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谁主沉浮13章(第012章:)

2017/11/4 8:28: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谁主沉浮
第012章:

事儿。95女性网其实这还用得着讨论吗?保尔他能拿出十亿美元吗?不能,他连一万都拿不出;而比尔即使出手百亿,他的钱袋依然殷实鼓胀!谁保尔与比尔谁是英雄而争论不休,《特区报》上还特辟一版面专论此是英雄不是显而易见吗?保尔的时代,已如过眼的烟云般消逝了,现在谁还有那种高尚的情操?保尔的理想是要解放全人类,而就象梁默之类,只想先把自己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两点钟后,餐厅已渐无顾客,众员工遂准备午餐。厨师炒了几盘大锅菜后,大家便围坐于数桌一起用餐。吃饭时,有的彼此互开玩笑,故气氛很是轻松、活跃。梁默初入餐厅,又是杂工,故就一言不发地冷吃。

  饭毕大家临时休息,休息期间由轮班的员工值班。

  梁默踩着红色地毯的台阶,上二楼包房休息。95女性网他推门儿进入“迷人外滩“这间包房后,只见房内有一大圆桌,配有八个精巧竹椅,旁为卡拉OK组合音响。墙上挂些图片儿,全都摄于二、三十年代,那时的外滩极为繁荣,人们身着西服、长袍,甚至旗袍,悠闲地漫步于街头,轿车穿梭,游艇来往,情景宛如今天一般安逸。

  四点半钟准时上班,直至晚上十一点时,餐厅方营业结束。

  回到宿舍冲过凉后,梁默便坐于床上看《特区报》,别人则急急围于一小方桌旁,忙着用扑克牌斗地主赌钱。

  先看了天气预报和体育新闻后,梁默又随意从后往前浏览翻阅。有一加粗的标题映入了他眼帘:

  美议院歪曲攻击中国劳教制度

  中国人民深表愤慨与坚决反对

  [据新华社北京电]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国人民对美国议院通过涉华劳教制度议案,肆意歪曲事实和诬蔑攻击中国劳教制度的谬论,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有记者问:你对美国议院通过涉华劳教制度有何评论?

  发言人说,你提到美国议院通过的涉华劳教制度议案,罔顾中国的民主法制,肆意歪曲事实和诬蔑攻击中国的劳教制度,严重干涉了中国内政,中国人民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美议院的这种险恶用心和卑鄙伎俩,必将注定要惨遭可耻的失败!中国的劳教制度,对预防和减少犯罪,维护社会稳定治安秩序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劳教农场依法保障劳教人员的合法权益。95女性网劳教人员可以依法行使选举权,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和通讯自由,人格尊严不受侮辱,人身不受体罚和虐待,个人合法财产也不受侵犯。

  报上还有篇时事通讯,也吸引了梁默的眼球,标题是:

  黑心老板蔑视法律如儿戏

  禽兽保安欲置员工于死地

  说的是一私营手袋厂老板,因怀疑员工偷藏了手袋,故就吆喝来工厂保安分批审讯员工。众保安先带进七、八名员工,喝令全部跪于地上,然后遂一审问,跪于老板脚前的众员工,都矢口否认。老板勃然大怒,不可能没人偷!众保安见状即冲上前去,对员工们先是脚踢拳打,抓头撞墙,后用铁棍猛击肩、胸、背、臂、腿等各部位,打得员工们鬼哭狼嚎,满地打滚,但仍无人承认偷藏。众保安又带进七、八名员工,如法炮制。如此这般,一批批员工从傍晚审讯至天亮,但最终还是无人承认。

  梁默放下报纸,又联想起昨天《南国晨报》上的另篇报道。推荐http://www.95lady.com/有一外资企业,因员工们打饭时排队不太整齐,老板金大仙见状后,就吆喝来保安,责令让全体员工跪地思过。众打工仔、打工妹只好饿着肚子,手持饭盆儿,齐唰唰地跪于地上,低头思过。

  有一打工仔站着屹立未动,胖胖的金老板肥手一挥,炒掉(开除)!众保安即上前所扭住胳膊,连推带搡地将其轰出公司。

  唉,诸如此类欺辱、迫害之事,在开放的沿海城市、村镇,确实是数不胜数!有的公司除养着保安,(绝大多数保安,原是人民解放军出身,都练有一手杀敌的好拳脚。)还养着狼狗,上班前与下班后,均由狼狗负责值勤。有一工厂的打工妹,因半夜出来小便,就被几只狼狗在脸上、身上撕咬得浑身是血;有的工厂、公司为获取最大额度的剩余价值,常不分昼夜的连续加班,有的员工因过于劳累,精神无法儿集中而被机器吃掉手指、手掌等致残的事儿委实不少,有的连人头都被机器绞掉!甚至有的员工(称呼是员工,其实是由骨肉组成的机器。),被活活累死在钢铁机器旁;还有些诸如电子厂、塑胶厂、制衣厂类的企业,因蔑视消防安全规则,稍不注意,一场火灾就烧死数十名,年龄如花季般的打工妹、打工仔……

  据地摊儿上摆卖的小报消息讲,有些外资企业在本国时,老板都是遵纪守法,严谨经营。谁主沉浮13章(第012章:)徜若有象金老板如此影响极坏的事件发生,必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性质特别恶劣,后果极为严重的,不但判你蹲大牢,且还要罚得你倾家荡产、一贫如洗!然而此类企业一到中国,却敢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有一深圳政协委员说,中国民众在数千年暴政统治下养成的奴隶性,已很难改变。)这或许是中国的法制还不完善之缘故罢!唉,拥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法制还远不如发展仅两百余年的美国健全,你说扛长工、打短工的有什么办法呢?

  然而受害的这些人,都是些处于社会底层,为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倘若有一高官子女,被厂房着火烧死,或被保安殴打致残,或被狼狗撕咬的话,那可就大大的不同了,不管你是什么大老板,若无深厚的背景,准让你吃不了要兜着走!不过高官的子女,也绝不会守在机器旁,成天如机器般打工了,就如我们的高衙内同志,虽年纪轻轻(仅二十六岁),但在官场上已颇俱声望,商场上也是三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唉,想想这些鸟事,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只不过让人深感惊讶的是,那些乌合之类的保安(百分之八十来自农村贫民,百分之二十来自城市贫民。),在奴性和兽性的驱逐下,无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竟然都能干得出来!最近就有一深圳著名品牌商场(全国连锁)的保安,因怀疑一逛商场的孕妇是小偷,竟将孕妇私自关押于保安室内剁掉手指后,又将其活活打死!

  唉,当今这个社会,经济看上去确实是比以前繁荣昌盛多了,但不知咋的,经过“*”与“改革”的洗礼后,人心却逐渐向禽兽进化了。

  算了算了,别想这些让人心烦的鸟事了,明天还要早起辛苦做工呢,睡觉!

  时光在人们忙忙碌碌的劳作中,悄无声息地溜走,不觉中梁默已干满两月。发工资后,他将工资全交给了刘经理,委托刘经理帮他代买一张暂住证,他自己不敢只身一人去买,深怕进去后查证出不来,尽管他是啥法也没犯。谁主沉浮13章(第012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梁默先是暂住证到手,后又拿到了毕业证。因条件渐趋于成熟,故他心中极为兴奋!若不出预料的话,可以初步摆脱贫贱的围追堵截,而慢慢走向新的生活了。

  这月即将结束时,发生了件极其平常却又不幸的事儿。那天晚上下班回宿舍时,路上霉遇查证的。有一叫梁燕的咨客,因未换工作服,故证件忘带在身,随即被捕后扔进了收容所。梁燕年约二十四、五,容貌较好,为人随和,是那种外柔内坚的女性。

  第二天因餐厅承办一婚宴,故老板夫妇、刘经理都忙得离不开身。待婚宴进行一段儿时间后,梁默便上前对刘经理说:

  “我可以用钱赎梁燕于虎口。”

  “唉呀,我正想这事儿呢,真让人担心啊!得多少?一千够不够?”

  “应差不多吧。”

  “那你赶紧去,救人要紧!”刘经理边说边将钱递给梁默。

  梁默将自己与梁燕的身份证、暂住证、工作证、未婚证、流动人口证、健康证、通行证等等,一一带好后,就先去市收容所花钱打探了一番,得知她已被转押去了东莞,他就赶紧乘车急赴东莞。

  来到收容所门口儿,眼望着高墙铁门儿,梁默的心内极为难受!他将赎金交给收容所后,随着铁门儿的“哐当”声,梁燕被放了出来。她头发散乱,赤着双脚,工作服已被撕开条口子。梁燕看见梁默后,眼圈儿一红泪即涌出,梁默忙上前握住她手,一脸歉意地说:

  “你知道承办婚宴很忙,故我现才乘车赶来。”

  “谢谢你来救我。”呆了会儿,梁燕方手捂泪眼哽咽着说。

  “同是天涯打工之人,互助本是份内事儿,何必言谢。走,我们先去吃饭。”

  梁默知她米粒未进。初进收容所之人,谁也吃不下猪见了都摇头的“犯人饭”。

  离收容所不远处,有一快餐店。饭菜上桌后,梁燕呆呆地望着饭菜,好象在思索着什么似的。

  “吃啊小燕。”梁默将筷子递给她,她接过筷子,眼眶又潮湿了。

  “你怎么会来救我?”梁燕轻咬嘴唇问道。

  “你知道别人都难以离身,而我是有无皆可之人,再者我也被羁押过数次。”

  “那你来深多久?”

  “嗯,也有点儿时间了。”

  两人边吃边聊。饭后又给梁燕买了条裙子,及一双凉鞋。

  回去的车上,梁燕给梁默讲了她来深的原因。与她相恋数年的男友,原在京城一大学读书,毕业时为能留守于京城,竟弃她与一教授之女结婚。此后一年多的时间,她一直被失恋的阴影所笼罩,为摆脱失恋之苦,她就远离故乡,只身一人来到了深圳。

  “失恋对人的伤害,竟然如此厉害?”梁默似乎有点儿不信。

  “你未曾失恋过,自然难以体会到失恋之苦。”

  “说来惭愧,我还从未与人恋过爱呢,不过依此看来,这也并非是件过于让人遗憾的事儿,最起码还无失恋之苦,你说对吧?”梁默对她咧嘴一笑。

  “请你别取笑我好不好。”梁燕有点儿不好意思。

  “真的,我若谈我的过去,或许有人定会难以置信。”

  梁默简介了他所遭遇的坎坷经历,自是有所选择。

  “你也真不容易。”

  “唉,后来我也就渐不想此事儿,若有条件就抓紧学习。我现已领到了自考毕业证,打算此月满后,就辞工去另找事做。”

  两人在公交车上聊了一路,过联检站出示证件后,就改乘中巴(小型公交车)去了餐厅。

  晚上下班回到宿舍后,众人先是冲凉,后又急急围坐于小方桌旁,掏出钱袋斗地主。梁默手持报纸刚躺于床上,忽听门儿外梁燕喊他,便又下床穿鞋。

  梁默出了门儿,见梁燕长发披肩,穿件淡蓝色长裙,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漂亮,格外清纯。

  “有事儿吗?”他眼望着梁燕。

  “我想请你去吃宵夜。”

  “啧,你看你这人,算了算了,若你没事儿的话,我们去草坪上坐会儿吧。”

  梁燕就在附近一水果店内,买了两罐可乐,半斤荔枝。草坪上已坐了很多下晚班后纳凉聊天的年轻人,三五成群,或坐或卧。

  夜深了,闷热的空气渐为凉爽,蔚蓝色的浩瀚夜空中,除悬挂轮圆盘般的皓月外,还有数颗明亮的星星闪烁不已。

  梁燕剥了颗荔枝递给梁默,这使得他有点儿受宠若惊,也有点儿莫名其妙的略感紧张,因为这太象恋爱了!

  “民哥,谢谢你今天救我。”梁燕深情地望着梁默的脸庞,轻声说道。

  “你我本是同病相怜,实不必再三称谢,再若如此,就有点儿见外了,更何况我这人天性就爱助人。”

  梁燕听后欲言又止,转而仰望夜空,轻吁一口气后又道:

  “唉,眼望明月,人就不由想念故乡,想念过去。”

  “小燕,我觉得你似乎还沉浸于伤感的往昔,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应放眼于将来。”

  “将来?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象我们这类人,或许将来就是今天。”

  “你不必过于悲观,过于悲观会让人精神消沉,过天算天,这种心态长期以往,不禁让人身心皆累,且生活会愈变愈糟!我希望你能勇敢的面对严酷的现实,相信只要坚持不懈的进取,生活总会有所改变。我送你一句话,这也是我对生活的感悟,‘每天进步一点点,幼苗也能成大树!’此言亦可缩为‘每天进步,幼苗成树!’,诚望你能谨记。”梁默喝了口饮料后,沉默些许又说:

  “最关键是心态,象咱们这些无倚无靠之人,惟有自强不息、艰苦奋斗,抱有永不言败,永不放弃,永不为晚之念,方能有望获得幸福。我所谓的幸福,并非是指家财万贯或高官厚禄,而是指拥有一和睦相处、食宿无忧的家庭,能孝老爱幼、夫妻恩爱,并能依据自己的爱好,力所能及的做出一点儿成就。我觉若能如此,也可算是慰籍平生了。”

  “民哥,平时你沉默寡言,未料你竟然明白诸多道理。”

  “我所经历的苦难坎坷实是太多,在深的日子,我觉得与八年抗战毫无区别,是残酷的生活,锻造了我乐观坚强的心态。”

  “你身处困境而不移志,着实让人钦佩。”

  梁燕话语轻柔,脸庞沉静,在淡淡的夜色中显得极为楚楚动人。蓦然有种久违的念头,在梁默的脑海中闪现,然而处境又让他难以启齿,“唉——”他不由仰天轻叹一声。

  “民哥,何事让你心烦?”

  “我,”梁默心内十分矛盾,无奈地摇了摇头。

  “若非紧要之事,也可不妨讲给我听。”

  “小燕,”梁默略为迟疑,便毅然说道:

  “有句话,我实不知该不该说。”

  “但说无妨。”

  “我想请你做我女友,不知你愿不愿意?”

  梁燕望着梁默深情的目光,低头轻声说:

  “这事儿,我得慎重考虑。”

  “望你尽快给予我答复,因我已与刘经理讲好,月满辞工走人。”

  梁燕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抓住了梁默的手,两人遂顺势偎依于一起。

  “民哥,咱俩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能有美满的结局吗?”

  梁默心里暗暗吃惊,未料梁燕竟有如此现实的眼光,“目前的处境确是有点儿艰难,但如若咱俩能携手共搏,我坚信这种局面定会有所改变。”

  梁燕便将头靠在梁默的胸上,眼睛凝视着远方一颗明亮的星星,“民哥,你让我好好想想,你临走时我再给你答复,好吗?”

  “好吧。”

  月色下的梁燕,一半脸庞被秀发遮住,她闭眼静静地倚偎在梁默的怀抱,犹如熟睡一般。梁默还从未如此亲近过女性,故感觉怀抱的是幸福,也是责任。

  直到凌晨一点多钟,草坪上人渐稀少时,两人方起身返回宿舍。

  此后几个晚上,梁默与梁燕冲过凉后,就常去草坪上聊聊天儿,谈谈心,自然也情不自禁地夹杂些许不雅行为。两人坐于草坪上又说又笑时,都深感心情愉悦,没有了长时间劳作带来的烦闷与压抑。

  斗转星移,梁默辞工的期限已到。

  深夜下班冲过凉后,梁默与梁燕买了些零食、饮料,又去了宿舍附近的草坪。

  “我离开餐厅后,争取月内找份儿事儿做。”梁默剥颗葡萄递给梁燕。

  “若你出去能找到事儿做,以后我也打算另找份儿事做,我想也许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梁燕说话时的眼神儿,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小燕,为了我们美好的明天,干杯。”

  两人对饮一口后,梁默便微笑着对梁燕说;

  ”小燕,你说过,我临走时你会给出我答复的,现应没问题了吧?”

  斗转星移,梁民辞工的期限已到。

  深夜下班冲过凉后,梁默与梁燕买了些零食、饮料,又去了宿舍附近的草坪。

  “我离开餐厅后,争取月内找份儿事儿做。”梁民剥颗葡萄递给梁燕。

  “但愿天随人意。若你出去能找到事儿做,以后我也打算另找份儿事做,我想也许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梁燕说话时的眼神儿,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小燕,为了我们美好的明天,干杯。”

  两人对饮一口后,梁民便微笑着对梁燕说:

  “小燕,你说过,我临走时你会给予我答复的,现应没问题了吧?”

  “民哥,我当初失恋后,确是万念俱灰!心底对爱情不再抱有任何奢望,真的,太让人寒心了!至于咱俩,我实不知该如何是好。与你相处时,我对将来确是满怀信心,但孤身一人时,又觉现实残酷,恐怕咱俩的结合又是一悲剧。”

  “你别‘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我也不知该如何才能让你相信我,难道定要让我指天发誓吗?我骨子里是非常传统的男人,又是从艰难环境中过来的,且而立之年才遇到了你,难道我一点儿也不懂得珍惜吗?”

  “民哥,你倘若真如你所言,那就请你手指明月发个誓吧。若你哪天背叛了誓言离开了我,我会每天把誓言重抄一篇后邮寄给你,让你的精神终身不得安宁。”

  梁燕将手伸进手袋内,取出支圆珠笔和通讯录。梁默看她神情专注的模样,感觉又好笑又怜悯,这不是刑讯逼供,这是她把自己交给他而举行的仪式。梁默抬头凝望着悬挂于夜空的一轮明月,忆及往事,忽然两行热泪涌上眼眶!他思索片刻后,便神情庄重地说:

  “清空明月在上,梁默年届而立,方遇倾心而爱的梁燕,梁默将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爱情,愿与梁燕白头偕老,死后同穴。若梁默中途有变,愿苍天有眼,让他身生百病,在孤独凄凉中郁郁而终!”

  梁燕放下笔录,情不自禁地抱住了梁默,梁默将她轻揽于怀中,喃喃而语,“小燕,我爱你。”梁燕没有言语,她默默的将双唇贴在了梁默脸颊。

  过了良久,偎依于梁默怀中的梁燕轻声说:

  “夜深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

  上午上班前夕,刘经理把梁默的工资结了。梁默遂手提简单行李,离开了老上海餐厅。

  来到一电话亭前,梁默给郭福打电话,郭福说他已离开了公司,现居住于一出租屋,并说了位置及出租屋的门牌号。

  梁默乘车到出租屋后,郭福出门儿相迎。进屋后梁默笑问:“你辞职已有多久?”

  “将近月余。”

  “唉,找工真是件苦差事。”

  “是啊,现钱已将尽,惟求尽快上班。”郭福耸耸肩,无奈地笑了笑。

  两人闲聊至中午,便外出吃饭,饭后午休。

  午休期间,梁默作了个梦,他梦见了高耸云霄的华夏山,浓密茂盛的白桦林,金黄的麦浪,柔软的青草,清香的野百合,芬芳的大腕花儿,缕缕炊烟村林间缭绕,零星牛羊山坡上徜徉,还有那金黄金黄的油菜花儿,开遍了幸福的满山遍野。醒后他心里非常地难受!

  夜晚两人站于一人行天桥上,依栏欣赏深圳的夜景。

  望着日新月异、趋于定型的深圳,梁默感慨不已,郭福亦有同感。两人相互回忆起初来深圳时的情景,那时那座大厦还未修建,那条公路尚未开通,就连这天桥附近的公园儿,也还是一片萋萋荒草。然而仅仅数年的光景,初来深时的旧版面,现已模糊不清了。回忆往昔,梁默对坎坷的遭遇刻骨铭心!他心中暗暗发誓,这次无论如何,定要找份儿较为满意的事做,以求从此走向新的生活。

  郭福后来去了郊区一外资企业,做人事管理,他这次找工用了将近两月时间。郭福走后不久,房租也紧接着到期,梁默就住进了十元店。

  十元店内依然如故,只是凭添了许多为生活所迫,而入盗行的小偷儿、混混。

  上午寻工的都是同一程序,购票入人才大市场,填表、递表、面试,遂后返回。

  午饭后,有的睡觉,有的下棋,有的看电视,有的打扑克,也有复习资料的。虽然众人各干其事,但各自的心里备受煎熬!特别是那些久未找到事儿做的,一看那失神的眼光、落魄的模样,人就感到心酸难受!

 

谁主沉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谁主沉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杨公秘录9章(第九章 后悔)

    原标题:杨公秘录9章(第九章后悔)小说名称:杨公秘录第九章后悔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吕蓉的心在滴血,至始至终,张凡都没再看她一眼,仿佛她是被摒弃的垃圾,一文不值,臭如狗屎。“张凡,我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吕蓉心中暗自发誓,嘴角弥漫着怨毒的恨意。“吕小姐,可惜,可惜了啊!”“以张先生的本事,日后坐拥金山银山,那是轻而易举的事,这种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你都抓不住,哎,这年头最怕走眼啊。”“好戏散场了,老刘咱们也走吧。”许掌柜撇了撇嘴,冲气的满脸扭曲的吕蓉叹然一笑,与刘文生相视而笑,一并去了。对他们来说

  • 豪门宠婚:帅气娇妻萌宝宝9章(第9章 不是你的私人保姆)

    原标题:豪门宠婚:帅气娇妻萌宝宝9章(第9章不是你的私人保姆)小说:豪门宠婚:帅气娇妻萌宝宝第9章不是你的私人保姆唐安瑶内心一惊,这该不会是中暑的前兆吧?急急忙忙把江琳送进了附近的医院,通知了君父和君琛远之后,站在vip单人病房中的唐安瑶,看着床上面色虚弱的君母,一颗心还是悬在半空。也不知过了多久,君易深像阵风匆匆赶来医院,直奔病房,一张脸冷峻异常。在君易深身后跟着一串白大褂的医生,全都诚惶诚恐的模样,生怕君易深一个责怪下来,整家医院都要遭殃。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唐安瑶依旧十分自责,江琳却

  • 强宠霸爱:陆先生强势来袭9章(第9章 醉酒)

    原标题:强宠霸爱:陆先生强势来袭9章(第9章醉酒)书名:强宠霸爱:陆先生强势来袭第9章醉酒“姑娘,喝这么多,去哪儿啊?”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看着软成泥一样的陆瑶瑶,无奈的问道。“不好意思,麻烦你稍等一下,我……”苏泽站在后车座门口,看着陆瑶瑶舒服的躺在后面。话还没有说完,身后传来朋友的喊声,抱歉朝着司机笑了笑,转身回到酒吧门口。“走!快走啊!”陆瑶瑶躺在后车座上,等了半天还不开车,开始嚷嚷起来。“你男朋友还没过来呢。”司机无奈,女人喝多了怎么都一个德行。“我才没有男朋友!让你走就走!不然不给你车

  • 婚外错爱:总裁恋上小娇妻9章(第九章:不用,谢谢)

    原标题:婚外错爱:总裁恋上小娇妻9章(第九章:不用,谢谢)小说名:婚外错爱:总裁恋上小娇妻第九章:不用,谢谢我瞬间泪如泉涌,我气的站起身子,也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拍着桌子喊道:“方亦城,当初是你求我嫁给你,如今,是你亲手送我上了别人的床,方亦城,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真的很不明白,我从未做过对不起方亦城的事情,可是他呢?他做了一切不是好男人做的事情,可我都选择了不计较。我只是想要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可是方亦城他在做什么,他在侮辱我的人格,对我连最后的一点尊重也没有了。方亦城一点也不在乎我的歇

  •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9章(第8章 大佬做的饭)

    原标题: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9章(第8章大佬做的饭)小说: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第8章大佬做的饭“啊?怎么了?”危晚立刻惊醒,站了起来,神情疑惑。怎么回事?刚才不是下暴雨,冲走了她的钱吗?反应了一会儿,危晚才意识到那是在做梦。对上季冽的眼神,危晚又是一个哆嗦,难怪刚才感觉冷。季冽抬手,指了指危晚的嘴角。危晚疑惑,还是用手摸了摸,黏糊糊的……口水……“呃……呵……呵呵……”干笑两声,连忙跑去抽纸巾。看着女孩这一系列动作,季冽摇了摇头,不知道他让她来这里是对还是错。只是,季冽没有意识到的是,有

  • 我的主君鬼夫9章(第九章 宿舍有鬼)

    原标题:我的主君鬼夫9章(第九章宿舍有鬼)小说名字:我的主君鬼夫第九章宿舍有鬼不祥的预感在我心头升起,我接起电话,苏颖有点颤抖的声音让我一下站了起来:“诗雨,我好像看到有一个黑影在窗户那里,你给我的黄符有一张已经着火了,赶紧带你那位夫君回来吧!”“别慌,更别乱跑,紧紧拿着符咒,不论听到任何声音都别靠近窗户!”一边说着,我一边急匆匆地往外跑。“发生什么事了?”门口的一个警察问我。我看着这个警察,忽然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不过来不及回想了,我赶紧让他带着我回学校。警察出乎意料地好说话,没有多说什么,

  • 我的农门小娘子9章(第九章 精明)

    原标题:我的农门小娘子9章(第九章精明)小说书名:我的农门小娘子第九章精明“避免旁人看出破绽……”苏晓掂了掂手里的柴刀,将之丢弃在了一边,随后她将一旁几上的物件全部扫落在地,层次不齐的当啷声自屋里响起,打破了这一地的沉浸。苏晚强撑了一把力气,然后也走到床边,将苏晓原本收拾整齐的被褥拆散,并随手在屋内营造出打斗过的痕迹。两人皆专心致志的做着手里的事情,不一会儿,整个屋里就被破坏得个干净,苏晓见不知的差不多,从床底下拿出一坛小酒,在屋里的角落里四处洒上了一点,而后用力在地上一砸,不一会儿屋里就散着浓

  • 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9章(第九章 他要签她)

    原标题: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9章(第九章他要签她)小说书名: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第九章他要签她黎文深吸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同意。”傅如桉不解的看着她,冷冷的道:“进了圈子后,我可以保你前途无忧,赚大钱,也不会被其他人潜。”傅如桉开出的条件确实令黎文心动,黎文也清楚,如果有他这样的大金腿抱的话,别人定是不敢打她的主意的。但是,她陪傅如桉,不过就是为了弟弟的医药费而已,否则,她是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她还有男朋友……她已经很对不起傅天禄了,更不能在这条路上一错再错了。“抱歉

  • 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

    原标题: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小说名:青山不及你情深009:双胞胎她每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孟铁城羞辱她,时时提防着他的靠近,却忘记孟铁城早已在她的身体里放进了种子。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毕竟那是她喜欢的人。可如今呢?她是孟钢川的妻子,对孟铁城的爱慕更是在一次次刻骨的羞辱中转变成了恨。她多么可悲,怀了丈夫哥哥的孩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这种耻辱,她也不能接受一个数次被屈辱强暴后得来的孩子。她想要悄悄做掉孩子,在搬出孟家后,便偷偷去了私立医院联系医生。“双胞胎,你真的不考虑要?孩子

  • 且以情深赴余生9章(009绝情)

    原标题:且以情深赴余生9章(009绝情)小说名:且以情深赴余生009绝情言落,她蓦地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染着挑衅看向他,“慕以深,有种就杀了我!”嘴角勾起的弧度里,却是一片死灰般的凄绝。和她对视的一瞬间,慕以深幽深的眸子怔了一下,捏着她脖子的手顿住。她这双素来装得清纯无比眼睛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凄冷,这般绝望。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凭什么绝望?有什么资格绝望?淼淼没了孩子没了子宫,最开心的不应该是她吗?“怎么?慕先生什么时候这么没种了?不敢杀?还是……”向晚勾唇一笑,“还是舍不得?”她挑衅的语言瞬间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