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爱落沉沦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8 7:58: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落沉沦

第3章 多个床伴

 他的眸子在我的唇上划过,眼底没有丝毫温情和欲望,唇上的手指力度稍微重了些,我咽了咽口水。推荐95lady.com他并没有进一步对我做什么,深邃的眼睛里似乎在嘲讽我的自作多情。

 我这次是真的怒了,莫名其妙又自大的男人。

 抱着恶趣的报复感,我狠狠得咬住他放在我唇边的手指。

 他似乎预料到了我的动作,没有多余的表情。

 我心里有些不安,他好歹是公司掌握我生杀大权的顶头上司,要是咬得太狠了,他会不会给我穿小鞋?

 牙齿下的力度松了松,他的手指从我嘴里滑出。

 怒意过后,我有点后悔,太冲动了,他会不会借此机会让我滚蛋!

 然而,他下一个动作让我惊呆了,你妹的,这丫简直就是个污妖王。

 他弯曲手指上透明的口水,再次示意我咬住他的手,眼神里的意思非常明确。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呆愣了片刻,他紧绷着的俊脸却骤然放松,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容。

 恼羞成怒的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海龟金融王,简直就是无赖痞子王。

 出了会议室,我在心里将欧厉差不多千刀万剐了。这么腹黑无耻,真担心我孩子未来遗传到怎么办?

 回到办公室,其他同事将我围的密不透风,各种羡慕嫉妒恨,第一天上班就得到大BOSS的关注。徐佳等同事都散去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邀我晚上去她家吃饭。

 下班后,徐佳飞速冲到我面前,八卦的问我。

 “今天大BOSS把你留会议室干嘛了?对你的岗位说明不满还是怎么回事?”

 我深叹了一口气,没打算对徐佳隐瞒这件事。阅读95lady.com当徐佳从我口中得知,那晚那个和我有一夜夫妻的男人,竟是我们现在的顶头上司时,她仰天长笑。

 “悦,人家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我本来不信的。哈哈,你赶快去买张彩票吧!这样的运气都能让你碰上,中个五百万完全不是梦啊!//"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这样的运气,我宁愿不要。”

 天知道我当时鼓起多大的勇气去取精的,本来以为事情已经完美落幕了,这个反转来的太快,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怕什么,大不了,你把孩子生下来后,和他结婚嘛!这样我家宝宝生下来就是富二代,多好啊!”

 “结婚,那还是算了吧!这辈子我是没打算结婚了。”对于这件事情,我的态度很明确。

 “我说你是不是傻,你当多个床伴不好吗?妹妹,你都28岁了,人家都说,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正常需求总得解决是不?”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说明95lady.com我只想要个孩子,什么床伴,老公都没有孩子来的实在。”

 说到这里,我有些心虚。要是让欧厉知道,我就是冲着他的精子去的,不知道会不会杀了我毁尸灭迹?我总觉得欧厉有些危险,还是避而远之为妙。

 然而,我还是想的太天真了,有些人,有些事,该来的怎么也躲不过。

 公司新接了一个项目,那天我忙着和客户谈合作,下班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公司里其他同事早就下班了,徐佳要被她妈催着相亲去了。我看看了手机,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可以给我送伞的人。爱落沉沦小说txt全文阅读

 把客户资料整理完,我手撑在桌子上,想着是不是要今晚在办公室凑合着过。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冒着大雨回去算了。

 公司大楼外,我看着铺天盖地的大雨,路上偶尔几辆匆匆而过的车辆。我站在公司门口,拦了很久都没拦到车。

 一辆迈巴赫飞速从我身旁开过,路上的泥水溅了我一身。

 “上车!”

 我刚想发火,车窗打开,欧厉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神戏谑的看着浑身狼狈不堪的我。疯子,我在心里咒骂着。阅读95lady.com犹豫着要不要上他的车。

 显然,这个行为恶劣的男人并没打算给我思考的时间,他利落的踩下离合,准备开车离开。

 这个时候要想拦下一辆空载的出租车基本上不太可能,本着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的想法,在他启动的那一瞬间,我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欧厉脸色铁青,一脸嫌弃得看着我。衣服上的泥水沾在昂贵的真皮座椅上,我有些恼羞成怒。

 “看什么看,还不都是你害的。”

 “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欧厉森冷的语气让我有些怂,他没有再说话,尴尬的气氛在车上蔓延,连续加班几天,我靠着车窗,迷迷糊糊睡着了。

 下车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头重脚轻,来不及说声谢谢,欧厉开着他的迈巴赫疾驰而去,似乎不想和我多说一句话。我累的没心情和他计较,拖着疲惫得双腿回家倒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后找手机看时间,才发现手机不见了!我记得下班前我有把手机放进包里,完了!不会落在欧厉的车上了吧?

 不管了,明天上班再找欧厉要吧!回来也没有冲凉,醒来后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我决定先冲个凉再继续睡会。

 刚从衣柜里取出睡衣,我听到外面似乎有谁在敲门。

 我的心紧绷起来,听说最近小区有小偷潜伏,这么晚了,不会这么倒霉碰到小偷了吧?

 

第4章 不会再纠缠

楼道里的灯很昏暗,我看不太清站在那里的人到底是谁?我的心脏急动,生怕小偷直接闯进来。

谁,谁呀?

是我。低沉略带嘶哑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走廊里回荡起他磁性的声音,我的心这才放下来。

听着门外熟悉的声音,我把门打开。

欧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夜深了,风有点大,我紧了紧睡裙,有些尴尬的问道

欧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目光停留在我的胸前,仿佛探照灯一样让无所适从。

我顺着他的眼神往下一看,我的天!刚才出来的匆忙,我宽松的睡衣下什么也没穿,风刮过,睡裙紧贴着曲线,一目了然。

我红着脸赶紧冲进卧室,拿了件外套套在身上,然后强装镇定的问。

欧总,不好意思,手机忘在你的,真不好意麻烦你,这么晚还过来给我送手机。

欧俊冷峻着脸,从裤兜里面掏出我的手机。

黑夜下,他的神色我看不太清,恍然看见他的脸好像有些微红,我赶紧接过手机,想着赶紧把他打发走。

心慌意乱下,手机从他的手中滑落。这个手机,可是我花了三个月的工资买的,我条件反射的,弯腰去捞手机。

欧厉比我高出一整个头,因为他猝不及防地弯腰,我的脸刚好抬起来。

柔软的触感,两唇触碰的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不同于那晚的迷离,此时的他在夜光下显得格外的帅气,我的心猛地撞了起来。咽了咽口水,我强装镇定的说。

欧总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欧厉喉结微动,他的眼神有些让我有些慌,那是狩猎者的占有欲。

我慌忙把他从房里推出去,生怕他做出不可控的事情。

在门被关上的前一秒,我的手臂被他往后一拽,搭在身上的外套掉落在地上。

睡衣被外力一扯,露出了我胸前真空的景色。我心一慌却无处可逃。

你都邀请我进门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的语气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欧总,你可能误会了,我只是感谢你帮我把手机送上来,没有其他意思。

他的态度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怕这一切脱离我的初衷慌忙解释。

我抬头便看见欧厉紧绷着下巴,他的手触碰我的脸,将我的下巴微微抬起。

语气清冷略带讽刺

没其它意思?那天晚上,你可是很热情呢

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假装镇定地说。

“欧总何必对那晚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是成年男女之间的一场男欢女爱罢了,你的钱我已经收了,自然是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纠缠的。”

欧厉手下的力气大了一些,他的语气更加深冷。

“男欢女爱,说的真好,希望你能够真的遵守游戏规则。”

他的沉重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我脸微烫。想捡起地上的外套穿在身上,这样子真空对话我心底有些发虚。

欧总,我喜欢吃新鲜的东西,凡是吃过的东西就不会再吃。所以您大可放心,我是不会吃回头草的。

欧厉的语气让我有些不满,为了面子,我也管不上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了。

不知道我说的哪句话,突然让欧厉炸毛了?他捏着我的脸,毫不犹豫的就印了上来。

他的手从我的领口伸了进去,不断的揉捏着。我满脸羞红,想推开他,但是男女的力量悬殊,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他趁机将我紧贴在他的身上,手下更加放肆。

“你说你不吃回头草,但你的身体却很诚实。”

“欧厉,你个王八蛋!我……”

对于欧厉的举动,我既紧张又害怕。睡裙已经被他推到腰部,他的手仿佛带有魔力,让我的身体,没有丝毫抗拒能力。滚烫的触感,让我猛地清醒过来。

“欧厉!你就疯子……”

他的舌头轻舔我的耳朵,我控制不住战栗起来。

“看到没有?只要我一个吻,就能让你丢盔弃甲,求我啊!求我就给你……”

第5章 亲密接触

他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身下。他的身体紧崩,炙热的肌肤触感和无耻的话语,让我恨不得钻到地洞里面去。我手上用力一捏,他痛得松开了禁锢我的手。

“神经病”

我一把将他推出门外,用力将门关上后,果断反锁。这家伙疯起来完全没有理智,我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离他远一点,不然指不定哪天惹火上身。

将地上的外套捡起来,脸上滚烫的感觉还没有消退。不可否认,他的男人性魅力确实吸引人,那晚的事情让我接连了好几晚带颜色的梦。

我的忐忑不安渐渐消除,在公司,我和欧厉的交集并不多。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而我只是掌管3个小助理的部门主管。除了公司全体员工会议,我要避开他还是挺容易的。

周六下午,我妈再次打电话提醒,我才记起明天还有个相亲约会。

老太太的好意我能理解,对于相亲,我再不愿意,也不能辜负了她一片好意。

第二天,睡到九点,我妈的电话就一直催个不停。我随便在衣柜里找了条雪纺裙,就匆匆出了门。

可是,生活总是特别的狗血。

我没有想到,多年后,我竟然会和自己的初恋在相亲宴上重逢。

当年我们年少轻狂,有过甜蜜,有多争吵。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幸福着吵闹着走下去,却不想,在毕业前夕,他提出了分手。

他似乎也没有想到,相亲对象竟然会是我。拿着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眼神里充满了诧异和柔情。

“悦悦,好久不见!”

一句好久不见让我心酸,我后悔当初没有仔细问我妈相亲对象的名字。如果早知道,我一定不会来。

“陈学长,好久不见!”

没有了恋爱期间的熟稔,我们之间被岁月的长歌无情分割。他从那个意气风发,浑身散发着阳光的少年,变成了眼前这个一丝不苟,言词拘谨的中年男人。而我,也早已不是那个单纯的少女……

我们分隔五年,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曾经的伤疤在看到他这一刻,终于释怀了。

摆正心态后,我浅笑着点了一杯咖啡。对于他刻意的讨好视而不见。他和我说起这些年的经历,分手后,他去北京念大学,农村穷小子要在大城市立足很不容易。为了不被社会淘汰,他一直在进修。

然而,这么多年的打拼,他一直怀才不遇。在这座城市里,除了租的40平米的房子,一无所有。

看到初恋混的这么狼狈,我没有丝毫喜悦。其实我挺能理解他的辛酸,哪怕曾经无缘,也希望他能过的好。

“悦悦!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

“都过去了,你不用觉得愧疚,我过得挺好的。”

陈斌的歉意让我有些不知所措,那些青涩时光的爱恋,不是对不起这三个字可以弥补的。

“悦悦,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你放心,我这一次一定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我会好好对你的!”

陈斌抓住我的手,眼神非常的恳切。我半响没有说话,重新开始吗?在五年前,我多么渴望他能和我说这句话。

然而,时过境迁,等终于听到这句等候已久的话,我竟觉得自己格外的平静。

“陈学长,很感谢你和我说这些话,但是,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是的,再也回不去了!那年夏天单纯爱着他的林悦,已经被也埋在了青春里化为了尘埃。

他不再是我要的陈斌,而我,也不再是他记忆中美好的初恋。

陈斌的手青筋鼓起,他有些不甘的拽住我的手,想要说点什么。

“真巧啊!我亲爱的姐姐,竟然在咖啡厅里私会男人!”

这声音,化成灰我也认得。林涵,我同父异母的阿若。

我爸国内出轨固然有错,可她抱着洋娃娃住进了我的卧室,她妈逼迫我妈净身出户,我对这个阿若没有任何好感。

林涵一头紫色炫目的头发,身穿性感超短连身裙,这气质和优雅幽静的咖啡厅格格不入。

“这位先生,我还真佩服你的勇气,敢和我姐姐相亲的男人,可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陈斌眉头轻挑,神情明显不悦。

“悦悦,这人你认识?”

对于林涵这种弱智行为,我懒得搭理。

“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女,演艺圈经典白莲花,蛇精病医院出来Lisa涵”

林涵可能是她妈生的时候羊水进脑袋了,取个英文名字都这个别具一格。听这名字,简直就是酒吧公主标配。亏她还以个高贵的不得了的英文名自豪。

我们交锋她就没有赢过一次,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猜她可能就是个抖m。

“林悦,你得意什么?我现在才是陈家高贵的大小姐,你和你妈,都不过是任由男人甩的贱货!”

林涵的这句话让我和我对面的陈斌都面色大变。我可以允许她攻击我,污蔑我。但是,往我妈身上泼脏水,决定不行!

“啪!”

林涵得意的笑容僵住了,她不可置信的捂住脸。这一巴掌我废了全身的力气,二十年来,我的隐忍在这一瞬间爆发,心里无比的畅快。

我一辈子都记得,那年冬天,因为她,我爸差点将我冻死在门外。

爱落沉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落沉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盛世欢宠:邪王的第一盗妃20章

    原标题:盛世欢宠:邪王的第一盗妃20章小说:盛世欢宠:邪王的第一盗妃第二十章闲台上的戏子仍然不知疲惫的唱着,夜寒岐不为所动,仍就在屋内埋头处理公务。凤千叶皱眉抬起眼,看向那紧闭的房门,心中不免有一些失落,这么吵他都没有出来,也没有发火,反倒显得自己无理取闹,不满的将软塌里的身子扭了扭,正想再次闭上眼时,突然感到身体一阵悬空。“王……王爷?”凤千叶惊恐的睁开眼,看着抱起自己夜寒岐。夜寒岐没有回答她,抱着他径直走上,用内力关上了门。“啪嗒!”夜寒岐掌风一扫,将桌上的紫砂壶扫到地上,深沉的看着凤千叶,

  • 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20章

    原标题: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20章小说名称:我们至死不渝的爱情第二十章啪秦父气的老脸一红,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檀木椅的扶手上。“混账东西,你这是什么态度。”秦宸转身,他讳莫如深,他今天就是不说,他就不信今晚宋家人能把他怎么样了。“我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甘心。”“我劝你还是保重身体要紧,气出个好歹我可负不来了责。”“你......”秦父怒火攻心,气的说不出话。宋父见此,当即抬手轻轻拍了拍他,而后看着秦宸说道:“秦宸,你做事一项有分有寸,我们也相信,今天你没去婚礼的事情是有一定原因的。但是不管是

  • 变身萌娘的男仆20章

    原标题:变身萌娘的男仆20章小说名:变身萌娘的男仆第020章小唯失踪张鑫买了雨伞之后,立刻原路返回,他让老王看着小唯,不过离开几分钟,应该没问题。回到离开的那条小巷,张鑫看见了正在揉眼睛的老王,却没有看见小唯!“我女人呢?!”“叫唤啥!小唯不是就在我旁边……的么?”老王诧异的看着身边的空气,刚才还在他身边,这一溜烟跑哪儿去了?张鑫着急得东张西望,可是都没有看见小唯的影子,老王这犊子,平时眼珠子恨不得贴在美女身上,难道他家的美女就不是美女了么!老王连忙解释,刚才起风,他眼睛进沙子了。“别管沙子不沙

  • 天命凰妃:拜见九殿下20章

    原标题:天命凰妃:拜见九殿下20章小说名:天命凰妃:拜见九殿下第20章道德底线翌日清晨,慕倾雪从睡梦中惊醒,被婢女匆忙请到凤麟的寝房。老远便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慕倾雪黛眉蹙了蹙,拂了拂衣裙,抬步走进,时间太匆忙,她只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三千丝并未来得及束起,脸颊上的红肿也很是明显。冰公子看到慕倾雪眸光一沉,顷刻间散发无尽寒意,冷眸扫向凤子翔和太子妃,心中明了。“给母妃请安!”慕倾雪规矩地朝太子妃一福身。太子妃冷眸一瞪,指着慕倾雪嚷嚷道:“你眼里还有本宫这个婆婆啊?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麟儿还病着呢,

  • 帝国大咖20章

    原标题:帝国大咖20章书名:帝国大咖第二十章酒精史老爷的这记耳光无论是准头还是力道都很到位,方郑的嘴角立时被打的流出血迹,他捂着脸气呼呼往后退了半步,当即就要抄家伙反击。就在这个时候北屋的门突然打开,沈晴晴满面赔笑的从里面出来,走到史老爷跟前做了个揖说道:“老爷,您消消气,何必跟个不懂事的下人计较呢!”史老爷打量沈晴晴几眼笑着说:“你就是小湘妃?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来,你们俩按照这里面的动作给我演练演练。”史老爷说着指向还在播放影片的平板电脑。方郑听了心头一颤,他觉得这是个难得占沈晴晴便宜的机会

  • 大宋风流20章

    原标题:大宋风流20章小说名字:大宋风流第二十章火锅裸鲤“明儿回来啦,快进来!哦?唐小姐也来了,正好就要吃饭了,你们两个快进来!”马氏赶忙将桌子上简单的整理了下,虽说这唐梦璃不算是什么贵客,好歹也是官家的大小姐,马氏自然是不敢怠慢。“母亲,这还没有做饭那?”萧明担心唐梦璃跟着自己折腾了一下午早就饿了,只是作为女儿家不好言明罢了。马氏将蒸阁从锅里端了起来:“这饭倒是做好了,但是昨晚喝了你做的那个鸡汤,感觉味道还不错,这不,就等着你回来下厨呢”“什么!萧大哥你会下厨?”唐梦璃没想到一个堂堂的书生竟然

  • 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20章

    原标题: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20章小说书名: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第20章去我的房间等我傅斯年别过脸,表情有些不耐烦:“这只能看你了!我有点事,你先走吧。”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泥人也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激起了几分火。“你这么生气做什么?现在牺牲的可是我!别忘了当初是你要求让我来的!我们是平等合作的关系!”傅斯年这时候有些惊讶,没有想到一向以软弱示人的小白兔会有跳起来呲牙的时候。姜绿芜却是委屈极了,她到这里是傅斯年要求的,这里她谁都不认识,谁都要提防,还要模仿别人。害怕,无力。甚至时时刻刻都要演

  • 大梦三国之东方传奇20章

    原标题:大梦三国之东方传奇20章小说名:大梦三国之东方传奇第十九章无微不至“哦,睿儿能有这样的想法,为父很高兴,那你就说说你这武馆和招纳人才都有什么具体想法吧。”“遵命,启禀父亲,武馆,孩儿打算从父亲的亲兵营中挑选武力最强的军士,让他们在武馆进行一段时间的训练和学习,学习完成后,就送归军营,择才任用;至于吸纳人才,还是以举孝廉为主,不过,以往都是地方官吏举荐,这次孩儿打算派人去地方上广为查探,希望能够更多的获取可用之才。”东方睿倒是有些诧异,父亲并没有预料中的大发雷霆,也没有责怪他,而是云淡风轻

  • 别具医格20章

    原标题:别具医格20章小说名称:别具医格第二十章大财来袭“我妹妹怎么啦?”何山看着从卫生间出来的魏娟问。“恭喜你,你妹妹长大了!”魏娟回答。“我妹妹本来长大了,这有什么好恭喜的呀?”何山是一头雾水。“我是说她变成了大姑娘了。”“我妹妹本来就是大姑娘呀。”魏娟无语了,不知怎样回答何山问话,而何山的问话却层出不穷。“她为什么流血?”“是女人就该流血。”“那她以前为什么不流?”“那是她没有长大。长大了就要流血,每月一次,叫月经,血叫经血。”“不流不行吗?”“不流要么是怀孕有喜了,要么就有病,就得看。”

  • 都市兵王20章

    原标题:都市兵王20章小说名称:都市兵王第二十章保安公司孟凡疑惑的看了那护士一眼,孙立的事平息后,他想不到还会有谁在时候找他。跟着护士,孟凡走出病房,看到一个宽厚的背影站在不远处。男人低头看着手机,孟凡一边靠近,一边观察着男人的打扮。一身深棕色的运动服,看上去已经穿了很久,很多处被磨白的地方,似乎摸爬滚打了很久留下的痕迹,运动鞋上沾染着丝丝的泥土。当男人察觉到孟凡的目光,慢慢抬起自己的头,他那张坚毅又沧桑的脸终于被孟凡看清。而看到这张脸,孟凡又惊又喜。两人不顾旁人的感受,拥抱在一起,良久才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