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残天剑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20:48:3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残天剑

第三章 跳崖

常佑天是大魏国的武林盟主,更确切地说他现在是个黑白两道通知,又武功极高的人。95女性网对于各门各派武功,他自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几十招过后,常佑天突然边打边一一道破了这十人的名字。

  “千手红鹤夺命婆!”

  “昆仑山玉机子!”

  “破乾坤郝旺!”

  “仁义刀张劳!”

  ......

  随着被常佑天一一道破自己的名字,这些正邪两道的人都互不相信地摘掉了面具互相看去。

  这些人,踌躇之际便有的收回功力。仁义刀张劳道:“诸位,我们今天是为了大魏国的千万子民才走到了一起。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请完成了这个任务现单独解决。”

  都说正邪不两立,号称仁义刀的大魏国最仁义的代表张劳竟然和千手红鹤夺命婆这样的邪道之徒走到了一起,不免另常佑天“哈哈”一阵大笑。残天剑小说txt全文阅读他的笑声中带着无数的悲凉与愤怒。

  因为,常佑天不但看到这些“正邪不两立”的人为了什么大言不惭的“大魏国的千万子民”而走到了一起,更看到了自己身下众多的高手与名宿的惨死。最要命的是,他想到了还在熟睡中的老婆和儿子。

  常天佑看了看天空中刚刚露出一个月牙的残月,他大吼一声。残天剑的第八式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他练成了。

  残天剑。月残,人残,天残。网站95lady.com月残神功成,人残剑残天!

  这是残天剑中的口诀。不知为什么,常佑天竟在这些敌人面前念了出来。只见常佑天断剑一挥,一片红光划过黑暗的星空,直取十人的首级。

  “住手!”

  随着一个婴儿的啼哭和女人的叫声,常佑天收回了残天剑,甩起长长的乱发回头望去。

  “振儿!”

  “舒雪!”

  两个黑衣人阴森森地站在了常天佑的身后。一个,手中抱着常佑天的儿子常振;另一个,一刀在夜色中闪闪发光的匕首正横在常佑天较弱的妻子舒雪的颈上。

  “黄河飞蛟邓猛,匕首王子曹爽。95女性网你们两个也是成了名的侠士,竟然对着女儿和孩子下手。”通过刚才和那十个黑衣人的恶斗,常佑天很快就判断出了这两个人的身份。

  邓猛撕下脸下的面具,“哈哈”一笑。“还是圣上想得周全。要不然,我们这些久不出江湖的老东西还真要栽到你这条小阴沟里了。”

  常佑天冷脸一抖,“你们两个快放下我的妻儿。否则,我立刻让你们成为僵尸!”常佑天的语气不重,却阴森恐人。残天剑小说txt全文阅读

  这时,龙啸天也率着其他的十人来到常佑天的身旁。仁义刀张劳道:“常盟主。你既然帮助皇帝打下了天下,为何还要造反呢?这大魏的天下,你要什么,圣上不能满足你呢?可你,为什么偏偏只要他的天下?”

  常佑天被仁义刀张劳说得一头雾水。尔耳,他无奈地笑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们既然想代人除掉了我常佑天,又何必找一些根本就没有的借口呢?”

  仁义刀张劳叹了口气,道:“常盟主。就算我这次杀你成功了,以后我还能在江湖上立足吗?”说着,他扭头看了看他身旁边的几个邪道人士。

  千手红鹤夺命婆等人“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龙啸天看了看邓猛和曹爽。原文http://www.95lady.com/曹爽虽然被江湖人称为“匕首王子”,可他现在已年过六旬。想必不是为了什么特殊的原因,他也不会重出江湖的。

  “常盟主,你的妻子在我手中。你若是条汉字,就放下手中的残天剑,我保证不伤你妻子一根一毛。”曹爽嘴上说着,手中的匕首又刺向舒雪的脖子刺进了半分。

  一丝血迹慢慢在黑夜中流过舒雪洁白而细长的颈部,滴向她粉色的胸衣。

  断剑在常佑天的手中有生以来第一次微微地颤抖着。他的双眼在黑夜中发出冰冷而凌厉的光芒,愤怒与无奈又一次充斥着常佑天的心头。

  “佑天,快救我们的儿子,你不要管我!”舒雪挣扎中,她长长地飘到脚根的长发被划断了许多落在了地上,血又流出了很多。本就身体还很虚弱的她,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了。

  “不许蹲下!”曹爽的匕首又一次威胁着常佑天。

  “佑天!记住要给我报仇!呀——”舒雪突然用力把脖子向正在威逼着自己的匕首上划去。曹爽还没有反应过来,舒雪就已经在他的面前香消玉损了。

  “舒雪!”

  常佑天下意识地冲向倒在地上的舒雪。就在常佑天的手刚接触到舒雪的身子时,十把闪着银光的小匕首在无声无息中分上中下三路刺向了他的各个要害。

  “啊——”常佑天强咬着牙,硬是用持续动作把舒雪抱在了他宽广的怀中。

  一招得手,曹爽又偷偷从怀中取出了十把匕首。还没等他把这十把匕首发过去,常佑天竟然大吼一声,插在他身上的十把匕首带着血迹飞向了曹爽。

  在匕首王了曹爽的手下,只须一个匕首刺中,就从来没有过生还者。今天,十把匕首全都刺中了常佑天的要害,他居然没死。而且,还有力量把匕首逼出又反攻了过来。

  对于自己的兵器,谁都会再熟悉不过了。曹爽也一样,他是匕首王子。只见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对匕首轻轻一挥,就把他们揽入了手中。

  曹爽在把匕首揽入手中的同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判断失误了。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判断失误,也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

  常佑天不但在曹爽的匕首刺入自己身体的一瞬间把所有大穴都封闭或转移了,而且他在用内力逼出匕首的时候,有意把匕首在一出他皮肤时就断为了两截。一截,就如曹爽想象中一样被他顺利揽到了手中。

  剩下的那一截,在曹爽揽住被断开的匕首正自美之时,已分别刺入了曹爽的十处大穴。一代驰骋了江湖数十年的匕首王子就这样死在了他自己的匕首之下。

  “闭穴神功!”

  “移穴大法!”

  常佑天根本就不再理会剩下的十一个人。他只是慢慢把舒雪的尸体放到地上,抬起断剑指着黄河飞蛟邓猛。

  邓猛看着他怀中又在睡去的常振,他就象抱着一块烫手的山芋。抱着吧不是,扔了吧更不是。邓猛突然一转身,他闪到龙啸天的身后。

  龙啸天看着常佑天,慢慢道:“佑天兄弟居然把残天剑练到了第八层,真是可喜可贺呀。今日我们若不是在这各场合相遇,那会是何等的爽事。唉,命运作人,不说了。”

  仁义刀张劳把刀在邓猛身前一横,对常天佑道:“常盟主,孩子是无辜的。你若是不想连累于孩子,就认了吧。你放心,你死后,我们会把你的儿子培养成为一名比你更优秀的人才。”

  常佑天“哈哈”一阵大笑。他转身看了看了院中横陈的尸体和永远也不能和自己再叙温存的舒雪。他突然一剑刺向了挡在他与儿子中间的仁义刀张劳。

  张劳一闪身,龙啸天已挡在了他们两个人的中间,“佑天兄弟,看来我们俩个今天的生死战是避免不开了。”

  邓猛抱着孩子,其他的十个人在张劳的提醒下,群战常佑天。

  常佑天象一头发了疯的雄狮,他一人独斗十一个当今的绝世高手,丝毫没有怯意。常言道,一人舍命,万将难敌。更何况,现在不要命的是一个当今武林盟主。

  本来这十一个人要战胜常佑天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只是这时的常佑天,他招招都是用的拼命的招数。

  眼看着张劳的大刀劈几了自己的脑袋。常佑天一不躲,二不闪,他以同样的手段刺向张劳。张劳可不愿与他同归于尽,只要收回招式先自保为上策。

  当然,这十一个人中也有不怕死的。亡命书生谢酒便是其中的一个。谢酒因酒曾铸成过大错,特自己改名为谢酒。意思是今天谢绝酒水,只为书剑。

  在常佑天的断剑刺向谢酒的时候,谢酒就没有躲闪,相反他也学着常佑天的样子把手中的折扇打向常佑天。

  二人在不要命的同时,又下意识把身体上重要的部位让出。

  就是如此,时间一长。常佑天身上已是伤痕累累,而且要命的是,不知什么时候,他中了千手红鹤夺命婆的鹤顶汁。

  常佑天知道自己不能再恋战了。现在,他必须得找个地方安静下来疗毒。他这样想,这十一位让吗?

  只听千手红鹤夺命婆嚷道:“常佑天中了我的鹤顶汁,他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们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和他拼!”她这样嚷一是在告诉同伙常佑天中毒了,二是告诉那些邪道中的朋友,不要再和常佑天玩拼命的打法了。

  这时,天空的月亮已露出了大半。常佑天连连大呵几声,“残剑游龙!”“残剑探路!”“残剑戏水!”数招连续攻击之后,他陡然冲出了包围圈,向远处的后山跑去。

  等到常佑天跑到了后山中的一线崖时,他愣住了。原来,前面唯一一条绳索不知被谁早已砍断了。

  “常盟主,你以为真的能冲出我们的包围圈吗?你太天真了。不想你儿子死,还是乖乖地把剑扔下吧。”仁义刀张劳腆着大肚子截断了常佑天的退路。

  “你死后。皇帝会向世人说,你与南方蛮国勾结叛国。你临死前翻然悔悟,自刎以谢朝廷为你养子龙恩,你看如何?”破乾坤郝旺不想与常佑天再做困兽之斗,他劝慰着常佑天。

  常佑天明白,今天他不死,事情永远不会有完结的。他最后看了一眼被邓猛搂在怀中的儿子,纵身跳下了万丈悬崖。

第四章 免死狗亨

“统领大人放心。就算是悬崖摔不死他,我的鹤顶汁也不会让他活过半个时辰。”看着突然消失的常佑天,千手红鹤夺命婆安慰着龙啸天。

  龙啸天无奈地摇了摇头,率领着十一个人回到常佑天的府地抬了匕首王了曹爽的尸体向皇宫行去。

  “哈哈哈,啸天办事能力真强。现在,还不到一个时辰。”大魏朝太祖昌隆皇帝早已命大太监为众人安排好了酒宴。

  仁义刀张劳看了看旁边曹爽的尸体,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他向昌隆皇帝一拱手,“圣上。张劳为君为民已完成任务,就此别过了。”

  昌隆皇帝脸一沉,“张侠士。朕知道你们都是一些侠义之士,为国为民不图一丝回报。不过,现在已是深夜,还是喝杯酒暖暖身子吧。”

  张劳一摆手,正要说什么。他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就要栽倒在地。此时,昌隆皇帝已把身子退回到椅子后边,他一抬手道:“诸位侠士,朕给你们介绍几位朋友。”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无数个身披铠甲的御林军,他们个个手持利箭。无数个箭头象毒蛇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刚刚凯旋归来的十二位英雄。

  龙啸天用手一扶桌子,“圣上,我们被人暗算了。”

  看着指向自己的利箭,千手红鹤夺命婆愣愣道:“圣上,这是?”

  大太监用手一指千手红鹤夺命婆,扯着公鸭喊道:“千手红鹤夺命婆妖性不改,胆敢在圣上面前对众位侠士用毒,御林军把她杀了。”

  还没等御林军动手,龙啸天他们刚刚回来的这十二个人一个挨一个地都倒在了地上。当然,千手红鹤夺命婆也没有例外。

  “清酥茶,才是世间的极品。”昌隆皇帝手中端着一杯茶,慢慢欣赏着。这时,御林军已经割下了十二个头颅。包括,那个被带回来的曹爽的尸体。

  “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龙啸天叹了口气,对御林军摆摆手,“把他们都葬了吧。”

  御林军上前正在收拾十二具尸首,龙啸天突然对他们一挥手,这些御林军瞬间追这十二个人去了。

  “大统领,还是用这化骨水吧。”大太监从手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在这些尸体每个旧面点了一两点。大太监刚刚挨个点完,这些尸体也就蒸发不见了。

  “来,坐吧。”昌隆皇帝向龙啸天和大太监摆摆手,“这下只剩下我们自己的人了,你们俩说说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大太监扯着一副公鸭嚷道:“圣上。我想,那个常佑天不一定就死了。这样大难不死的人,在前朝的故事中可是多了去了。”

  “嗯。”昌隆皇帝点点头,把目光盯着龙啸天,“啸天,你说呢?”

  龙啸天起身来到昌隆皇帝面前,双膝跪倒,“圣上,臣愿意把常佑天的儿子常振带出宫中抚养。若常佑天已经死亡,则臣在外面安度晚年;若常佑天没有死,他一定会找臣报仇。那时,臣再将其杀死,以报皇恩。”

  闻听此言,昌隆皇帝激动得站起身来,双手把龙啸天扶起,深情道:“啸天,大魏国有你乃全国之福呀。今天太晚了,你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我亲自为你摆酒庆贺。”

  大太监一听,低头小声道:“明天。天亮不了,武林盟主家被绝杀焚屋的事件就传遍京城了。大统领是常盟主的至交,还不去为常盟主到皇帝这里来报冤,追寻盟主与遗孤的下落?”

  昌隆皇帝一听,对呀。他看了大太监一眼,“那武林常盟主家什么时候起的火呀?”

  大太监一笑,“回圣上。那怎么也得让圣上和大统领休息一会吧?”

  昌隆皇帝看了看龙啸天,背手转过身去,打了个哈欠道:“朕还真有点困了。你呢,啸天大统领?”

  龙啸天一愣,随即低头道:“微臣也困了,微臣告退。”

  熊熊燃烧的烈火随着东方一轮红日冉冉地升起,笼罩里整个武林盟主的府邸。

  “报!报大统领,武林盟主常佑天家着火了。”

  龙啸天揉了揉还在惺忪中的睡眼,穿着睡衣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着火了,还不快去灭火?!”

  “回大统领。因火势太大,我们一时无法扑灭,所以向大统领来报了。”

  听到龙啸天的声音,从外屋走过来两名侍女。一个侍女端着一只由最好的檀香木做成的脸盆挺着酥胸站在龙啸天的面前,另一个侍女则伸手娇柔的玉手帮龙啸天洗漱着。

  过了半个时辰,龙啸天对侍女们摆摆手,“好了,今天我的好朋友出事了,不要这么麻烦了。”

  侍女们应声退下。龙啸天走到门外,早已有人为他牵来了一字并蹄鸣。他跨上战马,率御林军快速冲向武林盟主常佑天的府邸。

  这把大火烧得很惨,方圆近五万平方米的盟主府几乎是被烧了个片瓦无存。很多武林的高手已提前来到了这里,这些人大多受过常佑天的恩惠。

  平时手段以凶狠见称的御林军看到眼前的景象,也不免嘘吁不止。

  这时,一个红脸大汉来到龙啸天的马前,拱手道:“啸天兄好!”

  龙啸天一看,来者是武林副盟主红脸赛云长岳中。他跳下马来,一拉岳中的大手,“岳盟主,你早来了?”

  岳中“唉”了一声,“我来时,已是这样了。”

  “那,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啸天兄弟还好吗?”龙啸天关心地问道。

  岳中摇了摇头,唉声道:“庄内除一此被杀死的丫鬟婆子,那些常盟主手下的弟兄和来此坐客的朋友与常盟主一起失踪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岳中摇了摇头,领着龙啸天向几处被扑灭的地方走去。“前天,塞外的云中怪客朴天飞来到常盟主的府邸,我还和他喝了两杯。我们说好了他在庄内休息两天后,我们一起切磋切磋。唉,没想到今天凌晨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龙啸天点着头,他突然扭头看了岳中一眼,“岳盟主,你说这件事情会与塞外的蛮人有什么关系吗?”

  岳中脚步一停,随即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大魏虽与南方的蛮人屡有摩擦,可双方的武林人士却从不与政界相谋的。前些年间,南方蛮人中也有很多好手到过我们中原。我们互相切磋,也彼此之间增进了不少武功与友谊。”

  “看,那是什么?”龙啸天突然用手向前面一指。

  刚刚被扑灭的地上一只红色的小瓶子格外显眼。两个人快速走过去,龙啸天身后的御林军迅速封锁了周围。

  “大统领,这是南蛮的化骨水。”说话之间,岳中的红色的脸庞上露出了阵阵惊讶之色,他用手一一指着红色小瓶子附近的几样东西,“这是神鹰王的绿鹰髓,绿鹰髓原本是雄鹰体内的一块结石,它大小如黄豆一般,晶莹剔透,是一个万年都难一遇的极品。它不但美观,而且伤后只要用绿鹰髓在伤处轻轻一滚动,伤会不用药医而痊愈。神鹰王生前把这宝物视为至爱,从不离身。看来,神鹰王已被这巫水化为乌有了。”

  听到岳中的介绍,龙啸天这个后悔。这么好的宝物怎么他当时就给忘记拿走了呢?呵呵,他不是忘记,是不知道而已。其实,他后悔的还在后头呢。

  岳中又用手指了指一把看似很不起眼的铁剑,惊诧道:“武灵山的铁玄剑云子雨也遇害了?”

  “云子雨?”龙啸天看了岳中一眼,这个人他可知道。云子雨号称武灵山的武圣人,他用的是一把千年的寒冰玄铁剑。对于他这件宝物,武林人士无一不想揽入自己怀中。只因那宝物一旦遇到敌人的血液,便会象一条恶龙一般不吸干人血决不甘心。又被武林人士私下唤之为吸血魔剑,只是这几个字很与武圣人这三个字不符,所以人们大多数还是叫它寒冰玄铁剑。

  寒冰玄铁剑在遇到血后,会变成一支血红色的剑,被寒冰玄铁剑只要划破了一道小血口,他的血液就会永不停息地全部流入那把小铁剑。吸完人血之后,剑身又变回普通的铁色。

  接下来的每一件宝物,都见证了一代高手的离世。

  龙啸天不相信这些世外高人和绝顶高手就这么命丧于此,可是这些宝物可不是假的。他看着岳中一一把每件都可以称得上是惊世骇俗的宝贝拾起,馋得龙啸天是眼冒蓝星。

  “大统领,这些人是在我们常盟主的府邸遭的暗算的,我们武林界一定要给这些高人一个满意的交待。”没等龙啸天说话,岳中早已截断了他的后路。岳中的意思是,这些宝贝归他保管了。

  岳中站起身来,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面有缓色地对龙啸天道:“大统领,万幸的是这里没有常盟主的宝物。常盟主,很可能与夫人和孩子逃过了这一劫。”

  龙啸天心中一颤,随即面露喜色道:“只在常盟主在,任何人都不会动摇我大魏国的武林界,我们大魏国的武林界会与大魏国同肩并进。”

  岳中点点头,“大统领。盟主府邸的事情和常盟主的动向还得请您多多帮忙,岳中在此先得谢过了。”

  龙啸天大眼一瞪,不高兴道:“怎么,岳盟主不承认你啸天老哥是武林中的人了?”

  岳中摆摆手,一笑道:“大统领当然是我们大魏国武林界的领头人。只是,大统领身居要职,公事繁忙。”说到这里,岳中话锋一转,“不过,我也知道大统领和我们常盟是至交,所以你您说话也没有见外。”

  龙啸天点点头,“嗯,这就对了。对了,岳盟主打算怎么处理那些高手名宿在常盟主家遇害的事情?”

  龙啸天没有直接问岳中怎么处置那些被他收拾起来的宝贝,而是委婉地问起了这些宝贝的主人。

  岳中胸脯一腆,回头对着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副盟主与头领,朗声对龙啸天道:“我们就把这件事情公布于武林。一则,让这些高手名宿的家人或者朋友前来认领他们各自的宝贝;二则,也为侦破这次事件帮大统领尽一丝我们的武林界之力。毕竟,我们的常盟主还是大魏皇帝登基亲封的武林盟主。这在历史上,也是绝为罕见的。常盟主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个官场上的人吧。”

  龙啸天一抱拳,“岳盟主。我回朝之后,便请命圣上武林盟主之位在常盟主未被找到之前,先由你代理常盟主的一切职务。我们共同为这件事情努力,早日找到常盟主,还武林界一个说法。”

  岳中还礼道:“好。大统领,把这里稍稍料理一下,我便招开武林大会,让这些宝贝找到它们自己的归属。”

  离开了常佑天的府邸,龙啸天回到皇宫向昌隆皇帝把事情一一禀报。二人在一起商讨了约两个时辰,最后昌隆皇帝一拍龙啸天的肩膀语气深长道:“啸天,这那辛苦你了。”

  龙啸天双膝跪地,一个一顿地回道:“回圣上与大魏百姓,龙啸天就算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第五章 安隅小城

十八年后,安隅城中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过客摩肩接踵,一年一度的夺宝大会又开始了。一个长发过肩,身穿布衣的十八岁模样的少年嘴中叨着一根小草,晃着一米九左右的身材蹦跳在一条只有一只手腕粗细的独木树身做的单行桥上。

  “断忆,加油!断忆,加油!”

  单行桥只能容一个人通过。是由六节五米多长的上等杉木连接做成,木头的两头只是随意放到了河的岸边。

  三十米长的水面上,放着一根手腕粗细的独木,独木下面六米处是滚滚而逝的河水。断忆站在上面,如履平地。他边走还边不时用脚尖一拨本就不稳的圆木,嘴角不时向上一翘,好象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么危险的行为当做是一回事。

  “哥哥,你小心点。”一个年方十八的小姑娘,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独木桥上的断忆,断忆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她脑后的两只马尾辫随之一动。

  “莫莲。你放心,忆哥没事的。”光光的大脑袋上镶着两只与其极不对称的小眼睛的男孩对着断莲一歪头,“我忆哥是全安隅城中最棒的。”

  “啪!”莫莲狠狠在肖牛的大光头上拍了一巴掌,她嘟着一张小嘴,对肖牛埋怨道:“都怪你。你不怂恿哥哥,哥哥也不会上去的。爷爷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会骂死我们俩个的。”

  “阿牛!”这时,断忆一闪身,已跳到了肖牛的眼前。断忆向肖牛闪着一双水一样的眼睛,冰一样的脸上写满了傲气。

  肖牛一最怕的事情,就是看断忆的眼睛。断忆这双大眼睛,让人初看上去,如清澈见底的湖水。可是在他的眼神中稍一停留,立刻会感觉到那湖瞬间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水潭。而且,水潭之中时而就象是窜出了一条长龙,一口要把你吞进肚子里;时而水潭中又象打起了漩涡,漩涡会卷起你的灵魂,把你带到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

  断忆拍了肖牛的肩膀一下,“怎么,你小子想反悔?说好了的,我若是通从这条独木桥上走过,你就得从此不在骚扰初云。”

  肖牛看了莫莲一眼,用大肉手摸着光脑袋。突然嘿嘿一笑,“忆哥,那我可不可以骚扰莫莲?”他说完一缩头,及时躲过了莫莲的一手掌。

  “哥哥,死胖牛欺负我。”没有打到肖牛,莫莲跺脚对断忆嚷着。

  “有人欺负,好呗。”断忆说着,手向身后一背,甩开大步子就想走。

  “少侠请留步!”突然一个人伸手挡在断忆的身前。断忆一转身,对方一闪身形,顺式又挡在了他前面。

  断忆一愣,一只手仍然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却抓向了对方的胸襟。来者左胸向后一撤,斜射就用肩撞向了断忆的手腕。断忆手腕一翻,就从上向下按向了对方的肩膀。

  来者一漩身子,飞起身子大屁股横着就对断忆撞了过来。断忆急忙把身子向后一撤,“无臂叔叔,你干嘛不让我走?”

  原来,那拦住断忆去路的是一个两只手臂由肩处全部断去的中年男子。无臂男人一笑,“断忆,你不知道这独木桥的规矩?”

  “独木桥的规矩?”断忆把目光望向了肖牛。肖牛一眨小绿豆眼,嘿嘿笑着跑了过来,“断忆哥,忘记告诉你了。三天后是我们安隅城一年一次的夺宝大会,现在正好是报名期间。一个人,只是过了这独木桥,他便是答应要参加夺宝了。不过,嘿嘿,你还得在无臂叔叔这里报个名。这是个程序问题,我也没有办法。”说着,肖牛双手向上一摆,做出一个无奈的动作。

  “夺宝大会?我可不想参加什么夺宝大会,也不稀罕什么宝贝。”断忆说着,他转身又想走。

  “断忆!我无臂神腿在江湖上大小也算有这一号。你闯了独木桥,却不来我这报名,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这个无臂人吗?”

  本到对方这样对自己大呼小叫,断忆冰脸上本就一沉。可听到人家说自己在欺负他一个无臂人,断忆回过头来,“那我报名了。”

  “噢!忆哥报名参加今年的夺宝大会喽!”肖牛和一些同龄的年轻人在一起欢呼着。

  在肖牛他们的眼中,就是老大。一年一度的夺宝大会也算得上是一件武林中的事情,可是那些猫儿狗儿的都参加了,肖牛他们的老大却不参加,这另肖牛他们觉得夺宝大会实在没有什么看头。

  于是,这群人中心眼最多的络小思出了个主意。让肖牛最近故意让断忆看到他接近忆仙楼老板的女儿初云,然后与断忆打赌。只是断忆过了这条三十米和的独木桥,肖牛就不在接近初云了。

  而一向放荡不羁,不问世事的断忆每日里除了安分做忆仙楼的小伙记外,就是习练爷爷交给他的武功。对于主动过了独木桥就是走入了报名参加夺宝大会的绿色通道的事情,他并不知晓。

  看着肖牛一帮人的样子,断忆知道自己上了他们的当。此时再一想,就肖牛那副尊容,初云又怎么会看得上他?真是再聪明的人一旦遇到感情上面的问题,也会变成弱智了。

  断忆摇摇头,根本就不理会追在他身后了莫莲,只顾一个人低着头向家中走去。

  家,是一个只有两间小土坯房的院子。一个七十岁的老人领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已是非常不容易了。要不是肖牛这一帮小哥们平日里送些吃的喝的,仅凭断忆在忆仙楼当小伙计赚的钱,早就把他们爷三饿瘪了。

  “哥哥,你怎么不理我?”

  断忆看了莫莲一眼,冷着一张冰脸道:“小莲,你竟和阿牛他们合伙骗我?”

  “我没有。只是,我也想让哥哥参加夺宝大会的。哥哥要是在夺宝大会上得了第一,我们就会过上好子日了。到时,到时,我也可以去买自己喜欢的新衣服和辫花了。”莫莲低下头,双手下意识地拽着自己的一双大辫子。

  听到这里,断忆拍了拍妹妹的头,点头道:“是哥哥不好。哥哥想与世无争,平平淡淡地过是哥哥自己的事情。可是妹妹大了,爷爷老了,做为一个男人,我也应当做点事了。”

  “哥哥,你同意参加夺宝大会了?”

  断忆水一样的眼睛一看妹妹,“我都已经报名了,不去哪行呀?”

  莫莲一抬头,道:“我的意思是说,哥哥肯用真实的武功去夺宝了?”

  断忆一愣,他随即如冰川溶化的脸一笑,道:“参加这样的比赛,还需要用我真实的武功吗?”

  兄妹二人正说着,肖牛他们嚷嚷着走了进来。“忆哥。你要参加比赛了,营养可得要根上去。”说着,这些人推进来一大堆吃的东西。

  莫莲一笑,“大胖牛,你还真懂事。正好爷爷这几天不在家,你们要是不拿这些东西来,哥哥还真没有什么要补的东西吃了。”

  断忆一瞪她,“我在忆仙楼当伙计,还怕没有你吃的?”

  肖牛道:“莫莲有没有吃的我不晓得,忆哥是不会没有吃的。忆哥饿坏了,自会有人疼的。不过,我们这帮哥们也会借着给忆哥送礼的机会,不委屈没人疼的莫莲的。”看着肖牛晃着大脑袋的样子,莫莲上前就是一个大巴掌。好在,肖牛每次说话前,都用眼睛提前探好了路。

  “好了,你们别闹了。”断忆发了话,众人也就安静了下来。

  “忆哥,你听说过玄铁剑吗?”肖牛把身子凑近了断忆。

  断忆剑眉一蹙,然后把目光放向了所有的人,“这次夺宝大会和玄铁剑有关?”

  “那宝,就是玄铁剑。”肖牛一双小眼睛把光都聚到了一起,他全神贯注道:“忆哥你是个世外高人,不知道这些俗事。告诉你吧,没有我呢这把玄铁剑就在安隅城了。十八年来,我们安隅城出了十八个村夺宝冠军。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冲到塔楼的顶层,得到那把在那里挂了十八年的玄铁剑。”

  “噢?”断忆精神一振,他还真不知道这些事情。

  肖牛一看断忆来了劲头,他白话得更有劲了,“听我爸爸讲。那城东面的塔楼共有九层,每一层中都有一个高手把着。越到上面,那里守卫人的功夫越高。听说如果能最后把第九层的守卫也打败了,便可以得到那把玄铁剑。而有了玄铁剑,便可以参加一年后的武林盟主大会,去争夺魏国武林盟主的宝座?”

  “是这样?那现在没有武林盟主吗?”

  “有是有。可是现在的武林盟主早在十八年前就销声匿迹了,现在代理盟主是一个叫做岳中的人。这个人计谋有余,武功不足。所以,他也只能是个代盟主了。而在有一年的期限,原武林盟主常佑天还没有找到。武林中便开始竟出新盟主了。”

  断忆不明白地看了肖牛两眼,“为什么还要等上一年?原先的武林盟主找不到了,再选个不就行了吗?”

  肖牛道:“我爸爸说,这正是大魏国昌隆老皇帝的仁义之处。当年打天下的时候,是人家常佑天盟主率人帮他打下的大魏天下。为了报答常佑天的恩情,所以事情特殊了一些。”

  断忆点点头,沉思道:“没想到皇帝倒也是个义气之人。”

  肖牛大脑袋一晃,“忆哥,咱先不说这个了。今天,哥几个为了你通闯独木桥成功给你贺个。来,忆哥,我们大家先敬你一杯。”

  “我们敬忆哥一杯!”

残天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残天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爆宠小毒妃3章(第3章大火焚烧林)

    原标题:爆宠小毒妃3章(第3章大火焚烧林)小说:爆宠小毒妃第3章大火焚烧林入夜,一个摇摇摆摆的身影,晃到了北王府的大门。来人正是疯了的颜蝶陌。此时颜蝶陌拿着小酒坛,睁开醉意的眼,柳眉一挑,咧开嘴疯疯傻傻地笑着,走到紧闭的大门前,用力拍着:“开门!我是颜蝶陌!”“轰……”大门隆隆打开,颜蝶陌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披头散发,活脱脱一个疯女人。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提着灯笼而来,踩在青砖上的声响,沉稳有力。还未等人靠近,颜蝶陌就闻到了浓烈杂陈的胭脂水粉味,这风流王爷,果然不负京城第一花心萝卜这个名号。“小王妃,

  •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3章(第003章摸一下又不会怀孕)

    原标题: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3章(第003章摸一下又不会怀孕)小说名称: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03章摸一下又不会怀孕与外部高调奢华的装饰风格不同,此处显得格外低调素雅。从墙壁到地板是清一色的白,不是那种毫无品味可言的惨白,而是一种仿佛蓄着能量和热力的乳白。水池四角依其方位所在分别铸着四具神兽像: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热水从四神兽口中缓缓流出,水池上方有珍珠白的氤氲雾气游荡漂浮,踏足其中,仿若身临仙境。水池边有一排雪色的衣架,每个衣架上均挂着一模一样的白色长袍,和殷荃初次见到夏侯婴身上

  • 恶魔总裁,诱妻入局3章(第三章 世界好小)

    原标题:恶魔总裁,诱妻入局3章(第三章世界好小)小说名:恶魔总裁,诱妻入局第三章世界好小恩。墨子宸淡淡地应了一声,雷诗涵嘴角的笑容甜腻起来,走到他身边踮起脚尖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你真好!从夏雨落手上抽过衣服,神色之间是带着骄矜的,嘴角那一抹胜利的微笑格外刺眼。尽管,这个男人的一切现在已经与她无关,可是,是不是因为时间不够长,还没有达到伤口的愈合度?否则,疼痛怎么可以如此清晰?清晰到她不敢正视。这是你的第几份工作?夏雨落愣了愣,才意识到墨子宸是在跟她说话。她攥了攥手心,抬眸清冷地笑道:托你的福,第

  • 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3章(第003章 我是一朵小蘑菇)

    原标题: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3章(第003章我是一朵小蘑菇)小说名: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第003章我是一朵小蘑菇晏晏守着日子数天过,看着太阳每日那么慢的升起又那么慢的降落,恨不得叫后羿的哥哥把太阳射下来。唉声叹气的晏晏,终于在眼巴巴瞅着这太阳升起落下十个来回以后按捺不住,决心偷偷溜去山顶,主动寻找神仙哥哥的踪迹。夜色中的晏晏换上一身夜行衣,黑衣黑裤黑帽子,蹑手蹑脚的通过了大树伯伯的屋子以后,便摘下黑面罩脚步轻快的上山去了。山路又长又陡,晏晏此时想着自己要是和喜鹊姐姐是同一物种就好了,变个身分分钟

  • 纵宠萌妻:国民老公带回家3章(第三章 一不小心踏入豪门)

    原标题:纵宠萌妻:国民老公带回家3章(第三章一不小心踏入豪门)小说书名:纵宠萌妻:国民老公带回家第三章一不小心踏入豪门欧式会客厅坐在豪华大靠背的欧式木椅上,蓝筱夕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天啊,自己原本想通过顾思哲赚点儿小钱发家致富的,没想到一不小心竟然踏入豪门,成为赫赫有名的顾家二少奶奶。在东川市,谁不知道顾家啊?顾家的顾氏集团在亚洲可是响当当的集团公司,他们旗下拥有的房地产公司、日化公司、汽车公司数都数不过来,有名的几个商场都是顾氏集团旗下产业。在东川市,几乎所有人的吃穿住行都多多少少和顾氏集团有

  • 妖孽驸马霸道妃3章(第三章 平妻待遇)

    原标题:妖孽驸马霸道妃3章(第三章平妻待遇)小说名称:妖孽驸马霸道妃第三章平妻待遇这声音太倨傲了,让人听着就不爽。看到他那身新郎官的打扮,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喜服,她忽然明白了——他在成亲,而新娘就是她。不过,旁边怎么也还有个新娘,那衣着打扮和自己一模一样……尹山柏言似乎看透她的心思,及时解惑:“菡儿妹妹,今天是你和南宫公子成亲的大好日子,你就别闹了,先成了亲再说。别让柳家的人看笑话!”“柳家?”尹思菡一头雾水。“恩,就是柳夜筠,她今天和你一起嫁给萧翎。不过萧翎向爹保证了,你们平妻,不分大小!”尹山

  • 龙妃十一岁3章(第三章、失败的穿越)

    原标题:龙妃十一岁3章(第三章、失败的穿越)书名:龙妃十一岁第三章、失败的穿越“小姐,你确定你学会了2021年的古中国语?万一发现我们是外星人怎么办?”斯巴鲁在漩涡里转着圈声音时大时小。“差不多会吧!我也是人!最多被当成美美又仙仙的神经病呗!你不想被时光流冲成哑巴就闭嘴~!”没多大点事儿,只不过把国学课堂时间错按成2012她不知道学错了而以。不介意当成神经病,小姐还真看得开!其实臭屁小姐优点还是很多的,只是偶尔风急火燎的性格让人,让狗心里总是毛毛的。奇怪,怎么还没到!?3021年火星国家科学实验

  • 霸爱悍妻3章(第三章:枪战)

    原标题:霸爱悍妻3章(第三章:枪战)小说名:霸爱悍妻第三章:枪战“报告首长,我叫秦玖,秦玖是秦,秦玖的玖。”她快速的答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让那男人抽她除非她傻。陆川的大手最终落到了她头上,不过不是抽她,而是在她头上轻碰了一下,这小丫头挺有意思的。“秦玖,情久……”陆首长忍不住在嘴里低念了两声,“这名字不错。”“谢首长夸奖。”秦玖弯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那你放我走怎么样,下回我一定不招惹你。”“哼!”陆川白了她一眼,“你今年多大,有男朋友没?”“啥?”秦玖闻言吃惊不已,同时吃惊的还有大林同志,他

  • 你的痴心伴我情深3章(第三章 肉偿)

    原标题:你的痴心伴我情深3章(第三章肉偿)小说:你的痴心伴我情深第三章肉偿夜色笼罩,凉白如水。VIP病房里消毒水味道刺鼻,梁舒清站在一侧,低头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妹妹,眉头紧皱。突然就想到了多年前的一些零散画面。大雨滂沱的深夜,母亲领着她们的手,站在古堡一样的建筑物门口,问她们愿不愿意住在这里,两个孩子小麻雀一般的点着头。但事实上,梁家主事人,也就是她们的父亲,在她们姐妹中只选了一个,然后残暴的将母亲和妹妹轰赶而去。那次分别,就是整整十五年。本以为这次能团圆,却不曾想……梁舒清从回忆中醒来,身侧

  • 我念你,你忘我3章(第三章 再乱动我就吻你了)

    原标题:我念你,你忘我3章(第三章再乱动我就吻你了)小说书名:我念你,你忘我第三章再乱动我就吻你了楚可怜觉得全身发冷抽痛,乔风华的声音像是渗了毒一般:“你要是不帮我兜着,段九跟我离婚,那不乖就没有爸爸了。”“你给我适可而止!”她一把推开乔风华,狠厉瞪过去,这个女人居然拿不乖作为筹码!乔风华狼狈地撞到桌子上,报复性地把楚可怜从病床上扯下来:“你不过就是我的影子,我的事轮得到你指手画脚!”楚可怜疼得无以复加,在乔风华的咄咄逼人下崩溃了,像个疯子一样步步逼近:“当初你把孩子从我手里抱走的时候,你说一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