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小富且安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1:54: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小富且安

第六章 美人如春花绽放

兰若嬨呆呵呵坐在炕上,一双冻红的小手插在炕头与被子之间,半天才缓过神,回想起自己是被他抱回来的,脸上呈现两朵异样的红。说明http://www.95lady.com/

特别是刚刚进来的时候,良沐潇洒的一脚踹开大门和房门,将她稳稳放在炕上,取了棉被将她冻僵的身体盖严,伸手拍掉她头上洁白的积雪,柔柔道:“等我给你温水洗脸。”

兰若嬨不由哆嗦了下,这情节让她联想起电视中一个情节,只是那男人没有说为她温水洗脸,而是干脆嘿咻嘿咻……咦……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满脑子淫@秽思想,手拍了拍脑袋,赶紧拍飞。

良沐已经温热了水,给她端到炕上,又将擦脸巾送到她身边,“快点泡泡,能舒服些。”说完定定看着她。

“嗯!谢谢。”兰若嬨是笑的,却深深低着头,莫名的不好意思。良沐见她动手洗脸,知道不宜在旁边看着,忙转身离开,到外面把刚从山里弄来的野物处理干净。95女性网

以前这些处理野物是在房子里进行的,但是有若嬨在,她怕过程太过血腥吓到她,所以只能忍着冷,在风雪中将猎物扒皮去骨,没一会手就冻得通红,抓起一把雪,揉/搓了一阵通红的手掌,感觉有了些知觉,便将最后三只雪兔皮拔了。

内脏直接扔给大黄补身体,刚才那场恶战够它养一阵子的。看着还是血粼粼的猎物外皮,良沐忙将它们统统放在雪地上蹭了又蹭,终是干净不少。

“够给她做件皮袄的。”良沐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她来了有几日,却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有了这雪兔皮制的皮袄,又保暖,又抗脏,此不甚好。

处理完动物毛皮,将附近脏污带血的雪块扔到远些地方,这样就不用担心那些嗅着血味来找食的野兽,袭击房子。良沐忙活一阵进入房间,若嬨已经温好了水,就连菜饭都热好了,正往炕桌上面端。95女性网

见他进来,若嬨甜甜一笑,“哥,你去洗把脸,马上吃饭。”

“哎!”良沐憨憨答应一声,早已记不清自己何时被人这么服侍过,洗手水是热的,饭是做好的,心中越发温暖,心想家中有个女人真好,只是不知能好到几时?兰若嬨见他洗完手,连忙伸手去端盆中的水去外面倒掉,良沐刚要阻止,却见她脸色一白,唇角抽动了两下,良沐赶忙询问:“若嬨你咋了?”

“你手上……手上…有血。”若嬨的声音带着很严重的颤抖,似乎刚才惊魂未定的模样又回来了,良沐马上意识到她怕见血,伸手扶着她坐在炕上。

“你别乱动,我弄就行。”良沐忙不迭将那盆血水倒的远远的,缓了会见她的脸色倒是好了些,她却巴望着饭碗吃不下,刚才与狼斗争的一幕似乎重现眼前,还有大黄那满身的伤都让她不寒而栗。

良沐扒拉两口饭,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口,“咋了?后怕呢?”让他这么一拉,扯动了她手掌上的烫伤,若嬨脸色更加难看,连忙将手藏到怀里。

见她脸色不对,良沐知道一定有事,伸手拉过她的手,掰开手掌,登时吓得一愣,竟然有鸡蛋黄那么大的水泡,连忙拉过她另一只手掌,同样也是那么大的水泡。说明95lady.com

良沐心疼的不行,浓眉拧紧,“你这是咋弄得?”

“无碍。”若嬨轻轻说了一声,想要收回手,见他不肯放,还凶巴巴望着自己,只好招认,“刚才看大黄寡不敌众,我就拿了灶头的木头,吓唬那些狼,后来反映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你真是傻妹儿,那火材绊子能是用手拿得,还不烫掉你的手,还能坚持那么久?”良沐不敢置信,看着她的手,就感觉自己的手也被烫伤了,连忙起身去了厨房。

他在碗架子里面翻找半天,拿出一小碗油乎乎的东西,摆在桌上。

“这啥?”兰若嬨好奇地问。

“貉油,钻管烫伤的。”良沐用筷子轻轻搅动里面油脂,直到变得细滑,将貉油均匀涂抹在她手掌上,还别说涂上这东西,手掌上丝丝凉凉的,也不那么烧灼的疼。推荐http://www.95lady.com/

“待明天这泡干了,就会开裂,一日抹点,就不那么疼了,过几日就好喽。”良沐将貉油放到窗台上,是若嬨触手可及的地方。

吃过饭,良沐将碗筷收拾干净,不让若嬨动一下。其实刚才见她吃饭都那么费劲,是想喂她吃的,但是这不清不楚的关系,反倒对她女儿家的身份不好。

夜深了,两人早早躺在炕上,却谁都睡不着。这几日良沐不在家,每每都是大黄陪着自己说话,今个他回来了,兰若嬨一肚子话却不知道该说啥了。

憋了半天,若嬨主动开腔:“哥,你有家人吗?”

良沐在暗夜中点了点头,“有。说明95lady.com

兰若嬨借着月光,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那狡黠月光映在他眼中,竟然说不出的深邃,透着几缕忧愁。“那有什么人?”她接着问。

“有爹有娘,身上两个姐姐,身下两个弟弟。”良沐笔直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得不说他睡态极好,丝毫不越过三八线,就连自己的地盘都免费让给若嬨,谁让她睡态不好,喜欢翻跟头打把式呢!

“人真多。”不过没有媳妇就好,心里忽然有个声音这么说,却吓了自己一跳,怎么会有这种龌蹉想法。

若嬨想到自己,这个身体家中有几人,爹爹和娘都健在吗?对自己如何,有没有兄弟姊妹,对自己又是如何?不求别的,只要能及亲生父母对自己一半好,也就知足了。

良沐见她许久没有说话,料定她想家了,允诺:“你放心,等大雪天歇了,我定送你去城里找你父母。”

“嗯!”应得有些悲凉,良沐她信得过,只是她不知道这个世界家在那里,父母又在那里找寻着自己,就算是把她送到城里,若是遇见个人牙子,贩卖去青楼妓院,她兰若嬨真就没有那么大本事,让吃人不吐骨头的老鸨子欣赏自己,绝处逢生。

“别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良沐知道她的苦,安慰了声,转头睡了。

前半夜兰若嬨怎么都睡不着,辗转反侧,最后将手悄悄放入他身侧,拉着他的大袄衣襟,才勉强合眼。

近几日天气越发不好,狂风大作,雪一直下就没有停过,早上起来连门都开不开,良沐每次都往外扔烧红的木头,让雪化化才能推开门,而窗边的雪都堆过窗户,倒是挡风。

良沐却说不行,从早上起身一直忙到午后,才把院子四周的雪清除干净,这样就不能让那些野兽借着雪堆爬进房子里了。

手掌的烫伤上过貉油,七日就好了,就是伤疤有些狰狞,良沐说若嬨年纪小,过一年那伤疤自己就消失了,其实消不消失都无所谓,就当留着念想,遇见人还能吹嘘,想当年自己可是打过狼的。

良沐见若嬨已无大碍,开始闲不住了,毕竟这两人要天天吃饭,粮食也越来越少,趁着大风雪还没有到来,执意要去山上走一遭。

若嬨听良沐这么说,只顾着惊讶了,这日日都在下大雪,他却说大风雪还没有来,那大风雪是唠什子样?还真是怕。为他收拾好干粮和水,若嬨还是满脸忧心,就担心有个啥意外。

将手中包裹绑在良沐肩后,又将箭篓子捆在他腰间,若嬨劝道:“哥,我自己在家里很安全的,反倒是你只身一人进山,夜里还住林子,多可怕,要不还是带上大黄吧?它伤好的极快,都能满山头跑着抓野鸡了。”

说起这事,就要表扬下大黄同志了,它这两日没事就去附近山头溜一圈,而且收获颇为丰厚,最少也是一只野鸡,还有次抓了一个野兔呢!

“不行。”良沐拒绝的很快,伸手拉了拉衣领子,“不记得上次来狼咬你?”

若嬨知道他若是不同意,就是让大黄跟着去,还是半路被赶回来,索性不说了。低头看了眼大黄,这家伙不但没有跟他走的意思,反而腆脸凑到自己身边,这厮被养懒了。

出了大门,良沐望着倚在门口的若嬨,心中忽然一暖,笑得更是越发温柔,“乖,回去吧,我三日便会。”

三日!?他这次说了回来的日程,兰若嬨笑了,那笑了如同迎着风雪绽放的迎春花,纯洁中透着娇艳。转瞬又是羞得满脸通红,他说要乖。

乖……可是情人之间的密语,竟是对自己说的,若嬨禁不住又笑了一会,却难免拉了脸,也许是对妹妹说的也说不定,看他对自己冷冷清清的,丝毫没啥过电反映。

“唉……管他呢!有的吃有的住就不错喽!”兰若嬨在炕上抻了懒腰,从木柜里拿出些破损的衣服,裤子,一点点缝补,就连袜子都要纳厚好几层,越发感觉自己有居家主妇的样子。

忙活一阵大黄便来挠门,若嬨刚开个门缝,便见他叼着一只野兔进来,她禁不住惊喜地拍巴掌:“我的好大黄,你太有才了。”

若嬨提着野兔拎到外面的雪堆里深埋,担心忘记,又在上门堆了个大雪球,这才满意进屋,连喝几碗热汤才缓过冻得麻木的手脚。

小富且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小富且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14章

    原标题: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14章小说: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第14章万册藏书思想交战了好一会,雷紫潇还是决定就这里了!反正奶奶那么老了她也不可能亲自来这里视察。云子狂好像格外的高兴,他咧开嘴巴问:“那我可以偶尔回来这里看会书吗?我这里有一万多册藏书。”得寸进尺的云子狂强隐下嘴角那抹笑意。“真的假的?”雷紫潇吃惊地问。于是云子狂便把她带到书房去,果然的,里面有很多书,而且还有不少是孤本。雷紫潇爱不释手的,有很多书她都只是在新闻上听说过,没想到今天居然亲眼目睹。“我平时可以拿你的书看

  • 终是离别伤情时14章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14章小说名称:终是离别伤情时第十四章有些熟悉的男人原谅我傻,不会求饶,只能用这样干巴巴的话语来求饶。他看向我,目光一直在我脸上流连,许久,才冰冷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我愣住,随后还是开口道,“钟璃!”他身子一僵,随后一双黑眸久久在我身上驻足,我被他看得发毛,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你能不能放了我,你们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不傻,用人体来运载毒品,这是金三角一带大毒枭惯用的手段,一般情况下,都是双方谈合作。一方出钱,一方出身体,两方达成合作,才能完全稳当的将白粉

  • 再见,前夫14章

    原标题:再见,前夫14章小说名:再见,前夫第14章你爸爸是谁等医生走后,沈北川推门进入病房。小家伙紧紧握着乔初浅另一只没有打吊水的手,就这么守着她,看到沈北川进来时,冲他龇牙:“医药费等妈咪醒来我会让她给你,你别以为我会感谢你!”要不是他突然开车过来,妈咪怎么可能会晕倒!沈北川:“......”这小家伙对他敌意还挺大的。沈北川走进,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乔初浅脸色比先前好了不少,一张瓜子脸堪堪他的巴掌小一点,透着粉莹之色,眉头微微皱着,让他心里莫名有些烦躁。明明恨这个女人,看到她出事,还是忍不住会担忧

  • 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14章

    原标题: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14章书名: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第十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4他勾唇,倒是笑了,“谈条件?”我抿唇不语,是条件,三年了,这样的日子总该有个尽头。见我不语,他朝我走来,身形如玉,高大的身影将我覆盖,他微微弯了弯腰,瞳孔收缩,“才三年就忍耐不下去了?林韵,你也就这点本事。”我嘴唇泛白,见他冷笑一声,随后朝楼上走去。大厅里的佣人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大气不敢出,我看向陈嫂,开口道,“收拾一下,大家都去休息吧!”转身上楼,进了卧室,我拧眉,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他在抽烟,整个房间里

  • 错惹霸道总裁14章

    原标题:错惹霸道总裁14章小说名:错惹霸道总裁第14章不一样服务员当然是乐于见得客人买得更多,连忙的将对戒给拿了出来。龙安珏挑了一个上面有朵小花的,另外一个套圈的。当安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指就被龙安珏给握住了。只见龙安珏就将戒指戴上了她的手指上,而且是无名指!“你……龙安珏……”安若瞪眼,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无名指是代表着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戴?”龙安珏却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说过了……今天纵容你可以,但是原则就是我们一起。我没有让你戴着这条狗链已经对得起你了……难道你也想要吗?”他

  • 重生之豪门影后14章

    原标题:重生之豪门影后14章小说:重生之豪门影后第十四章:你想多了环宇娱乐的总裁办公室里。乐笙儿气哼哼的撞门进去,正好看到殷勤的赵适端着茶杯给陆之渊送药。“陆总,记得吃药。”“嗯。放下吧。”赵适有些忧心陆之渊的身体,从入行以来他就做他的助理,他拼命三郎的称号,他如今所得到的一切,几乎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这样的辉煌背后,其实是有代价的。每每看到他胃疼,赵适都恨不得代替他去疼。赵适看到乐笙儿,放下药盒,立刻有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感。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她砸破了陆之渊的脑袋。第二次见到这个女人,她直

  • 灵魂摆渡14章

    原标题:灵魂摆渡14章小说名字:灵魂摆渡第014章:打肿脸充胖子我虽然害怕但是却不得不做,昨晚李倩诈尸已经给我提了一个醒了,我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白潇羽,向源和李倩是情侣关系,李倩死亡那他一定会仇视我的。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结果一入梦就梦见李倩变成厉鬼来找我报仇了,醒来才发现自己是做噩梦。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去了学校,白潇羽从昨晚开始就有些古古怪怪的,不知道他在计划些什么,就在这样不安的过了两天,学校四处都有人在传李倩是因为我才自杀的。所以总是有人在我旁边阴阳怪气的说话,还专

  • 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14章

    原标题: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14章小说名称: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013舔犊情深林青青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层层叠叠的粉红帐幔,菲菲正背对着她沥洗脸巾。林青青刹那间有些恍惚,昨夜,自己是做了个梦吗?“公主,您怎么了?”菲菲拿着热毛巾走过来,看着林青青奇怪的问。“噢……没什么,可能是还没睡够……”林青青撑着坐起身来,掩饰的接过洗脸毛巾,擦了一把脸,打发菲菲先去为自己找衣服,然后自己先穿贴身亵衣。一边穿,一边懊恼尴尬的想着,自己是怎么了,昨晚居然做春梦,而且春梦对象居然是

  • 总裁,雨露均沾14章

    原标题:总裁,雨露均沾14章小说名字:总裁,雨露均沾第14章你被送人了!乔樱要离开却被男人拽着不肯放手,恼怒的说道:“你再这样我就喊保安了。”男人无所谓的笑笑:“喊破了喉咙也没有用,这家酒店是我开的。”乔樱没有想到会遇见这样的无赖,对着他说道:“我的老板是安志辰正在旁边包房里面用餐,你这样拉着他的员工不放手……”“你是在安总手下做事的呀,他身边真是美女如云。”说着搂着心蓝亲了一口:“他送我的这个女人我就很喜欢。”色迷迷的看着乔樱:“不过你更好。”乔樱被恶心到了,她抬眼去看心蓝,心蓝垂目不愿意直视

  • 我的奇妙男友14章

    原标题:我的奇妙男友14章小说名称:我的奇妙男友第十四章小枫死了很快,我就得意不起来了,因为我泼在那只男鬼身上的黑狗血竟然不见了!他身上的大红喜服依旧像最初一般干净,衣冠楚楚人模狗样,仿佛刚才他浑身沾满暗黑色的血液、遍体狼狈的模样,只是我的错觉。楚晔,他好像不怕黑狗血呢!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失败,我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老婆,我没有魂飞魄散你很失望是不是?楚晔笑得一脸的温柔,但是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愤怒。我用脚趾头想想,都能够知道这只男鬼愤怒了会干什么,把我杀了,再杀我全家,我知道,今晚我是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