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超品高手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7 6:24: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超品高手

第9章 女人的报复心

  店里衣服散落得满地都是,几个售货员在那收拾,一个经理模样的女人上来抱歉地说:“我们暂时不营业了,对不起。95女性网

  林萌嘟嚷了句,就跟陆飞出来了。

  “你在花姐姐家住着好吗?”

  “还行吧。”

  林萌眨了眨眼说:“你可别喜欢上了花姐姐。”

  “不会的,我……”陆飞突然从裤袋里拿出颗象牙果,上面是按林萌的模样雕刻的,“噢,对了,送给你。”

  “谢谢你啦。”

  林萌走到街边,一辆红色的跑车开过来,叶灵儿手搭在车窗上,冲陆飞喊:“你敢跟踪萌萌,小心我开车撞死你。”

  “别瞎说,遇上的。原文http://www.95lady.com/”林萌赶紧上车,向陆飞摇摇手,让叶灵儿开车。

  陆飞怅然若失的站了几秒才走开。

  晚上他去了一趟林家,林萌不在家,但他是来找冷姨的。

  这两天刮南风,木屋里有些潮湿,混和着冷姨床上的药味,不大好闻。

  “你在花倾雪那做得还不错。”冷姨冷淡地说,“你是想读书还是继续在她那做事?”

  “我想读书,”陆飞想跟她谈不是这个,“我给师父打了个电话,他说他想来南海见你。”

  冷姨眼眸里飘过一丝凄楚:“我不想见他,你告诉他不用来了。版权95lady.com

  “他要是一定要来呢?”陆飞追问道。

  “那我会避开他,也会避开你,你不想知道你未婚妻是谁吗?想就老实点。”

  冷姨心情恢复,语气冰冷:“你可以走了。林萌今晚会在叶灵儿家过夜。”

  陆飞尴尬地笑笑,他是想“撞”上林萌,不是有意来找她。

  回到花倾雪家里,她正在哼着歌在剪脚指甲,一看他进屋,就喊:“饿死了,冰箱里我塞满了配菜,饭煮好了,你把菜做一做。”

  “你没吃饭?”陆飞心想这都快八点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

  “不等你做饭嘛,自从吃了你做的饭,外面山珍海味,都不算什么了。”

  为了让陆飞下厨,花倾雪不介意拍拍他马屁。

  陆飞也没吃饱,路上就吃了半个面包,所以也没多说什么,走到厨房去了。一开冰箱就吓了跳,还真是塞得满满当当的。

  他挑了几样,乒乒乓乓的做起来。

  约莫十多分钟,三菜一汤就做完了。喊了几声花倾雪,也没见她过来,就走到客厅里。小说超品高手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就看到她抱着腿缩在沙发一角,眼眶像染了色,红得吓人。

  肩膀一高一低的抖动着,泪水将妆都打花了。

  陆飞抽出几张纸巾递上去:“怎么了?”

  “他,他回来了,他还敢给我打电话!”花倾雪攥着纸巾也不擦,咬牙切齿地说。

  感情的事,陆飞还没多少经验,安慰也无从谈起,想了半天,跑去倒了一杯白开水。

  “流了那么多眼泪,补充下水份吧。”

  花倾雪一愣,呆了一会儿,突然像天崩地裂似的,哇地一声哭得地动山摇。

  “你知道我那时有多爱他吗?他那个混蛋,竟敢在外面找小三!还是个白人!他这次回来,回来,回来给我打电话,居然是要给我发喜贴!我,我……”

  花倾雪一翻眼白,气晕过去了。说明95lady.com

  陆飞坐下去掐她人中,过了快三分钟,她才悠悠醒转。

  眼睛一看陆飞,又马上崩溃,抱住他就鼻涕眼泪往他身上甩。

  陆飞一边拍她后背,一边想:这算吃我豆腐吗?

  “不行,我要证明给他看,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过得好!”

  花倾雪霍地抬起脑袋,一拍陆飞:“他的婚礼就在两天后,这样,临时借你一下,你做我的男朋友……”

  “这个,花姐,不大好吧?”

  陆飞内心是十分抗拒的,大家年纪差得有点远啊,你别假戏真作,到时我就羊入虎口了。

  “怎么?这事你占便宜,你还敢拒绝?”

  花倾雪秀眉一挑,杀气腾腾地,一副要是陆飞不答应,她就拿水果刀拼命,捅不了他,也会划拉自己一刀的架势。

  “这……我没经验啊。”

  婚礼是没少参加,可那都是寨子里的。各种花活,热热闹闹,喝得天昏地暗,醉过头了,就在田边楼下躺着,跟城里的不是一个样。

  “我命令你必须跟我参加那个混蛋的婚礼。”花倾雪推开他,叉着腰说。

  “呃,你总要告诉我他叫什么吧?”

  “李保罗。”

  ……

  南海数一数二的顶级食府江上一品二楼三楼都被包下来了,长长的红毯铺在楼梯上,在楼下一对新人正在那恭迎宾客。门边还摆着秦晋之好,李府大喜之类的牌子。

  李保罗跟新娘顾新荷的婚纱照更是摆在正中的位置,男的高大英俊,一表人材,女的漂亮美丽,一身旗袍,更显得身材前挺后翘。

  按老一辈人的话来说,光看那臀部就是好生养的。

  一个相貌跟李保罗有几分相似的男人走上来在果盘里拿了根烟,就问:“花倾雪会来吗?”

  李保罗轻笑道:“她来不来都一样,不来更好,发她贴子,只是顺手。老二,你帮看着点,那些大公司的老板,可千万不能怠慢了。”

  “知道。”

  说话间,一辆桔色的跑车轻快的驰过来停来,车门一开,先露出一双长腿,接着就是一件红色的晚礼服,跟与新娘相比,竟还要高出一等的容貌身材。

  从驾驶那下来的男人,也是挺拔如青松般,再加上合身的定制西服,干净的仪表,瞬间就将李保罗给比了下来。

  站在楼下的摄像也立刻把镜头转到这二人身上,心里想着这是新郎倌还是新娘家的朋友。

  李保罗早看到来人了,神情有点呆滞,显是没想到离开他五年后的花倾雪,不单没丝毫憔悴苍老,比那时更多了一分磨练后的成熟气质。

  那站她身边,被她挽着手的年青才俊就是她的现任男朋友了?

  只是过份年轻了些吧?看着比她像是小上几岁去了。

  花倾雪和陆飞一出场就先声夺人,气场先压住了李保罗。

  “这二位是你朋友?”顾新荷低声问。

  她倒不记得见过这两人,或许是老同学吧。

  “嗯。”

  李保罗给花倾雪发贴子,也有炫耀幸福的意思,可没想花倾雪比他想象中过得要好,又看身边的顾新荷,不免有点后悔。

  “恭喜!”

  花倾雪淡淡地说,递上个红包,像将前事都忘了,可那次伤痛太深,想装得平静,脸颊却有点颤抖。

  被拉来的陆飞,眼睛却在看顾新荷,他认出来了,那天在服装店里发脾气的女人就是她。

  “又见面了。”

  李保罗正要开口,看陆飞跟顾新荷这样话,头就扭过去看向妻子:“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顾新荷满头雾水,陆飞就挠头:“可能吧。”

  李保罗这才对花倾雪说:“我成家了,我希望你也赶快,你年纪也不小了。”

  这话刺激得花倾雪脸一白,心中怒意腾的冲上来,要不是李保罗伤了她,她会耽误这五年,会到二十八了,才交过一个男朋友?至今还是单身?这都快变成剩女了。

  “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花倾雪差点把牙都咬断了,跟陆飞转身上楼。

  “哟,这不是花倾雪吗?我哥发你贴子,你也真敢来。”楼梯上碰到李保罗的二弟李迈克,他就嗤笑一声。

  “让开。”

  花倾雪脸一沉,陆飞就拨开李迈克,带她一桌桌的找过去。

  桌上都有铭牌,李保罗虽没想到她会来,可还是安排了座位。李家也算有些小钱,这些事还是会安排妥当的,以免被诟病不知待客之道。

  至于那些跟李家有业务往来的大公司,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进了贵宾包厢。

  直到在角落里才发现铭牌,桌上早就坐了几个人,瞧着都是远道而来的李家穷亲戚,还有一个问起来才知道,是在李家公司里打杂的。

  “吃个饭还穿这么隆重,没必要吧?”一个女孩满嘴醋味的说。

  她长得不怎样,穿得更不怎样,自是瞧花倾雪不顺眼。

  花倾雪倒也没心思跟她计较,问起陆飞怎么认得顾新荷的。

  “她大闹服装店,有可能是婚前恐惧症吧,”花倾雪琢磨着,“也有可能,她跟李保罗的婚事有问题。”

  “管他呢。”陆飞开了瓶椰子汁,礼金也不用他包,过来白吃白喝,那还不先吃饱喝足再说。

  那边李迈克领着几位客人进包厢,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其中一位时尚靓丽的女人,更是走在最前面。李迈克的腰几乎已弯到九十度了,突然感觉有人看他,就往这边一瞥。

  瞧见陆飞在一脸嘲讽的笑,顿时脸一变。

  等将客人送进去坐好,就将门掩上。下楼去了一阵,带了四五号人上来,来到陆飞这桌就指着他说:“这是来混饭吃的,把他给我扔出去。”

  这几个都是李保罗的发小,也知道花倾雪的事,心知肚明李迈克是要让花倾雪难看。想想不对花倾雪动手,对她的男人动手,那还说得过去。

  卷起袖子上来就要拉陆飞,一人拉一条胳膊,可陆飞就像是脚上生根了,长在这楼板上一样。

  任凭他们使出全身力气,也拉不动。开着空调,可头上都冒汗了。

  “让开,我来!”

  李迈克推开一个人,伸手去拉,陆飞还是不动,他就急了,正想用什么办法,突然手一松劲,陆飞的胳膊从他手里滑出来,他整个人就往后一撞。

  撞在一张还没坐人的酒桌上,桌子一翻,砸了他一头一脸的碗筷瓜子。

  “你敢打人?打他!”有人一看李迈克受伤了,大吼一声,抓起椅子就要砸人。

超品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超品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