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19章(第19章)

2017/11/4 21:26:24 来源:网络 []

小说: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第19章

忆空觉得,来自http://www.95lady.com/费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佣兵。冰霜佣兵小队是一个真正的以冒险为生命的佣兵小队,以费严的说法是,他们队伍的理想是走遍整个大陆最危险的地方包括兽人大陆和魔域森林,所以他们只接冒险类的任务,对于保护人的那些任务,他们倒是一个也没接过。这是忆空感激费严救了自己,提出雇佣他们护送自己到下一个城市时,费严立马拒绝告诉忆空的,但费严表示因为同路,他们可以顺路送忆空两人到下一个城市,避免再遇上刺骷髅佣兵团,版权95lady.com这当然忆空是非常乐意的。

  冰霜佣兵小队以费严为队长,另外一名枪战士是费严的弟弟甘严,救了忆空的是美女刺客啡咏,女弓箭手叫冰玫。他们每个人都有中级的战斗力,这让忆空暗自咂舌,大陆上拥有中级战力的武士不少,但一次四个,整个佣兵队都是中级战力,忆空很佩服他们。就算是晚上,忆空能使用魔法,阅读http://www.95lady.com/也无法战胜他们中最弱的刺客啡咏。

  有费严他们的保护,这一天一路上都很平静,费严的小队各司其职,费严紧紧地靠着忆空,而啡咏着不时跳上树木等高处打探前方的情况,甘严冰玫更是时刻保持着警惕,这又让唯一忆空对这个佣兵小队的评价上了一个台阶。当然有一个人是不可能平静的,那是就裂雷,队伍中的两位美女不时地受到他语言的骚扰,最后啡咏拿出了匕首在手中玩弄,而冰玫也摘下长弓不断地拉着空弦,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19章(第19章)裂雷意识到不对,才安静了一会。

  晚上,是裂雷最兴奋的时候,当他从树林里拉回一堆食物时,就连很少说话的甘严也出声赞扬了裂雷几句,两位美女更是惊讶的看着他,眼神也从白眼变成了笑意,高兴得裂雷想再次进入树林,费严连忙拉住他,连说食物足够才打消了裂雷再表现一次的念头。饭饱喝足后,众人围在火堆前聊天,费严查看了忆空中午受的伤,虽然当时已经上了药,费严还是很担心弱小的忆空,确定伤口并无大碍,费严性质勃勃地给忆空说起了他以前的冒险故事,忆空听得津津有味,而这时,耐不住寂寞的裂雷站了起来,大声对大家说道:“长夜漫漫怎能消遣,听我裂雷高歌一曲《裂雷爱美女》,保证让你们听出耳油,天天想听,晚晚愿闻!机会难得啊!大家来热烈的掌声!”

  忆空一听,本来脸上的笑容定住了,而再时两位美女和甘严虽然听着裂雷说出的歌名就知道不是好东西,但是碍于面子,加上感激裂雷晚上给他们找来了那么多食物,他们鼓起了还算热烈的掌声。裂雷清清嗓音就要开始唱了,忆空一急,急忙对费严伸出了张开的左手,阅读95lady.com并且不断地抖着。费严这时也鼓着掌,而且脸带笑容,看见忆空伸来的手,就奇怪地问:“忆空兄弟,怎么了,你想要什么东西吗?”“快,剑,匕首,石头,什么都好,只要能砍人砸人的就行,快给我……”但一切已经迟了,裂空的歌声已经打破了夜的静寂,在夜空回荡……

  “我爱你,爱着你,裂雷就是爱美女,无论有多少金币,我都会藏起不给你……”

  众人鼓掌的手停住了,笑脸也慢慢停住了,各人脸上的表情都很难看,啡咏直接拔出了匕首,甘严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最文静的冰玫捂起了耳朵向不远处的树林跑去,费严苦笑着,慢慢拔出了剑,递给了忆空:“我的剑从来不借给人,但现在……你拿去吧!”忆空很平静地说了声谢谢,然后……

  冰玫终于忍不住动手了,活泼的刺客少女扬起匕首就扑向了裂雷,但马上她又坐下了,因为现在有位身体单薄的少年,拿着把骑士剑对着裂雷就是毫无章法地乱挥:“裂雷我忍你小子很久了,我要把的你舌头连着头劈下来!”……

  走了一天,大家都显得有些累了,在裂雷和忆空上演了一场“裂雷爱美女,忆空劈死你”的笑剧以后,除了忆空和费严,大家都各找地方睡觉了。费严是要守夜,忆空则是与费严谈上了瘾。但当费严问起忆空将要做什么,此行的目的地是哪时,忆空沉默了。

  忆空暗叹,他也不知道将要去哪,他根本没有目的地,忆空也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费严笑笑,没有问忆空原因,只是给忆空作出了提议:“你有没想过要学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忆空回神,想了一会,终于确定一样:“我想学魔法!”

  费严愣了一下,大笑起来,但马上止住了,大家在睡觉,他可不想自己的笑声吵醒大家。好一会,费严才说:“学魔法做魔法师是每个人的梦想,并不只是你的,我也有个这样的梦想。95女性网但是学魔法要有天赋,但是我没有,据说,一万人才有一个有魔法天赋的人出现,我很难确定你是不是那万分之一。当然我并不是打击你,你还是有希望的,或许可以试一下。”

  忆空笑了笑,心中想,不用试了,我现在就可以使用魔法,只是不能让你知道,我需要学的其实是魔法咒语。忆空假装抓了抓头,模样傻傻地对费严说:“我能感应到一些魔法元素,恩……好象是红色的,这算不算是有魔法天赋呢?”

  费严惊讶了:“你能感应到?天!那你真要去试一下学习魔法,红色,应该是火系元素,能感应到元素已经是有魔法天赋了!”

  忆空有些内疚,他欺骗了费严,他不是一个喜欢说慌的人。费严继续说下去了:“恩,你应该去魔法之都彩羽城,那里是魔法师的聚集地!你可以去那里先参加测验,然后运气好的话可以遇到一个高级魔法师做你的老师,那你就有前途了,毕竟魔法师这个职业是尊贵的。”

  费严点醒了忆空,虽然费严是叫忆空去参加测试,看能不能成位魔法师,但是忆空想的却是另一样,那里是魔法师的聚集地,那么那里会不会有黑暗系的魔法师呢?又或者那里有没有黑暗魔法的咒语存在?即使只有一条咒语也好啊!而且据说彩羽城因为魔法师和教廷不和,所以那里并没有圣殿一类的设施,就连神职人员也很少,那不是自己最好的去处吗!

 

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异界纵横之魔法帝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95女性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微课堂·诗词」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勉为其难作者:林大川火车越开越远我在站台边凝望你远去的脸这一别不知多久再相见如果我值得你思念那就闭上眼一起回忆从前我们就勉为其难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恋以丘比特之名许愿爱你一百年不改变突然在某一天朋友新婚宴你若无其事的出现想当初一别现已事隔多年如果我值得你怀念请别转过脸泪流满面我们就勉为其难做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伴以柏拉图之名问天每一个故事结局都不简单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 「微课堂·哲学」知性的良知

    知性的良知作者:尼采我经常重复同样的经验,而总是要作一番新的努力去抵制它,虽然事实如此,但我着实不愿相信:大多数的人均缺乏知性的良知。真的,我似乎常感觉到,在作此请求时,一个人在大都市里就象在沙漠中一样地狐独。每个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着你,并且用他的尺度来评证这个好、那个坏,而当你说他们的衡量并不十分准确时,没有人会羞愧而脸红,也没有人会对你表示愤怒,他们对你的怀疑也许只是付之一笑。说真的,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相信这个或那个并依以为生。而没有事先去了解赞成和反对的最确实理由,事后这些理由也并没有给他

  • 「微课堂·哲学」存在客体的导师

    存在客体的导师作者:尼采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来看人,总觉得每个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这当然不是出于任何对人类同胞爱的情操,而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比这本能更根深蒂固、更冷酷无情和更不可征服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质。虽然我们早已预备习惯用一般短浅的眼光去严格区别我们的邻人是有益的或有害的,善的或恶的。但当我们来做一个统计,并且多花些时间思考整个问题时,将不敢相信这种界定与区别,最后便只得不了了之。即使是最有害的人,或许也仍会去关心保存人类(包括最有益的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7)

    ——可是,我的先生,倘若您的书不是浪漫主义,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浪漫主义呢?您的艺术家形而上学宁愿相信虚无,宁愿相信魔鬼,而不愿相信现在,对于现代、现实、现代观念的深仇大恨还能表现得比这更过分吗?在您所有的对位音乐和耳官诱惑之中,不是有一种愤怒而又渴望毁灭的隆隆地声,一种反对一切现在事物的勃然大怒,一种与实践的虚无主义相去不远的意志,在发出轰鸣吗?这意志似乎喊道:宁愿无物为真,胜于你们得理,胜于你们的真理成立!我的悲观主义者和神化艺术者先生,您自己听听从您的书中摘出的一些句子,即谈到屠龙之士的那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6)

    自我批评尝试作者:尼采人们可明白我这本书业已大胆着手于一项怎样的任务了吗?……我现在感到多么遗憾:当时我还没有勇气(或骄傲?)处处为如此独特的见解和冒险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我费力地试图用叔本华和康德的公式去表达与他们的精神和趣味截然相反的异样而新颖的价值估价!那么,叔本华对悲剧是怎么想的?他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卷中说:使一切悲剧具有特殊鼓舞力量的是认识的这一提高:世界、生命并不能给人以真正的满足,因而不值得我们依恋。悲剧的精神即在其中。所以它引导我们听天由命。哦,酒神告诉我的是多么

  • 金口首个乡土情“农具博物馆” 让村民回忆历史

    (通讯员:赵彦平)稻谷壳的风柜、一张犁一张耙,石磨,百年收音机……2018年4月17日,走进江夏区金口街三门村的农具展览室,眼前仿佛是农耕时代的场景。原来,这是该村为教育后代而特别设立的一间展览室,让“孩子们”了解祖辈们如何利用简陋的农具来维持生计知道农业历史发展过程。此外,该村还有一批舞龙狮和采莲船的爱好者舞动着,村民业余生活丰富。据“农具博物馆”负责人胡保萍介绍金口街三门村,曾是鱼米之乡,祖辈以务农为主。为教育年轻一代,让他们了解老一辈如何利用简陋的生产工具耕作,维持生计,自己到处走村串户专

  • 一名创业者在湘西州SYB创业师资班学习中的感悟

    SYB创业培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应该是十年前,当时是在吉林省白城市的省畜牧校农大办学点上参加的培训。这一晃而过十来年的光阴就没了,从学校出来了,进国企,进私企,辞职,来湘西学习,在湘西创业,公司在经开区,于是,我也这样开始了角色转换之路,由一名打工者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张晶爽与师傅田兴秀教授在传习所合影)期间,我拜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苗医药代表性传承人田兴秀教授为师学习苗医药技艺。这一次湘西州选拨SYB培训导师,我是无比欣喜报名参加的。我有一腔热血呀!重新走进课堂,真的又是一个全新的开

  • 孙家潭 |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孙家潭图1图1-1图1-2图2图2-1介绍一组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形制圆柱形,内外两个印面,分上下两半印作对合印式,完整成套的多年来于市肆只见此一例,早些年购于无锡古玩市场。印文:银铤形押(上)、火日金、图形鸡(底部印)。图1、1-1为实物照片,图1-2为印蜕。直径2.2厘米,通高1.7厘米。圆形印面,上下对合式符合押印,圆柱形印纽残损,质料青铜。此符合押印对合的上半部为一束腰银铤形外凸作子印,印文为花押,底部印面见有一图形鸡,口衔灵芝草,于背部正中见有汉字“火日”,另

  • 「艺术先锋」大气传神、韵味无穷 冯加新画虎

    冯加新作品《雄风》冯加新的虎画,集众家之长,以书法入画,其形象形神兼备、大气传神、韵味无穷,画面用墨讲究、大胆,墨韵十足。画家冯加新冯加新,号大漠之胡,字寅山,男,出生江苏淮阴,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著名大写意水墨虎画家。83年从师李可染弟子胡运才系统学习传统山水等。1988年赴新疆乌苏古尔图定居并做起职业画家创作大量西部风情作品,并成功举办名为(天山行)个人画展。专山水,花鸟尤其大写意水墨虎独成一派。2011年成立淮阴水墨书画院。作品先后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书画报、山西工人报、江苏商报、淮阴

  •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作者:刘元兵始建于清朝嘉庆中期的四川省金堂县高板镇,河流纵横,浅丘遍布,土地肥沃,田野丰润。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文化底蕴丰富,庙宇遍布。在高板镇东岳村13组的那浅丘岗上,还保留着一座古老的庙宇,那就是方圆百里乡民都知晓的东岳庙。在高板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人行万里路,不如东岳庙走一步”,说明了东岳庙在当地人心中的那份神圣和那份虔诚。怀着这份心情,决定去东岳庙走走。沿金堂大道南下,过了高板镇标牌,左转3公里左右就到了东岳村。蜿蜒的水泥路把我们带入了一片浅丘,路旁不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