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古言小说《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20:10: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

第一章  惊吓,穿越后的好姻缘

唉,穿越了呢,穿越也就罢了,可怜的是穿越成叫花子!

穿越成叫花子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还没等讨到第一口饭就被人打晕,卖了做新娘!

坐在大红花轿里的展红菱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直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自己要嫁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瘸子还是瞎子、是疯子还是傻子?不然怎么用买媳妇?就在她担心的时候,前面已经隐约传来鼓乐声,抓来她的人牙子把轿子停住,五大三粗的牙婆掀开轿帘,解开她手脚上的绳子,往她头上蒙了个红盖头,并且恶狠狠地威胁道:“死丫头你记住,进门后给我老实点,敢闹出什么事来,看我不活活把你打死!”

展红菱悄悄撇嘴,心想:你当我傻的,真老老实实才没好日子过,逮到机会本姑娘说什么也要逃出去!

轿子再次起来后进到一个院子里,牙婆又把展红菱扯了下来,拉着她走进屋子。推荐95lady.com

屋子里比较安静,似乎没几个人。

牙婆说道:“夫人,人给您送来了。”

“哦,你做得不错,这是银子。”一个中年女人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偏僻买个人就像买二斤白菜一样平常。

牙婆在展红菱身边点头哈腰地道谢:“谢谢夫人、谢谢夫人!那个……不如我帮着拜完堂再走。”

“嗯,好。”

展红菱正听着两人说话,忽然间手中被塞进一个东西,吓得她一跳,从盖头缝里向下看,原来是一只红毛大公鸡!

展红菱险些一口血喷出来,原来瞎子瘸子都是自己往好处想,事实上连个人都没有,要把自己嫁给一只公鸡!

她正在窝火,已经有人叫道:“一拜天地……”

展红菱还没反应过来,身旁的牙婆便拉着她向下按去。古言小说《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在线免费阅读

展红菱只好郁闷地跪到地上,晕晕乎乎地拜了天地。

拜完之后被送进洞房,那个凶狠的牙婆才算完成使命离开。

展红菱一个人坐在屋里,气愤地把绑着腿的大公鸡扔在地上,抬手把盖头也扯掉,打量着房间内的情形。

门外负责看守的婆子听到声音开门看向里看,瞥见展红菱漂亮的模样时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个随便买来冲喜的小娘竟然这么俊俏。可是愣了一下后还是喝斥道:“喂,你老实点,冲喜的不能乱动!”

展红菱只好恨恨地坐回床边。

那婆子关上门后展红菱又一眼扫到桌上的水果,扑上去抓住一个就往嘴里填。

她实在是太饿了,前身估计是饿死在城外的,她穿过来后也没正经吃过什么东西,所以见了吃的就红眼。95女性网

她正在努力吃着,听外面的婆子和人说话:“梅香,你这是干什么去?”

“我去叫郎中,梁老夫人好像不行了!”

“这不是冲着喜呢么,梁老夫人怎么就不行了?”

“肯定是没管用,夫人都急得不行了,不和你说了,我走了……”

说完外面就静了下来。

展红菱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是给人冲喜来的,只是这被“冲”的人似乎就要死了,看这里人的那种愚昧程度,很可能会认为是自己把人“冲”死的,搞不好再拉自己去陪葬?不行,一定得逃,非逃不可!

想着她蹑手蹑脚来到门边,扒着门缝向外看。

或许是那个婆子也怕受她连累,和那个叫“梅香”的说完话就也向远处走去。

月黑风高,四下无人,不跑更待何时!

展红菱想着就要往出走,可是眼珠一转又想起什么,转身到床上把那只公鸡提了起来,这才推门向外走去。

第二章  惊愕,穿越后的好人品

展红菱时机找得好,出逃没费太多波折。

出府之后一路跑到城门才发现,半夜的城门是关闭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出去。于是她沿着城墙向旁走,终于找到一处房屋稀少处,在远处的人家门外偷了点柴禾,狠着心把那只公鸡“处死”,然后烤了起来。阅读http://www.95lady.com/

半个时辰后,展红菱一边心满意足地嚼着公鸡肉一边含糊自语着:“夫君,你到那边别怪我,好歹跟我拜了堂,总该为我奉献点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的肉味儿还真是不错!”

吃远鸡后展红菱又找了个树根睡了一觉,天亮后把半夜偷柴时顺来的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向城中心走去。

管怎么活下去才要紧,她得尽快找一个出路才行。

来的时候不长,展红菱勉强知道这个城池名叫临州。

现在的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不太了解,只知道向城中心走,甚至都没担心过会再次被人牙子抓回去的事情。

城内十分繁华,商铺云集,人来人往,叫卖声连成一片。

展红菱边走边看,想着自己能做点什么。

前世她身体残疾,虽然长着一颗好动的心,却只能安安静静地坐着,除去吃饭、睡觉、聊天、看电视之外,惟一的特长就是下象棋,且每下必赢,开挂一样神奇。阅读95lady.com这样的本事在前世参加比赛什么的可以拿奖,可是对于眼下的她却没什么意义。

想来想去她才发现,原来白活了十几年,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没有一技之长的废物!

她正想着,却见前面的路上围了好多人,向路旁一间茶肆里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

她以为有人打架之类的,好奇地走过去,也向茶肆里看,却见里面安安静静,似乎根本没什么事情发生,于是向旁边一个相貌和善的老者打听:“大伯,请问你们这是在看什么?”

那老者转眼看了看她,见这姑娘长相讨喜立生好感,耐心地说道:“哦,秦家的二公子秦昭又和许云暮斗棋了,这次把家传玉佩都押上了!”

“斗棋,什么棋啊?”

展红菱问着的时候还在想,估计这里流行的多半是围棋,自己对那东西可一窍不通。

“现在天下各国都盛行象棋,他们当然是斗象棋,不然还能是什么?”

展红菱顿时惊呆了,很白痴地问道:“大伯说的是有三十二颗子、车马象仕将那类的象棋?!”

老者有些不悦地说道:“当然了,难道你还知道有别的象棋么?”

展红菱脑里一阵混乱,心中暗想:看来每一个穿越都不是偶然的,穿过来的世界必然都和之前有点什么联系,不然太对不起穿越者……她发呆的时候,老者婉惜地叹息:“唉,想当年秦尚书在临州做刺史时可是一个好官啊,没想到他这个小儿子这么败家,前阵子下棋就输给许公子一千两银子,昨晚又输出去三千两,现在竟然还把家传玉佩押上,唉,真是自不量力!许云暮的父亲可是咱临州双圣之一的许刺史许大人,岂是他这败家子能比的……”

展红菱刚刚回过一点神来,又问道:“大伯,是不是会下棋的人很了不起啊?”

老者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理所当然道:“武者斗剑,文者斗棋,棋术高就是智慧高,当然要受人尊敬!”

展红菱忍不住暗暗兴奋,太好了!看来自己有用武之地了,再不济凭这点特长混碗饭吃也好……想着她向老者道了谢,朝茶肆里挤去。

第三章  得意,小小露一手

秦昭和许云暮都是临州的名人,这两人斗棋很多人来围观,展红菱费了好大力气才挤进里面。

茶肆里人很多,但是却很安静,或坐或站向中间的棋桌看去,展红菱便也向那里打量。版权http://www.95lady.com/

只见精致的梨木桌旁坐着两个人,这两人年纪相当,左边一个一身素白衣袍,相貌清隽,举止文雅,一看便知是个教养极好的书生。

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人相貌也十分英俊,长眉凤目,神情明朗,看着很是顺眼,可是却从骨子里透着狷狂,一副轻看天下的玩世不恭。

看样子此人下棋不是自己,他身旁还站了两个朋友,正指指点点地帮他分析着棋局,三人对一人,不公平!展红菱立刻偏心到白衣公子那一方去。

打量完人她又把目光看向棋桌,这一看之下还真有几分吃惊,原来这两人的棋艺都不错,棋局之上刀光剑影、险象环生。

在她看着的时候,白衣公子正要走下一步棋,但是因为形势的危机而犹豫不决。

人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可是看着白衣公子许久不落子,对面那两个帮忙开始出言相激:“许公子,你究竟还能不能走出这一步了,我们都一夜没睡了,你再拖下去,把秦公子拖睡着了,你这场棋岂不是不战而胜了!”

他这一催,许云暮的思绪有些混乱,随手就要把棋向某处放去。

展红菱不忍心他就这样落败,在旁边十分担心地“嘶”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红方走车似乎不是好棋,如果把炮退守河界后招倒变化颇多……”

听到展红菱的话,许云暮按着红“车”的手停下来,再次认真思索。

他对面的秦昭闻言也细看棋局分析起来。

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人中的一个却轻蔑地笑道:“许云暮,亏你也是男人,竟然被女子的一句话左右,你要是真把红炮退守河界,就等着拿出五千两银子吧!”

他正在这里嘲讽着,却不想许云暮竟然真的按照展红菱所说,放下手中的“车”,摸起红炮放在对方河界上。

他这一招走完,坐在他对面的秦昭面色也沉重起来,沉默了一会儿向展红菱投来恼火的目光,道:“哪来女花子,竟敢掺和本少爷的事,你就不怕在临州城里混不下去!”

他的话音落下,许云暮立刻不温不火地接话道:“秦公子,这位姑娘没偷没抢,在临州城里又有什么混不下去的?秦公子这样说是因为有人要欺压良民吗,我想我父亲是不希望在他的治下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在场的人都知道秦昭的父亲是上任临州刺史,而许云暮的父亲是现任临州刺史,这两位公子拼爹还真是不相上下。

展红菱没被秦昭吓到,却着眼睛想:这许云暮表面看起来温和,原来是个笑面虎,没准比秦昭的更不好惹,看来自己想借他出头的想法还真要再再权衡一下……想着便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继续下棋。

可是她一语道破天机,许云暮走出致胜的关键一步,以后几招便水到渠成,没费多少力气就赢了秦昭。

十招之后,许云暮再次摸起“红车”,这次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这颗棋子放在黑“将”所在的肋道上,淡定地说道:“将!”

秦昭提“仕”挡在“将”前。

许云暮横“兵”入主中宫再次“将”军,秦昭终于无路可走,推子认输。

许云暮坐在那里得意地轻笑:“秦兄,据说你的那枚家传玉佩很有来头,看来小弟有幸,可以日日握在手中悉心研究了……”

秦昭脸色极其难看,目光凶狠地盯向展红菱!

第四章  威胁?还是继续赌吧

面对秦昭冒着阴风的双眼,展红菱事不关己一样抱着胳膊转头。

跟本姑娘耍什么威风,要怪也该你棋艺不精!

见秦昭朝展红菱瞪眼,许云暮催促道:“秦兄,快点啊,不是输不起吧,之前可是你执意要与我赌这一局,现在不是反悔了吧?”

秦昭斜着眼睛勾了勾唇,一把从腰扯下玉佩。

“哼,本公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是许公子朝我要这玉佩似乎要不出,这局棋我可不是输给你的……”

说着他站起身来,捏着玉佩向展红菱走去,那神情那动作怎么看怎么像要杀人。

展红菱心里终于打起鼓来,心想这人不会真的当场作出什么过份的事来吧?自己人生地不熟,可是连逃跑都找不准路啊!

正在她担心的时候,秦昭已经来到她面前站定,双眼极具压迫性地盯着她,阴声说道:“小丫头,有两下子!冲你一个女人家有这份眼力,爷这块玉佩就给你了!不过你可小心收好,别有拿命没命戴!”

展红菱面对他犀利的目光没有半丝退逼,她天生吃软不吃硬,被秦昭一通威胁,她之前的那些惧意反倒没有了,抬手就把玉佩扯过来,轻蔑地说道:“好,本姑娘就收着,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有命拿、没命戴的!”

秦昭见她把那块玉佩随意地摇来摇去,再次冷眼威胁道:“死丫头,这可是我家的传家|宝,是我母亲指定要传给我未来夫人的,你要是敢把它碰坏一点……哼哼!”

展红菱冷笑道:“秦公子,你最好弄清楚了,这东西拿到我手里就是我的了,就算我把它砸了也和你没关系!”

秦昭脸色更阴。“你砸试试,你敢把它砸了,我就让你和它一样的下场!”

许云暮见人在那里斗狠,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道:“秦兄,我知道那玉佩对你来说很贵重,若你给的是我,我自然会在事后送回去,只是放在这位姑娘手里,我却不好作这个主了,不过我却可以当个和事佬,帮你争取个挽回的机会。”

秦昭知道他不会安什么好心,冷声道:“不必了,许兄的‘美意’在下不敢接受。”

许云暮眼底又闪出一丝笑意,道:“秦兄怎么如此武断,不知我想说什么就先拒绝,其实我是想让秦兄与这姑娘再赌上一局,这姑娘若是输了就把玉佩还给秦公子,若是秦公子再输了呢……嗯,就掏点银子好了,不知秦兄敢不敢赌?”

秦昭撇嘴冷笑,暗想许云暮果然不安好心,只是再怎么面前不过是一个女子,就不信她能有多高的棋术,何况拿回玉佩又是势在必行的,他也没有理由不答应,于是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我们就再赌一局!”

说着坐回桌边,用命令的口气朝展红菱说道:“过来下棋,本公子不信还赢不了你个丫头!”

展红菱被他狂傲的神情搞出火气,站在那里一动没动,斜眼道:“赌局是许公子和你定,我可没一定和你下!”

秦昭强横道:“不行,必须下,不下就是和我过不去、和许公子过不去,在临州城里,同时和我们两个过不去,你还想有活路吗?!”

展红菱为之气结,这混蛋摆明了是以势压人。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甩几句狠话转脸走人的时候,突然外面看热闹的人群里传来呼喊声:“二公子,二公子快回家,梁老夫人过世了……”

听到“梁老夫人”四个字,展红菱头皮一阵发麻!

昨天晚上买自己的那户人家不就是要为什么梁老夫人冲喜吗,现在这里有人叫喊,难道是那家人找来了?!

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妙计无敌 或 嫡女太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天魔变15章(第十四章 我们是亲戚)

    原标题:天魔变15章(第十四章我们是亲戚)小说名字:天魔变第十四章我们是亲戚“不对不对,姿势不对,里道也不对,你看,应该是这样的,清楚了吗?再来一次。”“对了,就是这样。”“哎!你怎么又错了。应该是这样的,再来一次。”楚留月不是一个很会教人的老师,但绝对是一个称职的老师,半个月之间,吴心萍的经脉之中已经产生了小股的内力,虽然只是一小股,却已经让吴心萍兴奋得好几天睡不着觉了,楚留月也很是诧异,吴心萍的资质好得出奇,谁说漂亮的女人头脑一定不好使,谁说?站出来,我跟他单挑。“好了,歇一会儿吧,累坏了可

  • 万界帝尊15章(第十五章 汇武商行)

    原标题:万界帝尊15章(第十五章汇武商行)书名:万界帝尊第十五章汇武商行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扔在地上的镜子,宇文天大吃一惊,莫非有贼。可看到熏得发黑的镜面,加上之前小朱的神态,宇文天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捡起镜子,擦拭一番,摆回原位,然后又出了房间,在四周搜寻小朱的影子。灰影一闪,小朱已经爬到自己的肩上。“走,带你去吃烤肉!”他想去坊市逛逛,买个丹鼎,至于药材之类的,要按着霓裳的要求去买。顺便在吃点东西,一整夜的折腾,所耗甚大,肚子早就饿了,在加上小朱这个吃货,不吃都不行。现在是早上,各个坊市

  • 超级青春王15章(第015章:坚持(3))

    原标题:超级青春王15章(第015章:坚持(3))小说:超级青春王第015章:坚持(3)我的心情啊,一下子就不好,我也开始拿篮球开始撒气,就在这时候秦岭回来了,看见我也跟他刚才一样的拿着篮球撒气,就知道我的心情也不好了。“是不是周悦跟你也不好了?她们女生就是欠收拾,谁对她们好都分不清。”我听着秦岭这句话有点别的意思,我赶紧扔下篮球,严肃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谁对谁好了?”“老大,我也不知道这件事要怎么和你说,但是我觉得告诉你比较好。就是放假前,我看见周悦和一个男生在操场上不知道说什么,可我能看

  • 黄连性凉15章(第十五章 赚钱的门路与镇店之宝)

    原标题:黄连性凉15章(第十五章赚钱的门路与镇店之宝)小说名称:黄连性凉第十五章赚钱的门路与镇店之宝“这么说他造反成功了?”“不知道,京中传来的消息只说奕亲王造反,别的还没消息。”黄连离开布告栏往家走去,路边的小贩叫卖这货物招揽着顾客,她在一个卖河蚌的摊位前停下。“姑娘买蚌吗?这蚌里面有珍珠哦,就算没珍珠这蚌肉也很滋补的,买一个吧。”摊主是个30来岁的汉子见黄连并没有走开又道:“这是我自己从河里捞出来的,保证新鲜,死的不要钱。”黄连拿了一个在手里,又黑又大还很沉,“怎么卖呀?”“50文1个。”5

  • 龙霸异世15章(第一章 初至异界)

    原标题:龙霸异世15章(第一章初至异界)小说:龙霸异世第一章初至异界这天上午,兰斯大陆克里斯森林最深处的上空,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骤然闪现。裂缝一出现,一个人形物体就从里面掉了出来,在砸断了一片荒古密林那一层又一层的繁密树枝后,重重砸在了铺有厚厚一层腐殖层的暗褐色地面上。森林上空,在这个世界本源力量的疯狂冲刷之下,空间裂缝渐渐隐去。地面上,龙天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一看,头顶上空一个人形窟窿清晰可见。透过窟窿,一颗巨大的火球正高挂碧蓝的天空,时刻宣泄着无尽的灼热能量。兀自从地上爬起来,龙天

  • 狂魔痴神15章(第十五章 野火)

    原标题:狂魔痴神15章(第十五章野火)小说名称:狂魔痴神第十五章野火小炎和灵儿等人带着萧哲回到原本休息的地方等候风满河和风满清。“师妹,萧哲师兄是怎么了?”月小花给灵儿肩膀上的伤口疗完伤之后担忧地问道。“我也不知道那个敌人是谁……萧哲和他打斗消耗太大,所以才昏睡过去了吧……”她不希望把萧哲异变的情况告诉给别人。小炎站在一旁,看着萧哲说道:“我师弟体内的气极为异常,好像很不稳定……”“那怎么办才好!”月小花问。“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等他醒来后再看吧。”小炎说完皱了皱眉头。灵儿和月小花好像也

  • 蝶魂幻舞15章(第十五章)

    原标题:蝶魂幻舞15章(第十五章)小说:蝶魂幻舞第十五章“怎么不敢说,难道凌某就如此可怕,你说,恕你无罪!”“他们一听说给小姐治病,就死活不肯来,说小姐……小姐必死无疑!”“什么……他们如此大胆,居然咒我女儿必死无疑,岂有此理!”说完,凌志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和悲恸,举掌就向旁边的人仙桌劈了下去,掌落声响,八仙桌的一角被齐齐劈裂开来,变成了十仙桌。小厮见之,脸如死灰,大叫道:“主人饶命……”“你起来吧,你没有罪,有罪的是那些庸医。”小厮这才危颤颤的站了起来,轻声问道:“主人,怎么办……”“怎么

  • 孤战天下15章(第十五章)

    原标题:孤战天下15章(第十五章)小说:孤战天下第十五章终于,在盼了七年之后,盘龙也真的回来了。他这次回来和以前有所不同,因为他带来了另一个帮主刀仔!不用说,盘龙他们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回这七区的地盘。他们正一路向疾电帮的总坛缓缓行来。疾电帮的总坛也和盘龙帮及红头帮的总坛一样,是设置在区内广场的附近的一座楼房内。现在在它的总坛之内,到处是一片淫声浪语,污烟瘴气,那些疾电帮徒众都在尽情地享受着各自不同的女人。他们实在也是闹得无聊,竟把那种男女之间的事情当作是一种集体游戏。而那些女人地并非帮中之人,

  • 倾城泪15章(第十五章 大冰掌对血泪决)

    原标题:倾城泪15章(第十五章大冰掌对血泪决)小说书名:倾城泪第十五章大冰掌对血泪决“对一个小姑娘用这么粗鲁的打法,真不像一个女侠的作风。”凌倾城不以为然:“如果她肯开口求我的话,没准我会下手……不对,是下脚轻些。”纳兰信不愿和凌倾城多做口舌之争,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易澄也早在刚才拦下丁可儿的时候二人已经缠斗到了一起。丁雨儿费力地爬起来运功,手里的血玉玛瑙由翠绿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凌倾城开始发现了不对劲,就在那道金光发射的同时,丁可儿已经逃开,大冰掌是冲着易澄去的!!!凌倾城将泪剑套回剑鞘并

  • 扬威海外15章(第十五章)

    原标题:扬威海外15章(第十五章)书名:扬威海外第十五章耶聿长胜点头道:“事到如今已别无选择,不能救则火速返回。”“如此甚好。”何老板点了点头,一边吩咐人备马,一边将去东京一带的路道向耶聿长胜细说了一通。周正苦心有不悦道:“胜哥,你独自一人去救人,假如三大门派联手来攻这仁和客栈,我一个人应付得了吗?”耶聿长胜沉吟道:“能守则守,不能守则走,以你的身手,三大门派的高手要留下你却极为困难。”周芷若点了点头,撇着小嘴,缄口不言。门外响起一阵得得的马蹄声,跑堂的小二已李着一匹高大神骏的雪白神驹候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