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狠辣总裁复仇妻17章(第17章她是我的女人我会管)

2017/11/4 17:32:09 来源:网络 []

小说:狠辣总裁复仇妻

第17章她是我的女人我会管

“夫人,您说这话可就有点儿过了,您明明知道,大小姐是最怕阳的人可是那一天你还是依然让她去了,这才导致了大小姐的失踪,夫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因为你,大小姐根本不可能出事的。版权95lady.com

陈伯有些微怒了,她最见不得前夫人的孩子出事,尤其是大小姐出了事情之后,二小姐也回来了,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了活头,有了可以守护的人活下去的盼头。

可是这夫人?这夫人,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

“什么?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是不是不想在这个家再待下去了?”

蒋母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连区区一个下人都敢对自己如此嚣张,还了得?

“给我滚,”她伸手一指大门,直接让陈伯走人。

陈伯也急极了,本想是来帮二小姐的,没想到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自己的饭碗倒要丢了,他本就没打算在这个家里再多待了,可是现在被人赶走和自己辞退性质是不一样的。

“夫人,我要看到二小姐平安之后,我才能离开的。”陈伯还是不死心,他非要看到苏小浅无事之后,他才能离开啊,不然如果二小姐出了什么事情,他怎么下去见夫人呢。

“还不想走?那个女人就值得你这么对待她?死了还让你这么死心踏地的着?不走是吧,小四,”

蒋母直接叫了一个小伙子过来,怒指着陈伯:“把他给我哄走,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给我扔了,扔得远远的。原文http://www.95lady.com/不要让我再看见他一次,从今天起你就是管家了,如果不把他处理好,我拿你是问。”

说罢,她一把把门关上,拿着水杯进了屋内。

“夫人,夫人,您不能这样啊,二小姐是无辜的,而且她现在还生着病,你这样会出人命的啊。”

陈伯在外面拼命的喊着,他死命的敲着门,可里面的人跟本就不理他,而且门的里面还顺手给反锁了。

他忽然想起来,二小姐也是把门给锁了,夫人不是也那样开开了吗?

他一把拉过旁边的小四,急切的问道:“小四子,刚刚夫人是怎么进去的?二小姐不是把门给反锁了吗?她是和怎么进去的?”

陈伯急了说话也是一句加着一句,把小四子给听得一头雾水,他睁着一双大眼问道:“陈伯你别急,你慢慢说,是不是因为夫人让你走的事情?这件事情,我想等老爷回来跟他说说,夫人现在正在气头上呢,现在跟她说不等于打她的脸吗?等她气消了,我们再跟她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情,老爷不会同意的,你在这个家里待了这么久,没有苏劳也有苦劳,谁也不能轻易把你赶走啊。”

小四子以为陈伯是急着说夫人要赶他的事情呢,陈伯本就是南方人,一说起话来急得什么方言都用上了,他一时半会儿还捉摸不透呢。

就按着自己的想法给他说了。95女性网

可是陈伯跟本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急得又说了一遍:“开门啊,开门,刚刚夫人怎么开的门,你现在就给我怎么开?”

他说完,再看一眼小四,还是一脸的懵懂,陈伯一把推开小四,直接去找工具,他想自己打开。

陈伯刚离开,房间里就传出来一声怒吼声。

“该死的,苏小浅,你个贱人,你居然敢打我,你都快死的人了,你居然还敢朝我动手,看我不打死你个小野种。”

蒋母睁大了眼睛看着苏小浅,她没想到这个野丫头,已经虚弱成了这副德性还能动手,刚才她不过是往她脸上倒了一杯水,谁想到这丫头居然还坐起来了,而且还扬手抽了她一巴掌。

该死的,蒋母暗骂一声。

“苏小浅,你个小贱人,你居然敢打我,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惹到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下场,今天不把你打得你妈都认不出来,我就滚出这蒋家大院。”

说罢,一脚就朝着苏小浅的肚子上踢去,手上拿起什么都朝着苏小浅的身上砸。网站95lady.com

苏小浅本来是朦胧的,意识一点儿也不清醒,可是蒋母将水泼到她身上之后,她全身一冷,脑袋就清醒了。

睁大了糊水的眼睛,看着她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近,然后苏小浅下意识的一巴掌就挥了上去。

使了浑身力气的一巴掌呼了蒋母一个趔趄,她朝后退去然后就开始了嘶吼。

苏小浅这才睁开眼睛看到了俩母女的样子,一个正坐在一边休息,一个正对她拳打脚踢。

她冷笑一声,听着蒋母嘴里的口不择言,突然开始放声大笑,她也不知道现在身体上哪个地方在疼了,只知道自已现在的这个样子肯定很吓人。

她只能在气势上取胜了,果然,蒋母看到她哈哈大笑之后,惊讶地看着她:“你笑什么?你个死丫头,死到临头了还敢笑。”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苏小浅整个人都是浸在血泊里的,全身脏得她根本不愿再近一步了。狠辣总裁复仇妻17章(第17章她是我的女人我会管)

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竟然流了那么多的血,这样下去,她一定出不了这个门就会死在这儿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个事情,可就麻烦了。

“小四,小四子。”蒋母朝着门外大喊着:“过来,过来,去找人弄个单架过来,”

她一定要让家里的佣人们都看见她把苏小浅送了出去,这样,不管她有没有出事,都不归她管了,就算她死在外面,也会有人找上门来。

啊?

小四子在门外听到夫人叫,却没想到是这样的事情,他犹豫着自己是否要去,却没想到刚刚下楼的陈伯拿了东西上来。

“让开,小四子,我今天非要把这个门砸开不可,如果二小姐真的再出了什么事情,我这张老脸死了都没法见夫人了。”

说罢,也不给小四子反应的机会,直接一把推开他,就要朝着门砸去。

可是小四子却一把拉住了他:“陈伯,你别急啊,这,里面,夫人,”

他四子原本就是个结巴,一急更不会说话了,他磕磕巴巴的说不清楚。原文95lady.com

可是陈伯还要进屋呢,哪管得了他那么多,直接一个巴掌就把他拍开了。

“门,开着呢。”小四子一急,这一口气喘顺了,舌头也锊直了一口气就崩了出来。

嗯?

陈伯回过头看了一眼小四子,他的手都已经举到头顶上了,明晃晃的铁锤拿的是。

小四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这一垂子下去,不仅是陈伯,他的饭碗估计也保不住了。

看到陈伯停下手听动作,小四子一把拉开他,小心翼翼的把他手上的铁锤拿下来,然后指了指门里,小声的凑到陈伯跟前说道:“夫人说是要单架,我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一定是二小姐出了什么事情。”

小四指了指屋内,然后把刚刚蒋母跟他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转给了陈伯。

陈伯一听脑袋都开始发晕了,得病得多严重才要用担架啊。

他一脸惊恐的撞开门就跑了进去。

而屋内,苏小浅正一脸污血的看着母女俩,她一脸冷笑看着两人,那气势,仿佛她才是来找碴的那个一样。

而蒋母和蒋天则是气喘虚虚的站在一边,看着苏小浅,看着那个那她们两个都恼火的女人正冷笑着看着她们。

蒋天由于站的时间太长了,脚开始隐隐抽痛了,这痛让她想起苏小浅在她的办公室对她所做的一切。

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头窜出,她刚刚只是踢了她几脚真是便宜她了,蒋天心里愤愤不平,身上提起一股力气,一崩一跳的就走到了躺在地上的苏小浅面前。

她恶狠狠的看着她,一脸的鄙夷:“你现在清醒了?嗯?刚刚跟个死人一样任由我们打骂,连口气都喘不了一下,你倒是还手啊,你还手啊。”

蒋天边说边用脚踢打着苏小浅。

“哼,蒋天,你也就这点儿本事了,除非你今天打死我,否则,别等我好了,等我好的那一天,就是你下地狱的时候。”

苏小浅冷笑着看着她,好像刚刚蒋天的那几脚根本就不是在踢在自己身上一样,不痛不痒,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蒋天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了,她的本意是让苏小浅求饶,哪怕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说不定都会放过她,可是她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尤其是她还说出了那样威胁她的话语。

现在躺在地上的是她,任人宰割的是她,倒竟然还能说出那样霸气的话来,蒋天当时心里一惊,可是一想到她受的苦,直接拿起手中的东西,就朝着她砸了过去。

边砸边骂:“你再说啊,你再说,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划花你的脸,割破你的嘴唇,你再试试说一遍,苏小浅,你再说啊,你再说。”

她一边大力击打着苏小浅,一边嘴上发泄着自己的怒火,该死的,她今天不打死她就不姓蒋。

居然敢这样威胁她,一个将死之人居然敢这样威胁她,如果她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就姓蒋。

苏小浅只觉得身上不停的都东西砸下来,可是她没有一点疼痛感,全身像瘫了一样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头上有不停的液体流下来。

是血吗?

她胡乱抹了一下,果然模糊的双眼看到的都是红色的血。

她已没有力气去擦,她知道自己的毛病,如果这样不管她真的会死掉。

苏小浅忽然笑了一下,蒋天看着她笑得阴森,心里也是一惊,停下了手中动作,跳着站到一边去了。

“你笑什么?”

蒋天心里有些发悚,紧靠着蒋母站在一起,挨着她让自己的心里踏实点儿。

“笑什么?笑你,蒋天,你这样打我,也得让我知道个理由吧。”

苏小浅坐直了身子,她现在就撑着唯一的一口气了,她不能倒下去,让她们母女看不起她,她必须撑着。

“理由?苏小浅,你在问我要理由?”蒋天看着她,恨不得杀了她而后快,语气恶毒:“你当初把我的腿打骨折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情愿不情愿,怎么不问问我要个理由啊?”

“那么你,把欺负阿月的时候,可给了她机会,你把她害得连命都丢了,蒋天,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同父异母的姐姐的?”

苏小浅冷眯着眼盯着前方不远处的蒋天,血流进她的眼睛里又从眼睛里流了出来,看起来狰狞恐怖,可是她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紧眯着眼睛,让血避开眼睛。

而这样的苏小浅,还在跟蒋天争执着到底是谁的错在先,让蒋母心里警铃大作,如果这样还不是回光返照的话,就是苏小浅的身子实在太强了。

谁看她的样子都是不活不过今天了,如果这样的话,她先前计划的一切都白费了。

“天儿,先别跟她啰嗦,先把她抬出去,你看看她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别再死在这里,你我母女两个可就说不清了,”蒋母拽了拽蒋天的衣袖,看着苏小浅的样子。

蒋天也回头看了一眼,确实是不忍直视了,惨不忍睹。

她正打算朝着门外高喊一声,刚刚母亲明明已经叫了人抬了单架过来,为什么还没有人出现。

她一扭头就看见了将将闯进来的陈伯。

陈伯一大步跨进来,就看到了苏小浅一身是血的倒在血泊里,浑身上下全都是伤,全是血,满脸是污血,衣服也是破烂不堪,甚至是衣不遮体。

陈伯心头怒火大胜,直指着苏小浅身旁的蒋天就喊道:“你们对她作了什么,你们这一对恶毒的母女,会不得好死的。”

他直指着两人的鼻子,就开骂了,也顾不得什么主子下人的身份了。

蒋母心头的火气蹭的就上来了,直接一巴掌就呼了上去。

“好你个陈生,你那先前的主子都死了,你还对她的女儿这么忠心耿耿,还说没有私情,我看她在的时候,你就对她心怀不轨,现在还不承认?”

“小四子,我不是让你把他哄走吗?你也是不想在这个家待了是吧,连我的话都敢不听是不是?”

蒋母招了小四子进来,一批怒吼。

狠辣总裁复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狠辣总裁复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恶少的秘制甜妻20章

    原标题:恶少的秘制甜妻20章小说:恶少的秘制甜妻第二十章跟你彻底势不两立覃老夫人一手指戳着覃然的胸肌,将他推到一边,然后大步踏入房间里,开始寻找一切蛛丝马迹。覃然站在门口无奈的摇了摇头,把门关上缓步走进去。覃老夫人走了套房里里外外一圈,都没见有女人。但是,隐隐之中她仿佛嗅觉到了一股女人香水的味道。凭着这个香味能想象到,这个女人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对象。看来儿子是开窍了啊?舍得心疼他的父母,知道他们都想赶紧抱孙子,所以开始找媳妇了?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就儿孙满堂,她浑身就像打了鸡血那样,顿时变得更加激动了

  • 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20章

    原标题: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20章小说: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第二十章开锁神器他正想着,就有差役进到牢房中来。“给我把他绑起来。”为首的人一声喝令,身后连忙上来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一脸横肉,面露凶相。石广川心中寒颤打了一轮,但在木琳琅面前,他又不敢表现得很软弱,只好把脖子一梗,装出一副老子才不怕你们的样子。“呦,还挺横。老子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那三面崖上的山贼头子。想趁乱逃跑,哼也不看看我们大人的火眼金睛,那是用来做什么的,就专门对付你们这些嘴硬的山贼。”石广川很生气:“你凭什么说我是山贼。”那人

  • 这个农民不一般20章

    原标题:这个农民不一般20章小说书名:这个农民不一般第20章:提欲药草淫羊藿“看来村子里传的关于你种植黄瓜木瓜的消息是真的了。”杨晓红低头迟疑了会儿,说道:“那好吧,你下次再种出黄瓜木瓜,就给我弄点过来,我帮你卖卖看,如果卖的好的话,我直接从你那进货怎么样?”“好的!”黄尚想都没想就激动地回答道。“对了晓红。”黄尚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你不是考上大学了吗?怎么回来又呆在镇子里卖菜了?”“别提了。”杨晓红蹙着眉头说道:“大学学费昂贵,我爹虽然是村长,但近些年他的种植棚收成不好,也就供不起我的大学

  • 隐婚娇妻太惹火20章

    原标题:隐婚娇妻太惹火20章小说名:隐婚娇妻太惹火第二十章救场如救火卧糟,这不是跟顾氏的合作方案吗!“哥,今天晚上的饭局我替你去,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忙,我先回去准备了哈。”厉俊凯扫了一眼合同后,立即逃之夭夭!看他狼狈而逃,厉炙城的脸上仍然是凝重的神情。顾家与他们厉家素来有往来,且在生意上合作也非常的密切,按理而言,他该庆幸方是,他究竟因何那么的恐惧?厉炙城自是知道内情。顾家有小女顾清未嫁,顾清一直倾慕俊凯,且两家也有意撮合他们俩人,可惜俊凯一直不把顾清往心中放,导致顾清一直对他穷追猛打,除了

  •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20章

    原标题: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20章小说名称: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第二十章药丸被调包程双来报,“启禀王妃娘娘,瑞王爷的随从郝瑟求见。”“请他进来。”骆千依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莲秀,只见对方脸色惨白,双腿啰嗦……她淡淡的笑着,优雅走进了大厅中,对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郝瑟说道:“你前来景王爷行营,所为何事啊?”“王妃娘娘……快去救救我们王爷吧。他,他误食了什么东西之后,就吐了好多黑血啊……”骆千依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跟着她来到大厅的莲秀,道:“要不,你随我过去瞧瞧?”说完,骆千依返回内室。再次打开古雅

  • 幻武大世界20章

    原标题:幻武大世界20章小说名字:幻武大世界第二十章月牙山上(三)寒冰傲雪身体微微弯曲,进入戒备状态。她轻声说道:“小叶子,别逞强,躲到我身后去。叶森森看见情况如此诡异,明白不是自己逞英雄的时候,只能是乖乖的退到了寒冰傲雪身后,心里面却是异常憋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自己保护傲雪。剩下的十二个人当中,自然是以寒冰傲雪实力为尊,所以其他人不由自主的向寒冰傲雪主动靠拢。王震与军师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不管怎么样,先保住小命再说。众人渐渐靠拢在一起,均在皱眉思考,如今根本就看不见敌人身影,又如何能够应对。

  • 夫人盼守寡20章

    原标题:夫人盼守寡20章小说名字:夫人盼守寡第二十章不轨所图但姓孙的说的不对,让一个女子为妻比让她为妾难的多,因为求娶为妻要三媒六聘,堂堂正正,但要纳一个女子为妾,可以用权势、金银,还可以用手段。让一个女子为妾的手段很多,下作的更多,坏她名声,或者,坏她清白。方谨言猛地起了身,本来又开始推杯换盏的几人都被吓了一跳。方谨言也知自己失态,他努力让自己静了静,“我想起有件急事要办,就先告辞了,你们继续用,花费的银两都记在我账上。”方谨言带着默语走远,桌上依旧坐着的几人前后笑了起来,一人道:“你们都听到

  • 都市之王者归来20章

    原标题:都市之王者归来20章小说名:都市之王者归来第二十章吃虎未必要扮猪黄婉莹心里一片冰凉,打电话已然来不及了,她只能靠自己了。刚想冲进场内,场上那难以置信的一幕却让她定住脚步,轻掩香唇,瞪大了眼睛。不是吧!操场中央,两人一合即分,只一照面,人高马大的崔虎就被摔在地上,张三千站在一旁象没事人一样,正察看新工作服蹭脏了没有。惊呆的不止黄婉莹,保安队众人也是瞪大双眼,尤其是赵宽心中更是惊讶。如果说早上那次,还可以解释为是崔虎大意了,可上午刚被摔过一次,他相信崔虎这次一定会有所提防的。可结果却是一交手

  • 女鬼婚戒捡不得20章

    原标题:女鬼婚戒捡不得20章书名:女鬼婚戒捡不得第二十章被包围只见她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包裹里,伸手一抓,直接抓出了一把东西,对着空中一撒,我这才看出,那东西竟然是一团糯米,不会吧,这又不是僵尸,怎么用糯米上了?当她把糯米撒向空中的时候,顿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你这老太婆,我念你多年给我烧纸,也不跟你为难,这小子的纯阳之心,我要定了,你不要拦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空气中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带着让人惊恐的力量。不会吧,这个就是那个鬼吗?我看着眼前的情势,这个老太婆

  •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20章

    原标题: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20章小说名字: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第二十章肮脏下贱的心“涵之,你等等我!”姚菲儿嘟着嘴抱怨,却还是小跑着跟上去。玉手穿过江涵之的手臂缝隙,紧紧的挽着他的手。目光却是循着江涵之的视线看去,正好看见低垂脑袋做鸵鸟状的邵晓曼。无端的,姚菲儿心里一紧,总觉得江涵之与那个女人是认识的。“李总,真是幸会。”江涵之的脚步落定,就站在邵晓曼的面前,目光却是转到了李晓峰身上,不温不火的笑着。李晓峰微愣,在他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见过江涵之笑得如此友好。他一直冷冰冰的,就算笑也是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