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8 7:53: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

第03章墙角的男尸

晚饭之后,老李将我安排在了员工宿舍里面,叫我晚上好好休息,不要乱跑,免得耽误明天上班。说明95lady.com

说实话,这鬼地方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几乎啥也没有了,要我一直在这里待着,真的要死人。没有Wifi,没有电视,甚至没有人!

一个人躺着无聊,我就把手机上的小电影拉出来放,看着看着还有点小激动,外面花花世界,我竟然在这里待着,真尼玛的憋屈。

半夜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我浑身发热,感觉脸上全是汗水,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空旷的屋子,竟然还有点害怕了,不过这感觉被一阵尿意给冲散了。

我穿好衣服出门找卫生间,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四周走廊的灯还是亮着的,两份嗖嗖的刮,原本一身汗,愣是吹得我有点瑟瑟发抖的意思。

转了一圈之后,我后背都凉了,要是再继续瞎晃悠,我明天估计就得因为感冒进医院了。网站95lady.com我左右看了看,反正没人,索性找个墙角解决了算了。

“嘘嘘……。”

哼着小曲,我站在墙角,扶着老二就准备尿,可刚准备嘘嘘的时候,我发现这墙角有点不对劲,因为那里似乎躺着一个人……

墙角的位置灯光不是很好,我凑近了一看,果然有个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过我的手在拍了几次他肩膀的时候,我就愣住了,这人身上怎么这么冷?

“喂,醒醒,醒醒?”

拍着拍着,他身子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这才发现他的脸很黑,像是蒙着一层油似的,看样子估计一个月没洗脸了。

我伸手去扶他,将他身体扶正,又叫了两声之后,我发现不对劲了,这人身体怎么跟没骨头似的,软趴趴的,我扶着他,看着他的脸,感觉你毛骨悚然的。

一直叫不醒他,我也就放弃了,虽然现在外面凉风嗖嗖的,但是别人要在这里睡觉,我总管不着吧?我往别的墙角一站,撒尿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宿舍。版权95lady.com

蒙着被子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被老李的电话吵醒了。

“你小子人呢,不上班啊?”

我翻身起床,这才发现尼玛的已经上午十点了。穿好衣服就往化妆间跑,刚一到那里就看到老李板着一张脸,看着我,像是我犯了什么大错似的。

“咋的啦?”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老李迟疑了很久,眉头紧皱,看样子是真的出事了。

“是不是昨天那个女尸出问题了?”我又问了一句,潜意识里,昨天的那个女尸可能是真的要出事的,毕竟那双眼睛让我至今难忘,一个死人的眼睛,为什么会那么有神?

老李叹了口气,低声道:“昨晚有具尸体走丢了……。”

“走丢了?走丢了就去找啊……等等!你说什么?尸体走丢了?”

老李点了点头,说:“对,尸体走丢了。阅读95lady.com

“尸体……尸体还能走丢的?”

老李说有的尸体刚送过来,有的可能没死透,会诈尸起来活动,不过这种尸体一般只能活动比较近的距离,很容易找到,可现在,尸体却不在这周围。

诈尸这两个字让我头皮发麻,我一个激灵,一下子就想到昨晚墙角的那个男的了,我还拍了他的肩膀,不会真的是走丢的那具尸体吧?

“也许…我知道在哪儿?”

听我这么一说,老李一下子来了精神,抓着我的肩膀说:“你知道?在哪儿?”

我带着老李回到了宿舍旁边的墙角位置,原本应该还在那里的男尸却不见了,只有我昨晚小便后的尿印子。我走过去看了看,墙角真的没人。

老李看着我,看样子是觉得被我忽悠了,转身就走了,我也懒得解释,这事确实不好说,毕竟尸体真的不在这里。我又四周转了两圈,真的不在了,这水泥地板也没什么脚印啥的,不知道去哪里了。

会不会是我看错了,昨晚那个是活人,不是走丢的尸体?

我左思右想还是没啥结论,只能回到化妆间,跟老李说自己看花眼了,他倒没怪我,而是再次将那具女尸取了出来,说是送去给家属开追悼会啥的。

我问老李为什么这化妆间就我们两个人,咋没有什么妹子啊什么的来化妆呢,他说我们这个化妆间跟真的化妆间是隔开的,我们负责缝补,而旁边的化妆间才是真的化妆……

等我跟老李到了殡仪馆的前门,这才发现这女人的家属都到了,围着一个冰棺,看样子却很喜庆。来自95lady.com老李说这是喜葬,说白了就是让死者高高兴兴的走,而不是哭丧着脸,默哀的那种。

我跟老李将尸体放进冰棺之后,就退到一旁看着,还别说这追悼会开得挺久的,足足开了三个小时,这才算完事,而且末了,我跟老李还各自拿了一个红包,四张毛爷爷,看着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化妆间,殡仪馆的馆长就把老李叫走了,说是有什么大事需要开会商量,我这种外聘的娃娃自然没资格参加,只能一个人在化妆间里闲着。

其实需要吹的尸体还很多,不过我现在啥也不会,只能干看着。

直到下班的时候,老李也没回来,我一个人回了宿舍,闲得都快出毛病了,等赚够了钱,我非得离开不可,这鬼地方要是呆一辈子,我估计提早就得老年痴呆了。

“咚咚。”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这个时候找我的,除了老李,估计也没别人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我拉开门,却发现不是老李,而是一个俏生生的女人。

“你…你找谁啊?”我愣了一下,率先开口问道。

她看着我,说:“你是新来的吹尸的吧?老李叫你过去呢。”

“去哪儿?”

“化妆间。”

女人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下一路香水味,我闻着闻着都有点意乱情迷的,不过想着老李在等我,也不敢耽搁了,关了房门就往化妆间走。

该不会是今天啥也没干,晚上还得加班吧?

我推开化妆间的门,就看到满屋子的尸体,几乎快占据了整个化妆间了,老李就站在一个床位的旁边,抽着烟,皱着眉头,看样子有点不高兴。

“咋回事?集体自杀的?这么多尸体。”

老李递了一支烟给我,说这些都是别的殡仪馆送过来的,那边装不下,运到这边来存放,我说为啥不直接烧了,免得占空间啊,送火葬场得了。

老李却说这些人都是没人认领的尸体,即便是烧了之后也没人来认领骨灰,没人认领骨灰,那自然就没人付钱,赔钱的买卖,火葬场肯定不会做。

被他这么一说,我就有点懵逼了,既然这样子,那还留着这些尸体做什么,岂不是浪费空间,总不能永久的帮着保存尸体吧?

“怎么可能一直保存,最多三个月,没人认领的都会丢掉。”

“丢哪里去?”

老李神秘的笑了笑,却撇开这个话题,说:“这些尸体,今晚我们需要将他们分出来,分类,男的,女的,有人认领的,没人认领的,都要分清楚。”

“有人认领的就需要送去火葬场,没人认领的就先放在这里,都别动了。”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跟着老李开始分类。这些尸体一看就是冰冻了很久了的,不然不会这么硬,而且脸色也不会这么白。我抬着尸体的脚,老子托着头,我们一起往冰柜里放。

我这才发现这具尸体竟然脚底板上有一个洞,看样子有点奇怪,他总不可能是走路的时候脚板被什么东西扎穿了,然后失血过多而死的把?

这太荒唐了。

将尸体放在冰柜边上,我指了指尸体的脚底板,说:“这是咋回事?”

“放血。”

“啊?放啥血?”

“人血啊,放完了血再火化,咱们现在的火化设备没那么高端,能省就省,懂吧?”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种事啊,那就是说尸体脚底板上的洞是火葬场的人弄的咯?

时间很快到了后半夜,尸体大概也被我们分类了,人也累趴了,第一次见这么多的尸体,我其实浑身难受,只不过一直忍着没说出来,免得老李说我胆小啥的。

仔细了清洗了自己的双手之后,我回了自己的宿舍,也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自己手上还是有死人的味道,很奇怪,无法描述。

俗话说懒人屎尿多,虽然我不是懒人,可人有三急,谁也拦不住。半夜两点,我准时的又有了尿意,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忘记问老李厕所在那里了。

想想也是醉了,来这里这久了,我竟然还是不知道厕所在哪里,哎……

起身出门,我再次来到那个墙角的位置,扶着老二准备迎风尿三丈的时候,我却发现墙角又躺着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那个人,看姿势有点像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这才发现两天晚上躺在这个墙角的是同一个人。

第04章老司机

我怯生生的还是走了过去,白天被老李这么一折腾,我已经认定这是个活人了,不然为啥白天不在,晚上在?就算是诈尸的,智商也不能这么高吧?

“谁在那里?”我低声喊了一句,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墙角,看样子跟个死人没什么区别。等我走近了一看,果然是同一个人,脸还是那么黑,只不过衣服破了,鞋子也没穿,看样子跟像是个乞丐。

这老鸦山火葬场这么偏僻,两个WiFi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乞丐了,真有乞丐,估计也早就饿死了,因为这地方谁会来?即便是来了,也不会施舍什么东西吧……

我推了他一把,他顺势倒在了一旁,我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劲了,这家伙估计是真的死了不成?我伸手就想去试探他的鼻息,这一摸就知道活人死人了。

就在我手要放到他鼻子下面的时候,他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用极为沙哑的声音说了句:“别打扰我睡觉。”

我愣了一下,试图收回手,可我的右手被他死死的抓着,根本难以挣脱,我就想哭笑不得了,又叫我不要打搅他睡觉,又不放开我的手,难不成想搞基嘛?

哥哥我可是有直男癌的。

“你撒手啊?”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现在知道是活人了之后,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扭动了两下,再次试图挣脱他左手的束缚。

可他的左手就像是钳子似的,牢牢的抓着我的手,任凭我怎么挣扎也没用。

约莫过了五分钟之后,我也累了,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低声问道:“你不撒手,我咋走,我不走,你咋睡觉?”

其实我心里真的想骂人,感觉自己遇到智障了,要么就是个精神病,估计前晚上翻墙逃出来的,跑到火葬场开心来了,碰巧遇上我这个背时娃娃,哎。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然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我,说:“你是新来的?”

我点了点头,说:“是,新来的,咋的,你也是在这里工作的?”

他愣了一下,微微一笑,不过脸还是那么黑,跟黑炭似的,对着我说:“呵呵,算是吧,好多年了,有感情了。”

我肃然起敬啊,原来碰见“老司机”了。一阵闲谈,我问他知道老李不,说我就是跟着老李到这里来的,他还是眯着眼睛微笑说:“知道他,那个老鬼来这里比我还早,估计该退休了吧?”

我连连点头说是,当时老李就是说自己要退休了,所以才出去找人来接班,而我就是那个接班的人。我又问他老李这个人怎么样,好相处不,有什么癖好没有。

谁知道他幽幽的说了句:“酒鬼一个,没啥特别的,不过你最好跟着他好好做事,别乱说,别乱问。”

我又点头,说:“这个我懂,来的那天老李就跟我说了,不过这地方有啥禁忌吗?”

“禁忌?”他显然有点意外我会说出这两个字,顿了顿,继续说:“要说什么禁忌也没有,就是要管好自己的脑子和手,不然什么都是禁忌。”

我刚准备继续说,他却摆了摆手,说:“我该回去了,你也回去吧,有空再聊。”

“行!”

他起身走进了黑暗里,我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已经有点乌了,这家伙力气真大,我回了宿舍,脑子里一直回想中年男人说的话,现在仔细的想想,他其实说了很重要的。

我只要管住自己的脑子和手,自然不会有事,我也心安了,不过等我回想他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时候,却始终想不起来,不知道咋回事。

第二天,我将昨晚的事跟老李说了,他一把抓着我的肩膀,情绪有点激动,说:“走丢的尸体已经找到了,你说的人是谁,晚上?怎么可能?”

“就是晚上啊,我已经连续两天遇到他了,开始还以为是死人,原来也是这里是员工。”

“他还说认识你呢。”

老李跟我说这里根本没这个人,让我以后不要去找他了,我就有点奇怪,老李的神色明显的知道这个人的,可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想不明白,我又问:“怎么会呢,我又不是做梦,你仔细想想,他认识你,你也应该认识他,就算不认识,至少也该有印象吧?”

“他长什么样子?”

被老李这么反问,我一下子就懵逼了,我还真记不清长什么样子了,我只能伸出手,将手腕上的淤青给他看,说这就是他抓的,现在信了吧?

谁知道老李看到淤青,跟见了鬼似的,说:“疼不疼?他给你抓的?”

我点头说是,老李板着脸说:“都叫你晚上别乱跑,你就是不信,今晚别再出门了,你不是找厕所么,到我房间里来上,我房间有厕所。”

见老李有点生气,我也不敢再说,只能点了点头,帮着老李处理手上的尸体,这是一具完全变形的尸体,要不是穿着衣服,我都认为他可能不是人,而是一堆碎肉了。

这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老李跟我将他的衣服脱掉,身上几处大的伤痕已经全是血痂了,我感觉肠子都要掉出来了,而且隐隐的有点恶心的气味。

老李丝毫不在意,拿了一大罐子的凝胶过来,也顾不上清理尸体了,直接往他身体上倒,凝胶很快的就覆盖了男尸的尸体,在我的帮助下,很快将几块碎掉的血肉重新连接了起来。

老李说这是一个被人碎尸的人,身前肯定遭受的极大的痛苦,我听得直恶心,怎么这里啥尸体都有啊,连碎尸的都要,要是换做是个女人,那还得了?

很快的,老李就将身体缝补好了,那些剩余的凝胶被老李安排在了男尸的裆部,说是这家伙下去之后,要是没那玩意儿,怕是不能办事,到时候还得怪我们。

我觉得老李迷信,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这具尸体太恶心……

我几乎没帮上什么忙,老李一个人完成了这些活儿,不过一想到以后可能是我自己一个人完成,我就忍不住想吐,这鬼地方,我是真的有点呆不下去了。

可是牛小花那张满是麻子的大饼脸,时刻都在提醒我,我不能半途而废,否者就得回去跟她生猴子,我草,我不想生猴子啊!

等情绪恢复了之后,老李也快完事了,做完卫生之后就拉着我往他房间走。一到他的房间,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如果说我的房间是简陋的单人间,这老小子的屋子简直就是总统套房啊,这装修跟面积,简直令我汗颜。

不过我没说出来,脸色却不好看。

老李下厨做了些吃食,又提了两瓶二锅头准备跟我喝一杯,我心里笑,还说没那个人的存在,别人说你是酒鬼,你还真是酒鬼,该不会是酒喝多了老糊涂了,不记得别人了吧?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肯定是老李不记得别人了,可这地方就这么大,要忘记一个人似乎有点难啊!

酒过三巡,老李的话匣子也慢慢的打开了。

“小韩啊,到这里了要听话,不然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我端起酒杯一碰,笑道:“谁要你救了,老子是梁山好汉,你个老头子救我?哈哈。”

老李摆了摆手脑袋,笑道:“梁山好汉最后不都死了么,你小子就是不听。”

“得了吧,你那点事我都知道了,少蒙我了,来继续喝。”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老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笑了笑,酒量还没我的大,还吓唬我呢?我起身去上了个厕所,免得半夜再往外面跑。

上完厕所,我这才准备回自己宿舍,临到宿舍的时候,我又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倒在墙角的位置睡觉,我笑了笑,准备过去问问他为啥有这个癖好,有床不睡,非要睡地板,这叫什么事?

而且我还不知道他叫啥名字,总该问问吧?

我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他身边,将酒瓶子放在一边,说:“对了,你叫啥名字来着?”

他挪了挪身子,抬起头说:“你喝了不少啊,跟那个老鬼?”

我点头说:“是啊,你还没说呢,你叫啥名?”

“名字?你叫我成哥吧,呵呵。”

“成哥,有床不睡,睡地板,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我估计也是酒劲上来了,往他身边一躺,学着他的样子,一动不动,可我保持了不到两分钟,因为我感觉地板越来越凉,越来越凉,甚至有点冻骨头!

我急忙起身,心想自己身体这么差劲啊?连地板这点冰冷都受不了?

成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老李是不是说他不认识我,没我这个人存在?”

“你干脆算命去吧,这都知道?”我疑惑道。

他笑了笑,说:“这老小子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么,以后他要这么说,你就跟他说,他二十年前救过我的命,我现在都还记得,他自然就想起来了。”

我点头说好,颤颤巍巍的起身就准备回宿舍了。

第05章谁生谁死

酒喝多了,脑子嗡嗡的,一晚上人都迷迷糊糊的没睡好。半夜四点,我扑腾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身汗水将身上的衣服都浸湿了。

“韩浩……。”

这个时候,我就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声音温温柔柔的,像是个女人。我下意识的就去看声音的来源,可四下里一看,连个鬼影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女人了。

幽幽的声音还在继续,喊得我心底里发寒,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蒙着被子继续睡。渐渐的,声音就小了,直到最后消失,可当我抬眼看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等到了化妆间,老李早已经在那里等我了,见我来了,上来就问我昨晚上干嘛去了。我摸了摸脑袋,说:“没干啥啊,在屋里睡觉呢,咋的啦?”

“咋的啦?昨晚死人了,你知道吗?”老李一脸严肃,说的我感觉自己就是凶手似的。

“不知道,咋死的?”

老李皱着眉,说:“听说是自己跑进火化机里给烧死了,还是个女的。”

“女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昨晚叫我的那个女声就是死掉的那个女人。可是她都要死了,叫我名字干嘛,我们甚至都不认识啊。想不明白这些,我就看着老李,看他怎么说。

“是啊,女的,据说是火葬场新来的一个女员工,还是个大学生,殡葬专业的,现在连警察都来了,不过折腾了这么久,也没查出个什么,据说是自杀的。”

“这自杀方式也太那啥了吧…别人最多也就是跳楼,哪里有跳火化机的?”我回应。

老李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小年轻,谁也搞不明白,动不动就要自杀,要么就自残啥的,真是…哎!”

我拍了拍老李的肩膀,说:“诶,对了,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人吗?就是成哥,你说你不记得那个,他说二十年前你救过他,是不是?”

“他这么说?”老李神色一变,看着我,样子显得有点紧张。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是这么说的,你想起来没有,要不今晚我带你去见见?”

听我这么说,老李起初没什么反应,但是三分钟后他暴走了,狠狠的将我骂了一顿,说我不听他的话,要是再跟那个成哥接触,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顺带着还在我的脑袋上敲了两下,算是出气了。

他说好不容易找到我这么个徒弟,要是我出了什么事,那就真的不好了。

被老李这么一说,我也只得答应下来,毕竟我初来乍到的,不听老李的话,总归是不好的。末了,老李又说成哥早就死了,二十年前就死了,现在出现的人要么是假冒的,要么就是个……鬼!

我心里咯噔一下,假冒的可能性太小,倒是鬼的可能性很大,我第一次接触成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他身体那么软,而且冰冰凉的,来去都是飘忽忽的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习惯性思维里,鬼是要害人的。可是成哥没有,除了跟我谈心,似乎也没怎么反常的动作,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老李说今天没什么事做,叫我先回去休息,下周估计得处理那些堆积的尸体,到时候会很忙,不过这都得等上面的通知,我们能做的就是先休息好,准备开工就是了。

我出了化妆间的门,就看到四五个警察在火葬场的门口转悠,看样子是还在调查取证吧,不过其中一个人我倒是有点眼熟,长得很像成哥,可成哥没有那个警察那么精神,而且体型也没那么魁梧才对。

等我回到宿舍,一个人对着个手机,简直快淡出鸟来了,连微信摇一摇都摇不到人,要不是我知道自己还在地球上,我都要怀疑自己了,这鬼地方!

晚上,老李又把我叫了过去,看见我的第一眼,他就愣住了,说:“你小子是不是嗑药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玩手机玩的!这破地方啥也没有,你叫我闲着能干啥?”

“也对,这地方是啥也没有,不过什么WiFi还是有的啊,不过密码我给忘了……。”

听老李这么一说,我也来了兴致,张罗着又将他屋里的WiFi给弄好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能干啥了,每天对着小电影自己撸管,能不像嗑药了似的么?

哎,单身屌丝狗的日常生活!

将网络摆弄好的时候,老李也弄了一些下酒菜,还是二锅头,只不过这一次他没劝酒了,而是自顾自的喝着,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你想啥呢?”我端起酒杯,问老李。

“没啥,就是你说的那个成哥。”

“怎么,你想起来了?”

老李叹了口气,说:“二十年前的事了,我都快记不清了,那时候成哥也是殡仪馆的员工,不过他犯了一些禁忌,最后死在了一具女尸的肚皮上,我没能救他,他确实死了。”

我愣了一下,成哥真死了?那我每晚上见到的人是谁?鬼?

猛了一拍脑门,我看着老李,说:“可他咋说是你救了他啊?”

老李盯着我,说:“他说?他人都已经死了,估计啥也记不清了,以为是我救的,说不定他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呢。”

听老李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这样,以前就听过,有的人死了之后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在不断的做着身前的事,想想都有点毛骨悚然的。

从老李的屋里出来之后,我径直的往自己的宿舍走,好在距离不远,Wifi的信号还不错,晚上有的玩了!哎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等到了屋里,我也没顾上洗漱啥的,赶紧的就上床准备玩手机了,可刚一躺下,我就听到有人叫我名字,这次是个男的,而且是成哥的声音!

说实话,听老李说了成哥的事之后,我已经确定成哥有问题了,也暗自决定不再去那个角落里见他,免得遇见什么不赶紧的东西,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

可是现在成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谁啊?”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了一句。

谁知道我刚一开口,敲门声也跟着响了起来,应该是成哥找上门来了。幽幽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而我的心都快凉了,鬼敲门这三个字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那个,成哥啊,我已经睡了,你有什么事么?”

“你快开门,我有急事找你,晚了就不行了!”

我心里冷笑,难不成是害怕我跑了,害不成我了?

“成哥,我真睡了,要不咱明天白天约个时间?”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在白天看看成哥敢不敢出来,我就不信一个鬼,白天敢出来!

哼!

“小韩啊,出大事了,老李要害你!”

我翻身起来,想听听成哥想怎么忽悠我,还敢说老李的坏话,真的是够了,现在隔着门,我也没那么害怕,可是等我脑子清醒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要是成哥真的是个死人,一个鬼,那么这么一扇破木门怎么可能阻挡得住他呢?

想到这里,我索性起身将门打开了,而开门的时候,我也将老李的电话在手机上翻了出来,只要成哥一有什么动作,我马上就打电话给老李求救!

“怎么才开门啊!老李,李老头要害你!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看着成哥急匆匆的样子,我反而点了一支烟,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看他继续编,直到他编不下去了,我再戳穿他,顺带着我也不动声色的拨通了老李的电话。

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无删节启黎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启黎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启黎目录预览:第一章君心难测第二章武举惊魂第三章喜见兄长第四章忆想当年第一章君心难测三岁立为储君,五岁听政,十岁摄政,十六岁亲征时接管影卫,开始与朝中之臣明争暗斗,二十二岁登王,半生传奇,可以写就一本轰轰烈烈的帝王传。他铁血手腕,赏罚分明。他冷酷无情到可以斩尽窥视他帝位的兄弟,他武艺双全,能力空前,天生完美,可偏生半生孤寂。锦绣山河,江山动-乱,若是启黎不出这个千古明君,泱泱大国尽毁一旦。这是他的责任,不可推去的责任,他一出生便得背负的责任。“程儿,父皇要你肩

  • 无删节穿越之霉运当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穿越之霉运当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穿越之霉运当头目录预览:第一章霉运来袭第二章雪上加霜第三章噩梦不断第四章架空的朝代第一章霉运来袭“小姐,你快醒醒啊,小姐,你可要挺住啊。”耳边不停的传来各色女人的喊叫声,刘思思心中暗骂,隔壁老吴家那些婆婆妈妈是不是来闹腾了,还能不能让人睡个早觉了。“我的下身怎么这么痛啊!”刘思思愤懑的想,这个觉是难睡消停了,可是怎么睁不开眼呢,正在这时,一盆凉水泼到了她的脸上。刘思思一个激灵,一下子睁开眼睛,张口爆粗:“阿西吧,谁特~”她本想坐起身子看看是谁这么胆

  • 无删节帝国总裁的极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帝国总裁的极宠妻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帝国总裁的极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欠我的,你还不清!第2章失忆?我陪你玩!第3章死?你没权利!第4章拿开你的脏手!第1章欠我的,你还不清!苍白色!毫无预期地印入欧阳尊的眼帘中。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充斥着空气里,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和仓皇。他眯着眼眸,点燃了一支雪茄。火舌燃上雪茄,现出淡蓝色火焰,渐渐地,烟雾袅袅,冲淡了消毒水的味道。修长而又美丽的手指,夹着雪茄,冷峻的面容,眼角眉梢流露出的阴鸷的冷酷,让人不寒而栗。有几个年轻的小护士看到方皓,不禁脸红,却也不

  • 无删节极品仙二代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极品仙二代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极品仙二代目录预览:第001章变故第002章挨了一巴掌第003章无心之失第004章异界归来第001章变故江州西城区。早上六点钟,林光荣骑着装满蔬菜的电动三轮车,奔赴万里红蔬菜大市场。林光荣今年四十岁,身材高大,脸色黝黑,老家位于江州下辖的农村,妻子十年前去世,带着儿子林浩过日子。在林浩十五岁之前,父子俩都在农村生活,直到林浩考入江州二中,林光荣才带着他来到市区,租房子居住下来。在老同学的介绍下,林光荣在菜场租了个摊位,卖菜赚钱维持生计,供养读书的儿子

  • 无删节青春无悔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青春无悔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青春无悔目录预览:第1章:凌晨邂逅第2章:怪哉的女子第3章:雅菲第4章:二女相识第1章:凌晨邂逅由于火车的晚点,出了石川车站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多了。而在这个深秋季节,夜风瑟瑟中带着凉意。我下意识的把夹克的拉链拉到领口位置,走向车站前方的站前街.好久没有回到家乡,记忆中走出火车站后,站前街位置应该是有几个快捷酒店的。望眼过去,借着路灯的灯光,附近好像也多了不少的酒吧了。因为没带什么行李,所以很快的走到了一家名叫“星期五”的宾馆门口,就选这里。坐了三十六

  • 无删节校草恋上小丫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校草恋上小丫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校草恋上小丫头目录预览:第一卷第一章第一卷第二章第一卷第三章第一卷第四章第一卷第一章国际机场“二表哥,你在这边一定不能喜欢别的女孩,知道吗?”“玲儿,你放心吧!我不会喜欢别的女生的,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不过玲儿,你在那边也不能喜欢别的男生哦!要是那边有人欺负你的话,那你一定要打电话给表哥,表哥一定会去帮你出气的。”萧梦泽虽然很舍不得这个玲儿离开自己,但是偏偏姑妈他们在美国居住,所以现在尽管有多少个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让玲儿去美国了。“恩,

  • 无删节昏君我要休了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昏君我要休了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昏君我要休了你目录预览:第1章悬崖边的逃亡第2章玉石俱焚!第3章竟然穿越了?!第4章女人,你躲不掉第1章悬崖边的逃亡山涧小道上,一辆疾驰的红色兰博基尼穿梭其间,车后是一辆辆闪烁着彩灯的警车紧紧追随。“前面的人马上停车投降,你已经没路可逃,别在做无谓的反抗。”身后响起扩音器的声音。“shit,想抓我夜刹,你们还不够格。”快速的操作着方向盘,限量版跑车分毫不停,端坐在车里的绝色女子红唇轻扬,冷冷的嘲讽道。“夜刹你已经无路可逃了,还是早早缴械投降。”紧

  • 无删节私房女婿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私房女婿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私房女婿目录预览:第1章:婚礼第2章:家祸第3章:搏斗第4章:殷姨第1章:婚礼跟丈母娘保持不可描述的长期关系是什么体验?不匿了,反正一切都已经过去,好的坏的都烟消云散,没必要再藏着掖着。是的!我跟丈母娘有着不可描述的关系,并且长期保持,甚至还结出了果实。不过没你们想的那么…脏!我们之间虽然最后是因为欲望结合,可却并不是因为欲望开始。我们只是被命运捉弄的可怜人。本来一开始是不准备写这些事的,可后来朋友的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她说:总该为你经历过的事留下点什么

  • 无删节凤凰情劫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凤凰情劫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凤凰情劫目录预览:第一章坠入大海第二章卖入青楼第三章赎身了,小妾?第四章第一道封印第一章坠入大海你说墨黑星空的灿烂星子你只要一颗可那一颗不是我漆黑的夜,浓重的云层遮住了皎洁的圆月和满天星辰,寂静的只能听到海水汹涌,冰凉的海风无情的吹上岸,魔魅般的黑暗吞噬着整个沿岸。孤独的坐落海边的一栋别墅,白天的优雅华丽不再,仿佛夜晚把它变成一座悲伤的牢笼。“你真的决定了吗?”靠海的窗上,依稀晃动着几个影子,窗下的礁石随着海水的扑打偶尔露出水面,让这细嫩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柔

  • 无删节我是他的未婚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我是他的未婚妻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我是他的未婚妻目录预览:1.错过中的相遇①2.错过中的相遇②3.只有遇到你,我才会这样!4.惊险1.错过中的相遇①“我们学校是不是要换校花了啊?”“为什么啊?”“你们不要乱说好不好?小心,安雨霏的管家听到了,你们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听说安雨霏又要离开学校了!”“你说,她人长的是漂亮,但是为什么总是闹失踪呢?”“不知道……”大清早的一群无聊的人们就开始在谈论着,这所学校的校花——安雨霏!“管家,给我买好票了吗?”安雨霏问道。“已经买好了,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