,大吵大闹不说,还出口成脏,我们只能出此下策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

曹庆荣说到这略作停顿,接着说道:“另外,他脸上的伤可和我们没关系,至于怎么来的,你得问他葛主任自己的了。”

周广顺本以为抓住曹庆荣的短处了,刑讯逼供本就是纪委办案的大忌,你可倒好,葛强还没到纪委呢,你就上手了,这可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现在听说葛强脸上的伤竟和对方没关系,这让周县长的心里很是不爽。

周广顺见葛强没有反驳曹庆荣的话,便知道曹庆荣说的是真的了,葛强脸上的伤却和他们无关。

意识到这点后,周广顺便不再这事上纠缠了,转而对曹庆荣说道:“曹书记,不知葛强犯了什么事,竟让您亲自过来!”

“周县长,不好意思,目前葛强的案子正在办理过程中,我不能透露与之相关的消息,还请县长见谅!”曹庆荣并不上当,轻描淡写道。

“曹书记,你这么说,我可就不敢苟同了。”周广顺冷声说道,“葛强是县府办主任,负责县政府的上传下达工作,你什么说法都不给,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想要把他带走,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周县长,我们纪委抓人自然有我们的理由,到了该向县政府领导通报的时候自然会通报,你未免也太心急了一点吧!”曹庆荣同样冷声答道。说明http://www.95lady.com/

周广顺意识到要想阻止曹庆荣将葛强带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纪委办案有其自身独立性,确实没必要得到他这个县长的认可。如果换作其他人,周广顺一定就算了,但现在曹庆荣要带走的可是葛强,他不得不管。

“曹庆荣同志,我作为安湖县委副书记、县长,要求你就葛强同志的问题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你别想把人从这儿带走!”周广顺在说这话的同时,冲着县府办的工作人员努了努嘴,示意他们将出路封死。

曹庆荣之所以不愿碰上周广顺,就是担心他胡搅蛮缠,要知道县政府可是他姓周的自留地,只要他发句话,要想把葛强带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周广顺为了保下葛强,果然准备撕破脸了。

“周广顺同志,你确定要把我们留下来?作为县委副书记、县长,你不会不知道阻扰纪委执法的后果吧,我只要一个电话打到市纪委孟书记那,只怕连你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吧!”曹庆荣威胁周广顺道。

周广顺和曹庆荣都动了真怒,职务什么的都省略了,两人都直呼对方的名姓。

腾步青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腾步青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不同泥料紫砂壶匹配不同茶系图解!

    紫砂泥料富含27种对人体有利的微量元素,如铁(Fe)、钙(Ca)、镁(Mg)、钾(K)、锌(Zn)、硒(Se)、硅(Si)、锰(Mn)、钠(Na)、碘(I)、铜(Cu)、钴(Co)、铬(Cr)、氟(F)、锡(Sn)、钒(V)等,这些微量元素能分解食物中的脂肪,降低胆固醇,减少油腻,有“天然养生”之功效。然而,不同泥料的紫砂其匹配不同茶系的茶还是有一定的讲究。1、以朱泥为泥料制作的紫砂壶,宜泡铁观音、台湾高山茶、普洱生茶,乌龙茶,龙井等茶品。2、以清水泥为泥料制作的紫砂壶,宜泡各种系列的普洱茶,对

  • 紫砂壶养出漂亮包浆的秘密!

    很多人问:养壶要养多久才能看出效果?其实这个并没有统一标准。一把新壶从开始泡第一壶茶的时候就开始和你结缘了,你要细心地呵护它。新壶显现的光泽往往都较为暗沉,然而紫砂天生具有吸性,倘若任其吮吸壶内的茶液,时间久了,便能使壶色光泽古润。如果“养壶”的方式得当,就能养出漂亮的包浆,晶莹剔透、珠圆玉润的最佳艺术效果。紫砂壶是有灵性的,养壶的过程中,壶吸收了主人的情感和灵性,甚至是智慧、豁达、果敢、孤傲等个性特征。这就是为什么,不同的人养出来的壶是不一样的原因了,其中除了方法的不同,还有投射在壶身上的情感

  • 南宋官窑葵口碗拍卖成交记录

    葵口碗,出现期间为北宋时期。因碗口沿为四、六、八瓣葵花式而得名。碗造型美观大方,比例匀称,敞口,碗口部和腹部为花瓣形,斜壁,腹微鼓,小圈足,器形秀雅。釉色为明亮清澈的蓝色,釉面灵活,胎质细密,器形规整,器表开片深浅不一,釉色温润如玉,透明晶亮。南宋官窑葵口碗尺寸高9cm;口径18cm创作年代南宋估价HKD3,800,000-3,800,000成交价RMB3,697,020HKD4,370,000拍卖时间2016-06-12官窑葵口碗尺寸高:4.8cm口径:14.8cm底径:3.8cm估价RMB5

  • 紫砂壶快速入门手册

    一、新手选壶,从哪里开始?选壶前先要知道自己买壶的目地,买壶做什么用的,是送人还是自用。1、送人:(1)男或女(2)喝什么茶(3)南方人还是北方人(4)大概什么职业、职位(5)领导还是同事(6)为什么送(7)想送什么价位的2、自用:(1)准备泡什么茶(2)平时几人用(3)喜欢什么泥料什么器型(4)心理价位多少(5)只需实用,还是买来收藏以上这些想明白了,才能针对性地选到合适自己的紫砂壶。二、关于紫砂泥:有哪些种类,哪种最好?紫砂泥又称为五色土,通常认为有紫泥、段泥、红泥、黑泥、绿泥,实则紫砂原矿

  • 致意母亲们的悲鸣,彭翔短篇小说《秋日的稻田》(2)失去孩子

    很高兴您愿意阅读彭翔说文化的文学作品!2016年5月2,失去孩子时间:中午人物:尚宇,毅飞,毅飞的妻子场景/地点:尚宇来到毅飞的房子前,房子周围安静无人,旁边有一座残垣断壁的房子,里面种着蔬菜。尚宇敲门,“毅飞,毅飞,毅飞在吗?”门很快打开,毅飞睡意未醒。毅飞:“你来啦。”尚宇:“打扰你们了。我因为很久没有来看望你们,所以趁近期闲暇,来看望你们。”毅飞:“请进屋里来吧。”尚宇随毅飞进屋。毅飞站在房间门口朝房间里说:“尚宇来了,起来见面吧。”毅飞的妻子(微弱的声音):“好的。”尚宇:“现在农事繁忙

  • 京山有个牛人,对家乡的山山水水、历史名人如数家珍

    近日,京山县经济开发区八里途村三组村民董国华被荆门市博物馆、荆门市收藏家协会授予“荆门市民间特色收藏家”的称号。这次评选,荆门市只有五人,董国华是京山县唯一获此殊荣的。笔者在董国华简朴的家里看到,两组四米宽三米高的书柜占据了整面墙壁的两边,地方志排得满满当当、蔚为壮观,俨然一个小型图书馆。笔者仔细看了看,有《天门市志》、《沙洋县志》、《武汉市志》.....基本上湖北省境内的县、市、区志都可以找到,甚至还有些生疏的《铁山区志》、《下陆区志》都被他一网打尽。旁边的柜子里、沙发上、桌子上堆得如一座座小

  • 路是自己选的,再难也要走下去!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也是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走下去。除了靠自己靠谁都是不靠谱的。这世上没有谁会心甘情愿一直被你依靠。靠自己才能把事情做到最好。靠自己才能学到真本事,真正解决问题。靠自己人生才不会输。路是自己选择的,无论怎样都要用最乐观的心态走下去,努力过就不后悔!有时会迷惘会挣扎,但别人的风景与你无关,待在自己的轨道上才能找到自己的风景,勇敢往前走不要回头。曾经尝试着走一个人的路。当踏上一个人的旅途时,可以一个人逛路边的小店,一个人看场电影,一个人吃掉一整盒冰淇淋,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看完一本书,一

  • 鸡汤有多好喝,泪就飚得有多快,这样的诗词得多读几遍

    你以为只有现在的网络时代才盛产鸡汤高手?那是你没看到古人煲的心灵鸡汤,清香四溢,滋味浓郁,真是分分钟让你飚泪。你不信?来,干了这碗鸡汤!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逝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明日歌(节选)明·钱福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宋·苏轼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很多的人,很多的

  • 紫砂壶到底应该怎么清洗?去除茶垢?

    你一般都是如何清洗紫砂壶的?——前言紫砂壶是一件耐用的茶器,只要没有磕破损伤是一直可以使用的,但是如果使用不是很注意,经常会有很多问题,比如异味、茶垢之类的,那么『紫砂壶到底应该如何清洗呢?』今天就和大家聊一聊关于清洗的问题。异味、茶垢清洗茶壶长期不用,或因疏忽未能及时将茶渣倒出,就会发生霉变或产生异味,这种情况的清洗其实古人早有记载:『壶宿杂气,满贮沸汤,倾刻没冷水中,亦急出,冷水泻之,元气复矣』▲清理茶渣其意是先注满开水,稍摇晃数下倒出,旋即没入凉水之中,则异味可除,反复多次即可。茶壶经常使

  • 谷雨来过,春渐深

    这一刻,是雨后晴朗,阳光洒满大地。枝头新绿摇曳,蜂飞蝶舞。偶尔一滴清露,滴在手背。像一个人寂寞时落下的泪,一样冰凉。是昨夜,谷雨来时留下的痕,洇染一眉清爽。喜欢站在风里,就这样与美好相遇。多像那年谷雨时节,匆匆写下的一阙小令。青青着,明媚着,且透着岁月的沉香。这样的时光,多好呀!我不说话,只是轻轻把窗打开。让风,吹进淡淡的花香。或者,把小鸟的叫声,挂在檐下。让自己,安静的如同一阕词。目光盈盈,心无杂念,一份悠然。这词,山水清透,草木清香,云淡风轻。还有时光的嘀嗒,和刚刚沏好的碧螺春。倘若,花间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