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现言小说《契约婚约:先婚再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21:14:54 来源:网络 []

书名:契约婚约:先婚再爱

第一章 离婚进行时

A市民政局,江灵珊和寇驰正要签署离婚协议。来自http://www.95lady.com/

可是江灵珊写自己的名字写到一半,忽然觉得头晕目眩,她闭眼缓了缓,再睁眼的时候却觉得晕得更加厉害了。

难道老天爷故意的?不让自己跟寇驰离婚?

“怎么了?”寇驰停住手中的笔,神色默然,淡淡地问,却没有要靠近来扶她一下的意思。

江灵珊微皱眉头,摇摇头,语气淡漠,“没事儿。签字吧,签完了好走!”

寇驰一对剑眉紧拧着,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而后重新拿起了笔,姿态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江灵珊在旁边看着,面上云淡风轻,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里也在滴血。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那些过往的甜蜜也好,伤害也罢,就从今天开始,永远成为回忆吧。

她重新拿起笔,想要将剩下的字签完。现言小说《契约婚约:先婚再爱》在线免费阅读

然而没等她的笔落在纸上,她便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手中的签字笔随之掉落,骨碌碌滚到寇驰脚边。

“江灵珊你怎么了?”寇驰皱眉,本能地接住她从椅子上缓缓下滑的身体,“江灵珊!江灵珊-…”

他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抱着她飞快地出了民政局。

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儿熏得人脑瓜子疼,寇驰在诊室外面来回踱步,心里烦躁无比。

江灵珊这到底是怎么了?她不是一门心思要跟自己离婚吗?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同意了,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她却晕倒了,是真的还是故意耍自己玩儿的?

诊室的门打开,江灵珊已经醒了,被护士扶着慢慢走了出来。

跟着医生到了办公室,寇驰和江灵珊同时开口问:“医生,她(我)怎么了?”

医生盯着他俩看了几眼,才耷拉下眼皮埋头写病历,紧接着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声音传来,“怀孕四周多了。孩子要不要?”

“怀孕?”江灵珊瞪大了眼睛。95女性网

寇驰脸上掠过一丝惊喜,“我要当爸爸了?”他转头看江灵珊,却见她一脸茫然慌乱。

看着一向淡然的江灵珊脸上出现这样的神色,寇驰心像被什么狠狠地揪住一样。

江灵珊是A市贵圈儿里有名的美女,但总是一副特别淡然好像什么事儿都引不起她的兴趣的样子,经常会让人觉得无趣。

甚至几次谈到离婚的问题时,她都表现得很平静。

然而现在,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她脸上一直以来的平静和淡然被打破了。

看她的样子,对这个孩子似乎不太欢迎?

思及此,寇驰剑眉紧蹙,他立马又想到了江灵珊和辛泽凯之间的事,刚才的喜悦顿时荡然无存了。

他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来的时候,医生已经写好了病历,再次抬头看两人。95女性网

“想好了吗?孩子要不要?不要的话最好在胎儿三个月之内做流产。”医生依然冷漠的声音,将两人从神游的状态拉了回来。

江灵珊手放在自己依然平坦的腹部,低头看了看,仍然不敢相信,里面已经有一颗小种子在发芽了。

寇驰看着她茫然的神色,心里微微一动,转头对医生道:“我们要!”

医生的神色缓了缓,点头道:“能要还是留下吧,怀一次孕也不容易。哎,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办事儿的时候也不做好安全措施,为了自己逍遥快活,有了孩子就来做了。这以后都是问题呀!既然要的话,头三个月就要多注意了……”

江灵珊一直沉默着,而她的沉默让寇驰更加沉默,最终两人各怀心思回到家里。

两人在沙发上坐定,江灵珊再次将手放在腹部,心里的感觉是微妙的,不可言说的。现言小说《契约婚约:先婚再爱》在线免费阅读

寇驰也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星眸中神色莫辨。

半晌后,江灵珊忽然抬头,看着寇驰皱眉急道:“我们现在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晚了人家该下班了!”

怀孕这一突然变故,让她把最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我们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寇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好像不愿意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细微的神色变化。

江灵珊默了一瞬,淡淡开口,“孩子是我的,你就不要操心了!”

寇驰听了,只觉得有一股火窝在心口,他急需要发泄出来。

“你不要忘了,孩子也是我的!”他面上不动声色,看向江灵珊的目光却含着隐隐的压迫感。

江灵珊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愧疚带着犹豫,好像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话。

寇驰静静地等着,等着她的回答,等着他要的答案。网站95lady.com只要她把那个答案说出来,他或许就彻底死心了,也或许会铁了心不会跟她离婚。

然而江灵珊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最终什么也没说。

寇驰觉得这就是她的答案,而这答案,进一步印证了自己的怀疑,那孩子……

第二章 牢牢抓住她

因为江灵珊怀孕了,所以寇驰坚决不肯离婚,并说他要当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给他们母子一个完整的家。

寇驰之所以这么坚决,自然是有他的理由的。

江灵珊不接受,他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甚至在领证之前,他们几乎都没见过面,这一路磕磕绊绊下来,两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一些伤害。

人生就那么长,为什么要将自己绑在无望的婚姻里浪费宝贵的生命呢?

他们就应该好聚好散,谁也不耽误谁,谁也不伤害谁。

当她将这些讲给寇驰听的时候,寇驰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句“好一个谁也不耽误谁”,便拒绝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江灵珊还要试图说服他,寇驰干脆拿了自己的东西,出了家门。

而辰华超市也打来电话,超市有些事情要处理,她便不顾身体虚弱,直奔现场而去。

寇驰约上言子旭等人,在他们经常聚的老地方等着。

言子旭到的时候,寇驰拿的一瓶酒已经快见底儿了。

见言子旭来了,寇驰扔给他一个杯子,让他陪他喝酒。

“哟,什么事儿能让你喝成这样啊?”言子旭稳稳地接住酒杯,给自己倒上半杯,看着寇驰将杯里的酒一口闷了,揶揄着道。

寇驰凉凉地瞥了言子旭一眼,已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头又进去了。

“诶,酒可不是这么喝的,你这是要把自己灌死吗?”言子旭意识到寇驰情绪不对,赶紧上手抢下了他的酒杯,而后眼珠一转,眼尾斜挑起一抹风情的弧度,“难道是你跟表嫂又吵架了?”

言子旭是寇驰表姑家的孩子,寇驰比言子旭大了几个月,两人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寇驰不置可否,言子旭便知道自己言中了。

“我说大哥,你曾经有过那么多女人,按理说在女人这方面应该是个中高手啊,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把表嫂搞定啊?”言子旭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寇驰双眸里星光点点,看向房间某一处,焦距却并不在那里。半晌后,他才轻吐一句,“她不一样!”

言子旭用力点头,“就是因为她不一样,所以你更应该牢牢地抓住她。这一辈子,我就认江灵珊这个表嫂,别人你别领我面前来啊!”

“你究竟跟谁是亲戚?”寇驰斜睨言子旭一眼,要不是因为确定地知道他对江灵珊不会有非分之想,他一定会怀疑这小子说这些话的动机。

言子旭嬉笑的脸立马变得一本正经严肃异常,就差赌咒发誓了,“就因为跟你是实在亲戚,才替你着急。我就觉得吧,这世上只有江灵珊配得上你,也只有你才能配得上她,总之你俩就是绝配,不在一起天理难容,所以,大哥拜托你一定要加油啊-…”

寇驰狠狠地抽了抽嘴角,实在是受不了言子旭这婆妈的属性。

“好了,今天找你来是有事让你做!”他打断言子旭的唠叨,严肃道,“你去帮我查辛泽凯最近半年的一切行踪,一点儿也不要漏过!尤其是他和江灵珊在一起时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都要查清楚!”

超市的事情有些棘手,江灵珊费了半天劲才处理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影响,她觉得自己的反应都迟钝了。

辛泽凯也听说辰华超市出了事,赶紧赶了过来,见江灵珊都处理好了,松了口气。

可是看到江灵珊脸色不太好,他有些担心,问她要不要去医院,江灵珊说自己最近太累了,休息休息就没事儿了。

江灵珊跟辛泽凯从超市出来的时候,便见寇驰的车停在那里,很显然他是在等江灵珊。

辛泽凯神色顿时黯然,跟江灵珊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离开了。

江灵珊一直看着辛泽凯的车子开走,这在寇驰眼里就是依依不舍,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不由紧握,紧得指关节都泛白了。

“有什么事儿吗?”江灵珊随意地瞥了一眼寇驰紧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淡然问道。

寇驰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只低低吐出两个字,“上车。”

“我自己开了车来,你……”江灵珊晃了晃手上的车钥匙,示意她要开自己的车回去。

“我想谈谈关于孩子的事情,”寇驰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上车吧!”

江灵珊抿唇挑了挑眉,不再多说什么,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寇驰一脚油门,车子蹿了出去。

江灵珊静静地看着车窗外飞逝的街景,静静地等待寇驰开口,却一直没听到他说话。

等她转过头的时候,便见寇驰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星眸深沉,不知所思。

“看路!”江灵珊提醒,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耳廓慢慢地变成了淡粉色。

寇驰却没有移开目光,一本正经地说道:“没你好看!”

此时寇驰星眸沉黑,闪烁着点点光彩,认真严肃中却因为微微勾起的薄唇而带着一丝痞气,再配上他帅到逆天的容颜,对任何女孩子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江灵珊愣了一瞬,忽而淡淡笑了。这些情话对别的女孩子或许有用,但是在她这里却只觉得可笑。

美人和生命,究竟哪个更重要?如果自己是个男人,首先选择的还是自己的生命。

“那你就一直看不要眨眼,然后我们黄泉路上还可以作伴!嗯,现在还多了一个,成黄泉三人行了!”江灵珊微挑嘴角,无所谓地说道。

第三章 隐瞒怀孕事

寇驰暗暗地磨了磨后槽牙,江灵珊这种淡然的无所谓的态度,这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玉石俱焚的精神,有时候让他都觉得后怕。

这个女人在商场上只是还缺乏经验,假以时日,她一定是个让竞争对手害怕的女人。

但是怎么办,他就是喜欢她这个样子,什么时候喜欢的他也不清楚,总之就是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然后一颗心慢慢沦陷。

只不过她的心似乎一直都不在他这里,这让他懊恼,他曾暗暗说过要让她爱上自己,可是就在不久前,唯一维系他们的婚姻关系都几乎走到了尽头。

然而,上帝虽然给他们关上了一扇门,却又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那扇窗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那个孩子……

寇驰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江灵珊的肚子上,江灵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里忽然就有了温柔的神色,那眼神里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光辉。

江灵珊素来温婉淡然,眼里即便有笑意,也是浅浅的似有若无的。但是此刻,她眼里的神采是那么动人,几乎让寇驰移不开眼睛。

“不是要说孩子的事情吗?”江灵珊收回目光,望向他的时候眼里那抹母性的光辉已经很好地掩藏起来了。

寇驰也缓缓地收回目光,看着前面的路况,“嗯。我想暂时不让别人知道你怀孕的事情。你有没有意见?”

江灵珊闻言皱眉,不过片刻便敛去心思,淡淡点头,“这样也好!”

毕竟,她也还没有想好要拿这个孩子怎么办,而寇家尤其是寇老爷子却在急切地盼着重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万一自己决定不要这个孩子,到时候就比较麻烦了。

更重要的是,她觉得寇驰并没有多高兴,或许他根本就不欢迎这个孩子的到来。

既然爸爸妈妈都没做好迎接他的准备,那将他生下来岂不是很不负责任?

寇驰听到她的回答,心里一沉,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又开始泛白。

“还有,你以后尽量穿平底鞋,车也不要开了,我每天来接你,吃的东西也要特别注意……”寇驰沉沉地说着,每一条都是孕妇的注意事项。

江灵珊不知道他这些都是从哪里听来的,但此时,他低沉性感的声音落入耳中,还是让她心里一暖。

但是,这一刻的暖又能怎么样呢?能抵挡过去那些寒冷吗?

“寇驰,你对这个孩子的到来有什么想法吗?”江灵珊打断他的话,淡然的目光执拗地盯着他。

寇驰愣了一下,星眸暗了一度,半晌才开口:“无论怎样,都是一种缘分吧!”

在江灵珊听来,这就是一声认命的咏叹,是心不甘情不愿又不得不接受的无奈。

她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唇角,眼里那抹淡然也带上了一丝嘲讽。

是啊,这样的商业联姻,她不愿意,他不也是一样的想法吗?那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那你呢?”寇驰不动声色地反问。

“我?”江灵珊没想到寇驰会将这个问题踢回给自己,沉默了一瞬才说道,“跟你一样。”

“呵!”寇驰轻吐出一个字,脸色更冷。之后便紧抿着薄唇,不再发一言。

江灵珊觉得他那一声“呵”别有深意,可是却猜不透,索性就闭目养神,也不再说话。

她猛然想起离婚的事情,如果现在不当机立断办了,那等肚子大起来再想离,别说寇驰不会答应,恐怕寇老爷子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寇驰……”江灵珊打破沉默,想跟寇驰说离婚的事情。

寇驰只一眼便知道她要说什么,没等她开口便冷冷地打断,“离婚的事情你想都不要想了,你现在怀着我的孩子,我是不可能跟你离婚的!”

江灵珊敏锐地注意到,寇驰将“我的”两个字说得很重。她刚想说什么,寇驰忽然停车,欺身过来。

她本能地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她并没有说话,而是用淡然的神色看着寇驰帅气逼人的脸,只不过,那抹淡然染上了一丝慌乱。

“跟我在一起就那么委屈你吗?”寇驰的声音低沉喑哑,冷冽中带着让人难以承受的痛,就像严冬的寒风吹过光裸的皮肤时那如刀割般的感觉。

江灵珊看着他星眸里闪烁的光亮,只觉一阵眩晕。

痛与晕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她的心像被放在火上烤。

即便面上表现得再淡然再无所谓,心里的感觉还是骗不了人的。

她知道,她的心里,是有寇驰的。但她不确定的是,寇驰的心里是不是真的有她,还是因为她淡然的性子挑起了他的征服欲,让他误以为那是爱。

她性子向来淡然,在对待很多事情上都比较谨慎,虽然没有经历过感情,但她已经形成习惯,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事情,她不会轻易去做,所以在对待感情上也是这样。

那么寇驰这个男人,值不值得她大胆一回呢?

第四章 有些刺眼了

江灵珊最终也没有回答寇驰的问题,寇驰恼怒之下想吻她,却被她挡了回去。

两人一路无话回到家里,江灵珊发现茶几上摆着许多袋子,一看竟然是各种孕妇鞋防辐射服什么的,甚至连婴儿衣物都有了。

她看了看寇驰,不由满头黑线。

还说要对周围的人保密怀孕的事情,让人看到这些行头谁还能不知道啊?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是她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觉得有些疲 惫,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她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闻到浓浓的粥香,一下子将她熏醒了。

睁开眼,便看到寇驰端着碗站在她床边,一手正朝着她的鼻孔扇着碗里的热气,原来那香味就是这里来的。

“这粥对孕妇好,你多吃点儿!”寇驰将碗和勺子递到她手上,淡淡地说。

江灵珊狐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碗里的粥,“你熬的?”

寇驰星眸看向别处,耸耸肩道:“既然要保密孩子的事情,那家里就不能再有别人了。你现在怀孕了,外面的东西吃着也不放心,所以,以后我们要多在家里做饭了。”

江灵珊静静地听着,不置可否,只是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而后闭上了眼睛。

粥熬得特别软糯,简直就是入口即化,香菇瘦肉的味道跟米香一融合,熬出来的粥,那滋味儿简直不说了!比之前给他们做饭的保姆手艺还要好!

“味道很不错!”江灵珊评价着,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但动作却优雅得像是在表演餐桌礼仪。

寇驰就在旁边看着,看她吃得那么开心,郁结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他希望,以后每天都能这么看着她吃饭,看一辈子。

自那以后,只要两人在家里,寇驰都会主动做饭,而且每一次的都不同,味道都还不赖。

只是寇驰在家的时间比她在家的时间少多了,她经常自行解决。只不过胃口被寇驰时不时的不重样的饭菜养刁了,自己的手艺竟然糊弄不了自己的胃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想要抓住一个人就先抓住他的胃”?

江灵珊从来不去问寇驰在哪儿去干什么了见了谁,她有自己的世界,而她的世界里,似乎寇驰这个人可有可无。

寇驰这两天忙得很,主要是因为之前跟江灵珊有关的事情。

宋阳紫曦这几天天天都能见到寇驰,她觉得这简直就是自己的福利啊!谁让寇驰帅到逆天,自己又那么喜欢他呢?

然而寇驰见宋阳紫曦,却并没有那么多想法,他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

原本他是可以直接让言子旭帮他查的,但是言子旭现在忙着查辛泽凯和江灵珊,又都是需要保密的,因此这个只好他自己亲自上阵了。

频繁的接触让宋阳紫曦放松了警惕,然而寇驰并没有从她嘴里套出多少跟那件事情有关的信息。

宋阳紫曦一个朋友的亲戚在民政局工作,因为之前寇驰和宋阳紫曦绯闻的事情而知道了寇驰。因此在民政局看到寇驰和江灵珊离婚的时候,她立马就当爆炸消息告诉了宋阳紫曦的朋友,宋阳紫曦因此得知了他们离婚的事情。只是后来那亲戚没有把没离成这个消息告诉她朋友,因此后续的事情宋阳紫曦并不知道。

既然寇驰已经离婚了,那就是单身男人了,因此宋阳紫曦接触起来就毫无压力,她甚至感觉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又找回了当年跟寇驰青梅竹马的感觉。

这天有外省市的客商来考察参观辰华超市,准备加盟开连锁,江氏上下都很重视,因此江灵珊全程陪同着。

她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卑不亢地介绍着他们江氏的商超系统,客商听得频频点头。

“江小姐果然厉害,将辰华超市打理得这么好,还陆续在外省市开了那么多家加盟连锁店了!”快走出超市的时候,客商由衷地夸赞道。

江灵珊依然是淡淡的微笑,带着一丝暖人的温婉,让人觉得特别熨帖。

就在经过结款处的时候,她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那不就是寇驰和宋阳紫曦吗?

此时寇驰正掏出钱包结账,而宋阳紫曦抱着他一只胳膊,颇有小鸟依人的感觉。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那两人都是男帅女靓,如此般配!

然而此时看在江灵珊眼里,却让她觉得有些刺眼。

“怎么了江小姐?”客商见她停住往一边看,也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江灵珊立即回头,报以歉意一笑,摇头道,“没什么!走吧,今天我做东,请各位尝尝我们A市的地方特色菜。”

说完之后就在前面带路,不再看寇驰和宋阳紫曦,只是心里多少有那么些别扭。

江灵珊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想让人不发现都难,寇驰也看到了,却没有上前打招呼。倒是宋阳紫曦,像吃了兴奋剂似的,硬拉着寇驰拦住了江灵珊的去路。

契约婚约:先婚再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契约婚约 或 先婚再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上位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上位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上位目录预览:第三章分离第四章山南印象第五章新的征程第三章分离蓦然,江小雪身子抖了几下,表情变得极为亢奋,一双洁白的小手,拉着段泽涛的头发,用力地向上拉扯着,唇边发出一些破碎的音符.痛呼一声,如八爪鱼般将段泽涛死死盘住,两行晶莹的眼泪悄然滑落,段泽涛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捅破了,连忙停了动作,怜惜地吻去江小雪白玉般精致脸颊上的泪珠。江小雪委屈到了极点,泪水扑簌而下,强忍着疼痛,生涩地迎合着他,喉间不时地发出痛楚的娇啼,那双雪白修长的玉腿,用力地蹬踹着,白嫩的脚面已然

  • 我的美女俏老婆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我的美女俏老婆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我的美女俏老婆目录预览:第3章危急时刻第4章天使与恶魔的化身,鸟人啊!第5章尼玛,老子住的是狗窝第3章危急时刻朝九晚五的悠哉工作时间,只针对那些每月死守着全勤的工薪阶级!像陈淑媛这种执掌一个集团的大老总哪天不加班到深夜?特别是近期,以房地产起家的华鑫集团,迎来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时段,国家稳定房价的一系列政策出台之后,直接影响到了华鑫多个在建项目的预售,销售额的每况愈下使得以此为经济主体的华鑫,面临着产业转型的重要阶段!舒展着因为长期一个姿势而

  • 超级贴身保镖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超级贴身保镖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超级贴身保镖目录预览:第三章:价钱要改改第四章:不堪回首的往事第五章:带着诚意拿着钱第三章:价钱要改改听到这个声音,周围的议论声戛然而止,纹身男更是浑身打了个激灵,他也是道上混的,平日里也砍过不少人,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声音中的那股气息,嗜血的气息。纹身男缓缓回头,人群也自动分开,得以让他的目光看到说话的主人,当发现这不过是一个身材瘦削,脸上还带着病态苍白的年轻人时,纹身男猛地摇了摇头,将那抹感觉压下,骂道:“妈13的,你说不让动就不动,真当自己是盘菜!

  • 仕途天骄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仕途天骄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仕途天骄目录预览:第三章恨不相逢未嫁时第四章冲冠一怒为红颜第五章处分第三章恨不相逢未嫁时叶鸣看到:陈怡的QQ空间设置为不对任何人开放,由此可见,她的防范意识很强,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她空间日记里的内容绝对非常重要、非常机密,甚至有可能是一些见不得阳光的阴暗的内容……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叶鸣点开了空间里的“日志”一栏。当页面打开时,一个置顶的标题赫然印入叶鸣的眼帘,令他在一瞬间血液都差点凝固了。这篇日记的标题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是陈怡的一篇原创日记,并不

  • 火爆医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火爆医少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火爆医少目录预览:第三章院长的烦恼第四章杨小天发话了第五章中西医结合疗效好第三章院长的烦恼很快杨小天就找到了一家叫做“万豪酒店”的餐厅,就在附近,步行过去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闲庭信步的走过去,先是看了门口的环境,虽说好吃的地方环境不一定好,但环境好的地方起码会让人赏心悦目不是?当得知就一位的时候,迎宾显然是微微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问是在大厅还是包间?一个人去包间不是神经病吗?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眼迎宾,杨小天选择了大厅,由于是第一次来这里,他让服务员帮忙推

  • 极道兵王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极道兵王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极道兵王目录预览:第3章导师第4章师姐第5章男人的哭声第3章导师第3章美女导师汗!!金飞和胖子同时满脸冒汗,扭头看着小姑娘那撩人的动作,胖子勉强的定下神,好容易说下次来了一起付账,那小丫头欢呼一声带着两个小姐妹走出了酒吧,胖子满脸冷汗热汗的来到吧台,嘴里苦笑不已。金飞只是嘿嘿的偷笑不已,看着那小姑娘黏糊的模样,这也就是胖子,要是金飞,还真的没这个定力,估计不管对象多大,都能给把事办了。“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的人都变了,要找个chu女得去幼儿园先预定,今天才相

  • 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目录预览:3、丛林蜜泉4、双英战吕布5、那片多情的小树林3、丛林蜜泉你个骚逼歹徒冷笑道小娥突然感到下身一紧,接着感到一种木木的疼痛歹徒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他趁小娥不注意,猛地将四只手指戳进了小娥的私处殷红的鲜血顿时染红了歹徒的手指,也染红了小娥的大腿内侧小娥的处女膜就是这样丢失的但小娥并没有丢掉自己的贞操当时,小娥的同伴呻吟声越来越大而持刀威胁小娥的老大也从裤裆里掏出了自己的东西就在这个时候,女厕所外面隐约传来了人声正在捣弄小

  • 村里有个小神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村里有个小神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村里有个小神医目录预览:第3章随身农场第4章莲香嫂子第5章夜半救美第3章随身农场苏俊华见自己来到一个无比奇异的地方,一片绿草如茵的开阔草地上一眼望不到边。奇怪,怎么如此开阔的地方景色如此单一?只见草地没有牛羊?对了,这里不是还有唯一的一棵树荫如盖的大树么。只见这棵大树长得枝繁叶茂的,跟村委会旁边那棵大槐树很像,但绝对不是大槐树,树上也没见有什么果子。究竟是什么树,苏俊华也认不出来。苏俊华摸了摸树干,脑袋里传来三个字:心愿树。难道我想睡吴主任的这个

  • 我的风情女友们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我的风情女友们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我的风情女友们目录预览:第三章后妈的暖流第四章爸爸的难处第五章明星学姐第三章后妈的暖流“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后妈打来的,懒懒的说:“阿姨。”“冉冉,下雨了,我……”回头一看正是后妈,她没打伞就出门追我,全身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由于被雨水洗礼,后妈的胸罩都能清晰看到,就连内裤的轮廓都一览无余,中间似乎有着一条小缝隙,胸前的波涛不停的起伏着,脸上全是雨水,看上去楚楚动人。她冲上来紧紧的抱着我,关切的说

  • 倾世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倾世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倾世王妃目录预览:第3章你在威胁本王吗第4章做本王的女人可好第5章本王只要你第3章你在威胁本王吗此刻的洛雪嫣极其狼狈的趴在地上,手颤抖着伸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君临墨,眸中含泪道:“墨哥哥……。”“墨哥哥?哼,这称呼是你叫的吗?”将刚才那股莫名的悸动迅速压下,君临墨突然抬起脚,然后狠狠地踩在洛雪嫣的脸上:“贱人,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便要勾引本王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洛雪嫣的脸被君临墨踩在脚底,无尽的眼泪贴着冰冷的地面,身上的疼痛却不及她心中疼痛的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