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桃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3 18:53: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桃缘

第八章 酒,是迷魂之物

桃舀坊檐下的栅栏上因为连日的阴雨爬上了许多五味子。网站95lady.com

  陶瑶准备了许多花盆,欢天喜地将这些五味子一颗一颗移植了起来,她打算在院子里搭一个花架给这些坚韧的生命恣意攀爬。

  大宝乖巧地蹲在花盆里面,每当陶瑶挖出一颗伸手拿花盆的时候,它就会跳出来用脑袋把花盆拱到陶瑶可以触及的地方。

  一人一猫的配合相当默契。

  这一幕,让平日里热衷泼陶瑶脏水的朱家嫂子都傻了眼。

  就这么看了半天,发现陶瑶和大宝一次失误也没有之后,朱嫂子冷言冷语地嘀咕着:“人长得妖,养得畜生弄不好也是只妖精变的”进了屋。

  大宝瞬间炸毛,转头就要扑上去。陶瑶头也不回,用满是泥巴的小手一把揪住大宝后背的软皮:“老实点,不过宝儿啊……你说朱嫂子会不会也是隐世的高人呢?不然怎么知道你是妖精变的?”

  大宝横眉竖眼地四肢乱抓,“喵呜”个不停。阅读http://www.95lady.com/

  “陶姑娘。”这时,一个低沉温和的男声响起:“今个这么闲,不知铺子开在此处生意可好啊?”

  陶瑶把大宝放在地上,后者二话不说纵身跑进了桃舀坊。

  “王镇长?”陶瑶欠了欠身:“我这小店不图赚钱,只为糊口罢了。不过也托了盘夕镇的灵气,生意倒也还好。”

  一袭蓝缎长衫加紫色搭褂,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的王镇长满脸温和的看着眼前桃花一般耀眼的女子:“陶姑娘真是天生丽质,老夫膝下无女,若非怕唐突了姑娘,真想收陶姑娘做义女了。”

  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陶瑶微微一笑,皓齿明眸。说明http://www.95lady.com/

  “王镇长今日可是去天河寺的?”陶瑶放下小铲子,拍了拍手上的泥土。

  “不不。”王镇长连连摇手:“今日难得的没有下雨,老夫这酒瘾有些犯了,想着过来讨几杯桃花酿解解馋。”

  陶瑶深深地看了王镇长一眼,侧身让开了路,迎着王镇长进了桃舀坊内。

  四张方桌,一个小柜台,柜台之上摆放着一个个成人拳头大小的酒壶。镂空的窗子外正好看到小小天井,投射进来的光让整个桃舀坊显得格外斑驳。

  “我这店小,图个清静。版权http://www.95lady.com/”陶瑶一边让座一边往里屋走:“镇长稍等片刻,小女子去洗个手再为镇长打酒。”

  “好好,不急,不急。”王镇长选了个最靠里的桌子坐下:“这好酒啊,不怕等,就和人一样!”

  说着目光灼热地看着陶瑶袅娜的背影。

  里屋,陶瑶不耐烦地洗着手。

  “陶瑶陶瑶,那王镇长看上你了!看上你了!”大宝从梁上探出个脑袋:“要不要嫁人啊?”

  “死开!你这长毛畜生!”陶瑶气得小脸通红:“再胡说八道看不拔了你的猫牙!”

  大宝乐滋滋地窝在大梁上打起了小呼噜。

  ……

  “入口柔,一线喉。”王镇长闭上眼,惬意无比:“伴随着淡淡的桃花清香,整个人由内而外地一阵顺畅啊!”

  “陶姑娘这桃花酿果真是百喝不厌,不愧是本届春酒大会的头名!”王镇长放下小酒壶:“只是……这酒壶小了些,哈哈哈……”

  陶瑶坐在柜台里,素白莹润的指尖不断挑着桌上的一株含羞草,清冽的声音回荡在桃舀坊内:“再好的酒,也是迷魂之物。来自http://www.95lady.com/

  王镇长一愣。

  “小女子虽然喜欢酿酒,也喜欢喝酒,但也正因此见了太多饮酒误事的人间悲剧。”陶瑶坐直身体:“所以在这桃舀坊内,所有的酒都只有这拳头大的一壶。多了,不卖。”

  “这……老夫倒是第一次知道呢。”王镇长舔了舔嘴唇,拿着酒壶往杯中倒了倒,果然这桃花酿酒如汞浆,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叹息一声放下酒壶,王镇长目光炯炯地看向陶瑶,恍恍惚惚间只觉得刚刚吃下肚中的桃花酿怦然爆发出一股浓郁的馨香。来自95lady.com

  方才还温润甘甜无限的桃花酿忽然如同灼热病毒一般在胸膛里蔓延开来,王镇长只觉得此刻自己如同身居云端,天地放歌。

  再看那陶瑶姑娘,又觉得这是此生所见最美的女子。

  是自己前不久在京师渺乐坊惊鸿一睹间看到的头牌乐姬。

  是自己青年时候在常镇长家见到的那位风韵无双、温柔贤淑的常夫人。

  是自己年少时候在盘溪边捞浮萍给常镇长家喂鹅鸭,饿得半死时候偷偷塞给自己一块香甜糕点的白裙少女。

  总之,在此刻王镇长迷离的眼神中陶瑶就是他记忆深处最令他动心,令他心醉的女子。

  粉白色的酒气弥漫在王镇长头顶一尺左右处,如同一块云镜。

  陶瑶冷眼看着云镜中一个个或惊艳或清丽的女子,当画面显示到那在盘溪旁递出糕点的白裙少女时,陶瑶一把捏碎了手上的杯子。

  “黄翠萍。”

第九章 它的头

陶瑶目送摇摇晃晃,一脸满足的王镇长离开,随即重重的扣上了大门。

  朱家妇人刚好从外边回来,看着一摇三晃,醉眼迷蒙的王镇长,心道这桃舀坊的陶瑶果真是个狐狸精,连镇长都被勾了过去!

  “哎呦,王镇长,您这是……”

  “嗯……朱夫人啊?呵呵呵……”王镇长一脸潮红:“这桃花酿,好喝!这陶瑶姑娘,也好看!”

  说着脚下一个趔趄,朱家妇人连忙去扶,嘴里絮絮叨叨地说:“我看那陶瑶就是生了一张狐狸精的脸,哪里好看了?”

  王镇长忽然浑身一个激灵,酒意醒了大半。

  是啊,陶瑶姑娘……哪里好看了?不知不觉间,平日里那少女娇柔美丽的眉眼,此刻却在脑海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镇长猛地一个寒颤,对朱家妇人施了一礼,匆匆忙忙赶回家去了。

  ……

  大宝从里屋跳出来,感觉到陶瑶的愤怒,这只三花猫少有的没有咋咋呼呼:“陶瑶姑娘生气了?”

  陶瑶面如凝霜:“宝儿,你也看到了吧?这王镇长和翠萍妹妹果然是认识的。”

  气呼呼地坐下,陶瑶撕扯着手绢:“宝儿,我甚至能想象的出当年盘夕镇,王家一门做了多少令人作呕的事情。“

  “陶瑶姑娘先莫要生气。”大宝跳到陶瑶身边,伸出毛茸茸的爪子上下轻抚陶瑶的后背:“顺顺毛,顺顺毛。”

  陶瑶顿时被这只没个正形的三花猫气乐了:“亏了你八百年的修行,怎么还是这般没个……”

  刚想说没个“人样”,但想到大宝本身就不是为了修成人身,便做了罢,微微叹息一声:“宝儿,你说那无头鬼到底是谁杀的?他自己为什么不肯说出凶手呢?”

  “如果……”大宝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我是说如果,如果不是他不肯说,而是没办法说呢?”

  “你是说……某种禁制么?”陶瑶若有所思。

  “哆哆哆”敲门声响起。

  陶瑶抓起大宝抱在怀中,笑容恬淡地去开了门。

  门口,一个身材敦实的汉子满头大汗地站着,怀中还抱着一块牛皮纸包成的包裹。

  “王师傅。”陶瑶笑盈盈地欠了欠身:“可是刀打好了?”

  “正是正是!”王铁匠双手将包裹递上:“怕误了姑娘使用,所以赶了个通宵,算是不负姑娘所托呀!”

  说着,王铁匠不断用已经可以当毡子的围裙揩着手,显然是打好之后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赶了过来。

  陶瑶心中一阵感动,连忙掏出荷包付了余款。

  “王师傅,稍等下。”见到王铁匠道谢要走,陶瑶连忙唤住。急匆匆地进屋取了壶淡酒送上。

  “王师傅一路跑过来,想必是渴了。”陶瑶递上酒壶:“这是小女子新酿的竹醉,消火祛湿,给王师傅解解渴吧。”

  “这……”王铁匠一愣,看着陶瑶认真的小脸,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谢谢姑娘了!”

  说罢接过酒壶,施礼离开。

  陶瑶走到院子中,在未完工的花架下坐着,拆了包裹,看着手中物件感慨道:“王师傅这手艺不说冠绝天下,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这刀长约一尺三寸,黄铜吞口,刀身上满是敲打出的松纹状纹理。兴许是听了陶瑶说要切虎骨,王铁匠居然用了两种方式给这刀开刃。

  刀刃前半段开成了方便劈砍的鱼肚锋,后半段则如寻常菜刀一般薄而锋利。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两种刃口衔接的天衣无缝。

  “这刀,砍虎骨如何我是不知道的。”抚摸了一下冰冷的刀身,陶瑶喃喃自语:“但一刀砍掉人的脑袋,绰绰有余了。”

  “轰隆”一道炸雷响起。

  清亮的刀身映出闪电,也映出陶瑶清冷的面容。

  顷刻间大雨倾盆。

  陶瑶正要起身进屋,眼前的雨幕中一道旋风凭空而起。

  投河女湿淋淋地从旋风中扭身出来:“陶姐姐!我今天碰到弘易和尚了!”

  陶瑶一把拽住投河女就往屋里跑:“这打雷的天你还敢上陆上来,不怕被劈了么?!”

  屋内,投河女委屈地看着生气的陶瑶。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平日里温柔的陶瑶姐姐生气:“陶姐姐,我今天碰到弘易和尚了!”

  陶瑶拿了面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听到了,你都说了两次了。我的桃花酿为你聚了精魄,怎么就没帮你聚点脑子呢?成日慌慌张张的。”

  说到最后,陶瑶轻轻的一点投河女的额头。

  “这么大的雷雨,切不可到陆地上来,万一天雷被你身上的太阴精气吸引落下来,那我就算是喂给你一缸的桃花酿都回天乏术了。”

  “嘻嘻……”投河女甜甜一笑,搂住陶瑶的胳膊:“就知道陶姐姐最好了!陶姐姐,我今天……弘易和尚在盘溪边挖坑呢,说什么好像找到了无头鬼的尸身头颅什么的。”

  在陶瑶佯装生气的眼神中,投河女终于说了重点。

  唉……恶鬼无心,可不是没有脑子啊。

  陶瑶心中一阵叹息。

桃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桃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18章

    原标题: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18章书名: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第18章这条汉子是断袖却不想,某只一身粉色的妖孽,将她的小手一拽,一扔,好巧不巧的将她扔在了魔君的脚底下坐着。“错!月卿绾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首先,本世子虽是一条汉子,可是本世子是一条断袖的汉子,对你这种人,特别是你这种女人,尤其的不感兴趣,莫说是你被调戏打我的脸,哪怕你被魔君大人染指那啥了,哪怕你给我带了一顶全天下最绿的帽子,本世子都觉得……无!所!谓”!此刻的君戟双手叉腰,呈泼妇骂街状一般的嘲笑着月卿绾。小月牙见自己的娘亲

  • 学霸,你逃不鸟了18章

    原标题:学霸,你逃不鸟了18章小说书名:学霸,你逃不鸟了第十八章:学习是为了什么沈意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从自己的桌子里面掏出了一颗糖,含在嘴巴里面,这才清醒了过来,总觉得自己的嘴角干干的,有些难受,也没有多想,只拿着湿纸巾轻轻的擦了擦。这一个星期,沈建国每天雷打不动的接送沈意意,沈意意当然也非常的开心了,书包有人帮忙提,还不去挤公交车,简直爽到爆了好吧!林田甜依旧是和沈意意一起出学校,“意意,你还记得我的那个网聊对象吗?他说他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倒时候约我出去玩欸!”“啊!这不好吧!你都没有弄清

  • 这绝不是三国18章

    原标题:这绝不是三国18章小说名:这绝不是三国第十七章【霸刀九式】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当叶败天取出玉质令牌打开门时,竟然发现,这么漂亮奢华的房间...........免费?房间采用欧式别墅风格,面积不大,只有八十平方,不过却透出一股清新的木质香味,简直比叶败天前世地球上的五星级酒店漂亮一百倍!将‘归葬’随手丢到床头,叶败天整个人虚脱在床上。这几天精神太过紧绷,他想要好好放松一刻。闭上眼球,感受被子上

  • 重生之天命不凡18章

    原标题:重生之天命不凡18章小说:重生之天命不凡第十八章病的不轻转过一个街角,清凉的夜风吹来,周凡道:“有烟吗?”阿毛楞了楞,连忙说道:“有!有!你等等!”说完撒腿就跑进路边的一个小卖部,买来了一包精装红塔山,给周凡点上了。当然他也学着周凡抽了一根,阿毛道:“凡哥,我想跟你混!你能够教我几招吗?你刚刚打人的姿势太帅了!”“跟我混?谁特么的要混社会啊!“周凡拍了一下阿毛的肩头,说道:“今天要不是你发花痴惹事了,劳资才懒得出手了!我说你小子家里条件也不差,老子还是一个局长,混狗屁啊,好好读书!以后接

  • 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18章

    原标题: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18章小说: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第18章加油啊。季宇宸猛然回过神来,缩回伸出去一半的手,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点点头:“啊,嗯,好像……确实这个其实不影响,倒也没什么关系,我再看看,啊,再看看……”深呼吸。颜夕忍下怒火,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那季总请一定看仔细了。”季总二字的音调极外的重,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季宇宸抿了抿唇,轻咳一声,翻开了另一页。好在后面他没再什么妖蛾子,修改了几处地方就表示设计稿没什么问题了。既然正事办完了,颜夕就起身告辞。但是她都说了两次再见,季

  • 最强修真打工仔18章

    原标题:最强修真打工仔18章小说名称:最强修真打工仔第十八章白猿神体“哥哥.....不怪你........不怪你,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陈青莲极度虚弱的说道“啊!哥哥小心后面。”话音刚落陈平只觉得自己脑袋一沉,似乎是被一个重物给撞击了下,一股凉哇哇的液体就从后脑之中流淌而出,血腥的气味立刻在这个不算太大的地下室之中弥漫了开来。疲倦的气息立刻就涌上了陈平的心头,强忍着那种睡意,陈平恶狠狠的转过头,发现那个被自己刚刚一拳打掉两颗门牙的男子,正手持铁棍,有些错愕的盯着自己。不过那名男子也并非被吓到了,

  • 网游之唯我主宰18章

    原标题:网游之唯我主宰18章小说名称:网游之唯我主宰第18章突围被其他人碰到的古川逸并没有解除潜行状态,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可身为高手的他马上就趁机移动开去,然后继续寻找空当闪人。“嗯?”刚才无意中与古川逸发生接触的玩家很诧异,他明明感觉碰到了什么,可转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嘿,专心点啊。”旁边的人看那人走神、忙提醒了一句,他可不想因为有人心不在焉而错失蓝家给予的好处。“哦哦。”被这一打岔,这个“幸运儿”也就不再理会刚才的事情了。……人群侧后方、一颗矮墙下,先从副本里出来的兽王正靠着墙壁闭目

  • 末法疑云18章

    原标题:末法疑云18章小说名字:末法疑云第十八章下井亮子答应一声,抬头向四周望了望,便朝着在地里正在耕种的老乡跑去。我和老宗围着正一米多宽的老井转悠了两圈,伸头往井底望去,只见里面黑洞洞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完了!”我一抬头,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怎么了?”“忘了告诉亮子,让他再借两个手电筒。”我其实刚才因为一时激动,确实忘了给亮子说。“他应该不傻吧?”老宗在一边犹豫的说道。“希望吧,不然等下再让他跑一趟,谁让我们三个里面,就他能说呢。”我纵了纵肩,无赖般的说道。老宗也没把这个当回事,低头从地上

  • 都市掠夺系统18章

    原标题:都市掠夺系统18章小说:都市掠夺系统第十八章砍人江楚韵压根就不想跟这家伙废话,你说打个架,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所以呢……就这样喽,端了一杯茶,冷冷的看了一眼罗碳“你继续,我喝口茶润润嗓子。”“什么意思。”“老大,这小子是嫌弃你,意思就是懒得跟你废话。”没想到罗碳身边还有这么高智商的家伙,罗碳看看马力,用一种面部抽搐的表情向江楚韵示威。“你这是找死!”“赵四啊,早就手下败将了,不妨加一个你,我跟你打!”江楚韵放下茶杯,茶还热着“古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今天老子不斩你,但是,在这杯茶凉之前,我将打

  • 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18章

    原标题: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18章小说名称: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第18章谁是贱人“来人,把二小姐放出来!”林铎非常激动的吩咐下人去将在房中带了两个月的林梦瑶带到很少来。“娘,娘,娘!”林梦瑶带着哭腔来到了堂屋之中,下人在后面跟都跟不住她,她是那么的“委屈”,又是那么急切的想见到自己的母亲。而父亲,从小非常宠爱自己的父亲,现在将她关在房中两个月不许出门的父亲,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陌生,这个父亲,今后还会向着她护着她吗?林梦瑶急切的投入姜氏的怀中撒娇,对父亲却是不理不睬。当然了,对于这个狠心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