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明末风云之大明海寇15章(第十五章 惊天逆转)

2017/11/4 13:09:38 来源:网络 []

小说:明末风云之大明海寇

第十五章 惊天逆转

虽然大碗口铳这种东西,95女性网之前在于孝天眼中算是一个废柴,但是这种废柴也要看在什么情况下才是废柴。

像现在这种情况,这门大碗口铳就不能算是废柴,相反却要称其为大杀器了,碗口铳的炮膛之中,填入了百十颗以上的铁钉、铁片还有石子之类的东西,这玩意要是用来轰百米之外目标的话,威力实在是算不上多厉害。

但是这会儿的情况是船头到船尾,总共也不过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却正是这种碗口铳最有效的杀伤距离和范围,一旦点燃的话,那就是标准的火力全开。

于孝天怒极之下,原文95lady.com不顾生死,愤然将手中那支火箭杵在了碗口铳炮尾的火门上,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内心中祈求上苍,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再耍他了!他已经没有机会再被耍一次了,希望这门大碗口铳在这个时候,能发挥作用,而不是当场炸膛抑或是再来个哑炮。

大概是他的祈祷被老天听到,随着他手的落下之后,那门笨拙不堪的大碗口铳当即便一声惊天巨响,炮口中闪出一团耀眼的火光,而这门大碗口铳当则在后坐力下,猛的跳起来向后翻倒在了船首甲板上,如果不是于孝天有所准备,网站http://www.95lady.com/躲的够快的话,保不准就被砸断腿了。

不过即便如此,于孝天也被身边响起的巨大的炮声震了个七荤八素,脑袋里像是开了水陆道场一般,盆呀钵呀叮当乱响,耳朵也如同塞了一窝蜜蜂一般,嗡嗡作响,一时间居然有点晕乎乎的感觉,让于孝天暗中大骂,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能站在炮边听这动静了!

随着这一炮轰出去,炮口喷出的硝烟顿时笼罩住了大半个船身,炮膛之中填塞的上百颗乱七八糟的铁钉、铁片和石子之类的东西,在火药的催动下,由船头到船尾,向一把大扫帚一般横扫而过,沿途凡是凡是挡住它们去路的人,95女性网无一例外被当场轰翻在地。

这条船就这么宽,就这么长,除了一根桅杆和倾斜着落下的船帆之外,再无什么遮挡之物,那些炮子闪电般的便横扫过了整个船甲板,真可谓是遇佛杀佛、遇魔杀魔。

登船的海盗们刚才正在嚣张的自船尾朝船头逼来,这一炮轰过去这下他们的乐子就大了!他们正好成为了最好的目标,除了船尾一个海盗反应够快快,一看到于孝天要用火箭点火,便根本连想都不想,毫不犹豫的在于孝天点炮的瞬间,掉头便跳入了大海,这才成功的躲过了这一劫之外,其余的海盗连逃都来不及,眼睁睁在这一炮之下,几乎可以说是来了个全军覆没,不少人站在前面的人的身上当场都镶满了各种炮子,几乎被打成了筛子。

十几个海盗仅仅一炮,便基本上宣告全灭,一些海盗当场便被轰杀,还有一些海盗则负伤倒在了船板上面,整条船上响起了一片惨绝人寰的惨嚎之声。

炮声过后,再看船尾的那些海盗们,尤其是那个海盗头子,刚才还嚣张的不可一世,但是这会儿再看那厮,也当即炮响人翻,居然半张脸不知被什么东西撕去,露出了面部皮肤肌肉下面的森森白骨,仅剩下了血肉模糊的小半张脸还留存着皮肤,鲜血混合着白色的脑浆,在船板上流了一大滩,转瞬之间便死的是不能再死了。

于孝天一炮放完,也不再管这门掀翻的碗口铳,直接在地上抄起了那把单刀,对着脚边瘫坐一团的两个船夫狂吼一声道:“还愣着干什么?不趁着这功夫杀光他们,还等着他们回过来神再来杀咱们不成?抄家伙杀呀!跟老子一起去杀光他们!”

于孝天一边对着两个船夫放声大吼,不等吼声落音,他便立即挥刀一马当先的窜了出去,两条腿撒开了,旋风一般的自船头卷向了船尾,这会儿船尾能站着的仅剩下了区区几个海盗,但是也各个晕头转向,有人还浑身都溅满了鲜血,一时间又惊又怕,丧失了抵抗能力,特别是在他们扭头看到他们海盗头目死的惨状之后,更是顿时都被吓得惊慌失措了起来。

没死的他们这会儿一时间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儿,本来在他们看来此战大局已定,这条船应该是已经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这条船船上剩下的那几个船夫也只能任他们宰割了,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一眨巴眼的工夫,船上的局面便发生了惊天逆转。

那个大个身材高大威猛的光头船夫(于孝天留的是半寸,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跟光头基本无异)居然形若天神附体一般,愣是独自一人,便把船首的那门大炮抬起给调了个头,接着便一炮轰过来,他们的弟兄这会儿便基本上都躺下了,就连他们的头儿也跟着当场挂掉,而这会儿那个光头大汉则带着一脸的狰狞又朝着他们冲杀过来。明末风云之大明海寇15章(第十五章 惊天逆转)

一个轻伤的海盗反应稍快一些,见势不妙便怪叫一声,掉头瘸着一条腿,愣是如同脱兔一般眨眼间便飞身跳回了他们的海盗船上,歇斯底里的滚翻在他们的船上对守船的几个同伙狂叫道:“三爷死了!风紧!扯呼!”

而另外两个海盗则没有他反应的速度,待到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再想要跑却已经来不及了!于孝天这个时候已经跟旋风一般的冲到了船尾,跑的慢了点的两个轻伤海盗,赶紧抄家伙想要招架,可是他们此时正在惊魂未定之中,反应速度明显降低不少,再加上于孝天这会儿已经彻底陷入暴走中,一个照面之后,便被于孝天闪电般的一刀一个砍得鲜血四溅,一起倒在了船艉甲板上。

而这个时候刘老六和剩下的两个船夫,眼看局势逆转,虽然他们震惊于孝天居然不是个哑巴这个现实,开始时候脑子也有点转不过弯,但是这会儿当他们看到于孝天这一炮将船上的海盗差不多都放翻了,而且于孝天已经势如疯虎一般挥刀杀了过去,这才都从震惊中多少恢复了一些,虽然他们还是害怕,但是为了保命,这会儿也顾不得这些了,不管怎么说,于孝天还是他们这边的人,先杀退海盗保住命再说,至于于孝天到底是什么人,这一点他们已经暂时来不及问了!

刘老六因为屁股上有箭伤,这会儿不能动弹,却也在大呼着,推着其它两个没有受伤的船夫,让他们赶紧去给于孝天帮忙,这两个船夫眼看形势突然间便发生了惊天逆转,于是也都鼓起余勇,从船板上爬了起来,一个个捡起被他们丢弃的刀剑,然后歇斯底里般的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吼叫声,一边为自己壮胆,一边撒腿追在于孝天的背后,也朝着船艉冲去。

本来海盗船上也就是二三十个人,刚才夺舷的时候他们已经伤了几个,加上留守的几个人,其实真正跳过来的也就是十几个人,可是这会儿跳帮过来的这十几个人,在于孝天那一炮轰过去之后,大部分已经被炮子放翻,仅剩下的几个海盗,又有一个逃回了他们船上,两个被于孝天砍死在了甲板上,其余的基本上都趴在地上,不是死便是伤的动弹不得。

在留守贼船上的几个海盗,这会儿眼看着于孝天人高马大而且是凶悍异常,而且刚才他们也都看到了于孝天单人力扛大炮的威风,一时间几乎对于孝天惊为天人,哪儿还敢继续跳过来跟于孝天拼命呀!再加上他们也都看到了他们的头目脑浆迸裂死状凄惨的挂在了这条船上,于是剩下的几个海贼这会儿也不敢再在这儿多呆了。

几个留守贼船的海贼不由得有点惊慌失措,非但不敢再跳过来,反倒开始担心于孝天这个疯子般的凶神还会杀到他们船上,于是纷纷惊呼着七手八脚的摘去或者干脆斩断了挂住两船的钩枪和绳钩,仓惶用撑杆把他们的海盗船和于孝天所在的这条船摘开,两船一分,在各自风帆和舵板的推动下,便迅速的拉开了距离。

于孝天这会儿真的有点疯了,眼瞅着贼船已经开始脱力,可是还不依不饶,低头刚好瞧见甲板上跌落着一根短矛,于是弯腰一把捡起了这根短矛,怒吼一声,振臂便将这根短矛当做标枪朝贼船掷去,只听得这根短矛的矛杆发出“嗡”的一声,便带着颤音疾飞过空中,紧接着“笃”的一声,抖动着深深钉入到了海盗船的一根桅杆上,几乎是贴着一个海盗的脸颊飞了过去,如果再差那么一点点,便可以把一个海盗给生生钉在桅杆上,吓得这剩下的几个海盗惊呼连连,赶紧拼命转舵,拉开和于孝天这条船的距离。

于孝天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些天来在他胸中积存下来的种种恐惧,种种委屈,种种不甘的情绪这会儿瞬间都宣泄了出来。

他跳着脚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片子,仰天长啸了一声之后,指着对着那条海盗船破口大骂着:“王八蛋们!你们不是很嚣张吗?来呀!别跑呀!你们他妈的都是一帮灰孙子,都是胆小鬼,都他娘的是缩头乌龟!你们倒是来呀!老子今儿不把你们的蛋挤出来,就不算是好汉!

娘的!你还没死呀!我让你不死,我让你不死!死去吧!死吧!你死吧-…”

于孝天正在跳脚指着开始离开的海盗船破口大骂的时候,忽然察觉到脚旁似乎有动静,低头便看到一个受伤的海盗还没死,这会儿正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而且这厮居然贼心不死的伸出了一只手,伸向了落在船板上的一把刀,想要抓住刀柄,明末风云之大明海寇15章(第十五章 惊天逆转)趁机偷袭于孝天。

这会儿本来就已经陷入暴走状态的于孝天,这一看之下便顿时大怒,二话没说便狠狠的一刀挥下,血光迸溅之中,再看他已经将这个地上海盗的伸向刀柄的那只手给生生的剁了下来,然后疯了般劈头盖脸的轮开了手中单刀,一刀接着一刀的开始猛剁这个海盗。

一时间船上只听得受伤海盗发出了非人般的惨叫声,鲜血崩起老高,溅的于孝天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不多会儿这个海盗的惨叫声便弱了下去,并且迅速的戛然而止,可是于孝天却依旧没有停手,继续狂吼着不停的挥舞着他手中的大刀剁向那个倒霉的海盗,过了一会儿再看这个倒霉的海盗就这么愣是被于孝天剁成了一堆碎肉,几乎快要分辨不出人形了。

那两个船上剩下的船夫,说起来跟着于孝天冲到了船艉,可是却什么也没能干成,等他们到的时候,能站着的海盗已经都被于孝天干趴下了,这会儿正疯了一般的猛剁脚下的一个海盗,血肉横飞的场面吓得两个船夫面色如土,只敢远远的注视着如同中了疯魔般的于孝天,就这么一刀一刀的将那个海盗剁成一地零碎,却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包括还在船首位置的刘老六在内,所有人都被于孝天的疯狂吓坏了,他们想不明白,这些天在船上看上去老实巴交、一副人畜无害的哑巴,突然间怎么可能变的如同杀神附体一般,先是一个人便抬起大炮将满船海盗轰翻,而且连续手刃几个海盗,将海盗船逐走,现在继续发狂的劈杀一个海盗,于孝天行为上巨大的反差,令所有人神经都处于短路状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随着手中的刀一刀刀的剁下去,于孝天胸中积存的负面情绪被才渐渐的被释放出来,直至连他自己都感到了手臂的酸麻之后,于孝天才渐渐停止了挥动手臂,再一次抬起了头,而这会儿他一双眼睛的眼白,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血丝,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癫狂嗜血的神色,甚至于连五官都因为暴怒而变得有些扭曲,再看那条海盗船这会儿早已凄凄惶惶的像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驶向了远处,根本已经没有半点想要回头的迹象。

于孝天站在船艉满地的尸体、伤号之中,对着正在远去的那条海盗船高高举起双臂,又一次发出了一声如同孤狼一般的狂吼声,他的狂吼在海面上传向远处,令听到之人各个都有些感到毛骨悚然。

明末风云之大明海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明末风云之大明海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禁爱少女 1章(第一章 我噩梦的开始)

    原标题:禁爱少女1章(第一章我噩梦的开始)书名:禁爱少女第一章我噩梦的开始1992年的一个初春的晚上,我妈17,被我爸强暴;第二年初冬,我便降生于这个世界。我们家是农村人,在那个时代,女子失了贞洁会被传的沸沸扬扬,被所有人唾骂,我妈最终迫于流言,饮恨嫁给我爸。自从我有记忆以后,我就看到我爸每天都酗酒,每天和我妈因为钱的事吵架,我作为那场灾难下的产物,我爸对我不负责任,我妈恨不得看不见我。我在这个家里没有地位。后来,我妈有一天忽然抱回一个女婴,她叫敏敏,虽然她被抱回的时候身体很小,却能看得出眉清目

  • 前妻太鲜吻不够 1章(第一章:出轨?)

    原标题:前妻太鲜吻不够1章(第一章:出轨?)小说名字:前妻太鲜吻不够第一章:出轨?程氏集团的展示大厅内,坐满了全球知名的记者。在台前一名身穿全白职业装的女子,她,就是程氏集团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秦知暖。前一秒在介绍完新产品的概念后,秦知暖看到记者们的反应,明白这一次的发布会很成功,只要不出意外,按照这样的反应下去,那么新产品很快就能上市。“下面请有疑问的记者们,依次发言,我们将会为一一为各位解答。”秦知暖身旁的助理朝着台下微微一笑。片刻,一名金发美女快速站起来提问:“秦副总,我想知道,昨天程总与

  • 桃运兵王 1章(第1章 抱个美女回家)

    原标题:桃运兵王1章(第1章抱个美女回家)小说名字:桃运兵王第1章抱个美女回家淮海市,深夜。微风习习,皓月悬空,白云飘动,只有稀稀疏疏的灯光依然亮着,仿佛感叹这个繁华无比,纸醉金迷的大都市难有的一丝宁静。在叶飞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段非常安静的小道。这条小道真的不是一般的安静,这种安静几乎难以搜寻到任何声响,好像所有的声音都被抽空,宛如无声鬼蜮。每当深夜从这条小道走过的时候,总是需要极大心里承受能力,不然怕是被这安静得可怕的小道给吓到。在这片区域,这段小道是最为危险的地方,晚上经常会有一些小混混在

  • 桃运特种兵 1章(第1章 臭要饭的)

    原标题:桃运特种兵1章(第1章臭要饭的)小说名字:桃运特种兵第1章臭要饭的一辆长途汽车缓缓开进丽春汽车站,随着车门的打开,耿祥武起身跟着乘客一起下车,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汽车站外,停着很多的摩的,见到汽车站里有人出来,立刻凑了过来揽客。耿祥武身边冷冷清清,愣是一个过来搭讪的都没有。耿祥武低头看看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再提鼻子闻了下,那股又酸又馊的味道,让他自己都皱了下眉头。不过没人过来搭讪更好,省得因为说多了话被人察觉异常。抬手又把帽子向下拉了拉,沿着大街向县城外走去。丽春县城不大,但

  • 我的冰山女副总 1章(第1章 买卫生巾)

    原标题:我的冰山女副总1章(第1章买卫生巾)小说书名:我的冰山女副总第1章买卫生巾“白文锋,你做的什么项目方案,垃圾,出去重新做,滚。”紧接着她一手把我熬了一个通宵做的策划书扔了过来,我接住的时候看到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的不屑与冷艳。“林总,我可以对这个项目方案做一番解释。”不禁多看了她一眼再次被她狠狠的眼神扫视了过来,是那样的冰冷与不近人情。“出去,滚……”靠,这个女人太狠毒了,正当我走出她的办公室不到十步的距离,又被她的魔鬼命令叫喊了回来。“你,回来。”心里一肚子的气但我没有在这个时候发泄,因

  • 花都迷途:冰山女神爱上我 1章(第一章 春梦无痕)

    原标题:花都迷途:冰山女神爱上我1章(第一章春梦无痕)小说名字:花都迷途:冰山女神爱上我第一章春梦无痕我在朦胧中看到了浴室,听到了里面撩人的流水声。这让我的内心狂跳,如同几十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充满着一种让人心跳的向往。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朦胧的雾气中,一个诱人的白皙娇躯,在优雅地动着。我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芸儿,如同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出尘味道,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我。

  • 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 1章(第一章:替我报仇!)

    原标题: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1章(第一章:替我报仇!)小说名字: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第一章:替我报仇!一间封闭的密室之内,容貌艳丽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条长鞭,正恶狠狠地看着躺在她身前不远处全身已被抽得血肉模糊衣衫褴褛的女子。女子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颤抖,她微微扬起脑袋,艰难地开口:“六……六公主,思涯……思涯哥哥呢?”眼见女子已经成了这副模样竟然还在问关于宗政思涯的事,楼安洛心中怒气更甚,手中长鞭再度抽了下去:“贱女人,就凭你这么个废物,也想嫁给宗政世子?哼,我告诉你,今天的事就是他一手策划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1章(第一章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懂礼貌)

    原标题: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1章(第一章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懂礼貌)书名: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第一章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懂礼貌“王行长,我今天约您前来,是为了向贵银行贷款的问题,您也知道,您和我爸爸的关系一向交好,这一次,还真的是麻烦您多多帮忙,当然了,这是我们公司百分之五的股权,你看这……”靳墨在说话的时候,手指一直紧紧的握着她面前的咖啡杯,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脸上化着淡妆,头发扎起来,职场范十足。“靳墨啊,不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不想要帮你,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你们公司现在欠

  • 老公,今夜说爱我 1章(第一章:他的情妇)

    原标题:老公,今夜说爱我1章(第一章:他的情妇)小说:老公,今夜说爱我第一章:他的情妇从法国到北京八千多公里,从北京首都机场到***四十五分钟,一百二十元。那一个人从云端到泥泞,需要多少的时间?我恨不得一天有一百个小时可以麻醉我自已,让我认不出我的名字,认不出我的姓。可是驾驶证却还是触目可及,一张平静而又不会笑的脸,一个好听的名字,陌千寻。这个城市熟悉得让我心痛,但是我却还不舍得离开这个城市。空车上了山道,扑面而来的清绿色还是让我沉默着,警卫员示意我停车,指着未经允许不得闯入的牌子让我看。我捏着

  • 逆天宠妃不好惹 1章(第一章:我的九哥)

    原标题:逆天宠妃不好惹1章(第一章:我的九哥)小说:逆天宠妃不好惹第一章:我的九哥无相之朝,无相,释之:无色无相之意,也在于,色相源于畏,无色无相亦可无畏。带着一些佛家之言喻,无相,四大皆空也。无相之朝新皇登基,改国号为天观,十七岁当政,极力以农为主,以食足货通,国实民富为道。天观十年,无相朝风调雨顺,万民同乐,举国上下,一派繁荣富强之气。家家有书读,户户有粮吃。青家在京城,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有头有脸,有钱有势。青家祖上曾出过一名太妃,光耀了青家的门楣,从此青家平步青云,步步直高。到了我爹爹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