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腹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7 18:37: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腹婚

第1章 钱是个好东西

我和妹妹是跟着妈妈一起改嫁的,起初继父对我们还可以。95女性网后来生意赔本,他开始酗酒,好吃懒做,对我们又打又骂,打那之后就再没有管过我们了。

在我十九岁的时候,上大学二年级,暑期工结束,我回家看望妹妹和妈妈,却发现妹妹被继父玷污,并且不止一次。我哭着要带妹妹离开,可妈妈包庇,甚至还说我们不能反抗不然会被人嘲笑她是破烂货没人要的便宜货。

妹妹还小,我不能叫她忍受双重的伤害,最终决定带着妹妹揣着仅有的一点钱离家出走。

在逃离的途中,遇到了同校的学长,他带着我去了他的家,认识在他家的煮饭阿姨。阿姨待我们很好,得知我们的遭遇后暗中介绍了一个人,便是要我给她生孩子。

起初我还是很排斥,后来盘算,休学一年,生了孩子,我就可以拿到很多钱,可以带着妹妹永远的逃离出去,想想还是很划算。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不过,我当时没有立刻的答应,毕竟生孩子不是小事,我要考虑的很多。谁想到,继父整天打电话骚扰我们,威胁妈妈,我看着妹妹惊吓的样子,我知道,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我想过要报警,可妈妈却整天在电话里面哀求,告诉我们她是如何如何不容易,告诉我们不能忘本,当年她一个人拉扯我们两个,是陆家人收留了我们,难道就因为这一件事不认家里人了?!

我当时被气坏了,一怒之下挂了电话,就同意了阿姨给我介绍的代孕。

但是去之前,我将妹妹安顿在了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嘱咐她不要乱走才安心出门。

一直以来,我只通过电话与一个叫张嫣的女人联系,确认再三,我还是来与她见面了。

见到她的第一感觉,她长得真好看,与我在电视山看到的那些明星一样光鲜亮丽。

见面之后没有说过多的话,她先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确认自己不是骗子,于是在我允许的情况下带着我先了医院做检查。95女性网

检查很繁琐,我请了一天的假特意跟她一起来。医院的大夫似乎跟她很熟悉,见到我也笑笑不说话。检查结束,她叫我回家等着,等结果出来再决定以后的事情。

我就这样惴惴不安的等待了三天。

第三天的早上,张嫣打来电话叫我过去,说谈价钱的事情。

因为是周末,我早早的起来就过去了。

约定的地方是市里的一处别墅,她说这是她的家。推荐95lady.com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她和她老公巨大的结婚照,正对着门贴在墙壁上,像商场里面的那些明星海报,说不出来的恩爱夫妻。不过我没有仔细瞧,很快的将目光移开,跟着她走了进去。

张嫣很热情,一直笑着,招呼我坐下。

坐在她跟前,我还是有些拘谨。

再一次见面,她依旧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将我打量,似乎很满意的笑着点头,那双好看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叫人觉得异常的亲切,“模样倒是好,还年轻。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拿给你瞧瞧。”说着,她将兜里的检查结果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我看,说,“你很健康,各项都合格。95女性网但是……”话语一顿,又瞧着我,迟疑着说,“我还有一个要求。”

我看着她的脸色有些担心,在心底反问自己,难道她要反悔了吗?

“张姐,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说好的了,没问题就签协议之后开始着手准备,我已经与我的辅导员说好了要过段时间休学的。”

张嫣笑笑,翻开了检查结果的时候指了指上面的一项,对我说,“你很年轻,很容易怀上,像你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大夫说,不出一个月就能怀有身孕。时间紧迫,我想要孩子,你也想要钱,何必浪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那些繁琐的促排针和检查能免责免……”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更对那些医学的东西完全不懂,可我最近在网上查阅了不少的资料,做试管必须要做促排和相关的检查,这期间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为什么说一个月就可以?

张嫣笑着,烈焰红唇下露出一排白牙齿,她看着我担忧的样子安慰我,“别担心,我会加钱。”

“加钱……”

“不错,我会加钱。”

我木纳的点点头,似懂非懂。

她瞧着我,笑着说,“我会要求你住在我家,预先预付你三分之一的酬劳,并且在你怀上之前不需要休学。网站95lady.com

我懵懂的看着她,想了一下,问道,“张姐会给我多少钱?”

“呵呵,原先我们说的价钱是三万,这一次我给你再加三万。”

六万……

好多的钱啊,足够我给妹妹安排一个很好的学校,更可以带着我妈妈逃离那个家庭,甚至可以交够我直到研究生之前的所有学费,真多啊!

第2章 答应了

可是,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我觉得我倒霉了十九年,这十九年除却我考上了所还不错大学之后我真的没有好运气过,我小心翼翼的问她,“张姐是什么意思?”

她说,“我需要你与我的老公同床。”

“哄……”我的脑袋瞬间就炸开了,果然天下没有便宜事。

六万,我要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同床,直到生下他的孩子。

张姐瞧着我,打量着我脸上的震惊,伸手递过来一杯咖啡,继续说,“你可以考虑,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准备。”

一个星期,一个星期?

可是现在我的身上就只有三十块钱和一张两百元的校园饭卡,我没有多余的钱给我的妹妹交付房租,更没有钱坐车回家带着我的妈妈离开那个家。

我……

钱啊,钱啊。

足足有六万,足够我做很多事情,那是我打工期间的十几倍的数目,我要赚很多年才能得到。

为了钱,我不得不答应,当即一点头,“张姐,我同意,不过我也有要求。”

张嫣愣了一下,看了我一会儿说,“说说看。”

我低着头,偷偷的打量了一番这个豪华的洋房别墅。装修的富丽堂皇,犹如一所宫殿,面前的餐具亦是耀人眼目,再看着女人的首饰,那只金光闪闪的金镯子就一定价格不菲,还有她脸上涂抹的化妆品也足够我交上一年的房租,六万对于这样的家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可对我就是救命的钱。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颤抖的说,“我需要张姐的一些证件的复印件,钱的话,我今天就想拿到预付。”

尽管我已经缺钱缺到发疯,可我不傻,网上的骗子那么多,骗子宫的人更多。我与张嫣是网上联系着,了解得不到,我现在不光要出卖对我的子宫,我还要出卖的身子,我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对她我依旧一无所知,一切的背景都是她单方面自己所说,我担忧自己会被骗,如今又听说要与一个陌生男人同床,万一有什么疾病我这辈子就完了。

尽管,我现在很缺钱,也不能盲目同意。

张嫣楞楞的看着我,想了一会儿点头说,“好,不过你需要的检查报告那些东西还要等几天,你该知道检查的话结果不会这么快出来的。钱倒是没有问题,你给我一个账号,我会在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直接转给你总额的三分之一”

我重重点头,心里的石头落地了,钱终于有着落了,我狠狠的松口了气。

在别墅里,张嫣又带着我四处转了转。

别墅是三层的杨洋楼,附近都是富人区,就光是车子摆在别墅外面就有三辆,楼下一个熟饭的阿姨做好了饭菜叫我吃,张姐没有说什么,我拒绝了之后拿着体检的报告匆匆的走了。

可还没到学校,就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

我无奈的将电话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了妈妈有气无力的询问,“展心,你带着展颜不回来了吗?你爸爸在到处找你们,他说要去你的学校闹啊!展心啊,回来吧,回来看看。”

我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可对着电话那头的妈妈又发不出火气来,无奈嘱咐了几句不要招惹继父。挂了电话,我攥着手里仅有的三十块钱,买了一些方便面去了妹妹租住的那间破败的小屋。

妹妹最近一直也在找工作,可才十五岁的她谁会要呢。我坐在昏暗的小屋子里,等了一个下午都不见她回来,我猜她又去外面去哪里玩了。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是该出去走走。

出门前,看着桌子上放着那些廉价的化妆品,不禁又想起了张嫣的精致的妆容,无奈的放下了方便面出来了。

三天!

等待无疑是备受煎熬的,我浑浑噩噩的在学校混了三天,终于等到了张姐的电话,她叫我在学校门口等她,她亲自来接我。

车子来的时候是一辆豪华的轿车,站在车子前我有些不知道如何开门,张姐却很体贴的开了车门叫我上去。

我愣了一会儿,迟疑着坐了上去……

第3章 你想好了

在车子上,张姐将她老公的体检报告给了我,还有一些是她们家的证件以及身份复印件,上面标注了只用作证明所用,我一一看过,将这些东西收在了书包里。

之后张姐一直安心的开着车,我则坐在车子后座位上,摇下车窗子发呆的看着外面。

路上的时候,张姐在车子上与我说了一些她老公的生活习惯,我似乎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要与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到,这一路都是忐忑不安的。

可该来的总是要来,当我们下了车子,走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看着在灯光照耀之下的别墅,我局促的站在门口,踩着有些脏的白布鞋,不敢移动分毫。

张姐上前拉我,一路领着我上了最顶层的三楼,打开了窗子,交给了我一些换洗的衣物,最后还放好了洗澡水,再之后说了些什么我全都听不到了。

我只能感觉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在胸腔之内不断的震颤,似乎要跳出来一样。

呆愣了许久我才磨蹭的去洗澡,担心碰坏了什么东西赔不起,我拿着沐浴乳坐在浴盆里小心翼翼的清洗着。

卧室的灯光有些昏暗,带着几分霓虹灯下的那种暧昧。

洗澡后,我匆匆的穿上早准备好的睡意,睡意很光滑,穿在身上有些凉意,罩在我单薄的睡衣上,我甚至能看到内衣里面的皮肤。

我飞速的爬上了床,盖好了被子,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睡了又清醒的时候身边坐了一个人过来,我猛然间醒了,偷偷的打量着来人,是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他似乎喝了酒,身上有些沉重的酒气。

他侧身坐在我的身边,手里夹着一根香烟,忽明忽暗的火光之下照耀着他那张无比好看的脸。

男人叫什么我不记得了,我的脑子里只有他照片上抱着张姐的那张笑脸,现在的他没有在笑,微微上翘着唇角,低头想着什么。

我犹如一只被晒干了的咸鱼,将身子绷直,死死的缩在被子里。

这个时候屋内很安静,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很热,像火一样,我惊的缩了回来。

他似乎也愣住了,回头瞧了我一眼,将烟掐灭,按在了烟灰缸里面。他挪了挪身子,“啪”的一声开了灯,屋内的灯光太刺眼,我惊的将被子拉高,只露出一张紧闭的双眼,适应了光线之后我睁大眼继续偷偷的打量着他。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更知道我要主动,要与他发生关系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可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做,我甚至都没有交过男朋友,最亲近的男人也是我那个经常打我们的继父和我班上的男同学了。

面对着这样一个男人,我慌了手脚。

男人站起身来,我感觉到了松软的床突然一轻,他高大的身子站在我跟前,低头瞧着我,低声说,“我喝了酒。”

我点点头,清了清嗓子,问他,“不,不休息吗?”竟然发现,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他的面色很平静,但是因为饮酒之后的眼中带着几分迷离,瞧了我一会儿又拿出了兜里的香烟,可是没有抽,只说,“你多大了?”

我梗着脖子低声回道,“十,十九了。我,我在上学,我,我成年了。”

他惊讶的低呼了声,嘀咕着,“太小了。”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你休息吧,我去洗个澡,你可以在这里睡。”

我急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呆呆的望着他,张了张嘴,挽留和疑问都被那扇关紧的房门挡了回来。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痴痴的瞧着那间浴室的房门里面的人影,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心跳的飞快,一种强大的力量趋势我下了床。

我想进去,可是浴室的房门上了锁,我推了好几次都没推开。估计是他听到了我推门的动静,里面的喷头的声音停止了,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我后撤两步紧张的瞧着他慢慢的走出来。

“我,我们开始吧!”

他愣了一下,一面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面瞧着我,最后将毛巾扔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坐在了床上,可还是背对着我说,“你想好了?”

第4章 我需要钱

我重重点头,“我想好了,我,我需要钱。先生,我们开始吧!”

他没有说什么,深吸一口气。

我看着他的背影,迈着有些不稳的步子走到他跟前,看着那张淡红的唇畔,想着要如何亲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拉住了我,我的身子一歪就被他抱住压在了身下,热辣而又带着酒气的吻落下,我生涩而又僵硬的迎合着。

我感觉到我的口腔里面充斥着这个男人的味道,带着几分探究和索取。当他飞快的脱掉我的睡意的时候一股热浪袭来。他的身上都好像着了火,我就是一块被火融化的冰块。他的动作有些生冷,好像在完成一件任务,我生涩的迎合着,脑袋面一片空白。

突然,他有了很大的动作,我微微起身,我好奇的打量着他,陡然间,我感觉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

我惊愕的惨叫出来,“啊……”

他突然停下来动作,那双带着无比冷意和疏离的双眼之中有了很重的波澜。过了片刻,他又将身子贴近,紧紧的抱着我,低声在我的耳边说,“放松,会很疼!”

我咬着嘴唇,不想叫自己因为这份疼痛带来的挣扎搅乱了这样的开始。

我紧紧的抱着他,感受着热浪袭来的波动,不知道这样的疼痛过了多久,渐渐的疼痛终于转为一丝酥麻,我藏在他的臂弯下,紧咬着自己的手臂,可因为律动带来的那厮低吟还是不由自主的哼了出来。他开始更加大力的索取着,当最后猛烈的火蛇缠绕全身,暖融散开,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他伏在我的身上没有立刻起身,抱着我说着,“别怕!”

声音魅骨,惊的我浑身不住的颤抖。

起身的时候,他披上了睡袍,走进浴室。

我听得哗啦啦的水声,躺在床上仰头瞧着屋顶上的那只昏暗的灯,感受着身体上的热辣和双腿疼的疼痛不住的全身打颤。

不多会儿,他走了出来,说道,“去洗洗吧,水已经放好了,你睡在这里就好。”

我重重的点头,支起身瞧着他。

他在出门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我说,“你叫陆展心吧?”

我楞楞的点头,他看着我说道,“我叫叶非凡。”

叶非凡,是了,他叫叶非凡,今年三十岁,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年轻有为,与张嫣是大学同学,共同创业。

在车上的时候张嫣似乎说了这些,我竟然才想起来。

他将房门关上,我好像也松了一口气。

进去冲了个凉出来,我躺在床上竟然一夜没睡,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整宿都会想到刚才的事情,每一个动作,没一个眼神都在我的脑子里跳动。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回头了,不过只要拿到钱,我已经不在乎第一次交给了谁。甚至开始在心底盘算了这笔收入如何的支配。妈妈那里的费用,妹妹的生活,我的学费,一切的一切都迎刃而解。

我想了一遍又一遍。

快到早上的时候我竟然睡着了,一直睡到了中午。醒过来的时候煮饭的阿姨过来敲门,问我吃些什么,我有些发怔的看着她,很久才想起来我在哪里,坐起来的时候竟然感觉身上犹如被汽车碾压过一样的疼痛,脑子发胀,眼睛也有些睁不开。

煮饭阿姨很和蔼,看我的样子主动拿了湿毛巾给我敷脸,我觉得好些了才勉强下床,顿时热辣的疼痛传来,双腿酸软,险些没有站稳的跌坐在地上。

这个时候张嫣走了进来,眼神有些不对劲,不似之前的那样温和,但是她依旧温和问我吃些什么,我只是摇头,因为我实在没有胃口。

下楼的时候,张姐走在我身后,我感觉到一双毒辣的眼睛在盯着我看,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坐在饭厅的椅子上,我有些局促,低着头安静的喝着煮饭阿姨给我的稀粥。

张嫣这个时候说,“这身衣服不适合你,我再给你准备一些。”

我重重点头,没有说话。

她又说,“今天我替你给学校请了假,你不用去学校了,正好今天是周五,周末也休息,三天都在这里吧,需要什么就开口说。”

我依旧没有吭声,默默点头。

张嫣端着咖啡站在我跟前看了我许久,眼睛里的毒辣越来越厚,我如坐针毡,浑身难受。

第5章 睡意全无

过了会儿她接了电话就出去了,我起身去换衣服,这会儿才知道张嫣刚才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了。我的脖子上和超低领口下能够看的清楚那几块粉红印子,像两朵盛开的花。我用毛巾擦了许久都没有擦掉,还越擦越清晰,最后穿着张姐给我准备的高领衫窝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看了一天的书。

到了晚上,我早早的就洗了澡躺在了床上,等待着叶非凡。

叶非凡回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了酒气,只有淡淡的香水的味道,他推开门进来的时候脸上依旧冰冷,走到我跟前,直接脱了衣服过来将我抱住。

我不再像昨天那样紧张了,可身上依旧颤抖不已,他的手就像有魔力一样,不断的撩拨着,我犹如过电一样,几经过后浑身难受起来,他的吻带着一丝温柔七零八落的落了下来。

他的身上犹如火一样,紧紧的将我包围。他吻了很久,我有些不安的轻轻推了他一下,他的动作顿住了,低头瞧着我,跟着一个翻身将我抱了起来。滚烫的手滑下去,轻轻的滑过湿滑,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他问道,“还很疼吗?”

我老实的说,“有一点。”

他低头瞧着我,低声恩了一声,热辣的吻又一次落了下来,我像一只被不断翻滚在热锅里的鱼,等待着那份雨露落在身上,拍打着饥饿的灵魂。

情不自禁之下,带着一丝沙哑和低鸣,我抬起双臂缠绕住了他的脖子。却不想,这一举动,好像带了几分撩拨的意味,他的动作更加的有力度了。跟着,那热浪带着霸道的冷厉冲了过来,我闷哼一声,滚烫而又焦灼,带着高亢的索取,在我胆怯而又羞愧之中不停的穿梭。

我知道我对眼前的男人只有金钱的交易,最可鄙可悲的那种肮脏。残存的最后一丝冷静迫使我克制住我的内心,将我心中那厮不断高涨的满足和温柔,一点点抛之脑后。机械之下,就只有最简单的欢愉。

律动冲撞之下,我竟然依旧情不自禁的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满足娇喘,仰头瞧着那个大汗淋漓的他,他的眼神由凌厉变成了温和,却没有在结束之后尽快抽离,而是低头俯下身继续温暖的吻着我。

额头上的触感冰凉而松软,我微微闭上双眼。

夏日的夜晚依旧是沉闷的,身上带着几分汗渍,在空气中飘散。他没有急着将我分开,而是继续抱着我,动作很轻缓,低头看我的时候问我,眼神之中带着火光,而我就是那具等待着点燃的干柴,相撞之下,带着几分娇羞,热浪又一次被他点燃。

我抑制不住的轻声叫了一声,他的动作更似之前的温柔却带着几分霸道。

终于停下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我昏昏沉沉的躺在他的身上,忍受着身体上每一寸皮肤带给我的疼痛,勉强着要从床上离开,可他的手依旧带着温热,猛地将我拽了回来,“在这里睡!”

我楞楞的,迟疑着,还是顺从的钻了进去。

可这一夜,我却睡的异常的沉。

早上起来的时候,叶非凡已经出去了,我听得清楚车子发动的声音,似乎还有张嫣的嘱咐。

我洗了澡出来,正看到张嫣送他回来,脸上带着欢喜,但看到我的时候笑容一瞬间的消失,走上前将我的衣服正了正,问道,“今天没什么事情吧?”

我点点头,低头搓着手,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她的面前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抑。

“恩,正好我也没什么事情,你与我一同出去吧,我给你买写补品回来。”

我点点头,没有说别的话,脑子混沌着,好像才煮开过的浆糊。

她又用双眼带毒一样的上下打量我,“去换衣服吧,早去早回,晚上要跟我老公出去吃,你和阿姨在家里吃吧!”

我木纳的应着,竟然觉得她的话似乎带着一种摇旗呐喊的示威,在我面前敲锣打鼓,震颤着我的心口。

这天张嫣和叶非凡的确没有回来,我捧着书竟然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到了夜里的时候,我猛地一抬头才发现竟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了,煮饭阿姨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我浑浑噩噩的爬上床,辗转反侧了很久才渐渐的睡着。不知道睡了多久,昏昏沉沉的爬起来的时候看到时钟上才夜里三点钟,可我竟然睡意全无。

第6章 恐吓

我竖着耳朵听着楼下的动静,安静的四周就只有时钟秒表嗲嗒嘀嗒的跳动声以及我不安的心跳声。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的电话一直关机,不知道一整天妹妹和妈妈都没有联系上我是否担心着,我摸着黑将电话拿了出来,打开电话就听到了短信的叮叮的提示音,两条短信跳了出来,一个是同学的借书短信一个是移动的广告。

我叹了口气,将电话放到了一边,蒙着被子,强迫自己睡下去。

可不想,这么一睡,睡到了太阳晒到头顶,我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我打开房门,看到了光鲜亮丽的张嫣。

她看我的样子将我上下打量,问道,“你没睡好吗?”

我的身子跳了一下,竟然觉得她的话好像故意一般,我莫名的有些胆怯的摇头说,“没,没有,只是最近换了新环境睡不习惯,我没事。”

我站在她的面前总是有些自卑,不知道是因为我现在做的事情还是因为比不上面前这个女人的一切美好。但我知道,更多的是我现在竟然期盼着现在出现我面前的是叶非凡而非她。

张嫣点点头,将身后阿姨手里端着的咖啡端在手里,同时也递给了我一杯,说道,“起来吧,我带你出去转转,整日憋闷在房间里对身体也不好。”

我点点头,接过咖啡却没有喝,看着那些灰白的颜色就觉得苦涩极了,我将咖啡放下,匆匆洗漱之后下了楼。

张嫣已经等在楼下很久,指了指桌子上的早饭,交代我,“都吃光,是配合着营养早餐给你做的,我怕是不能陪你了。老公来了电话,我要出去应酬一下,夜里的时候怕是回来的又要晚了,你自己先睡。”

我木纳的点点头,目送着她离开,可我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强迫自己吃了一些东西,就抓着书包出去了。

钱已经到账,要交付妹妹那里的房租,不知道最近她身上有钱没有,上次给她的那些钱可还够用?

可当我到了妹妹租住的出租屋内却依旧没有见到她回来,房间内有很大的酒气,到处都是污秽,我甚至在地上发现了避孕套……

我的心中大惊,想到了那天将妹妹从家中带出来的惨状,再看到这个东西,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

她才十五岁啊!我想像不到她这两日都做了什么,越想越害怕,浑身发抖起来。

我真的慌张急了,在屋内徘徊了很久才想起之前帮助过我们的学长,或许她最近找不到我就去了他那里,抓着书包我就冲了出去。

可不巧,学长最近在准备出国,这个时候应该在图书馆,他有个习惯,一到图书馆电话就是关机的,我打了几次都没有打通,听着里面机械的女音,我的心都跟着颤了起来。

我走在大街上,就像一只丢了魂儿的木偶,不知道去哪里找我的妹妹,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妈,我……”

“贱丫头,你给我滚回来,不回来我拿着刀子去你们学校找你,你还想不想念书了?你和你那个妹妹谁都被想跑出我的手掌心,你想跑?没门,你给我滚回来,正好今天是周末,你坐车回来,给我回来。回来……”

我还没有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妈妈的哀嚎声,夹杂着继父的大骂,甚至在那些杂乱之中我听到了拳头敲打骨头的声响,我急得直落泪,不安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行道,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被恐吓了这么大,此时的我不敢回去,可我不能放下我妈妈一个人在那个地狱一般的家里。

我茫然在街巷闲逛了很久,不管是妈妈那里还是我学长那里都打不通,我最终浑身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如今有了钱,我却依旧无能为力,因为我不能将我的妈妈从那个家里将她带出来,我更弄丢了我的妹妹。

就在我决定回去再等一等我妹妹回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一个酷似我妹妹的人,我急跑上前,拉住那个穿着裸露的女孩子,果真是我妹妹展颜。她浓妆艳抹,消瘦的身子只穿了一件吊带衫,露出胸前的一大片。

我急了,上前将她拽了过来。可不想,她的身边竟然站着一个已经喝的烂醉如泥的男人,一把将我拦住了。

那男人看似已经四五十岁了,酒气很重。我嫌弃的反手推了回去,被我这么一推一拽,那个人差一点摔在地上。

腹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邪魅皇妃要出墙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魅皇妃要出墙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邪魅皇妃要出墙目录预览:第5章阴险狡诈的老狐狸第6章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第7章夜半贼人,采花吗第8章我,不是好惹的第9章雕虫小技,献丑了第10章小丫头,以后不许任性第5章阴险狡诈的老狐狸轩辕景麒接过了手中的令牌,他们这趟差事得力不讨好,既然能从中捞到些好处,他为什么不呢?“这个令牌我就先收着了,希望阳平王不要忘了自己说过话。”“那是!”轩辕景麒起身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道门门口的时候停住了脚步。“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我觉得女儿应该不是个容易说话的主,

  • 撒旦总裁:前妻来袭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撒旦总裁:前妻来袭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撒旦总裁:前妻来袭目录预览:第5章不在乎第6章我的身材你不是见识过么第7章约会第8章你爽,我爽,大家爽第9章陈尘第10章挥之不去第5章不在乎良久没得到回复。沐子轩疑惑,就算出于礼貌也不该如此。扭头刹那,听到一道嘶哑的声音今日首度传来,“那就误会好了。”满是不在乎。房间内烟雾缭绕,满地狼烟,身在此地苏城光浑然未决。忽而想起车鸣声,再是铁大门开启的响声,恍然间,他听到身上禁锢的枷锁坠落。终于能起身,终于能拉开落地窗。烟雾,几乎是一拥而散。站在阳台上,看

  • 爆宠无良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爆宠无良妃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爆宠无良妃目录预览:第5章呜呜,太不厚道了第6章夏墨宸,你卑鄙第7章带我走带我走第8章轮不到你戴绿帽子第9章本太子就和你赌第10章堂堂太子言而无信第5章呜呜,太不厚道了“玉冰俏,你给本太子住嘴!”夏名枭实在看不下去了,愤怒的走上前,冰冷的眼底腾着骇人的火焰,“胆敢威胁戏弄玷污当今夏王,现在还如此的大言不惭,十个脑袋也不够你掉的。”说完,夏名枭朝着男人恭敬的低头行礼,“皇叔,是皇侄办事不利,本来该将这女人浸猪笼的,却让她逃脱至此,皇侄一定会严加查办,让她生不如死

  • 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目录预览:第一卷凤惊降世第5章打的你狗啃翔第一卷凤惊降世第6章看我怎么训猴子第一卷凤惊降世第7章看戏得付门票第一卷凤惊降世第8章以身相许好了第一卷凤惊降世第9章混蛋你怎么不去死第一卷凤惊降世第10章怎么变的这么可怜第一卷凤惊降世第5章打的你狗啃翔只是,唐映瑶有些好奇,刚刚绳子断裂是这个男子所为吧,他为什么会这么好心?记忆中,唐映瑶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同样是在打量着唐映瑶,夜冥霄目光闪烁一抹的惊艳。唐映瑶废材,弱智加花痴的名声

  • 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目录预览:第5章可以拿奥斯卡奖了第6章洗个舒服澡第7章登徒浪子闯闺房第8章拒绝不了的母爱第9章婚事也应该办了第10章又遇到那讨厌的人第5章可以拿奥斯卡奖了见此,凌若寒冷哼,一个冰冷的眼神射向了带头的人。对视上凌若寒寒而凛冽的目光,带头心中不由的发寒,这样的目光寒的似乎来自地狱,让他不由心升骇惧。“你们不是都见过你们家小姐长得什么样吗?难道我是真是假你们都分不清楚!”话语带着不快,凌若寒冷声道。带头的人听到凌若寒的这番话

  • 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目录预览:第5章浸猪笼第6章险中求生第7章你有仇报仇第8章混进晋王府第9章不是故意的第10章杖毙第5章浸猪笼夏九浑身一个激灵,卧槽,你一个半死不活的贱男,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气场?“爷,我句句属实啊。”夏九悲哀的说着,她从小就对医学感兴趣,她的本事多数都是从书上学来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说话间鬼爷已经到了夏九的眼前,捏着她的下巴。信,我当然信!夏九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鬼爷,“爷,你干嘛跟我过不去啊。”本来想

  • 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目录预览:第5章射中左眼第6章伪凤真凰第7章七年后第8章三只霸王第9章英雄令第10章七月初七第5章射中左眼黑衣少年闻得此言,脸色微变,他跳下网床,这才发现,这少年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个子已经抽得极高了。他神态倨傲的瞪着几个少年,一字一句道:“虽然我爹是朝廷的罪臣,可是我的手中,有皇上亲赐的免死金牌!皇上当初承诺我爹,在我有生之年,没有人可以伤我半分半毫。”白麒枫嗤笑一声,慢条斯理道:“我有说要伤你半分半毫吗?我只是想脱下你的裤

  • 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目录预览:第5章天啊第6章父子较量第7章有危险第8章站住,死女人第9章小乖被抓了第10章小乖被当人质第5章天啊两个小家伙马上跑进了房间。电脑屏幕亮着,代码不停的闪动。凌小天往电脑面前一坐,就开始飞快的翘起键盘来了。“是有人在盗取我们电脑的资料么?”凌小乖问道。“嗯。”凌小天点点头,摁了一个回车键,就把电脑电源给拔掉了。“怎么了?”凌小乖不解的问。“虽然我反侵入成功,但是我们的地址很可能已经被对方记下了,不知道是敌是友

  • 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目录预览:第5章别再去招惹她第6章身份,被识破第7章你不是她的对手第8章当见面礼,送你第9章窝囊废,也敢称主子第10章偷袭,身受重伤第5章别再去招惹她“不是废物?不是废物的话,为何二小姐罚你跪搓衣板的时候,你都不敢找你家主子告状,上次我打你之后你竟是连个屁都不敢放?怎么,这次又来找打吗?还带着你家那个废物主子一……”起这个字尚未发出口,柳娥觉得自己脖颈一凉,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有温热的液体流淌到自己的嗓子眼里

  • 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目录预览: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5章验货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6章勾魂师,太勾魂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7章被扭曲的布娃娃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8章小和尚有个娃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9章掌心抽剑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10章小恶魔变成小天使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5章验货帝行云吸了一口水烟,慢悠悠地吐出浓浓白烟:“此话怎讲?”“呵呵!”赤小月笑眯眯地指着帝御那张黑得已经快要淹没五官的脸说:“如果真是您老的亲孙子,就算是基因突变,也不至于长成这幅熊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