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那一场盛世烟花19章(第十九章 孟漫漫(命运在逆流))

2017/11/4 21:13: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那一场盛世烟花

第十九章 孟漫漫(命运在逆流)

早晨醒来,给姜南发了短信,这天我起的特别早,相信他看到我的短信时还没有起床吧,依旧是没有回复的。95女性网我握住手机贴在胸口,感觉此时的他就和我一样,他该是想我的,可能是确实很忙吧,我有些不忍,在这么早的时候打扰他休息。

  好吧,就让他安静的睡一会儿吧,懒虫。到了厨房为自己做早餐,哼着歌儿,奇怪的是竟然有了京剧的调调,可能是这些日子里听多了爸爸灌输的京剧音符吧。有时候人是多愁善感的,就比如我,昨天还在担惊受怕,在一夜安稳的睡眠之后,又看到阳光,又想起了一些人,心情就好了,我不是势单力薄的,至少还有一些人让我惦记、惦记着我。

  我不想去父母家了,因为怕听惯了京剧的调调,哼不好平日做饭时的歌儿,我也怕爸妈的争吵,最主要的,是我怕再遇到尾随轩泉的那个男人。

  我把我简单的早餐放在桌子上,一个人享用,有时候你会觉得一个人生活,难得的清净与自在,只是却在心里念道着,姜南什么时候会回来呢?我们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刚刚牵手,我期待能与他再在一起,或只是单纯的牵牵手,或者我躺在他的臂弯里,他揽住我,只是,他会吻我吗?在他吻我的时候我是该看着他的神情,还是该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忽然不敢想,心里有种莫名的羞涩,即便是幻想,心都会跳得那么快,好吧,就闭上眼吧,当什么都不知道,这样这个木头会比较自然些。我怀揣着自己的小心事,只想对姜南说,我是认真的。原文95lady.com只有认真的在乎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才会变得如此真切,才会乱了节奏。如果不在乎一个人,就当是演一场戏,早已蓄意已久,便会没有羞涩,只是履行一种程序。我想男人大概也是如此的吧,如果并不算真的爱一个女人,并不算爱,那么他也会那么自然,那么从容,就当,这个与女人接近的男人不是自己。但是姜南的举止言行是不流畅不自然的,所以,我断定他也和我一样,在乎彼此,真爱彼此。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异常的甜蜜,装得整颗心满满的,姜南怎么还不回短信?不会是把手机忘在公司了吧,但是如果是这样,他也可以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一样知道我在关心他。

  我冲了一杯咖啡坐在电脑前,想问问小凉上班了没。可上了QQ,却看到他对我说,他把工作辞了。阅读http://www.95lady.com/

  我一愣,问他为什么。

  他说,他早就和姜南商量好的,要来这座城打拼,昨天来就是为了看一下哪家报社好,他说,他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在这两天出发了。

  果然是青春年少,不懂得什么叫不易,他并未找好能够接纳他的单位,就冒然的想在另一座城里生存,该是多么的危险。

  可是,任凭我怎么说都晚了,这个倔强的大孩子似乎早已给自己的前程下了定论。

  我说,好吧小凉,你来的时候,有困难和姐姐说下,看姐姐能不能帮你。

  他发了一个可爱的笑脸给我,又给我发了他昨日拍好的照片,我的各种表情在阳光下,头发衬着金灿灿的光。他说姐姐,你真美,我喜欢你。那一场盛世烟花19章(第十九章 孟漫漫(命运在逆流))还未等我说什么,他的头像便灰了下去,我笑了,真是个小孩子,我想,他可能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了吧,他一向那么顽皮。

  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不知干些什么,有时,时光需要打发,居家女子,时间大多都是用在家务上的,想想我这几天也是比较懒惰了,沙发上都有了薄灰,却还没有擦。我开始展开了大清扫,我的速度一向很快,可是房子太大,足足一百多平,如果平时不打扫,一下子打扫起来是很困难的,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熬过时间,累了的时候、休息的时候就给姜南发个短信,告诉他我是勤劳的。

  在清理厨房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按我的门铃,我对着话筒问,谁啊。

  那边说,漫漫,是我,轩泉。

  轩泉?她怎么会来?正好给我收拾屋子,嘻嘻,某人又赚了。

  可是等轩泉上楼的时候,等轩泉进了我屋子的时候,我却发现她不可能帮我打扫房间了,我看到一天不见的轩泉竟然比昨天憔悴了许多。原文95lady.com

  一进门她就趴在我肩上哭泣,说,漫漫……然后就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抱住她,说轩泉怎么了,不哭,咱们慢慢说。

  我还是给轩泉倒了杯水,尽管她伤心的样子让人不忍离开半步,只是,她不说我也能知道她的委屈,一定是那个恶心的男人。在那种男人的蹂躏下,任何女人都会承受不了,没有爱情的女人,怎么可能和一个男人缠绵?而轩泉就是在这样痛苦的生活里生活着。

  轩泉哭过之后,就开始沉默,我问她,怎么了,轩泉,你说话啊。

  其实即便我心里有数,但还是想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或者是其他的事情呢?或者是他丈夫欺负她了呢?或者他们仍在继续那种不可收拾的游戏呢?或者是他们的事情暴露了呢?

  可是轩泉还是不说话,我想她是来找我疗伤的,我们一直是闺蜜,从小是好友,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无话不谈,这个时候,她除了我又能找谁呢。我揽住轩泉的头,靠在我的胸口,想努力给她送去温暖,让她知道我在担心她,我是关心她的。版权95lady.com

  不愿说就不说吧,如果就这样静静的,可以忘记悲伤,那么我宁愿就这样的心贴着心的帮她分担痛苦,直到她忘记为止。

  可是轩泉掀开衣袖的时候,我的心却在颤抖,我看到她的身上再不是原来那样光洁得如同珍珠一样的皮肤了,她开始脱下衣服给我看,我看到上面纵横交错的条纹,紫色的印记,有的已经变成了口子,是那种被鞭打的痕迹。

  那些伤痕看得人惊心不已,我心疼的抱住她,心里难受得无以复加,我说轩泉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是谁这样对你。

  轩泉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机械的穿起衣服,只颤声的说,漫漫,我全身都疼,是他,那个禽兽,他用鞭子打我,甚至在我的身上滴蜡。

  说完,她又趴在我的身上哭泣,说,漫漫,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该怎么活啊。

  我的心里像被人鞭策过一样,清晰的体验到那种被人抽打的疼痛和蹂躏,那种惨不忍睹近乎于刑罚一样的性爱,让人心里战战兢兢的坐立不安,我颤抖着抱住轩泉,却不敢贴得她太近,怕触碰到她的伤,一切安慰都是多余的,我们该想出一个办法应对,可是却偏偏没有办法。

  我帮她擦干眼泪,说轩泉,早上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去。

  我似乎在逃避,不忍心看到轩泉那个样子,我在厨房和冰箱之间漫无目的的穿梭,我知道此刻的轩泉什么也吃不下。

  但还是哄着她说,泉泉,吃一点吧,吃一点会好过一些的。

  可是轩泉却仍旧眼神呆滞的坐在我的对面,手里拿着筷子,却一下也没动,她该是在想什么吧,我也该想想如何帮她应对那个男人。我们都在思考这件事情,或许总会有办法解决。

  猛地,她的手机响了,我看到她魂不守舍的去接,听到里面是那个男人的声音,他说,你给我办好了没有,只要那小妞陪我睡一天,我就放过你,放过你丈夫。

  我的心猛地跳动一下,然后头脑轰然成一片,麻木得没有知觉。

  只听到轩泉骂他,畜生,你做梦!然后就挂了电话,颤抖着,如同站在雪地里。

  可是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又颤颤的给那个男人发短信,打电话道歉,我想她是真的怕了他。

  我说轩泉,怎么回事。

  她说,漫漫没事。

  说完转身就走,我拉住她,说,轩泉你给我说清楚,你找我干什么!

  轩泉只是摇着头,发了疯似的摇头,我看清她痛苦的脸,扭曲着,我摇撼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沙发上,我不知她的心情该是怎样,只听到她疯了一样的向我吼:“他说他第一次见你就看上了你,他要挟我,让你陪他,只一个晚上就放过我,放过我丈夫,可是,这种事情我怎么和你开口!”

  我的心如遭重击,在那一瞬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怎么会牵扯到我?他怎么能这样做,这个该死的男人,他竟然用轩泉要挟我,可是他不知我和轩泉只是朋友吗?朋友之间能帮得上这种忙吗?之间为难的不过是轩泉。

  轩泉夺门而去的时候,我没有伸手去拦,我知道她现在已然难过到了极点,我一个人呆呆的靠着墙,心里难过着,这算一场怎样的要挟?看似没有要害却又牵扯着人的那种要挟,如果我不和他发生什么,他将会怎样对待轩泉?只是轩泉这个看似和我无关的人,却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亲如姐妹的闺蜜,虽不是我什么人,我却不忍心看着她被人伤害。如果她之后所受的所有的委屈都是因为我,让我怎么安心?

  我收拾碗筷,扔在厨房里没有清洗,我实在想不出解决的办法,而谁又能帮我们呢?我坐在沙发里喘息,努力平静下来,平静下来。

  我在胸口压抑的气息稍稍平复的时候,想起去姜南的公司,尽管他出了差,可是公司里的人还是有办法联系到他的吧,我想姜南总会有办法的,他那么聪明,为了我,我相信他会从南方赶回来,帮我和轩泉解除这场噩运。我想他就是我命中的神明,挥舞着光华流转的魔杖,让我的一生都能安定幸福,我那么依赖他,胜过我生活中的所有人。

  把车停在他的公司旁,在快要进门的时候,瞥见一身白色风衣的男子,正在大厅里来回踱步,他不是去南方了吗?怎么又会在公司里?我走进去,看到那个满面愁思的男子正是我所熟悉和爱恋的人,姜南。我庆幸命运待我不薄,在我为难的时刻总算遇到了他。

  我想他看到我会高兴的,却发觉他的愁容不减反增,可能我来的不是时候吧,他现在应该正在思考一个难题。可我的确有要紧的事情,我急于让他帮我想出一个办法,帮我解决,因为我已经没有这样可以依赖的人了,我说姜南,我是真的有事。

  他不疼爱我吗?他真的不在乎我吗?他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几近哀求么?可是,他却怎么烦躁了起来。我知道,我不该在这时打扰他,只能转身出去。我在那个时候心情极度沉闷,可是却偏偏不能在那么多人的时候说出我遭遇的事情,我在这个时候是多么的想依靠一个人啊,可是姜南你却在想什么,什么事情比我更重要。

  回到家里我越发的不安,但我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姜南只是很忙,很忙的,漫漫你知道么,他很忙,等到他不忙的时候再去找他……

那一场盛世烟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那一场盛世烟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19章(第19章 阴沉)

    原标题: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19章(第19章阴沉)小说名字: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第19章阴沉她乍然一惊。啪嗒!吓得手一抖,八音盒掉落在地上,音乐声戛然而止。乔宝贝惊得转身。房间的门口,战少尊冷冷地盯着她,盛怒之下的一双本就凌厉的黑眸,阴鸷得像刀尖上的锋芒。“没人教过你,不要随便碰别人的东西?”丫有病吧?不让碰东西,干嘛让她睡这间房?乔宝贝再怎么忍,心肝脾胃肾的火儿都被勾出来了。当然,她没真冲他发火儿,只是佯装瑟缩了一下,低声表达自己的不满:“四叔,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追风!”战

  • 庶女毒后19章(第一卷 丰国篇第19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原标题:庶女毒后19章(第一卷丰国篇第19章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书名:庶女毒后第一卷丰国篇第19章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花璇一脸愧色地看着傅问渔,她是方景城派来保护傅问渔的,不曾想傅问渔却在她眼皮底下中了毒,若不是傅问渔自己发现得早,只怕就算是叫来了肖小开也救不了她。“你不必内疚,这只能说明傅怜南手段厉害。”傅问渔躺在床上,花璇没有做错什么,本来自己的命,也不该交由别人保管,她只是累极,急需一场好睡。花璇知道傅问渔问方景城多拿了些孤乐散的毒药,便能想到傅问渔要做些事情,许是为了将功补过,花璇第一次主动问

  •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19章(第19章 我要杀了你)

    原标题: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19章(第19章我要杀了你)小说名: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第19章我要杀了你收回拳头的宁宵看着眼前这个脸色未变的女子觉得很不可思议,再怎么样,这么一拳下去,都不是这样的反应,这个女人到底正不正常,不过说是个傻子,可是这不该是一个傻子的反应啊。他重重甩了甩拳头,“哼,小爷我不打女人!”云卿珞笑笑没有说话,其实她觉得眼前这个少年还是挺可爱的,看年纪的话大概才十六七岁,眉清目秀,就是一个正太,放在现代的话,绝对是学校校草级别的。“你不是傻子吗?怎么看起来不像,你不会一直都是在

  • 邪王的金牌蛇妃19章(第19章 不能错过她)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蛇妃19章(第19章不能错过她)书名:邪王的金牌蛇妃第19章不能错过她十日后是天下至宝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拍卖的所有拍品都是珍宝,万金难求。来的人都是有权有势之人,她的斗石拍卖出的价格,应该会比黑市还要高一些。“北穆子夜,你如此看得起我,我岂能亏待了你。咱们六四分,你六我四……”按照规矩,她的那些斗石根本连踏进天下至宝拍卖行大门的机会都没有,但北穆子夜却因为她,破了例。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便还别人十分,她从不愿意欠人的人情。“本王不缺银子,不提你的佣金……”北穆子夜邪气一笑,昨日

  • 一夜欢宠 :亿万老公你好坏19章(第19章 高贵的流氓)

    原标题: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19章(第19章高贵的流氓)小说名称: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第19章高贵的流氓半睡半醒的声调,透着一种慵懒,听着有些挠人,巧巧的脸也迅速升温。“你这个流氓,你放开我!”巧巧红着脸,努力扳着男人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竟然都难以撼动分毫,反倒是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背后呼出的热气让她寒毛耸立,有一股电流在身体里乱窜似的,让巧巧一阵酥麻。经巧巧这一折腾,贺少宸也终于清醒过来,他见巧巧这么好动,还吵醒自己,惩罚性地在她光洁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啊!”肩上传

  • 你还未嫁我怎敢老19章(第19章 怎么还跟以前一样爱哭)

    原标题:你还未嫁我怎敢老19章(第19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爱哭)书名:你还未嫁我怎敢老第19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爱哭苏沫提起精神,努力将陆景炎那句话忘记,晚上,苏沫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除了苗凤兰会有这样执着,不会有别人。苏沫不接都知道苗凤兰想干嘛,因为上次相亲的事苏沫已经很长时间没给家里打过电话,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打钱。她的手机不能关机,苗凤兰一直打,她只能接,不想让人听到家里的事,苏沫匆匆的从包厢跑出来,找个安静的角落。“苏沫,你答应我的十万块,什么时候给?还有,你想让家里喝西北风是不是,这个月

  • 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19章(第19章 暴虐的野兽)

    原标题: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19章(第19章暴虐的野兽)书名: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9章暴虐的野兽蓝夕赶紧回到小屋子里面,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不停地发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慢慢的入眠。第二天一早。蓝夕又是被阿萱踢门的声音给惊醒的。“死了吗?你怎么这么喜欢睡啊,哦……怪不得都睡到总裁的床上。”蓝夕朦胧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头好痛,非常的痛,身上好热的感觉。但今天还有课,她还是挣扎着起来,今天是名师讲课,如果错过了,就没有了。下人们依旧是一边打扫卫生,一边时不时的撇她一眼,然后偷

  • 惹上霸道老公19章(第19章 奇怪的女人)

    原标题:惹上霸道老公19章(第19章奇怪的女人)书名:惹上霸道老公第19章奇怪的女人洗手间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呼加油,陈曦你可以的,不就是吃饭嘛,等下菜来了就闷头吃饭好了。”陈曦关上水龙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加油打气。“呵,这年头还真有人这么给自己打气。”忽然身后的一个洗手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一个身材火辣,个子高挑,妆容浓烈,衣着还有些暴露的女人走了出来,红色的抹胸短裙,将她较好的身材展现无疑。一头深棕色的长卷发魅惑之极,搭配大红色唇妆给人强大的威慑力。陈曦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了几步,给她腾了

  • 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19章(第19章 这些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吗)

    原标题: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19章(第19章这些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吗)小说书名: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第19章这些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吗“少爷,这样真的好吗?”开出一段距离后,司机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姐她……”“跟着我们更危险,那些人会以为小家伙对我很重要而对她穷追猛打,他们的目标是我,把她中途留下,更容易让他们放下戒心,今天才下过雨,地面湿润,小家伙不会受重伤的。”赫连城把一切都算计好了的。他现在很期待,那个小家伙还能带给他怎样的惊喜,赫连城开始激动起来,他的女人,势必与众不同。见

  • 时光陪我睡觉觉19章(第19章 我看你不是属兔子的,是属乌龟的)

    原标题:时光陪我睡觉觉19章(第19章我看你不是属兔子的,是属乌龟的)小说名:时光陪我睡觉觉第19章我看你不是属兔子的,是属乌龟的“哼,偏不告诉你!”季南风暗道一声好险,这可是他和时光的秘密,连几位哥哥都不知道呢,是他一个人的时光妹妹,幸好这小子傻,没发觉。正好,放学铃声响起,季南风从地上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朝停车棚那跑去。宋子玉坐在地上朝季南风的背影气结道:“还是不是好兄弟了!”季南风微微偏过头,身子还保持着向前跑的姿势:“这是当然!”只是一码归一码,兄弟是兄弟,妹妹是妹妹。夏笙歌在教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