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夜色迷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8 8:12:2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夜色迷乱

02

正值青春期,我根本忍受不了这种诱惑。95女性网而且和柔姐生活在一起十年多了,我早已分不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特别是这两年,我开始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就是她替换下来的内衣,丝袜都会让我血液加快。

怕把柔姐吵醒,我双手撑在床上,身子离着她只有几公分。柔姐身上的香水味和吐出来的香气传到了我的鼻中,我已经没有了一点思考能力,哆哆嗦嗦的在柔姐的脸上亲了一口,身子也情不自禁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可能是太过于激动,又是夏天,柔姐穿的本来就少,而我只穿了一个大裤衩。身体某处刚碰触到柔姐的大腿,我浑身都软了。

身上没有了一点力气,但是我恢复了理智,来不及细想,我也没有观察柔姐是否醒来,慌慌张张的从她身上下来,然后急忙就退出了房间。说明http://www.95lady.com/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随即我就开始担心,要是柔姐发现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走到柔姐卧室门口,刚才太过于紧张,门我没有关好,还留着一条缝隙。我不敢再进入她的房间,透过门缝偷偷的往里面看。

柔姐正躺在床上,她一只手拿着一根女士香烟,双眼痴痴的看着前方,好像在想着心事。我的脸一红,看来我刚才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只是想不通她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当面指责我。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我换下脏兮兮的衣服就躺在了床上,但是我彻底失眠了,不知道以后该要怎么面对柔姐。

可能是我真的龌龊吧,我有些回味刚才和柔姐的近距离接触。原文95lady.com她虽然已经三十有余,可是保养的好,穿的也时尚,和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也没什么两样。

我甚至臭不要脸的在想,要是柔姐愿意的话,我真想娶她。想到这里,我又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如果不是我的话,柔姐现在应该会很幸福吧。

还是怕面对柔姐,天刚刚亮,我就去学校了。时间挺早,我也没有坐公车,溜达着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在地摊上吃了点东西,等我到了学校,班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同学了。同桌也早到了,看到她,我心情好了不少,也停止了胡思乱想。推荐http://www.95lady.com/

同桌叫韩雪,人长得漂亮,老多人都说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也是有缘分,我俩从高一就是同桌,两年多的时间,我和韩雪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我是她的男闺蜜!

“许强,晚上花小新过生日,在今夜无眠请客,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刚坐在座位上,韩雪就对我说。

我不由咧了咧嘴,花小新不是什么好鸟,他是学校的大祸害。平时见到他,我都是躲着走,生怕和他扯上什么关系。花小新喜欢韩雪,追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就连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不过我们都已经高三了,老师对这种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不去,你要是听我的话你也不去,真不知道你咋想的!”我撇了韩雪一眼,觉得她没什么脑子。

花小新家里开着一家小工厂,他自己也认识不少的社会人。小说夜色迷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花小新一直说要不是因为韩雪,他早就辍学了,他爸财大气粗,花小新上不上学他爸也不管,反而希望他回家帮忙做生意!

“哎呀,你不懂,花小新要不念了,过完这个生日,他就不来学校了!而且他答应我,以后也不会缠着我,我还怎么拒绝他啊?”韩雪撅着小嘴,咋咋呼呼的说道。

韩雪看不上花小新,也一直没有给他机会。男人了解男人,花小新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放弃韩雪,谁知道他肚子里在憋什么坏主意。

“随便你吧,要是被花小新占了便宜,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无奈的对韩雪说。她是一个特有注意的人,我劝她也不好使。

“强哥哥,求你了,晚上你陪我去嘛。我就怕他有坏心眼,有你在他肯定就不敢了!”韩雪摇晃着我的胳膊,撒着娇对我说。小说夜色迷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别晃了,我答应你!”我把韩雪的手甩开,故作不耐烦的说道。

韩雪虽然是一个女生,可她算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是罪犯的儿子,没有人瞧得起我,但是韩雪从来没有小看我。就算韩雪不求我,我也打算和她一起去给花小新过生日,我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能当护花使者。

下午放学以后,花小新在我们教室门口等韩雪,得知我也要去给他过生日,花小新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他搂住了我的肩膀,虚伪的说早就想和我交个朋友之类的。

花小新家里有钱,他出手也阔绰,请了不少的人。吃完烧烤以后,他又请我们去今夜无眠唱歌。

今夜无眠是我们县城最大的一家夜总会,一楼是歌舞表演和一些东北二人转,二楼是ktv,里面有陪酒的公主和丽人,当然也有直接可以上床的小姐。听说三楼是富婆享乐的地方,从外地找了不少的少爷。

到了十点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今夜无眠,我向韩雪使了好几次眼色,意思是我们也可以走了。但是她喝大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许强,你先回去吧!”韩雪去厕所的功夫,花小新递给我一根烟,然后冷冷的说道。

“哦,我马上就走!”我的脸一红,花小新过生日可没有请我。

“许强,都是男人,我也不瞒你,今天晚上我想拿下韩雪。你要是老老实实的,以后就是我的兄弟,要是你敢多管闲事,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想了想,花小新贴在我耳边说。

花小新是聪明人,他明白我为什么给他过生日,怕我不走,他直接跟我摊牌了。我猜到了花小新可能会对韩雪不利,但是我想人多了,他就不敢做出格的事情。可是看花小新的意思,他今晚志在必得!

“老三,你让海叔安排几个妞,快点!”花小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对他身边的一个兄弟说道。

花小新没有瞧得上我,他随随便便威胁我两句,以为我就能乖乖的听他的话。我承认自己害怕花小新,惹上他我会有麻烦,可是韩雪是我唯一的朋友,就算挨揍我也得帮她。

韩雪也是玩嗨了,我们穷学生能来今夜无眠玩的机会不多。她从厕所里出来之后,拿起话筒继续唱歌。包间里只剩下了五个人,除了我和韩雪,其余人都是花小新的兄弟。

“韩雪,你还不回家吗?你妈不是告诉你,最晚十一点到家吗?”我实在是等不了了,拉了拉韩雪的衣袖。

我这话彻底得罪了花小新,能够想象出他有多生气。其实我也吓得够呛,我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生怕花小新在今夜无眠就动手打我。

“哦……那咱们走吧!”韩雪把歌曲暂停,冲着我嘿嘿一笑。

“雪儿,今天是我生日,你陪我到十二点不行吗?算我求你了!”花小新拦住韩雪,一脸深情的对韩雪说。

“哦,生日快乐,我陪你!”笑了笑,韩雪端起杯子,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我在心里一个劲的骂韩雪傻逼,可这也算是在意料之内,她习惯对每个人都好,不然我俩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十几个丽人,公主价格太高,花小新请不起。我往女人堆里一瞧,第二排有个女人低着头,但是我看到她头上的发卡,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她是柔姐……

03

其实我早已经知道柔姐在夜场坐台,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柔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想到她被人选来选去,看别人脸色,被男人占便宜,我心如刀绞,甚至眼睛都红了。

花小新一个叫老三的兄弟,晃晃悠悠的朝着柔姐走了过去。柔姐慢慢的抬起了头,她并没有看我,淡淡的看着老三。我心里明白,柔姐要强,虽然我堵上了她坐台,但是她依然不希望我说破。

“姐姐,你陪我呗,我就喜欢熟女!”老三的眼睛都直了,然后牵住了柔姐的手。

坐台女在被客人选台的时候没有人权,柔姐点了点头,便随着老三坐在了沙发上。而我只能假装不认识柔姐,但我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瞅着她。

“许强,你是要回家啊,还是找个妞陪你玩玩?”花小新盯着我,淡淡的说道。

“小新哥,给我也找个妞呗,长这么大,我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笑了笑,我对花小新说。

韩雪感情用事,要好好的给花小新过生日,她不走,我只能留下陪着她。而且柔姐也在,她已经认命在今夜无眠当丽人,可我撞上了,却从心底放心不下她。

花小新一阵哈哈大笑,但满是嘲笑,他以为我见到可以随便占便宜的妞,就挪不动脚了。我不可能跟他解释,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妞摆了摆手,她抿着嘴朝我走过来,坐在了我的一旁。

“小帅哥,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吗?别紧张,姐姐教你怎么玩!”陪我的丽人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在我耳边吹着热气。

坐在沙发上,我把她晾在了一边,她可能是觉得无聊,居然主动挑逗我。她摸我的大腿,我身子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可是随即我就把她的手推到了一边。

陪我的妞长得不算难看,如果我没有心事,可能也会占她的便宜,可是现在我没有一点心情。

花小新的兄弟搂着今夜无眠的丽人,想尽办法占坐台女的便宜。而花小新也把手放在了韩雪的腰上,韩雪眉头微皱,但是这个场合不适合她说什么。

花小新的确聪明,我想他已经计划许久。包间里除了韩雪,其她的女人都是今夜无眠的丽人,这种氛围下,花小新接近韩雪也容易了一些。

我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放在韩雪的身上,更多的是看着柔姐的一举一动。老三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夜场玩,他可以说是老手!

老三一只手搂着柔姐,在她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胸上,小心的揉搓着,柔姐有些恼火,可老三是客人,她只能轻轻的阻挡,但却不敢翻脸。

“老三,你……”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失去了理智,站起身,我用手指着老三!

‘啪’

几乎是同时,我的话还未等说完,韩雪突然一个耳光打在了花小新的脸上。他们两个才是今天的主角,老三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花小新!

“许强,我们走,真是恶心!”韩雪拿起书包,没有等我,朝着包间门口走去。

心里明白,花小新估计是得寸进尺了。我看了一眼柔姐,她也正在看我,可能是觉得尴尬,她冲着我笑了笑!

是苦涩的笑。

我多么希望柔姐能够和我一同离开今夜无眠,但,我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既然韩雪要走,我也没有理由待在包间了。我已经想好,今天晚上等柔姐下班,我要和她好好谈谈,不管怎样,我都不允许她继续坐台!

大不了我辍学打工,挣钱帮柔姐还债!

“雪儿,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这一次!”花小新急忙站起身,挡在了门口。

虽然花小新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真心喜欢韩雪这也是事实。我站在韩雪身后,没有说话,一来,我实在不想再去得罪花小新。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能够留下陪着柔姐。

花小新一个劲的道歉,不停的解释,求韩雪陪他过一个真正的生日。韩雪有些犹豫,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我却把头低下了,我想让她自己做决定。

韩雪可能是觉得花小新真诚,不想让他失望,点了点头再次答应了。我真觉得韩雪傻,不过也无所谓,她留在包间,那我也就能留下!

喝的酒多,花小新让老三去买了几瓶水,水买来之后,老三还殷勤的帮韩雪把瓶盖拧开,递在了她的手中。韩雪冲着老三嘿嘿一笑,说了声谢谢,一瓶水她就喝了一大半。

“姐,你陪我做一次呗?”坐在柔姐身边,老三贱兮兮的说道。

没有人唱歌,包间里挺安静,老三的话我听的真真的。妈的,我顿时就怒了,花小新这些兄弟,就老三最色,他的手就没有在柔姐身上拿下来。

今夜无眠的妞分三个档次,最贵的是公主,不过夜场对公主的要求也高,年龄要在十八岁到二十三岁之间。其次就是丽人,对于长相,年龄没有那么严格。但是不管是公主还是丽人,在夜场都不会轻易出台,花钱能够上的那才是真正的小姐。

柔姐是今夜无眠的丽人,她有些生气,还是和老三周旋着。可是老三来劲了,他没那么多钱玩今夜无眠的小姐,就可劲的占柔姐的便宜。

“老三,你给兄弟们再开一个包间!”这时我听到花小新喘着粗气对老三说道。

我的注意力一直在柔姐和老三身上,没有注意到花小新。回头一看,他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韩雪,太过于激动,花小新手都在哆嗦。

花小新胆子也是大,他现在想做什么,在场的人全部明白。我不由皱起了眉头,韩雪没心眼,怎么可以睡着啊。但是当我看到桌子上,韩雪那没有喝剩下的半瓶水,我顿时明白了,她这是被下药了!

老三拉着柔姐的手站起来,然后就要走出包间。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在考虑着怎么能够救下韩雪。

花小新虽然没有瞧得上我,但也觉得我是个阻碍,他只好暂时放下韩雪,冷冷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许强,我还是那句话,你别多管闲事,我当你是兄弟!”花小新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威胁对我说。

老三就是花小新养的一条狗,他见状松开柔姐的手,就嬉皮笑脸的过来拉我,我连想都没想,就把他的手甩开了。

韩雪是一个傻妞,没什么头脑,可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怕挨打,但为了她挨打值得!

“你到底什么意思?”皱着眉头,花小新冷冷的问道。

“小新哥,我想把她带走,可以吗?”笑着,我很是平静的对花小新说。

“许强啊,我是真给你脸了!”说着话,花小新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已经想到了花小新会动手打我,可我还是被他一脚踹在了地上,我忘记了,花小新以前在武校上过学。

花小新想把我一次打服,他没有任何犹豫,对着我的脑袋一阵猛踹。虽然我抱着头,但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鼻子已经被他踹出了血。

怕柔姐瞧不起我,我勉强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眼睛里对我满是关心。哎,真是丢人,居然当着柔姐的面挨打了。

“住手!”

这时柔姐大喊了一声,然后用力推了花小新一把……

新网站,不知道书成绩能咋样,心里特别忐忑,希望新老读者,支持一下。用qq登陆一下,帮忙点一下收藏,谢谢了,对于大家可能是举手之劳,但,对猪真是很重要的事情。

04

有些感动,也有些委屈。虽然柔姐对我一直不冷不热,可是这么多年了,不管什么场合,面对的是谁,只要有人欺负我,她都没有办法看下去。

“草泥马比,你不想干了?”花小新一只手指着柔姐,大声嚷嚷着骂道

在场的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想到柔姐会突然推开花小新。没有丝毫准备,花小新被柔姐推了个趔趄,还差点摔在地上。花小新是真的烦了,他就是动手打柔姐,这也不算奇怪。

“哥,你别生气啊,我怕你把他打坏,那就麻烦了!”柔姐不敢动怒,反而上前想去挽住花小新的胳膊。

花小新上下打量了打量柔姐,又看了看我,他觉得柔姐保护我有些奇怪,可他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花小新不想和坐台女有什么牵扯,用胳膊肘顶了柔姐一下,然后朝着我走了过来。

“许强,你滚不滚?韩雪是你妈啊,你这么保护她?”抓着我的头发,花小新咬牙切齿的对我说。

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别说花小新还有这么多兄弟了,就是他自己一人,我也打不过他。我留下来,只有挨打的份,想要保护韩雪,我有心,可是却做不到。

心里苦涩,我想要保护的人永远也保护不了!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受欺负吗?十一年前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

想到往事,我抬头看了柔姐一眼,她急忙对我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让我离开。我冲着她笑了笑,做出了决定!

“我已经错了一次,不会再错了!”抬头看着柔姐,我喃喃的说着。

十一年前,如果我没有逃避,也许就不会毁掉柔姐的一生。虽然韩雪和柔姐没有任何的牵连,可我面对同样的选择!

“什么?”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花小新问道。

“没什么,我要把韩雪带走!”把目光转向花小新,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花小新骂了我一句,然后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他这一巴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我一只耳朵嗡嗡作响,脑袋也有些反应迟钝。

懒得再亲手打我,花小新冲着老三他们摆了摆手。老三是花小新的狗,他鬼点子最多,他倒不急得动手打我,把打开的酒全部洒在了我的头上。

“姐姐,你撒泡尿呗,我让这小子尝尝,这家伙老装了!”嘿嘿一笑,老三对着柔姐说道。

柔姐说了一声好,然后慢慢的朝着我和老三走了过来。心里明白,柔姐肯定不会不管我的死活,可是我宁愿她不管我,我怕她会惹上麻烦!

如果我因为保护另外一个女人,而伤害了柔姐,那我以后还有脸面对她吗?

‘啪!’

没有任何犹豫,走到近前,柔姐一个耳光打在了老三的脸上。老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柔姐,可也就是在三秒之后,老三一脚踹在了柔姐的小腹之上。

“我草泥马!”

看到柔姐挨打,我是真急眼了。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开抓着我的两人,我没有丝毫犹豫,一拳就打在了老三的脸上。

“许强今天是想死,给我打死他!”

花小新说着话,从茶几上拿起一个酒瓶,然后就开在了我的脑袋上。他虽然还算是学校的学生,但是和社会青年没什么两样了,花小新和社会上的二流子混在一起,学会了打架下手要狠!

一个花小新我对付不了,更别说他们四五个人了。功夫不大,我再一次被他们踹到在地,柔姐也不在隐藏什么,她拿起一个酒瓶想要过来帮我,可是花小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一个耳光把柔姐抡在了地上!

“哈哈,你们两个原来有一腿啊?来,老子成全你们两个!”花小新嘿嘿一笑,就把我和柔姐推到了中间。

花小新贱兮兮的笑着,去撕扯柔姐的衣服。他的几个兄弟没有花小新的胆量,不过也没有袖手旁观,往下扒我的衣服。

我心如刀绞,大声的嘶喊着,可是花小新和社会人没什么两样,他的心真狠,真黑!眼看着柔姐的衣服就要被扒下来了,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花小新,你和韩雪的事情我不敢管了,你放了她吧!”我流着泪,祈求花小新。

如果让我在柔姐和韩雪之间做一个选择,我只能选择柔姐。看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韩雪,我羞愧难当,以后我没有脸再见她了。

“哈哈,许强,你在逗我吗?你能管得了吗?我本来不想翻脸,既然翻脸了,我他妈还怕什么?”花小新像看傻逼似的看着我,他的手依然没有停止撕扯柔姐的衣服。

我后悔万分,花小新不是怕我,和社会人打得交道多了,他的身上多了一些江湖气息。他的确不随便欺负人,既然已经和我翻脸,花小新要让我彻底怕了他!

我不敢再和花小新对抗,只能哀求他,祈求他放过柔姐。可能也是随我爸,我从小到大很少求人,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但是为了柔姐,尊严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许强,是你自己活该,狗屁不是,还敢多管闲事!我也不难为你,你给我跪下,我就放了你!”想了想,花小新对我说。

是啊,我狗屁不是,还多管闲事,我的确是在自取其辱!下跪吗?好啊,只要他能放过柔姐,我愿意去做!

“小强,男儿膝下有黄金,下跪的事情姐来做!”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还未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柔姐就跪在了地上。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头,我好恨,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其实我最恨的是我自己!我无法保护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带给她伤害!

我嘴里喃喃的说着不要,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大脑一片空白。看着柔姐跪在地上,我整个人都麻木了,而她看着我,冲着我笑着摇了摇头,她不想看到我落泪!

“草,你个贱女人,怎么什么事情都掺和!我是要许强给我下跪,和你有毛关系!”花小新没有觉得柔姐可怜,反而一脚踹在了她的脑袋上。

“啊……花小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你让我跪,我他妈跪还不行吗?”我哭着大声的喊着,然后双膝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我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希望花小新能够放过柔姐。跪在地上,我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因为我救了柔姐!

“草,许强,你就是个傻逼,赶快给我滚蛋!”花小新撇了我一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我彻底怕了花小新,从地上强撑着起来,朝着柔姐走了过去。韩雪我已经管不了了,我只想带着柔姐离开这个地方!

“许强,老子让你自己离开这里,你听不懂吗?这个女人,我要让弟兄们享受享受!”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花小新骂骂咧咧的说道。

脚下无力,我被花小新这一脚踹的踉跄的走了两步,然后摔在了柔姐的一旁。我抬头看她,可能是心疼我,柔姐也哭了。

“小强,你走吧,听我的话!”用手擦着我眼角的泪,柔姐平静的说道。

我能留下来做什么?只是被花小新羞辱罢了,我用下跪再次换的了一次机会,我应该珍惜的……

夜色迷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夜色迷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火爆医仙14章

    原标题:火爆医仙14章小说名字:火爆医仙第14章古玩市场“我说,你不是改行想做古董了吧?”钱胖子像不认识一样打量王伟,当然不是因为钱的问题。两人的交情莫逆,王伟要钱他不会在乎,只是有点奇怪,以前王伟可没有古玩方面的知识。古玩一行水太深了,王伟有亲身体验,曾经有一个老农向他卖一个清朝的瓷瓶,说的天花乱坠,转手就能赚一倍,他当时动心了,三万买下来,结果找人一鉴定,就是一个仿品,还是很低劣的仿品,三十块钱满大街都能买到。最后他一气之下,直接就砸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提买卖古玩,他不想王伟步他后尘。“当然不

  • 媚术师14章

    原标题:媚术师14章小说书名:媚术师第一卷第14章魔核商战老者不慌不忙地看着台下,直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台上之后,才微笑着说道:“这最后一件拍卖品,是我们拍卖场的压轴物品。周所周知,功法对于一名战士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而我们这最后一件拍品,便是一本功法!”哗!拍卖场中顿时骚动了起来。就连向阳也清楚,一件功法的作用对于一名战士来说是不可估量的,即便是姚大少这种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家伙,在练习了功法之后也能够勉强提升一个等级,更何况其他人。但是功法这种东西比武器装备更加稀少,所以功法的价格更是居高

  • 至尊帝妃:狂夫难驯14章

    原标题:至尊帝妃:狂夫难驯14章小说书名:至尊帝妃:狂夫难驯第14章脑子里有人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定下婚约一事,迅速传遍了整个轩辕国!一时间,凤玲珑成为人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以为她攀上了高枝儿,而实际上她却在盘算着写退婚书,上赫连家去退婚。凤玲珑问过丫鬟退婚书怎么写之后,把退婚书写好,然后摸着千年玄玉,想着明日就去把婚退了,然后进宫见轩辕南,看看轩辕南是不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理清楚这一切,凤玲珑便躺下休息了,只是她闭上眼睛没多久,突然就听到一个暴跳如雷的声音吼叫起来:“可恶的凡人!你竟敢将本大神禁锢

  • 特种兵王14章

    原标题:特种兵王14章小说名字:特种兵王第14章寄人篱下“宋菲菲同学!”罗小海此时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鼓足勇气走了上来,腆着脸道:“我叫罗小海,二年级三班的……”“有事?”宋菲菲秀眉微微一皱。“啊?”罗小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菲菲的意思是,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宁英嬉笑着道。罗小海顿时羞赧的低头,心说我该找个什么理由约她出去才好呢?“宁英,有时间打电话给我,一起出去玩,走了!”宋菲菲对宁英打了声招呼,转身便走,路边开来一辆豪车,一名保镖小跑着下车打开车门,等她上车之后便飞速的开走了。“

  • 最强纨绔14章

    原标题:最强纨绔14章小说书名:最强纨绔第14章大盗“下一步计划。”云飞转身就走。“云少果然高明,虽然只剩下一个计划,不过就算他不死也得让他脱层皮。”武大龙不停附和,紧跟着云飞而去。冯克手上轻抚程菲身体,拉着她不停前行。这女生窜通云飞来害他,虽然有受胁迫的成份,不过若说一点没错,那是瞎扯,让他摸摸以示惩罚小事而已。“能让本少摸一摸是你的荣幸,你抖什么抖?”程一菲羞愤难挡。“方琳!”她突然看到一个靓女在眼前走过,手上拿着一个扫把,后面还跟着十几个拿枪执棒的女生,赶紧喊了起来。被喊的女生立即停了下来

  • 重生之绝世武神14章

    原标题:重生之绝世武神14章小说:重生之绝世武神第14章金刀惊魂双拳呼啸,黑风拳其中的一招风卷山岗轰向黑衣金刀。“小子,你找死!”黑衣金刀岂会被杨腾偷袭得手,金刀竖起,迫使杨腾改变招式,不然拳头就会主动撞在金刀上。不是杨腾找死,他知道黑衣金刀的规矩,绝不会因为他出价百万两就会改变主意,不管对方出的价格怎么低,只要黑衣金刀接了这笔暗杀任务,就一定会完成,除非黑衣金刀死了。刚才的话无非是让黑衣金刀分心,杨腾想要放手一搏,看能不能死里逃生。结果让他万般无奈,他和黑衣金刀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即便是分了黑

  • 吞天战神14章

    原标题:吞天战神14章小说书名:吞天战神第一卷声名鹊起第14章指点指点你“三弟,还愣着干什么,快跟去啊!”李英见李青原地发愣,忙催促了一声。李青唉的答应了一声,也跟着飞出了院外。“这霸王拳乃是为父自创的拳法,一共一十三招,为父只演示一回,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李玄机冷冷的扫了李青一眼,随后一步踏出,整个人犹如一口长弓一般弯曲起来,大开大合,全身肌肉更是剧烈抖动起来,充满了爆炸力。他一拳震出,气沉如水!“开山!”拳势未收,李玄机以掌化刀,劈斩而出,像是一口出窍的宝剑,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 都市之超级大脑14章

    原标题:都市之超级大脑14章书名:都市之超级大脑第14章雪月楼老板张大海搞怪的一幕,顿时让众人哭笑不得。正当林浩轩等人都在嬉闹时,其中一座月楼慢慢的靠近他们。突然,只听见砰的一声,两座月楼竟然结合在一起。中间竟然缓缓打开了一道玻璃门,另外一边正好是高敏和高敏的父母,笑看着林浩轩。高敏笑嘻嘻的走到林浩轩那边,微笑道:“林神医,又见面了。”林浩轩也回了一个礼貌的笑容:“恩,真巧,你父母好些了吗?”“哈哈,好的不能再好了,真是英雄出少年。”这时,高敏的父亲牵着一位四十多岁妇女的手,大笑着说道:“还要感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14章

    原标题:豪门婚杀:亡妻归来14章小说名称:豪门婚杀:亡妻归来第一卷第14章另一个男人陆念情刚帮陆梦包扎了伤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近,陆念琛绷着脸大步走进来,气势汹汹,陆梦下意识从沙发里站起来,嗫嚅着喊了声,“堂哥……”“还知道我是你堂哥,再有下次,就给我滚出去,我们陆家不养自私自利的人!”出乎意料的,往日虽然话不多但字字珠玑的陆念琛,竟是破天荒的怒目圆睁,额角青筋突突跳着,凶神恶煞的模样别说是陆梦傻了眼,就连一旁的陆念情也呆了呆。赶紧跑过来打圆场,“哥,你干什么向梦儿发火,没看见她脸上还伤着呢。

  • 至尊壕妻14章

    原标题:至尊壕妻14章小说名称:至尊壕妻第14章急救苏软也是气得不轻,嘴唇抿得死紧。就这样的人渣,也配给人当秘书?“狱长,不好了,刘医生今天请假了,没来上班!”一名狱警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跑得满头大汗。“什么,没来?”崔芳突然尖声叫道,死死地扣住那名狱警的胳膊,“那还不赶紧给她打电话,通知她赶紧过来?”“打了,她现在人在市里,据说是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就算现在赶回来,最快也要一个小时以后……”那名狱警也是一脸凝重。“那医务室里的其他医生呢?过来了没有?”崔芳一脸哀戚,有些绝望,“救护车还要多久才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