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6:27:49 来源:网络 []

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第十二章 醉酒昏睡,太子来访

沐景凌越过刘姨娘等人,在整个镇国将军府的仆人的注视下将沐纤离抱进了将军府。95女性网仆人们表面不说话,但是心中都在暗想这大少爷怎么与大小姐这么亲厚了,以往两人见面可是话都说不了几句的。今日这大小姐醉酒,大少爷竟然抱着大小姐回来了。

“大……”沐景凌从沐纤雪身旁经过的时候,沐纤雪正要唤一声大哥。可是沐景凌抱着沐纤离满脸的关切之色,看都没看她一眼便从她身边走过了。沐纤雪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沐纤雪满心妒忌,心中暗道:“沐纤离只会给镇国将军府抹黑,也只会大哥和父亲生气,偏这样的人他们却还当个宝。”沐纤雪的心中好不服气。阅读95lady.com

“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喝成这个样子?”沐纤雪故作不知的问道。

“心中高兴,自然便多喝了。”沐擎苍看着沐纤雪回答道。对于沐擎苍来说,沐纤雪这个女儿是个意外。不过这孩子乖巧聪明、善良大方,沐擎苍对她这个女儿还是十分满意的。

刘姨娘在一旁道:“纵使是在高兴,也不能喝成这个样子。这一路回来都让大少爷抱着,成什么体统。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亲兵们听了都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他们今日是过了些头。只顾着自己高兴,倒是累及大小姐的名声了。

沐擎苍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之色,虽然沐纤离醉成这样是有些不成样子,但是他却觉得无所谓。沐擎苍并未接话,看着沐纤雪面容苍白,出于一个父亲的关心开口问道:“脸色怎么这般苍白,可是身子不舒服?”

在边关待了好几个月的亲兵们,看见沐纤雪那天仙般的模样早就被勾去了魂儿。虽然他们今日觉得这大小姐也好看了不少,但是跟东陵第一美人儿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是……没、没事”沐纤雪微微低着头,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她虽然说着没事儿,反而让人更加的在意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

“哪里没事,大夫都说了你这是被吓到了,伤了心神,得养些日子才能好呢!”刘姨娘十分及时的在一旁说道。

“好好的怎么吓到了?”沐擎苍不由的蹙起了眉头,他沐擎苍的女儿怎么能被吓到呢!想想离儿大殿之上那无畏无惧的模样?他就觉得那才是自己女儿该有的性子。

“不说了……”沐千雪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将军好在你今日回来了,你若再不回来,我们都不知道有没有命再见到将军。”刘姨娘说着侧着头用袖子抹了抹眼泪,露出了自己被沐纤离打过的脸。沐纤离都打了她好几日了就算是有印子,那印子也消得差不多了。为了让大将军看到她的伤痕,刘姨娘今天早上一起来就抽了自己一巴掌。说明http://www.95lady.com/脸上也多抹了些粉,衬得那五个手指印更加的鲜红。

“谁打你了?”沐擎苍一看到刘姨娘脸上的红痕便忙问道?他虽然不喜欢这个刘姨娘,但是这刘姨娘毕竟是他的女人,见脸上有伤自然是要问的。

“是大小姐。”刘姨娘脸上的表情别提多委屈了。

“离儿?哎……”沐擎苍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这离儿就与刘姨娘同纤雪不睦。以往也只是吵闹而已,离儿实在过分了的时候,他也会出手惩罚。但是这离儿动手打人,这倒还是第一次。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我日后说她。”沐擎苍也只能如此说,尽量做出一副不偏袒的模样,那丫头现在醉着酒他自不能去质问她为什么打她姨娘。

沐擎苍让亲兵们都回了营地,将领们在城中都有家,便也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

沐擎苍沐浴更衣后歇息了一番,想起沐纤离还在酒醉之中,便想去瞧瞧她现在如何了,还没出门林管家便过来了。

林义来也没说旁的,只是把沐纤离那三个丫头的事情说了一下。

“你是说,离儿在宫中被人设计,咱们府中也有人帮衬着?”沐擎苍十分震怒,镇国将军府出了吃里扒外的狗他如何能不气。

“没错,我审了那三个丫头,又个熬不住承认了是她们拿了大小姐的手帕给别人。但是林义无能,未能问出背后主使之人,那三个丫头便暴毙了。”是他太大意,没有想到那背后之人,竟然下得去这样的狠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那三个丫头杀了。

“我看不是暴毙,怕是他杀吧!”沐擎苍黑着脸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能在林义的眼皮子底下杀了那三个丫头,那背后之人自是极其熟悉将军府的。太子自然不会直接跟这三个丫头搭上线,这三个丫头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人。

“你觉得是何人所为?”沐擎苍常年在外带兵打仗,对于府中的事林义比他更加的了解。

“没有证据林义不敢乱说。”这将军府谁与太子走的近,谁又最想将大小姐除之而后快,答案不是很明显不是吗?但是没有证据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没有证据便查证据来,这件事就教给你了,你接着往下查。”他倒是要看看是谁帮着太子害他女儿。

沐擎苍并没有往刘姨娘身上想,刘姨娘平日在他面前摆出一副极怕沐纤离,又胆小怕事的模样。沐擎苍根本就没有想到,他认为胆小怕事的人,竟然会帮着外人害他女儿。

“是”林义应了一声。

林义走了,沐擎苍去看了一下沐纤离,只见那丫头还睡着便吩咐了柳心几句回了书房。

夜深了,刘姨娘穿着一身紫色的纱衣,端着一碗滋补的鹿肉汤去了沐擎苍的书房。不过这书房还没进,便被沐擎苍的侍从沐风拦在了书房门外。

“将军已经歇下了。”沐风面无表情的看着刘姨娘说道。

“这时间还早,将军怎么就歇下了?”刘姨娘知道沐风这是在下逐客令,但是进行装扮了,又炖了汤自不想就这么无功而返。

皇上那日在承明殿说的明明白白的,太子妃只能是沐家嫡女,为了自己女儿的景秀前程她也要拼一拼。若是能与大将军同房便有机会怀孕,若是一举得男扶正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今日饮多了酒累了,便歇下了。”

“你让我进去瞧瞧将军吧!”刘姨娘和颜悦色的对沐风说道。就算她是将军的女人,可是这沐风是侍从,她要见将军还是要经过他。

“不可,将军说了,不让人打扰,除非……”

“除非什么?”刘姨娘面上一喜忙出声问道,只要有机会她都要试试。

“除非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儿。”沐风把沐擎苍对他的吩咐如实说出来。

刘姨娘气的差点扔掉手里的托盘,刘姨娘吃了闭门羹,回到了自己住处拿着屋里的东西便是一通乱砸。

沐纤离睡了两日也没醒,急的沐擎苍差点儿没去宫里叫御医。沐景凌去营地的时候,差点儿没把灌沐纤离喝酒的那两百个亲兵折腾死。

沐家军营地,两百个亲兵负重跑了一百公里,累的跟死猪一样,躺在营房里的大通铺上手指都不想在动一下。

“宝泰楼的那顿酒肉当真是不好吃啊!”一个亲兵躺在铺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是啊!刘程都怪你,没事儿带头敬什么酒,我都快被少将军折腾死了。”另一个亲兵直接埋怨起了那日带头敬酒的刘程。

“怎么能怪我,当时你们也很赞同啊!得!现在被折腾了就怪我了。”刘程心里也有些担心,那日是他们过分了,那大小姐都睡了两天了还没醒。大小姐没醒,少将军也不好受,他一不好受便来练他们这些罪魁祸首。

一个亲兵道:“你们说大小姐若是就这么睡了过去,我们……”

“我们就等着被练死吧!”另一个亲兵接了话。

整个亲兵营的,如今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沐纤离能快些醒来,不然他们真的会被少将军练死。

沐纤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醒来过后她只觉得又累又饿又渴。

“柳心……柳心”沐纤离靠着枕头坐起,用沙哑的声音唤着柳心的名字。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多久没喝水了,这嗓子干得难受,一开口说话就如同被刀割一样痛。

外间的柳心正趴在桌子上打盹儿,这几日她没日没夜的守着,天方亮才趴着睡着了。这还没睡够一个时辰,便被沐纤离那如同用生了锈的锯子磨木头的声音给唤醒了。

“小姐……”柳心一醒便冲进了里间,见沐纤离醒来差点没哭出来。小姐这一睡便你是三天,可吓坏了她,她还以为小姐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呢!

大将军同少将军也急疯了,宫里的御医也来了好几次。那刘姨娘同二小姐也跟着大将军来看过两次,言语之中虽无幸灾乐祸,但是却在说大小姐自作自受。

“水……”沐纤离见柳心那一脸激动样,可顾不得她此刻有多高兴,手指着桌上的水壶。

柳心忙倒了水给沐纤离喝,再喝了一壶水之后沐纤离总算觉得好受了些。因为沐纤离三天为进食,柳心亲自去大厨房熬了肉粥给沐纤离吃,一大锅肉粥愣是被沐纤离吃完了,一口也没剩下。

沐擎苍同沐景凌下朝回府,听闻沐纤离醒了便忙来秋梨院看她,不过他们的身后还跟了一个不速之客,东陵烬炎。

东陵烬炎来了沐纤离自然不能在床上躺在,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头发也未绾便到了秋梨院的小厅见客。

“听闻表妹醉酒昏睡不醒,我心中挂念,便来看表妹,不曾想我以来表妹就醒了。”东陵烬炎与沐擎苍同坐主位之上,看着一身素衣青丝未绾的沐纤离,倒是觉得有一股柔弱之美。

他这两日在朝堂上提的好几个提议,都被沐擎苍为首的大臣否决,沐擎苍对他的态度也十分冷淡,让他不免有些着急了。

不要脸,沐纤离心中暗骂了一声,这个东陵烬炎这么说好似她能醒来都是他的功劳一样。

沐纤离神情淡淡的道:“劳烦太子殿下挂念了,酒劲过了,自然就醒了。”

她会醒过来,跟他可没有半点关系。

“可还有哪里不适?”沐擎苍侧着头看着沐纤离问道,看自家女儿脸色有些苍白,他这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沐纤离柔声答道:“并无不适。”

“没有不适便好”沐擎苍这颗心也算是放回了肚子里,这几日可真真是担心死他了。

刘姨娘带着沐纤雪出现在了花厅门口,沐纤雪一身雪衣,妆容发鬓都十分的精致,一看便知道是精心打扮过的。

“见过太子殿下”

“纤雪见过太子表哥”刘姨娘同沐纤学朝着东陵烬炎盈盈一拜。

“纤雪表妹无需多礼。”东陵烬炎眼睛发亮的看着沐纤雪,心想,好个美丽动人的可人儿。

沐纤雪直起了身,又给沐擎苍、沐景凌还有沐纤离见了礼。

“纤雪听闻姐姐心来,心中好生高兴,便特来瞧瞧姐姐,姐姐可大好了?”沐纤雪一脸关切的看着沐纤离问道。

来瞧她是假,来看东陵烬炎才是真吧!说是来看她的,可沐纤雪这一双眼睛,却一直在与东陵烬炎眉目传情,生怕旁人看不出她和东陵烬炎有奸情一样。

“自然是好了。”

“好了便好,姐姐日后可要注意些,切莫喝那么多酒,父亲这几日可都急坏了。”沐纤雪以责备的语气对沐纤离说道,一副都是因为她的不懂事儿,才让她爹如此着急。

“雪儿说的不错,大小姐日后要注意些才是。”刘姨娘也在一旁说道,不过心中却在想沐纤离醉是了才好。沐纤离醉死了,就没有人抢她女儿的太子妃之位了。

刘姨娘也是个无耻的,她自个觉得自己的女儿与东陵烬炎是两情相悦,是沐纤离抢了她女人的太子妃之位。可是太子妃之位本就是沐纤离,要说抢,那也是她们想抢沐纤离的太子妃之位。

沐纤离心中忍不住冷笑,看着刘姨娘道:“姨娘今日怎么这么说了,姨娘不是说过,这酒会个好东西,要多喝些才是吗?”

这话还真不是沐纤离胡说的,这话刘姨娘还真的是说过。那会沐纤离七岁的时候,沐擎苍寿宴将军府来了不少人。在酒席上刘姨娘诓骗她,说这酒是好东西,她爹爹赫太子哥都很喜欢喝。她也应该多喝些,她喝了就能让爹爹和太子哥哥更喜欢她了。沐纤离那时候很傻很天真,那时候只是单纯的想要得到爹爹和太子的喜欢,便喝了一阵壶酒,然后在寿宴上撒了酒疯。逮着谁都喊爹,看见同东陵烬炎一样大的孩子,就说喜欢他要跟他成亲。沐擎苍当时气得差点儿没揍她,不过还是没舍得。但这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整个将军府都成了笑柄。

听沐纤离这么一说,沐擎苍就一记冷眼朝刘姨娘射了过去,这刘氏当真跟离儿说过这样的话。

刘姨娘被沐擎苍那一记冷眼看的第下了头,讪笑着道:“大小姐莫不是记错了,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这话她自然是说过的,那时候的沐纤离十分好骗,别人说什么她便信什么。她不过是想让沐纤离出丑,便说酒是一个好东西让她多喝些。喝了她爹爹和太子就能更喜欢她,没想到沐纤离这个蠢货还真是信了,也闹出了笑话丢了大脸。

“我自然没记错,这酒的确是个好东西。若不是因为姨娘,我怕现在还不在酒有多好呢!”沐纤离言语之中似在感谢刘姨娘,其实不然。

“何时说的?”沐景凌看着沐纤离问道,沐景凌对这个刘姨娘是十分防范的。小妹幼时性子极好,后来才越来越坏。父亲时常不在府中,他也要念书,府中又是刘姨娘主事,对小妹的教养自然㛑就交给了刘姨娘。现在想来,他总觉得是不是他们不在的时候,这刘姨娘给小妹灌输了一些不好的思想,才让小妹性子变坏。

沐纤离想了想道:“七岁那年,父亲寿宴。”

“哼……难怪那日离儿会醉酒闹笑话,却是你鼓捣的。”沐景凌冷冷的瞪了刘姨娘一眼。

“妾身冤枉,多年前的事情,大小姐怕是记差了。大小姐看将军喝酒,便问我那是什么,我说那是酒,大将军喜欢喝的东西。大小姐一听大将军喜欢喝,自己便也要喝,妾身挡都兰不住。”刘姨娘直呼自己冤枉,心中咒骂沐纤离都过了这么多年,还提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沐纤雪也替刘姨娘解释道:“是啊!谁不知道,姨娘很疼姐姐的,又怎么会鼓捣年幼的姐姐喝酒呢!姐姐怕是记差了吧!”

沐纤雪没有想到,这个沐纤离竟然也会拐着弯儿告状了。虽然沐纤离的言语中并无责怪之意,但是这话听到父兄口中又会做何想。他们只会觉得,当年她娘亲是故意在教坏沐纤离。

东陵烬炎也点着头附和道:“年纪小,记错了也是常有的,表妹怕是误会了。”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妃 或 太子别惹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征稿

    用自己的视觉来呈现所想的“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细则(2018年)主办:广州青年摄影家协会、睿德欣辉摄影培训俱乐部协办: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广州市青少年摄影指导委员会时间: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要求:参赛者不受年龄、职业、区域限制,同时也不受器材的限制,可以使用大画幅、单反、微单、手机进行创作。组别:本次年赛仅限于旅游风光题材类别,所有参赛作品要求积极向上,催人奋发,健康的和时尚的创作手法,更可发挥创新的意念,纪实手法类只允许作反差、色彩的微调,其他一概

  • CAFA荐展丨毫不逊色的小众雕塑:“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亮相美国国家美术馆

    2017年11月19日至2018年4月1日,展览“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IntheTower:AnneTruitt)于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展出,回顾这位极少主义艺术先锋1961至2002年间的创作。▬安妮·特鲁伊特在工作室展览现场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1921-2004),生于巴尔的摩,长于伊斯顿,曾在布林茅尔学院接受教育,毕业后辗转波士顿、达拉斯、圣弗朗西斯科,最终定居首都华盛顿特区。她是极少主义雕塑的探路者,1963年,即在安德烈·埃梅里希美术馆举办个展,此后又参与了“黑,

  • CAFA资讯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

  • 佛珠多少颗,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十四颗表示观世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一悲仰,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十八颗俗称“十八子”,此中所谓“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二十一颗表示十地、十波罗蜜、佛果。“十地”见“五十四颗”一段,“十波罗蜜”见“弟子珠”一段的介绍,兹不赘述。而“佛果”指达到最究竟成佛的果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学”与第四阿罗汉果的“九无学”。三十六颗三十六颗无确切的含义,通常皆认为是为了便于携带,遂三分一百零八颗成三十六颗,其中蕴含有以

  • 书画落款的讲究,懂了,才敢称书画人!

    一、何为落款落款,是在书画作品主体内容完成后,作者的签名、签印、年月、轩号等,以示作品的完整性。佰金瀚艺术合作艺术家白玉宁作品落款的分类1、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一字款】书法落款中有用一个字者称一字款。【二字款】只签作者名字,若一字名则书姓名。【叁字款】大多书己之姓名,若一字名者多加一〔书〕字。【四字款】多为姓名叁字再加〔书〕字或用二字姓名上加年,年则多用干支。【五字款】五字多叁字姓名上加年或二字姓名上加年,下加〔书〕。【六字款】六字中多以叁字姓名上加某年或两字姓名上加某

  • 水+墨 | 王彦萍:世界或社会给我的感知始终没有脱离“屏风”

    王彦萍WangYanping1982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士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2005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2009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博士1992“王彦萍画展”,中国美术馆1993“93’年度批评家提名展”,中国美术馆,郎绍君主持1997“东方面对西方——中英当代女画家展”英国妇女博物馆1998“王彦萍画展”,荷兰侯合芬画廊1999“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美术馆2000“世界女性的进步展”,代表中国女画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五十国七十女画家展2

  • 四十岁以后,女人最好的活法就这6个字!早看早享受!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四十岁之后,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1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累着,奔波着,不论多苦,事,还是没做完。人,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储蓄着,不论多抠,钱,还是没存够。人,一辈子都在忍着,让着,怕着,不论多小心,人,还是得罪了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在读着,写着,感悟着,不论多聪明,亏,还是没少吃。人,一辈子都在觉醒中,不论多淡定,多机智,遗憾,还是有一些。1于是四十岁之后,我明白:世界很大,个人很小,没有必要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重要。我们已经很苦、很

  • 法国大爷种了棵“树”,从此再没交过电费!

    来源:环球网当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这竟然启发了一个新能源项目。。法国的NewWind公司发明了世界首款风力树发电机——WindTrees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电影编剧和作家,名叫Jeromemichaud-lariviere在一次公园散步时,他感受到微风拂过头顶与树叶的“沙沙声”,激发了心中的小火苗,于是在2011年创立公司开始研发风力树。。风力树没有传统风力发电设备的傻大黑粗,看起来更像一件雕塑艺术品:每当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会在树枝上翩翩起舞,产生持续的电能每片塑料“叶子”中都内

  • 贾平凹:新的一年,学会拒绝

    作者:贾平凹行走于世间,接纳或拒绝,爱或不爱,放弃或执著……每个人都应有接纳与宽容之心,但也要学会拒绝。我拒绝麻木。虽然生活的磨砺让太多的热情化作云,但不能让感情磨出老茧,如果没有云让眼神放飞追逐,那么生还有什么乐趣。我拒绝永远明媚的日子。因为那是虚幻的梦境,痛苦可以让我成长,让我坚强。生活中的阴雨与风雪使我能清醒地在春梦中看清脚下的路。我拒绝折下那朵盛开的小花,那是在毁灭美的生命。一枝脆弱的纤细花茎,经过多少挣扎与痛苦才盛开出美丽,怎忍心为个人的私欲而去毁灭别人的幸福。我只求远远地望着,默默祈

  • 奴性哲学10句话!

    来源:思享无界01.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奴性潜台词:改变有很多种,但是一大部分喜欢用这句话给别人洗脑的人,强调的总是让人变得柔顺的那一面。遇到了矛盾,要求你先理解体谅,先改变自己的态度,而且是“只能”这样做,他们会反复地强调你“只能”这样做,甚至把某些不该你承担的责任,推到你的头上。凭什么不能改变别人,就要改变自己?需要改变的是对付别人的方式,而不是自己的原则。改变有很多种,比如有人天天抽你,你改变不了这个人,但是你可以选择1.抽他;2.离他远点,他要是继续缠着不放,抽他;3.调整心态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