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来自坟墓的叫兽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19:39: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来自坟墓的叫兽

第一章 死而复生

引子

时间:2013年9月15日周日下午三点

地点:风城警局

天气:暴雨

第四个了,这个星期已经死了第四个了,恐怖感笼罩全城,风城人人自危,警局乱成一锅粥。小说来自坟墓的叫兽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警局门被打开,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走进来,风尘仆仆,大步流星,裹着一身雨水,一张肥脸扭曲的厉害。

“施队!”几个警察围上去。

施坤黑着脸张口便问,“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一下火车就被我们抓到了!”

“她说了吗?”

“说了!”

“什么?”

“她想吃饭。”

“什么?”

“番茄炒蛋。”

施坤脸一沉,一把薅过手下人衣领,“再说一遍?”

“番,番茄炒蛋!”手下人颤颤惊惊。

“蠢蛋!”施坤冷哼,鼻孔朝天,“滚,等着,劳资自己审!”施坤刚要进审讯室,突然顿住脚步,他猛地抬眸,才发现不远处,一个颀长的身影正孤绝的站在角落里,灰色风衣,薄唇,看起来冷淡孤傲,眼神直接且果决。身材瘦削挺拔,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深邃宁静,对这个世界毫无兴趣。版权http://www.95lady.com/

施坤一惊,烛炎!他来了,看来这事,终于是惊动他了。

烛炎看到施坤,只略略挑眉示意打招呼。旋即,目光投向了不远处审讯室的女孩儿,眼底意味不明。

她很普通,很瘦,很白,白的没什么血色。五官很模糊,绝对算不上漂亮,很难让人记住,钻进人群就不见的那种,眼角眉梢透着一丝淡漠,睥睨一切的姿态。

她好像淋了雨,看起来全身都是湿的,白色长裙包裹着她稚嫩的身体,显得格外青涩,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细密地贴在额边,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

烛炎眼睛眯成一条缝,眼神慢慢冰冷起来,瞧着手中她的资料。阅读95lady.com江流,女,17岁,汉族,DD大历史系古代史专业二年级生。

他唇角略略一勾,看不出是轻笑还是嘲笑。

故事,终于要开始了么?

今天天气不好,好端端大太阳却突然下起了暴雨。

我刚下火车,还没走出站台,瓢泼一样的大雨莫名其妙的倒灌下来,瞬间把我淋的湿透。真是见鬼了,接着,一群警察围了上来。

好吧,莫名其妙,我被抓了。

此刻,我面前坐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95女性网估计也有二百多斤,个头不高,最多一米七二左右。眼睛很小,他又习惯眯起来,就更小了。我认得他,风城刑警队队长,施坤。这一个月来经常因为杀人案上报,据说他是个厉害人物。风城一个星期四人惨死,一个教授,三个在校学生,施坤早焦头烂额了。

可是,我真的好饿,哎,好想吃番茄炒蛋。

“施队长,为什么抓我?”我挑起眉眼,一肚子的委屈。版权95lady.com我刚下火车,就被几个警察按住,当着那么多同学,很丢人好不好!

“你不知道为什么?”施坤阴沉着脸,肉都挤在一起,眼神很不善,语气也很不好,憋着满心肝的火气。

我一下火车就被抓,我知道个腿毛!

“不过无论是什么事,我都有不在场证明。”我笑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哼!”施坤用鼻子出气。

“很快,我们教授就会过来,我们学校会抗议。”我吸了一口气淡淡道。

施坤冷笑,瞥了我一眼。版权95lady.com

“你爷爷江齐从,曾是著名考古学家也是D大教授,十七年前突然辞职,为什么?”施坤忽然岔开话题,没有一点点防备,怎么说起我们家老爷子?

“很简单,因为那年他捡到了我。”我撇撇嘴。

“捡?”

“嗯,我是我爷爷从坟里刨出来的。你知道的,我爷爷是考古学家,就跟些坟呀,死人东西打交道。”我眯起眼,打了个哈欠。这几天一直跟教授在临市搞发掘工作,连觉都没睡好,一回来还给抓进警局,闹不闹心!闹不闹心!

“坟里?”施坤身子绷紧,脸色灰了一灰,看这个施坤五大三粗的,胆子这么小?

我笑笑,轻声道,“坟墓是人死后的家,没那么可怕,装修搞好了,住着也很舒服的。”

施坤闷哼,鼻孔朝天。

“施队!”一个年轻警察敲门进来,“D大老师来了,说是江流的辅导员,还有她的专业教授,还有教务主任,还有一些学生,还拉了横幅,要我们放人!”

“闭嘴!”施坤猛拍桌子,我往后疾退,施胖子凶神恶煞的样子很唬人。

“是。”小警察立即噤声。

施坤斜看我一眼,阴阳怪气,“你挺厉害,挺有号召力。”

“是你们抓错人了。”我无视他的不满。

“那你解释下,死了的四个人,尸体为什么会在你的宿舍?”施坤嘴一歪,哼了一哼。

尸体?我小心肝一抖,原来如此,“你说尸体都在我宿舍?”一想那个画面,胃里就是一顿翻江倒海。

“是的。这个月的死的四个人,本来都在法医那,隔天就跑到你宿舍。你觉得死人会跑吗?”施坤咄咄逼人,看来他是咬定我跟这事有关系。

“尸体丢了是你们的错,我从三天前开始就跟教授还有同学去了临市。我就一句话,你们抓错人了。”我环起双臂,冷眼打量着施坤,狠劲思索。

“队长,不好了!”

僵持不下间,小警察突然闯进来。

“怎么了?”

“外面闯进一个中年男人,拿着刀威胁说要自杀,条件是要我们立即放了江流。”小警察脸色煞白。

威胁!施坤冷盯着我,眼神很不友善,像是要活剥了我。他猛的站起来手撑着桌子,胖身子前倾,自带压迫感,小眼睛狠狠地看着我,“你给我记住了,我最不怕威胁。”

说完,他一个箭步冲出去,关门落锁。

搞什么鬼?我长呼一口气,从口袋里翻出个东西,轻松将门打开来。想锁着我,至少也得先给我穿个琵琶骨,打断手筋脚筋,这样还有点可能圈住我。

等我赶到,外面一片混乱,地上也是狼藉一片。

“你们别过来?”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手持着匕首横在脖子上,脖子已经划出一个血道子,往外渗血,扯着嗓子冲着面前的警察大吼,“你们马上放了江流,马上!”

我躲在一旁,望着那个中年男人,脑袋里搜索一遍,我不认识他。他握着匕首的手不断颤抖,那双手很白,白的能看见青色的血管,像是经过化学药品泡过一样。金丝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透着森森的鬼气,而且他的动作很僵硬。

我吸了吸鼻子,嗅到空气中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尽管经过人刻意掩藏,很不明显,但闻到的瞬间,仍然叫我心里冷了一冷,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中年人他至少……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江流?”施坤大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收回心神,就见施胖子阴沉着脸,一步步朝着中年男人逼近。

“对啊,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认识我吗?”我斜倚着墙壁,悠悠道,脸上带着笑。

“江流!”施坤听到声音,回头见我跑出来,震惊不已,恶狠狠的瞪我。我撇撇嘴,假装看不到。

“小流!”教授他们见到我,松了一口气,但情势危急,不是说话的时候。

我端详着中年男人,他是来救我的,但见到我时,眼神却十分的畏惧,跟见鬼似的。我长得不好看,但也没丑到吓唬人的地步,至于吗?

“时间到了,时间到了……”中年男人忽然开口,小声的嘀嘀咕咕,“时间到了,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我还没说话,中年男人像是听到什么命令似的,身子猛地一颤,猛地给自己肚子来了一刀。顿时,鲜血四溅,痛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中年人没停手,血水从眼睛里流出来,一刀接着一刀捅自己,手起刀落,皮肉绽开,臭气血腥气熏天。

所有人都愣住了,被这个场面惊到。

这时,一道黑影从那中年男人的身后急速闪过,抬手狠狠给中年男人后颈来了一掌,中年男人顿时一愣,停下刺杀自己,匕首‘咣当’坠地!

他长得很好看,身材高大,面庞线条明朗。“好看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堆银针,在中年男人的神庭、人中、天突、紫宫、膻中、鸠尾、中脘穴各刺入一针,手法熟练,动作极快,眨眼,七根银针尽数没入,消失不见。

接着中年男人终于躺在那一动不动,我心中暗叹,这次他是死透了。

我唏嘘一阵,缓过神来,投眼看向他。

他皮肤很干净,嘴唇薄薄的,眼神锐利如鹰,神情冷淡,整个人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和独特的气质,一世孤傲,仿佛不存在于凡世中。

他冷漠看一眼地上满身是血的中年男人,缓缓地收回手,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很好看,让人想攥祝按爷爷的说法,我还没到对男人有兴趣的年纪,所以,我对这个好看的男人,没有多大兴趣。准确点说,我对人类本身就没什么兴趣。

不过,我挺好奇他是谁,居然会有这么好的‘碎灵’手法,那中年男人身上残余的灵尽被剥除,粉碎,再过几秒时间,就会化成血水。

我正想着,施坤快步走上去,望着那个好看男人,嗓音沙哑招呼道,“烛炎,你怎么才出来。”

我默默念了一遍,烛炎,原来他的名字叫烛炎。

施坤抹了一把汗,看起来手都在发抖,也是,估计他当警察这么多年,见过不少恶劣场面,但这样拿刀猛插自己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其他人是要么脸色煞白,吓傻了,要么就是连胆汁都给吐了出来。能面不改色,无动于衷的,除了我就是那个叫烛炎的好看男人。

我收起视线,起身走上去,伸手在中年男人的鼻子处探了探,“他死了,报警吧。”

“屁话,这里就是警局。”施坤回头瞪我一眼。

看样子,他真的看我很不顺眼。

“哦,那,通知殡仪馆吧。”我直起身子,拍拍手,改口道。

说着,一方手帕被修长白皙的手递过来,我愣了愣,诧异地抬眼望去,是烛炎。

“谢谢。”我接过来,擦掉手上的血,又将手帕递还给他,他很自然接过。

“烛炎,就是这丫头……”

“放了她。”烛炎开口,声音很动听,刮人心肝。烛炎看着我,我心底生出寒意,感觉他这双眼睛之后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我抿抿嘴,冲他谄媚的笑笑,他冷淡的避开我的视线,冷冰冰道,“我会去找你。”

找我?我心里一哼,“好啊,我请你吃饭。”

“吃什么饭?这人因为你死了,他是你什么人?”施坤瞪着我,怒吼。

“她不认识他。”我还没回答,烛炎就替我回答,我只好笑着附和点头。

不认识!

施坤不信,不认识他会跑来在警局闹,而且刚刚他明明就叫的江流的名字,“烛炎,你没搞错吧。”

“放了她。”烛炎冷声说了句,语气不容置疑。

施坤心有不甘,粗声粗气,“烛炎,你别告诉这事跟那丫头没关系?”

“当然给她有关。”烛炎声音低沉,有力。

“那你……”

“不是她做的,是有人找上她了。或者说,不是人。”烛炎皱起眉头。

“这次是什么东西?一个星期四条人命,再不破案,我这个队长怎么当埃那个男人可是为了她把自己弄死了。我怎么能放人呢?”施坤咬牙切齿,紧紧握拳。

烛炎沉默不语,突然外面炸雷阵阵,暴雨倾盆。

这时,施坤接了一个电话,接着鼻尖冒着点点汗珠,嗓音又粗又厉,“你说什么?”施坤怒吼,脸色变了又变。

烛炎面无表情,薄唇越发显得他深不可测。

“小郭说那个自杀的人身份查清楚,叫李枉,是个中学老师,三天前……”

“三天前就死了。”烛炎接过施坤的话。

施坤瞥了一眼尸体,又瞥了一眼我,“尸体怎么会从殡仪馆跑到警局来?还像个活人一样的!”

我耸耸肩,这个我就爱莫能助了。因为我也不知道。

施坤脸上依旧是难以置信,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却是对烛炎说,“她,她到底是什么?”

“她很特别,很特别。我倒想知道,她是什么东西。”烛炎黑眸一沉。说完烛炎意味深长的目光投向我,那眸底的冷意,激灵得我浑身一哆嗦。

我叹了口气。

是啊,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会去找你!”

烛炎走的时候深深看了我一眼,又强调了一遍。

施坤虽然心有不甘,最后还是放了我。

教授带着我离开,有辆车来接我们。

“小流,这究竟怎么回事?”一上车,辅导员就问,几个同学也围着我,一个个瑟瑟发抖,还没缓过劲来,只是进了趟警局怎么闹出人命了。

我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死的那四个人的尸体怎么会跑到我宿舍?那个中年男人我明明不认识,为什么会要救我,救我就救我吧,又为什么要在警局捅自己,我闭着眼沉思

来自坟墓的叫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来自坟墓的叫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