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权路迷局:步步青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3 18:53: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权路迷局:步步青云
第8章会议风云

政府门口,一辆大红色MINI迎面朝陈芒开过来,他刚想这车有些眼熟,便看到了黄欣悦那张热情洋溢的脸。小说权路迷局:步步青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陈芒,去哪儿?”黄欣悦摇下车窗,问道。

  “去街角吃馄饨。”

  “哦,正好。我也是出来吃晚饭的,到了街上才发现没带钱包,你不介意请我吃碗馄饨吧?”黄欣悦的语气里透着一点点娇气。

  陈芒当然无法拒绝。

  街角的馄饨店叫阿三馄饨店,不过老板并不叫阿三,而是一个名叫白丝雨的80后男青年,戴一副无镜片眼镜框,整个人散发一股文艺气息。陈芒觉得他更适合出现在咖啡馆。网站95lady.com不过,这家馄饨店就像咖啡馆一样散发着小资情调,落地玻璃窗,布艺窗帘,一面墙上是各处旅游景点的照片,另一面墙则是价目表,连那些馄饨的名字都散发着文艺味,青葱岁月大馄饨、一清二白菜肉馄饨、金灿灿炒馄饨等等。

  这个点,店里没什么客人。两人刚走进去,白老板就迎上来,一脸惊讶:“黄欣悦,你来这里吃馄饨?”

  黄欣悦白他一眼,说道:“我来吃面,你有吗?”

  白丝雨摇摇头:“我这里只有馄饨。”

  “那不就得了,明知故问。”黄欣悦一边说,一边看着价目表。

  “可是,你不是不爱吃馄饨的?开张那日请你来,你都没来!”白丝雨几乎有些任性地说。黄欣悦不悦了,她看看身边的陈芒,说道:“换换口味总行吧?再说了,人是会变得嘛!陈芒,你吃什么?”

  白丝雨这时终于将目光移向了陈芒,笑着:“你是镇上新来的公务员吧?听说是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的?”

  陈芒笑笑,说:“来一碗青葱岁月。说明http://www.95lady.com/

  白丝雨却并不转移话题:“复旦大学研究生到清水镇做公务员,实在有些大材小用了。”

  黄欣悦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道:“白老板,别光顾着说话了,一碗金灿灿炒馄饨,不加葱。”

  白丝雨看看黄欣悦,回头对厨房那里喊:“一碗金灿灿,一碗青葱岁月。”然后,一屁股在黄欣悦对面坐了下来,神秘地说道:“前几天,我看到陆新光和洗头房的李莉在一起。”

  “我们离婚了,他爱和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黄欣悦说着看一眼坐在一旁的陈芒,问道,“那个计生角,县里什么时候来验收?”

  “下周。”

  黄欣悦眼睛亮晶晶:“哦,到时候,你也会过来?”

  “也许吧,我也不清楚。来自95lady.com

  这时候,馄饨来了。陈芒的青葱岁月,就像描述的那样,让人胃口大开,陈芒低头吃得背上隐隐出汗,黄欣悦却吃得很慢,更多的时间只是看着陈芒吃,而白丝雨则一直看着黄欣悦。

  陈忙看看白丝雨,忽然觉得,黄欣悦和他倒是蛮般配的。

  从馄饨店出来时,西边的霞光非常好看。黄欣悦抬头看天的样子很美好,让陈芒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时,忽然有人叫黄欣悦的名字,陈芒和她同时转头,看到镇财政办主任许巧踩着一双高跟鞋歪歪扭扭地走过来。许巧就住在镇上。小说权路迷局:步步青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黄欣悦一脸灿烂笑容,说道:“许部长,饭后散步呢?”

  许巧笑嘻嘻地看着陈芒,说道:“这不是我们的高材生陈芒吗?”

  陈芒笑笑:“许部长这样说,可就让我难为情了。我是一个人住,懒得开火,就来这里吃个馄饨。”

  许巧的目光在他俩身上停顿片刻,笑道:“这里的馄饨不错,氛围更好。你们聊,我去散步去了。”说着,歪歪扭扭地走开了。

  “空气不错,散散步吗?”黄欣悦转头问陈芒。

  陈芒摇摇头:“不了,还有个稿子要修改一下。小说权路迷局:步步青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黄欣悦看着他,陈芒被她看得不好意思,用手摸了摸下巴,说:“我脸上有东西?”

  黄欣悦摇摇头,问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陈芒有些莫名其妙。

  “我是说,你一个复旦大学的研究生,怎么就来了清水镇?”

  陈芒不知该如何回答,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茫然,为什么会来了这么一个小镇?

  “缘分吧!”陈芒说。

  黄欣悦忽然笑了:“对,一定是缘分。”

  陈芒不知她在说什么,摆摆手往政府里走去。他写的党委书记谈党建的稿子,唐委员已经看过了,说是思想脉络都不错,但细节上还需要丰满一下。

  “陈芒,谢谢你请我吃饭。”黄欣悦钻进自己那辆MINI的时候,对陈芒喊道。陈芒回头笑笑。

  八点多,陈芒接到萧艺的电话。

  “在城里吗?”电话里,萧艺的声音透着一股酒气。

  “没,在镇上。”陈芒说,“你喝酒了?”

  “你猜我碰到谁了?”

  “猜不到。”陈芒一边说一边把修改好的稿子发在唐风华的QQ邮箱里。

  “汤纤纤,你还记得吗?就是我们以前一起追过的那个音乐系的女生,她现在在一中教音乐。还是那样美丽动人啊!”

  “是你追过,我可没有。”陈芒笑着说,“怎么,忽如一夜春风来,吹皱一池春水了?”

  “那倒没有。”萧艺顿了顿,又说,“要不打个车过来?我们喝两杯。”

  “这个点,打车也打不到了。”

  “我说,你怎么就去了那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对了,关紧门窗,小心半夜女鬼摸上你的床。”萧艺打着酒嗝笑着。

  “我倒是想啊。只可惜,连女鬼都嫌荒凉,从不光顾。”

  挂电话的时候,萧艺忽然说:“陈芒,关于申琳,你没听说什么?”

  “听说什么?”

  “没听说就好。”说着,萧艺便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陈芒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给申琳发了条短信:“周末见个面吧!”

  他以为她不会回。但这一次,她回复得很快:“周末再联系。”

  这一晚,陈芒睡得很不踏实。第二天,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后,沿着清水河跑出了一身汗,换了衣服,在街上吃了一碗肉丝面,才终于找回了一些生气。

  去杨家坝村砖瓦厂对接了一下工作,到办公室已经10点。周漪一看到他就说:“沈楚打电话来,说让你回来就去唐委员办公室一趟。”

  陈芒放下包,水都没喝就去了唐风华办公室,但唐风华办公室的门关着,倒是在走廊里碰到了党委书记陶百泉,陶百泉看到他,笑眯眯地说:“小陈啊,怎么样,乡镇工作还适应吗?”

  “还行。谢谢陶书记关心。”

  陶百泉依然笑得满面春风:“来找唐委员?”

  “是的,唐委员有事找我。”

  “我们在开班子会议,上午应该没空了,你下午再找他吧。”陶百泉说着往四楼走去。看着他的背影,陈芒想,是因为褚名剑的缘故吗?还是说,陶百泉本就这样和蔼可亲?可是,刚来的三个月,他也好几次碰到过陶百泉,每一次,他和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点点头罢了。

  没等到下午,沈楚的电话就来了。

  周漪说:“唐风华架子可真够大的,不就是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么,还让沈楚打电话。”

  陈芒笑笑。

  周漪恨恨地说:“这个唐风华,小人得志,不好弄,你多长个心眼。”

  唐风华办公室的门开着,陈芒看到他正低头写着什么,便在门上敲了敲,唐风华抬头,见是他,没什么表情地指了指门口的木沙发,说道:“你先坐一下。”继续低头写着什么。陈芒坐在那里,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唐风华终于直起腰来,看着陈芒,脸上的肉动了动,感觉像是一个微笑,说道:“小陈,怎么样啊?”

  怎么样?在政府里似乎是一句口头禅,至少是某些领导的口头禅。陈芒不喜欢这样的开场白,他看着他,随口回答道:“还行。”

  “还行就好。”唐风华说,“你那篇稿子我看了,总体思路还是蛮好的,就是有些过于理论化,这和你不熟悉组织工作有关系,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看得出来,你的文字组织能力功底不错,不过还需要多锻炼。”

  “谢谢唐委员教导。”

  “教导称不上。”唐风华端起茶杯喝一口水,说道,“另外还有个事,下周一,组织上有个会,你去参加一下。具体通知,我让行政办葛婷发你QQ上。”

  “下周一?”陈芒想了想,说道,“下周一,县计生局来镇上验收创新项目。”

  唐风华抬头看了看陈芒:“县计生局来,有高镇长和姚玉莲在就行了,你去县里开会吧。小陈,你一个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不能一直待在计生办,懂我的意思吧?”

  陈芒看着他,说道:“谢谢唐委员。不过,这事我还得跟高镇长汇报一下。”

  唐风华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说道:“高井水那边,我会协调的。”

  下午,葛婷跑过来:“陈芒,唐委员让我发一份会议通知给你,在你QQ上,你接收一下。”

  陈芒答应着打开了QQ,葛婷悄悄问周漪:“陈芒要调办公室了?”

  周漪摇摇头:“没听说,怎么了?”

  “唐委员让他去参加县组织部的会议,”葛婷咬着周漪的耳朵,“我看啊,他八成要做组织干事了,不然怎么会让他去参加会议?”

  周漪看葛婷,说道:“那你直接问他,不就知道了。”

  葛婷撇了撇嘴:“他这人,嘴紧。”

第9章抓大肚子

通知上明确规定,会议参加对象是各乡镇组织干事。清水镇一直没有组织干事,组织上的事,都是党政办唐婧和团委书记兼宣传干事徐淼在做,凡是组织干事开会,也都是徐淼或者唐婧去。

  陈芒想,这一次为什么是他?

  他想这事得跟高井水说一声,不然以他的小性子,知道后肯定会发火。正准备上楼,姚玉莲让他一起去小新桥村,有个未满法定婚龄的女孩怀孕了。

  女孩名叫黄梳秀,外地人,18岁,在清水镇丝厂打工,让她怀孕的男人是小新桥村的老光棍许建章,四十多岁,家徒四壁。

  走进那间阴暗的平房,姚玉莲刚自报了身份,许建章那张四方脸瞬间就阴沉下来了:“计划生育?怎么?来发避套吗?我不需要。”

  姚玉莲笑笑,拉过墙角的一张长凳坐了下来,说道:“许建章,避套我也不给你发了,我们今天来,就是看看你媳妇,梳秀人呢?”

  许建章看她一眼,下意识地看了看里屋,口气僵硬:“姚主任是吧?我跟你说,我许建章光棍这么多年,你们政府不闻不问,我许建章没有工作穷的叮当响,你们政府不闻不问,现在,我好不容易弄了个媳妇,你们倒惦记上我了?昨天村里来,今天镇上来,你们想怎么样?”

  陈芒看许建章牙齿是黑的,应该是抽烟的,便从口袋里掏出利群烟来,递了一支给他,他看看陈芒,没接。陈芒说:“抽支烟吧,我们也就是来了解了解情况。”

  许建章阴着脸接过烟,陈芒忙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了火,许建章狠狠吸一口,喷出烟雾,说道:“没什么可了解的,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应该早就了解了。不了解,你们今天也不会坐在我这间破屋子里。我许建章45岁好不容易弄了个媳妇,有了孩子,不管这孩子是符合政策,还是不符合政策,我都要定了。”

  心底里,他是同情许建章的,甚至,他觉得这样的情况是可以通融的。但是,这只是他的个人感受,情和法是两回事。在政府里,他是执法,执法有时就得撇开个人情绪。

  姚玉莲接着话说:“许建章,你的心情我们理解。这么大岁数了,有了孩子,本是件极好的事。但是,计划生育是国策,违反政策就是犯法,梳秀还年轻,孩子总是会有的嘛!所以,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梳秀是年轻,可是我不年轻了。我今年若不是45,而是35,不用你们多说,我立马带着梳秀去医院做手术。但是,我今年45了,等梳秀到法定年龄,我都快五十了。我等不起了。再说了,像我这种特殊情况,政府应该通融通融,政府不是一向说,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吗?怎么,真到了我们老百姓头上,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就不算数了?”陈芒看着这个黝黑而粗糙的中年男子,看着这个寒碜得几乎称得上落魄的家,简直不相信他的绝妙口才。

  姚玉莲看看陈芒,轻声说:“你给剑英打个电话,催催她,让她和村长过来。这种事,他们村里怎么可以靠边站?”

  陈芒往屋外走。

  许建章看着他说:“让村里来也没用,我的态度就是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的。罚款也好,坐牢也好,我都认了。姚主任,你们是国家干部,我是贫头老百姓,我尊重你们。但是,我今天把话跟你们说清楚,孩子我一定要,你们若是要打孩子的主意,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有孩子,我许建章就有了一个家,没了孩子,我许建章就是光棍一条,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姚玉莲笑了,说道:“许建章,你先别激动,我们就是来看看你媳妇,她在吗?我们和她说两句。”

  许建章把烟头扔在地上,瞪着大眼珠子,说:“她不在。”

  陈芒给村妇女主任李剑英通了电话,李剑英说村长有事来不了。陈芒也没多坚持,让李剑英先过来。毕竟,村干部更熟悉情况,说话也更有效。

  陈芒回进屋里,许建章依然和姚玉莲僵持不下。陈芒又递了一根烟给许建章,这一次许建章一言不发地接过来,兀自抽着。陈芒看看他,对姚玉莲轻声说:“村长有事,李剑英在路上了。”

  “他费新毛有个屁事,就是不想挑担子。”姚玉莲怒冲冲地说,看一眼陈芒,在他耳边说道:“待会剑英来了,你们俩拖住许建章,我去搞定黄梳秀。”

  陈芒看着姚玉莲,有些迟疑:“主任……”

  “放心,不会有事的。”姚玉莲打断陈芒,“还有,你让李剑英安排一辆车子过来。”

  看来,姚玉莲是准备速战速决了。看着这个身体有些肥胖的主任,陈芒有些为难,这种事,弄得不好,后患无穷。他虽然对群众工作没什么经验,但他始终觉得,做人的工作,不能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但是,姚玉莲却是一副铁了心的表情,转身给李剑英打起了电话。陈芒也不好多说,他转身看着屋内有些烦躁的许建章,感情复杂。

  一会儿,李剑英开着摩托车到了,一进门,就扯着大嗓门对许建章说:“建章,梳秀呢?她身体还好吧?昨天她跟我说,反应比较重,吃不下,我今天给她带了甁腐乳来,我怀我儿子那时候,就吃这个,很开胃。”

  许建章看着李剑英手中的腐乳,眼里闪过片刻犹豫,然后朝里屋指指,说:“她在里面。李主任,这个东西你带回去,回头我自己买去。你的好我许建章会记住。今天,镇计生办的人也在这里,我也向你表个态,孩子让我生下来,罚款,坐牢,我都毫无怨言。李主任,你说,这样可以了吧?我许建章45岁了,要个孩子,这道理到哪里都说得过去,你说是吧?”

  李剑英看一眼姚玉莲,笑眯眯地道:“建章啊,法律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道理。不过,这个事我们先不争了,你自己冷静想想,我先去看看梳秀妹子。”说着,李剑英熟门熟路地走进了里屋,姚玉莲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陈芒是男士,不方便进去,便坐在外面和许建章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儿,陈芒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便走到屋外看了一眼,见不远处院墙边停了一辆黑色桑坦纳。这时,李剑英从里屋走了出来,走到许建章身边,说:“建章,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

  陈芒看着李剑英把许建章拉到了另一间屋里,那里应该是厨房。正犹豫着要不要跟过去,姚玉莲带着一个脸色有些黄的年轻女孩走了出来,女孩子的稚嫩是那么明显,让陈芒有些反应不过来。

  姚玉莲看着陈芒,轻声说:“这里的事,留给你和剑英。我和她先过去。一会儿电话联系。”说着,姚玉莲带着女孩走了出去,上了车。

  陈芒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感觉这样的场面有些间谍片的感觉。而且,梳秀的顺从也让他觉得奇怪。

  车子发动离开的瞬间,许建章从那间屋里走了出来,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立马跑进了里屋,一看梳秀不在,马上奔到外面。

  李剑英随后跟了出来,对陈芒说:“小陈,我们快走,省得许建章待会朝我们发飙。”

  陈芒觉得有些不妥,说:“这样不好吧?”

  “好不好,等到了医院再说。这事,还没完呢!”李剑英说着,干脆地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开走了。

  许建章看着车子远去,表情痛苦得仿佛天塌了。这表情,让陈芒很不好受。陈芒想过去安慰几句,电话响了,是姚玉莲打来的。

  “陈芒,你待会直接来计生指导站,另外,让周漪也过来。”说着,姚玉莲就挂了电话。陈芒把电话放进包里,抬头,就看到许建章朝他挥来的大拳头。陈芒条件反射般往一侧挪了挪,肩膀还是被打中了。

  “你们这些强盗,我要你们好看。”许建章嘴里骂道。

  陈芒不想和他计较,也同情于他的遭遇,往后退了两步,说道:“许建章,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你们跟我好好说了吗?堂堂国家干部,竟然到我家里来抢人,我跟你说,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是杀人凶手。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丢下这句狠话,许建章跑进了屋里。

  陈芒本想再劝劝他,但是他知道,这时候,劝是没有用的。便骑上车,去了镇上。路上,他总觉得这事情不妥当。

  把摩托车停在政府里,走进办公室,见到他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男的,是农经办主任张辰。张辰见到陈芒,笑着站起身来:“高材生,你来了?我让位。”

  陈芒听着有些不舒服,不过也没表现出来,说道:“没事,欢迎张主任常来坐坐。”不过,张辰还是走了,说:“你们忙,你们忙。”

  陈芒从桌上拿起茶杯,倒了半杯水,对周漪说:“姚主任让我们赶去市计生指导站。我们出发吧。”

  周漪终于抬起头来,陈芒见她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不过仔细看,却又不明显。周漪问:“怎么回事?她把那个外地女孩弄到医院去了?”

  陈芒点点头,说:“具体情况路上说吧。”

  周漪跟行政办告知了去向,两人便打车赶往镜州市计生指导站。

  镜州市计生指导站在镜州城东,是镜州市人口计生委下的事业单位。在很多人眼里,不算正式的医疗机构。陈芒也不觉得它是。

  装修成粉红格调的大厅里,黄梳秀坐在靠墙的休息椅里,脸色不是很好。姚玉莲站在挂号台旁,和一个女医生说着话。

  医生说:“姚主任,做人流必须得当事人双方自愿签字,这个程序一定要的。”

  姚玉莲说:“但是当事人还没有结婚,就让女方一人签字,不行吗?”

  医生犹豫片刻,说道:“原则上不行。”

  姚玉莲说:“特殊情况怎么处理?你知道,我把人带到这里可不容易。”

  医生看着姚玉莲,说:“我当然清楚你们工作的难处。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

  姚玉莲双手合十,拜托道:“李院长,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帮帮忙。今年清水镇的政策符合率真是紧张啊,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做。这样做,我自己也麻烦。”

  “我知道。”医生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女孩,说,“我们和你们是一条船上的。”

权路迷局:步步青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权路迷局 或 步步青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目录预览:第5章至少比你的大第6章给他生猴子第7章你别乱来第8章太羞耻了第9章需要他第10章晚上有时间吗第5章至少比你的大淡淡的烟草味道扑鼻……莫小陶来不及也不想去看对方的脸,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声“对不起”,扭头就走。“对不起就完了?”声音有点耳熟。“不然呢,你还想怎样?”走出几步,她停下来,回头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不是刚才房间里的那位出浴的美男吗?貌似,他很符合她的要求。莫小陶之前见过他,并且当时的画面有些少儿不宜。所以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目录预览:第5章遇刺第6章发烧第7章我会对你负责的第8章回赫府第9章解围第10章占便宜没够儿第5章遇刺说起来,她刚刚为燕皇解决了隐患,以免大渝被大蒙算计了去,可这燕皇转脸却以怨报德,把她嫁给一个残废。倒真是好算计!不过,这一次燕皇只怕是要失望了。如此想着,赫云舒嘴角轻扬,继续向前走去。出了宫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漆黑一片。黑暗中,赫云舒抱紧了自己冰冷的双臂,快速前行。突然,一柄剑自一旁急速刺来,赫云舒一个激灵,偏头

  • 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目录预览:第5章是她陷害我,你信吗第6章我给的胆子第7章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是我第8章要不要嫁给我第9章我不接受夫妻分居第10章你很怕我第5章是她陷害我,你信吗下午五点,叶星辰接到顾启伟的电话,他约她在帝王酒店顶楼,旋转餐厅见面。叶星辰发现他的声音有些冷,跟平时的温柔不一样……她甩甩头,告诉自己想多了。叶星辰麻利的起来换衣服,简单的化了个淡妆。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她满意的点点头。五点半,叶星辰到了楼下,早上的狼狈还历历在目

  • 爱在向阳处,等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在向阳处,等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在向阳处,等你目录预览: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5章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嫁对了呢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6章请赔我一条喜欢的裙子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7章我不是坏人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8章凌忍并不会哄女生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9章波塞冬的三叉戟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10章咖啡好喝多喝几杯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5章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嫁对了呢陶陶羡慕地说:“露露,你的目标感真的好强哦,我完全没有你那样的拼劲儿呢。我只希望有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工作内容若刚好是我喜欢的,那就更好了。

  • 你绝对没见过的珍藏!看得让人流泪不止

    对于中国人来说,玉有着无比重要的地位,甚至比黄金和宝石都要珍贵。自新石器时代起,玉就被视为权力与财富之石。虎形垂饰东周末年或汉,公元前3-2世纪清,18-19世纪虎形垂饰与广州南越王墓中发现的一枚垂饰相似。《考古图》,1902年成书,主要著录当时宫廷及私家的一些古代铜器、玉器藏品,人们从该书中发现了受该类型垂饰设计影响的物品图案。虎形垂饰制作时间较晚,是此书中某玉器的仿制品装饰配件东周或汉初,公元前3-2世纪汉,公元前1世纪-1世纪这个隆起的圆形饰板下有一个青铜镀金底座,上面刻有一条龙及类似老虎

  • 关于和田玉的那些稀有品种 很多老玩家都没见过 一起来看

  • 我想知道怎么修行?

    【海慈法师】:来我道场吧!大家一起修!【继成法师】:你要先知道修行的目的是什么?修行的初心。【照悟法师】:先皈依三宝,佛法僧叫三宝,在授持五戒,不杀生,不盗,不淫,不忘语,不喝酒,这叫五戒,这叫基础修行呀,可以加我好友,可以互相学习交流,阿弥陀佛。【惟忍法师】: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不都是在修吗!【继成法师】:修是修改,行是行为,以佛菩萨的行为榜样,是改正错误观念,和不好的习惯,建议多读佛经和祖师大德的事故,这些都是教育,看懂了就知道从何开始修。观察我们身,口,意,是否和诸佛相应。【证胜法师】:一

  • 寻找最纯粹的年味

    还有26天就除夕了,时间过得好快......也许现在你还感觉不到过年的氛围可能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吧真的是“越长大越孤单”......今天小编带你一起找回“最纯粹的年味”越来越多的人在过年时抱怨年味越来越淡这就是常说的“越长大越孤单么”或许,年真的不像从前那般小火慢炖,用一年换一次盛大的重逢但是,人们对新年美好生活、对与家人团圆的期待,却从未改变过。这,才是我们新年聚在一起的意义,也正是年味的根源。小编发现很多人都曾有过一个共同的感触每当年歌响起,童年的美好回忆以及对新年的期许,便会从记忆深处涌现

  • 和田玉新手必看 关于和田玉戈壁料的一些基本常识

  • 怎样的画家才是当代最具有收藏潜力的画家?

    说到字画,在现代人中很多人都会想起收藏和装饰,书画收藏还可以延伸很多内容。随着时代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对书画艺术品的收藏越来越看重,然目前书画市场鱼目混珠,不少赝品以假乱真,对书画收藏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因此在书画收藏中,一定要明确当代最具收藏潜力画家,找准目标再收藏!那么当代哪类画家最具有收藏潜力呢?收藏中青年书画家的作品大多数人认为收藏老年书画家的作品比较好,其实这是个误区。如果所收藏的老年书画家已经成名,那还可以,但价格一定很高,而且没有太大的上升空间。陆羽品茗图1364×686mm(8平尺